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禮只有魔主才能享受的待遇,可是玉面佛行了魔禮后,黑袍大護法反而很受用,「哈哈哈,不錯,不錯!等本護法拿到時光寶盒和聖靈,哈哈哈,本護法就可以打開魔界的封印了!哈哈哈……」

0

「大護法,你拿到時光寶盒和封印,怎麼可能打的開魔界的封印?」矮子玉面的不解的問道。

「哼!你們都被蒙蔽了。時光寶盒和胎記封印,本身沒有關係,但是加上聖靈的特殊體質,那就大大的不一樣了。因為魔界就封印在時光寶盒之中,那個胎記封印就是魔鬼的入口,只要打開時光寶盒,就能進入魔界。所謂模擬一個世界,營造一個世界,模擬的就是魔界!營造的就是混沌界!」

黑黑袍大護法心情大好,說出來的實情,讓玉面佛神色震驚。

但還有一個疑問他必須得問。

「大護法,弟子還有一事不明,沒有冰神劍,怎麼可能打的開時光寶盒?」 「大護法,弟子還有一事不明,沒有冰神劍,怎麼可能打的開時光寶盒?」

黑袍大護法聞言,微微看了一眼某個方向,這才眯著眼睛道:「不需要!」

玉面佛不解,「大護法,要想催出冰神劍的巨大威力,就必須要飲聖靈之血,要不然的話,時光寶盒根本打不開啊!」

「你說的一點都沒錯,但前提是,冰神劍是不是冰神大帝的真正佩劍?遠古時期冰神劍只有一把,可是如今卻出現了兩種一模一樣的冰神劍,你說他們手中的冰神劍是真的嗎?

本護法可以告訴你,真正的冰神劍根本感應不到時光寶盒的存在,只有假的冰神劍才能感應到時光寶盒的存在。你知道是為什麼嗎?」黑袍大護法問道。

「弟子愚鈍,請大護法告知!」玉面佛恭敬的道。

「那是因為真正的冰神劍根本不需要飲血,就能撬開時光寶盒的蓋子。只有假的冰神劍需要飲血才能發揮它的巨大威力。但即便是這樣也無法撬開時光寶盒。

遠古時期,冰神大帝隕落之前,親自把劍真的冰神劍交給了時光族人保管,時光族人為了混淆視聽,就請人打造了一把假的冰神劍交給了九神門。

現在流傳在外面的冰神劍其實就是一把不能打開時光寶盒的廢劍。強大的九神門至今還被蒙在鼓裡呢。哈哈哈……」黑袍大護法眯著眼睛,說著哈哈大笑。

「哈哈哈……」站在黑袍大護法身旁的七名魔弟,跟著黑袍大護法也哈哈大笑起來,很明顯他們是在拍黑袍大護法的馬屁。

就在八人瘋狂大笑之際,喬君腳踏虛空,背負著雙手,緩緩靠近了黑袍大護法和玉面佛等人,直到距離兩百多米時,他才停住了腳步,並淡淡的開口道:「黑袍大護法是吧?笑完了嗎?」

「你終於出現了。」黑袍大護法看向平齊而站的喬君,眯起了眼睛。

喬君一愣,隨機反應過來,「剛才你看見我了?」

「閣下,你的隱身術不咋滴啊!」黑袍大護法很是得意的道。

「傻比!」喬君突然滿臉鄙視的罵起了黑袍大護法。

就因為這黑袍大護法的狂傲自大,喬君這才明白過來,對方剛才說的那些話,純粹是為了說給自己聽的。也就是說,他剛才在自導自演,根本沒有什麼真假冰神劍。

「你說什麼?」黑袍大護法怒目圓瞪,盯著喬君,厲聲問道。

「我是說你就是傻比一個。」喬君很是無語的道。

「你敢罵本護法是傻比,你簡直就是在找死!」黑袍大護法冷冷的說著,全身的魔氣突然涌動起來,很快黑袍大護法和七名魔弟直接被一團黑雲籠罩住了,喬君用肉眼根本看不清他們的身體。

「閣下,受死吧!」站在黑雲之中的黑袍大護法,沙啞的說著,一對銀色的大刀已經祭出。

他根本不想給喬君出手的機會,一出手就是他的大殺招。

很快,兩道刀光帶著可怕的肅殺之魔力,劈開了周圍的黑雲,一左一右,直接形成了兩道帶著可怕魔氣的刀影子,眨眼間就來到了喬君的身前。

那兩道黑色的大刀影子劈下來的時候,喬君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這兩把大刀不是劈向自己的,而是來束縛自己的。

但是很快,喬君心裡一沉,幾乎是在劈下來的瞬間,他就知道這兩道大刀他是躲不過去的。

他從兩把大刀的軌跡上看的出來,這兩道黑色的影子不但速度非常快,還帶著上下左右束縛力。

喬君顯得極為狼狽,急忙間,他只能祭出那五長老丟棄的八級大鼎,勉強擋住這兩道刀影子。

「鐺…」!!

