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翎羽洞穿雲狸後,繼續化成鳳蝶的樣子,振動着翅膀,嫣紅的血珠順着扇動的翅膀滴落。

0

元七郎沒想到自己鳳蝶分身術的翎羽刺能秒殺一隻靈獸,可見在桃源居的幾日苦修沒有白費,對靈氣的力道已經掌握到了門路。

一個面帶疤痕的漢子,眼見着自己的夢妖雲狸被蝴蝶給洞穿身體,失去靈光聯繫,知道自己精心培養的靈獸死了,竟然被一個化靈境的少年殺死了,大怒,罵道:“小兔崽子,敢殺了我靈獸,拿你腦袋抵命。”

“妖氣纏繞,”不等元七郎看清對面來人,已經縱身撲至,身形極爲迅速。同時,一道靈氣似有靈性般,似蛇一般從元七郎的腳開始向上身開始纏繞。

“幻影,斬殺。”隨着面帶疤痕的漢子的聲音,元七郎周圍出現三個面帶疤痕的漢子,從三個不同地方,揮舞着化成雲狸爪子的手,速度極爲迅猛,刺向元七郎的要害。

元七郎雙瞳靈光閃動,一眼看穿面帶疤痕的漢子真正位置,鳳蝶,翎羽刺,左首,絕殺。三十五隻鳳蝶快若閃電般的出現在左邊,將其籠罩其中。

這些鳳蝶速度極快,不在青霜的極速的速度之下,眨眼間,化成三十五根翎羽,隨着靈氣的灌入,翎羽刺入面帶疤痕的漢子咽喉,心臟等要害,連聲慘叫都沒有發出來,就被元七郎的翎羽刺刺死在腳前。

失去御靈師靈氣支持的妖氣纏繞自動消失了,元七郎面帶笑容的看着遠處的兩人,一個是宮天石,另一個是個胖子,肩頭上蹲着一隻可愛的白兔。

“轟”的巨大聲響,泉水被濺起三丈,兩條獸影隨着濺起的水花躍了出來,各自回到主人身旁。 青霜身上已經被利爪猴的鬼影十三爪抓得體無完膚,元七郎從乾坤袋取出療傷藥給它服下,伸手撫摸它的腦袋。

元七郎雙瞳看着對面的二人,心道:“我感覺自己好像被人跟蹤窺視,原來是宮天石搞的鬼。青霜的極速速度不慢,他們是用什麼方法跟上我的速度呢?”

“剛纔被我殺死的御靈師靈獸爲夢妖雲狸,擅長的是偷襲時製造夢境,攻擊技能妖氣纏繞等妖氣類的技能。宮天石的利爪猴純屬於攻擊類型,除了鬼影十三爪外,別的技能應該也屬於攻擊類型。而胖子肩上的的白色兔子,不知道是什麼類型,問題就應該出現在這隻兔子身上。”

