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雯搖搖頭,無奈而又痛心。

0

在男人面前,女人永遠都是弱者。

現在就連肖哲團隊裡面的女孩,也都開始面臨被踢出團隊的危險,很多女孩為了自保,不得不答應肖哲等人的流氓要求。

暫時還算安全的也就只有秦雨少數幾個人女孩,一來秦雨性格剛烈,二來肖哲暫時還不想用威脅的方式強迫他,對於自己喜歡的女人,總是希望她能夠心甘情願地撲到他的懷裡。

黃雯三十來個女生回到了自己臨時的營地,圍著快要熄滅的篝火默默坐著,一片死氣沉沉,大家都知道,沒有食物和水,她們活不過兩天,而且到明天,大家就會餓得走不動路了。

「你們需要食物嗎?」

黑暗中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

黃雯等人一驚,看到一個男子從黑暗中走了出來,跨入了她們的營帳裡面。

楊嘯站在快熄滅的篝火前,右手拿著鋼管,左手拿著一瓶礦泉水和一包蘇打餅乾,儘管光線微弱,黃雯等人還是看得清楚,內心都是一陣驚喜。

不過,黃雯立即警覺起來,低聲喝道:

「你有什麼要求?別指望我們會出賣肉體換取你的食物。」

在黃雯她們看來,突然冒出來的楊嘯一定是沒安好心的,甚至想著以一包餅乾和一瓶水,換取所有女生的身體,真是無恥啊。

楊嘯一笑,說道:

「我沒有那麼無恥,不過,我也是有條件的。」

「什麼條件,你說。」

黃雯,陳菲等人望著楊嘯手中的水和餅乾,咽著口水,只要楊嘯不是來羞辱她們的,什麼條件都答應。

甚至有部分女生在想,就算拿身體交換也值啊,一瓶水還有一大包餅乾,現在她們的身價已經跌落到只值2小塊餅乾了。

「條件很簡單,我做你們的老大。」 「一包餅乾就想做我們的老大?」

黃雯有些疑惑,不知道楊嘯到底有什麼目的。

「每天兩大包餅乾,兩瓶水。」

楊嘯淡淡地說道。

總裁他是偏執 「成交!」

黃雯說著,一把搶過楊嘯手中的水和餅乾,直接撕開,周圍的女生也是呼啦一下圍了過來。

黃雯愣了一下,拿出一塊餅乾,開始逐一分發。

一大盒餅乾有三十多塊,差不過剛好夠所有人一人一塊,最後盒子裡面還剩餘三塊。

這些女孩子早就餓暈了,拿了餅乾直接放入嘴中猛嚼起來。

黃雯又把水瓶扭開,喝了一小口,逐一傳遞給大家,所有人都只喝了一小口,最後水瓶回到了黃雯手中,居然還剩餘十分之一左右。

楊嘯看了,內心對於這群女孩的自律大加讚賞,相比肖哲那群人來說,這群女子的自私和貪慾都被很好的控制了起來,真遇到危險,大家更容易共度難關。

從另外一個側面也證明,相貌普通的女孩也許有一顆善良的心。

「還想吃嗎?」

楊嘯淡淡地說道。

黃雯等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是遇到了真土豪啊!

