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Daniel:「事實就擺在眼前,我不想說違心的話,嘿嘿…」

李亞感覺當頭一棒,扎心了:「笑個屁,看你這護犢子的樣是巴不得讓全校的人都知道你看上人家秦齊了吧!」

Daniel慌忙捂住李亞的嘴,看了看走廊四周:「你要死啊!小聲點!等下被別人聽見了!」

李亞掰開Daniel的手:「你表現得這麼露骨,我不說,早晚有一天被發現別人也會說!還有,我勸你還是趁早放棄這個想法,人家秦齊是個百分百直男,不會喜歡你的」

Daniel眉頭微皺:「你憑什麼一口咬定他就是直男?」

李亞:「嘖嘖嘖,你還不信,我告訴你,我曾經有一個朋友就和你一樣被他迷得暈頭轉向,最後還不是以悲劇告終」

Daniel:「怎麼說?」

李亞:「其實我這個朋友你也見過,就上次我們在新華書店碰見過」

Daniel回想起那個手掌纏著繃帶的不羈少年:「他?孫仲千?你說他是……」

李亞:「對!他喜歡男生,看不出來吧,我當初也沒看出來,被蒙在鼓裡好一會兒」

Daniel:「他也喜歡秦齊?」

李亞:「嗯,那時候秦齊好像在讀初三第二學期吧,具體時間我也不大記得了,孫仲千那個大傻子放學后拉著我去壯膽,他買了一大束玫瑰花堵在秦齊回家的路上,看到秦齊走過來,他跑過去沒有任何鋪墊,劈頭蓋臉直接就跟秦齊告白,秦齊當場就懵了,回過神來秒拒,說自己不喜歡男生,但是理解他,請他另找他人。

孫仲千回去后先是傷心欲絕,想到秦齊那張比女人還標緻的臉,孫仲千還是死都不信他是直的,暗地裡跟蹤調查沒發現什麼端倪之後又不甘心,最後叫三個『同道中人(都是基友)『幫他去驗證,那三個也和孫仲千一樣是個傻子,把秦齊圍堵在一個死胡同里,看見他俊俏清秀的模樣以為人家很好欺負,還毛手毛腳的,氣得秦齊當時幾秒就把他們全給干趴下了,狠揍了好一會兒,揍得他們在醫院躺了三個月才勉強能下床,把當時在樹上查看戰況的孫仲千嚇得臉青一陣白一陣……」 葉浪,居然真的伸出手給了王行達一巴掌。

王行達那可是他們在學校的頂頭上司啊,就算葉浪未來能當教師,當什麼教研組組長,可那也只不過是學校的普通職工。

人家王行達,再怎麼說也算是學校領導階層的。

不敢想,不敢想啊……

葉浪看到邱曉月還站在旁邊發愣,他微微一笑,對邱曉月繼續說:「還愣著幹什麼啊邱經理,快點的,報了仇,我們還有事情要做呢。」

邱曉月終究只是個年紀不大的小姑娘,聽到葉浪這麼說,她便低聲道:「算了吧,只要她對我說聲對不起就行了。」

葉浪點點頭,很是讚賞的順著邱曉月望了眼,微笑著說:「嗯,得饒人處且饒人,看來歐陽青松先生,在選取人才這方面,還是獨具慧眼的啊。」

這個女人哪裡還敢再多說狠話?

自己先將老公拉出來。

結果老公被開除了。

緊接著將老王拉出來,現在老王被打成了渣渣。

就連老王叫來的霸王閣的人,居然也被眼前這個保安抽了一耳光。

「我道歉,邱小姐,我道歉,我錯了,我這次真的錯了。求你們別打了,我們知道錯了!」女人終於知錯,急忙對著正在動手打王朝虎的王行達大聲喊道。

王行達雙眉緊皺,他現在只聽葉浪的命令。

「好了王部長,剛才一時氣急,實在抱歉了。」葉浪走過去,將王行達拉住,象徵性的道歉。然後,湊到王行達耳邊,低聲說:「這傢伙說你打著霸王閣的名號收他當小弟,呵呵,王部長,你應該明白我為什麼打你了吧?」

這話,讓王行達差點感激的沒跪在地上給葉浪磕頭。

明明是自己做錯了事情,現在葉浪居然為了給點面子,當著這麼多人給他道歉,他能不感動嗎?

