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王昃扣了扣耳朵,一臉茫然道:“你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

“不需要下……”

“啊!這討厭的天氣,弄得我耳朵嗡嗡作響,哎呀哎呀~對了,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

“咦?你看,海鷗!”

“……,不許下船!!~”

“……”

“……”

“你們這些壞人!~最討厭了!~”

王昃淚奔而去。

……

站在船頭,絲毫感覺不出船體的搖晃,王昃扇動着小扇子,極目向遠方望去,那裏,是世界著名的海濱浴場。

而這裏……

並不是所有的海邊都有沙灘美女,這裏是曾經的世界第一大港口,鬱金香國的鹿特丹。

無數的貨輪和集裝箱,是這裏的主色調,穿着厚實工作服的工人,也取代了那些迷人的比基尼。

這裏可以說是歐洲的窗口,幾乎百分之四十的貿易進出都是在這裏發生。

但最出名的,還是要數汽車、手機、無盡的鮮花。

可這裏卻是‘臭’的,腐朽的氣味和海水的腥臭混雜在一起,悶熱的陽光又將其發酵成了一種另類而讓人窒息氣味。

“看來再美的地方,也經不住化工業的侵蝕。”

上官無極站在王昃身後,如此說着。

王昃用餘光掃了他一眼,哼哼然扭過頭去。

上官無極失笑道:“我侄女那種美女,你想摸都能摸,還總惦記那些比基尼女郎幹什麼。”

王昃驚道:“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上官無極攤手道:“你知道如果兩個女人吵起架來,就會變的口無遮攔。”

“唔……”

“不過……我的監察大人啊,你到底選擇誰?兩個女人各具特色,又都是絕色,按道理我是不應該說三道四,畢竟一個是我的親侄女,一個是我的舊部下,但是……我還是覺得翎羽這丫頭跟你比較般配,畢竟家境方面……嗚啊!~”

不等說完,他就感覺一陣勁風襲面而來,還不等擡手抵抗,整個身體就被‘抽飛了出去’。

女神大人憤憤說道:“找死!”

王昃小扇扇的急快,顫抖的說道:“呀~今天天氣真是好熱啊,哈哈……哈哈……”

良久後,王昃嘆了口氣,說道:“回去了。”

女神大人一瞪,立馬改口道:“與其浪費大好的青春,不如用來修煉的好!”

默默嘆了口氣,王昃只得繼續修煉起來。

女神大人突然疑惑道:“小昃,我總覺得……好像你吸收轉化的靈氣,並沒有全給我……你說你是不是中飽私囊了!”

“沒有啊!絕對沒有啊!”

王昃委屈極了,這一個月吸收的‘零散’靈氣,他可以是一點不落的都轉換給了女神大人,就算自己肚子裏那兩條龍成天吹鬍子瞪眼,他都沒留下一點。

女神大人仔細看着王昃的眼睛,良久後摸着下巴費解道:“那就奇怪了……靈氣可不是減少了一點兩點……難道這種靈氣就是會出現這種損耗嗎?”

突然王昃一愣,指了指遠處問道:“你看那些穿白衣服的人好奇怪啊。”

女神大人轉頭一瞧,頓時不滿道:“有什麼奇怪的?現在什麼事情能比靈氣減少了好奇怪?”

王昃則又問道:“你能看到他們手裏拿着的是什麼嗎?”

“唔……麻煩!”

女神大人突然閉上了眼睛,伸手在王昃的額頭點了一下。

王昃只覺得眼前一花,眼睛立時彷彿望遠鏡一般,竟然可以隨意拉近拉遠,而且清晰無比!

幾名穿着白大褂的外國人,距離王昃起碼千米的距離,可他此時竟能看清他們手腕上手錶的錶針。

而此時他也看清楚那些緊張動作的白大褂,手裏拿着的竟然僅僅是‘記事本’,就像醫生看病時用的那種。

只是讓王昃能產生好奇的,是這些記事本上帶着一個小屏幕,還有一個通話機,另外還有一個讓王昃看不明白的東西,有一根天線,奇奇怪怪。

那些白大褂不停在本子上用筆畫畫寫寫,又在小屏幕上指指點點,還對通話機不停說着什麼。

十二個人,忙忙碌碌,一副緊張模樣,而他們的面前,僅僅是一個正在被小心運輸的只有一立方米左右的小箱子。

純白,棱角圓潤,卻是完美的方形。

任由王昃再怎麼仔細觀察,都沒能發現這個箱子的‘口’在哪。

王昃撓了撓頭,心道難道自己看錯了?其實人家就是一塊石頭?而不是什麼箱子。

可是那些白大褂的筆記本上,明明有寫着‘箱子’的英文。

他又向四周看了看,發現不論是路過的裝卸工,船員或者乘客,在白大褂周圍幾百米,所有的人竟然都是特工!

