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龍一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太他么丟人了,旋即四人跟在葉浪身後,向著譚麻子走去!

「別跑,回來,回來,你們回來……」

譚麻子崩潰的大吼著,額頭的冷汗瞬間流了下來!

「譚大哥?」

葉浪走到譚麻子身前,吐出一縷青煙,笑眯眯的問道!

譚麻子身形一僵,顫抖著身形慢慢回頭,幾次都想要擠出笑容,但最終失敗,一臉哭相「不用客氣,叫我小譚,譚麻子,小麻子都行……」

「不不不,我們誅神不能壞了規矩……」

葉浪上前一步,搖搖頭,慘啦笑道!

「別過來,別過來……」

譚麻子驚恐一叫,身形向後退卻,一不留神絆倒,怪叫一聲,雙手不停的揮舞著,閉著眼睛打出了一套王八拳……

忽然,眾人感覺有些不對勁,同時偏過頭一看,只見,一名盜幫的小弟,顫顫巍巍的從他們旁邊路過!

男子如此小心翼翼,本以為葉浪等人發現不了,沒想到徹底暴露,身形一僵,一張臉苦澀到了極致「那,那邊是死路……」

「噗!」

葉浪忍不住笑了出來,盜幫的成員真是各個都這麼可愛,說話又好聽,各個都是人才,葉浪忍俊不禁的笑道「所以,你又跑回來了?」

廢材王妃 「嗯!」

男子咬著嘴唇,眼淚都快下來了「我不是故意的!」

「噗!」

這一次,不光葉浪,大家都笑了,葉浪擺了擺手「行了,行了,走吧,走吧!」

「我懂,我明白……」

只見男子從地上撿起了一根鐵棍,沖著自己的腦袋,咣的一聲,葉浪一咧嘴聽著就疼,隨機男子便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這……」

葉浪有些尷尬,回過頭問道「我的意思表達的不夠清楚?我說讓他走,離開這!」

「哈哈哈……」

龍龍在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少主,他可能是覺得這樣比較快……」

「哈哈……」

「啊……」

一聲慘叫傳來,眾人瞬間聲音望去,只見楚歡拎著譚麻子,幾巴掌抽在譚麻子的臉上「你們盜幫不是很牛比么?」

「不牛鼻,不牛鼻,你牛筆……」

「啪啪啪……」

「盜幫是誅神的禁地?」

「大哥,當成自己的後花園,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看誰敢攔著……」

「啪啪啪……」

「我們誅神不要面子?」

「大哥,別打了,臉都腫了,我錯了,我服了,我請你吃大龍蝦……管飽!」

「我吃尼瑪……」

「啪啪啪……」 「吃龍蝦?」

幾人噗嗤一笑,譚麻子本就誹謗的身軀,一張臉更是讓楚歡抽成了豬頭「幾位大哥,誅神的大哥,大姐們,我真錯了,你們說,只要我能辦到的,我一定辦?」

「辦你嘛……」

楚歡罵了一句,甩手又是一巴掌,譚麻子眼淚都掉了下來「我錯了,我真錯了!」

「錯了?早幹嘛去了?」

楚歡揚起手又要動手,葉浪淡淡的喊了一句「楚歡!」

楚歡動作一頓,放開譚麻子,甩了甩手,站到一旁,不抽哭譚麻子,真是難解自己心頭之恨啊!

「譚大哥,誅神的兄弟們脾氣有點不好,您別介意啊!」

葉浪微微一笑,很是燦爛的說道!

「大哥,你這話說的就不對,咱們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沒毛病,一點都沒問題!」

譚麻子急忙搖頭,一本正經的說道!

「噗!」

眾人紛紛一笑,這譚麻子不要臉的境界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厲害,給個破筐就下蛋,給點陽光就燦爛,典型的死不要臉啊!

葉浪蹲下身形,從地上撿起那根雪茄,遞給譚麻子「我覺得你抽煙的姿勢很帥的!」

譚麻子心中一突,顫顫巍巍的接過雪茄,不敢不叼著,臉上擠著難看的笑容「大哥,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想說的是,你們盜幫以後能不能要點臉,九手電筒瓶車都偷,我真的是好煩啊!」

葉浪一臉糾結,自己那破電瓶車,倒貼都費勁,居然還值得偷!