大家一起驚訝地看著楊嘯,實在不明白楊嘯打什麼主意,她們身上真的一無所有,楊嘯如果有這麼多的食物可以浪費,可以隨便去找別的團隊,或者隨便去找那些漂亮的女孩子。

現在的行情,一包餅乾一瓶水,可以秒殺大部分的美女。

楊嘯從背包裡面又拿出了一盒餅乾遞給黃雯。

黃雯接過來一看,這是一大包奧利奧夾心餅乾,相比之前的那袋蘇打餅乾,更加誘人,這一大盒奧利奧裡面有四條獨立包裝,每一條都有十塊餅乾。

黃雯接過來,卻沒有動手,盯著楊嘯。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說吧?」

「你覺得我會是看上了你們的美色嗎?」

楊嘯笑道。

「你?」

黃雯一時語塞,要是平時,她也早就罵上了,即便不罵也會頂幾句,可是,現在面對楊嘯這個土豪救命恩人,還真是沒有脾氣。

「放心吃吧,不過,從明天起,只能上午一包,下午一包餅乾,地主家也沒有餘糧啊!」

黃雯一笑,也不再猶豫,撕開餅乾,將三條餅乾遞給大家去分,將第四條扯開之後,拿了兩塊夾心餅乾出來,其餘的依舊包好,退給楊嘯。

楊嘯愣了一下,收回了這條餅乾。

黃雯的意思很明白,一人一塊剛好,剩餘的幾塊大家不好分,在艱苦的條件下,要想保持隊伍團結,最好的辦法便是公平公正。

不患寡,而患不均!

盛世獨寵:總裁的專屬嬌妻 這塊奧利奧夾心餅乾吃下之後,眾人頓時覺得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真的是上天可憐她們啊,降落了一個救世主!

「我不是救世主,我和你們是合作關係,我們合作的時間暫時定為4天,四天之內,我每天提供給你們兩瓶水,兩包餅乾,你們需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在我休息睡覺的時候,你們要替我站崗放哨,不允許別人打攪我,如果有人打攪我,你們要提前告訴我。」

楊嘯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黃雯等人愣了一下。

「就這麼簡單?」

「就是這麼簡單,還有,你們千萬別想著趁我睡著了搶我的食物,包里的食物只夠我們四天了,四天之後,如果我們合作愉快的話,我可以再提供給你們更多的食物。」

楊嘯也擔心這伙女人餓瘋之後對自己下毒手,所以提前放出誘餌,他畢竟是有底牌的,排水溝裡面還有一大箱子食物呢。

他剛才連續給兩包餅乾,一來是看這些女孩可憐,二來也是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讓她們相信自己。

另外,自己作為她們的恩然,她們也不至於暗中加害自己吧?

楊嘯其實也在賭,賭這群女孩不會像肖哲那幫人那麼無恥,只要她們還有一顆善良的心,就不會陰謀加害自己。

黃雯看著楊嘯,堅定地點點頭。

「你放心,這四天之內,除非我們全部死光了,誰也別想動你一根指頭,姐妹們,大家拿好自己的武器,從現在開始,我們分成兩班人,一班睡覺,一班站崗,要絕對保證他的安全……對了,還沒請教你的姓名?」