最關鍵的是,葉浪打自己,那也是為了自己好啊。

如果真的按照王朝虎所說的,他這個部長,今天不挨打,在學校肯定是當不下去了。但是挨了打,那就是兩種概念了。

最多,自己灰溜溜的離開,絲毫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自然也不會將事情鬧得更大了。

「秦老弟,瞧您這話說的,嘿嘿,這都是我有眼無珠,自找的麻煩。嗯,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去吧。」葉浪說完,然後對旁邊邱曉月笑著說:「好了,我們忙我們的吧。」

邱曉月急忙點頭,可就在這時,餐廳左側角落裡,傳來一聲中年男子憨厚的笑聲:「哈哈,果然是銀熊出少年啊,葉老弟,不知道能不能賞個臉,咱兄弟兩個人聊幾句哈?」

葉浪其實早就發現了坐在角落裡看熱鬧的歐陽青松。

現在聽到對方的喊聲,葉浪不由得轉身笑著說:「我說你這老東西可真夠沉得住氣啊,眼瞅著這邊事情越鬧越大,你讓保安過來,居然都不知道勸勸。」

「哈哈,我要是出手了,怎麼能彰顯您葉老弟的實力呢?好了好了,快點過來吧,好酒好菜都預備好了,你要是不過來,我今天中午可要絕食了哈。」歐陽青松穿著短袖短褲,一頭的自然卷,看上去就像是剛從理髮館出來一樣。

葉浪之前倒是對歐陽青松獨具好感,反正總感覺這傢伙長得挺喜慶的。

現在看到他本人,葉浪覺得自己不過去說幾句話,還真有點說不過去。

來到歐陽青松旁邊,葉浪對其微微一笑道:「歐陽先生,您最近沒站在桌子裡面嗎?」

一聽葉浪這麼說,歐陽青松更加開心了。

直接抓著葉浪的手,開懷笑道:「哈哈,你小子,看來沒少關注那個小黑胖子啊!」

「歐陽先生別鬧,我關注的一直都是你。」說著,葉浪坐在椅子上。

歐陽青松端起一杯白酒,遞給葉浪的同時直言道:「嘗嘗看,我們農場自己釀造的白酒,一般人我可捨不得給他。」

葉浪倒是沒有直接接過來,而是對旁邊李大牛大聲問:「隊長,我能不能嘗嘗?」

李大牛聽到這話,差點沒氣死。

「老大啊,您就別欺負我了行嗎?今天出行,可都是您說了算的。」李大牛直言道。

葉浪咧開嘴笑了笑,然後對李大牛一字一句說:「你是隊長,是我的領導,現在工作期間我要是不經過你的同意喝酒,到時候你扣我工資怎麼辦?」

李大牛忽然變得激動起來了,手指著葉浪大聲道:「老大,你要是再這麼說,我回去之後立即辭職你相信嗎?」

葉浪哈哈大笑,對歐陽青松問:「歐陽先生,能不能將這白酒給我幾個兄弟都來幾杯啊?」

「哈哈,這還用問嗎?總不能你喝著,他們看著吧?」說完,歐陽青松對著李大牛等人揮手笑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哈?來來,都過來嘗嘗啊。」

李大牛忙點頭答應,對旁邊小王和小李說:「快點的,歐陽先生的酒一般人可真喝不到的。」

與歐陽青松對飲了幾杯,葉浪便帶著幾分歉意笑道:「歐陽先生,實在是抱歉的很,我這邊還有點事情,等我忙完了,改天我請你。」

「這可不敢當哈,我和你們紫禁國際的李校長也算是老朋友了,你們學校這次團建的事情,我也是鉚足了精神。本來還害怕這期間出什麼意外的,今天見你這樣的少年英雄在紫禁國際屈才當保安,我想我的擔心是多餘得了。」歐陽青松笑著說。