他們體格強壯,皮鞋很亮,一隻耳朵裏都塞着一個小型耳機,視線也時不時的掃向四周,即便是穿上再寫實的衣服,還是不能隱藏他們的身份。

這一切的一切,都強烈的引起了王昃好奇。

“你說那箱子裏裝的是什麼?”

王昃問向女神大人。

女神大人睜開眼睛仔細的看了一會,突然皺起眉頭搖了搖頭說道:“我看不透!”

女神大人的眼睛很厲害,可以穿透半米的鋼板、幾米深的地面,看到後面的事物,除了在舍利塔那裏沒有發現隱祕的門之外,這還是女神大人第一次看不透一件事物。

這已經足夠說明……這裏有事。

原本聊無興趣的女神大人說道:“我們去看看!”

……

偷偷下了船,或者說直接從船頭躍下,了無聲息的摸向那些白大褂所在。

走了一陣,王昃又突然停下,因爲他的位置已經進入到那羣人的‘危險線’,已經有好幾個隱藏的特工開始注意他了。

那些特工還下意識的摸向腰間或者懷裏。

王昃苦笑道:“看來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過去不太可能了,可是……硬闖也並不是個好主意……”

女神大人突然自豪一笑,說道:“誰說不能偷偷的過去了?” 王昃站在一名白大褂的身邊,伸手在他眼前用力的晃了兩下,一臉驚訝道:“他們……他們真的看不見我了?!”

女神大人笑罵道:“別玩了,快去看看那箱子裏面是什麼!”

剛纔,當女神大人跟王昃說可以把他變‘不見’時,王昃還以爲是飛天遁地之類的招數,沒想到竟然可以讓自己變隱性!

這……這是任何男人都無法抗拒,數千年都在苦苦追尋的力量,隱性,透視!

王昃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望向遠遠的海濱浴場,那裏……有很大很大的更衣室。

他有時也不得不去想,如果女神大人偶爾可以‘度個假’,離開他身邊一小陣該有多好,但如果沒有她自己還不能有這種能力……好矛盾啊。

人世間最痛苦的事,就是當你隱形了,卻還不能進女澡堂!

不過這種隱性的能力,用女神大人的話來講,其實是一個小型陣法,這個陣法的作用也不是很大,就是能讓光線扭曲。

這確實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王昃對世界的認識,因爲根據女神大人的說法,光線,也同樣是一種‘物質’。

‘可惜沒上大學啊~’

王昃心中感嘆道。

伸手在白色箱子上撫摸了幾下,一種‘毫無感覺’的觸感充斥着指間。

就是因爲它太光滑了,光滑的好似沒有一絲的阻力。

不過衆目睽睽之下,即便是隱身,王昃也沒辦法把這個箱子給帶走,畢竟現在無數雙眼睛盯着這裏,一旦箱子也突然消失了,那麼肯定是一陣槍林彈雨。

他只能等待時機。

白大褂們又溝通了一陣,纔有兩個人出來將承載箱子的小推車往前推去。

目的地,卻是一個小夥輪。

跟‘爲民號’比起來,這艘貨輪簡直就是大象比之老鼠。

但王昃在看它的第一眼,就有一種‘堅實’的感覺,那種感覺很奇怪,就好比普通的船僅僅是棉花,而它卻是鋼鐵!

女神大人皺眉道:“這艘船上面裝載了好多東西……”

隨後她把自己看到的圖像‘傳’給了王昃,後者大驚。

那些東西很多都是自己偶然在一本軍事雜誌上看到的,還屬於概念類的高科技物品啊!

怪不得自己的感覺這麼怪異,原來是這艘船已經武裝到了牙齒。

王昃的動作更謹慎了一些,不過還好在登船口上,並沒有安裝什麼X光掃描儀,他小心的跟在箱子後面也走了進去。

王昃是這麼想的,這些早晚要把箱子放一個地方,而且因爲這是密閉的環境,所以肯定不會有人二十四小時看着它,只要一有機會,就讓女神大人把它也變隱性,到時就可以大搖大擺的偷……咳咳,拿走了。

可事實上……

隨着船體收回登船梯,王昃還在觀察船內設施的時候,就突然感覺腳下一陣晃動。

船開了。

王昃整個人懵在了那裏,他想了那麼多,可就忘了去考慮這艘船會停泊多久,而結果也是……人家一分鐘都不停!

除了這點,王昃想的倒是都對。

箱子被安放在了一個封閉的‘玻璃’房間中,上下左右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並且還被吊懸在半空之中。

同樣,也沒有任何守衛來看官它,那些白大褂也都打着招呼,說笑着四散而去。

但……有用嗎?

在王昃糾結猶豫的時候,這艘船已經出海了。

小貨船不但裝備極好,性能也是極佳,不出幾分鐘時間,就離開了港口,又過十幾分鍾,就出現在茫茫的海洋。

王昃不禁痛苦的想到,這種港口出入不都需要花費大把的時間嗎?排隊、緩行怎麼什麼都沒做就出來了?

