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另外一名條子一聽,急忙轉過身,竟然不敢直視林逸。

「真是自討苦吃!」

陳天行不屑的冷哼一聲,便安排兩人把林海龍跟葉雨晴送上車,隨後再度恭敬的來到了林逸的面前。

「他,他是武者……」張國棟的心裡掀起了滔天駭浪,他終於知道林逸的底氣來自哪裡。

武者,那幾乎都是擁有超凡本領的人。

不過下一秒,張國棟那蒼白的臉上卻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你不是武者嘛!你不是厲害嘛?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武者。」

陰測測的嘀咕了一句之後,張國棟咬著槽牙,用盡全身的力氣從褲兜里掏出了手機,然後快速的發了一條簡訊出去。

「怎麼回事兒?怎麼回事兒?」

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一群穿著制服的條子,便沖了上來,直接把在場所有遊客都包圍了起來。

「范季華,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上前一步,看著剛剛打電話的那名條子,沉聲問道。

「周局……」

范季華剛說道一半。

張國棟卻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林逸一看,頓時眉頭微微一皺,他的一腳力量何其恐怖,可這張國棟竟然沒死?

「周局,這個小子,他把導遊推下山,還把導遊的老公胳膊打斷了,更加讓人氣憤的是他竟然還敢打條子,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放過他!」

張國棟說著竟然喉頭一甜,再度噴出了一口鮮血。

「什麼?竟然有這種事兒?」

周軍瞪著眼睛,臉上滿滿的都是不敢置信,他們這一行外界一直都宣稱是高危職業,其實高危個屁,那些普通人一見到他們,那個不是如同見到過去的官老爺,點頭哈腰的。

最少他們一年死的人,絕對沒有環衛工人多。

可現在,竟然有人敢暴打條子,如果不是張國棟剛剛吐了一口血,他都要懷疑,是不是張國棟故意在騙他了。

「來人,把他給老子抓起來。」

周軍指著林逸,扯著嗓子吼了起來。

「呵呵,好大的威嚴,難道不問青紅皂白就能夠隨意抓人嗎?」

林逸盯著周軍冷冷的笑了起來。

「你打人的事情證據確鑿,我還需要問什麼呢?」

周軍眼睛一翻,一臉鄙夷的盯著林逸冷笑了起來,那眼神兒,就像是過去高高在上的王公貴族,突然見到了一個全身髒兮兮的叫花子一般。

「等等!」

急匆匆而來的陸青,急忙抬手焦急的喊道。

「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呢?」

周軍眉頭微微一皺,轉過身看了過去。

當看到正在狂奔的陸青,周軍那嚴肅的臉上頓時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原來是陸老啊?不知道您來這裡所為何事啊?」

可陸青卻像是沒有看到周軍一般,直接衝到了林逸面前,一臉關切的問道:「林少,您沒事兒吧?」

「呵呵,就憑這群垃圾,我能有什麼事兒?」

林逸傲然一笑,這話還真不是吹牛,以他的恐怖實力,就是把在場所有人都斬了,他也不會傷到自己一根汗毛。

「林少?」

周軍眉頭微微一皺,突然,那肥胖的軀體猛的一顫,剛剛還笑呵呵的眸子里頓時就充滿了驚恐不安。

重生之夢裏水鄉 「難,難道是那個煞星?」周軍感覺自己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了,如果真的是上次讓整個中江市都經歷一場大地震的林少,那這次弄不好他周軍也要跟著倒霉了。

「咕嚕!」

周軍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隨後急忙衝上前先是對著林逸獻媚一笑,才輕輕的拉扯了一下陸青的袖子,小聲問道:「陸老,這,這個林少是哪個林少啊?」

陸青不悅的白了周軍一眼之後,才冷冷的笑道:「你覺得在中江市,有幾個人陪讓我陸青叫他林少的?」

這話,陸青可是說的一點吹牛的成分都沒有,本來,他做的就是濟世為懷的偉業,平時可都只有別人求他。 而且陸青的傲骨,整個中江市,誰人不知?能夠讓他稱呼一聲林少的自然只有他的恩師。

「完蛋了,完蛋了,竟然真的是這個煞星啊!」周軍頓時面若死灰,一臉絕望之色,這可是曾經把華中省三分之一官員都整的挨罵的大佬啊!