元七郎雙瞳盯着白兔,這隻白兔渾白如雪,眼睛卻和一般的兔子不一樣,一般兔子的眼睛是紅仁,而這隻兔子的眼睛宛如黑色水晶,熠熠生輝,衝滿靈氣波動。

這兔子到底是什麼靈獸,元七郎按照腦內的御靈師手記中靈獸譜一一對照,靈獸兔子的種類繁多,沒有一隻能和眼前這隻兔子相似。

宮天石沒想到元七郎出手如此迅速麻利,而且沒用太極狐幫忙,就施展技能秒殺了一名御靈師及靈獸。

可是元七郎是化靈境的御靈師,還未達到同靈境,怎麼會施展靈獸技能,而且剛纔的技能竟然不是太極狐的技能,太不可思議。

一時間,宮天石沒有反映過來,沒有想到靈獸玉骨這層,納悶這些蝴蝶是元七郎的靈獸,還是有幫手潛伏在身旁。

就連站在一旁胖子御靈師都沒想到,元七郎能在瞬間秒殺了一位同靈境的御靈師,如果早知道這個雙瞳少年這麼棘手,就應該直接指揮黑瞳雪兔施展技能殺他。

胖子御靈師也怕元七郎暗中有高人保護,指揮黑瞳雪兔感應周圍靈氣變化,沒有發現任何靈氣波動,證明周圍沒有潛伏的御靈師。

宮天石在麪館與元七郎比試輸了,懷恨在心,回到迎賓館,跟保護自己御靈師說了一遍,三人決定找機會殺元七郎,以報此仇。

這兩名御靈師都是同靈境的御靈師,胖子名叫劉加福,靈獸黑瞳雪兔,面帶疤痕的漢子叫連丙豐,靈獸夢妖雲狸。都是奉了家主宮明弘的命令保護少主宮天石的。

劉加福的靈獸黑瞳雪兔比珍稀靈獸還珍稀的血脈靈獸,它有強大感應能力,並且有讓時間變慢技能。

劉加福是宮天石的忠實的走狗,聽少主受人欺負,決定要報仇,殺了那個名叫元七郎的雙瞳少年,便自告奮勇,先去偵查一下情況。

這黑瞳雪兔通過利爪猴爪子上青霜的血肉絲,來感應元七郎及青霜的位置,劉加福根本不用離元七郎太近,就已經知道他的位置及去向。

當劉加福發現元七郎獨自出了宗城,知道下手的機會來了,急忙回來向宮天石報告。

三人決定在途中埋伏,輕而易舉的消滅元七郎,可是他們發現元七郎的速度太快了,幾乎跟不上了青霜的速度。

幸好宮天石身上有帶有契約手鐲,裏面有一隻翼類坐騎,名叫四翼靈禽,飛行速度極快。

宮天石及時召喚出四翼靈禽,三人坐在靈禽一直在後面不遠不近的跟着,等發現元七郎和青霜在泉水邊休息。

三人下了四翼靈禽,宮天石念動契約咒語,將其收入契約手鐲中,潛行藏到幾塊怪石的後面觀察了一會,沒有發現元七郎有什麼異常的情況。

連丙豐指揮夢妖雲狸給元七郎製造了夢境,使其在夢境中沉睡,然後使用妖氣纏繞捆住元七郎,在斬殺他。

宮天石恨死青霜了,指揮着利爪猴施展鬼影十三爪,直接攻擊在泉水中,毫無防備的青霜。

不想,青霜的反映極快,第一時間就發現宮天石他們,一邊防禦利爪猴的攻擊,一邊叫醒沉入夢境裏的元七郎。

宮天石和劉加福沒有想到,化靈境的元七郎早有準備。一點不起眼,好看的蝴蝶,竟然在瞬間秒殺了連丙豐和夢妖雲狸。

元七郎雙瞳盯着黑瞳雪兔,判斷出來問題一定出在這隻可愛的兔子身上,可是要事主動攻擊這個胖子,一定會引起宮天石的注意,保護好胖子和那隻兔子。

顯然來個聲東擊西的方法,首先猛烈攻擊宮天石,製造聲勢,然後一有機會,一招擊殺胖子及靈獸。

宮天石看着元七郎,嘿嘿冷笑,道:“小子,我以前小看你了,你剛纔的表現出乎我的意料,瞬間就殺了一名同靈境的御靈師,手段不錯。”

元七郎道:“閣下緊追不捨的精神,狹隘的胸懷,無恥的行爲,卑鄙的手段,還是讓我嗤之以鼻。”

宮天石冷冷的道:“牙尖口利,我把你的牙齒一個一個掰下來,你就知道得罪我是多麼愜意的事。”

元七郎雙瞳冷冷盯着宮天石,道:“像你這樣的小人,該殺,青霜,別嫌他髒,極速,血裂爪,首先指揮靈獸進攻。”