這茫茫的大海,別說王昃根本就不會游泳,就算是水性再好的,那也是能隨便游回去的?

王昃那張普通的臉抽搐的不成樣子,無力的往箱子上一坐,正準備好好發發感慨,可他竟然直接從箱子上滑了下去,一屁股坐在玻璃地面上。

疼倒是不疼,可是這箱子……也太誇張了吧?世界上有如此光滑的東西嗎?

王昃眼珠轉了幾圈,突然一個想法充斥大腦,怎麼揮都揮不去。

‘外星的?!’

神祕的白大褂,裏三層外三層的保全,最先進的貨輪,再加上這個奇怪的箱子,最重要的是那些關於外星人的電影,所有的一切,彷彿都在證明着這是外星人的東西,正被某個祕密的組織偷偷運出歐洲!

‘米國的?!嗯嗯,肯定是了,嘿嘿嘿,要不就說我運氣好,這麼大的便宜我也能撿到……’

雙手抱臂想了一會。

‘可是……究竟要怎麼離開吶?要不把船鑿一個洞?弄沉它,自己趁亂找一個救生筏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

‘不行不行……萬一死人了可怎麼辦……’

王昃再次陷入了糾結之中。

而他糾結的時間越長,船就行的越遠,比如……公海。

女神大人憤恨的敲了一下他的腦袋,埋怨道:“想這個想那個,現在徹底回不去了,你高興了?”

王昃呼出一口氣道:“算了,暫時不考慮了,先四處走走吧。”

在船艙裏走了幾圈,穿梭了幾個不同的房間,發現這艘船還真是高科技,絕大部分的東西王昃都看不明白。

而且這裏大部分都是白大褂,有的連白頭髮都沒剩下幾根,看着就是科學家。

這些科學家還是各國都有,王昃因爲幾乎走遍了歐洲,對於白人的長相區分還是有一定的瞭解,此時他就在一個房間內,看到戰車國香水國的人聚在一起,用各種語言攀談聊天,一絲隔閡都沒有。

這讓王昃更堅信了自己的猜測,那個箱子肯定是外星人的。

走着走着,甚至與幾個人檫肩而過,王昃越發覺得這艘船的可怕力量。

不說裏面有很多特種級別的士兵,光是甲板上隱藏在帆板下的一個黑洞洞的發射口,就讓他有些膽寒。

因爲在發射口的附近,有一個三個倒三角圍成一個圈的標識,紅色。

‘能發射核武器級別的?那麼說這裏面有一顆導彈?!’

王昃感覺自己就像是誤進狼羣的小羊羔,一些普通老百姓根本見不到的東西,竟然見了個全。

他不懂什麼當量值之類的說法,只是覺得這個起碼要四個人才能合抱的發射口,裏面那個大傢伙不知能造成多大的殺傷力。

雖然知道全世界核武器的數量已經能摧毀地球無數次,但親眼見到實物的感想,絕對是不同的。

核武器屬於太陽的力量。

王昃就不明白,爲什麼太陽系中所佔比例不如一根寒毛比之身體的地球,竟然也能擁有這種力量。

他一邊慶幸人類的聰明才智,一邊同樣爲人類,包括自己的未來堪憂,如果說世界上還有一種東西能毀滅全人類,一定不是什麼病毒或者天災,肯定也只能是人類自己。

上帝說,要讓一個人滅亡,必先讓他瘋狂。

發掘出這種連自己都無法完全控制的力量,這難道不算是瘋狂嗎?

女神大人彷彿也能感覺出面前這東西的強大力量,不由提議道:“要不……我們讓這艘船徹底的消失?”

這已經是很照顧王昃脆弱小心肝的說法了,通俗點來說,那就是‘要不要殺光他們。’

王昃微微搖了搖頭,嘴角划起一道狠辣的弧線。

他說道:“我想到了一個更好的主意,你說……如果我們把它劫持了,並且做的神不知鬼,那是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女神大人眼睛立時一亮,小手一陣猛拍,笑道:“小昃你終於覺悟了!說吧,你想我怎麼做?”

王昃眯着眼睛,思考了一會才道:“你可不可以中斷這艘船與外界的一切聯繫? 一醉沉歡,裴少誘拐小蠻妻 上次我跟你講過手機的原理,就是那種看不見的波段信號,能不能屏蔽住?”

女神大人自信一笑道:“這還不簡單?”

說完,雙手直接結出七個法印,王昃只覺得渾身一陣無力,就發現一道波動以自己爲圓心向外急速的擴張出去,瞬間籠罩了整個貨輪。

與此同時,貨輪的駕駛艙中已經亂成了一團。

“怎麼回事?!通訊爲何中斷了?”

“天吶,雷達失靈了!”

“標盤……我的天!”

“這怎麼可能?!如果是故障的話,怎麼可能都一起壞了?如果是外來干擾……我不信!我不相信這世界上還有什麼能影響我們這套系統!難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