0

「是,少爺!」

穿著得體的司機,慢慢的把車子停在了路邊。

「這是誰的車子啊?我好想跟他生猴子啊!」

張杏分也是雙眼放光,一臉花痴的盯著布加迪威龍說道,她就是那種典型的寧願坐在寶馬車裡哭,也絕對不坐在自行車上笑的女人。

如果這布加迪威龍的主人走過來,她就算是明知道自己只能當一個寵物,她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呵呵,生猴子?你怕是沒有這個機會了。」

林逸淡淡的笑道。

張杏分一聽,頓時一愣,隨後傲慢的冷哼道:「你又不是這車子的主人,你怎麼知道呢?你以為什麼人都跟你一樣有眼無珠?寧願放著天鵝不要,去找醜小鴨?」

「林逸,走遠點,這可是布加迪威龍,搞到手最少也四千萬,你要是給碰壞了,你賠的起嗎?」

劉珂皺著眉頭,一臉厭惡的看著林逸呵斥道,那神情,彷彿林逸就是一個乞丐一般。

「哼!劉少,你可真是高看他了,他怕是都不知道布加迪威龍的價格吧!」

張杏分傲慢的冷哼一聲,隨後直接上前,搖著大腚,站在了布加迪威龍前面,竟然開始拍照了。

房車上,那幾名跟張杏分關係比較好的幾名女同學見狀,也紛紛一臉激動的跳下房車,開始拍照了。

林逸站在一旁笑而不語。

可張野的心裡卻掀起了滔天駭浪,最近得到了林逸的傳承之後,他也算是一改之前的頹廢,見到了很多大場面,十分清楚這種車的恐怖,絕對不單單是有錢就能夠買到的。

「看來,修仙果然是我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啊!」張野低頭,嘴角噙著一抹怪異的笑容,冷冷的低軌道。

「咳咳,那個,還去不去郊遊了啊? 嫡女為凰:腹黑王爺疼入骨 再墨跡一會兒,我怕去了也沒什麼玩兒的了啊?」

林逸見幾名女孩子似乎要無休止的拍下去,忍不住無奈的咧嘴笑道。

「好吧!我們走吧!這應該是我其中某個朋友的車子,不過人不在,我也不好確定。」

劉珂搖頭,似乎頗為惋惜的說道。

豪門隱婚之權爺寵妻 「嘟嘟!」

突然,那輛造型誇張,吸睛的布加迪威龍燈光猛的閃爍了一下。

「咱們貌似是不可能成為朋友了。」

林逸上前打開車門,淡淡一笑,隨後帶著顧夏瞳坐在了布加迪威龍裡面,張野就更加的隨意,都不用林逸安排,自己就主動坐在了後面。

拿著手機正在拍照的一眾學生全部傻眼了。

劉珂也愣住了,下一秒,一張臉卻像是被人狠狠的抽了兩耳巴子一樣難看。

「呵呵,我記錯車牌了。」

劉珂尷尬一笑,便朝著房車上走去。 雖然他的房車也算是不錯,可是跟布加迪威龍比,他憑什麼呢?

那些拍照的女生,一個個都瞪大了雙眼,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林逸。

便是張杏分,此時眼神都有些複雜。

「轟轟!!!」

布加迪威龍發出了一聲刺耳的轟鳴,隨後緩緩倒了出來。

「那個,貌似還有一個位置!」

林逸腦袋伸出,車窗外,看著眾人淡淡的笑道。

「我座!」

一名扎著馬尾的女生,急忙舉起小手,一臉激動的衝進了林逸的跑車裡,就算只是座一次,對她們來說,這輩子也足夠了啊!

「諸位,天水山見!」

林逸淡淡一笑,布加迪威龍就像是一道流光一般直接飆了出去,快如激光。

「我的天,好恐怖的速度!」

「簡直是帥爆了啊!」

「早知道我跟林逸一起了啊!」

一道道帶著後悔的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所有人都回過神兒了,一個個神情有些尷尬,畢竟劉珂可還坐在車裡呢。

「小畜生,我就讓你出一會風頭,等會兒,你落在老子的手裡,你就知道花兒為什麼會這麼紅了!」

劉珂咬著槽牙,握著拳頭陰測測的獰笑道,「有錢?有錢就了不起了嘛?等會兒在天水山上,我看你怎麼活命!」

車子在異樣的氣氛中,慢悠悠的朝著天水山開去,也不能說是慢,只是在見識到了布加迪威龍那種驚駭世俗的速度之後,才顯得有些緩慢。

大概三十多分鐘后,天水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而林逸跟顧夏瞳等人則是靜靜的站在馬路上,欣賞上遠處的濤濤江水。

「指心誓江水,此生與瞳過。」

「若違此誓言,永墜九幽間。」

正當眾人,激動與這天山水的風景,以及那浩浩蕩蕩的江水時,天地間卻驟然響起了林逸的聲音。

一首非常簡單,可是卻愛的刻骨銘心的詩。

哪怕是永墜九幽也要跟心愛的女人共度一生,這是何等堅定的信念,又是何等的摯愛啊!