「客氣了,什麼少年英雄啊,就是個愣頭青。」葉浪自嘲的說了句。

「可我就喜歡你這樣的愣頭青,去吧,忙完了改天我請你,到時候你來我農場,我給你弄一隻烤全駝。」歐陽青松嘿嘿笑道。

一聽到烤全駝,葉浪立即想起在弧邦國吃的那隻駱駝。

想想,他還是選擇了搖頭:「算了吧,烤全羊還差不多,烤全駝,我承受不起。」

「好說,這到時候我們可以商量的。」

兩個人寒暄了幾句,葉浪便重新帶著李大牛等人前去查看沒有看完的場地。

時間分秒流逝,轉眼便是下午六點多鐘。 第一百一十章你腰不行……

Daniel:「這麼誇張的嗎?」

李亞:「我已經說得很輕描淡寫了」

Daniel:「什麼?輕描淡寫?畫畫寫字跟秦齊揍人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李亞白眼快要翻出天際:「兄弟,我求求你把漢語學好成嗎?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不懂就去查字典!」

Daniel:「哦…」說完又繼續盯著秦齊,

李亞舉起手拍Daniel的後腦勺:「還在這執迷不悟!我剛剛說這麼多,你當我在放屁啊?」

Daniel捂住被打的頭:「你幹什麼?!」

李亞:「你還問我幹什麼?你想幹什麼?別告訴我你要去跟秦齊告白?」

Daniel頓了頓:「……這個,我還沒想好」,腦海里忽然浮現肖瀾的笑臉,Daniel皺緊了眉頭,

李亞看Daniel心煩意亂的模樣安慰道:「你也別太擔心,到時我會盡全力幫你的!」

Daniel笑了:「謝謝」

陸洋在1000米跑道終點記錄分數的時候抬頭看見樓上的Daniel正熱切地注視著秦齊的一舉一動,和旁邊那群女生的表情幾乎一模一樣,陸洋忍不住犯嘀咕:「我這還沒放手就被這麼多人虎視眈眈,真是個妖精!!!氣死我了!!」

劉力:「陸洋,陸洋,陸洋!!你發什麼呆?」

陸洋:「奧,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劉力:「就差一分鐘仰卧起坐的考核了,你注意力集中點,弄完咱們就早點回家」

體育老師吹哨子讓大家集合:「同學們!最後一項考核一分鐘仰卧起坐是加分項,優秀的同學可以往上加10分,但是動作一定要標準」

零零散散的回聲:「老師要多標準?」

「有動作可以參考嗎?」

「對啊,我們有些女生都不知道怎麼做」

體育老師看大家都在發言,看了一眼劉力他們三個:「秦齊,陸洋,你們倆上來示範給同學們看」

他們倆從隊伍中間走到前面,陸洋小聲問秦齊:「我按腳踝還是你按?」

秦齊小聲地調侃:「你來按,我來做吧,你腰不行…」

陸洋嗔怒:「嘖,你說誰腰不行!」

秦齊:「噓,小聲點!等下被同學聽見了我可不負責」

體育老師:「你們準備好了嗎?」

秦齊和陸洋看著體育老師:「準備好了」

陸洋把墊子鋪在草地上,蹲下來按住秦齊的腳踝,體育老師拿著計時器吹哨:「好,預備,開始!」

同學們不約而同地數數:「1,2,,3,4,5,…….20,21,….40….56…68……70,71,72,73…..75,76!」秦齊每一次仰卧起坐靠近陸洋的臉時都直勾勾盯著陸洋的眼睛,嘴角還帶著不易察覺的魅笑,剛開始陸洋還能直視他,到後面實在受不了秦齊的撩撥乾脆把臉偏向一邊,

體育老師吹哨:「OK,時間到!秦齊同學一分鐘76個,非常不錯!我希望等下有同學能超過他」

「怎麼可能,最多做60多個就了不起了」

「天哪!秦齊真厲害!」

「不愧是黑帶!佩服!」

「他好帥啊,我越來越喜歡了怎麼辦?!!」

……..