「大哥,我真心知道錯了,誅神,牛筆,我服了,以後凡是誅神的地方,絕對沒有盜幫,以後盜幫的人看到誅神,先喊一聲大哥,然後繞著走……」

譚麻子態度相當誠懇,人家四個人打了他們五十個人,還能說什麼?就差跪著唱征服了!

葉浪好笑的回頭看向幾人,幾人也是紛紛搖頭,面對譚麻子這種犯錯要承認,挨打要立正的態度,你還真一點辦法都沒有!

「算了,今天晚上之前,把我的寂寞送到紫金國際門口,這事就算過去了!」

「沒問題,大哥,我馬上派人給你送去!」

葉浪拍了拍譚麻子的肩膀,譚麻子頓時一哆嗦,葉浪拍了拍身上莫須有的土,轉身離開,龍一,龍兒,龍龍,楚歡,四人急忙跟上!

「哦,對了……」

忽然,葉浪腳步一頓,剛剛鬆了一口氣的譚麻子,小心臟又瞬間提了起來,如黃豆大小的眼睛瞬間瞪圓!

「你們有你們的道義,誅神有誅神的規矩,就像你說的,規矩不能破,道義不能斷,這不是一輛電瓶車的事情,我們誅神不要面子么?」

話落,葉浪便邁著步子離開,四人也急忙跟上,楚歡臨走的時候,還對著譚麻子豎起一根中指……

葉浪等人回到車上,便架勢車子離開,途中,楚歡突然回過頭,嚴肅的跟葉浪說道「葉少,我覺得我們應該建立情報部門!」

眾人紛紛看向楚歡,頗感意外,沒想到四肢發達的楚歡,還能提出這麼有建設性性的意見!

「說說看……」

葉浪微微一笑,對著楚歡說道!

「我覺得沒有情報部門太不方便了,我們應該建立自己的情報部門,不僅要建立,而且要在情報上領先,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眾人紛紛點頭,葉浪微微一笑「情報不能光知己知彼,還能很好的發現,提升新鮮血液……」

聽聞葉浪的話語,楚歡有些迷茫,還能很好的發現,提升新鮮血液是什麼意思?

話落,葉浪便閉上了眼睛開始假寐,楚歡微微一愣,等了半天也未見葉浪說啥,回頭看了一眼葉浪,發現葉浪閉著眼睛「額,葉少,那這情報的事?」

葉浪呼吸均勻,好似睡著了似得,楚歡頓時有些糾結,聽葉少的意思好像是贊成,不過好像沒什麼動靜了!

「好好開你的車……」

龍一對著心不在焉的楚歡說道,楚歡點了點頭,到底還是有些鬱悶!

很快,幾人便回到了紫金國際!

未等幾人叫葉浪,葉浪便睜開了眼睛,對著幾人說道「開車慢一點……」

旋即對著龍一,龍龍,龍兒幾人說道「你們也不用保護我什麼,現在很安全,你們的傷還沒徹底好利索,養好傷再說!」

幾人的心思似乎被葉浪一臉看透,話落,葉浪便下了車,向著紫金國際走去!

楚歡可坐不住了,滿臉糾結「不是,葉少是啥意思啊?」

「開車!」

龍一沒好氣的說道,楚歡更加鬱悶了,一腳油門踩了下去,嗖的一聲,車子頓時飛了起來,嚇了幾人一跳!

「楚歡,你這是要飛啊?」

龍一一把抽在楚歡的後腦勺,瞪著眼睛說道!

「嘎吱……」

誰知,楚歡又是一個急剎車,車子遽然而停,三人來不及收力,同時被晃了一下!

幾人同時用殺人的目光看向楚歡,楚歡頓時感覺後背涼颼颼的,面色一變,乾笑著回頭「大哥大姐們,我不是沖你們啊,我就是不懂葉少是什麼意思!」

「楚歡啊,楚歡啊,說你頭腦簡單,都是誇你,來,我問你,現在的誅神大整改雖然是整個諸神的事,但是問題出在誰的地盤?」

「什麼意思?我的啊!」

楚歡下意識的回答龍一的問題!

