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吃過午飯回來后,田枸帶著遊戲廳的眾人繼續開始幫陸小白工作。

田枸看到陸小白放在桌子上閑放了一上午的白紙,就在自己出去的這一會兒就記上了東西,順手就拿了起來,看清上面的內容后,田苟低聲驚呼道:「冰茶!?」

聽到田枸高八度的聲音,陸小白抬頭看著他,有些奇怪的看著他。

看到陸小白疑惑的眼神,田苟坐到陸小白的旁邊,低聲解釋道:「陸先生你可能不知道,這個冰茶自公元歷2018年開始,就算是森之城的名人了。」

田苟的話讓陸小白有了興趣,跟對面的面試者說了聲抱歉后,陸小白暫停了面試,示意田枸講下去。

田枸露出回憶的神色,娓娓道:「那年森之城的副將軍還沒上山為匪,周邊森林大大小小的土匪勢力有很多,其中最有名的一個勢力叫做賽泵,寨主是時停界人,手下卻有不少地球人。雖然寨子小人也少,但寨子里個個都是不要命的傢伙。將軍下令清繳了幾次,都沒徹底把他們解決掉。」

「後來有一天,冰茶在森林裡,那時候他應該是剛剛升到lv.5。正好碰見賽泵的手下在肆無忌憚的屠殺護林人。」

「說起來那家護林人,一家老小都住在林子里,和周遭的精怪也向來和睦,不知怎麼的,家裡的小女兒就被那個寨主盯上了,一直得不到,於是那個混蛋就對下面人說『寧死不從?那就一家都去死『。」

「那天,一家七口人,全死在了冰茶麵前。」

「那個時候,冰茶這個十幾歲的毛小子也不知道哪來的魄力,當場就把那幾個土匪給殺了。」

「結果還沒等賽泵的人找他,他就自己找上門,送死去了。之後但凡賽泵的人落單,或者寨子空虛,都會遇到一個不要命的瘋子。」

「就那一個月,冰茶從鳳凰神殿里走出來五次,也就是說在那一個月的時間裡,這小子被殺了五次。可是每次復活它都直奔賽泵。」

「一個月的時間,寨子里的地球人,全部被他殺到只剩下最後一條命,時停界的,全部被廢掉了作為男人的尊嚴,至於那個寨主,也死得不能再死了。」

「或許是這件事引起的轟動太大,那之後森之城、三邊城和海城,南三城三位城主聯合下令,不惜一切代價清繳森之城周邊匪寇。一直到現在,森之城到三邊城的森林裡,除了原先副將軍拉起來的那隻土匪隊伍,再沒有出現一隻有名有姓的土匪軍隊。」

聽完田枸的話,陸小白不假思索道:「就他了。」

看到陸小白如此果決的選定了冰茶,田苟有些不明白,「七天的時間,肯定會有很多其它城市的強者慕名而來,雖然冰茶的名氣很大,但展現出來的實力在同級面前並不算拔尖,陸先生你不再考慮考慮?」

陸小白將那張記載了冰茶信息的白紙收進背包中,對田苟解釋道:「選隊友這件事,是很嚴肅的。」

「如果只是一味地尋找夠強的人,不考慮人的性格、習慣,那這個隊伍不可能走的遠的。」

「就好像獵荒小隊,每個人各司其職,戰鬥起來就像一座精密的軍工儀器,不止他們行動時候舒服,旁觀的人看著也舒服。」

「什麼都可以磨合,但本性不行,敢為了一個陌生世界的陌生人,搭上五條命,這樣的人,這一點,就足夠了。」

田苟看著柔柔笑著的陸小白,依然不太理解,但不得不說,陸先生認真時候的側臉,真他娘的好看。 姜敏也不知道自己出門之後要去哪裡,由他載著,跟著他走,因為她現在頭疼得厲害。

「金先生。」一個男人走了過來,「還是原來的地方?」男人是這裡的老闆,復古典雅的酒吧就是他的傑作。這裡沒有重金屬的撞擊和對情緒的強迫,很清靜。人流也不是很大,大家都安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偶爾有幾場關於酒的表演,她看不懂。

