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正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語氣非常不可思議的喊了一聲。

0

「有什麼問題嗎?」

陳天看見龔正的反應似乎有些不太對勁,輕聲問道。

「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巧,我跟丁天宇還有王文他們幾個人正準備去南陽市了,你竟然也在南陽市那實在是太好了!」龔正語氣十分激動的說道。

「你們幾個人來南陽市幹什麼?」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微微皺眉,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解。

「我們過去還能幹什麼啊?這不是學校現在也放假了嗎?我們三個人打算出去玩玩,然後正好丁天宇不知道從哪裡弄來幾張去看江南省武道聚會的門票,而且也給你帶了一張!」

「所以我們就打算去南陽市的南陽鎮那邊看看,我聽說江南省武道聚會可是有非常多的武者的,這樣的機會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夠碰到的!」

「丁天宇還說了,我們這次去南陽鎮的所有消費都是他一個人買單的,怎麼樣?你有沒有興趣啊?」

龔正滔滔不絕的說道。

「我現在就在南陽鎮這邊……」陳天語氣彷彿有些無奈的說道。

「什麼?你竟然也在南陽鎮那邊?」

龔正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驚呼了一聲,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恩,我正好來南陽鎮這邊辦點事。」

陳天隨便編了一個理由。

「靠,怪不得你小子連期末考試都不回來了,原來是在南陽鎮那邊風流快活呢啊……」

龔正撇著嘴巴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那行吧,你在南陽鎮那邊等著接我們三個吧,我們三個估計今天下午能到!」

「好,我在這裡等你!」

陳天輕聲回了一句,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陳天在接到了龔正的電話以後,簡單的將自己床上的聚靈子收了起來,然後又換了一身稍微普通一點的衣服,離開了房間。

周陽在看見陳天從房間裡面出來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隨即連忙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發現自己似乎並沒有看錯啊!

但是此時陳天臉上幻陣已經消失了,所以周陽能夠清楚的看見陳天真正的模樣。

「陳……陳公子是您嗎?」此時周陽似乎是有些不敢確定,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沒錯,是我!」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那您怎麼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啊?」

周陽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的感嘆道。

「換了一個人?」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瞬間便反應了過來是因為幻陣消失了的緣故,但是陳天並沒有跟周陽解釋太多,而是輕聲說道:「最近這幾天的時間我可能回來了,若是趙士圖李一葉他們過來找我的話,讓她們直接打我的電話就行了!」

周陽在聽到李一葉的這個名字以後忍不住的身體微微一顫,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恐懼。

畢竟外面的那些人可能不清楚南陽鎮憑空出來的那位女殺手血夜玫瑰是什麼人,但是周陽自己心裏面還是非常清楚的,畢竟那些死者的資料全部都是自己整理好了給陳天的。

而周陽清楚陳天肯定不屑於自己去做這樣的事情,那說明真正的血夜玫瑰應該就是當初周陽在陳天房間裡面看見的那個漂亮女人,李一葉!

誰能夠想到那個看上去性感迷人的女子,竟然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冷血殺手,而且武道境界也非常的高深莫測。

「我剛才跟你說的話沒有聽見嗎?」

陳天看見周陽沒有說話以後面無表情的問道。

「聽見了聽見了!」

周陽連忙沖著陳天點了點頭。

陳天淡淡看了周陽一眼,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南陽酒店外面走去。

離開南陽酒店以後,陳天發現大街上面全部都是來至江南省各地的遊客,人非常的多,彷彿整條街都是人一樣。

陳天原本想要用幻陣遮擋一下自己,但是後來發現那些曾經尋找自己的普通人現在似乎也都不見了,而且在加上陳天跟蕭飛虎之間的事情已經足足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南陽鎮裡面的這些遊客也早就把這件事忘了。

所以陳天並沒有使用幻陣。

十多分鐘以後,陳天來到了南陽鎮入口的位置。

發現龔正丁天宇以及張文三人正站在南陽鎮外面等著自己。

「陳天!」

丁天宇看見陳天以後十分熱情的打了聲招呼,然後快步跑到了陳天的身邊,笑呵呵的說道:「原來你已經進去了啊,我們還以為你在外面呢,所以就沒有著急進去!」

「我很早就進來了!」陳天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你小子行啊,我聽說這個南陽鎮的門票可不便宜啊,一張好幾萬呢,我也是花了很多錢才搞到的!」丁天宇家裡面一直都非常的有錢,但凡是花錢能夠解決的事情就沒有丁天宇解決不了的。

「胖子,你現在還不知道呢吧,陳天現在可不是一般人了!」

龔正上前一步笑呵呵的說道。

丁天宇聽到龔正的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看著龔正問道:「龔正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我跟你們說啊,根據我最新得到的消息,陳天的那個女朋友韓曉汐現在已經是咱們江州市的商業女皇了,什麼四大家族這個那個的,現在都已經被韓曉汐給吞併了,好像就剩下了一個馬家!」

