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王塔里的紅桃站了起來,興奮的手舞足蹈,一溜煙便出現在了葉陽的肩膀上。

0

「好傢夥,我好不容易才修鍊到八次蛻凡,這傢伙直接從五次蛻凡蹦到九次蛻凡,還讓人活?」

感受著紅桃體內那澎湃的生命力,葉陽內心再次被震驚了一把。

本來他還覺得自己修鍊速度無人能比,現在看到紅桃他才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嘿嘿,老大, 誰動了我的身體[娛樂圈] 。」

紅桃在葉陽的肩膀和腦袋上跳來跳去,一副躍躍欲試準備向葉陽發出挑戰的模樣。

「那可不一定,你的境界只比我高一個層次而已。」

葉陽表面這樣說,但內心其實有些發虛,紅桃這傢伙來歷實在太神秘了,五次蛻凡的時候就能擊殺**次蛻凡的邪魔,要知道他五次蛻凡的時候都沒有那種實力呢,好在修鍊到現在也多出了各種各樣的能力,讓葉陽覺得自己和紅桃打起來,就算不能勝利,也不至於會慘敗。

咔擦咔擦…

就在葉陽準備繼續前進的時候,一陣蛋殼破碎的聲音,突然傳入了他的耳里。

「什麼聲音?」葉陽將靈識輻掃而出,想要看看到底從哪裡發出來的咔擦聲,但他靈識輻掃了方圓十里,也沒有發現任何動靜,強大的妖獸倒是看到了不少。

這讓葉陽更加疑惑了,他的耳朵雖然聽力很好,但完全沒有好到能夠超越靈識掃射的程度,連靈識都發現不了的聲音,耳朵是怎麼聽見的?

咔擦咔擦…

那蛋殼破裂的聲音,持續的響著。

「老大,聲音是從你的儲物袋裡傳出來的。」

紅桃鼻子動了動,本來就很興奮的心情變得更加激動,「出來啦,老大,那傢伙出來啦。」

「什麼出來了?」葉陽滿臉疑惑,將身上的儲物袋挨個翻了一遍,最後在一個幾乎沒怎麼用過的儲物袋裡,看見了讓他錯愕的一幕。

只見儲物袋偌大個空間的角落裡,躺著一顆晶瑩剔透只有巴掌大小的蛋,這顆蛋此時布滿了裂痕,那咔擦咔擦的破碎聲正是這顆蛋里發出來的。

「這是……?」葉陽愣了愣,這顆巴掌大的蛋他是從龍陽寶閣里花費一萬枚元石購買來的,當時紅桃不知怎麼回事抱著這顆蛋不肯鬆手,害得他被一個老奸商坑了足足一萬枚元石,還好當初是在南域,用的元石都是邊角料,這要是在中域被坑,非得滴血不可。

本來葉陽就對這顆蛋並不怎麼在意,加上購來之後紅桃也沒有再過問蛋的事情,所以葉陽早就忘了這顆被他丟在儲物袋裡的蛋,沒想到這顆早就被他遺忘的蛋今天居然碎裂了,而且裡面的東西還有種要破殼而出的跡象。

唰。葉陽手掌一動,把儲物袋裡的那顆只有巴掌大通體卻晶瑩剔透的蛋取了出來。

咔咔咔…蛋殼上面的裂痕越來越多,幾乎下一刻就要完全碎裂。

「紅桃,這是什麼蛋?裡面會出來什麼東西?」葉陽問道。

「不知道,我當初會鬼使神差的把這顆蛋抱起來,是因為感受到了其中生命力的澎湃,覺得是好東西,本來打算用來煮一鍋蛋湯,結果忘了…」

紅桃趴在葉陽的腦袋上,虎著臉弱弱的道。

葉陽無言,就這樣和紅桃大眼瞪小眼,目不轉睛的看著手裡已經產生了蜘蛛網裂痕的神秘獸蛋。

咔擦。


在紅桃和葉陽那瞪眼的目光中,兩隻纖細好似螃蟹爪子似的腳丫突然捅破了蛋殼,同時往兩邊一用力,嘩啦一聲,便把整個蛋硬生生開了一個洞,然後一隻賊兮兮,只有巴掌大小,通體五彩斑斕的小傢伙從蛋殼裡爬了出來。

