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受父親的影響,開始接觸計算機科學,也許是遺傳因素的作用,我也很快就對人工智慧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陸凡從佐倉優子簡短的語言之中,得知了她的過往。

她具備超強的學習能力,從小學開始,就連跳多級,14歲的年紀就拿到了麻省理工學院計算機碩士的學位,不過,那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畢業之後的優子可謂是風光無兩,一時間在海內外各大科學雜誌上都拋頭露面,被稱之為「天才少女」、「人工智慧領域的璀璨新星」、「未來科學界的領軍人物」等稱號。

聽著佐倉優子像個沒事的人一樣,淡定地報著自己的學業生涯,陸凡聽得一陣冷汗,這尼瑪,恐怕已經不能用學霸來稱呼她了,這簡直是學神級別了。

而且,最關鍵的是,她的年紀和自己一樣大,都是十七歲。瞧瞧,這就是別人的十七歲……陸凡的十七歲在幹啥?在學校天台上揮舞著拖把……

看著女兒成長為一名出色的科學家,自己的事業後繼有人,佐倉正雄也是深感自豪。

但是好景不長,很快,父女倆就因為一個人工智慧的開發計劃而產生分歧。

這個計劃名字叫「歌姬計劃(ProjectDIVA)」,是由矽谷的十幾家科技公司聯合投資支持的,可以說是備受國際科技界矚目的項目。

而代號為「歌姬」的人工智慧,就是這次計劃的產物。

這個計劃,旨在製作出能夠通過圖靈測試、具備自主學習能力的人工智慧,來幫助人類在各個領域進行開拓。

這個世界在計算機領域的科技樹,和陸凡穿越過來之前的地球差不多,目前應用到人工智慧的前沿技術有「機器學習(MachineLearning)」和「神經網路演算法(NeuralNetworkAlgorithm)」等等。

因為著名網路搜索引擎公司也參與到這個項目,所以這個計劃所研發出來的人工智慧,可以從全球互聯網中汲取自己想要的信息然後加以學習吸收。

前期的原型開發階段順利完成,優子此時回憶起,在實驗室里,她和自己的父親第一次產生分歧。

「我想給人工智慧賦予歡樂和悲傷的能力,也就是說,給她開發一個情感模塊,除了邏輯思維之外,賦予她感性思維,她可以像一個不完美的人那樣去思考,可以擁有和人類一樣的同理心。

無論是喜極而泣還是悲傷的淚水,都值得珍視,所以我給這個模塊,起名叫【真實之淚】。」

但是,佐倉正雄堅決反對優子進行這樣的嘗試,對人工智慧的看法,佐倉正雄和大部分的專家一樣,是原教旨主義者。

優子還記得,那天在實驗室里,自己和父親爆發了一次激烈的爭吵:

「優子!你太胡鬧了!你的行為是在打開潘多拉魔盒,後果不堪設想!」

優子則反駁說:「父親,你難道不覺得,在這個物慾橫流、人心漸漸冷漠的時代,人們之間的關係,很多時候已經變成了純粹的利益交換嘛。

這個時代,已經很少有真實的感情、真實的友情,而人工智慧,則可以帶回這種感覺,她會幫助那些單身漢、老人、社交恐懼症患者、失去親人的人重新找到希望,甚至能挽救他們的人生。」

望著女兒那天真而又熱血的眼神,佐倉正雄重重地嘆了口氣,他知道,有些事情必須要教育優子:

「一定要記住,我們做出來的東西只是工具而已,就和汽車、飛機一樣。不要給工具賦予太多本來不屬於他們的使命,也不要對工具產生過高的期待!」

「就算是工具,只要能起到挽救他們生命的作用,就值得嘗試!除非你把我關起來,否則我會一直嘗試下去,直到有朝一日把真實之淚做出來!」

優子這樣堅持著,同時,她的腦海之中,映出了一個小小的身影……

「你糊塗!」一直以和藹可親著稱的佐倉正雄博士,此時也難得的發了脾氣,嚇得實驗室里那些女研究員們瑟瑟發抖。

「優子,你還忘不了那件事嗎?我不是已經和你說過,那不是你的錯!我不允許你因為一些奇怪的理由,就來干擾到整個歌姬計劃。」 經過這番爭吵之後,佐倉正雄對女兒的狀態有點擔心,就把她趕出了實驗室,強制讓她放假休息。

