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老頭,你也太變態了吧,你還想偷窺小女孩洗澡?”薛易瞪大眼睛看着龜老頭。

0

龜老頭急忙辯解道:“誰告訴你的,我只不過喜歡火神一系釀造的美酒才呆在這裏的。我只不過看你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小姑娘跟在身邊替你參謀參謀而已。不過,看幾眼也沒什麼。走,我們去看看,順便在給火神這個小子添點亂子。”


薛易無法只能跟着這個猥瑣的龜老頭亂來。

在龜老頭的帶領下,兩人很快來到了一座非常幽靜的院落,裏面種植者無數的神花異草,無數的小魔蜂在花叢中飛舞。旁邊還種植着許多的神樹,上面停落着許多漂亮的魔鳥。

“應該就在那間房屋裏,不用怕,這個火公主也有上位神的實力,而且不喜歡有人跟隨,所以這裏就他一個人。你聽,你聽。嘩啦啦的水聲,嘿嘿嘿。”龜老頭指着一個房間道。

果然,薛易聽到從那個房間裏傳出一陣嘩啦嘩啦的水聲。 龜老頭拉着薛易慢慢地朝着那間房走過去,距離越近水聲越響,這讓的情況下,不禁讓人想入非非。

很快二人來到房間的一處窗前,窗上使用一層透明的水晶覆蓋着,就好像是玻璃。裏面還有一層簾子擋着,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不過這樣的情景,對人的吸引力更大。

薛易把臉貼在水晶玻璃上,睜開一雙大眼使勁的向裏望。龜老頭也是一臉猥瑣的把臉貼在玻璃上,流着哈喇子。

“小子,這個怎麼樣?我說了吧,雖然他老子長的像個醜八怪,可是,他這個女兒很漂亮的。嘿嘿,你要不要吃了她,我幫你。哦,你臉皮還是太嫩。”龜老頭笑道。

“你個死老頭,你看我還不夠慘啊?剛纔被火神那個傢伙直接捆成一個糉子扔到了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幸虧我還有點能耐,沒有變成烤肉。”薛易也壓低聲音道。雙眼使勁的瞪了龜老頭一眼。

“嘩啦嘩啦······”

從房子裏不斷的傳出水聲,可是隔着一層不知是什麼做成的簾子,薛易竟然看不透,如果現在就用混沌之眼觀看女人洗澡,傳出去太丟人了。

“死老頭,這女人不急着看,知不知道這個火神的藏寶庫,還有,他用來捆我的那根繩子是什麼做的?我竟然無法掙脫開那根繩子,火神這裏肯定還有許多好寶貝。”薛易一邊使勁的向裏看,一邊用手摸着下巴,開始意淫找到火神藏寶庫的情景。

“嘿嘿嘿”龜老頭壓低聲音奸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不可能這麼大度的,這個主意好,我也想看看火神一系都有什麼好寶貝。藏寶庫我是知道在什麼地方,就怕你不敢去。”龜老頭一雙龜眼裏隱藏着得意的笑,好像吃定了薛易。

“什麼地方?火神我都敢挑,這地方還有什麼地方比火神更危險的地方?”

“呶”龜老頭用手朝着裏面的火公主指了指,“藏寶庫就在她洗澡的隔壁房間裏,不過必須得從這個房間裏通過。另外,藏寶庫的鑰匙也在她的手裏呢?”龜老頭瞪着一雙小龜眼,看着薛易。

“我靠,怎麼又和這個火公主有關係?”薛易自語道,“這個火公主的實力怎麼樣?”

