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帝拳第一式。」

「天帝拳第二式。」

「天帝拳第三式。」

……

瞬間。

天帝拳就被重重疊加起來,同時體內的三龍之力也沒有絲毫的保留,瘋狂的朝著胡天砸了過去。

兩隻恐怖絕倫的拳頭在瞬間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發出了驚駭世俗的巨響。

可怕的餘波,宛如炸彈一般,直接在地洞內炸開。

胡天整個人無力的倒飛了出去,而林逸也僅僅只是肩膀微微一晃,而後欺身而上。

胡天的力量的確很恐怖,單純論力量的話,跟他不相伯仲,只可惜,林逸不但力量驚人,還有天帝拳這等無上功法加持,否則,單憑力量的話,林逸也就只是比胡天多出了那麼一丁點兒而已。

「轟!」

拳頭打在一起的瞬間,胡天整個人就直接再度被打的狠狠的撞在了背後的牆壁上。

隨後,林逸欺身而上,一拳快過一拳,打的胡天體內靈氣潰散,根本無法凝聚力量。

而且,作為一名戰鬥經驗極為豐富的強者,林逸每一次落拳的位置都在同一個地方,便是胡天體質特殊,此時也無法承受這麼恐怖的攻擊,活生生被林逸的拳頭砸成了肉泥。

地洞之內,突然變得安靜了下來。

周圍的所有人都上前一步,想要看看到底是誰勝利了。

只可惜,雖然心裡充滿了好奇,卻無人膽敢上前站在地洞的邊緣,實在是兩人的戰鬥力太過恐怖,就算是戰鬥力餘波,也足以輕易要了很多人的性命。

天原勝的嘴角此時卻抑制不住的上揚,浮現了一抹得意的冷笑,隨後上前一步擋在了天心面前,胡青雲身上的恐怖氣機在瞬間被切斷。

「天原勝,你的徒弟竟然敢殺我的兒子?」

胡青雲扯著嗓子,瞪著眼睛猙獰的咆哮了起來。

本以為這次帶著胡天前來,怎麼也要耀武揚威一下啊!

可現在倒好,還沒有得意幾分鐘呢,自己的兒子,竟然也被弄死了。

這簡直讓他恨欲狂啊!他這一輩子可就這麼兩個兒子啊!

「什麼?胡天死了?」

眾人一聽,皆是神情一怔。

特別是胡家的子弟,一個個面色大變,驚悚十萬分啊!

剛剛的胡天是何等的不可一世啊!

一招拿下霸天虎。

一招拿下劉炳昌。

簡直猶如絕世神王一般不可一世。

可現在呢?

死了。

竟然被林逸活生生的打死了。

天心那絕美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激動的笑意,緊緊的跟楚紅抱在了一起。

「嗖!」

人影衝天而起。

林逸宛如不敗戰神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咧嘴輕蔑的冷笑道:「我還以為胡家子弟有多大的本事,竟然敢來我天諭書院鬧事兒,現在看來不過一般嘛!」

要麼愛情,要麼流浪 話落。

林逸的目光猛的鎖定了在場的胡家年輕一輩子子弟身上。

那冷漠的眼神兒,簡直就像是上古能夠撼動天地的巨獸一般,讓人望而生畏,心驚膽顫到了極點。

「林逸,你該死!」

胡青雲咬著槽牙,盯著林逸怨毒的怒吼道。

「別比比,有本事就動手,你爺爺我就站在這裡!」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翻,不屑的嘲諷了起來。

開玩笑,這可是天諭書院。

這可是他林逸的大本營,不說天原勝還在這裡,就算是天原勝不在這裡,光憑藉那麼多的長老,都能夠把他胡青雲撕成碎片了。

丫的還敢在這裡跟他林逸叫囂,他林逸怕個幾毛啊!

「你……」

胡青雲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氣的胸腔都彷彿要炸開了一般。

「我你妹啊!胡青雲今天我林逸就在這裡放話了,你要是不殺我,你就是我孫子!」

林逸越發囂張的咆哮了起來。

「這個小東西,真的壞的很啊!」

天心一聽,忍不住抿嘴咯咯的笑了起來,只是在看向林逸的時候目光卻充滿了濃濃的溫柔,哪裡還有之前大姐大時的囂張跋扈呢?