每個人都一臉羨慕的看向了顧夏瞳,這首詩中的瞳很明顯指的就是顧夏瞳。

不但周圍的同學們愣住了,便是顧夏瞳自己都傻眼了,這麼淺顯易懂的一首詩,作為學霸的她當然明白。

「他,他倒是什麼怎麼回事兒?」顧夏瞳的心裡第一次對林逸有些好奇了,這首詩她完全可以看的出來林逸的用情至深。

那是一種刻骨銘心的愛,可她明明跟林逸只是才見面啊!如何有這般刻骨銘心的愛?

「好浪漫啊!多金,還會作詩,嗚嗚,我,我好像錯過了什麼啊!」整個班上的女生,再度發花痴了,一個個都是眼睛放光痴痴的盯著林逸。

「呵呵,林少果然好興緻啊!借來的車你可要愛惜一點啊!這要是弄壞了,那修理費可是很驚人的。」劉珂上前一步,淡淡的笑道,在路上他也想清楚了,林逸這種人怎麼可能買的起這種連他都需要仰望的超級跑車?

唯一的可能便是來歷不明的韓雨菲借給他的,至於送給他,那就更不現實了,這輛車辦下地最少也四千萬,四千萬,韓雨菲就算是同意,她的家裡人怕是也不會同意的,所以這個車子只能是借給林逸的。

「傻比!」

林逸眼睛一翻,都懶得跟這種智障解釋,隨後扭頭看著顧夏瞳笑道:「一起去山上走走吧!這天水山能夠成為富人居住之地,不但風景宜人,而且風水也相當不錯,人經常在這種地方遊玩,對身體有好處。」

「好!」

顧夏瞳淡淡的說道,跟劉珂這種人相比,她跟更喜歡跟林逸待在一起,最少林逸只是表示自己心中的愛慕,卻不曾對她做過什麼,更不像是劉珂那麼膚淺,就知道秀優越感。

如果用武道來評價兩個人的話,林逸便是一名內勁的強者,雖然看起來沒有外勁那麼囂張,可是他的實力卻更加的強悍,更加的低調。

「敢!」

劉珂簡直要瘋掉了。

「走吧!你不是在山上還給他們準備了節目嘛?我們上山等著不就好了?」

張杏分也是一臉怨毒,不管這車子是不是林逸借來的,她現在只想要看到林逸倒霉,看到林逸跪在地上痛苦,顫抖的畫面。

「好,我今天要他死!」

劉珂咬著槽牙,無比怨毒的獰笑道。

隨後一群人直接朝著天水山上走了過去,沿途的樹木,花草,顯然都是精心修剪過的,看起來別提有多賞心悅目了,甚至就連腳下的地面,都因為沒有大車經過,而顯得比市區更加的乾淨,整潔。

一群人嘰嘰喳喳的好不熱鬧,拍照的,吹牛的,悄悄泡妞的,在這一刻,整個班上的學生到是無比的和諧起來。

可張野,卻宛如一隻隱藏在暗處的老鼠,一個人悄悄的朝著後山走去。

林逸看了一眼對方的身影,眉頭皺了一下終究還是沒有說話。

一上午,幾乎都是在各種愉悅的氛圍中度過,等到中午十點多鐘,氣溫上來的時候,這群平時疏於鍛煉的人,也紛紛感受到了一絲疲憊。

看著遠處隱匿在密林中的「林府」,眾人的心思不禁熱絡了起來。

「林逸,這林府不會是你們家的吧?」

「哈哈,要是就真的好了,這樣我們也可以進去參觀一下啊!我可還沒有見過這麼奢華的別墅呢。」

「林少,是不是說句話啊!要是是的話,打開門,讓我也進去看看,我劉家雖然也有一處別墅在這裡,不過倒是沒有這麼氣派啊!」

劉珂上前呵呵的笑道。

「呵呵,別墅有什麼好玩的,反而還是這種返璞歸真,以天為被,以地為席的日子來的舒坦啊!」

林逸說著,竟然慢慢的躺在了綠油油的青草上,枕著自己的手心一臉的愜意。

「哼!劉少,你何必為難他呢?能夠從韓雨菲手裡借來一輛布加迪威龍已經是天大的面子了,韓雨菲總總不能為了他再買一棟別墅吧?再說了,我可記得這棟別墅可是咱們中江市一個大人物的,那可是真正恐怖的存在,手眼通天的人物啊!」 張杏分故作神秘,一臉傲嬌的說道。

