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界堡裏的鬼魂在特定的日子、特定的情況是都可以返回陽間的,但這些鬼魂必須嚴格遵守自己的道行範圍和道行要求,什麼時間可以顯形,什麼時間可以回家,什麼時候可以附體,什麼時候可以收供養品這些都是嚴格規定的。只要不遵法守紀,都要被聚魂到十殿閻王爺面前,打入十八層地獄。

0

繼續前行,到了第五殿,看到了白玉殿門,門口朵朵蓮花出現,陣陣藏香,種種瑞祥,五殿門口的對聯,陰曹地府,十座殿堂五殿爲主;十八地獄,百種刑罰以法正道。五殿閻王殿內,冷氣紛紛。這裏需要告訴大家的是,日後若有機緣過陰,萬不可隨便亂吃陰間的東西,不然難以還陽,就是還陽了也會身得重病,三花不聚頂,五氣不朝元。

陰間第十二站,蓮花臺。

出了五殿閻王殿,便看見前方放出陣陣大光明,那光亮放出大光明但卻絲毫不刺眼,強光中看見一座蓮臺,金色爲主,七色爲輔,給人是無盡的歡喜,無盡的自在。不問心中知曉,這定是地藏王在地獄講經說法的寶座蓮臺。

地藏王菩薩就是嚴寒地獄的春風,給人陣陣溫暖。地藏王菩薩發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各路鬼魂都親受地藏王菩薩的加持,感受佛法的普照,只要真心向善,放下慾望,即使成了鬼魂,也一樣可以往生西方。

看見了原本肢體不全,滿臉猙獰的鬼魂,受到地藏王菩薩的加持後,真的都往生了西方極樂世界,化作朵朵蓮花飛出地獄,直升天界。只嘆,天雨雖寬不潤無根之草;佛法雖廣不渡無緣之人!

陰間第十三站,還魂崖。

到了還魂崖,崖邊有一座橋,橋上有4尊護橋神獸,坐落兩邊,界碑石上寫金銀橋。橋上有一個老婆婆拿着茶水,給過往的鬼魂飲用,這老婆婆便是孟婆神,這茶水便是孟婆湯,喝了這湯水便忘掉了前世的恩怨情仇,是是非非,投胎各處。

金銀橋的那邊便是6個圓道發出各色光芒,這就是六道輪迴,投胎哪道便要跳進哪個圓道。過陰的弟子莫不可踏上投胎路,一定要直奔還魂崖,還魂崖的那一邊,陽光是那麼的溫暖!

我們一路所見“幽冥各殿”盡是紅磚綠瓦,彩漆鮮豔,就來到了“煥然一新閻王殿”,只見正中案前坐着一個“威風凜凜”黑臉冷酷無情的大神,不是傳說中的包公又是誰?只見他身穿黑色帝袍,頭頂戴一頂珍珠寶石串成珠子下垂的帽子,呃…“…和古代皇帝戴的帽子如出一轍”後來,在王維描寫大明宮的詩裏看到:“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才知道這個東西的名字叫冕旒(miǎn liú)。


左右各“陰司小鬼”分站兩旁,要說有哪些陰司?我哪知道啊?當時都嚇尿了,只見衆鬼青面獠牙,“千奇百怪”閻王爺更是不怒自威!

好吧,我承認我慫了,我真的慫了,我承認我自卑,面對這位掌管人間生死大全的“老鬼”呃……不對一時緊張說錯了勿怪啊,是大佬,我他孃的徹底的慫了……

要說這閻羅王麾下有:鬼判官、黑白無常、牛頭馬面、孟婆、地公、遊星、城隍,無數陰兵鬼將等。

【1】鬼判官是地府鬼使,黑麪陰神,人見人嚇,鬼見鬼怕,手持生死冊,記載無數生靈的壽命,陰曹地府共有四大判官:

(1)賞善司宋開封府尹包拯:執掌善薄,身着綠袍,笑容可掬。生前行善小鬼全部由他安排,根據生前行善程度大小、多少予以獎賞。在六道輪迴中,或登天成神,或投胎做人,只須在孟婆處喝一碗迷魂茶,忘卻生前恩怨,即可重食人間煙火。

(2)罰惡司聖君鍾馗:身着紫袍,怒目圓睜。雙脣緊閉,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凡來報到的鬼魂,先經孽鏡臺前映照,顯明善惡、區分好壞。

生前作惡的壞鬼全部由他處置,他根據閻羅王的“四不四無”原則量刑,四不——不忠、不孝、不悌、不信;四無——無禮、無義、無廉、無恥,輕罪輕罰,重罪重罰,再交陰差送到罰惡刑臺上,送往十八層地獄,直到刑滿,再交輪迴殿,拉去變牛變馬,變蟲變狗等等,重返陽世。