這小傢伙擁有一對綠豆似的眼睛,一出現便對葉陽和葉陽腦袋上的紅桃眨巴了一下眼睛,隨後在葉陽和紅桃那瞪眼的目光中,咔咔咔把所有碎裂的蛋殼吃掉了。

直至最後,葉陽手心裡的蛋完全消失,取而代之出現了一隻蜘蛛。

沒錯,從神秘獸蛋里破殼而出的東西,正是一隻蜘蛛,還是一隻巴掌大小五彩斑斕的八爪蜘蛛。 葉陽做夢也沒想到,以前從龍陽寶閣里被迫購來的神秘獸蛋,居然孵化出了一隻五彩斑斕的蜘蛛。¢≤頂¢≤點¢≤小¢≤說,ww↓w.23w︾x.co≤m

嘎嘎嘎…

這隻把蛋殼完全吞了的蜘蛛嘴裡發出了陰測測的怪叫,似乎在向葉陽炫耀。

「蜘蛛?這是什麼蜘蛛?」

看著孵化出了一隻蜘蛛,葉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想過裡面也許會孵化出鳥,孵化出神獸,但怎麼也沒想到破殼而出的居然會是一隻蜘蛛,還是這樣一隻引人矚目的蜘蛛,那五彩斑斕的身軀,那一對綠豆似的眼睛,想不惹人注意都難。

「天誅蜘蛛,主人,這是天誅蜘蛛。」小妖的驚呼聲突然響了起來,「這種蜘蛛擁有驚人的麻痹能力,進化到最後甚至一矛下去就能讓人麻痹而死。」

「什麼?這是天誅蜘蛛?」葉陽神色一驚,下意識就要把手裡的五彩斑斕的蜘蛛扔出去,但這隻蜘蛛突然揚起一爪,對著他就是一矛刺了下來。

幾乎頃刻之間,葉陽就感覺全身麻痹了,幾乎動彈不得,下一刻就要毒翻在地,他連忙運轉九轉龍神訣,這才把體內的麻痹毒素驅除。

「果然不愧是上古時期才存在的天誅蜘蛛,不是已經絕跡了嗎,現在居然還有這種東西?」

葉陽看著從手臂上爬到腦袋上和紅桃打成一團的天誅蜘蛛,心底有些吃驚。

傳聞上古時代,這個位面里的人類還並沒有統治整個位面,到處都是大荒,異獸隨處可見,其中這種天誅蜘蛛,在當時更是令人聞風喪膽。

想想隨地可見都是這種能夠把你麻痹得動彈不得的蜘蛛,那種場面有多可怕,一個不慎被這種蜘蛛蜇了,如果沒有外人在場,在那種時期等待的下場將會無比凄慘,會葬身在別的異獸口裡,後來群雄並起,人類高手數之不盡的出現,漸漸統治了位面后,便開始了對天誅蜘蛛的大清除,令人談之變色的天誅蜘蛛,便在那個時代絕跡了。

這是奇聞異事,葉陽以前武魂還沒有完全覺醒,不能修鍊的時候便整日扎在書海里,研究武道界里的各種修鍊常識,奇聞異事,以求以後能發揮作用,現在果然起到了作用。

「啊,老大,這該死的八爪怪物居然敢蜇我。」

腦袋上的紅桃突然傳來了罵罵咧咧的聲音,是被天誅蜘蛛蜇了,但並沒有被麻痹,這讓葉陽有些吃驚,那天誅蜘蛛更加吃驚,看見紅桃並沒有被自己麻痹,綠豆大眼眼睛幾乎快要瞪出來,似乎知道紅桃不好惹,打算跑路,但被紅桃死死抓住,沒有任何掙脫的可能。

嘎嘎嘎…

總裁又把醋罈子打翻了 ,似乎在說你快放開我。

紅桃被天誅蜘蛛蜇了一下,怎麼可能輕易將其放開,提著天誅蜘蛛的一隻蛛矛便竄了出去,拖著天誅蜘蛛的身體在地面來回的摩擦,這當然把天誅蜘蛛氣得不輕,另外七隻螃蟹似的蛛矛咔咔咔的對紅桃刺去,要給紅桃來一個最大劑量的麻痹毒素,紅桃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再被刺,於是和天誅蜘蛛展開了一場你死我活的爭鬥戰,從樹林外打到樹林深處,最後甚至消失在了葉陽的視線里。

「沒想到天誅蜘蛛的麻痹毒素強烈到了那種程度,連我差點都被瞬間麻痹,意外得到一隻這種蜘蛛,似乎也算不錯,戰鬥中給敵人來上一矛,將敵人麻痹,到時候對敵還不輕輕鬆鬆?只是這隻五彩斑斕的蜘蛛看起來有些傲嬌,不怎麼好調。教的樣子。」

葉陽一面喃喃自語,一面走向樹林的深處。

在他的意識里破殼而出的新生生命,會把第一眼見到的人當成最親切的人,為什麼這個天誅蜘蛛沒有把自己當成親人,反而要哲自己?

