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千兒看到顧銘眼中閃過那絲傷感,心中自然明白他想起了自己的親人。

0

可是龍千兒也不沒有辦法,只有顧銘的信仰之力達到一定的程度后,才能打開小天地。

「你是從世俗界過來的?」林詩詩瞬間反應了過來,一臉驚訝的看著顧銘。

她的話,同時也引起了周圍修士的一片驚呼。

小世界的進出方法,掌握在六大家族和九大門派還有四大魔門手中,像他們這種小家族,根本不知道,也從來沒見過世俗界的人。

沒想到今天竟然見到了一個。

等等,他剛才說他叫什麼?

燕銘?!

難道他是六大家族燕家的人嗎?

瞬間全場修士臉色瞬變,驚訝看向顧銘。

「沒錯!你們林家的後人是我眾多妻子中的一位。所以,我不希望與你們林家為敵。」

說到這裡,顧銘扭頭看向雷威,淡淡的說道:「如果我沒說錯的話,世俗界西北雷家是你們的分支吧?」

「你怎麼知道的?」雷威問道。

「因為他們已經被我給滅了!」顧銘笑道。

「你說什麼?」

不僅雷威怒了,他身後的雷家人也怒了。

「我說他們是被我給滅的。你們還真是一家人,到哪裡都喜歡裝犢子,知道後果嗎?那就是滅亡!」顧銘不屑的說道。

「你給我等著,我們雷家是不會放過你的!」雷威陰冷的嘶吼。

顧銘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冷笑:「你想動手就來,不想動手,那就滾蛋,你的命是我的!各位,誰殺了他以後,提頭來見我,這顆六品丹藥就是他的!我們走!」

顧銘十分霸氣的大笑,帶著龍千兒和魔水芸轉身離開。

然而他們並不是離開藥材市場,而是繼續在這裡閑逛起來,絲毫沒把剛才的事放在心上。

林詩詩始終跟在顧銘等人身後,她實在太需要那株丹陽藤,她不想放棄。

「要不我把丹陽藤分她一點吧,畢竟她和你妻子有著血緣關係!」龍千兒拉了拉顧銘的衣服,小聲的說道。 顧銘詫異的看向龍千兒。

「等一會再說吧!」顧銘輕聲說道。

龍千兒見顧銘這麼說,不再說話。

顧銘扭頭看向林詩詩,問道:「你跟著我們幹什麼?」

「我,我想……」

「你還想得到丹陽藤?」顧銘問道。

林詩詩微微點頭,輕聲說道:「我需要它給我爺爺治傷。」

聽到這裡顧銘微微點頭。

看來林詩詩的爺爺的神識受了傷,否則也不會如此棄而不舍的跟著自己。

丹陽藤雖然不是非常重要的藥材,可卻是十分的稀少,能夠遇見已經是非常大的機緣的了。

「你準備使用丹陽藤?煉丹嗎?」顧銘問道。

林詩詩搖了搖頭,「我家的煉丹師只有三品,根本無法煉製六品丹藥丹陽丹,只能直接服用!」

顧銘一聽搖了搖頭,這不是浪費藥材嗎?

「丹陽藤我是不會給你的,不過丹陽丹我到是可以給你一顆!」

「真的?」林詩詩驚訝的瞪大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

「當然是真的了,不過你要等我煉製以後!」顧銘瞥了林詩詩一眼。

「你煉製?」林詩詩瞪大雙眸,震驚無比的說道:「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那你就當我是開玩笑吧!」

顧銘搖了遙頭,為什麼說實話沒有人相信呢。

「等一下,我覺得我們暫時還是不要離開這裡的好。」白可欣急忙追上顧銘,小聲的說道。

「為什麼?」

「還不是因為你剛才大肆購買藥材所花的靈石太多了,你沒注意已經有很多人盯上你了嗎?另外,你沒看見雷家人已經來了嗎?他們在等你離開動手呢!」

「你不是我們的護衛嗎?有你在,我還怕他們嗎?」

白可欣一聽,頓時嚇得後退一步,心中後悔不已。

我的哥呀,親哥,咱別鬧了好嗎?

