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道生把大黃趕到一邊,隨手甩了個塑料球到牆角,看着奔跑撒歡的大黃跑遠了,趕緊的牽起喬嵐,推着老媽進了內屋,笑眯眯的介紹到:“媽,這是我女朋友喬嵐。”

0

“當!”擀麪杖掉地上了,老媽眼睛瞪的老圓老圓,張大了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右手試圖塞到嘴裏,左手在圍裙上用力擦了擦,然後掐着黃道生的胳膊,吃驚的問道:“生子,這姑娘真是你的……女朋友?” 喬嵐現在心中滿是歡喜,乖巧的叫了一聲:“伯母好!”

“哎……”老媽趕緊答應了一聲,聲音都帶着一絲顫抖,激動壞了。

黃道生被掐的老疼了,躲過這一掐,撿起擀麪杖說道:“好啦媽,有啥好吃的?餃子?還是烤餅?我餓啦……”

“吃吃吃!你就知道自己吃!”老媽這才反應過來,看着喬嵐的眼睛開始發光了,找塊乾淨布擦了擦手,掉下一地的白麪兒,接着拉起喬嵐的手,開始噓寒問暖:“小嵐是吧?餓了沒?站着怪累的,來這兒坐會吧,伯母給你下餃子,剛包好的,生子從小最愛吃我包的餃子了,豬肉白菜陷的,他一頓能漲下去三四十個!孩子,你吃幾個?20個夠嗎?不夠就說啊……”

喬嵐被老媽情緒感染了,呵呵笑着,看着這位熱情無比的大媽忙前忙後,不是她不肯幫忙,而是老媽太能幹了,根本不允許喬嵐動手,連站都不許站起來……?? 最強靈魂收割者2

這還沒到吃飯的點,老黃就從街坊口中聽到了自己兒子的緋聞消息,趕緊的『摸』了回來,一進門就聽到屋裏傳來的歡聲笑語,聽起來街坊所言不虛啊!

老媽一眼就瞟到了邁一隻腳進家門的老黃,連忙站起來喊道:“老黃!去郭胖子那邊買點好菜來!有貴客!”

老黃唉唉唉的答應着,轉身離開,到郭胖子滷菜館裏,拿了五六樣清真滷菜。丟下一句話:“郭胖子!今天我兒媳『婦』上門,兒子回來送孝順,這錢下午再給你啊!”

話中的那個得意之情啊,讓周圍的老街坊和熟客們聽得是哈哈大笑,紛紛打趣老黃這個老傢伙比自己兒子還激動,郭胖子一聽這話,笑罵起來:“喲!兒媳『婦』上門來了,老黃,給你來根牛鞭補補?”

滿屋子鬨堂大笑,老黃呸了一口。得意洋洋的走了出去。

回到家。正看着黃道生從喬嵐手裏接過那一大碗餃子,順手拿起喬嵐吃過的筷子,吭哧吭哧的往嘴裏扒拉。

老黃兩口子心中暗喜,看樣子。兒子和這位姑娘。關係已經足夠親密了。姑娘吃不完的餃子,兒子願意吃剩下的,連筷子都不分的。這事兒啊,看樣子應該成了!

這一頓飯,應該是老黃兩口子這輩子吃過的最開心的一次。兒子還是老樣子,大大咧咧滿口跑火車,但是準兒媳一點都不嫌棄他,乖巧無比,人又長的貌若天仙,家教,氣質,禮數,談吐,沒有一樣不到位的。

老兩口是慶幸上天帶來的福氣,同時也是感動和驕傲,自己的兒子能找到這麼好的一個姑娘,總算是了卻了他們的一樁心事,兩老對視一眼,心意已通,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抓緊時間拍板,儘快敲定此事。

吃完飯,喬嵐跟着老媽一起收碗做清潔,老黃拉着黃道生站到院子裏,小聲說道:“小嵐現在滿結婚年齡了吧?”

黃道生算了算,點頭說道:“20歲有了吧。怎麼了老爸,您是想讓我們現在結婚?”

老黃滿臉興奮地說道:“生子啊!這麼好的姑娘,可千萬別放過了! 強佔勾心嬌妻 你們都這個程度了,趕緊的把證領了得了,免得過不久人家姑娘反悔,你可就來不及啦!”

黃道生樂了,準備逗一逗這老頭:“就算她願意,那好!房子車子呢?上門提親的彩禮錢呢?您不能讓咱們也住這院子吧?”