“嗚嗚,”狐叫聲傳出,極速技能作用的青霜猶如一道光影,一閃而至,出現在宮天石等人身前,兩道爪影交錯,直接要撕開利爪猴和宮天石的身體。

“鬼影,”隨着宮天石的指揮,利爪猴身體直接幻化出十三道影子,同時奔向青霜,宮天石的化成猴爪的狀態,一把捏碎了血裂爪的爪影。

宮天石道:“最低級的爪術,看看猴兒真正的實力,附魔爪印。”十三道影子,同時暴掠而起,利爪猴的猴爪上靈氣瞬間凝聚,一個巨大爪影呈現。

這個巨大爪影,極爲的凝實和雄渾,看上去每一節指骨猶如黑金所鑄,透着一種勢不可擋的感覺。

十三道猴影,十三道附魔爪印,巨大的爪印攜帶着凌厲的爪風,從天而降,一起對着青霜重重的抓下。

元七郎知道宮天石對他絕不會留情,眼見十三道巨大爪印拍向青霜,道:“青霜,極速,閃避。”

可是隨着元七郎的指揮,發生了奇怪的現象,青霜本來極速下身體非常快,而這時青霜的行動變得慢了起來,每一個動作都被分解了。

元七郎的雙瞳看見胖子肩上白兔的黑水晶的眼睛閃動着黑芒,知道這是兔子的技能,大吃一驚,這兔子能讓時間變慢。


青霜更是驚慌失措,自己覺得時間變慢了,自己在極速技能下的身體竟然慢慢的移到,而那十三道附魔爪印速度不減,呼嘯着拍了下來。

眼見青霜躲不開這十三道爪印,元七郎體內靈氣運轉,運用獸決,背後雙翅展開,化成翡翠鳳蝶。

雙翅振動,一道翡翠色光影在十三道爪印下抱起青霜飛離,轟的一聲,巨大的爪印落在山石上,直接將石頭拍碎,砸出一個的深坑。

元七郎抱着青霜升到半空中,看着被爪印砸出的深坑,深深吸了口涼氣,如果不是自己及時化蝶救出青霜,這十三道爪印直接將它拍的粉身碎骨。

“咦,”宮天石看着半空中化成鳳蝶的元七郎道“化蝶,原來,你體內有靈獸玉骨,難怪能秒殺同靈境御靈師,連丙豐死在你的手裏一點不冤。”

元七郎雙瞳冷冷看着宮天石,心內顧及那胖子的白兔,盤算該怎樣進攻,才能避免類似情況的發生。

這時,宮天石念動契約咒語,一道白芒從契約手鐲中閃出,一隻白色的靈獸出現在空中。

這是一隻有着四翼如白雲一般羽翼的雪白靈禽,其形態半似白鶴,潔白翎羽順着碩大的翅膀延伸,覆蓋着整個身體。

四翼靈禽發出一聲鶴鳴,緩慢的扇動着羽翼,停在半空中,宮天石和利爪猴跳到它的背上,飛到離元七郎不遠處。

元七郎雙瞳盯着四翼靈禽,靈光閃動,一名御靈師有兩隻靈獸,這隻翼類靈獸顯然血祭靈獸,而是契約靈獸,是御靈師的輔助靈獸。

元七郎心中感嘆:“這古老的家族就是資源深厚,一個宮氏家族的少主,就帶有讓許多御靈師眼紅,爲之瘋狂,爲之傾家蕩產,你掙我奪,互相殘殺的契約手鐲。就連琉璃門這樣的勢力都沒有一個御靈師佩帶契約手鐲。”

四翼靈禽緩慢的扇動着羽翼,周圍空間帶着一股股勁風,宮天石冷笑道:“化成蝴蝶,又能怎樣?你能比過我看的靈禽嗎?”

