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先教授哼道:「公司產品都上市了,還小打小鬧呢!」

0

不過就在陳爭很尷尬的時候,他突然又變了臉,笑道,「創業是一件好事,怎麼是不務正業呢!我們讀這麼多書,學這麼多的知識,不就是為了將來能幹一番自己的事業么?要是你早點跟我說,說不定我還可以幫你拉一點投資啊!」

周教授也笑道:「就是嘛!我以前教授當的好好的,還不是想出去干一番事業?雖然最後破產了,但是到現在我都無怨無悔!年輕人就得好好折騰折騰,不然老了回憶起來,自己這一輩子什麼都沒幹,也挺沒意思的。」

見兩位教授都挺支持自己創業,陳爭也頗有些意外,黃先教授是自己的導師,也相當於他的半個老闆。

導師教研究生知識,帶着他們做項目,給自己創造商業價值,然後給他們發工資,其實跟公司管理差不多。

所以,導師一般都希望學生好好給自己幹活,呆在學校老老實實度過這三年讀研時間。

像黃先這樣豁達的導師確實不多。

陳爭緊張尷尬的緩和了許多,俏皮地笑道:「好,以後有什麼決定,我都第一時間向您彙報!」

黃先教授笑了笑,看了一眼陳爭身邊略為羞澀的朱亞男,「這就是你的對象吧,小丫頭長的真俊,你小子真有福氣!」

朱亞男德臉更紅了,尷尬招呼道:「黃教授!」

黃先點點頭,笑道:「你也是咱們學校的研究生吧,導師是誰?」

朱亞男恭敬回復道:「李得仁教授!」

黃先教授恍然,隨即笑道:「原來是他的學生啊!好久沒跟他喝酒了,下次我約他出來,讓他把你叫上,我就帶着陳爭,好好聊一聊~我和他現在也算是半個親家了吧,哈哈!」

黃先笑的很爽朗,但朱亞男和陳爭都有些不好意思,沒有吭聲,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對方。

此時,周教授突然笑道:「陳爭同學啊,前段時間你總是在課後拖着我,問我一些創業的經驗。不過因為時間關係,我也只能是淺嘗輒止說一點。現在你開公司了,乾脆聘用我當你的公司顧問算了!」

陳爭立馬驚喜說道:「周教授,您說的是真的么?現在我公司正缺一個向您這麼有經驗有想法的顧問呢,您如果真不嫌棄,那我真就請您當顧問了!」

周教授笑道:「當然是真的!如果你不嫌棄我這個狗屁軍師把你的公司也帶垮,我便願意給你的公司當顧問!」

陳爭笑道:「一言為定?」

「哈哈,開玩笑的!我現在哪有能力給你做顧問啊,我都趕不上互聯網時代了,思想已經落伍嘍!」

「防盜章節,以下會改!」

比賽頒獎順序上反著來的,從三等獎開始,最後才是特等獎,陳爭剛剛睡得很死,其他將逗頒完了都不知道,最後輪到他們上去領獎了,朱亞男才推醒陳爭。

等陳爭和朱亞男回到座位上,主持人再次上台主持節目,然後經濟管理學院的院長上台總結,比賽才算正式結束。

他們被工作人員告知,等會把銀行卡信息留下來,幾日內,學校會把獎金直接轉到他們的卡上。

觀眾陸陸續續退場,黃先教授和周教授卻徑直向陳爭他們走了過來。

見兩位教授來找自己,陳爭頓時有些惶恐,忙笑着嚮導師和周教授打招呼:「黃教授,周教授好!」

黃先板着臉說道:「陳爭,你開公司創業,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啊!」

陳爭訕笑道:「自己小打小鬧,怕您說我不務正業,所以暫時不好意思跟您提起~」

黃先教授哼道:「公司產品都上市了,還小打小鬧呢!」

不過就在陳爭很尷尬的時候,他突然又變了臉,笑道,「創業是一件好事,怎麼是不務正業呢!我們讀這麼多書,學這麼多的知識,不就是為了將來能幹一番自己的事業么?要是你早點跟我說,說不定我還可以幫你拉一點投資啊!」

周教授也笑道:「就是嘛!我以前教授當的好好的,還不是想出去干一番事業?雖然最後破產了,但是到現在我都無怨無悔!年輕人就得好好折騰折騰,不然老了回憶起來,自己這一輩子什麼都沒幹,也挺沒意思的。」