老黃站直了身子,得意萬分:“哼!你老子我裝了這麼多年的孫子,就算爲了你小子這一刻!這小院子,早就有人看中了,出價70萬買。你老媽和我這些年攢了七八萬塊錢,上回你又往你媽手裏塞了兩萬,咱再去找三姨和二伯家借個十萬八萬,這不房子車子和彩禮的錢都來了嗎?江城一套百來平的小三房,總價也就是七八十萬嘛……”

黃道生愣住了,這賣房子,借錢,掏空家裏的積蓄,就爲了他結婚成家?

看着老黃臉上的皺紋,一張飽經風霜的皺臉,黑白相間的短髮,永遠刮不淨的胡茬,想起小時候父親辛苦工作可是待遇極低,想起自己曾經和學校的老師對着幹父親低聲下氣的提着禮物上門賠罪,想起自己從終南山歸來一家三口抱頭痛哭慶幸劫後餘生的場景,黃道生突然產生了無盡的感慨和悔恨。

自己只是這麼一個平常人家的孩子,而這一對在社會最底層奔波勞累的老人,竟然願意賣掉所有的財產,獻出所有的積蓄,連自己住的地方都不考慮,就是爲了他的幸福,傾其所有,無怨無悔,不求絲毫回報。

黃道生抱了抱老黃,閉上眼,將腦袋擱在父親的肩膀上,感動的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這個時刻,什麼都不用說了,這股濃濃的情誼,勝過千言萬語,可以讓黃道生永記一生。

可是兩老不懂黃道生此時的心情,老媽還悄悄從屋裏溜號,跑到院子裏,看見爺倆抱在一起,老黃還在不停唸叨着:“別激動別激動,這是父母應該做的事!你也沒想到你爹媽有錢供你結婚吧,哈哈……”?? 最強靈魂收割者2

老媽在一旁擠眉弄眼,悄聲說道:“看你這熊孩子!哭個啥?要結婚了就覺得幸福了吧?咱家雖然窮,但供你結婚還是沒問題的,快點擦眼淚,進去陪陪小嵐……”

黃道生鬆開老黃,牽着兩老的手,滿心感慨的走進屋內,裏面喬嵐正戴着手套清盤子呢,一點也看不出拘束啊,嫌棄啊,委屈啊什麼的,好像她就是從小生活在這裏一樣。

老黃朝老伴使了個眼『色』,老媽趕緊的走進廚房,接過喬嵐手裏的活兒,叨嘮着說道:“小嵐你到客廳休息去,陪倆爺子喝喝茶,磕磕瓜子兒什麼的,這裏我來收……”

喬嵐爭不過,只好靦腆着笑着走過來,靠着黃道生身邊坐下,滿是歉意的對老黃說道:“黃伯伯,我聽黃道生說您有頸椎病,就幫您選了一款按摩機,不過今天來的急,他又沒提前和我說,就沒給您帶來,真對不起……”

老黃哈哈大笑,暗地裏對着黃道生翹起大拇指,說道:“小嵐,你可千萬別客氣,也別浪費錢了,我這是多年的老頑疾,這麼多年已經習慣了。你還是學生,學生能有什麼錢?千萬別弄這事兒啊!”

喬嵐微微一笑,黃道生牽過她的手,放在自己膝蓋上壓着,對老黃說道:“爸,我和小嵐現在爲一家上市公司工作,每個月薪水就有兩萬,五險一金都是公司幫忙買的,所以經濟上面,你們就不用太『操』心了。”

老黃被震撼到了,豎起耳朵偷聽的老媽也從廚房裏探出頭來,不可思議的問道:“月薪兩萬?”

黃道生笑了,從錢包裏拿出一張工資卡放在桌上:“嗯,而且我們倆是一人月薪兩萬。我的這張卡老媽您幫我收起來,萬一有個什麼急用,隨便取。爸,媽,結婚買房的事情,你們也不用『操』心,我們有公積金貸款,每個月還房貸也是很輕鬆的。這個小院兒是你們一生的財富,千萬不要隨便賣了,一樓院子養老最適合,我和小嵐會經常回來看你們的。”