龔正一邊說話一邊伸手摟住了陳天的肩膀,然後笑呵呵的說道:「陳天,你小子現在應該也算是飛黃騰達了吧?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找到這麼有錢的一個女朋友,而且還那麼漂亮,我實在是太羨慕你了!」

「陳天的女朋友不是大明星楚令尹嗎?」丁天宇表情非常不解的說道。

「哎呀,我現在也不知道陳天的女朋友是誰了,反正陳天跟韓曉汐的關係說不清楚,韓曉汐現在又那麼有錢,肯定不會虧待陳天的!」龔正大大咧咧的說道。

「龔正,你別在這裡胡說啊,我跟韓曉汐還有楚令尹他們都是普通的朋友關係,根本不是男女朋友……」

陳天看著龔正丁天宇等人表情異常無奈的解釋道。

「有沒有什麼關係你自己心裏面不清楚嗎?」龔正看著陳天神秘一笑。

「……」

陳天看著龔正無奈搖了搖頭,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才好。

「對了,陳天,你這次沒有去參加咱們學校的期末考試不會有什麼問題吧?」就在這個時候張文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我已經跟學校請過假了,應該沒有什麼事情。」

陳天輕輕的拍了拍張文的肩膀,然後繼續說道:「行了,咱們都別在這裡站著了,快點進去吧!」

「對啊,我們三個還沒有找到合適的酒店呢,我們得抓緊去找酒店!」

丁天宇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連忙說道。

陳天看著丁天宇還有龔正等人,本來是打算請他們三個人去南陽酒店住的,畢竟陳天現在若是跟周陽要幾個房間,那還是非常簡單的事情,但是後來陳天考慮到如果把龔正他們三個人帶到南陽酒店裡面,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且還沒有辦法跟他們解釋太多的事情,這樣反而會麻煩,所以陳天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小天,你現在住在那個酒店啊,你的酒店裡面還有沒有空房間?」丁天宇笑呵呵的沖著陳天問道。

「我現在也沒有住的地方,正好可以跟你們一塊去找找……」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那實在是太好了,不管現在整個南陽鎮裡面都是人,我聽說好一點的酒店一晚上就要好幾十萬,而普通一點的旅店根本就沒有位置,也不知道咱們三個人能不能找到!」龔正語氣無奈的嘆了口氣。

「應該可以找到的!」

陳天輕聲回了一句。

「但願吧……」

龔正有氣無力的說道。

陳天覺得就算他們幾個人沒有辦法找到合適的地方,他也可以讓趙士圖給幫忙找個旅店,只要不是南陽酒店那麼高端,應該就能說的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幾輛黑色的蘭博基尼異常囂張的停在了南陽鎮外面的停車場之中。

龔正等人紛紛扭頭看向了蘭博基尼的位置,只見幾個打扮的非常時尚的青年從車子裡面走了下來。

「竟然是齊子軒他們?」

當龔正看清楚前面的那個青年以後忍不住驚呼了一聲,臉上的表情十分震驚。

「沒想到在這裡竟然還能碰到他們!」

陳天此時也看向了齊子軒等人的位置。

從蘭博基尼裡面走出來的幾個人,有一大半陳天都認識,其中便包括齊子軒馬一航藍欣欣等人。

當齊子軒跟馬一航在看見陳天以後,眼神之中同樣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

雖然陳天讓韓曉汐將江州三大家族的生意全部整合在了一起,但是因為馬一航的爺爺馬立國很早之前便已經投靠陳天了,所以馬家在這次事件當中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而馬一航自然也不知道其實自己所在的馬家早就被陳天給控住了,他們馬家的家主馬立國無非就是陳天手中的一顆棋子,他更不知道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到底是誰的恩賜。

至於齊子軒他雖然知道陳天是一位武道高手,也知道陳天身份背景不簡單,但是其實他心裏面依舊不曾放棄過想要將陳天踩在腳底下的想法,所以此時當他看見陳天的時候,眼神之中依舊帶著一絲憤怒。

至於藍欣欣看陳天的眼神那就更加奇怪了,因為她發現多日沒有見到陳天,陳天似乎好像更加帥氣了,而且她心裏面還有些後悔。

她非常的清楚陳天可能要比齊子軒強上千倍萬倍,自己當初沒有沒有選擇齊子軒,而是繼續追求陳天,說不定自己跟陳天之間也能夠發生點什麼。

但是此時後悔這些事情明顯已經有些晚了!

