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人珠寶加工廠,玉雕大師時澤認真端詳著手中的翡翠,忍不住讚許道:「好玉啊!!」

0

在時澤對面,坐著一名中年男子,微笑著說:「時先生,我來之前賈總已經說了,只要你答應前往賈式珠寶,這塊稀有的高濃度紅紫翡翠玉將由你來雕刻。」

「當真?」時澤有些激動。

他痴迷玉雕,沒有什麼比雕刻一塊好玉還令他舒心的事情,當初他也是看到胡敏財大氣粗,有實力購買高品質的翡翠,所以才答應前來麗人珠寶的。

可惜,一個錯誤的決定,不僅沒有讓胡敏搞到他雕刻需要的高檔翡翠,還賠了幾個億進去。

他已經有段時間沒有高檔翡翠可雕了,每天只能拿一些中低端翡翠打發時間,在他看來,這是在浪費他的生命。

「當然是真的。」

中年男子微笑著說:「不止這塊,賈總還說了,只要時先生願意過去,每隔幾個月,他會替時先生找來不少於一塊高檔翡翠供時先生雕刻。」

時澤更加心動了,這樣的承諾讓他找不到拒絕的理由,唯一讓他有些遲疑的就是胡敏帶他不薄,一個招呼不打就走,他感覺有些對不起胡敏。

豪門鎖愛:我的男寵太放肆 中年男子一看,便知道時澤在顧慮什麼,趁熱打鐵道:「時先生,正所謂良禽折木而棲,良臣擇主而待,胡總的麗人珠寶,已經日薄西山,不僅資金匱乏,手中連一樣拿得出手的高檔翡翠都沒有。」

「繼續待在這樣的公司,是沒有任何發展潛力可言的,更磨礪不了您的玉雕水平,只會徒勞的消耗你的光陰,時先生難道不想成為許老那樣的玉雕宗師嗎?」

「想!!」時澤毫不猶豫的表達他內心的渴望,成為一代宗師,那是他畢生夢想。

中年男子繼續說:「想要成為玉雕宗師,天賦和資源缺一不可。」

「天賦,時先生你已經有了,你現在缺的就是資源,缺少源源不斷的高檔翡翠進行雕刻,這一點,只有賈式珠寶才能提供給你,時先生還有什麼可猶豫的呢?」

時澤深吸一口氣道:「好,我答應你,不過我要先給胡總打個電話,不能不告而別。」

「好!!」

很快,時澤打完電話,中年男子道:「時先生,現在可以跟我走了嗎?」

時澤說:「現在不行,胡總說她手中有一塊皇家紫,讓我等她一下。」

「哈哈!!」

中年男子大笑道:「時先生,你覺得這可能嗎?她手中要是真有皇家紫她會現在才拿出來?她這不過是想要挽留你故意編造的借口罷了,這你也能信?」

時澤也不信,可胡敏都那樣說了,他總不能一點機會都不給胡敏吧!

他說:「胡總說她還有幾分鐘就到,我得等她過來。」

中年男子點頭說:「行,那我們就等她幾分鐘,她要是真拿得出皇家紫來,我二話不說,立馬扭頭就走。」

時間流逝,幾分鐘眨眼過去,外面傳來車輛巨大的轟鳴聲。

胡敏和顧銘來了,勁直來到時澤的辦公室。

「胡總好!!」中年男子起身招呼道。

胡敏冷哼了一聲,說:「賈于飛派你過來的。」

「正是賈總。」

「他這手是不是伸得太長了一點?伸得太快了一點?麗人珠寶還沒有垮呢。」

「麗人珠寶的情況胡總心知肚明,又何必苦苦支撐呢?鄙人愚見,胡總應該早做決斷,否則將來後悔莫及。」

胡敏冷聲道:「想要麗人珠寶倒閉的人很多,但只要我胡敏在一天,麗人珠寶永遠不會倒。」

中年男子陰陽怪氣道:「只怕有些事情不是胡總說不會就不會的。」

不給胡敏再次說話的機會,中年男子接著說:「剛才聽時先生說胡總有塊皇家紫,不知道胡總帶來了嗎?能否讓我欣賞一下?」

「你不夠資格!!」

中年男子也不生氣,說:「我的確沒有資格,我就是擔心胡總你拿不出皇家紫來,讓時先生失望一場。」

「小弟,把他趕出去。」

「得咧。」

顧銘上前,看著中年男子說:「哥們,主人發話了,你是自己走呢還是我把你抬出去?」

「我自己走!!」

中年男子看著時澤說:「時先生,現在你應該死心了吧!能跟我走了嗎?」

「嗯!!」

時澤點頭,起身道:「胡總,不好意思,你了解我的,我不能沒有高檔翡翠,對不起。」

胡敏:「……」

【作者題外話】:今天第一更求票求支持拜謝!! 此刻,胡敏心中唯有慶幸,慶幸今天她搞到了高檔翡翠,否則她手下這位首席玉雕大師就要被人給挖走,一旦沒了玉雕大師,乃怕她以後找到好的翡翠一時也難找合適的人雕刻。