(3)察查司宋朝寇準:雙目如電,剛直不阿,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其職責是讓善者得到善報,好事得到弘揚,使惡者受到應得的懲處,併爲冤者平反昭雪。

(4)陰律司掌生死簿范仲淹:範判官是馳名陰曹地府的頭號人物,身着紅袍,左手執生死薄,右手拿勾魂筆,專門執行爲善者添壽,讓惡者歸陰的任務。

【2】黑白無常,此二神手執腳鐐手銬,專職緝拿鬼魂、協助賞善罰惡。

(1)白無常名爲謝必安,屬陽。時常滿面笑容,身材高瘦,面色慘白,口吐長舌,其頭上官帽寫有“一見生財”四字,予感謝並對恭敬神明之人以好運,尊之曰“活無常”,“白爺”,“七爺”等。對男性吸其陰魂,對女性散其陰魄。

(2)黑無常名爲範無救(或稱無赦),屬陰。面容兇悍,身寬體胖,個小面黑,官帽上寫有“天下太平”四字,意爲對違抗法令身負罪過者一概無赦,尊之曰“矮爺”,“黑爺”,“八爺”。對女性吸其陽魂,對男性散其陽魄。

【3】牛頭馬面擔任巡邏和搜捕逃跑罪人的衙役的勾魂使者。

(1)牛頭又叫阿傍、阿防。據《鐵城泥犁經 [4] 》說,牛頭“於世間爲人時,不孝父母,死後爲鬼卒,牛頭人身”。

(2)馬面又叫馬頭羅剎。“羅剎”爲惡鬼,故馬頭羅剎即馬頭鬼,形象爲馬頭人身,與牛頭是老搭檔。

【4】孟婆是地府中專司掌管將生魂抹去記憶的陰使,爲所有前往投胎的靈體提供孟婆湯,以消除鬼魂的記憶。


【5】地公掌管地府行政的,除了保護鄉里安寧平靜,同時隸屬於城隍之下,掌管鄉里死者的戶籍。

【6】城隍是冥界的地方官,主管生人亡靈、獎善罰惡、生死禍福和增進幸福利益等等。

【7】遊星就是日夜遊神,是四處遊蕩的凶神,分別於日間、夜間監督人間的善惡,隸屬於城隍之下。

ωwш⊕ ттκan⊕ ¢O

下面何人見了“閻王爺”還不下跪!只聽一聲不陰不陽的怪聲傳來!我急忙噗通……跪倒在地!小小……小民金金……金雨拜見大王!

呔……得……小崔休要嚇到我大哥!只聽牛頭馬面黑白無常嘴裏一聲怪吼!小崔?小崔不是抑鬱了嗎?啥時候想不開到陰間了?我腦子裏正胡亂想着,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只聽一聲威嚴聲音傳來……金雨平起身來,讓本殿看看你。 我叫金雨,金是金子的金,雨是大雨的雨,暴雨的雨,總之不是小雨。

什麼亂七八糟的?我的腦袋好像短路一樣,聽着我的自我介紹,那小崔大聲喝道:“來吖!把他給我扔油鍋裏炸了”!我尼瑪……下跪者可是金雨平身身來,讓本殿看看你!

我戰戰兢兢的站立起來,腳下一軟剛要倒下,黑白無常急忙過來攙扶着我,閻王爺仔細的看着我,半天不說話……我的喉結一陣陣蠕動,想說啥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尼瑪好尷尬啊!大哥呃呃……不對大佬你倒是說句話啊!

閻王爺嘴裏發出嗯!不錯不錯……只見袖袍左右一甩,呼啦!衆陰鬼陰將散了開來……大佬……我不想死啊!想到我這小身板被進扔油鍋裏炸的“裏蘇外嫩”或是外表金黃,沾點椒鹽~

“黑白無常牛頭馬面”小古等衆鬼,見閻王爺這種手勢都散了出去,你大爺的死小古,太尼瑪不講義氣了,說好了同生共死……還有不是說了喝杯茶嗎?怎麼不玩羣毆了改成單打獨鬥了?就算是單打獨鬥我也幹不過眼前這位啊!

天知道那天我的腦子裏面想的什麼!

安靜,安靜出奇的安靜,許久只聽閻王爺說道:“金雨知道本殿喚你前來所謂何事”?不是說請我喝茶嗎?我心想,接着他又說道:“你且隨本殿來”。

罷了罷了,早死早託生,如今到了他的手底下還有好嗎?我“渾渾噩噩”的隨着他走着,無心去觀看這陰間風景,況且也沒啥可看的,一路埋着頭,走着走着發現身邊景物怎麼這麼熟悉呢!在擡起頭一看前面正是“三生石”此刻三生石旁一個鬼也沒有,而且我們一路走來沒看到一個陰鬼,莫非是閻王爺找我來是有什麼天大的祕密?還是衆陰鬼懼怕他老人家?