「呵呵,不客氣,我叫楊嘯。」

「嗯,那你現在可以休息了。」

黃雯說完,將營帳中最好的一個床位指給楊嘯,那是從廢墟中撿回來的一張席夢思床墊。

楊嘯這幾天睡的都是岩石,硬邦邦的,睡得腰酸背痛,現在看到柔然的席夢思,頓時內心大喜,也就不客氣躺了上去,將背包當著枕頭。

這群女孩子立即拿起了鐵管等武器,開始站崗放哨,十來個女孩組隊去附近的廢墟撿了一堆木材過來,將篝火再次燒旺。

對於她們來說,突然看到了生的希望,這讓大家激動不已。

楊棟這三天在山上其實沒有睡好,晚上就不用說了,強行睜著雙眼,總是擔心哪兒會冒出一條毒蛇蜈蚣之類的動物爬過來咬自己一口。

即便是白天,他也不敢完全放鬆入睡,有一點響動便會立即起身察看。

現在好了,身邊有三十個女孩在給自己放哨,他完全可以放心大膽地睡一覺。

精神一放鬆,人就容易入睡,片刻之後,楊嘯便進入了夢鄉。

黃雯等人圍著篝火,大家都沒有睡意,楊嘯的突然到來,讓她們的確很興奮,至少讓她們看到了一絲希望,雖然食物少了一點,總比沒有要強。

楊嘯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九點多鐘了。

睜開雙眼,在席夢思上伸了個懶腰,摸了一下枕頭底下的背包,然後起床。

走出營帳,直接就看到了黃雯和三十個女孩坐在那裡,看到楊嘯起身,大家便立即望了過來。

昨天晚上光線不好,大家彼此只能看個模糊的影像,現在光天化日之下,她們才發覺眼前的楊嘯雖然不是很帥,也算得上相貌堂堂。

特別是楊嘯給人的感覺很陽光,充滿活力。

大家這幾天都開始挨餓,唯獨楊嘯每天吃得很飽,氣色自然比別人好了。

楊嘯看到大家都望著自己,掃了一眼眾人,果然沒有一個美女,不過,有些女孩的身材也算不錯,還有幾個女孩也有幾分氣質,真正很醜的只有五六個,大部分也就是相貌普通而已。

「咳,大家早!」 楊嘯嘻嘻一笑,打了個招呼,一個男人身邊圍著30個女人,他可不想把氣氛搞得太嚴肅了。

黃雯等人也是勉強笑著,說道:

「早!昨晚睡得可好?」

「嗯,睡得很好,謝謝你們。」

越軌遊戲:老公太危險 楊嘯這句謝謝可是發自真心。

「沒什麼,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黃雯說道,身邊的陳菲等人內心其實有點急,心想,說重點啊,餓了,趕緊給餅乾和水我們呀,急!

楊嘯看著大家饑渴的目光,內心明白,將背包拿下,拉開拉鏈,拿出一瓶水和一大包奧利奧餅乾遞給黃雯。

眾人眼光頓時一亮。

黃雯說了聲謝謝,接過餅乾分給大家,又將水瓶打開喝了一小口,傳給身邊的人。

楊嘯則自行坐下,拿出一瓶水,咕嚕咕嚕喝了一半,看得眾人心癢不已。

大家的餅乾很快吃完了。

楊嘯又做了一個遭雷轟的動作,拿出了一包鹽焗雞翅,自顧自地大吃起來,吃完了一包還不停止,又拿出了一根火腿腸,吃完火腿腸,又拿出了一包牛肉乾。

黃雯等人看得口水直流,腸胃抽搐不已,原本一塊餅乾就只能塞牙縫的,楊嘯當著大家的面大吃大喝,這傢伙難道沒有考慮大家的心理陰影面積有多大嗎?

甚至有女孩子在想,只要給她吃個雞腿,陪楊嘯睡一晚也沒關係啊。

楊嘯終於感覺到了氛圍不對,他聽到了眾人肚子咕咕的響聲,於是抬頭掃了大家一眼,終究是心軟,嘆了口氣,將手中只吃了幾塊的一大包牛肉乾遞給黃雯。

黃雯沒有猶豫,接了過來,但是心情也很複雜。

「按照昨天的協議,這包牛肉乾算是額外附送的,不會每天都有的,你們要有個心理準備呢。」

楊嘯淡淡地說道。

弄得黃雯等人尷尬不已,只得連聲說謝謝。

楊嘯轉身走入營帳,隨口說了一句:

「半小時內,任何人不許進來打攪我。」

此刻他的體內又產生了一道電流,他要坐在床上等待這道電流慢慢消失。

楊嘯現在基本上明白了,體內的這道電流在加速自己身體的變異,而每次電流產生的時候,他的身體都比較虛弱,需要保護。

黃雯和大家一人撕下一小塊牛肉乾,放入嘴中慢慢咀嚼著。

牛肉乾是高蛋白食物,一小塊比起餅乾來說提供的營養要高很多,很多女孩子將牛肉乾放入嘴中,當著糖果一般含著,捨不得咀嚼下咽。

半個小時之後,楊嘯體內的電流消失,他感覺自己的力量似乎又增加了一些。

今天是大災變的第四天。

楊嘯檢查了一下背包,裡面還有十幾包餅乾和十來包雞腿,牛肉乾,以及八瓶水,這些食物足夠他自己吃了,即便給黃雯等人部分食物,也是沒有問題的。

楊嘯之前一直在山上躲著,現在和黃雯等人在一起生活,近距離體會到她們生活的艱辛,內心還是有些難過。

無論他怎麼狠心,讓他眼睜睜看著這些鮮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隕落,終究是於心不忍。