現在,她有十足的信心,相信時澤不會棄她而去。

「等一下!!」

「胡總還有什麼吩咐?」時澤問道。

胡敏微笑道:「當初我邀請時先生來麗人珠寶的時候就說過,如果有朝一日時先生想走,我不會阻攔。不過走之前,我想請時先生看一樣東西。」

「胡總,難不成你手中真有皇家紫?」時澤顫抖的問道。

皇家紫,紫翡最頂尖的存在,也是玻璃種紫翡的另外一種稱呼,皇家二字已經可以體現出它的雍容華貴,絕對最頂尖的玉雕材料。

作為一名玉雕從業者,他做夢都想雕刻一件這樣材質的玉器。

站在一旁的中年男子發出了一聲不屑的哼聲,皇家紫,玻璃種紫翡,那可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玩意,那需要運氣。

胡敏這段時間運氣背到家了,還想買皇家紫,白日做夢。

這一次,胡敏沒有賣關子,吩咐道:「小弟,把東西拿出來。」

「好!!」

顧銘把手中的密碼箱放在桌上,打開后,兩塊他今天開出來的翡翠連同魏翔飛輸給他的那一塊翡翠,全部出現在裡面。

「這……這……這……」

時澤激動得語無倫次,作為玉雕大師,他一眼就認出那塊皇家紫,還知道它是老坑皇家紫。

他顫抖把手放了上去,小心撫~摸,跟顧銘撫~摸絕世大美女完美身軀時的心情是一樣一樣的,激動,緊張,口乾舌燥,只是兄弟不抬頭罷了。

中年男子傻眼了,懵圈了,獃獃的站在那裡,難以置信今天十拿九穩的獵人行動會失敗。

皇家紫,胡敏怎麼會突然拿得出這種極品翡翠?這TM也太符合常理了吧!狗屎運沒有這麼好吧!

為什麼拿出來的他不知道,但是有一點他卻是知道,他再也沒有可能挖走時澤,皇家紫的誘惑,時澤拒絕不了,乃怕胡敏不給時澤一分錢,時澤也要眼巴巴的留在麗人珠寶。

哎!

嘆了一口氣,中年男子轉身離開,胡敏說:「回去告訴賈于飛,我們的事情沒完,玉石公盤上,我會找他算賬的。」

中年男子臉上抽搐了一下,這是要惡性競價嗎?可惜,這不是他管得了的。

他拱手道:「胡總放心,我一定把話帶給賈總。」

中年男子走了,胡敏也正式把這兩塊翡翠交給時澤,讓他在珠寶展會前,雕刻成合適的玉製品。

時澤躍躍欲試道:「胡總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說完,時澤就按耐不住他內心的激動,提著密碼箱前往工作間。

看到這一幕,顧銘明白了胡敏剛才的反應為何那樣大。

這是一個純粹且專註的人,值得老闆傾盡全力去挽留他。

胡敏走到了他面前,笑著說:「現在是不是有種救世主的感覺?感覺你今天開出的那兩塊翡翠拯救了我?」

「哪有那麼誇張,我開出的翡翠能夠幫敏姐挽留住一位重要員工,是我的榮幸。」顧銘謙虛道。

胡敏上前挽上顧銘的手臂,凝視道:「現在在我眼中,你就是我的救世主,拯救了我這個落難的弱女子。」

「是嗎?」

顧銘用胳膊蹭一下,好軟,好有彈性,腿都軟了,好想揉揉。

「傻樣!!」

胡敏白了顧銘一眼,沒有把手收回來,就這樣挽著顧銘出去。

不時可以觸碰到胡敏那柔軟的糰子,顧銘只覺今天來得不虧,值!!

兩人如情侶一樣走著,走向麗人珠寶的解石車間。

一路上,驚呆了無數胡敏的員工,那眼睛,都快跌到地上來了。

第一反應,他們覺得他們看花了眼,高傲的胡敏怎麼可能挽著男人的胳膊,那不是開國際玩笑嘛。

但是當他們揉過眼睛后,依然看到這一幕,他們不信也得信,他們的女神胡敏真的挽著一個男人的胳膊。

這是胡敏的男人?

打死他們也不信胡敏會找這麼一個年輕的男人,把顧銘歸結成胡敏弟弟一類的。

後來聽到胡敏偶爾親密的喚顧銘一聲小弟,也證明了他們的猜測,讓他們心裡好受了很多。

女神,依然高高在上,依然是一朵美麗的鮮花,還沒有被人摘去。

他們又豈會知道,顧銘這個小弟,不是一般的小弟,是會幹姐姐的。

解石車間,顧銘看到了胡敏上一次採購的原石,不多,還剩下十幾塊,雜亂堆放在車間的一角,好似廢品一般,壓根跟價值昂貴的原石扯不上關係。

顧銘疑惑道:「敏姐,這些原石怎麼不拿去解?」

「不想解,越解越生氣,留著當個教訓吧!告誡自己,以後做生意多留個心眼,不要再被人給騙了。」

顧銘說:「還是解了好,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以後多長個心眼,不輕易相信那些外人就行了。」

「不信外人信誰?我又不會選石。」胡敏鬱悶道。

「我啊!!我可以幫你選。」顧銘毛遂自薦道。

「你?」

胡敏瞪大眼珠道:「你真把自己當賭石大師了?你不知道你今天連半賭和全賭都不知道嗎?」

「這個……敏姐,別提這事行嗎?士別幾個小時,你應該對我刮目相看,我是會進步的。」

撲哧!!