“實力?你知道爲什麼火神沒有派人來保護她的女兒。嘿嘿,告訴你,他女兒火公主的實力比他還要強,這點我也有點納悶。按神靈傳承規律,火公主的實力怎麼可能超越火神這個臭傢伙呢?值得研究。”龜老頭皺着眉頭道。

“現在怎麼辦吧。你熟悉這裏,我看還是有您老去把鑰匙弄來比較好。再說了,你老從天地開闢之時就存在於世間,你老的經驗閱歷都比我高出好幾籌,萬一出點什麼意外,也比我有辦法應付。嘿嘿嘿。”

兩人正在爭執究竟由誰去盜鑰匙。突然從遠處飛來一隻七彩色巴掌大小的小鳥,看到薛易和龜老頭鬼鬼祟祟的在窗戶外面偷窺,扯開嗓子就喊開了。

“有人偷窺,有人偷窺······”

只聽裏面水聲更響,顯然是再出來穿衣服。

薛易兩人一聽到這聲鳥叫就知道要被發現了。

“快跑吧,你個死老頭,都被你害慘了。你也不設個結界什麼的。我真倒黴,剛從火神的手裏逃出來,又被他的女兒發現。”

“快把那隻小鳥抓住,我們閃人。”

薛易招收就把那隻多嘴的七彩小鳥抓到了自己的小天地裏。喊叫聲沒有了。怒喝聲卻從房子裏傳出來。

“外面的是何人?竟敢私闖我的花園?”

薛易沒有隨着龜老頭亂跑。已經帶着七彩小鳥一起躲進了自己的小天地裏。他可不想和這個比火神還要變態的強人對陣,現在自己的實力還沒有強到那種地步,只能交給龜老頭來處理了,自己正好看戲。

躲在自己的小天地裏,就好像躲進了一間漆黑的屋子裏,而外面卻好似房子外面。外面的人看不到房子裏面的情況,可房子裏面的人卻可以把外面的強狂看的一清二楚。

龜老頭突然發現自己竟然被薛易刷了,一個大院子裏只剩下他自己和火公主兩個人,只好倚老賣老,轉過身一臉猥瑣的笑道:“美麗的火公主殿下,我非常震驚您的美麗,我是不知不覺間來到這裏的,並不知道這裏就是您的花園,只是感覺這裏非常漂亮,所以就來這裏看看了。”

火公主盯着龜老頭看了幾眼,冷冷的問道:“我的那隻七彩鳥呢?”

“你的七彩鳥?啊哦,我想起來了,就是剛纔那隻多嘴的小鳥吧?嘿嘿嘿”龜老頭看了一眼快要噴出火來的火公主,忙道:“被剛纔一個臭小子抓走了。”

“我們兩個本來是說好的,一起來拜訪公主殿下的,可是那個小子,色迷心竅。看到公主您正在洗澡就什麼都忘了,只顧着······嘿嘿,後來突然來了那隻七彩鳥壞了他的好事,所以,他一怒之下,就抓走了。你看,連我這個老頭都丟下不管了。世風日下,世風日下啊。”龜老頭一臉欠扁的模樣。

只把薛易氣的上去就踹他一頓,沒想到被這個龜老頭飯咬了一口。外面的一切,薛易都看在眼裏,聽在耳裏,

“你的那個同夥呢?他不可能逃出去,這個地方是我親自佈置的,如果我想,這裏的一切情況都逃不出我的眼睛,包括你現在的舉動。”

“是是是,我早就聽說了,火公主的實力就是比起你的父親都強了不知一籌呢?我怎麼會自找苦吃呢?不過,我的這個同夥別的本事不行,躲藏的本事絕對天下第一,你看我都被他給買了。我告訴你,我的同夥有自己的空間,你找找吧。”

龜老頭兩手一攤,在旁邊的一把石椅上坐了下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火公主甩了甩火紅色的長髮,單手拿着一把火紅色長槍,高挺着的胸脯讓薛易不自禁的直流口水,這個火公主絕對是自己見過所有美女之中最火辣的一個。胸脯高聳,美腿修長,身上的鎧甲更是把她完美的身材襯托的凸凹有致。

龜老頭也拿着一雙龜眼不停的在火公主火辣的身上掃描着。

火公主閉起雙眼,火紅色的長髮突然票動起來,一股強大的精神力向四周擴散。這股強大的精神力只讓薛易感到咋舌,從精神力的強弱看,這個火公主的實力絕對比惡魔之神還要強上幾籌,就是比火神,也要強上一籌,怪不得龜老頭說火神還不如他的女兒呢?