現在的白可欣真想轉頭離開,可是她已經離開不開,那些已經認定她和顧銘是一夥的,怎麼可能放過她呢。

「走吧!」

冷王梟寵:庶女嫡妃 顧銘淡淡說道,大步向外走去。

看到顧銘執意要走,白可欣無奈之下,捏了一道傳音符后,跟了上去。

就在顧銘幾人剛剛走出藥材市場不久,幾道身影就將顧銘等人給攔住了。

「幾位,這是什麼意思?搶劫的話,也不背著點人嗎?」顧銘淡淡的問道。

「在嗜血域根本不用背著人,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小子,把你的納戒乖乖的交出來,別讓我們動手!」其中一個老者冷聲說道。

「納戒給你們也不是不行,可是我只有一個納戒,你讓我交給誰?」顧銘笑問道。

「小子,你想挑起我們的內鬥是嗎?你的算盤打錯了!」一個中年修士一臉嘲諷的看著顧銘。

「不錯,就算是我們內鬥,也會先殺了你們!」又一個修士陰冷的說道。

「你們最高的修為只不過是化神中期,本人不才化神後期,而且我的護衛是化神初期,你們自己說是我們的對手嗎?」顧銘淡淡的一笑。

眾人一聽,不由的後退一步。

他們在顧銘身上一點也沒看出來修為。

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個他身上有隱藏修為的法寶或者功法,另一個就是他的修為高出自己等人。

然而,他們卻不想一個如此年青的小子會有化神後期的修為。

「你在騙我們嗎?你才多大?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子,會有化神後期的修為?我不相信。」那個老者搖頭說道。

顧銘微微一笑,將白可欣拉到前面,「你們看她多大,她又是什麼修為?」

「十八歲?化神初期?」

老者看到白可欣后,不由的驚訝的叫出聲來。

「這回相信了吧!我努你們還是馬上離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顧銘淡淡的說道。

「哼,我就不相信你真的是化神後期!」

那個老者冷哼,化神中期的修為瞬間釋放出,一道劍光劃破長空,直接朝著顧銘斬去。

顧銘不屑的搖頭,「為什麼就不相信呢!給我跪下!」

噗通!

那道劍光瞬間化為虛無,而那個老者更是直接跪到了顧銘面前。

「你,你是何人?」

「你不知道我的身份?不知道我的身份就想來打劫,你們長腦子了嗎?」顧銘微微一笑。

這時,其他幾人滿臉的驚恐,慢慢的向後退去,忽然轉身就準備逃跑。

「想走嗎?好像晚了!」

顧銘手一揮,將其餘幾人全部抓了回來,扔到了老者面前。

「你到底是誰?就算死也讓我們死個明白吧!」老者抬頭看著顧銘。

忽然,一塊令牌出現在眾人面前。

「內衛?!」

看到這兩個字,老者眼中閃過了忌憚之色。

內衛令牌可不僅僅是身份的象徵,更是一種實力的象徵。

「見過內衛大人,還請大人放過我等一馬。」

老者求饒。

而他的同伴更是嚇的渾身顫抖。

「滾吧!別再讓我看見你們!」顧銘手一揮,解除了束縛,放他們離開。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出現在顧銘等人面前。

一個女人,蒙著臉,身材極好,眼睛冰冷的瞪向白可欣。

「你不在家中修鍊,跑出來幹什麼?還給人當起了護衛,你怎麼想的?」

「姐姐,我不是在家無聊嗎?」白可欣嘿嘿笑道。

「你啊!走吧,跟我回家!」白可妍瞪了白可欣一眼道。

「不行,我都收了人家的錢了。」白可欣搖了搖頭,「我得保護他們兩個月。」

「你……」

白可妍聽了白可欣的話,被氣的直跺腳,遲疑了一下后,看向顧銘,「大人,我們把靈石還給您,您看行嗎?」

「不行!」

不等顧銘回答,白可欣直接打斷了白可妍的話,「姐姐,這是我人生的第一筆生意,我不能中途放棄的,否則會影響我的修道之心。」

「罷了,既然這樣,那我就陪你吧!」

白可妍哪裡會放心自己這個妹妹呢!

