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宇的脖子微微一轉,手中的書已經合了起來,說道:「蘇光來了,還有田思琪。」

0

此刻,在廣場中間,一個流里流氣的聲音從人群外傳來。

「靠,有這麼好玩的事情居然不等老子滾開,全部給老子滾開。」

蘇光終於到了,後面還跟著個田思琪,可田思琪並沒有跟蘇光一群衝進人群,而是在人群外停住了腳步。

今天這事情,想要平復下來是不太可能的,這點田思琪很是清楚,既然平復不下來,那自己就少管閑事,讓他們的鬧一通,最後鬧成個什麼樣子,就要看逍遙皓天的處事方法了。

「蘇光,你想管我們逍遙盟的事,你不要命了。」

特種隊的隊員可不怕蘇光,因為他們是逍遙盟,不會將任何人放在眼裡,很多導師見了他們,都要繞路走。

「你大爺,怎麼,你們這麼多人圍著我兄弟,還不讓老子管,真當你們逍遙盟是天王老子呀,有種沖老子來,今天來一個,老子他娘的廢一個。」

逍遙皓天一把抓住蘇光,說道:「蘇兄弟,今天這事是我引起來的,就讓我一個人解決。」

「逍遙兄弟,他們人多呀,你一個人能應付的過來嗎?」

「也就三十幾號人罷了,比起昨天晚上少了很多,我想,應該沒什麼問題。」

「那好,你自己小心一點,這些混蛋不用跟他們客氣,統統廢了都行。」

蘇光往後一退,見沙馬龍站在這邊發獃,說道:「喂,沙馬龍,聽說今天我兄弟可是為了幫你才。

逍遙皓天的一隻手壓在了一個隊員的頭上,面對這等實力的人,逍遙皓天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將他給秒殺掉。

不過,今天可不是殺人的時候,剛進入聯盟學院,如果現在就囂張般的下殺手,豈不是等於在對整個聯盟學院發起挑戰了,逍遙皓天可不會做這種傻事。

砰。

猛然一掌下去,這一掌並沒有往這個隊員的頭頂拍,逍遙皓天的手一轉,從隊員的頭頂轉移到了他的肩膀上,在右肩膀上稍微一股力道壓下。

在周圍所有人看來,逍遙皓天這一掌下去,定然會取人性命,就連坐在旁邊那大松樹下的龍雨,都站起身來。

可誰也想不到,逍遙皓天並沒有對這個隊員下毒手,他這一掌的力道雖強悍,但卻將所有的力量,全部都集中在了這個隊員的腳下,使的這個隊員的身體一點也沒受傷,可他的雙腳,已經陷入了地下。

要知道,這聯盟學院的地面,是由一種十分特別,也是十分堅硬的礦石所鋪成的,可逍遙皓天這一掌,居然將這個隊員的身體給壓進了地下,周圍所有的隊員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這一幕又是如此的真實。

「給我下去。」

轟隆……

整個廣場一震巨大的震動,第一個被逍遙皓天進攻的隊員,除了他的頭還在地面之上外,他整個身體,全部都已經陷入了地下。

這也太過變態了,僅僅是一掌,如果換成是其他的強者,這一掌下去,就算不取這個隊員的性命,也將跟古樂天一樣,全身筋脈跟骨頭斷掉,直接被廢可逍遙皓天的這一掌,僅僅是將這個隊員的身體打入地下,看這個隊員的表情,是沒有絲毫的痛苦,這也就是說,一掌學去,並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該死,混蛋,有种放我出來。」

「放你出來?如果你有本事的話就自己出來。」

逍遙皓天才懶的去管這傢伙,這就是所謂的特優生,真是不堪一擊,對於逍遙皓天來說,像這種角色,自己一根手指頭,就能送他下地獄,他這條命,自己也沒興趣要可對於周圍的那些隊員來說,逍遙皓天的這一手,實在是驚人呀,這小子是怎麼將力量轉移到地面上去的,手段著實高明的很。