喬嵐這臉一下子就紅透了,這該死的傢伙,說的這麼赤果果,結婚……買房……看父母……一想到這些,喬嵐心中莫名其妙的猛跳起來,低着頭,手腳都不知道往哪裏放……

看見兒子這麼懂事,準兒媳『婦』又是這番害羞的表情,老兩口怎麼還不明白?結婚,女孩兒沒拒絕,有戲!這事兒,成了! 10月的最後一天,黃道生一個人坐高鐵來到上滬,正式開始了他的遠東第一監獄之行。

本來不必耽誤這麼長時間,但是從神農團那邊傳來的消息,好像上滬的青龍會組織協調不力,日本集英社的幾個人也因爲護照問題耽擱了一段時間,另外全國範圍內尋找青龍會看得上眼的盟軍成員,這個難度頗大,不是青龍會看不上別人,就是被看上的隊伍不願意來。

誰都知道這個遠東第一監獄不好啃,不少人聽說某某團來了,某某隊也加入了,直接拒絕加入,就怕惹的一身『騷』,吃力不討好。

黃道生樂得清閒,在江城好好的玩了幾天,好說好歹將喬嵐勸的回到別墅中小住,兩人關係一天比一天好,而且每天晚上萱姐總是拉着喬嵐一起睡,苦是苦了黃道生,但至少大家的關係漸漸恢復的像以前那樣融洽了。

從第二看守所出來的東道主隊伍,十字軍的流風流雲流蘇三人歸隊,他們是不可能跳槽過來的,黃道生和龍天只能表示異常惋惜,大家開開心心分贓後分別,田老大親自來接人,又送來一些他們和上滬青龍會之間的交手資料,這又借人又送禮的,很給黃道生面子,幫了他不小的忙。?? 最強靈魂收割者208

而炎離的朋友麪包,鳳鳴的女朋友青青,在黃道生和龍天商議後,都加入到了龍之天空戰隊。

讓青青加入龍之天空,是黃道生故意安排的。就是爲了讓兩隊產生更多的關聯『性』,保證和龍天的緊密合作關係,畢竟不管是大腿還是小腿,多的是連腿『毛』都不如的人爭着搶着想去抱,好歹龍之天空還是由“四大天王”的人領隊呢。

而白靈這個炎火的妹妹也從上滬的那隻女子隊伍中跳槽過來了,考慮到隊伍的發展『性』和協調『性』,黃道生將她推到了龍天那邊,畢竟驅魔人已有比較完善的職業組成了,而龍天那邊一直缺一個醫師職業。

白靈的去留,一直拖到黃道生走的前一天才確定下來。主要是白靈不願意。她就是衝着黃道生而來,沒想到她這麼一個人人爭搶的職業,竟然在驅魔人小隊面前求職碰壁!

白靈很生氣,黃道生只好派兩女上陣勸說。再加上龍天異常的誠懇相求。帶着大部隊又做過一次高難的任務。展現出他過人的領導天賦和個人實力,最終纔在多方遊說下,白靈勉勉強強加入了龍之天空。充滿怨念的看着黃道生離開。

爲這事,遊說最賣力,得知結果後最開心的人是萱姐。

白靈有點小心思,而且對黃道生有好感,這個祕密只有萱姐知道。

這丫頭掌握了太多她們的祕密,又是那種看起來乖巧,實際上高智商的古靈精怪,要真加入驅魔人,恐怕日久生情,大家打打鬧鬧,不避嫌不矯情,一個有意另一個不拒絕,一不小心就會被黃道生給推了,後宮隊伍裏就會再多一個人,這是萱姐打心底不願意看到的。

走之前的那一夜,喬嵐找了個藉口回學校,長期混跡在別墅中的白靈也不知道跑哪裏去了,別墅裏就三人,黃道生沒管耀光這個木頭樁子,洗完澡之後,光明正大的往萱姐房間裏走。

將躺在牀上玩平板電腦的萱姐抱起來,輕車熟路,黃道生很快就將她脫成了一隻小白羊,而自己倒是故意穿的嚴嚴實實,裏三層外三層的,往牀上一躺,上半身靠在牀頭墊上,下面張開兩條腿,拍着牀墊說道:“來,伺候黃大爺就寢……”

萱姐抱着胸,哭笑不得:“你把我脫光了,然後就沒啦?”

黃道生嘿嘿笑着:“怎麼會沒了呢?我脫你的衣服,你脫我的衣服,這不是很搭嗎?”