楚紅聞言,也是一臉深情,笑道:「這還不算什麼,他做的壞事兒可比這個多了多了。」

天心聞言明眸一亮,激動的笑道:「楚紅妹子,你再給我講講,我倒是很喜歡聽這些故事!」

這邊相談甚歡。

可胡青雲卻被直接激怒了,盯著天原勝眼神瘋狂的咆哮道:「天原勝,你是不是真的要跟老夫動手?」

林逸打了勝仗,天原勝這心裡自然高興的很,當即淡淡的笑道:「不是我要跟胡兄你動手啊!而是胡兄你自己要跟我動手,要跟我整個天諭書院動手啊!」 「不錯,今天上這殺戮台也是你們自願的。」

「可不是,你們打傷我們書院的學生,我們可曾說過什麼?」

「現在,你的兒子被打死了就接受不了?」

一名名長老見狀,也紛紛上前一步,釋放出了恐怖的氣息,宛如十幾尊魔神一般直接擋在了林逸的面前。

天諭書院的團結一致,那可是眾所周知的。

再加上現在的林逸那可是天諭書院的大英雄啊!

如果不是林逸出手,今天天諭書院還不知道要丟多大的面子呢。

這群長老怎麼願意看著自己的寶貝被人欺負呢?

此時,十幾名長老的氣息轟然爆發出來,瞬間就讓暴跳如雷的胡青雲冷靜了下去。

他們今天前來,憑藉的就是胡天,以至於並沒有帶多少強者來,如何能夠擋住天諭書院這麼多長老的攻擊呢?

再說了,就算是他們胡家的高手都到齊了也不可能憑藉一家之力撼動整個天諭書院啊!

「家主,事不可為,我們先回去問問老太爺吧!」

一名長老湊近胡青雲的耳邊小聲說道。

雖然他的聲音很小,可在場眾人那都是修士,聽力可都超級恐怖的,自然聽的一清二楚。

「是啊家主,一切回去再從長計議吧!」

儒神在上 「可不是,本來切磋就有風險的,我們先把少爺帶回去安葬了吧!」

一名名長老紛紛上前好聲勸說到,現在眾人還真是有幾分害怕胡青雲犯糊塗了,要跟天諭書院的一眾強者拚命了。

聽著眾人的勸說,胡青雲的心裡泛起了一股股濃濃的無力之感。

本來他們萬眾一心都不是天諭書院的對手,更不用說現在,這些長老顯然都慫了,此時上去拚命,等待他們的恐怕只有死亡了。

足足深吸了好幾口氣,胡青雲才把心頭的怒火壓下去,看著天原勝無比怨毒的吼道:「天原勝我的兩個兒子都死在他手裡,我是一定要殺他的,除非你能夠二十四小時跟在他的身邊。」

「呵呵,以後的事誰知道呢。」

天原勝呵呵一笑,打了個馬虎,冷笑道。

「我們走!從今天開始,胡家子弟二十四小時監控西仙源,只要林逸離開,馬上稟報!」

胡青雲咬著槽牙,沉聲怒吼道。

「是!」

眾人一聽,紛紛恭敬行禮說道。

「呵呵,這就要走了啊?」

正當所有人都齊刷刷的鬆了一口氣的時候,林逸輕飄飄的聲音卻驟然響起。

「唰唰!」

瞬間。

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第一時間落在了林逸的身上。

「我記得剛剛胡天可是囂張的很啊!這樣好了,今天我也不為難你們,胡家前來的年輕一輩強者想要離開可以,可只能二選一,要嘛跪下,要嘛跟我一戰!」

林逸冷漠的獰笑道。

「轟!!!」

人群瞬間炸開鍋了。

「林逸,你不要太囂張了!」

作繭自縛,孽緣 「不錯,你殺我家少主,我等不跟你計較,已經是開恩了,難道你真的要找死不成?」

一名名胡家的長老此時也都怒了,紛紛瞪大了眼睛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死了一個胡天,說實話,這些長老並沒有太多的難過,畢竟這胡天又不是他們的兒子,而且,在沒有被關押起來的時候,胡天可是得罪了不少人,十足的就是一個熊孩子。

他出事兒了沒有人會放在心上,可現在不同了,林逸的一句話,卻把整個胡家的年輕一輩都包括在其中了。

這次,能夠有資格跟著眾人一起前來的,可都是諸位長老的子孫,也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天才,隨便折損一個,那也是無法彌補的損失啊!