本書源自看書罔 第514章永恆的國度

就連在導師房子大樓的那司馬導師,見到廣場上的這一幕,都已經站不住腳了,他想馬上下去阻止逍遙皓天,卻又看了一眼旁邊臉帶笑容的葉浮萍,最後還是忍耐了下來。

葉浮萍不會在這個時候得意,自己隊來了一個如此了得的隊員,對於她來說,將起到很大的幫助,可如果自己現在就叫囂的話,那等於給逍遙皓天樹立起導師中的敵人,也給自己樹立起了很多敵人,沒有分毫的好處。

「該死,這傢伙居然敢侮辱我們特種隊,大家一起將他……」

特種隊的其他隊員已經從吃驚中反應了過來,逍遙皓天的這一手,簡直是對他們特種隊的侮辱,要知道,剛才被逍遙皓天打下地的,可是他們隊的隊長,自己的隊長被人給侮辱了,自己這些人不可能還愣著。

但不等他們出手,一個個還想聯合力量,雖說逍遙皓天不會將他們這些小小的力量放在眼裡,但如果讓他們聯手的話,豈不是顯的自己的度太慢了。

「你們這些人,還不夠我玩的找幾個強點的來,至於你們,全部給我下去乘涼。」

同樣的手段再次使出,逍遙皓天以無形身法,身如閃電般,移動到每一個特種隊的隊員面前,在他們的肩膀上一人給出一掌,這一等級特種隊三十多號隊員,就在這眾目睽睽之下,全部都只剩一個頭在地面上,身體,全部都陷入了地下。

三十多個人頭,如果逍遙皓天要取下來的話,只要風刃一出,他們三十多個人的頭,就將永遠離開他們的脖子。

蘇光跟沙馬龍相互看了一眼,這兩個都是年輕一代中的強者,雖說兩個人的名聲都是臭到了極點,可在力量跟修為這方面,卻沒人敢說他們是廢物。

逍遙皓天的手段,就連蘇光跟沙馬龍,都嚇了一跳,兩個人的背後,都流出了冷汗。

這也太誇張了點,眨眼之間,一等級特種隊三十多個人,全部都跟打入地下,逍遙皓天現在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直接走,他們一時之間也出不來,要他們命,也是揮手之間的事情。

人群外的田思琪見到事情的發生,甚至,今天這事可是越鬧越大了,逍遙皓天昨天抽了古龍兩家的臉,今天,逍遙皓天可是要以一人之力,獨戰整個逍遙盟了。

「還愣在這幹嘛,事情鬧大發了,你們三個還不走。」

田思琪衝進人群,勸逍遙皓天三人先閃人,畢竟這已經不是逍遙皓天一個人的事了,蘇光跟沙馬龍都逃脫不了干係。

可逍遙皓天僅僅是一笑,將聲音稍微放高來說道:「這就是所謂的聯盟學院逍遙盟么?簡直是不堪一擊。」

挑釁,這是裸裸的挑釁,凡逍遙盟的成員,聽到著句話,還不全部衝出來跟逍遙皓天拚命。

「好囂張的小子,好大的口氣我倒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強,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雄厚的聲音,龐大的氣息,從人群外傳來,但還不等逍遙皓天看清來人,只見天空中道道光聚集,這些光全部都朝廣場在中心射下來,令的周圍所有的隊員再次退後。

「其他人,統統給我退下。」

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這讓剛才發出雄厚聲音的男隊員也沒有上前,直接站在了退後的人群之前,是一動也不動。

逍遙皓天四人站在一起,現在葉浮萍所說的四個人,已經有三個跟逍遙皓天站在了一起,但站在一起並不等於站在一邊,除了蘇光之外,沙馬龍是打醬油的,田思琪也只是好心來提醒逍遙皓天趕緊走,但現在已經來不及了。