楊嘯走出來,重新坐在大家對面。

黃雯等人此刻對楊嘯的印象極好,大家也都希望有個男人可以做她們的老大,帶領她們度過未知的恐慌歲月。

「你們就打算坐這兒等死?」

楊嘯問道。

黃雯等人一愣,說道:

「現在學院內已經找不到食物了,而且我們女孩子膽子小,力氣也小,搶不過那些男生,有食物的商店廢墟現在都被好幾個團隊給瓜分了,不允許別的人靠近撿食物。」

「學院的食堂應該有冷庫吧?」

「學院食堂早兩天就被人清理了,裡面的凍肉都被人瓜分了。」

楊嘯因為一直有足夠的食物,所以也懶得去動這個腦筋尋找食物,現在純粹是幫助眼前這些弱女子想辦法,找思路。

現在看來,所有超市,商店,包括飯店食堂的廢墟都被人清理了,或者被一些團隊直接佔領了,黃雯這些弱女子沒有任何機會從他們手中搶奪食物。

楊嘯嘆了一口氣,

「真的只有等死了…..嗯,你們想想,學院周圍是不是有什麼農民種植過一些蔬菜啊。」

「附近5公里內的農民種植的素菜都被一掃而空了,再說,我們也不敢離開學院太遠,聽說現在很多地方都出現了一些變異的生物,有同學說看到一條黑狗,身高一米多,像個小牛犢,一口就咬死了一個學生。」

楊嘯聽了,內心咯噔一下,看來周圍的生物真的在變異啊。

「還有岳山水潭裡面也出現了三四米長的怪魚,昨天還將一個同學拖下水中咬死了,我們親眼看見的。」

一個女生補充道。

楊嘯這幾天一直躲在半山腰,對周圍的事情了解太少。

一個高高的女生突然站起來,說道:

「我知道哪兒有食物了?」

眾人一起扭頭望著她,

「哪裡?」

「就是岳山水潭邊,以前那兒是有幾戶人家的,後來搬走了,他們當年種過一些芋頭,我昨天看到了那些散落在水潭附近的芋頭,長勢不錯,本來我昨天就要提出來的,後來被那個怪魚一嚇,忘記了,幸虧楊嘯大哥剛才提醒我才想起這件事來。」

芋頭這種植物,只要不剷除掉,便會一年一年生產,越長越多,隨手丟一個芋頭,如果環境適合生產的話,三五年之後就是一大片的芋頭。

楊嘯臉色一陣尷尬,輕咳一聲,說道:

「我是今年的大一新生,不是大哥,是學弟。」

黃雯等人先是一愣,隨即哄堂大笑起來,有個女孩打趣道:

「你昨天不是說要做我們老大的嗎?自然是大哥了,呵呵!」

氣氛就這麼不經意間點燃了。

楊嘯突然發現,要想做人家老大,最好年紀上也要大一點,否則有點尷尬呢。

楊嘯望著那個高個子女孩,問道:

「你確定看到了芋頭?」

「當然,我是沙河市本地人,以前中學的時候經常來這邊郊遊,對岳山周圍比較熟悉。」

「嗯,既然這樣,我們到可以想辦法去挖這些芋頭,這樣你們就能吃飽點了。」

楊嘯說道。

黃雯和陳菲等人猶豫了一下,表示質疑:

「可是,水潭裡面有水怪啊,我們昨天親眼看到了一個同學被水怪拖入水中咬死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