可現在,竟然在他管轄的旅遊景點被人欺負了,周軍的雙腿都開始在打顫了,在這一刻,心中更是有種想要把張國棟弄死的衝動。

欺負人你們都不張眼睛的嘛?這位那也是你們能欺負的?

「周局,拿人吧!今天這小子是死定了,我已經給我在山上修行的二叔發簡訊了,他要是下山來,哼哼,那可是老神仙發火……」

後面半句話張國棟沒有說出來了,不過神色卻非常的傲慢,顯然很恐怖了。

「什麼呢?你說那個號稱中江第一人的道長?」周軍一聽,急忙看向了張國棟。

張國棟面帶笑容,得意洋洋的點了點頭,也正是因為那位偶爾會在春花山出現,他才被調到這裡的來,而且仗著他那二叔,這些年他雖然沒有什麼官職,可是一般的中隊長,小隊長,也不敢在他的面前放肆。

便是這周軍,也見到他了也是和顏悅色。

「哼!可不就是他老人家?端的是無比厲害的人物啊!周局您只管放心拿人便是了,有什麼事兒,我二叔一力承擔!」張國棟傲嬌的笑道,隨後扭頭一臉陰鷙的鎖定了林逸,「小子,我知道你能打,可你能打幾個?能都躲的過幾把槍?今天你要是敢妄動,那便是違法,憑藉你之前的兇殘,我們有權利擊斃你。」

「不錯,這個小畜生,那可是危險人物,為了整個景區的安全必須要弄死他,萬一再讓他暴起傷人,給整個景區造成了污點,這個後果誰能夠承受的起?」

那名紋身男也在一旁猙獰的笑了起來,只要林逸被抓起來了,以他在當地的能量,有的是辦法報仇雪恨。

「這……」

周軍有些兩難了,林逸的身份背景無比恐怖,可是張國棟的二叔,那也不是招惹的人啊!聽聞,華中省可是有不少高層是他的學生,甚至還得到過他的指點。

林逸這樣的都市神龍他招惹不起,可張國棟的二叔,那種山中潛龍也同樣是他招惹不起的啊!

「林少,我們來了!」

彭振武帶著人風風火火的沖了上來,雖然這些日子,他就像是一個小弟一樣,跟著林逸鞍前馬後的,可他不但沒有絲毫的不悅之色,反而還有種找到了年輕時那種打江山時,南征北戰的感覺。

所以一接到陳天行的電話,彭振武幾乎沒有任何遲疑,就親自帶著彭家的子弟沖了過來。

「嘩嘩!」

一輛輛麵包車車門被拉開,穿著練功服的彭家子弟直接沖了上來,周圍的條子也全部都被彭家子弟包圍了起來。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周軍在心裡嘆息了一聲,隨後眼睛一瞪,竟然直挺挺的朝著地面倒了過去。

他是沒本事解決這種情況了,如今只能裝死了,讓兩邊自己拼了,等有結果之後,他在善後算了。

「哎呀,局長,局長,您怎麼了啊?您怎麼了啊?」

周圍的條子一看,周軍都裝死了,他們哪裡還敢站在這裡啊!一個個急匆匆的沖了周軍身邊,一臉關切之色,竟然直接把林逸跟張國棟扔在了一旁。

「咕嚕!」

張國棟吞咽了一下口水,神情顯得獃滯了,他本以為搬出自己的二叔,這周軍能夠給點面子,把林逸拿下為他出口氣,卻沒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副局面。

作為一名老條子,他自然清楚,周軍是裝的,這是明擺著不想管了。

周軍可以不管,可是他不行啊!今天如果不拿下林逸,他有什麼顏面以後在春花山混?在局子里混?