「所以,你又不可推卸的責任,甚至比別人更重,雖然誅神的幾位負責人沒有說什麼,但對你還是很有看法的,而你又身為負責人之一,上上下下的眼睛都會看著你,建立情報系統是肯定的,你跟少主說這個問題,少主為何只跟你說了一半?」

龍一搖著頭,暗嘆一副傻子樣,楚歡思索片刻,忽然猛的喊道「你的意思是,葉少是讓我去辦這件事,辦好了,給大家看,給葉少一個交代,如果葉少說了,那就是葉少做的決定,跟我去做,去辦好,是不一樣的?」

「你還有救……」

龍一翻著白眼,一副你還不是白痴對於樣子,楚歡楞了三秒鐘,旋即大叫一聲,一把抱住龍一的腦袋,狠狠的親了一口……

「靠,你個死變態……」

……

再說葉浪,剛剛回到紫金國際……

「叮鈴鈴……」

大門口沒走幾步,電話鈴聲便響了起來…… 在葉浪掏出手機之時,手機鈴聲戛然而止,葉浪微微一愣,急忙一看,居然關機了?

手機沒電,關機了?

葉浪楞然,旋即腦海中想起自己那個師爺,拎著片刀,護城河等著自己單挑的場景,葉浪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將手機放進兜里,快步向著校園內走去!

此時正是午休時間,葉浪溜溜達達,來到了醫務室!

醫務室這個神奇的地方,自從凌菲入職這裡為校醫,每天的人就從來沒有斷過!

戴強依舊是醫務室的主任,只不過,自從發生了上次的事情,除了特殊情況,戴強必須跟凌菲說話的情況下,平日里都是躲著走,一個字都不說!

醫務室除了戴強這個主任外,還有兩名醫師,凌菲與另一名醫師,各自分配兩名護士,此時正值午休時間,葉浪來到了這裡!

此時,凌菲正在認真的給一名女同學看病,戴強遠遠的便看到葉浪的身影,哧溜一聲,急忙關上門,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對這個煞神,戴強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眾人對葉浪同樣不陌生,尤其是剛才宣布了葉浪晉陞為副校長,又自己主動放棄,讓給了付克勇,讓葉浪的名聲更上一頭!

「葉老師……」

「葉老師……」

醫務室的醫生與護士紛紛上前跟葉浪打招呼,倒是顯得很熱情,葉浪微微一笑,小聲說道「各位天使,沒打擾你們工作吧?」

「噗!」

眾人被葉浪這副模樣逗笑了,搖頭道「沒事,現在已經下班了,午休時間,又來找你女朋友?」

葉浪呵呵一笑,這女人開起來玩笑,真是沒男人什麼事啊,尤其是眾人的眼神!

「你來幹嘛?」

這時,一道聲音從葉浪身後傳來,葉浪回頭看去,只見一身白大褂的凌菲,面無表情的看著葉浪,那潔白的一身,以及那冰冷的氣質,每一次凌菲穿上醫生的服裝,葉浪都能感覺那墜落凡間的天使!

「菲菲,我已經半天的時間沒看見你了,我很想你啊,如果見你必須要看病,那麼我一定得了相思病,打開我的心,為我治療吧!」

葉浪沖著凌菲眨了眨眼睛,凌菲美眸一動,翻了翻白眼「神經病……」

「葉老師,你吃過了么?正好剛打來的飯,一起吃吧?」

小護士滿臉燦爛的笑容,對著葉浪邀請道,凌菲急忙道「他吃過了……」

「沒,好啊,一起吃……」

葉浪倒是不客氣,直接應道,凌菲美眸一瞪,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想必葉浪早已千刀萬剮,眾人紛紛好奇的看向凌菲,凌菲尷尬一笑「我以為他吃了……吃飯吧!」

「來,吃飯嘍,葉老師跟我們一起吃飯,蓬蓽生輝啊!」

小護士們年齡不大,葉浪的傳說在紫金國際一件件傳來,總是有些盲目崇拜,一個個都很興奮,凌菲在旁看的糾結,葉浪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受歡迎了,滿臉無奈的凌菲也只能坐下!