「卡擦…」兩道刀影子砍上了八級大鼎,那八級大鼎直接被劈裂成三半。喬君直接倒飛出數米遠,這才勉強穩住,臉色卡白。

黑袍大護法心裡一沉,剛才那一招可是他的必殺之招,但卻被喬君祭出的八級大鼎擋住了。

這怎麼可能?一個元嬰四層的傢伙,怎麼可能震開他的約束力?自己可是元嬰五層。比他修為高一層啊。

而且那八級大鼎也太牛比了吧?什麼寶貝?

就在黑袍大護法愣神之際,喬君臉色蒼白的看向了魔氣衝天的黑袍大護法,眸光一凝!

隨機他的身體之中無數的星光點涌動了起來,很快他的身體之中一道道結界洶湧而出,很快,這一道道結界鋪天蓋地延伸了出去,剎那間的功夫,就封鎖了這片虛空,直接將黑袍大護法等人,從四面八方嚴密封鎖了起來。

喬君眯著眼睛看著金光閃閃的結界屏障,哈哈大笑,「哈哈,黑袍大護法,有本事再來砍我啊!」

黑袍大護法看著周圍的結界屏障,臉色難看之餘,冷哼一聲,說道:「哼!就憑著結界?吃本護法一刀!」

黑袍大護法說著,不屑的祭出兩把大刀,帶著衝天的魔氣,以,同樣的招式,砍向了其中一面結界屏障上!

轟!狂暴的魔氣帶著可怕的力量轟向了結界屏障之上,可是結界屏障紋絲不動,就連動都沒動彈一下。倒是魔氣直接被震的四處暴虐。

黑袍大護法臉色大變,驚聲大叫道:「這是什麼陣法?」

「七星幻象陣!」喬君淡淡的道。

「什麼鬼東西?」黑袍大護法不解的問道。

「就是你想什麼來什麼啊!不信你想一件東西或者一個人人!」喬君淡笑道。

黑袍大護法聞言,冷哼道:「小子,別耍什麼陰謀詭計,趕緊撤掉陣法!不然我讓你死的很難堪!」

喬君眯了眯眼睛,「掌嘴!」

嘩啦啦!隨著他的話音剛落,結界大陣之中,無數的星光點涌動起來,很快一隻巨大無比的大手突然凝聚而出!

這隻大手剛形成,就一掌狠狠的拍向了黑袍大護法的臉蛋,黑袍大護法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巴掌抽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結界屏障上,反彈了出去。

「小子!你你這到底是什麼陣法。」黑袍大護法爬了起來,站在結界屏障上,臉色終於變得恐懼起來。

「我說過啊,七星幻象陣!你不信啊!那我掌嘴了啊!」喬君站在結界外面,嘴角上揚。

「別別,我信!還請小兄弟,把結界撤了,我們立馬就走,而且我們身上的寶物全部歸你!」黑袍大護法忽悠道。

他在這結界大陣里,什麼也做不了。只能騙喬君打開結界,好讓他第一時間殺了喬君。 「哦!你們身上還有寶物啊?你不說我還忘了呢。」

喬君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那就快點拿來吧?別讓我動粗啊!我動起粗來,下手可不是剛才那一巴掌那麼輕!」

「你!?」黑袍大護法怒極,隨機他眼珠子一轉,哈哈冷笑道,「哈哈,小子有本事就進來拿,本護法的寶物多的是,就怕你躲在外面不敢進來!像個縮頭烏龜一樣!」

「好吧!如你所願!」喬君說著,一步跨進了結界屏障之中。

「傻比!」黑袍大護法眼裡閃過一抹鄙夷,很快他的全身魔氣涌動起來。

「你想殺我?」喬君淡淡的問道。

「不錯,小子你說對了。本護法就是要殺了你!」黑袍大護法說著,瞬間來到喬君面前,一巴掌狠狠的拍向了喬君的腦袋。

可是讓黑袍大護法出乎意料的是,喬君竟然輕鬆躲過去了,「這這怎麼可能?」

「啪!」喬君反手一巴掌將黑袍大護法抽飛了出去,再次砸在結界屏障之上,「怎麼可能?你腦子是不是壞了?」

黑袍大護法摸著高高腫起來的臉頰,剛站起來就,臉色大變,「我的修為,我的修為,怎麼可能是築基九層,這這怎麼回事?」

「我說你笨不笨啊!你的修為當然被我的陣法壓制了。」喬君背負著大手,滿臉譏諷的說道。

「你你??」黑袍大護法臉色陰沉無比,「小子,得罪魔影的下場你可知道?」

「知道啊,不就是追殺我嗎?我等著就是了。但是你們幾個,恐怕要付出點代價了。」喬君眸光掃向玉面佛等人,淡淡的道。

「你想怎樣?」黑袍大護法臉色難看的問道。

「廢了你們修為!讓你們淪為凡人,這樣你們就不到處害人了。」喬君淡淡的說著,閃電般的出手,整個身體竄出一道殘影,他所過之處,連續發出一聲聲「砰砰砰……」的輕微暴響,就好像是放鞭炮一樣。