許久,火公主又睜開了眼睛,瞪着龜老頭道:“你不會騙我吧,我剛纔查看過,這裏附近的空間和空間夾層根本就沒有那隻七彩鳥的氣息。”

龜老頭忙舉手道:“殿下息怒,俺就告訴你吧,他的空間和別人的空間可不一樣,別說是你,就是比你強上一籌的人,也別想探知到他的空間的位置,更別說他空間裏的情況了。雖然這個小子現在的實力垃圾得很,但是成就絕對不會小,潛力無窮。”

“你想說什麼?直接說吧。”

“嘿嘿,我就是想說你能不能發個誓,不動我們兩個。這樣他就應該出來了,這個小子臉皮嫩,見不得漂亮的女人。我本來是想介紹他和你認識的,可是,唉,這小子太不爭氣了。一看到美女就把什麼都忘了。不過這個小子長的很帥氣,一表人才,而且還是一教之主,公主要不要考慮考慮,這樣的男子不容錯過,還······”

火公主那能殺人的目光,讓龜老頭把剩下的話全都別回到了肚子裏。薛易也沒想到這個死老頭還真不怕死,到現在還竟然想做月老。薛易真恨不得出去掐死他。


“只要他把那隻七彩鳥還給我,我可以饒了你們兩個。我說的話就是保證,不用發誓。”

龜老頭看到火公主的樣子,知道只要把那隻七彩鳥還給她就應該沒事了,只是恐怕再也不能在這裏偷酒喝了。於是對着虛空喊道:“你個臭小子,你躲藏的時候就不知道帶上我嗎?現在好了,你不幫我,也就別怪我不講義氣。你說你喜歡火公主,那你就自己出來說吧。我不做這個月老了,我怕我最後會把我的老骨頭都賠進去的。”

最後沒辦法,薛易只好硬着頭皮閃身出了小天地,順便把七彩鳥也放了出去。

“有人偷窺,有人偷窺······”這隻七彩鳥竟然還在喊,薛易恨不得把它抓住帥在地上,再狠狠的踹上兩腳。

“剛纔我是在哪兒?好漂亮的一個地方啊?我好喜歡啊。”七彩鳥在半空中飛來半天才落到火公主的肩膀上,最後終於改口了。

這讓薛易暗中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怕把這個實力強悍的公主惹火了,拿自己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

“你個死老頭,明明是你,你竟然還誣陷我,我跟你沒完。”薛易朝着龜老頭吼道。

“年輕人,你們都是年輕人。我一個死老頭子跟你們玩什麼啊?你們年輕人之間談情說愛多好?非把我這個老頭子拉來做中間人,唉。好心沒好報啊。世風日下啊。”

龜老頭的話直讓薛易想抓狂,可是卻沒有一點辦法。

火公主死死的盯着薛易。原來火公主發現薛易突兀的從虛空中鑽出來,感到非常驚訝,竟然躲過了她的搜索。看到薛易出來,又急忙用精神力在這片空間搜索,可是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特殊的空間存在。

火公主現在開始對薛易感興趣了。因爲她聽龜老頭說薛易的實力並不比自己強,可是她卻看不透薛易的實力,而且也不知道薛易剛纔藏身在什麼空間。

“公主殿下,這位就是非常仰慕你的薛易,嘿嘿。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說吧,小子,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你自己可要把握好啊。”龜老頭一副看戲的模樣。

“薛易?對吧。你陪我練練,看槍。”