萱姐還要爭辯,黃道生撩起一條腿,略一彎曲,用腳後跟在她背後用力,坐在他兩腿間的萱姐就撲倒了下來,那一對柔軟的兇器正好靠近黃道生嘴邊,引得萱姐一聲驚呼。

黃道生伸手將萱姐向上摟了摟,把頭埋在那道深溝裏,貪婪的深呼吸,聞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呢喃了一句:“好像又長大了一點呢……”

敏感處被佔領了,萱姐很快就喘息不已:“都怪你……現在太大了……好累……”

黃道生含住一顆,輕輕咬着『舔』着,支吾說道:“不累,我喜歡就行了!吧啦吧吧吧……”

聽到這怪聲音,萱姐差點笑岔了氣,努力撐起身子,喘氣笑道:“你這是在麥當勞嗎?”

黃道生呵呵笑道:“ ’-lvn-,我喜歡嘛~”接着繼續撒嬌:“來嘛姐~來狠狠的蹂躪我吧,請將我脫的乾乾淨淨,不着片縷,千萬不要因爲我是嬌花而憐惜我……”

萱姐掩嘴笑個不停,指着黃道生:“你還是嬌花?”?? 最強靈魂收割者208

美人在懷,笑靨如花,誘人的好身材,玉人笑的是左右擺動,上下顫抖,一個多星期兩人沒有滾牀了,不識肉味異常想念,場上的氣氛立即變得旖旎火熱起來。

沒等萱姐動手幫忙拉扯衣服,黃道生自己實在是忍不住了,開始脫自己故意穿的嚴嚴實實的裏外三件,小聲嘟囔着:“嗎的!老子有病啊穿這麼多……這時候就不要玩情調……”

萱姐咬着下嘴脣,笑着制止住黃道生解釦的動作,笑道:“最近你表現不錯,姐要獎勵你……”接着就從黃道生額頭上親吻起,眉『毛』,眼睛,火熱的脣,帶着一圈細胡茬的下巴,一點一點往下移動,吻在脖子上,觸碰到胸口,解開一件就親吻一遍剛纔沒有吻到的肌膚。

黃道生太喜歡這種被逆推的感覺了,尤其是萱姐脫掉他衣服後,學着他最常用的撫『摸』和輕撫手段,以彼之道還之彼身的用在他身上,手指在他寬厚的胸肌上面,一圈一圈繞着,舌頭也在那一點上輕輕允吸,輕咬,拉扯,讓黃道生爽的像是衝上雲霄一般,身子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

可剛爽了沒一會兒,萱姐停了下來,貼了上來,上身輕輕的在黃道生胸口摩擦着,擡起頭看着他,媚眼如絲,柔聲問道:“老公~你愛我嗎?”

“愛愛愛!別停下呀……”黃道生被勾起了熊熊火焰,怎麼受得了這種挑逗?

萱姐吃吃笑起來,示威一般挺起身,翹起『臀』,微微晃動着那對完美弧線的胸器,就是故意不動。

黃道生這是看在眼裏,吃不到嘴裏,兩手一伸,唰唰唰,連內褲一起脫掉,用腳一踢,不知道蹬到哪裏去了,再用力按下萱姐擡起的翹『臀』,猴急的說道:“快點快點,別折磨我了啊萱姐!快點蹂躪我!”

萱姐看到黃道生這個急樣兒,實在是受不了了,撐起的胳膊順勢彎曲,伏在黃道生耳邊笑的整個人都抽動起來:“那你到底是要我折磨你呢還是不折磨你呢?”

黃道生快要抓狂了,手一抄,翻了個身,兩人下身緊緊的貼在一起,喘着氣:“是我折磨你!”

找了半天不得而入,疑『惑』之下看見萱姐笑嘻嘻的表情,身子扭啊扭的,下面像是用力關了門一樣。

黃道生怒了,一口咬下去,沒到一分鐘,敏感萱姐的兩條長腿就纏繞到黃道生背後,大門洞開,溪流潺潺,主動用力,一點阻礙也沒有兩人就緊密相連,接下來就是從和風細雨到狂風暴雨再到驚濤駭浪,一層接一層的掀起高朝,一個多星期沒有在一起,兩人早已飢渴萬分,也不知道現在是誰折磨誰了。 黃道生很隨意地搭着一件外套在肩上,戴着『潮』男墨鏡,另一隻手中拿着一隻lv的男包,瀟灑無比地走出火車站,打了個車往上滬市『政府』方向走。