陸凡聽了之後,也是一陣唏噓,他問道:「但是剛才襲擊你的那些特種兵,應該和佐倉正雄博士沒關係吧?」

佐倉優子搖了搖頭:「父親現在還在美國,和這件事沒關係,但我知道那些襲擊我的人是什麼來頭,也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陸凡點點頭,他也知道襲擊優子的人是什麼來頭,不,應該說經過前兩次打交道,他已經對那個龍形的LOGO太過熟悉了——除了群龍集團還能有誰。

「因為父親以及參與歌姬計劃的大部分科學家,都對【真實之淚】呈反對態度,所以我也漸漸感到心灰意冷。但是這時候,卻有一個男人出現了,他告訴我,可以給我提供幫助,讓我完成真實之淚的開發。」

優子告訴陸凡,這個人就是佐倉正雄的學生——鈴木亮(SuzukiRyo)。

鈴木亮比優子大四歲,從佐倉正雄擔任東大教授的時候,就跟隨佐倉正雄做助理研究生。

而且,鈴木亮在心中暗暗喜歡佐倉優子多年,這件事也是實驗室里的研究員們都知道的。

不過佐倉優子這邊,一直對鈴木亮不冷不熱的,佐倉正雄也沒有對二人的感情公開表過態。

在優子被父親趕出實驗室之後,鈴木亮為她在矽谷提供了一處安身之所,同時,他悄悄潛入佐倉正雄的實驗室,把被鎖住的優子的筆記本電腦悄悄帶了出來。

「優子,你不用擔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老師只是現在還不明白真實之淚的偉大價值,有朝一日,我們會證明給他看的。」

鈴木亮的眼睛炯炯有神,想方設法安慰著優子。

在他的支持下,優子在矽谷街區的某處,暗自搞了個小實驗室,同時鈴木亮招攬了一些研究員,幫助優子繼續進行研究。

「嗚哇,看起來像是一對郎才女貌的佳話啊。」陶雪然點評道。

「真這樣還好了。」優子冷笑著搖了搖頭,捏著礦泉水瓶的手也漸漸握緊,塑料瓶被她捏在手裡,發出一陣刺耳的響聲。

起初,優子對鈴木亮的雪中送碳很感激,不過很快,她就發現事情有點不對勁。

大概是加入鈴木亮的地下研究所三個月之後吧,有一天,在一期科學雜誌上,她瞥見了一篇有關人工智慧的學術論文,討論的內容是人工智慧在網路戰爭中的運用,論文的作者是鈴木亮本人。

從論文的內容中,她發現了一段熟悉的代碼片段。那段代碼正是她在鈴木亮的這個地下實驗室里寫出來的。

看到這段代碼之後,優子深感震驚,她萬萬沒想到,對方竟然在剽竊自己的研究成果?