「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不會是彭家吧?我聽說現在彭家在一個年輕人幫助下,可謂是中江市第一家族啊?」

有喜歡八卦的同學急忙湊了上來,一臉好奇的笑問道。

「呵呵,彭家嘛?在中江市現在的確是如日中天,不過跟那個大家族相比還是差了一些啊!」

見周圍同學,對這種八卦似乎都非常感興趣,張杏分臉上得意的神色越發的濃郁起來。

「哎呀,張杏分,別賣關子了,到底是誰說一下嗎?」

「可不是,讓我們也知道知道啊!」

一名名同學直接把張杏分圍了起來,伸著腦袋,嘰嘰喳喳的問道。

張杏分看著那一雙雙好奇的目光,白嫩的唇角微微上揚,浮現了一抹得意高傲的冷笑,看向了林逸,「反正不管是誰的,絕對不可能是咱們林少的。」

「哈哈,張杏分你這玩笑開的有點過了啊!林逸能夠從韓大校花哪裡借來一輛布加迪威龍已經很不錯了,難道還能讓別人送他一棟別墅?若真是如此的話,那我倒是有些佩服林少了啊!那活兒……怕是相當厲害了啊!」

劉珂一臉銀盪的盯著林逸哈哈大笑了起來。

周圍的男生一聽,頓時跟著一起鬨笑了起來。

「那是當然厲害了,總不能跟劉少你一樣,三秒鐘吧!」林逸眼睛一翻,有些反感的說道。

「小子,你說什麼?」

劉珂一聽,頓時就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樣,臉色突然一下子就變得猙獰了起來,咬著槽牙,盯著林逸陰冷的質問道。

站在他旁邊的張杏分聞言,那風掃的眸子里也浮現了一抹厭惡之色,劉珂的情況她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不但三秒鐘,關鍵是尼瑪事兒還多,要求還高啊!

「嘖嘖,只是一個玩笑而已,劉少這麼生氣,不會是被我說中了吧?」林逸看著氣急敗壞的劉珂,咧嘴玩味的笑道。

「哼!怎麼可能,我就算是拿出來,放進去也不止三秒鐘了,林逸這種污衊,可一點都不好玩啊!」劉珂盯著林逸,眸子里殺機四伏,隨後扭頭看著周圍的同學們說道:「咱們現在還是考慮一下去哪裡休息吧!一會兒太陽上來了,那可毒了啊!」

眾人一聽,紛紛扭頭開始打量四周的情況。

這山林中的溫度雖然沒有市區那麼熱,可大中午如果沒有找到休息的地方,那也是一件很蛋疼的事情啊!

「劉少,你有什麼安排不?」

一名男生看著劉珂討好的笑道。

雖然林逸展現出來的財力物力,都十分的恐怖,可是在眾人心目中,他也就是一個小白臉,所以大家自然更願意拍劉珂的馬屁,畢竟這才是真真正正的富二代啊!

而且這次郊遊的吃喝,都是人家承包了,不討好一下也不行啊!

