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0

又是一陣怒吼,僅僅是這一下,他的鬼氣就已經被劈散了一半。

“你…..這不是幻境,你好狠!”

那位朝着我就是一陣怒吼。

“我後面還有四道雷,我給你一個機會,認輸,或者魂飛魄散!”

按照他現在這個程度,我最多還只需要兩道天雷,就可以劈的他生活不能自理,但是我並不願意這麼做,雖然不是我自己造的雷,但是每引一個下來,也是需要真元做成本的。

我後面還有那麼多戰鬥要打呢,真元什麼的,能夠節省一點是一點,浪費可恥啊!

“我認輸,我認輸!”

這傢伙看着我,就是一陣的恐懼。

認輸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就他現在這種情況,被我成功鎮魂住,簡直跑都沒法跑,天雷一劈,就是一個準頭!

這傢伙認輸了,我的排名也是一陣的上漲,成功的達到了第三十名的程度。

重生南非當警察 “這..這是真的,不是幻術…”

“我怎麼感覺,他道術的實力,比鬼術還要強?”

“臥槽,真的有道術和鬼術雙修的強者,簡直要逆天…怪不得敢在五十名的時候,發起復活戰!”

“你們說,他不會是衝着第一名去的吧?”

(本章完) “有可能!”

“很有可能啊!”

是不是衝着第一名去的?我當然是衝着第一名去的,至於到底能不能得到第一名,我就只能說呵呵了,我也不知打,打過再說。

成功的挺進了前三十名,我直接超越了接近二十個名詞,這一場下來,讓我的知名度,還有支持率,都是大幅度的提高,基本上大家都已經認識我了,並且在下面讓我繼續打的歡呼聲,簡直是一浪高過一浪。

所有的人,都崇拜強者,大家都願意看到,別人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在我這裏,也是一樣。

自己不能復活戰朝前挺進二十名,但是能夠親眼看到一個人在復活戰裏面,挺進二十名,三十名,乃至是四十名,在未來,也會死一個相當能夠吹噓的事情了。

“你還要繼續戰鬥麼?”

林青藤再一次對着我問道。

“當然,我的目標不會僅限於此!”

場上的氣氛,再一次達到了沸騰的制高點。

我的運氣似乎又開始爆發了,下一個,二十九名,也是個受傷的孩子,他看到了我的強勢,居然直接認輸,不和我打了。

對他來說,不跟我打,並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最多也就是掉一個排名,自己仍然是在前三十名之內。

一時之間,我的氣勢再一次提升。

二十九名沒有跟我打,沒關係,大家再次把眼光放到了二十八名,二十八名雖然是完好無損,但是他居然也避戰了,他避戰的理由居然是,今天自己身體不適。

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僅僅是個扯淡,這小子在之前還打過兩三場呢,怎麼到這裏就身體不適了呢?

他們的避戰,並不能對我造成損失,只能讓我的聲望越來越高,場下的歡呼聲,也是越來越高,這就形成了一個怪圈。

下面的歡呼聲越來越高,對下一位選手的壓力就越來越大,我居然就這樣一路橫衝直撞,一個人都沒有打,就直接晉級到了二十三名了。

在大家看來,這簡直就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情,就連我自己也是這麼認爲。

“誰還來戰?”

我站在場地上,一聲怒吼。

就這麼一會的時間,場下的觀衆的支持,讓我整個人的狀態,都到達了巔峯,這種巔峯雖然只是心態上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對我的身體狀況,居然也出現了增幅。

我的真元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恢復到了巔峯的狀態了,就連鬼氣,也是恢復了一半有餘。

第二十二名選手,果斷忍不住了。

“不就是連續戰勝了幾個人麼?屌什麼屌,讓我來終結你,記住了,幹掉你的人,叫于禁!”