“呼”火紅色的長槍直奔薛易的面門,好似蟒蛇鮮紅的蛇信。薛易只感到自己好像被一條毒蛇盯上了,雙手揮動桃木杖就和火公主都在一起。

使出了吃奶的力氣,薛易才堪堪保持不敗,不愧是讓龜老頭都稱讚的強者,卻是要比火神強上許多。薛易能感覺得出這位火公主還沒有出全力,否則,自己早就敗了。

強大的火系能量撲面而來,薛易感到自己臉上的肌肉都快要被烤熟了。現在的薛易只有招架之力,全無反擊之力。

“再接我一槍。嗨。”一聲大喝,一條長約十丈的火龍從槍尖冒出來。

“吼吼”火龍撲扇着一對大翅膀,嘴中露出鋒利的牙齒,咬了過來。火龍所過之處,空間都好像要被融化了,火龍的身體附近出現了一條條漆黑的裂縫。

強者出手,就是不同凡響,隨便一擊,空間都要被打碎。這還是被加持過的空間,如果是在人間界。空間早就出現塌陷,大地崩裂了。

薛易身上的紫色道袍載着強橫的能量面前都開始颯颯作響,可見這一槍的厲害。鼓動全身的真元,全都注入到手中的桃木杖之中。頓時,桃木杖全身紫光大盛,一條紫色的光龍從桃木杖裏飛出,朝着迎面而來的長着翅膀的火龍撞去。

“轟隆隆······”

一陣巨響,龜老頭坐着的石椅直接被掀翻,周圍附近的樹木花草也被摧殘的不成樣子。

火公主一副悠閒地站在原地,而薛易就差多了,剛纔的那一擊差點抽空了他全身的真元,幸好他和小天地相連。無窮量的天地元氣快速的朝薛易體內涌去,幾個呼吸,薛易體內的真元又恢復了最鼎盛的時刻。

“公主殿下的實力卻是比在下強上數倍,我自嘆不如。請公主直接送我和這位龜前輩到人間界吧,我還有些事情要做。”

薛易再也不想在這兒多呆一秒。 薛易一閃身就出現在龜老頭身旁。抓起龜老頭的袖子道:“龜前輩,我們還是快點撤吧,我在人間界還有很多事情要辦呢?”

“你小子說走就走麼?也不先看看公主殿下的意思?公主殿下怎麼說呢?”

“我感覺我對你很熟悉。”火公主使勁的皺着眉頭,好像是在思考,“我在哪裏見過你呢?爲什我在你的身上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爲什麼我一點也想不起來呢?”

薛易看龜老頭的雙眼就變了,就好像看到了什麼怪物,嘴角上翹。

“公主,我看你是弄錯了,我怎麼對你沒有熟悉的感覺呢?”龜老頭直接無視薛易的嘲弄,一雙龜眼也開始打量起來眼前的這位實力超強的公主。嘴裏嘀咕着“可惜,我只是本尊的一部分,如果本尊在這兒,一定能把你的前世看透。我現在的實力有限,沒辦法看透你的前世究竟是何人,也許我們還真是老熟人呢?”

“你說什麼?”薛易和火公主同時開口道。

“沒什麼,嘿嘿嘿。”龜老頭又恢復了猥瑣的模樣,涎着臉道:“公主殿下,我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轟隆隆······”

正當火公主開口時,從地下傳來一陣巨響,緊接着地面出現一陣劇烈震動,地面開始龜裂,就連附近的幾座宮殿都崩塌了幾座。

火公主俊美的臉上突然間猶如罩了一層寒霜,冷冷的盯着遠處的天空。

“你們還是先別離開了,先把這幾個無知的傢伙留下來再說。不然,你們是逃脫不了嫌疑的,看來他們是衝着我們火神一系來的。但是,他們爲什麼兩次出手幫你呢?”