「龍雨。」

蘇光看著已經出現在自己四人身前的女生,她身著艷麗的裙子,一頭黑色的秀髮,也在剛轉身正面對著逍遙皓天時招出了一群妖獸。

「龍家的人?」逍遙皓天問道。

「沒錯龍家年輕一代中的老四,昨天晚上那個女人是她的大姐,龍九是她的二哥。」

「這個丫頭有點意思,居然還能在頃刻間搞出這麼多妖獸。」

「一群沒用的東西,全部給我滾上來。」

龍雨體內散發出道道彩光,這些光在地面上劃出了一道道的裂痕,她隨即腳一踏地,轟隆一聲,所有被逍遙皓天打下地的隊員,全部被震了出來。

「多謝龍學姐。」

「滾一邊去,從今天開始,你們這些傢伙,不再是我逍遙盟的成員,以後你們的事情,也與我們逍遙盟無關。」

龍雨一句話,直接就將這些隊員從逍遙盟給開除了。

「龍學姐,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全部給我滾。」

看龍雨很是憤怒,這些隊員也不敢多說什麼,全部都先退到一旁。

「界神聯盟一支花,龍雨大媽,昨天你那三表哥已經被我兄弟廢了,難道你想做第二個廢物嗎?」

蘇光沒有好氣道。

「蘇光,你叫誰大媽?有種再叫一遍」

「誰不知道你龍雨是整個聯盟學院最毒的一個,叫你大媽,總比叫你毒婦要好的多」

「你……」

「蘇光兄弟,既然今天的事是我鬧起來的,那就讓我來收場.」

蘇光說道:「哎我說逍遙兄弟,這個女人你可要小心,她的眼睛可不一般啊!」

昨天逍遙皓天要殺古樂天蘇光都阻止,今天卻說能秒殺這個龍雨,看樣子並不是因為古家跟龍家的分別,而是這個龍雨。

廣場中心的隊員們全部都已經散開,就連蘇光跟沙馬龍,還有田思琪也退的遠遠的,使的逍遙皓天跟龍雨所在之地,空出了一片巨大的地方。

當然,像龍雨這樣的人,逍遙皓天根本就沒打算要跟她打太久,界神級別又如何,逍遙皓天是一星界神,就足以應付。

裙子,跟其他的隊員與眾不同,彷彿在這聯盟學院,他們古家跟龍家的人根本就不需要穿學院的校服,不管做什麼事,都按照自己的想法而來,不管面對什麼人,他們都是如此的囂張跋扈。

兩個人正面相對,那些妖獸也已經全部聚集到了龍雨的周圍,妖獸就好比一隻只的寵物般,很是乖巧的聽從著龍雨的命令,要它們攻擊誰就攻擊誰但像這種妖獸,可以說是能攻擊別人。

但同時也會給自身帶來傷害,當控制妖獸的人在失去控制它們的能力后,那這些妖獸就將朝離它們最近的活物進行攻擊但這個龍雨命好,身為龍家的子孫,在以後,沒人敢對她怎麼樣,別說讓她失去控制這些妖獸的能力了,所以她這條命,還沒有斷送在她所培養的這些妖獸之口。

光芒,從龍雨的體內逐漸散發出來,圍繞在隊員們所讓出來的場地,周圍的妖獸也好像在吞噬著龍雨所散發出來的光,一道道,一陣陣的將那些光給吞噬掉,最後,大概二十隻妖獸,全部都聚集在了同一個點上,相互之間吞噬著,也可以說是一種另類的融合,變成了一個巨大妖獸。

以龍雨所散發出來的力量,跟她所控制的妖獸來看,逍遙皓天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這個丫頭所擁有的是什麼元素,他現在所散發出來的也並不是元素力量看樣子,他們古家跟龍家,已經將昨天的情況了解的十分清楚了,知道逍遙皓天昨天在動手的時候也不是用的元素力量,既然如此,那為什麼要先將自己的元素力量給暴露在逍遙皓天的眼前呢。