我寧願相信是後者,也不可能相信是後者,在AB兩者答案中,明顯中明顯是B答案勝出,閻王爺即使有什麼天大的祕密,也用不着和我一個凡夫俗子單獨說吧?這位大佬手底下陰兵陰將多如牛毛~金雨……我正在胡思亂想中,閻王爺一聲呼喚打亂了我那該死的神經!

知道本殿把你喚來所謂何事?又來了我心想我又不是你肚子裏的蛔蟲,哪知道你老人家想什麼呢?

你且上前來一觀,看啥?有啥好看的!不就是“三生石”嗎!我又不是沒有看過,話說這玩意,上次看到常小黑和我的前世,分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還真不知道呢!我幾步走上前去,只見閻王爺用手一揮,“三生石”上出現了我沒見過的一幕景象。

光華大作,雲霧繚繞,仙氣飄飄,彷彿是一處仙殿藥園,畫面上兩個眉清目秀的小道童,那模樣分明是“孿生兩兄弟”只聽一個道童說道:“良玄我們兩個還是趕緊逃吧”,要是被星君發現了準沒我們兩個好果子吃,那可是大羅仙丹啊!你就這麼給了那條小黑蛇?

郎智如果老祖的“仙丹”真的可以救下那條小黑蛇,即使被星君處罰又如何?朗智說道:“倘若被星君知道,我們會被貶下凡間的”,郎玄看着這仙氣飄渺的宮闕,和那高高在上的神宮說道:“那又如何!神仙一點人情味都沒有”……郎智若是被星君知道了,一切我來頂着吧!

郎智剛想開口說什麼,只聽郎玄說道:“郎智快看是那條小黑蛇”它好像是可以爬了,隨着郎玄的手指方向看到了藥園中,一個藥草上纏繞的小黑蛇,此時渾身鱗片閃閃發光,哪有半點傷痕,這條笨蛇也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多日之前被我們在這藥園發現,郎玄你小心一點不要被它咬到了……

郎智話沒說完,只見郎玄伸手向那小黑蛇探去,小黑蛇溫順的爬在了郎玄的手中,郎智急忙走上前去對郎玄說道:“這笨蛇兇的很,你休要被它現在的乖巧給迷惑了”,說完他好像想起了多日之前,兩兄弟在藥園發現小黑蛇,郎智給它上藥的那一幕,那小黑蛇身軀左右搖動張牙向他咬來,要不是郎玄急使用手臂擋住,恐怕現在受傷的是他不是郎玄,想到這裏朗智又看了看郎玄手臂上的傷痕,心裏一陣暖流。

郎玄朗智你們怎麼還在這裏,就在兩兄弟怔怔發楞中,一個嬌柔的聲音傳來,小白你怎麼到這裏來了?郎智看着驚慌失措的白狐說道:“郎玄朗智星君發現了仙丹丟失的事”正要前來拿你們問罪,你們怎麼還在這裏快逃啊!

啊……郎玄朗智聽完小白的話,心裏一陣慌促怎麼辦?怎麼辦?郎智你先跑吧,我來頂罪偷仙丹的主意是我出的,郎玄你說什麼?我們是親兄弟我怎麼能讓你頂罪,況且偷仙丹是我一個人做的,要處罰也是處罰我。

白狐急着說道:“哎呀……你們兄弟兩個不要這樣讓來讓去了”,那仙丹本來是星君送給王母娘娘的生辰賀禮,此時星君知曉了沒你們兩個好果子吃,還是快跑吧,我來拖住星君。

跑……往哪跑?郎玄說道:“這仙界無邊無際!況且我們兩個兄弟”,怎麼可以讓你在此拖住星君,郎玄你忘了我有迷幻大法,可以拖住些時辰,只要出了南天門終身一躍,到了凡間星君怎能奈你們如何!

可是你……郎玄難道你忘了,我是星君送給王母娘娘的仙狐,星君看在王母娘娘的面上不會對我怎麼樣的,難道你對這天宮還是戀戀不捨?我……郎玄還想說什麼,郎智聽到這裏早已按耐不住了,大哥快走吧,說着他拿出一個藥瓶般的寶壺,嘴裏念道:“收,啊……郎智你”!

隨意着一聲驚叫,郎玄和那小黑蛇被吸進這神奇寶壺裏,他轉頭想剛想走,又回頭看看小白和這藥園,不行我要多爭取點時間,小白驚訝的看着,郎智瘋狂的將一團團火焰扔在了藥園中,那可是三味真火啊!片刻中濃濃烈火燃燒了整個藥園……。

小白我們一起走吧,若是星君到了你能拖多久?好吧~小白說道:“不過那南天門天兵天將重重關卡”我們這樣如何出去!還是讓我來幻化一番,接着從她口中念出晦澀難懂的咒語,畫面一轉白狐已不見,整個藥園的烈火也消失不見,一切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南天門上“星君”手中拿着一個符印,對着幾個天兵天將說吾要下界走走,幾個天兵天將急忙讓開,就在星君到了天界之處,後面遠遠傳來一聲暴喝!孽童哪裏逃來,還不交出仙丹隨我伏法!