見兩位教授都挺支持自己創業,陳爭也頗有些意外,黃先教授是自己的導師,也相當於他的半個老闆。

導師教研究生知識,帶着他們做項目,給自己創造商業價值,然後給他們發工資,其實跟公司管理差不多。

所以,導師一般都希望學生好好給自己幹活,呆在學校老老實實度過這三年讀研時間。

像黃先這樣豁達的導師確實不多。

陳爭緊張尷尬的緩和了許多,俏皮地笑道:「好,以後有什麼決定,我都第一時間向您彙報!」

黃先教授笑了笑,看了一眼陳爭身邊略為羞澀的朱亞男,「這就是你的對象吧,小丫頭長的真俊,你小子真有福氣!」

朱亞男德臉更紅了,尷尬招呼道:「黃教授!」

黃先點點頭,笑道:「你也是咱們學校的研究生吧,導師是誰?」

朱亞男恭敬回復道:「李得仁教授!」

黃先教授恍然,隨即笑道:「原來是他的學生啊!好久沒跟他喝酒了,下次我約他出來,讓他把你叫上,我就帶着陳爭,好好聊一聊~我和他現在也算是半個親家了吧,哈哈!」

黃先笑的很爽朗,但朱亞男和陳爭都有些不好意思,沒有吭聲,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對方。

此時,周教授突然笑道:「陳爭同學啊,前段時間你總是在課後拖着我,問我一些創業的經驗。不過因為時間關係,我也只能是淺嘗輒止說一點。現在你開公司了,乾脆聘用我當你的公司顧問算了!」

陳爭立馬驚喜說道:「周教授,您說的是真的么?現在我公司正缺一個向您這麼有經驗有想法的顧問呢,您如果真不嫌棄,那我真就請您當顧問了!」

周教授笑道:「當然是真的!如果你不嫌棄我這個狗屁軍師把你的公司也帶垮,我便願意給你的公司當顧問!」

陳爭笑道:「一言為定?」

「哈哈,開玩笑的!我現在哪有能力給你做顧問啊,我都趕不上互聯網時代了,思想已經落伍嘍!」

。國際專利法修改,影響最大的就是創世平台上的研究員們。

「這也太壞了,以前老有人申請這,申請那的,也不管管,現在我們搞了,他們就改規則了,太不當人了」

「哈哈!正常,聽說創世科研拿出了20多萬專利申請,國際專利機構都嚇尿了。」

「還是平台的模擬太給力了,沒有直觀模擬,

《黑科技時代:黎明》第124章不會讓參與科研的人餓肚子(第三更!)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白洵睜開了眼睛。

房間里一片漆黑。

好一會兒,眼睛才逐漸適應了黑暗。

望着頭頂上的天花板,那是完全陌生的。

他從床上坐起來,先是發了一會兒呆,然後便走到床邊,將厚厚的窗帘給拉開。

瞬間,陽光便充斥了整個房間,巨大的落地窗,讓外面的景色一覽無餘。

順手打開窗戶。

熱風伴隨着一陣嘰嘰喳喳的鳥語和蟬鳴聲傳了進來,噴了猝不及防的白洵一臉。

趕緊回到床上坐着,然後再次環視起了眼前的房間。

眼前的房間便是他的卧室,之前白大慶和張芳就已經給他準備好了,只是以前的白洵,始終不肯過來住而已。

整個卧室,大概一百個平方上下,比他上輩子和田雯一起租住的兩居室都要大的多。

裏面的陳設,也是白洵從未見過的奢華。

大到床鋪衣櫃,小到地毯枱燈,無一不是白洵叫不出名字的頂尖品牌。

現在,這一切全都便宜了白洵這個重生者。

不得不說,好東西就是好,就說他屁股底下的床鋪,很大,又帶着一種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舒服,昨天晚上他可是美美的睡了一覺。

連夢都沒有做一個。

簡單的洗漱了一下,白洵便下了樓。

這個時候,客廳裏面,正有一個帶着圍裙的中年婦女,手裏拿着吸塵器,細心的清理着地毯。

聽到腳步聲,她抬起頭來,看到樓梯上的白洵,便笑着打招呼道:「小洵起來了啊?」

「許阿姨早上好~」

昨天的時候,白洵已經見過她,從白大慶的口中得知,她是家裏的保姆,而不管是白大慶還是張慧,都對這個保姆客客氣氣的,並沒有因為自家的身份以及對方只是一個保姆,就擺什麼高高在上的架子。

所以白洵也不會在她面前拿捏什麼,主動打完招呼,白洵在家裏沒有看到其他的人影,便有些疑惑的問道:「對了,許阿姨,我爸和我媽呢?」

「白哥和張姐都已經去公司了,他們一般起得都比較早,6點多就走了,小諾走的稍晚一些,7點半也就出門了……」保姆對着白洵笑着說道,關於白洵的事兒,她還是略知一二的。

「這麼早?」聽到保姆的話,白洵不由得有些意外,看起來,有錢人的生活,也並不是那麼輕鬆啊。

還是做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好,一點兒都沒有掙錢的壓力,光負責花錢敗家就好了,睡到自然醒。

白洵美滋滋的想着。

「對了,餐廳里還有給你準備的早餐,還熱著,你餓了就過去吃吧!」保姆又對着白洵說道。

白洵點點頭,跟保姆寒暄了兩句之後,也就不再打擾人家操勞,慢悠悠的走到餐廳里,從麵包機上取下一直加熱著的麵包片,又從桌子上找出各種醬塗抹在上面——昨天晚上,他就先把廚房跟餐廳里的情況給摸得差不多了。

一面吃着,一面忍不住在心中考慮著今天該如何度過。

昨天晚上,白大慶已經跟白洵說起過,既然回來了,晚上要去白洵爺爺家走一趟。

那麼白天就是他自由安排的時間。

之前在琅琊,受限於那個消費能力有限的小城市,讓他在身份發生了巨大變化的情況下,就算有錢,也沒有地方去花。

現在來到了京城這個繁華的大都市,各種奢侈品都能在這裏尋覓到蹤跡,此刻的他,已經按捺不住那份急切想要買買買的心了。

首先,買車吧!