眾人如何能夠接受呢?

林逸見狀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整個人便宛如幽靈一般直接飛到了胡家一眾強者面前,冷漠的獰笑道:「我林逸做人從來就是這麼簡單,你怎麼樣我就怎麼樣,剛剛胡天是怎麼叫囂,怎麼嘲諷我們天諭書院的?今天,要嘛一戰,要嘛跪下滾蛋!」

「轟!!!」

胡青雲的可怕氣息轟然炸出,使得他整個人宛如一條恐怖到了極點的巨龍一般,死死的盯著林逸怒吼道:「你真的想死不成?」

「你殺不了我!」

林逸抿嘴,鄙夷的嘲諷道,這話倒是沒有吹牛的成分,他的實力本來就恐怖到了極點,再加上現在有宣花板斧的加持,完全可以保證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若是動用他剛剛修行的紅蓮業火的話,林逸有信心斬了這胡青雲。

「你……」

胡青雲簡直要瘋了,他可是胡家的家主,可現在區區一個天命之境的小子,竟然敢在他的面前蹦躂,這簡直就像是一隻螻蟻在一頭巨龍面前蹦躂一般。

可偏偏,胡青雲現在還不敢動手,一旦他對林逸動手的話,天原勝以及書院的諸多長老恐怕都不會放過他的。

「胡家主,年輕一輩中的挑戰本就稀鬆平常,如果實在不敢應戰,低頭認個錯就好了嘛!咱們都是長者,實在沒有必要參與其中啊!」

天原勝上前一步淡淡的笑道。

「可不是,之前胡天挑戰我們書院的子弟,我們也沒有攔著啊!」

「就是,總不能只准你們胡家挑戰別人,不能別人挑戰你們胡家吧!」

「就是,如果連這個膽子都沒有,我看還是不要修行好了,直接滾回去等死吧!」

一名名書院的學生也忍不住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剛剛他們被欺負的多慘啊!

天空地下城 在胡天的口中,他們簡直就是豬狗不如的東西了,現在有機會,他們自然不會放過胡家等人。

「要不這樣好了,你們這一群廢物一起上啊?」

林逸咧嘴大笑了起來。

「什麼?一起上?」

胡家年輕一輩的強者神情一怔,隨後個個腦袋都彷彿要炸開一般。

欺人太甚!

這簡直就是沒有把他們所有人放在眼裡的意思啊!

「林逸,你休要狂妄,我胡強來戰你!」

一名壯漢咬著槽牙,瞪著眼珠子,凶神惡煞的走了上來。

「唰!」

林逸身形一晃沖了上去。

「給老子去死!」

星際大頭條 那名壯漢齜牙咧嘴,發出到道道宛如驚雷一般的咆哮,而後雙臂狠狠的朝著林逸砸了過去,猶如發狂的大猩猩一般。 可下一秒,胡強卻愣住了。

因為林逸竟然消失不見了。

「你這樣的廢物也敢跟我動手?」

林逸鄙夷的冷笑,在胡強的耳邊驟然響起。

「不好!」

胡強面色大變,拳頭幾乎本能的朝著背後砸了過去。

林逸一看,嘴角噙著一抹不屑的冷笑,白凈的手掌緩緩抬了起來。

「砰!」

一聲炸響,胡強那有砂鍋一般大小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林逸的掌心上。

隨後,白凈的五指緩緩落下,直接緊緊的抓住了胡強的拳頭。

「該死!」

胡強面色驟變,只感覺自己的拳頭彷彿被要被擠壓成肉泥了一般痛苦,筋骨都被林逸可怕的力量捏的錯位起來,那種痛苦,簡直無法言喻,使得胡強忍不住揚天發出了一聲歇斯底里的怒吼。

這可怕的吼聲,頓時把周圍的胡家子弟嚇的面色一變。

「嘎吱吱!!!」

一道道讓人牙齒酸倒的聲音也不斷的從林逸的手掌中傳來。

「我的手,我的手啊!」

痛的滿頭大汗的胡強痛苦萬分的咆哮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