這裡可是嗜血域,雖然白家在這裡還有著一定的實力,可是誰又能保證那些人不會暗中下殺手呢。

就在顧銘等人準備離開時,又有數道身影攔住了顧銘。

「雷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白可妍陰冷著臉問道。 雷燁梁沒想到白可妍會在這裡,不由的皺起眉頭,「白可妍,這件事跟你沒關係,馬上離開。」

「我要是不走呢?」白可妍冷哼。

雷燁梁怒道:「白可妍,這小子高價懸賞我家公子的性命,我家家主讓我把他帶回去,你最好讓開!」

白可妍並不知道之前的事情,但是妹妹已經答應保護顧銘等人,她就要將事情辦到。

「雷長老,這幾個人現在受我的保護,你們雷家想要帶他走的話,兩個月以後再說,或者是等他們離開嗜血域再說!」白可妍說道。

雷燁梁遲疑了一下,帶著雷家的人離開了。

雷家雖然很強,可是白家也不算弱,完全不可能因為一個外人,而讓兩家發生戰爭。

「你們現在去哪?」白可妍看向顧銘等人。

這時,顧銘的腦海中響起了龍千兒的聲音。

「去嗜血域最中央城市,那裡有個煉獄塔。」

「煉獄塔是個什麼東西?」顧銘心中暗道。

「讓你去,你就去,哪來這麼多廢話,你想不想打開小天地了?」龍千兒冷哼。

「好吧,我去還不行嗎?」顧銘回答后,看向白可妍,輕聲說道:「我想去煉獄塔!」

「煉獄塔?你不會想闖鍊獄塔吧?」白可妍驚訝的問道。

「算是吧!到了地方再說!」顧銘微微一笑。

目光不由的看向龍千兒和魔水芸。

當看到龍千兒時,不由一怔。

只見龍千兒臉色陰冷的瞪著自己,那樣子很是憤怒。

乖乖的,這是什麼情況,我好像沒招惹她吧,她怎麼這種表情看自己。

顧銘十分疑惑。

龍千兒白了顧銘一眼后,拉著魔水芸直接離開。

白可妍看著奇怪的顧銘三人,不由的皺眉,扭頭看向白可欣和林詩詩。

「詩詩也在呀!走吧,正好送你回家!」

林詩詩微微點頭,可是目光卻一直盯著顧銘。

離開這個集市后,白可妍將自己的飛行法寶拿了出來。

「從這裡到中心城,就算是使用飛行法寶也要一個月的時間,這還是在路上沒有發生任何事的前提下……」

白可妍後面的話沒有說,但是意思大家心中很清楚。

「沒事,只要到送我到中心城就行。」

「那你們可要小心了,雷家就在中心城,如果到了中心城,他們是不會放過你的。」

「你認為我會在乎雷家嗎?世俗界雷家我可滅,那麼也不怕再滅了小世界中的雷家。」

聽了顧銘的話,白可妍怔了怔。

什麼意思?

他的意思是想滅了雷家嗎?

「走吧!」

顧銘也不想過多的解釋什麼,抬頭看了一眼白可妍的飛行法寶,不由的搖了搖頭。

手一抓,直接切斷了白可妍與飛行法寶的聯繫。

頓時白可妍臉色大變,正準備上前與顧銘理論時,卻被龍千兒給拉住了。

「他在給你重新煉製呢,看著就行了!」

白可妍半信半疑!

當看到一束火焰從顧銘手中飛出,將她的飛行法寶吞噬后,頓時詫異不已。

「你喜歡什麼樣子的?」顧銘輕聲問道。

「蝴蝶!」白可妍脫口而出。

顧銘微微點頭,雙手快速的舞動,半個時辰后,一個非常漂亮的蝴蝶發卡(qia)出現在顧銘手中。

「滴血認主吧!」顧銘將蝴蝶發卡扔給了白可妍。

「這還是法寶嗎?怎麼會感覺不到它的波動?」白可妍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