喬君將八人的修為全部廢掉的同時,將八人的儲物戒指收為己有,隨機他看向面色煞白的黑袍大護法,淡笑道:「黑袍大護法,感覺如何?淪為廢人,心裡很難過是吧?」

「你你?小子,你簡直不得好死!!!」黑袍大護法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丹田被廢了,他到了魔影,那就是一個死字,魔影實力為尊,可是他呢?

「我不得好死?黑袍,你告訴我,我怎麼不得好死了?」喬君淡淡的反問道。

「廢掉丹田,乃是修真界的大忌,你是要受到修真聯盟的懲罰的!」黑袍大護法說著。

「受到修真聯盟的懲罰?呵呵,簡直就是狗屁!他們有什麼資格懲罰我?像你們這種人動不動就對凡人出手,試問,他們有沒有出來管過?還修真聯盟呢?老子遲早一天滅了他們!」喬君語氣無比冰寒的說道。

「小子,你別太狂妄了!敢於跟強大的修真聯盟作對,你簡直就是在找死!」黑袍大護法滿臉譏諷的說道。

喬君懶得再廢話,直接大手一揮,一道恐怖的紫色真元捲起黑袍大護法等人,如同龍捲風一樣,破開結界大陣,向著遠處的一座大山山頂扔了出去……

做完這一切,喬君意念一動,籠罩住周圍虛空的結界,頓時極速向他的身體匯聚,很快消失的無影無蹤。

喬君依舊站在虛空中,一雙犀利深邃的星眸,突然看向虛空之中,「出來吧!」

喬君的話音剛落,一名頭髮花白,骨瘦如柴的灰袍老者帶著冷冰冰和一名穿著迷彩服的男子,突然出現在虛空之中。

「小兄弟,這布陣的手段,老朽自嘆不如!」灰袍老者用一雙渾濁的老謀子,淡淡的看著喬君,語氣極為蒼老。

「你是誰?」喬君抬起頭,皺著眉頭問道。他感覺這老頭實力非常恐怖,恐怖到一縷氣息就能滅了他。

「所有人叫我落紅塵,你也可以這樣叫我!」老者淡淡的道。

「你是落紅塵?」喬君震驚的問道。三十年前,一代梟雄落紅塵和他師父是八拜之交,但是因為一個女人,兩個人從此不再往來。

沒想到三十年過去了,落紅塵實力竟然這麼恐怖。他實在是不得不震驚。

「小兄弟,知道老朽也不足為奇!畢竟你師父肯定跟你說過我們的過去。你師父當年可是威名遠揚,但是自那一戰以後,我們從此不再聯繫。」老者語氣有些哀傷的說道。

「是你廢了師父的修為?」喬君眼裡突然殺機涌動。師父三十年前就是金丹境了,但是後來他的丹田被廢,再也無法修鍊。只好改修內功,乾坤大挪移和九陽真經。

「孩子,你誤會老朽了。你師父的修為不是我廢除的。而是另有其人,這個人一直深愛著你的師父,同樣的也很深愛著老朽!

老朽與你師父一戰之後,你師父身受重傷,後來我聽說他修為被廢除了。老朽去找他的時候,你師父就告訴我,他的修為被廢的實情。

再然後他就再也不想見我!至於其中的緣由,老朽不能說。」老者語氣平靜的說道。

「老頭,你知不知道,我師傅這三十多年來,是怎麼度過的嗎? 今歲當開墨色花 他每天喝酒喝的大醉,一個月最少二十天都在大醉中度過。但是你呢,到了現在還藏著掖著!你到底是不是他的八拜之交?」喬君冷冷的問道。

「這一切,老朽都知道!唉!當年他也是孤魂小隊的一名神級兵王。只是沒了修為的他,只好隱秘在深山野林中,與世隔絕。

老朽幾次去拜訪他,他都閉門不見。老朽只好帶領孤魂小隊,繼續為國效力。

而他呢,為了心中的理想,退伍之前,跟組織領導立下了軍令狀,親口答應要給國家培養一名最優秀的特種兵之王,來帶領國家最神秘的一支特種作戰部隊,為國家鞍前馬後,肝腦塗地。

現在他的願望終於達到了。你師父精心培養的人就是你!孩子!」老者說道。

「我知道你們都是國家最優秀的特種軍人。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師父為了培養我,我十五年來,沒睡過一個安穩的覺,我的童年一片灰白。

除了背誦大量的數據,就是高強度的訓練,我直到現在都是睜著眼睛睡覺的。」喬君冷冷的道。

「孩子,別怪你師父,軍人就是這樣,他恨不得你早日成才。現在你擁有的一身本事,正是你用鮮血換來的,難道這樣不好嗎?