「主人,天誅蜘蛛的見面儀式就是互相蜇刺對方,剛才那隻天誅蜘蛛之所以要蜇你,是在對你表達親切之意呢。」

小妖幽幽的開口。

「還有這種見面儀式?」

葉陽有些無語,如果自己正處於廝殺之中被這樣來上一矛,那全身被麻痹的自己不就只能等死了?

「老大,你快來,阿彩這傢伙抱住一顆枯萎的樹不動了。」

就在這時, 回眸,一輩子

葉陽腳下一動,竄出了上百米,就看見了讓他無言的一幕。

只見被紅桃稱為『阿彩』的天誅蜘蛛趴在一顆只有三米高,全身乾癟的枯木身上,八根矛狠狠的刺入了樹身里,一副抱住枯木不打算走的樣子。

在枯木的下方,紅桃無奈的站在那裡,任憑它怎麼拉扯阿彩,也不能將這傢伙從樹身上拔下來。

「不老神林里哪棵樹不是高聳入雲,怎麼這裡居然有一顆這樣小而且即將枯死的樹?」

葉陽對此有些疑惑,但他並沒有多想,黑著臉走了過去,「紅桃,你讓開,讓我來會會這個傢伙,看它是不是以為自己有八條手臂就不得了了。」

葉陽來到樹下,就要將抱住枯樹的阿彩拖下來,但是突然,小妖那吃驚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別動,主人,你先別動,這棵樹似乎不是普通的樹,像極了傳說之中的打神樹。」

「打神樹,什麼打神樹?」葉陽被小妖觸不及防的聲音嚇了一跳,本來他是想喝小妖兩句的,但聽見對方話語里驚呼的『打神樹』三個字,覺得十分陌生,所以向小妖發出了詢問。

「打神樹,是生長在傳說之中的神樹,這種樹什麼東西都能打,一鞭子下去把神靈都能抽死。」

小妖語出驚人,把葉陽驚得不輕,「這種樹只有仙界神界才有可能存在,萬萬不可能出現在這種低級位面的,居然出現在了這裡,難道是受到損傷逃到了這裡?不對,從這顆打神樹即將枯死的情況來看,應該只是真正打神樹飄落下來的一顆種子,誕生出來的打神樹。」

「打神樹?可以煉製打神鞭?」

葉陽神色一驚,這下他總算知道為什麼阿彩這傢伙會死死抱住這棵樹不肯鬆手了,原來這並不是什麼枯木,而是一顆生長在傳說之中的打神樹,雖然只是真正打神樹飄落下來的一顆種子誕生而成,但也足以讓人震驚了。

葉陽可以想象,如果被人知道這裡有一顆打神樹,肯定會引起一番腥風血雨的爭搶,畢竟這種樹可以煉製成什麼都能打的打神鞭。

「主人,你趕緊把這顆打神樹連根拔起來,找機會用各種天材地寶讓之新生,這樣主人就能煉製出打神鞭,到時候一鞭子抽出去,什麼寒魄老祖什麼奪天少爺都不能奪,要被抽個結結實實。」小妖道。

「這棵樹枯成這樣,還能用么?」葉陽嘀咕了兩句,就要把整顆打神樹連根拔起,但是突然,一陣有氣無力的聲音忽然傳入了他的耳里。

「人類,左前方八百里處的山脈下有一座元石礦脈,深處應該有靈泉,把我放進靈泉里就能讓我蘇醒。本來我是要前方那座元石礦脈的,可惜還沒走到那裡就再也沒有力氣行走,只能紮根在這裡,等待外人的求助,可等了上千年也沒有人注意我這顆枯死的樹,現在遇見了你這個注意到我的人類,希望你能救救我。」

葉陽一驚,這居然是打神樹發出來的聲音。

「你說什麼,前方有一座元石礦脈?」葉陽驚得差點從地上跳起。

在武道界流通的元石貨幣都是從元石礦脈里開採出來的,大陸上有元石礦脈的地方,基本上都被各大勢力的人佔領了,現在這顆打神樹說什麼,前方居然有一座元石礦脈?