同學們的議論聲不絕於耳,體育老師:「兩位同學辛苦了!記住秦齊和陸洋同學剛剛示範的,兩個人一組,分成四列,劉力、秦齊、陸洋你們幫忙記錄數據,現在分組開始!」

秦齊走到陸洋旁邊:「剛剛我做得怎麼樣?」

陸洋翻開記錄本:「還行」

秦齊悄悄地湊近問:「我這個男朋友沒讓你失望吧?」

陸洋刷地耳根通紅:「嘖!說什麼鬼!快去幫老師!」

秦齊見陸洋惱羞成怒的模樣開心極了,露出一口大白牙,

陸洋看著組隊的同學站到自己面前:「你們準備好了?」

「嗯」

幫助體育老師測試完后,陸洋和秦齊以及班上男同學一起去學校浴室洗澡,兩人換完衣服走到門口,看見Daniel站在不遠處的樹下等著他們,

陸洋皺眉:「你約的?」

秦齊笑著招手向Daniel打招呼,對陸洋說:「我還以為是你約的」

Daniel迎面走了過來:「陸洋秦齊,好久不見!」

陸洋點頭:「嗯,今天怎麼有時間來找我們?你這大模特不用去拍攝嗎?」

Daniel:「快期末了,經紀人暫時沒幫我接案子了,所以現在除了上課其他時間很自由。秦齊,我可以單獨和你聊聊嗎?」

秦齊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陸洋的表情,笑著對Daniel說:「嗯……可以,當然可以」

陸洋:「行,那你們聊,秦齊,我在車上等你」

Daniel:「那個……陸洋,不好意思,我們可能需要一點時間,所以,你能不能先回去?」

秦齊看著Daniel:「什麼話要……..」

陸洋:「好吧,那我先自己回去了,再見」說完轉身離去,沒有看秦齊的眼睛,

秦齊:「哎!陸洋……」想要追上去,被Daniel拉住,見陸洋很快走遠,秦齊轉身問Daniel:「你今天是怎麼了?有什麼話不能當著陸洋的面說嗎?還要讓他先走」

Daniel:「你這麼在乎他?」

秦齊:「當然在乎,他是我(男朋友)……好朋友好兄弟」

Daniel:「那我不是你朋友嗎?」

秦齊:「你當然也是……但是你們不一樣,總之……說了你也不懂」

Daniel看著秦齊沒有說話:「.……」

秦齊:「好啦,現在人也走了,說吧,有什麼國家機密要和我說?」

Daniel看了看四周過往的同學:「這個地方不方便,咱們換個地方說吧」

滴車在Daniel家別墅門口緩緩停下,

秦齊打開車門:「這是……?」

Daniel一邊按密碼和指紋:「我家,進來吧」

秦齊:「你說換個地方就是來你家?」

Daniel:「嗯,隨便坐」

秦齊站在別墅正中央,看著中歐混合式風格的客廳:「你家的裝修設計我挺喜歡,有個性!」

Daniel端著果盤和咖啡走到客廳:「喜歡的話,我可以把設計圖送給你,重新給你設計一份也OK」

秦齊驚訝道:「這是你設計的?」

Daniel笑著回答:「嗯,正是本人」

秦齊放下書包,對秦齊豎起大拇指:「不錯!cool!哪天等我想好了,我再來找你這個設計師」,說著端起咖啡嘗了一口:「嗯,你泡的咖啡還不錯,不過我還是更喜歡陸洋泡的口味」

Daniel:「……」

秦齊坐在沙發上,看著Daniel不緊不慢品嘗著手裡的咖啡,一直在等他開口,但是Daniel好像沒什麼反應。Daniel此時表面上雖然波瀾不驚,但是內心其實已經掀起驚濤駭浪了,緊張得不得了,

三分鐘過去了,客廳安靜異常,兩個人就這樣干坐著,Daniel還是沒有要開口說的跡象,

秦齊:「你剛剛不是有話要對我說嗎?是沒準備好還是現在突然不想說了,如果是這樣那等你準備好了再找我吧,我先回去了」說完站起身,

「等等!等一下!」Daniel站了起來,走到秦齊面前,

秦齊:「你怎麼了?今天為什麼這麼反常?」

Daniel深吸了一口氣:「這件事情,我不知道怎麼和你說,但是現在唯一能幫我確認的人只有你了」

秦齊不解地看著Daniel:「……」

Daniel看著秦齊的眼睛:「你相信我嗎?」

秦齊轉了轉眼珠:「相信啊」

Daniel:「那等下不管我做什麼,你什麼都不要問,什麼都不要說,就這樣站著就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