這是他早已經想好的必做事情之一。

畢竟沒有哪個男人,能夠拒絕車的誘惑。

尤其還是一輛好車。

在習慣了極其方便的出行方式,回到2006年,白洵發現沒有車的話,實在是很不方便。

更重要的是,他好歹現在也是個富二代,沒有輛好車,怎麼彰顯自己的身份。

那就先去買車好了。

至於駕照……可以押后再考慮。

說干就干,白洵吃過早飯之後,跟保姆打了聲招呼,就出了門。

06年的時候,導航也不是那麼的方便,好在白洵上輩子就是做這個的,對於京城裏的汽車市場,不說了如指掌,起碼也算輕車熟路,出了別墅區之後,便打了一輛車,直奔城東南而去。

在重生伊始,白洵就已經有了買車的目標。

他最喜歡的,當然是SUV車型,畢竟視野開闊,安全系數高,關鍵是有男人味。

而在06年,SUV車型裏面的頂尖品牌,毫無疑問就是保時捷卡宴,它自稱第二,沒有車敢稱第一。

這也是經過無數重生者驗證過的。

因為在點娘的重生大軍里,差不多99.99%的人買車時的第一選擇,都會是卡宴,讓無數讀者高呼狗血。

有點惡俗。

但有的時候,也不全都是作者的孤陋寡聞,畢竟在這個年代,沒有添越,也沒有Levante等車型,頂級豪車品牌們,還沒有將注意力放在SUV領域,所以除了卡宴之外,確實是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編都沒法編o(^`)o

像什麼陸地巡洋艦之類的,彰顯不出有錢人的氣質來(~o ̄3 ̄)~

至於悍馬,駕乘感極其糟糕,並不適合日常代步。

也就只剩下裝比了。

再說,卡宴的造型,在這個年代,確實是挺特立獨行的,吸睛指數爆表。

獨樹一幟的設計風格,成功的拯救了已經處在懸崖邊緣的保時捷,從這一點上,就足以說明這款車型的厲害之處。

很快的,白洵就到了位於東五環、南五環之外的亦庄保時捷中心。

一進門,白洵就看到了展廳里滿滿的各色保時捷,忍不住有些貪婪的多看了兩眼。

前世,這裏並不是他那個層次所能夠踏足的地方,保時捷中心的建築造型,以及裏面擺滿的車所營造出來的那份無處不在的高級感,就足以讓大多數人望而卻步。

但是現在不一樣,錢是男人膽,白洵褲兜里的那張小小的卡片,便是支撐着他的底氣。

不需要多看,白洵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目標,畢竟在一種跑車裏面,SUV的車型顯得有些鶴立雞群。

然後他就直奔展廳中央的卡宴走了過去。

今日第一更,求收藏、推薦、打賞!

。 所有嘉賓組合都在如火如荼的為男嘉賓設計著衣服,除了顧顏沫這組,在需要發言權的時候,顧顏沫一般都會有意無意的選擇隱形到不存在,她不是沒有主見,而是從小習慣性的服從,而不是我要怎麼樣,所以他們這組,基本上都是李柿淺在發表要怎麼樣怎麼樣給遲辰設計。

遲辰顯得很隨意,偶爾會提出自己的想法,甚至不顧李柿淺的強勢,會主動問顧顏沫的想法,而顧顏沫只是笑著同意遲辰的想法,在他的想法之上,給出一點她的小建議,而遲辰都會採納,讓高傲的李柿淺很想當場冒火發脾氣,可她在鏡頭下忍下了,她不是畏懼鏡頭,而是畏懼和遲辰一起在鏡頭下,所要呈現出的畫面。

「導演組給我們的歌曲是遲辰的那首《浮》,所以我們選擇的主題是校園,我們要表達的是校園時尚的陽光正能量態度,你選的這個灰色刺繡,不覺得很不符合嗎?」

李柿淺在遲辰一次又一次的讓顧顏沫做最後的決定下,忍無可忍的爆發了她的小脾氣,雖然她很不想提,節目組為了收視率,炒話題熱度,選了《浮》這首歌。

不等顧顏沫解釋,遲辰輕描淡寫的就把來勢洶洶,彷彿一觸即發要燃起來的氣氛,像水瞬間給熄滅了,「灰色跟你選的主色調藍色很搭。」

設計衣服的過程,像李柿淺畫在白紙上的線條,彎曲到最終落定了下來。

所有組合把設計好衣服的圖紙交給工作人員后,他們便要跟導演組商量舞台的一個設計和綵排走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