「不用了,就在吧台,今天,朋友一起來的。」他回身攬住她的肩膀往前推,音樂的力量擠掉了姜敏心裡的畏懼。

「為什麼要來這?」姜敏接過果盤,問他。

「這裡不會有人注視著你。」

她不驚訝於對方為什麼會看清自己的想法,只想著解決那件事。最近的夢境已經要把她逼瘋,她本就多夢,壓抑的情緒只會加重可怕的記憶。至於夢裡會不會有他,反正她不敢抬頭對著他。

「金先生,我們該怎麼解決那件事……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好嗎?」彼此的生活,都不該被打亂。

然而,金澤玉並不認同她的看法:「我並不這麼認為。任何事的發生都會有原因和結果在,你我不會無緣無故湊到一張床上。你也知道,我現在的身份難免有人覬覦,我擔心,你身後有什麼人。」

姜敏心裡沒了底,沒想到他會重視這件事。「那、你想怎麼解決?」該不會是讓她負責、或者給她安個什麼罪名吧……

「這裡面有些你不知道東西,我要調查清楚的。」

「但不要打擾我的生活,可以嗎?」像他那樣的人,難免有些勾心鬥角的事情。

「不會,我做事有分寸。」

這件事就像突如其來的災難一般,把她擊得只剩一副空殼。她心裡滿是痛苦,只能自己安靜地消化。其他的小事也是如此處理,而她也早已忘記向別人求助是什麼滋味。金幸之從不問她,因為她會把做完的結果告訴他。她不想戀人擔心。

也許真的是她太固執了,把自己包裹成一個堅固的圓,看起來堅硬,其實是自己無法從內部衝破。

沒辦法,她不懂如何走出那一步。

那天早上,她在痛苦中醒來,像一個孩子似的哭聲把自己吵醒的。那一瞬間,她近乎絕望,但只能接受現實。

晚上,又是一個夢。夢多到她噁心,多到她想撞牆自殺。她恨死這些夢了。夢裡她多了一隻眼睛,橫在眉心。她溫柔地去捂住它,到後來狠狠地用力想要戳爛它。那東西在告訴她:她不是一個正常人,總是有一些不同於常人的東西!她好恨,氣到發抖。

目光一轉,一個孩子呱呱墜地,不該在任何人面前露面的孩子。她驚慌地想要捂住他,可所有人都知道了,都在指責她。

她曾自詡不怕別人的看法,可這個夢表明,她仍舊做不到。

醒來之後,氣憤依然存在著。夢都在譴責著她的不正常,她的可悲。那個夢還存在著餘溫的時候,她居然伸手摸了摸額頭。

那隻眼睛的裂口,生生地扎在她身上。她再也睡不下去,一直坐到天亮。

前幾天要去醫院看醫生的事情被耽誤了,今天就是個不錯的機會。在醫院大廳等著的時候,她反思自己,明明不高興,還要強裝著無事發生去面對這個世界,面對傷害自己的人。腦子裡當然會不舒服,那個夢只是在反抗而已。

她啊,就是想得太多,腦子太亂了。

斜上方的電子屏幕上出現了她的名字,看了兩次才敢動身。

「上次同房距今天多久?」

「三、三天!」她坐直了身子,決定不再掩藏。

「三天還太短,查不出什麼。」

「不只是會不會懷孕。我怕,感染婦科疾病什麼的。而且,下面太痛了,我都懷疑是不是在流血,或者黃體破裂什麼的?」

醫生見她不依不饒,放下手裡的東西:「看來你並沒有多少經驗,所以害怕是嗎?放心吧,那些東西不會對你造成實質性損害的,不過你可以去檢查一下,我來安排。」

「謝謝醫生。那我現在能吃避孕藥嗎?我不想懷孕。」

「現在吃已經沒用了,要事前吃才行。現在吃還有可能導致胎兒畸形。」

最終姜敏拿了些塗抹的藥膏回家了,醫生根據她身上的傷開的。

幸好,第二天是周六,姜敏裹著厚厚的被子休息了兩天。她滿血復活地從床上跳下來,彷彿看到了希望,想大聲告訴自己「那也不過如此,其實世界的一切都沒有變,只是她的心態罷了」。不知道多少次,還要用這種觀點提醒自己。「沒辦法,誰讓我是自己要相處一輩子的人?」

手機里不間斷彈出的信息晃了她的眼睛,該怎麼辦?怎麼和男朋友交代呢?