元七郎冷冷看着宮天石,輕聲道:“鳳蝶分身術,”體內靈氣轉動,背後的翎羽抖落一百二十七根,飄散空中,剎那間,化成赤色、翠色、翡翠色鳳蝶,三種顏色的鳳蝶滿空飛舞。

這鳳蝶分身術的鳳蝶隨時可以化成翎羽刺,尋找到機會,直接刺殺劉加福及那隻白兔。

站在地上的劉加福盯着滿空飛舞的鳳蝶,見過連丙豐被蝴蝶秒殺的全過程,知道厲害,對於他來說,只要黑瞳雪兔在身邊,一個時間技能,自己就能躲開任何攻擊。

劉加福心裏更加擔心宮天石的安全,他知道這位少主,驕傲自大,心雄狹隘,嫉妒心強,看不得人比他好,急忙喊道:“少主,小心他的蝴蝶。”

宮天石站在四翼靈禽背上,看着空中的鳳蝶,撇了撇嘴,不屑一顧,道:“化靈境就是化靈境,掌握的技能就那麼幾個,真是可憐!”

元七郎道:“只要能殺了你,就是好技能。” 宮天石的死魚眼睛露出猙獰的目光,駕馭着四翼靈禽飛起,沖天而起,疾速衝向元七郎,道:“龍裂爪。”

一人一獸在四翼靈禽背上同時施展相同的技能,猴爪和人手化成滿是黑鱗片的龍爪,帶着凌厲的爪風,閃動着鋒利的寒芒,當頭對着元七郎撕裂而去。

“月光刃。”元七郎面對着宮天石的凌厲的攻勢,扇動着雙翅,青霜蹲在元七郎的肩頭,發出嗚嗚的叫聲,一道如水的月刃,與龍裂爪撞擊在一起,發出振動山谷的轟鳴聲。

元七郎振動雙翅,身體後退,離開戰場,貼着地面飛行,道:“青霜,你去對付那個胖子,自己小心點,他的兔子能時間變得很慢,讓你的每個動作都暴露在他的眼裏。”

“嗚嗚……”青霜從元七郎的肩頭上跳了下來,向主人表達自己的意思,你也要當心,我會拖住他的。


宮天石看見元七郎把青霜放走了,自己扇動雙翅升入空中,冷笑道:“御靈師沒有了靈獸,就好象人沒了手腳,元七郎,等你等死吧!”