周圍的隊員沒一個人說話,所有人都認定逍遙皓天今天一定會死,畢竟,昨天晚上廢古樂天的事情,加上剛才的事情,如果還有人將逍遙皓天當成是一個弱者的話,那他的腦子就是有病了好在,這裡的每一個隊員也是清楚龍雨的,龍雨是古龍兩家的年輕一輩中最毒辣的一個,別看她是個女人,但卻是個渾身是毒的女人,單單以她所培養的妖獸,就能體現出她那毒辣的性格。

大樹下,龍宇手中的書已經合了起來,他正用心眼注意著逍遙皓天的一舉一動,現在與逍遙皓天對峙的畢竟是他的親妹妹,一但發生什麼意外,他這個哥的也好及時相助。

「三表弟,今天怎麼讓四表妹出手了,難道你不想會會那小子嗎?」


古梵谷跟古化騰收到消息,也全部趕了過來,逍遙皓天居然敢說逍遙盟不堪一擊,他們本是想以此事來了解逍遙皓天,為古樂天報仇的,沒想到,自己剛到,就見龍雨已經跟逍遙皓天對峙了起來。

龍宇說道:「小雨自己想要去跟那小子較量一下,我也就由著她了。」

「像那種人,其實根本就不需要我們古龍兩家的人出手,我們隊上隨便派幾個狠點的角色,就能將他給處理掉」古化騰說道。

「如果真如二表哥你所說,那昨天晚上三表哥也不會出事了你們別看逍遙皓天那小子平平無奇,但卻擁有著一身怪異的力量,那種力量,是我前所未見的。」


「三表弟向來對那些怪異的力量有所研究,難道連你,都不知道那小子力量的來路嗎?」

「暫時還不知道,只是感覺到那小子體內的力量很是邪惡,加上我問過我大姐昨天晚上的情況,我大姐說起那小子的力量時,臉色發白,瞳孔放大,我便猜測,昨天晚上我大姐已經被那小子給嚇呆了,根本就不可能看清楚那小子的力量來路。」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第515章永恆的國度

「關於這點,我們也已經問過三弟了具三弟所說,昨天晚上他就彷彿掉進了地獄,一時間散失了所有的戰鬥力,在沒有絲毫還手的機會之下,才會被那小子得手的。」

「掉進地獄深淵?地獄與邪惡同出一體,但像那種邪惡力量,在整個各城都已經上億年未出現過了,那小子是從哪得來的邪惡力量。」

古梵谷說道:「想要將那小子一擊滅殺,那就必須要先了解他力量的來源邪惡與地獄,存在著一個共同點。」

龍宇說道:「是死亡。」

「沒錯,就是死亡三表弟,你研究那些怪異力量這麼多年,可知道在各城上,曾出現過屬於死亡的這種力量?」

龍宇搖了搖頭,說道:「我翻閱過所有跟力量有關的書籍,從未有任何一本書上記載過關於死亡這一類型的力量,至少在近幾個紀年內是沒有的。」

「那就奇怪了,在整個各城都不存在的力量,那小子是怎麼得來的?而且,他好像也沒有元素力量的,只是靠著他那邪惡,死亡的力量蠻橫。」

像古梵谷他們這類人,如果連他們都知道死亡力量的話,那就顯的死神的死亡力量太過渺小了,別說是古梵谷他們,哪怕是最無雙城最為強大的存在,都不一定知道死亡力量是一種怎麼樣的存在,畢竟,死神的時代,距離現今已經很久很久了。

「還是先看看,如果小雨有危險,我們三個人,足夠應付。」

廣場之中,逍遙皓天走到噴泉邊坐了下來,這可真是讓人大跌了眼鏡,面對龍雨這個龍家的子孫,逍遙皓天不但是一點也不慌張,還如此清閑的找個地方坐下來,看他這樣子,難道是想坐著跟龍雨動手不成。

「小子,今天我就要廢了你,讓你也嘗試一下被廢的感覺。」

「要廢我,很容易,只要你的力量足夠,別說是廢我,殺我都是頃刻之間的事情不過以我看,你的力量,還不夠強大。」

「口氣還真大,打過之後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