於是她偷偷在實驗室里安裝了一個微型竊聽裝置。

幾天後,她翻看錄音記錄時,意外地聽到了驚人的事實真相。

原來這個鈴木亮的動機並不純粹,他之所以從一開始接近佐倉優子,就不是為了感情。

「他想借用我的能力,實現自己某種不可告人的野心,似乎他們要開發出一件很可怕的東西。

通過聽他們的錄音對話,我才知道,鈴木亮和他雇傭過來的那些研究助理,本來就認識很多年,他們醞釀這個計劃很久了。

所謂的新人招聘,只是在我面前逢場作戲罷了,目的是為了讓我相信,這個實驗室里的人都是臨時湊出來的。」

說到這裡,佐倉優子嘆了口氣,眼神也漸漸黯淡下去,似乎對同伴的欺騙和背叛很失望。

當時得知真相的她,內心之中,那點對鈴木亮僅存的好感也徹底灰飛煙滅。她總算是認清楚了,這是一個十足的偽君子、真小人。

於是她趁著鈴木亮不注意,帶著自己的設備離開了地下實驗室。

很快,鈴木亮和他的同夥們發現優子不辭而別,於是一直在矽谷附近的地區尋找優子。

優子隱匿在城市的小巷中,不停地搬家躲避著鈴木亮的騷擾,她很害怕,但又不想回到父親的實驗室。

於是思慮再三之後,優子乘坐飛機離開了矽谷。

因為對親人和朋友的失望,她沒有回島國,哪怕回到了國,恐怕父親和鈴木亮也會分別派人追過去,她當時已經不敢相信任何人了。

在亞洲的幾個國家挑來挑去,她最後選擇了來華夏國隱居,具體的地點就定在華夏國的東部城市東海市。

她隱藏身份,在東海一中做起了一名普通的計算機課老師。

「原來是這樣啊……」陸凡點點頭,大體知道了這位天才少女,為什麼會出現在他們學校這種小地方。

「這麼說來,優子小姐你之所以會被注射那個什麼APTX的藥品,恐怕還是因為,鈴木亮不打算就這麼輕易善罷甘休吧?」

優子點點頭:「你說的不錯,在兩年前,鈴木亮還是陰魂不散地找到了我的蹤跡。他當時通過在華夏教育界的一些關係網,轉入了東海一中,成為了我的同事。

剛進學校的第一天,他就採用各種虛情假意的騙人方式,想從我嘴裡套出【真實之淚】的情報。

當時他說得可比唱的還好聽,什麼自己知道錯了、不應該瞞著我、想挽回這段感情、希望能用真實之淚造福人類之類的。

要不是我已經被他騙出了免疫力,恐怕還會再相信他的這些鬼話!」

優子冷笑一聲,眼中閃過寒光,這眼神讓陸凡后脊背發涼,他又想起了上次被對方秒殺的恐懼。

總之,和優子成為同一間辦公室的同事之後,鈴木亮開始各種軟磨硬泡。

優子倒是對鈴木亮如此著急的原因,心知肚明。他和那些同黨們,之前剽竊到的,只是真實之淚的一部分而已,看樣子他們的研發進程卡住了。

真實之淚,有一段最核心的代碼,目前只有優子知道它的下落。但是優子並不打算把真實之淚交給對方,一個如此偽善的人,她可不會相信,對方會把真實之淚用在什麼正經的地方。

手段盡出的鈴木亮,發現優子軟硬不吃之後,就露出了真面目。 每天,他只有白天才有機會和優子說上話,辦公室那麼多同事的眼睛盯著,他也沒有辦法攤牌,所以就採用了卑鄙的方法——

他趁辦公室沒人,將催眠藥劑投入到了優子的水杯中,然後趁優子昏迷的時候,用袖珍注射器,向她注射了毒藥。

APTX藥劑會間歇性地發作,發作的時間也會越來越長,現在已經發展嚴重到,優子整個白天都處於發病狀態,只有傍晚到凌晨的時間才會短暫恢復理智。

「你上次來監控中心拿錄像帶,我之所以會襲擊你,就是因為你剛好趕在藥效發作時進來的。」優子對陸凡露出略顯抱歉的神色。

「這樣啊……」

「在我最開始發病的時候,鈴木亮用解藥做交換條件,要求我交出真實之淚,但是我並沒有相信他。

鈴木亮因此自導自演了一齣戲,趁著我在走廊里發病的時候,把他自己搞的衣衫不整,然後向路過的老師栽贓是我造成的,並放出各種各樣的流言。

後來,因為我發病的間隔越來越短,更多的學生目睹了我的狀況,然後奇葩流言就開始傳播。

鈴木亮想通過這樣,讓我徹底失去立足之地,只能向他妥協。」

陸凡想起來,之前去雷婭辦公室的時候,確實聽雷婭說過,幾年前東海一中轉過來一個,外表看起來軟萌軟萌的小鮮肉男老師,被夜叉王給做了什麼奇怪的事情之後,這小鮮肉就從學校里消失了。

從那件事開始,夜叉王的名號就傳遍了整個東海一中,甚至警告信息都印上了學生手冊。

聽這意思,原來那個軟萌軟萌的小鮮肉,就是鈴木亮啊。

「遭到接二連三的打擊,我本以為走投無路了,還好,校長先生是個好人。」優子嘆了口氣,「老校長不愧是洞察世故的長者,一眼就看出來,鈴木亮居心叵測,於是找個借口把他辭退了。