他朝着臺子上面衝了上來。

我還有些疑惑,不是前二十的傢伙,怎麼會在我的面前,這麼的有勇氣,等他上來之後我才發現,這傢伙居然不是個鬼,而是個人。

這麼說,他修行的,也不是鬼術,而是道術了,怪不得這麼有信心呢,道術對鬼術,天然就有一種壓制,這也就是爲什麼,那些三境鬼王后期的強者,在知道我是三境鬼王巔峯以後,還願意跟我打,但在知道我是三境真人巔峯之後,就開始避戰的主要原因之一。

“于禁,有意思,你認爲,你憑什麼能夠打贏我?憑你三境後期真人的實力?”

現在我的氣勢起來了,所以我對那些上來的人,也並不需要客氣了,在這個陰間,實力永遠是話語權最大的標準,一個強者,不管說什麼樣的話,都只會成爲別人的典範和效仿的標準,要是一個弱者,說出大話,那隻會讓別人以爲是裝逼。

“我知道,從等級上面來看,我不是你的對手,不過,對付你,我只出一招,我也只有這一招!”

只出一招?這傢伙,居然學我,很是有些氣勢啊,我還真的就不相信,一個比我等級還低上那麼一線的傢伙,居然想用一招秒殺我。

“好啊,你要是用一招秒殺我,那麼我這場比賽的所有獎勵,全部都歸你!”

表面上看來,是冠軍的獎勵最豐厚,而實際上,在這個比賽裏面,復活戰的獎勵,也是相當的令人動心的,只不過這個獎勵,一般來說都被大家給忽略了而已。

連勝二十場纔有獎勵,難度簡直比冠軍還大。

“好,那你就別怪我了!”

說着,這位於禁,站到了我的對面。

“別怪我沒提醒你,我叫于禁,我也只會禁,我這一招,叫做生死禁!你生,我死,我生,你死!”

說完,他整個人身上的真元,瞬間就開始燃燒起來。

本來我對這個傢伙,還是有些輕視的,但是聽到他對他的絕招的介紹的時候,我整個人瞬間就是一驚,居然是,生死禁!

這生死禁,別人可能不知道,我卻是知道的,這玩意簡直就是毒藥啊,比尼瑪七傷拳還要狠毒,這是上古時期傳遞下來的一種非凡的禁術,用簡單一點的話說吧,就是跟人家賭命。

一旦被生死禁套中,兩個人裏面,必定有一個要死



在上古時期,如果有一個最不願意面對的道術排行榜的話,這個生死禁,絕對能夠榜上有名,而且能到前十的程度。

場外的觀衆,大多數都還是一臉的疑惑,畢竟很少有人相信,比我弱小的人,僅僅只用一招,就能夠打敗我,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特麼是在賭命啊!

他的生死禁,已經打出了第一個手印了,據我所知,整個生死印,有三個手印,只要有一個手印被打斷了,整個術法就廢了。

要是再讓他打出第二個的話,我真的就很難阻擋他了。

不行,管不了這麼多了,讓他孃的高手風範去死吧,我必須在這個傢伙用出生死禁之前,把他給終結掉!

我這麼想着,下一刻,我果斷就出手了。

神行咒,百里咒,縮地成寸,基本上只要是能夠加速的術法,我全部都用上了,我的手掌上,火系和冰系的兩個雷球,已然成型,只要我能靠近他的身邊,冰火兩系的雷球,絕對能夠讓這傢伙,吃不來兜着走。

但是那畢竟是我的想法,對面的于禁朝着我看過來,我看着他那個眼神,我就知道,這一場應該要糟,因爲那裏面,沒有一點的恐懼,帶給我的,反而是一種戲謔的感覺。

他看出了我的思路?

不過沒關係,反正我就是強攻,光明正大的來,你看穿了又怎樣,我比你強,你能奈我何?

就在我快要到達他身邊的一瞬間,他卻是開口了。

“生命之盾!”

