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慢慢染紅了地面,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視線放到前面的時候,顧靖卓只覺得自己的上空的房梁都在旋轉,而整個人的重心在直直的往下掉。

0

手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開了免提,從電話里傳出來的聲音此時已經佔滿了整個倉庫的空間。

在隱隱約約中,顧靖卓聽見了那個聲音說道,「我就知道。你還是做不到。」

思緒沒辦法讓顧靖卓把那個人的所有話聽的真切,一切都變得斷斷續續了起來。

渾身上下都很冷,就像從冰冷的海水中跌了進去。

想要呼喊,但是自己卻怎麼也發不出聲音。

時間彷彿過了很久,顧靖卓醒來的時候是緊緊抱著自己身子的。

眼前是一片漆黑。

慢慢的坐起來,直起身子,借著從天窗里漏下來的光看了看周圍后,顧靖卓發現,自己依舊沒有從倉庫里走出去。

猛的回過了神,想起了自己之前在這個地方發生的事情……

電話,聲音。倉庫,孟之初。

還有,鐵簽!

顧靖卓立刻從原地站了起來。

那不是夢

,自己還在這個地方,那麼自己之前看見的那些都不是夢!

顧靖卓往前走了幾步,天窗上的光灑在了前面人的身上,正好把她整個人都凸顯了。

那是,孟之初的屍體。

顧靖卓感覺雞皮疙瘩都起來,隨之而來的是,感覺到自己渾身上下的血都涼透了。

「這不是夢……」顧靖卓喃喃自語,眼睛一直看著前面。

感覺自己的魂魄已經從身體里離開了,顧靖卓往前走了幾步,「這是真的……」

之前的環境與場景都在眼前,沒有任何的的改變。

這個時候,顧靖卓想到什麼以後,慢慢的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腳下。

孟之初的血已經流了過來,凝固在自己的腳邊。

而之後,在自己的身體下意識的抬起有右手后,顧靖卓的視線跟著看了過去。

允你怦然無餘生 捕獸器的威力很大,顧靖卓甚至可以看見自己手裡的骨頭,嘗試著把它從手上扳下來的時候,顧靖卓發現自己根本使不上任何的力氣。

其實這個時候,跟前面孟之初的屍體比起來,關於自己疼痛,顧靖卓已經變得麻木了起來。

孟之初的屍體在深刻的告訴著顧靖卓,什麼叫做猝不及防的現實。

忽然,顧靖卓忽然回想起之前,孟之初是對自己說過一句話的,「我會追上你的腳步的,不管你等不等我。」

雖然顧靖卓沒有想過自己跟孟之初會有什麼樣的交集,但是在現在,事情的發展很明確,孟之初的未來,是因為自己而得到毀滅的。

沒有任何的預兆,就這麼死在了自己的眼前。

手上的劇烈疼痛已經讓顧靖卓沒有任何的反應了,他覺得自己腳下正拖著一塊鐵,往孟之初的方向走的時候,掉在地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顧靖卓有些僵硬的扭過頭看著手機。

手機因為之前的衝擊,此時它的整個屏幕都變得支離破碎。

顧靖卓慢慢的蹲了下去,伸出可以動的左右,艱難的按下了接聽鍵。

一接通,裡面的聲音便立刻傳了出來,「你醒了?」

顧靖卓沒有開口。

「你還有時間去處理屍體。」那個聲音自顧自的說著。

「你是誰?」

在說完這話后,顧靖卓覺得自己的嗓子很乾,差點發不出聲音。

那邊的人及時捕捉到了顧靖卓的情緒,停了幾秒,沒有回復。

最後,那人在跟顧靖卓在沉默中的對峙里,帶著無所謂的笑容說道,「等你以後就會知道了。」

顧靖卓面無表情的把自己的手舉了起來,手機處於一個極度危險的位置。

下一秒就要支離破碎。

就在這個時候,電話那頭的人開口道,「或者,直到你死,也不會知道這件事。」

手機終極被顧靖卓狠狠的砸

到了地上。

四分五裂。

然後,顧靖卓一步一步的朝著孟之初的方向走了過去。

之後,跪在捕獸器的旁邊后,顧靖卓就像發瘋了一樣開始把那些東西都用力的拔了起來,配著麻木,眼睛充血。

顧靖卓已經不敢再去看對面的孟之初了。

後者的血在這個時候已經流幹了。

整個空間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瀰漫的一股血腥味現在才被顧靖卓給捕捉到。

終於到了孟之初身邊的時候,顧靖卓把自己已經沾滿了血的外套脫了下來。

孟之初的眼睛還是睜著的,對於剛剛忽然而來的事情根本沒有做任何的反應。

顧靖卓看著孟之初,慢慢的伸出了手,輕輕的幫她閉上了眼睛。

死不瞑目。

顧靖卓最後徹底忍不住,直接側過頭就開始吐,眼淚也在這個過程中流了出來。

(本章完) 太難受了,顧靖卓想,這真的是他長這麼大來最心痛的時刻。

眼睜睜的看著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麼死在自己的眼前。

死法還如此之殘忍。

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的目的是什麼,也不知道他到底為了什麼。

至少不是關於時空機的演算法。

在這個時候,顧靖卓不得不去高度運轉自己的大腦,一直在想到底是什麼環節出了差錯。

除了穿梭機的演算法之外,顧靖卓想不到自己身上還有什麼值得那些人大費周章的想要去得到的東西。

所以,有什麼地方出了差錯?