戰天闕,白髮皇妃 當即那狡詐的眸子再度滴溜溜一轉,隨後悄悄的走到了紋身男的面前,扭動了自己自己的胯骨,那一把閃爍著烏黑光芒的手槍,輕輕的抖動了一下。

紋身男子一看,頓時眼睛一瞪,隨後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神情顯得有些遲疑了,一旦搶槍攻擊林逸,那罪名弄不好可就大發了。

「王凡,今天如果這小子安然無恙的離開了,這條旅遊線路以後鐵定是跟你沒有關係了,就算是你殺了他,還是他先動手的呢?而且只要旅遊線路在你手裡,就算是進去了又怎麼樣呢?」張國棟咬著牙齒,綳著嘴,含糊不清的小聲說道。

王凡一聽,頓時眉頭一皺,隨後凶光驟然在他的眸子里一閃而過,張國棟說的不錯,就算是真的弄死了林逸,頂多也就是三五年的事兒,甚至如果運作的好的話,三五年都不要。

可如果一旦失去了旅遊線路,那他可就等於是失去了吃飯的傢伙。

惡向膽邊生。

王凡幾乎沒有遲疑,一把從張國棟的身上搶走了手槍,指著林逸陰冷的吼道:「小砸種,你不是很能打嘛?來啊!繼續,來,照著我的臉打啊?」

「王凡,王凡,你不能亂來啊!你老婆還在山下啊?」張國棟裝模作樣的大叫道。

「嗚嗚……那婆娘她跟了我十幾年,從來沒有想過福,今天竟然被這小子殺了,我要他死!」

王凡說著,手指微一扣。

「砰!」

一聲讓人一顫的槍聲驟然響起。

林逸嘴角含笑,十幾個人同時對他開槍,他的確是擋不住,可一個人的話。

「唰!」

只見那子彈即將擊中林逸眉心的時候,他卻輕飄飄的抬起了兩根手指。

下一秒。

周圍眾人再度石化了。

每個人都長大了嘴巴,口水都滴答滴答的朝著地面滴落,可是眾人卻似乎並沒有察覺一般。

每個人都感覺自己的思維似乎都停止了,腦海中只有那他們一輩子都難以忘記的恐怖畫面,只見林逸的兩根手指,竟然就像是夾著一顆花生米一樣輕鬆的夾住了那能夠要人性命的子彈。 「不可能,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張國棟愣住了,豆大的汗珠子,不斷的從他的額頭上滾落,隨後眼睛猛的一瞪,盯著林逸緊張的吼道:「你到底是人誰鬼?」

對,他問的就是林逸到底是人是鬼。

實在是眼前的這一幕太讓人震驚了。

徒手接子彈,這簡直是聞所未聞的事情。

「我是人,而你將會是鬼!」

林逸盯著王凡陰冷一笑,夾住子彈的手臂猛的一抖。

「咻!」

那顆子彈直接倒飛了出去,速度明顯比之前打向林逸的時候更加的恐怖。

「不……」

一道驚慌凄厲的慘叫驟然從王凡的口中傳出,隨後眾人的耳邊便是噗嗤一聲,王凡只感覺自己的眉心處好像有什麼東西進去了,隨後便失去了知覺。

「哐當!」

手槍直接跌落在地上。

隨後便是王凡整個人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躺在眾人中間,眼睛眯成一條縫的周軍一看,頓時整個人嚇的面色大變。