他的身上,一股綠色的光華流逝出來,在面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盾牌。

這是…我一眼就看出了這個盾牌,這是用生命力轉化爲的絕對防禦,除非我一下子把他的生命力全部消耗乾淨,不然的話,我根本不可能突破這個生命之盾的防禦。

我萬萬沒想到,他會在這種場合,使用這種東西,但開工沒有回頭箭,不管怎麼樣,我都沒有退路了。

左右手合在一起,兩個掌心雷,同時朝着對面的生命之盾打了過去,就算是不能把這小子給弄死,我也要給他造成干擾,絕對不能讓他的生死禁,完完全全的釋放出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對面的于禁朝着我,就是一陣狡黠的笑。

他的第二個手印,打了出來。

與此同時,我的冰火掌心雷,打在他的生命之盾上,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雖然已經打中他了,但我本能的就是一驚,因爲他的笑容,讓我感覺異常的不放心。

(本章完) 他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人的氣勢都是一陣的衰弱,但令我感覺到最操蛋的就是,這樣他的第二個印訣,居然都打出來了,不過我並不擔心,因爲生死禁,必須要打三個印訣,他打出兩個印訣,一點用處都沒有。

但是就在下一刻,讓我整個人都差異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因爲就在那一瞬間,我感覺整個人,不對,是整個天都黑了下來。

這分明就是,生死禁成功釋放的標誌。

兩個,只有兩個印訣,難道說經過了後人的改良,生死禁只用兩個印訣,就可以出發了麼?

想到這裏,我渾身都是一陣的顫抖。

“不對!”

我之前看的那本書裏面,有關於生死禁比較詳細的記載,這個裏面,甚至有生死禁搏鬥的時候的記載,和我現在所經歷的環境,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

要是改良,肯定會很強,既然出現了這種情況,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生死禁不是被改良了,而是在流傳的過程中失傳了,最後被後人改正以後,才能用兩個印訣釋放出來。

想到這裏,我的信心瞬間就開始倍增起來。

本來我以爲,我碰到了真正的生死禁,那肯定是真的沒活路了,但是如果面前這個生死禁,是閹割版的,那對付起來,就要容易的多了。

既然已經中招了,那別的事情,就不用想了,最重要的,就是淡定。

我看着面前黑下來的天空,接下來,整個人就是一陣的天旋地轉,我自己似乎已經不是在比賽場上了,而是出現在了一片浩瀚的星空,而我的對面,一個龐大的身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他實在是太龐大了,龐大到我要很使勁的擡頭,才能夠看清楚他的樣子。

這個人居然是于禁,這怎麼可能?

整個戰鬥,並沒有因爲我的驚訝而停止,于禁的手,朝着我就指了過來。

那是多大的一隻手,光是擡手的時候那磅礴的氣勢,就能夠讓我整個人震驚,我甚至生不出反抗的想法。

“你,死!”

不行,絕對不能讓他把話說完。

生死禁全部的咒語,內容是,你死,我生。

如果被他說完的話,整個生死禁就徹底啓動了。

“死你媽!”

現在也顧不了這麼多了,我身上的真元,全部都爆發開來。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弟子召天雷降魔來踐行!……”

五雷鎮魔咒在這個時候,肯定是不起作用

的,所以我選擇了更強大的咒法,天雷除魔。

天雷除魔咒,是一個非常強勢的咒語,鎖定對手以後,天上會降下十一道天雷,把對方劈到生活不能自理,缺點就是,準頭有限,畢竟天雷不會拐彎。

這個道術很容易被閃躲,我本來以爲,我基本上不會有機會用到了,沒想到在對付這個大塊頭的時候,還有用到的時候。

天雷的速度,就是快,非常迅速的,第一道天雷就朝着巨大的于禁身上劈了過去。

我站在一邊,準備看看這個道術的效果,然後再判斷下一步的行動,天雷除魔咒並不簡單,僅僅是引動天雷這個步驟,我五分之一的真元,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可面前的一幕,更加讓我震撼,變大了的于禁,似乎連實力也增加了好多倍。

他一拳頭朝着天雷抓了過去,整個一道天雷,居然被他輕鬆的抓在了手上,這一幕看的我是目瞪口呆。

下一刻,剩下的十道天雷,也被他給抓住了。

這還讓不讓人活了,就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下一句話,說出了口。

“你死!”