地府這邊惡趣味的將各地各級政務廳全部與人類世界中的市『政府』重合,這樣也好,方便尋找,黃道生和力王前輩的約定地點也在這裏。

青龍會的邀請函並沒有發給黃道生,而且江城這邊最強的隊伍一個都沒有收到邀請。

正好,在看過一些籃提橋監獄與青龍會的資料後,龍天也斷絕了念想,不打算來上滬湊熱鬧了,他乾脆將驅魔人和自己的隊伍整合起來,組成一個九人的大隊伍,牢牢守住江城這個大本營,基本上在江城範圍內,甚至是鄂省範圍內,所有4級以上的任務,也甭管是公共團隊任務還是排他型任務,龍天代表兩個隊,統統包圓了。

其實按照『性』質來說,以驅魔人和龍之天空這麼好的關係,明明可以合併成一個隊伍的,可是在最當初龍天提過一次被黃道生拒絕之後,總有那麼一道看不見的規矩,或者是說某些人的心理作用,讓合併變得不太可能,只能以這種看起來特別尷尬的模式一起活動,一起合作。?? 最強靈魂收割者2

不過兩邊的人都相信,遲早有一天,這兩支隊伍會合併成一個隊伍的,成爲一個擁有兩名強力靈魂收割者的團隊,絕對會引得其餘隊伍羨慕不已,變成整個鄂省。甚至是華中地區最強的團隊。

在上滬政務廳,黃道生沒費什麼力氣,通過神農團的特殊接頭暗號聯繫上了組織,直接到了炎火。

大戰伊始,這種情報頭子怎麼可能不參與?就算神農團沒有能力加入,多與各地來往的高手接觸交流,多結識些地方豪傑,也是大有好處的。

神農團現在將發展重心放在上滬和京城,沒有任何理由放棄這場盛宴,即使上滬十字軍和青龍會拼的你死我活。神農團都必須左右逢源。兩邊關係都必須打好。

寒暄之後,炎火問道:“我後來陸陸續續讓炎離給你帶去的那些資料,你都看了吧?”

黃道生點頭,愁眉苦臉地說道:“情況不妙啊。怎麼感覺這是一個巨坑呢?這尼瑪不是某某某超級高手的徒弟。就是那誰誰誰無限潛力冉冉升起的新星。炎火大哥,你說我這個4級小混混往坑裏跳,到底行不行啊?”

炎火笑了起來:“又不是我下的決定。是力王前輩要你參加的。他『逼』着你往坑裏跳,但是他可當着我們的面說要保你的,你還擔心個錘子!”

力王這種超級高手一般都很忙的,給神農團傳話是說1號過來,所以今天兩人還見不到力王前輩的人。

因爲籃提橋監獄還有善後和搬遷清理工作要做,市『政府』的拆遷計劃是從15號開始正式進場挖機,而青龍會將開荒日期定在1號,時間上一點都不急,作爲掩人耳目也是很好的,帶着全國各地來的追憶團員,還有一票外國友人,趕在拆遷之前最後參觀參觀這座遠東第一監獄,沒有人會覺得奇怪。

拋開坑不坑的問題,黃道生問道:“青龍會最終人員確定了吧?”

炎火點頭:“人員大致弄清楚了,可能還有幾個散客的名單我們還沒拿到。不過最重要的幾支隊伍都確定下來了。作爲東道主隊伍,青龍會大約是10人以上的團隊,傾巢而出,這回是鐵了心的要將監獄拿下來,讓自己團隊的實力壓在十字軍上面。這下夠田老大喝一壺的了,哈哈。”

十字軍和青龍會在上滬爭老大地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就算有秦廣王的撐腰,這次的籃提橋監獄開荒十字軍也沒法參一腳,一個人都『插』不進來,被徹底的排外了。

黃道生皺眉:“炎火大哥,待會兒不如找幾個熟悉的人一起坐坐,以田老大的『性』格,這事兒不應該這樣啊!都是公共任務,憑什麼十字軍的人就不能接?憑什麼青龍會說不準就不準?”

炎火點頭說道:“好,我讓人聯繫他,中午一起坐坐。我接着說,盟軍中有日本的集英社,共7人,其中有一個是在京城大學留學的日本學生,實力不強,4級,但是他翻譯做的好。另外,遊騎營這次一下子也來了7個人,嘖嘖,果然從死亡『迷』宮出來之後,死裏逃生,再加上運氣好找了個古戰場,遊騎營真是一飛沖天,一發不可收拾啊!”