「這……」劉珂莫著自己的下巴,沉吟了一翻之後才咧嘴笑道:「這山的正面有太陽,那背面肯定是沒有太陽的,就是我怕,我怕背面沒什麼人經過,萬一遇到壞人可就危險了啊!」

「哈哈,壞人?咱們這麼多人,我看壞人來了,要跑的應該是他們吧?」

有身強體壯的男生,扯著嗓子哈哈大笑了起來。

「不錯,劉少,咱們這麼多人,壞人又不是傻子,看到也得跑啊!怎麼可能會找我們的麻煩呢?再說了,後山幽靜,在哪裡休息也舒服一些。」

劉珂聞言,遲疑了一下之後,才像是做出了決定,重重的點頭說道:「既然這樣,咱們就去後山吧!」

「好!」

一群人沒有任何遲疑,拿著零食,就跟在了劉珂的背後朝著後山走去。

林逸嘴角噙著一抹玩味的獰笑,盯著劉珂的背影喃喃自語道:「後山嘛?我倒要看看你能夠玩出什麼花樣來!」

隨後看著顧夏瞳笑道:「不用擔心,放鬆,好好的遊玩就行了。」

「謝,謝謝你!」

顧夏瞳看著林逸,目光有些複雜的說道,隨後急忙低著頭,慢慢朝著前方走去,林逸看著上一世,讓他無比留戀的大腚,嘴角銀盪一笑,也急忙跟了上去。

這裡因為是富人區,所以山體的生態綠化,保持的非常完整,整個後山就更不用說了,已進入後山,完全就像是進去了另外一個世界一樣。

安靜,祥和,給人一種通體舒泰的感覺。

劉珂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之後,便指揮著眾人席地而坐,司機跟中年保鏢也急忙拿出了一張大大的地毯鋪在了地上。

「夏瞳,過來吧坐吧!等會兒我們一起品嘗一下拉斐。」

總裁,我們不熟 劉珂看著站在林逸不遠處的顧夏瞳,眸子里有怨毒的神色閃過,討好的說道。

「不了,我不會喝酒的,你們喝就好了。」

顧夏瞳婉言拒絕。

「哎呀,不會喝就學著喝點嘛!這拉斐可是好東西,美容養顏,對於你們這些女人來說尤為重要,走吧!」

林逸說完,不由分說,拉著顧夏瞳的小手就走到了地毯上坐下。

看著林逸的手掌,劉珂那叫一個憤怒啊!他為了追求顧夏瞳,可是連續轉了好幾次學,現在在一些富二代的眼中,他可是痴情的代言人。

可到現在,他也沒有抓過顧夏瞳的小手啊!而林逸,什麼都沒有付出,卻經常動不動就抓顧夏瞳的小手,這在劉珂看來,簡直就像是給他戴帽子一樣痛苦。

「小畜生,等會兒,我會讓你親眼看著我表演的,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痛苦,誰才是真正的強者,還有顧夏瞳,你個臭嬢們,等老子樂呵完了,你就知道什麼叫做狗屁不如了。」

劉珂心裡狂笑,這次為了對付林逸,為了搞定顧夏瞳,他可是找了不少人啊!一等到那些人出現,他便可以得償心愿了。

「不是,劉珂,你嘴咧著,跟個智障一樣在傻笑什麼啊?不是說有拉斐嘛?趕緊倒酒啊?」

林逸看著一臉激動的劉珂,玩味的嘲諷道。 「你……。」

劉珂一聽,徹底怒了,這尼瑪豈不是把他當成了倒酒的服務生?

「少爺,人已經到位了,何必跟個死人計較呢,這一瓶拉斐是加了料的。」

那名中年保鏢,此時卻拎著兩瓶兩千年的拉斐,走到了劉珂的耳邊,陰險的獰笑道。

剛剛還怒氣衝天的劉珂一聽,頓時神情一怔,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是啊!跟個死人有什麼好較真兒的呢?你喜歡喝,老子就讓你喝個夠。

「來來,那邊的美女,別不好意思,以後咱們就是一個班上的同學,這有好東西當然一起分享了,都過來喝一杯吧!」

劉珂看著站在遠處的幾名女生,一臉紳士的笑道,雖然有一部分人如張杏分這樣拜金,可也有不少人,單純的就是為了一起過來玩兒而已,並不想跟劉珂走的太近。

只要不是傻子幾乎都能夠想到,成為他們這些人的女朋友,不亞於就是一隻小寵物狗根本沒有什麼太高的地位,而且隨時都面臨著被踹的危險。

不過,現在劉珂主動開口了,那卻不一樣了,面面相覷,看了一眼彼此之後,這群女生還是走了過來,坐在了顧夏瞳的旁邊,下人急忙打開箱子,從裡面拿出了一個個精美的高腳杯。

當這些酒杯無意間碰撞在一起時,發出的那種清脆剔透的聲音,已經足以說明了它們的珍貴之處。

「來吧!諸位同學,咱們先喝一杯,慶祝咱們能夠在這麼好的環境中郊遊!」

劉珂端起酒杯,目光隱晦的在剛剛過來的幾名女生身上掃了一眼說道,這些女生雖然算不上國色天香,可同樣是不可多得的美女啊!

而且那種青春無敵的氣息,那種白璧無瑕的感覺,同樣讓人非常的留戀,在來的時候,劉珂已經計劃好了,到時候這些女生他全部吃掉,當然罪名肯定是林逸來扛了,只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想要多看一場好戲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