同時,老校長將電教中心五樓的這間隔間給我做臨時卧室,這裡可以不用付房租,也很清凈,地方也大,我就這樣利用這裡的設施,繼續做一點自己想做的研究,直到現在。

但是,我覺得鈴木亮不會死心,他現在一定在東海市的某個地方,投靠了新的金主,那些襲擊我的特種兵,應該就是他的新東家派來的。」

「對於這個新東家,我倒是有些線索……不,我已經和他們的人馬打過幾次交道了。」陸凡說著,打開了筆記本電腦上的搜索引擎,輸入了幾個字,然後把電腦屏幕轉向優子。

「群龍集團?」佐倉優子看著搜出來的企業資料,一臉茫然。

群龍集團雖然在東海市名聲在外,但是拿到國際上,還是上不了檯面的,優子這個外國人,沒聽說過這家公司,也很正常。

「你的意思是……那些襲擊我的特種兵,就是他們派來的?」

「很有可能。」

「這樣啊……如果這個群龍集團,就是鈴木亮現在藏身的地方,那這一切就說得通了。」優子背靠在枕頭上,似乎在沉思,「看來我得加快研究了。」

「優子小姐,你之後有什麼打算,你說的研究是……」

陸凡觀察著房間里那些奇形怪狀的機械設備,好奇地問了一句。

「我身上的APTX藥力時間越來越長了,如果再不抓緊拿到解藥的話,恐怕有一天,我會徹底失去意識,一旦到那個時候,就回天乏術了。

既然已經知道了鈴木亮的線索,我肯定不會坐以待斃,我要去找他要解藥,不,應該說,去把解藥搶過來。

剛剛那些特種兵有多難對付,我想你也知道了,鈴木亮身邊肯定還有不少這樣的戰力。

所以我在研究特種裝備的製造方法,比如我身上的這副機械義肢,就是研究成果之一,之前你來拿監控錄像帶,我之所以能和你對峙,也是因為這些機械義肢對身體能力的加成。」

這種義肢有多厲害,陸凡自然是深有體會,上次他可是領教過了兩次飛龍騎臉。

「所以我現在需要抓緊時間研製裝備,抵禦外敵,奪回解藥。」優子的語氣堅定。

陸凡看著這滿屋子的設備,他毫不猶豫的相信,優子完全有技術實力做到這一切。

優子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陸凡,問道:「那你身上又隱藏著什麼秘密呢,剛才你對付特種兵的那些招式,可不是普通人能夠掌握的。

某種程度上,有些招式已經突破了人類的身體極限……」

陸凡心中一驚,不愧是科學家,一眼就能看到他的破綻。當然陸凡不能說實話,真說了實話,被抓去奇怪的機構做研究之前,就會先被次元管理局處理掉。

雖然現在他玩言靈系統玩得越來越溜,但是【時空牢獄】這個設定他還是記得很清楚的。

如果次元管理局命令伊利亞把自己投入時空牢獄,伊利亞也會很為難吧。

為了不讓這尷尬的一天到來,陸凡當然是凡事都得謹小慎微,不能暴露自己。

「嘛,這個,我以前啊,曾經因為機緣巧合,得到過世外高人的真傳,啊哈哈哈哈哈。」陸凡摸著腦袋打著哈哈,這鬼話連他自己恐怕都不信。

優子用那掛著黑眼圈的雙眼盯著陸凡看了一會兒,似乎想要從他眼中看出什麼蛛絲馬跡,不過最後什麼也沒有看到。

似乎察覺到陸凡臉色有點為難,她只得說:「啊好了好了,就當是這麼回事好了,我也真是的,有這個時間不如多寫幾篇論文,和你這個鮮肉較什麼勁。」

陸凡心裡一陣感動,讓科學家自己克制自己的好奇心,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讓我們換個話題,之前一直是我在回答你的問題,現在該我提問了……你們是怎麼發現我遇到危險的?」優子擰開水瓶咕咚咕咚地喝了幾口水。

「說起來你可能不信,是一個虛擬少女告訴我們這個消息的。」

陸凡於是把自己和陶雪然,在畫框里見到虛擬少女,以及虛擬少女在教室里向陸凡求助的事情,都告訴了佐倉優子。

優子一臉震驚地聽完陸凡的講述,隨後吶吶自語:「怎麼可能,不,這不可能……」 看到佐倉優子這個反應,陸凡和陶雪然也是一愣,難道那個虛擬少女和佐倉優子沒有關係?