“龍裂爪。”宮天石和利爪猴再次同一時間施展同一技能,四翼靈禽展開四翼,向着元七郎飛去。

四道黑色的龍爪爪影,帶着銳利的的爪風,惡狠狠對着振翅升入空中元七郎抓了過去。

宮天石和靈獸利爪猴的攻勢在瞬間全面展開,四道龍爪爪影發出,緊隨其後就是霸道的大黑龍爪印。

“大黑龍爪印,天地相合。”宮天石和利爪猴同時張開佈滿黑色龍鱗的手臂,化成龍爪的雙手和雙爪分別結印,兩道巨大的爪影呈現。

一個巨大爪印從天而降,另一個巨大爪印似海底撈月般從下往上撈起,一上一下,從兩個方向夾向元七郎。

御靈師和靈獸完美的配合,兩個巨大爪印牢牢將元七郎籠罩在陰影了,直接將元七郎逼入險境,

元七郎不得不佩服宮天石作爲一名同靈境的御靈師,能將自己和靈獸間配合做到近乎完美無暇的配合。

元七郎已經感覺到危險的降臨,上下的爪影,籠罩自己周圍十米左右。如果加快速度逃離,自己沒有青霜的極速的速度,根本逃不出去,只能硬拼下了。

“百翎羽。”元七郎背上的脫落出一百根翡翠色的翎羽,灌入了靈氣,直達羽尖,有猶如流星雨般,射向從天而降的巨大爪印。

“砰”的一聲,天地相合,兩道巨大爪印合在一起,發出巨大的轟鳴聲,緊接着,數十道翎羽沖天飛出,一道翡翠色的身影隨後飛出停在空中。

不等,滿空的翡翠色翎羽碎片和爪影消散,“百翎羽。”元七郎雙翅一扇,一百道翡翠色的翎羽,猶如長虹,沿着弧線,閃電般的射向四翼靈禽背上宮天石及靈獸。

宮天石滿以爲這招大黑龍爪影能將元七郎拍得粉身碎骨,可是,他發現元七郎身上浮現出翡翠色翎羽,大約有百餘根,和爪印相撞,竟然感覺到這些翎羽的力量十分強大。

雙爪印相合,拍碎了其中而一些翎羽,可是自己的爪印竟然被刺出一個大窟窿,元七郎扇動雙翅從窟窿處飛了出來。

宮天石大失所望,不等他醞釀下一個技能,元七郎的反擊攻過來,一百道翡翠色翎羽猶如暴風驟雨般撲至。

“鬼影十三爪。”利爪猴站在宮天石身前,一對黑色而猙獰的龍爪,幻化出十三道爪影,抓、切,挑,撥,將這百餘根翎羽一一化解。

而宮天石早已經跳起來,雙手一分,附魔爪印,巨大的爪印,帶着霸道的勁風,狠狠印向元七郎。

元七郎在發動百翎羽的的時候,已經做好準備,就在附魔爪印落下的時候,體內的靈氣運用到極致,急速的振動雙翅,飛離開巨大爪影。

青霜站在劉加福的不遠處,一雙妖異的眼睛,盯着對方和那隻黑瞳雪兔,陰陽魚轉動着,閃動着黑白光澤。

一百二十七隻三種顏色的鳳蝶在青霜和劉加福之間飛舞,帶動着翡翠色的光星,一閃一閃的,美麗至極。

劉加福眼睛在觀察青霜的時候,利用餘光看着空中宮天石和元七郎的戰鬥,本想指揮着雪兔施展時間技能,幫助宮天石。可是面對着飛舞的鳳蝶和青霜,不敢貿然出手幫助宮天石,給青霜和那些蝴蝶襲擊自己創造機會。

“轟”的一聲,巨大的爪印落在岩石上,堅硬的石頭頓時粉碎,碎石向四外濺出,山體出現了 巨大的深坑。

四濺的碎石,打中正在飛離的元七郎身上,巨大的衝擊,不僅給他帶來傷害,而且直接將他撞飛出去,撞到一棵巨樹上,硬生生的的震斷。


元七郎胸口疼痛,一口鮮血噴出來,站穩身體,然後疾速扇動翅膀,離開原地,心內暗暗慶幸,幸虧自己躲開的及時,不然這附魔爪印落在他的身上,直接就能拍成肉醬。

元七郎扇動着雙翅,迅速離開原地。又一道爪影落到自己剛剛離開地方,直接將樹木和山石拍碎。

宮天石落在四翼靈禽的背上,利爪猴已經將一百根翎羽擊落,眼見元七郎躲開了附魔爪印的攻擊,在發出一記附魔爪印,又被躲開。

元七郎扇動着雙翅,迅速向山上飛去,宮天石冷冷的笑道:“想跑,沒那麼容易。”駕馭着四翼靈禽追了上去。

劉加福急忙喊道:“少主,別追,小心有詐。”語音未落,忽然發現青霜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原地,急忙通過黑瞳雪兔感應青霜的位置。

數十道赤色的鳳蝶撲來,翅膀帶着赤色的光星,一閃一閃,劉加福知道這些蝴蝶的厲害,施展技能,時間延長,雙手結印,眼前的蝴蝶飛的越來越慢,連蝴蝶變成翎羽的過程都變得清晰可見。

“葉刃。”劉加福施展技能,手指連續彈出,一連串的草刃的飛出,將每一個化成翎羽的蝴蝶斬落地上。

又一輪翠色的蝴蝶飛了過來,鋪天蓋地遮住視線,瞬間化成翎羽,猶如狂風驟雨般,一齊射向劉加福。

“刺甲。”劉加福身上似刺蝟般長出了根根草刺,準備防禦着翎羽刺。黑瞳雪兔的黑色水晶般眼睛閃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