火公主轉頭看着薛易問道。

“你也不用看我,我也非常想知道。”薛易本來就想回避剛纔尷尬的局面,現在有人出來幫忙,真是求之不得。他也想看看究竟是誰兩次出手相助。“我們一起去看看,他們還沒有走多遠。”

龜老頭皺着眉,“小子,這事情好像不太對頭,看來他們幫你並沒有存什麼好的心思,你要小心了。公主殿下,不知你信不信老頭我。”

火公主看來龜老頭一眼,點了一下頭。也不知爲什麼,火公主從內心感到龜老頭非常可信,就好像相信自己的長輩一般。這是沒有原因的相信,是發自內心的相信。

火公主直接以身破碎虛空,朝着幾人隱身的地方飛去。龜老頭破開空間的手段要高明的多,一根手指輕輕的一劃,面前就自動的裂開一道寬大的裂縫,空間夾層裏的能量亂流也自動的分開一條路,讓龜老頭輕鬆的飛過。薛易仍舊是桃木杖開路,速度並不比他們兩個慢,等三人到時,正看到幾人對峙。

一方正是火神和幾個屬下,另一方也有五人,只是,薛易一個也不認識。

五人的身上都散發出強大的氣勢,每一個人身上的氣勢都不比火神弱,這些人應該和火神是一個等級的。應該都達到了龜老頭所說的神皇。自己輸在火神的手裏也不算冤,只要自己以後再進一步,也能達到神皇的實力。

看到薛易來到,五人之中一人開口道:“怎麼樣?把東西搶過來了吧?嘿嘿嘿,我們已經幫你把火神的老巢都給攪了,嘿嘿嘿,給你出了一口氣呢。”

“你們是誰?我根本就不認識你們。你們用這樣的方法也太幼稚了吧?”薛易冷冷的盯着對方。他現在明白了,對方是想讓自己和火神結下死仇,這個法子太毒辣了。即使火神知道不是自己所爲,但是爲了面子,肯定不會和自己善罷甘休的。瞄了一眼火神,果然,火神正一臉怒氣的看着薛易。

“你怎麼能這樣說呢?說好的,你去搶回東西,我們在後面支援你,你怎麼能搶回東西就不認賬呢?我們雖然是臨時的盟友,但是大丈夫敢作敢爲。”一身穿黑色鎧甲,烏髮飄蕩魁梧大漢一臉嚴肅的道。

“臨時盟友?是嗎?哈哈哈。”

“這就對了,敢作敢爲。我們今天就在和火神切磋切磋,看看這漫長的歲月,火神的實力有沒有退步。來吧,我們已經有近萬年沒有交過手了,讓我看看你的實力有沒有增強。”

魁梧的壯漢對着火神喊道。

“哼,你還是先和我切磋一下吧。看扙。”

薛易雙手揮動桃木杖,揉身而上。紫色的桃木杖全身散發着紫色的光華,盈盈流動,一絲絲的紫色閃電圍繞着桃木杖閃動着。

“來得好”魁梧壯漢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把巨大的板斧,斧身漆黑髮亮,上面散發着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不愧是神皇級所煉製的神器,和那些神王手中的神器果然不是一個等級的。”

“吼”薛易一身怒吼,桃木杖瞬間變大數十倍,巨大的杖身狠狠的敲在了巨斧的斧面上。兩者相撞,釋放出強大狂暴的能量,把周圍的無盡的虛空撕裂成一塊塊的碎片,透過這些空間裂縫可以看到數個未知的空間,無數的魔法元素和天地靈氣被吞噬到虛空之中。

薛易感應到一個空間正是人間界,薛易藉着在斧面上的一點之力,瞬間閃出這片虛空,出現在人間界,手拿巨斧的魁梧壯漢也跟了出去,其他人也都跟着閃出了這片虛空,出現在人間界。衆人出現的地方正好在一片茫茫大海之上,可以放開手腳大戰一場。

在巨斧壯漢還沒有反應過來,薛易又攻過去一杖。強大的紫色能量好像激光柱一般射向巨斧壯漢的眉心處,速度之快,讓人咋舌。

“咚”一聲沉悶的撞擊聲,兒臂粗細的紫色能量柱撞在了突兀出現的巨斧之上。這讓薛易對這些神靈的神器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這些神器和修道者以及仙人的法寶擁有一般的作用,無數年被心神淬鍊,已經和主人的心神相通,能夠以自己的意念指揮自己的神器作戰,猶如自己的手臂,指揮如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