遊騎營找到古戰場的事情,炎離是告訴了炎火的,這也不算什麼祕密了,高層人物一般都知道,而且因爲遊騎營保密工作做得好,等京城那邊高手知道的時候,那個盧溝橋古戰場的惡靈早已被清理了七七八八,最肥的那塊肉被吃的乾乾淨淨,就剩點骨頭和肉渣留在那裏,最後被遊騎營當成施捨物讓了出來,自己倒是大搖大擺的『摸』着滾圓的肚子一走了之。

地府僱傭軍,人類再怎麼憤怒,可惜管不着啊!

黃道生羨慕的說道:“遊騎營真是走了狗屎運了!想當年在死亡『迷』宮,那個慘樣啊!”

炎火也羨慕的很:“就是啊!這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才一個月不見,已經有7個人升到5級了。”

黃道生笑道:“他們哪裏是人!他們是地府陰兵僱傭軍,都是些什麼妖怪啊,鬼魅啊,魂靈啊什麼的。不過一個月從3升到5,真是速度快!”?? 最強靈魂收割者2

“不是從3升到5!”炎火搖頭,“要真是從3升到5,那就真逆天了!好多都是4級的,只是3級才能進死亡『迷』宮而已,和你一起進去的那兩個都是第二層次的人,你以爲遊騎營實力很差嗎?”

黃道生搖頭:“我以前沒覺得他們實力很差,我只知道他們很窮。”

炎火笑了:“哈哈!可是人家現在是大富豪了,從他們手裏流出來的盧溝橋古戰場的4級裝備,現在已經將整個交易市場的價格衝的七零八落,不知道賺了多少!第三個隊伍,來自東北的兄弟會,大熊帶隊的五人,也獲得了青龍會的邀請。”

黃道生來興趣了:“喲?四大天王裏面的四哥和大熊都出現了,那京城的那位恭親王,有沒有來?”

炎火搖頭說道:“龍天不一樣沒有來嗎?恭親王不會『插』手上滬這邊的事情的,他們正發瘋一樣到處在京城找新的古戰場呢!”

黃道生仔細想想,也是,遊騎營能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找到古戰場,硬生生的奪走一大塊肥肉,京城這幫土王爺們怎麼可能心裏舒服?堅守自己的陣地最重要,上滬的監獄?隨便別人折騰吧!

炎火介紹完兄弟會:“大隊伍就這幾支,四支足夠了,有小三十人呢!再就是不多的散客,這個就查不到了。”

最關心的問題來了,黃道生緊張地問道:“祥瑞軍的人有沒有來?散客裏面有沒有他們的人?”

炎火搖頭:“祥瑞軍的行動我們瞭解,一直在深市和羊城那邊活動,政務廳的傳送記錄也沒有看到他們來上滬,據我所知青龍會沒有邀請他們。”

黃道生點點頭,隊伍成員大致清楚了,這些人,和自己有直接衝突的一個都沒有,還有一個遊騎營和自己合作過,或多或少能說得上幾句話,等明天加入進去後,不至於孤零零一個人被人當炮灰使喚。

問清楚了大致情況,黃道生接着檢查起印記中的補給品來。

因爲自己還是四級,他一身裝備基本沒有怎麼換過,就是多出來那件私密的小玩具07——私房遊戲中的手銬,而他從自己隊伍裏收集到的魂精,在龍天的建議下,沒有隨意浪費,小心妥善的放在印記中,以備不時之需。

在政務廳補齊補給品後,黃道生就耐心等待起來,等待是最難熬的,他感覺已經做好了作戰準備! 第二天一早,力王就來到上滬政務廳,找到了聚在一起的黃道生和炎火幾人,二話沒說,帶着黃道生直接走向交易市場。

早已守候多時的一個年輕姑娘迎接上來,恭恭敬敬說道:“力王前輩您好!青龍會已經恭候您多時了,請跟我來。”

力王從鼻子裏哼出一聲,帶着天生的優越感,和黃道生跟着女子穿過交易市場,來的競技場的傳送陣旁,有兩個威武的壯漢和女子交談之後,遞過來兩個專屬號牌,憑藉號牌可以進出私人開出的dú?1ì空間,力王和黃道生沒有猶豫,依次進入傳送陣中。

這是一間大會議室,裏面已經坐了不少人,一個看起來高瘦纖弱的男人站起來,熱情的招呼道:“歡迎力王前輩過來指!還有舒克兄弟,歡迎你!”