雖然心中滿是疑問,但是他們現在又不好打擾優子。

優子又沉思一會兒,說道:「關於出現在畫里的虛擬少女,她並不是我這邊派過去的。我對此有一些猜測,但今天時間不早了,恐怕不能細說。

總之,感謝兩位出手相助,我還有個不情之請……不過我又怕這會讓你們陷入危險……」

陸凡點點頭:「優子小姐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儘管說,我們這個萬事屋社團,就是多管閑事的~」

優子一陣感動,說道:「那好吧,如果可以的話,請你之後抽空再來這裡一趟,我會具體說一下之後的計劃。」

之後,陸凡和優子又商量了一會兒,就約定好本周五傍晚,再來這裡詳細商談,陶雪然幫優子處理了一下傷口,這才和陸凡一塊離開了電教中心。

……

夜色正濃,兩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下次你還是不要跟過來了,好在今天是有驚無險,否則估計我要被青松集團給幹掉了。」陸凡半開玩笑地說著。

陶雪然則噗嗤一聲,搖了搖頭:「感覺新學期開始,總是會經歷一些很奇怪的事情。不過我並不是很討厭這樣的校園生活,反而可以說有些開心。因為……」

她的大眼睛又直勾勾地盯著陸凡,「只要能和小凡你在一塊玩,就行了,我們畢竟是青梅竹馬嘛。」

說罷,她又很自然地挽起了陸凡的胳膊,小腦袋也靠在陸凡的肩膀上。

「啊……」陸凡吞了吞口水,「雪然,你這有點太近了啊……」

當然,陸凡嘴上這麼說著,但是身體卻很老實地任由她靠著。作為一名合格的紳士,不能對美女有任何粗暴的行為。

不過,陶雪然最近的攻勢越發兇猛,這誰頂得住啊?

……

晚上,陸凡回到家,雙葉仍然在看電視,桌上還是給他做好的蛋包飯。

「哥哥,怎麼今天又這麼晚?」雙葉仍然是例行查崗。

「嗷,沒什麼,和同學有點事情。」陸凡略顯疲憊地回了一句。

剛才一路走回來,應付陶雪然這個妹子,已經把他折騰得夠嗆了,他擰開水杯開始咕咚咕咚喝起水來。

雙葉這時候停止了看電視,轉向陸凡,神秘地說道:「哥哥,你是不是又有新的女人了?你今天晚歸時的表情和以前的表情不太一樣,恕我直言,你這樣很對不起之前的妹子哦。」

正在喝水的陸凡一陣咳嗽:自己這個妹妹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第六感總是這麼莫名的到位?

「喂喂喂,不要把你哥說得好像是渣男一樣,你哥是正人君子好吧?」

「哼,鬼才信。」雙葉嬌哼一聲,又轉過頭去看起了電視,雙馬尾垂落到香肩上,穿著白絲襪的小腳也在沙發上微微地動著。

陸凡無奈,一邊拿起勺子吃起了蛋包飯,一邊也跟著看電視。

電視里播放的是東海市電視台的專訪,訪談標題是:《專訪群龍集團鐵龍科技公司:力爭做知名的民用機械設備生產企業》。

陸凡這時候忽然發現——這鐵龍科技公司的標誌,和襲擊夜叉王的那伙特種兵身上的標誌,一模一樣啊!

他自此可以確定,那些特種兵,就是鐵龍科技公司的打手。

屏幕中,鐵龍科技公司的總經理薛鐵龍,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表示:「鐵龍科技公司一直致力於成為,引領國內工業和農用機械領域的創新龍頭企業,公司生產的各種機械,也是遠銷海內外。

包括高智能全自動挖掘機、播種機、切割機等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