「我了個娘親啊!這些人真是太兇殘了,這尼瑪一言不合就殺人啊!」

「大膽!什麼人敢在我春花山搗亂?」

一聲怒吼宛如晴天霹靂驟然響起。

眾人聞言紛紛扭頭看了過去。

這一看,那叫一個震驚啊!簡直比林逸徒手接住子彈還要讓他們震驚。

只見,一名仙風道骨,手持佛塵的道人,竟然踩著大樹的頂端,急速朝著這邊飛來,寬大的袖子,被勁風吹的鼓鼓噹噹,看起來頗有傳說中赤腳大仙的風格。

「仙人,這,這春花山果然是有仙人啊!」

有遊客哆嗦的說道,隨後急忙跪在了地上。

「信眾,趙成民,見過仙人,祈求仙人保佑我家平平安安。」

「仙人,仙人啊!」

遊客紛紛慌亂的跪在了地上,開始祈求仙人的保佑。

「砰!」

龍山道人直接落在了地上,不過似乎落下的勢頭有點猛,竟然咯噔噔的往前滑行了好幾步,才穩住自己的身形。

「二叔,二叔,你可算來了啊!」張國棟一看仙風道骨的龍山道人,整個人頓時激動的就像是見到了救星一樣,急忙沖了上去,委屈的抱住了龍山道人的腿,哽咽道。

「哈哈,痴兒,無妨,有什麼事兒跟二叔說,這天下還沒有我龍山道人搞不定的事情。」龍山道人眸光俾睨,神情狂傲的冷笑道,只是當他的目光無意間看到眉心中彈的王凡,頓時眉頭微微一皺,心裡泛起了一絲驚訝。

「這竟然是用手打出去的子彈,奈奈的,難道我龍山道人今年出山的日子不對頭?怎麼老是遇到這麼恐怖的傢伙呢?」

龍山道人在心裡嘀咕道。

可跪在地上的張國棟,此時卻面色大喜啊!當即扭頭一臉怨毒的看著林逸冷笑了一聲之後,才說道:「二叔,就是這小砸種,他仗著自己會點功夫,先是無故毆打景區的導遊,隨後殺了導遊,就在剛剛竟然又殺了導遊的老公,二叔,這種惡魔你一定要收拾了他啊!」

「什麼?竟然有人在老夫修行之地造下如此慘絕人寰的殺戮,今天我一定要替天行道,孽障在何處?看招!」

龍山道人眼睛一瞪,並指如劍,背後的寶劍竟然也滄浪一聲出竅,朝著林逸飛了過去。

「嘖嘖,龍山道人,你真是牛比啊!僅憑一面之詞,就要傷人?」林逸盯著龍山道人玩味的獰笑了起來,如果不是了解對方,光是那一聲看招式,就威風十足啊!

「我去!林少!」

龍山道人頓時眼睛一瞪,哐當一聲,那飛出去一半的飛劍,也急忙被他拉回來了,不錯就是拉回來,用一根透明的魚線,直接慌亂的把飛劍拉了回來。

萬幸的是此時周圍的眾人都跪在地上,倒是無人見到這一幕。

「滄浪!」

長劍歸鞘。

龍山道人一臉激動的衝到了林逸面前討好的笑道:「林少,您怎麼在這裡啊?來旅遊跟小弟我說一聲嘛!這一片山頭我熟悉的很,哪裡有好吃的,那裡有好玩的,哪裡能夠看到妹子為我都知道的,保證林少玩兒的開心。」

此時的龍山道人哪裡還有之前的仙風道骨,整個人活脫脫的就是一趙高轉世啊!

「咕嚕!」

張國棟再度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一臉緊張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連他最強大的靠山,此時在林逸面前竟然都笑的像是個太監一樣獻媚,他好還能拿什麼跟林逸斗?

「砰!」

雙腿一軟,張國棟直接跪在了地上。

「嗯?」

龍山道人轉過身,一臉陰鷙的鎖定了張國棟。

雖然張國棟一直叫他二叔,不過兩人之間並沒有什麼太過親密的關係,只是一個村子里的同鄉而已。

「小畜生,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啊!竟然敢找林少的麻煩?」龍山道人目光陰鷙的問道,他雖然不曾見過林逸出手,可是光憑眼界林逸就在他之上。

當初在湖心的時候,可正是林逸出言提醒,光憑這一份能力,林逸就不是他能夠招惹的,而且後來龍山道人也悄悄的調查了一下林逸。

霸妻成癮:深吻總裁老公 那傢伙,老兇殘了,醫能救世,如彭振武這樣舉國都沒有辦法的疾病,人家三兩下就給整好了,武能殺人,洪家洪八天,那可是成名多年的老前輩,結果如何?直接被林逸一人滅了。

這樣的人根本就不是他這個半吊子修行人能夠招惹的啊!

可現在,自己這便宜大侄子,竟然要讓自己去招惹這麼一個煞星,這尼瑪豈不是想要把他往斷頭台上推啊!這林逸哪裡是他能夠招惹的呢?

「二叔,二叔,我,我不知道您認識林少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