黃道生一愣,這人誰呀?認識我?我什麼時候這麼出名了?

力王指着黃道生說道:“小四,我有忙,就不和你氣了。青龍對你說過吧?他是我的一個弟子,這次籃提橋監獄,算上他一個,交給你了。”

原來這個高瘦男人就是青龍會的著名人物,年輕一輩中最出名的四位靈魂收割者戰士裏面的四哥!黃道生連忙恭恭敬敬的喊道:“見過四哥!”

四哥微笑着頭,力王這話不是在商議,而是直接命令的口氣,雖然讓他內心極度不爽,但是看在師傅青龍的面子上。四哥表面上做的是相當順從和爽快。

“力王前輩,既然來了上滬,不如多留一天如何?我師傅今天也會出面的,中午會爲我們送行。”四哥在言語上熱情的挽留力王,他尊敬的是力王的實力,而不是這個人,既然力王對他有輕視,那他就擡出師傅的名號試探着壓一壓,看看這個人是真高傲,還是假清高。

然而力王空有一身高強本事。偏偏在情商上略有欠缺。從今天第一句話開始他就沒用表現出足夠的重視,從進門開始,一直錯到現在,力王擺手說道:“不必了。我很忙。舒克就交給你了。你替我向你師傅問好。就說我有空再來會會他。”

力王匆匆而來,將黃道生交給一個完全不熟悉的人,說了一堆得罪人的話。不給小的面子,連老傢伙的面子也不給,就這樣匆匆離去,這可真是害苦了黃道生,黃道生在心裏痛罵不已。

第一,力王和青龍會半毛錢關係也沒有,現在青龍會是主場,所有事情一力承擔,上上下下都是他們青龍會說的算。而力王有求於人,那麼就不應該以命令的口吻說話,青龍會不需要聽力王的命令和指示,就算他是特殊局的人,也沒有義務聽從他的安排。

第二,看在青龍的面子上,力王應該尊重一下他的徒弟四哥,至少表面上尊重一下,做做樣子都可以。因爲青龍不在,四哥就是青龍的傳聲筒,全權代表人物,千萬不可以長輩口吻說話,說句不好聽的,力王根本沒有資格對四哥說三道四,反而必須給他足夠的面子。

第三,即使再忙,也不能說走就走,一面子都不給青龍,還說出“有空再會會他”這種話,聽起來就是“我有時間了再接見你們”。

在青龍會的主場求人還求的這麼囂張,只能說明力王這種人太過理想化,認爲實力高於一切,這也是他們這種站在高位的人最容易犯的錯誤,自以爲是,說一不二。

趁着四哥低頭彎腰親送力王離開,黃道生心中快盤算着待會兒該怎麼討好這個團長,如果他不表示什麼,恐怕進了監獄,就會立刻被他們給玩死。

四哥這人隱忍能力太強,是個不好對付的人物,他可以恭恭敬敬在禮數上做的滴水不漏,將來就算是故意找茬也找不到他頭上,等力王一走,他再進監獄玩死黃道生,完全可以推脫到那些惡靈身上去。

所以等四哥送了力王回來,黃道生表現的異常恭敬,就差跪在地上求饒了,低頭,彎腰,比四哥做的還要到位,以一種崇拜的語氣巴結着說道:“四哥~早就聽說過四大天王裏面排名第一的四哥是個了不起的英雄人物!今兒個一見,猶如天神下凡,我覺得傳說的那些故事都弱爆了!”

四哥本來心中已產生一團火,準備把黃道生給拋棄了的,聽到這恭維話,一下子笑了起來,yīn陽怪氣的說道:“是嗎?怎麼傳說我的故事的?難道比你師傅力王還要強?”

黃道生嘿嘿笑道:“力王前輩可不是我師傅!這種人就是空有一身蠻力,一情商都沒有的,我怎麼可能拜他爲師?”

四哥來了興趣:“哦?沒關係?那他爲什麼這麼力挺你?你現在才4級,想加入到監獄開荒,基本上就是個炮灰,他這是力挺你呢還是送你去死呢?”

黃道生嘆了口氣,悲慘的說道:“四哥你是有所不知啊!我不知怎麼就得罪了麒麟和海神那兩個神經病!他們要殺我,力王前輩不得不維護起特殊局的那個道義規則,當着許多人的面把我保下了,可是又不能保護我一輩子,只能把我送到大型團隊裏混經驗,快升到5級,然後吸收我掛個特殊局外圍成員的名號,讓麒麟和海神有所顧忌。”

還有這段故事在裏面!