「我們走吧!」

陳天現在早就對報復馬一航這種人失去了興趣,所以根本沒有做更多的停留,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南陽鎮裡面走去。

而龔正等人猶豫了一下,隨即連忙跟上了陳天的步伐。

片刻之後,陳天等人消失在街道上面。

而馬一航依舊身體顫抖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憤怒。

上次陳天讓柳子林在日不落酒吧裡面狠狠的羞辱了馬一航一頓,這件事一直都讓馬一航生活在陳天恐懼當中,甚至他每天晚上都在想自己如何才能夠報復陳天。

「還真是冤家路窄啊!沒想到在這裡竟然還能夠碰到他!」

馬一航咬著牙低聲說道。

「馬公子,您認識那個人啊?」

馬一航身邊的同伴此時並不知道陳天的身份。

「這個人便是陳天!」馬一航語氣十分冰冷的說道。

同伴在聽到馬一航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住了,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

「馬哥,這個陳天本身就是武道高手,他這次應該是來參加江南省武道聚會的吧?」齊子軒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馬一航說道。

「恩,我聽說陳天應該是代表溫州柳家過來的!」

馬一航低聲回了一句,然後冷聲說道:「據我說知,這次能夠參加江南省武道聚會的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陳天在咱們江州市那種小地方也許可以為所欲為,但是在南陽鎮他什麼都算不上,我到時候要看看他是怎麼被人打的屁滾尿流的……」

齊子軒聽到馬一航的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笑著說道:「是啊,陳天可是來參加武道聚會的,就算咱們現在不能把這個陳天怎麼樣,但是整個江南省可是高手如雲,到時候我就不信沒人能收拾的了這個陳天!」

「咱們就等著看他丟人吧!」

馬一航目光極其陰冷的回了一句,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南陽鎮裡面走去。 彼時轉生池旁圍了不少人,許多人都對著轉生池指指點點不知在說些什麼。

轉生池旁邊有一道石碑,百里邢就靠在石碑上,一身黑衣的劍客打扮,微低著頭,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

魔族百里邢,在一眾神族裡尤為顯眼。

「魔王駕到!」

身後不知是誰突然冒出這麼一嗓子,驚的風玫一個趔趄。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熱熱鬧鬧的轉生池瞬間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唰唰唰」往風玫射來。

風玫下意識地抬首挺胸——

她是魔王來著,可不能丟了范!

「大伙兒都是想加入魔族的嗎?」風玫滿臉極具親和力的笑容,她是親民的魔王。

聽到風玫的話,那些人竟然同時後退一步遠離轉生池,就如轉生池中有什麼惡魔一般。

眾人一後退,最靠近轉生池的百里邢就更加引人注目了。

「兄弟,歡迎加入魔族。」朕在天上飛自來熟地打招呼。

百里邢依舊低著頭靠在石碑上,別說理他了,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為什麼我覺得他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朕知道錯了納悶。

「可不是生無可戀嘛。」神族的人有人搭話,聲音里難掩幸災樂禍,「辛辛苦苦練上來的等級就這麼沒了……」

弄明白怎麼回事之後,風玫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轉生池——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轉生池!

不是,這樣的話,還有誰願意加入魔界啊?

他們的大業……風玫身後的【吾為皇】的人瞬間都變得焉耷耷的。懶人聽書

氣氛一時間有些低迷。

風玫想了想,她覺得她這個魔王有必要鼓舞一下士氣。

只是還不等她說什麼,對面那些神界的人已經反應過來開始吵嚷起來。

「尊你為王身上現在是不是有兩件橙裝?」

「別讓她跑了!」

幾乎是話剛出,就有人發動了攻擊。

長教訓了,與尊你為王就不能廢話,因為她溜的太快了,要趕緊動手將她拉入戰鬥狀態才能避免她又溜掉。

這一波攻擊來的措不及防,風玫身後的人只來得及吼一嗓子「保護王」,就見他們新晉的魔王已經一馬當先迎了上去。

噗通噗通——

下餃子一般,一個個都掉進了轉生池裡,驚慌之下,自然不可避免的就喝了幾口水。

轉生池的水一入口,立即從神族變成了魔族,等級裝備一切都歸零,回到剛進入遊戲的初始狀態。

注意到這一情況,【吾為皇】的其他人眸子一亮,立即也加入戰鬥,跟著風玫現學現用的推人入水。

一時間只聽到「噗通」的落水聲以及一聲聲怒罵。

轉生池旁集聚的神界的人有上千人,而魔界的在百里邢加入前也就是【吾為皇】的60人,現在上線的更是只有大半人而已。

這人數的差距,按理說他們是該佔下風的,可是混亂中,魔界的人發現自己好像得到了一個了不得的金手指——

魔界初成,有一段時間的保護期,對應的魔界的人在保護期期間可以無視一切的攻擊。

無視攻擊了還有什麼好顧慮的?

於是魔界所有人就如打了雞血一般向神界的人衝去,他們有一個偉大的目標——

將神界所有人都扔進轉生池。 南陽鎮內。

陳天跟隨龔正還有丁天宇張文三人開始尋找他們這幾天住的酒店。

但是無奈南陽鎮這邊的遊客實在是太多太多了,而南陽鎮酒店裡面的房間本身就是有限的,所以除非是提前半個月預定,否則的話很難找到合適的酒店。

陳天四人在南陽鎮溜達了將近三個多小時,天色逐漸黯淡了下來,但是依舊沒有能夠找到合適的酒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