沒有童年不要緊,關鍵是你擁有了一個好的師傅。老朽剛才看到你布陣的手段以及雷厲風行的處事風格。老朽真的為你感到驕傲!國家需要的就是你這樣的人才!」 喬君聽了老者的話,微微眯起了眼睛,「我確實需要感激我的師傅,沒有他,就沒有如今的我。但是你呢?難過真的問心無愧?

曾經五個女人甘願拋棄一切,想要嫁給我師傅。

一個溫柔賢惠的打工女!

一個善解人意女歌手!

一個保守而又死心塌地對待他的教學老師!

一個一派之主卻又被門派規矩約束不許婚嫁的絕世佳人!

一個因為得不到他的愛而甘願放棄億萬家產,出家做了道姑的富豪!

她們每個人都沒有得到師父的真愛,你告訴我師父現在孤獨一人,是為什麼嗎?」

「唉!孩子,老朽慚愧啊!你師父他不是不想結婚,而是他其實對你隱瞞了很多實情。那五個女人確實很漂亮,確實值得他去愛,確實對你師父死心塌地。

可是命運波折,滄海桑田。你師父之所以沒有跟她們走到一起,都是因為你師父自卑,更是因為某些原因傷透了他的心!

至於什麼原因傷透他的心,恐怕老朽都不好揣測!你最好去一趟五華山,找凈月宮的現任宮主落雨霜了。她知道實情!你問她,她到底對你師父做了什麼?」老者嘆了一口氣說道。

「好!我肯定去的。」喬君語氣堅定的說道。

「好了,孩子,這次你廢了魔影大護法的修為,他們絕不會善罷甘休。老朽希望你全力保護好她們母女倆。

魔影的魔主如今實力深不可測,就連老朽我也是自嘆不如。你務必要小心應付。如果必要的話,老朽可以跟組織申請一下讓他們出面暗中保護她們。 烽皇 但是你放心,他們一旦進入我們國家,老朽會讓你師姐第一時間通知你的。」老者淡淡的說道。

喬君眯著眼睛看了一眼一直面無表情的冷冰冰一眼,「你最好還是換個人,我和她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熟!她除了冷漠就是自以為是!根本不會真正明白我心裡想什麼?或者說我需要什麼!」

喬君說完,一步踏出,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老者淡淡的看了一眼集團大樓,「冰冰啊!你這師弟倒是對你有偏見啊!」

「他就是這脾氣,前輩,讓你見笑了。」冷冰冰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這丫頭,刀子嘴豆腐心!不過那件事,對他來說不生氣都不行,換做是老朽,也會選擇漠視你!男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一旦觸碰了他的逆齡,他們經常會六親不認,但是如果那一天,你如果出了事,他不會是現在這種態度!」老者語重心長的說道。

聞言,冷冰冰臉上閃過一抹喜色,不過很快,她恢復往日的冰冷,「前輩,我感覺他的修為在飛漲,他現在到底什麼修為?」

「元嬰四層!如果加上這九階大陣,恐怕元嬰八層的人,都不是他的對手。他布陣的手段你也看見了,直接用意念來布置法陣的。

這種手段就算是到了極樂修真界,也沒有幾個人能在剎那間布置出來。奇才啊,億萬星辰都被他操控自如!曠世奇才!」

老者渾濁的老眸子透著無盡的深邃,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臉上的表情讓人捉摸不透。

冷冰冰聞言,一雙透著犀利的鳳眸盯著集團大樓,突然傳音給老者,問道:「前輩,那件事要不要告訴他?」

「暫時不要!這件事事關重大,沒有虛神境三層的修為,他去了就是送死!老朽希望你能為大局著想!」老者傳音給冷冰冰。語氣很是凝重。

冷冰冰想了想道:「前輩,那件事情,讓我整日心神不寧。我已經好久沒有好好合眼了。

現在看到他修為比我高,我心裡其實挺高興的!」

「嗯,這小子修為晉級的太快了,肯定有天大的機緣和超越智慧的領悟力。

老朽活了一大把年紀了,從來都沒見過像他這樣的人,不僅修為進展神速,而且他沒有引來雷劫。這對於每一個修真者來說,簡直是無法想象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