就算葉陽再有身家,此刻也坐不住了,管他打神樹到底說的是真是假,先去走上一遭再說,總不可能這棵如風中殘存蠟燭一樣的樹還會騙他吧?

見到打神樹說出了那句話便再也沒有了動靜,葉陽身軀一震,上百道亮麗劍氣從毛孔內飛射出來,組成了一道圓形劍陣,這劍陣唰唰唰的繞著打神樹四周的土壤絞殺,幾乎頃刻之間,一個十米深的大坑出現了,打神樹蔓延到地底的根莖在此刻顯現了出來。

隨後葉陽六條元力手臂咔咔咔的擒拿而出,把整顆打神樹挪移進了龍王塔,那抱著打神樹不肯鬆手的五彩斑斕的蜘蛛阿彩也被一同收進了龍王塔里。

「老大,我也要進去,阿彩那傢伙太調皮了,我進去幫你把他好好調。教調。教。」

看見阿彩被葉陽收進了龍王塔,紅桃手舞足蹈的叫了起來,讓葉陽把自己也收進龍王塔。

葉陽點點頭,讓紅桃也進入了龍王塔,隨後便身軀一動,向著打神樹所說的方向前進。

他並不知道打神樹所說的具體位置在哪裡,只能一座山一座山的尋找。

當他又向前深入了八百里后,看見了連綿無盡的群山,這讓他眉頭大皺,要把地底有元石礦脈的山脈找出來,這得花費多少時間?

「主人,斜前方那座小型山脈周圍的元氣要比天地間的元氣雄渾一點,打神樹所說的元石礦脈應該就是在那座山脈下沒錯了。」小妖道。

葉陽順著小妖所說的方向看了過去,果然在視線里看到了一座小型山脈。

這座小型山脈乍看沒有什麼異常,但只要來到近前細細感應,便能發現這裡的元氣與眾不同,比周圍的元氣出奇的要濃郁許多,顯然山裡不是有天材地寶,就是地底有元石礦脈的徵兆。

「看看打神樹到底說的是不是真的,這裡到底有沒有元石礦脈。」

葉陽大手一抓,抓出來了一團烏雲,這烏雲之中探出來了一條黑漆漆的手臂,魔神之手。

魔神之手轟擊而出,如遠古巨龍狠狠踐踏在了小型山脈上,頓時前方那座小型山脈轟隆隆的顫抖起來,咔咔咔被轟出了幾條裂縫。


舉手投足就讓山崩,這還是葉陽留手的結果,他是不想把動靜鬧得太大,免得引起外人的注意,不然的話他把魔神之手催動到極致,一掌下去就能把眼前的小型山脈夷為平地。

嗚嗚嗚。

大量濃郁又雄渾的元氣從出現裂縫的地方溢出,葉陽見狀頓時雙眼一亮,這座山脈下方十有**有元石礦脈沒錯了。

嗖。葉陽腳踏風雷,一溜煙從出現裂縫的地方竄進了山脈深處,果然在山脈深處大約十丈深的地方,見到了一座小型元石礦脈。

雖然是小型,但葉陽微微估算了一下,至少可以開採出千萬下品元石,百萬中品元石,甚至其中還有上品元石,雖然數量只有一萬,但也足以讓葉陽欣喜了。

因為上品元石堪比鎮魔石,能夠得到一萬上品元石,就相當於得到了一萬鎮魔石,到時候憑藉那一萬上品元石里的能量把第九頭巨龍微粒蘇醒也不是不可能。

「好多,好多元石,發財了,這下發財了。」

葉陽滿臉欣喜,就在他為發現元石礦脈而欣喜的時候,山脈外面的裂縫處,突然顯現出了一張滿是驚色的面孔。

這張面孔的主人豹頭人身,居然是一個獸人。

這個獸人通過葉陽轟出來的裂縫看到了地底的元石礦脈,眼裡滿是貪婪與吃驚之色,「沒有想到,真是沒有想到,這裡居然有一座元石礦脈,走,趕緊把這個消息告訴巴薩大人,這樣巴薩大人就不用再偷偷摸摸和人類做交易了。」 正處於發現元石礦脈而欣喜的葉陽,並不知道有一個獸人,也發現了元石礦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