胡敏笑噴,說:「你那點進步,也就指點一下沒入行的新人,指點我,還需要好好努力。」

哎!!

顧銘長嘆一口氣。

我欲將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這不信他,他也沒有辦法啊!!

上一次方雪不信他,差點被人給迷!奸,這一次胡敏不信他,該不會……

顧銘打了一個冷顫,趕緊把這個念頭甩出去,他可不想胡敏經歷那樣的事情。

把目光投向原石上,顧銘問道:「敏姐,我能把它們拿去解了嗎?」

「這麼閑?」

「不是,碎玉我也用得著。」

「你是說可以弄……」胡敏眼前一亮,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靈泉的美妙滋味,她可沒有忘記。

顧銘點頭,微笑道:「沒錯,我可以用碎玉來煉製靈泉。」

胡敏激動道:「那還愣著幹什麼?快拿去解,我要喝靈泉。」

「好咧!!」

顧銘上去搬原石,同時,胡敏還叫了幾位解石師傅去幫忙,加快效率。

滋滋!!

很快,車間裡面就響起了解石機刺耳的聲音。 很快,第一塊原石被切開,直接從中間切開的。

本來解石不會這樣切,但是這批原石實在沒有慢解的必要,越簡單越粗暴越好。

百變名媛 顧銘拿起解開的原石看了起來。

出了翡翠,品質不好不說,上面還有幾條綹,破壞了翡翠的完整性。讓這塊翡翠的價值再次大減,只能當玉渣處理。

胡敏上前說道:「小弟,記住了,以後賭石,寧賭色,不賭綹,我就是被這些綹給坑了。」

顧銘點頭,今天他看石,很是看到幾塊原石出現這種現象,按照他的估算,如果沒有那幾道綹,價值至少翻倍。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綹都具有破壞性,有些綹在表皮上看很恐怖,但其實壓根沒有深入翡翠內部,沒有對裡面的翡翠造成任何破壞。

當然,像胡敏這種一車全部是這種情況的還是比較罕見,出現這種情況的可能只有一個,礦脈有問題。

「敏姐,知道這些原石來至哪個礦脈嗎?」 奪愛遊戲 顧銘好奇道,琢磨著有時間去低價弄點貨來補充靈氣。

胡敏搖頭道:「具體哪個礦脈挖出來的我也不清楚,對方只說是從內比運來的,我請的那位賭石大師也說這些是內比開採出來的原石,沒有問題,我見價格不貴,就買了一車。」

「這樣啊!!」

顧銘明白了,對方這是不願意低價甩賣,而是想著能坑一個算一個。

夠黑!!不過賭石就是如此,沒眼力,看走眼,血本無歸,怪自己。

不再去揭胡敏的傷疤,繼續切石。

先天神珠有一個特性,那就是不吸收沒有被切開的原石,但一旦原石被切開,它會把裡面的翡翠吸成粉末。

所以,切一刀看到翡翠就行了,無需繼續切,浪費時間。

當然,如果一刀沒有看到,就需要多來幾刀,直到看到。

十幾分鐘后,所以的原石被切開,全部都是一些低端翡翠,著實令顧銘無語。

胡敏語重心長道:「小弟,現在你應該知道賭石的殘酷性了吧,搞不好就是姐姐這種血本無歸的情況。」

「其實還好,有虧才有賺嘛,真要一直贏,那就不叫賭石,那叫買寶石了。」

胡敏被懟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找了兩個袋子,顧銘把這些原石裝起來,一袋的重量差不多一百五十斤左右,約莫可以得到五十斤低檔翡翠,聊勝於無吧!

不過,這點顯然不能滿足他的胃口,問道:「敏姐,你這裡應該有高檔翡翠的碎渣吧?能賣給我嗎?」

「不賣!!」

「啊?」

胡敏的回答當真出乎顧銘的意料,他覺得胡敏會毫不猶豫的賣給他。

「看來,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好啊!!」

顧銘有一丟丟小失望。

看到這一幕,胡敏發出「咯咯」笑聲,紅唇湊到顧銘耳畔,吐氣說:「傷心了?」

「有點!!」

「送你呢,小傻瓜!」

胡敏一指點在顧銘太陽穴上,說:「跟我去庫房拿吧!這一次解出來的高檔翡翠碎渣都在那裡存著,量還不少哦,少說上百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