完了,我的心裏就是一黑。

他這話說完之後,我很明顯的感到,我體內的各項機能,開始了震盪。

一股強大的力量,衝着我身上衝擊過來。

這並不是針對我的鬼氣,真元什麼的,而是直接針對我生命的核心。

簡單點說吧,對面的于禁,就是要和我拼命。

他的生命本源,和我的生命本源瘋狂的交鋒在一起,我們雙方都有着巨大的消耗。

這時間短的話還好,要是時間長,我敢肯定絕對會對我們雙方的生命都造成不可估量的影響。

不過,這情況不對啊,于禁這傢伙,剛纔用了一個生命之盾,被我的冰火掌心雷打中,生命本源肯定消耗了不少,在這種情況下,他怎麼可能有把握,跟我比生命本源。

就這麼硬拼,他絕對不是我的對手,就算是能夠打贏我,他自己也是個沒用的半殘廢了,這絕對不是他想要的東西,那麼,他戰勝我的地方,會是哪呢?

就在我的腦子開始飛速轉動的時候,下一刻,我就已經知道了答案,因爲對面的巨人,動了。

沒錯,就是那個巨人于禁,他一巴掌,朝着我的方向打了過來。

我一個閃避躲開了,他的第二下攻擊,接踵而至。

好陰險的于禁,我終於知道了,和我對拼生命本源,根本就只是表面

上的佯攻,其實他根本上取勝的點,就是想要靠着這個巨大的身體,直接幹掉我。

無解,這個簡直無解啊,本來我的身體,就因爲生命本源的消耗而開始變得虛弱,他再這麼一來,那我不是更廢了?

連天雷都能夠抓住的傢伙,我怎麼可能擋得住?

雖然我閃避的比較靈活,但這並不能代表我的身法就是無敵的,躲的累了,最終也還是會有失手的時候,超大的于禁一下子打到了我的身上,饒是我強悍的身體,也感覺整個人全身上下的每一寸骨骼都要斷了。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必須要想辦法!這樣下去,就算是打贏了,我也絕對沒有辦法,繼續進行接下去的比賽,媽的,生命本源消耗的太厲害了啊,要是能有辦法恢復就好了!

要是到了外面,找點天材地寶一吃,那當然是沒問題的,可現在是在比賽,那麼如果想要恢復生命本源,就只有一種方法了。

我看着朝着我體內洶涌的衝過來的生命本源,心裏就是靈機一動,要是能夠吸收轉化他的生命本源,那我不是發了?

可是,如果是鬼氣,我還能用化鬼大法,這本源,我也沒有功法可以吸收啊?

吸收,吞噬?

當我的腦子裏面轉動出這兩個詞語的時候,我突然就是靈機一動。

饕餮內丹,饕餮可是號稱,什麼都能吃的,不知道這生命本源,到底能不能吃?這個想法在我的腦子裏面一出現,就一發不可收拾。

我從絕帝宮裏面,把饕餮內丹給調了出來,我和饕餮內丹進行了溝通,那種龐大的吸引力,馬上就出現了,我立刻引導這種吸引力,朝着于禁兇猛的生命本源衝了過去,成敗,就看這個了。

能不能吸收生命本源,我也不知道,因爲我自己以前,從來都沒有試驗過,不過沒關係,今天總算是有機會了。

饕餮內丹的吸引力,瞬間就碰上了于禁的生命本源,這一刻,我整個人的心都糾了起來,但是很快,我瞬間就放鬆了。

因爲饕餮內丹的吸引力,就像是碰到了美味的猛獸一樣,瘋狂的朝着于禁的生命本源開始了吞噬,這簡直太漂亮了。

就這沒一會的功夫,于禁的生命本源,開始了巨大的消耗,於此同時,我和大個子之間的戰鬥,也開始進入了尾聲。

這傢伙也因爲申明本源的流逝開始變弱,整個人完全不是我的對手了。

“放過我!”

沒到兩分鐘,他就開始求饒了。

(本章完) “你以爲我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