「到底是什麼地方……」

就在顧靖卓在思考的時候,門外的警笛聲忽然響起。

直接穿透了顧靖卓的耳膜。

有些茫然的抬起頭,在原地愣了幾秒后,顧靖卓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再然後,很短的時間內,倉庫的門被人大力打開,一束手電筒光射了進來。

顧靖卓伸出可以動的手把自己的眼睛擋住了,眼睛被刺的有些疼。

之前在孟之初被鐵簽穿透的過程中,倉庫里的燈也隨即關了。

這一切都被卡著點,發生的場景就像在電影里。

可這又是現實的世界。

在顧靖卓用手擋住眼睛的過程中,一大群人從門裡沖了過來。

其中不僅僅是警察。

之後的一切,發生在顧靖卓的眼前的時候,時間就像變慢了。

顧靖卓已經不知道自己應該用什麼樣的表情去看待眼前的事,他直愣愣的站在原地。

警察正在嘗試著清理地上的捕獸器,離顧靖卓越來越近。

在這個期間,顧靖卓一直都站在原地沒有任何的動作。

在之後聽到撕心裂肺的哭喊聲的時候,顧靖卓才把自己的頭稍微朝著左邊扭了扭。

一個婦人直接朝著孟之處的方向跑了過去,對著她喊道,「初初!你怎麼樣?」

此時孟之初的身子被顧靖卓的衣服蓋著,剛剛進來的人只能看著她安靜的靠在旁邊的柱子上。

在下一秒,有人把孟之初身上的衣服慢慢的掀了起來。

「啊!」

婦人大叫了一聲。

全場的人,除顧靖卓之外的人都倒吸了口氣。

鐵簽子此時還在孟之初的身體里留著。

這麼大的衝擊讓現場的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靠近孟之初的一個人趕緊把衣服被蓋回到了她的身上。

就在這個時候,原先莫名壞掉的燈就這樣忽然亮了起來。

整個地上的血,讓孟之初的家人都掉入了一種崩潰的境地。

此時的顧靖卓早就沒有任何的思維了,整個人已經成了一塊木頭。

後面,顧靖卓也不知道是誰先指著自己的。

那個人看自己的目光是憎恨的,

在撲過來的時候幾乎是咬牙切齒的。

接著,顧靖卓就看見了在場的所有人都看著他。

這個時候,剛剛那個人直接衝到了顧靖卓的眼前,過去就用手砸著他,邊哭邊喊道,「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為什麼這麼殘忍?你還我女兒!……」

說著說著,那個婦人便體力不支,直直的跌了下去。

顧靖卓及時的扶住了她。

而在下一秒,在顧靖卓抬頭的時候,就看見前面衝過來了一個人,對著自己舉起了拳頭。

就這樣,顧靖卓直接承受了對面人的一拳,那人道,「你這個禽獸!殺人犯!」

「你聽我說。」

揉著眼睛從地上直起身子後顧靖卓開口道,他想盡量讓自己的話表達的清楚。

不過眼前的場景過於混亂。

顧靖卓不知道自己應該用什麼辦法維持現場的狀況,「不是?你說你不是?!」

這個時候,剛剛給了顧靖卓一拳的那個人語氣急切且暴躁。

過後,四周的混亂讓顧靖卓的整個腦子都跟著亂了起來。

女人的哭泣,男人的暴怒,警察的問詢。

眼前的這些都變得不再真實。

顧靖卓抬頭看了一眼上面,那裡似乎有個人。

在閉上眼睛的時候,顧靖卓似乎看見了那裡的人在對著自己笑。

等睜大眼睛想要看清楚的時候,顧靖卓覺得自己的視線變得模糊了起來。

婚婚欲寵 什麼時候自己的體力這麼的不濟了。

……

顧靖卓是被爭吵聲吵醒來的。

頭就像要裂開一樣的疼,一瞬間中,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都像是要擠破腦袋一樣的往顧靖卓的思緒里鑽。

頭疼,再加著眼角傳來的痛,讓顧靖卓的整個精神都處在痛苦之中。

就在這個時候,剛剛的爭吵聲停止了。

隨後,顧靖卓就感覺到自己身上停留了幾道視線。

慢慢的扭過頭后,顧靖卓便被一股大力直接衝擊,最後睡倒在了床上。

「你究竟對我女兒有什麼樣的深仇大恨?要那麼對她?!」婦人的尖叫聲傳進了顧靖卓的耳朵中。

顧靖卓覺得自己動不了了。

婦人不依不撓,靠近了顧靖卓,指著他。

剛剛失去女兒的婦人是極端瘋狂的,一邊大哭一邊指著顧靖卓,「她走前還告訴我會回去的,她就是為了出去見你!你對她都做了什麼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