四哥當然聽出了黃道生的一些語焉不詳,知道他肯定有所保留,也不說破,黃道生肯定說的是真相,但是細節被輕描淡寫的忽略過去,最終只給了他一個結論,那就是黃道生也看不慣力王的做派,他也是被逼的。

大家都是同一類人,四哥的心情頓時好起來,難得碰到這種腹黑型的人才啊!他拍拍黃道生的肩膀說道:“不錯!是個人才!跟着四哥好好幹!這次監獄開荒,少不了你的好處!”

黃道生諂笑着,頭哈腰:“謝謝四哥提攜!不過我還真不是什麼人才,戰鬥經驗很少,就是一個普通人,萬一在監獄裏面給四哥您添麻煩了,千萬千萬請四哥諒解則個!”

四哥哈哈大笑:“能讓麒麟和海神追殺的人,豈是普通人?舒克,你太謙虛了!你去後面休息吧,等人員齊了,再一起簽訂契約!”

四哥再沒有理黃道生,他看的出,黃道生在演戲,而且演的很好,他又何嘗不是在演戲?作爲同爲表演大師的腹黑人物,四哥沒來由的對黃道生產生不爽的感覺。

在這個屠靈世界中,恐怕是沒有真正的感情的,對四哥來說,力王只是一個和自己挨不上邊的過,黃道生也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炮灰,真正能讓他相信的,只有他自己,必要時刻,該狠心的時候,他絕對會當機立斷毫不猶豫,該拋棄捨棄的,管他背後是大神,還是小鬼!

心胸狹窄的人最容不下的就是和自己相像的同類人物,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傢伙,在四哥眼中根本就是不值一提,入不了他的法眼!

而黃道生不知道,即使自己盡力補救了,但他在遠東第一監獄的前景仍然堪憂!

很快,門外又走進來幾組人,四哥熱情地一一接待,安排就坐休息,快到中午時分,本次開荒的團隊,差不多人齊了!

青龍是最後一個到來的,自己的團隊接下這麼大的任務,他不可能不出面,他一出現,青龍會的所有人都站起來,恭恭敬敬地看着這個團隊創始人走上主席臺。 黃道生以爲青龍應該是個沉穩的中年人,獨霸一方的巨梟,沒想到竟然是個猥瑣的摳腳大叔,往『主席』臺上面一坐,左腳就翹了起來,就差脫鞋摳腳了,大腿抖個不停,腦袋也在不停地東張西望,一副驚頭慌腦的樣子,看上去哪有精明能幹的樣子啊!

不過看到連四哥都是一臉恭敬的請示,黃道生突然驚醒了,嗎的這貨也是個擅長裝『逼』裝傻充愣的傢伙!否則怎麼可能打下這麼大一份家業,讓這麼多人俯首聽命?

黃道生暗自感慨着,在屠靈世界中,第一印象絕對要不得啊!有其師,必有其徒!青龍會上上下下都是一丘之貉!

向青龍請示完後,四哥開始發言了:“首先歡迎本次共同開荒監獄的三家盟軍隊伍,以及三位高手獨行俠的加入!”

房間裏稀稀拉拉的掌聲響起,大多都是青龍會自己人和東北的兄弟會在捧場,日本人和遊騎營的人坐在原地無動於衷,不知道是不是國籍導致的語言代溝和種族代溝所致。?? 最強靈魂收割者211

四哥開始一隊一隊的介紹起盟軍,首先從兄弟會開始:“歡迎來自東北的兄弟會!”

大熊真的是個東北黑熊一樣,身高接近2米,體重估『摸』着有200多斤,光着腦袋,腰圓膀子粗,張口說話就帶着一股東北爺們的豪爽勁:“啥都不用說!咱兄弟會要是不聽指揮,有哪個敢後退一步的,俺大熊第一個就做了他!”

在場一片寂靜。只有那個集英社的小鬼在給他的六個隊友低聲翻譯,黃道生心中叫苦:“這是介紹環節,不是尼瑪表決心訴衷情的宣誓大會!這兄弟會,太豪爽了點吧?啊不對!我靠!這兩人聯手了!壞了壞了,總共32個人,他們倆聯手就佔了15個,小日本肯定不會和遊騎營合作,看樣子,我們幾個恐怕要吃暗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