「喂,幸之——」聲音盡量正常,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蹊蹺。

「還生氣嗎?」他得意洋洋的聲音里,滿是幻想著她要撲過來的傲嬌。「今天晚上,我訂了房間。」

姜敏應該高興,可她還是遲疑了一會,讓他察覺到端倪。

「你怎麼了?聽起來不太高興是嗎?」她很少不高興,有什麼事自己會消化掉。

「沒有,你把地址發給我,我們見面再聊嘛。」

到了約定的時間,他們就坐在經常去的咖啡館里,姜敏不喜歡喝咖啡,為了保持身材,偶爾喝一杯黑咖啡。今天跟著金幸之點了相同的咖啡,獃滯地雙手捧著咖啡放空眼神。

「喝不下就別喝了,看你晃了好久了。」她放下勺子,仍然心不在焉。「你怎麼了?在想些什麼?」

「我不想瞞你。」

「怎麼了?」

安靜了許久,姜敏不會跟他提條件才會講,畢竟他是無辜的,而自己,才是可能傷害對方的人。「對不起,我……我也不清楚到底怎麼一回事,我……」

「到底怎麼?我在聽著,你好好說。」

「我好像……被人、強了。之所以說強,是因為我也不知道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而我……我……」 亡靈族除了喜歡吸取死亡之氣,陰氣也是他們主要的食物來源。

梵婭跟小蘭是女性,身體中蘊含極強的純陰之氣,才將四名亡靈族吸引過來。

至於柳無邪,身軀中至剛至陽之氣,讓亡靈族跟不舒服。

亡靈族的剋星,就是陽剛之氣。

「滾開!」

柳無邪一聲咆哮,聲音猶如滾滾雷潮,形成恐怖的漣漪,朝四名亡靈族涌去。

強橫的漣漪,讓四名亡靈族往後退了一步。

隨即!

虛空中瀰漫無盡的死亡之氣,朝他們三個籠罩而下。

「你們退後!」

梵婭她們是精靈族,肉身遠不及自己強大,沾染這些死亡之氣,很有可能身體腐爛,變成一具骷髏。

亡靈族跟無面族一樣,他們不允許精靈族存在。

精靈族有一門大光明魔法術,對亡靈族有極大的剋制,可是梵婭並不懂得修鍊。

因為大光明魔法術已經失傳了。

四名亡靈族一步步逼近,看來只有殺了柳無邪,才能吸取她們兩人體內的純陰之氣。

「你,死!」

亡靈族說話非常的簡單,基本都是幾個字連城一句話。

說完!

一股駭然的陰氣夾雜著死亡氣息,如同一座囚籠,朝柳無邪籠罩而下。

周圍的花草樹木,瞬間枯萎下去,它們承受不住死亡之氣的侵蝕。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冷笑,吞天神鼎悄然祭出,將所有的死亡之氣還有陰氣全部吞噬一空。

他原本就領悟了大死亡術,可以瞬間剝奪對手的壽命。

因為死亡之氣遠遠不夠,大死亡法術一直無法凝練出來。

亡靈族前來,倒是讓柳無邪找到一條捷徑,可以獵殺大批的亡靈族,凝練出來大死亡法術。

獵殺無面族,可以修鍊大詛咒法術。

殺死亡靈族,可以修鍊大死亡法術。

四名亡靈族臉色驟變,原本就慘白的面孔,變得更加慘白了,毫無一點血色。

「你竟然能吸收死亡之氣!」

這次竟然說出這麼長的一段話,很不簡單。

正常人吸收死亡之氣,對身體有極大的傷害。

就算是混元境,吸收死亡之氣后,都會想盡一切辦法將其清除出去。

柳無邪倒好,不僅不懼怕,還將其吸收煉化,讓四名亡靈族眉宇緊鎖。

「殺了他!」

右側一名亡靈族開口說話了,他們不允許柳無邪活在這個世界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