於是,醫務室的兩名醫生,四名護士,外加葉浪,一共七人,一起『愉快』的吃起了飯,所謂有人歡喜有人愁,戴強可就鬱悶了,扒著門縫看去「我的天啊,還吃上了,怎麼還不走……」

凌菲似乎不怎麼願意搭理葉浪,葉浪眼珠轉了轉「凌菲,你是不是……」

「吃飯還堵不住你的嘴?」

凌菲雙眸一瞪,不等葉浪話落,便直接懟道!

葉浪一瞪眼,奶奶個熊,自己都好心好意過來了,這小娘們似乎跟吃了火藥似得!

「凌菲啊,小兩口吵架很正常,不依不饒就不對了,更何況葉老師這麼優秀的男人,凌菲可得把握好,不然隨時會被人搶走啊!」

另一名醫師年齡稍長一些,對著凌菲苦口婆心的說道,葉浪頓時一喜,旋即裝作一臉委屈的樣子,看的小護士這個心疼啊,腳軟紛紛給葉浪夾了一口菜!

葉浪甜甜一笑,委屈道「謝謝各位姐姐妹妹,天使們果然是善良的!」

凌菲這個氣啊,優秀的男人? 諸天之龍脈巫師 凌菲真是一點都沒看出來,忍不住沒好氣的嘟囔著「誰愛搶誰搶,跟我有什麼關係?」

眾人開開心心的吃飯,凌菲卻很不是滋味,自己怎麼就跟他綁一起了呢,莫名其妙的自己還得以他女朋友的身份吃飯,這讓凌菲很是不痛快!

葉浪左一句,右一句的與護士跟醫生們聊著天,不時的逗得眾人哈哈大笑,凌菲倒是被晾在了一邊,凌菲放下碗筷,獨自走了出去,醫務室本身離著紫金國際的後花園就很近,沒走幾步,凌菲便來到了假山下,坐在綠蔭樹下的長椅上,心中有些惆悵,不知道傑兒現在怎麼樣了?

「其實我昨天跟幾個朋友,當然,是男朋友,在說話聊天,你不是不準太晚回家么,我看已經太晚了,就沒有回去,在朋友家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來上班了!」

葉浪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凌菲身邊,坐了下去,凌菲收起惆悵的心思,淡淡道「不用跟我說什麼,我也不想聽!」

話落,凌菲轉身就要走,葉浪急忙道「那傑兒的消息你想不想聽?」

凌菲腳步猛的一頓,急忙轉過身形「傑兒有消息了?怎麼樣? 非寵不可:傲嬌醫妻別反抗 傑兒現在好不好?神話集團找到醫治的辦法了么?」

「不過在這之前,你必須要聽我說完,我昨天晚上真的什麼都沒幹,真的,你相信我!」

凌菲一愣,美眸一皺「你幹什麼是你的自由,我只是不希望你把什麼髒東西帶到家裡,畢竟你現在住我家!」

「罵的,這不還是說我去找人了么,我他么真的什麼狗沒幹,之前承認是為了氣你,我是那種敢做不敢當的人么?」

葉浪氣急,對著凌菲心力交瘁的說道,凌菲依舊那般冷冰冰的,點了點頭「不要說這些了,說說傑兒的事情吧?」

「靠……」

葉浪額頭頓時掛滿了黑線,這個糾結啊「得,反正我說的你不信,告辭……」

見葉浪要走,凌菲急忙抓住葉浪「我信,我信,你告訴我傑兒的情況吧,我真的很擔心她!」

凌菲的眼神充滿了期待,充滿了柔咦,這種眼神,葉浪已經不是第一次見了,每一次都很讓心疼,深吸了一口,嘆息道「算了,算了,傑兒現在很好,而且神話集團已經找到了醫治傑兒的辦法,但是時間會很長,傑兒會給你打電話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