啊……糟糕是星君,原來的星君是郎智所幻化,他現在哪裏還顧得上方向和隱藏身形,郎智對着手中的符印說道:“小白我們分開跑吧,你帶着郎玄走”小白聽後幻化出了成了一個絕世美人”身上潔白如玉光彩耀人,好的郎智哥哥你要小心,說完挾着那寶壺化作一團白霧直奔下界而去!

休走……啊!別以爲你們下到凡間,就拿你們沒有法子,星君還想去追朗智和小白,他們兩個已經消失在天界,直奔凡間而去,善哉善哉!南天門上出現了觀音菩薩,一句話把星君給吸引了,他們兩個本是你手中陰陽玉精魄所化,此次闖下如此大禍逃到人間是劫也是結,放過他們吧!

觀音大士所言爲何?星君面對觀世音菩薩氣也消了幾分,觀音菩薩說道:“三世死劫人鬼妖道輪迴,只爲千年後人間大劫而生”,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說完她手中纖指一化直奔下界三人而去!


許久,或是百年千年萬年後,天地一片蒼茫,無名山上,“書生秦子非和莽蛇常小黑分別後”

一路曉行夜宿連日奔波,只爲早日到達京城考個功名榮歸故里,這一日書生走到一處荒野,眼看半晚來臨,天上陰雲密佈雷聲隆隆,恐怕是要下雨了,這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該如何是好?

想到這裏書生心裏一陣焦急,想到在這個鬼天氣在荒郊野外露宿,不緊令人頭疼,書生腳步越來越快,天上的烏雲終於化成雨水,遠遠的看到了一個荒廟,書生心裏一陣欣喜,幾步跑到廟裏拍打身上的雨水,還好還好只是溼了一點點,幸好沒有打溼書籍和生火之物。

書脫把長袍脫下包裹打開,幾面有幾本書和盤纏,把書本一一分開涼曬後,又取出火摺子四處尋找着,在廟門窗子處見到幾根窗櫺落在地上,想是這廟宇荒廢已久,常年累月的風吹雨打使這木窗掉了下來,真是天可憐我,書生嘴裏說着,又在荒廟裏找了些荒草,終於升起了火,火使人感到溫暖,火使人不在恐懼。

吃了些乾糧後,書生仔細打量了一下這荒廟,原來是個城隍廟,只見城隍老爺的神像蛛絲漫布,哪還有往日的神采,書生找來一根木棍走上前去把蛛絲扶開,對着城隍老爺的神像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城隍老爺感謝你的神靈保佑,他日若得皇榜高中定來重塑金身!

噼哩轟轟…書生剛說道這一道電閃雷鳴,啊……在看身後火光照亮下有個身影,誰……書生下意識的回頭,只見火堆處哪裏有什麼人影,有怪勿怪,城隍老爺保佑我,書生剛說道這裏,神像旁邊又出現了一個身影,高高瘦瘦好似鬼魅一般!

你到底是誰?書生顫抖着說道:“是人是鬼敢在城隍老爺廟裏做怪”只聽那個身影說道:“兄臺勿怪,兄臺勿怕,兄臺勿慌”我是一個鬼魂,但我不是一個害人的鬼魂,還請兄臺助我回鄉……

啊……鬼……那鬼魂剛說道此處,書生嚇得癱坐在地上,嘴裏結巴的說道:“你別過來啊,小心城隍老爺收了你,你……我遠日無仇~近日無怨,你……不要找上我來。

兄臺勿怕,那鬼魂說着露出了身形,只見他眉目清秀,儀表堂堂,身上穿的衣服雖是破舊,卻也是顯露出來一種權貴公子的風範,兄臺且聽我一一道來可好?

書生秦子非看着眼前的公子和自己年齡相仿,氣質軒昂確實不是什麼惡鬼,心裏緊張也消了幾分,嘴裏說道敢問兄臺高姓?小弟秦子非進京趕考在此遇見兄臺,不知有何可助兄臺之力?

莫開言……那鬼魂說完這三個字後,書生秦子非瞪着大眼,恐懼的看着眼前的鬼魂半天不說話,眼前鬼魂問道:“兄臺這是爲何?如何這般?怎麼不說話了?啊!書生驚恐着說,剛纔兄臺不是讓我莫開言嗎?(注)古時莫開言意思就是不要開口說話。

啊……換那鬼魂驚訝了一下,隨即他笑着說道:“兄臺錯也”我名喚做莫開言,不是讓兄臺不開口說話,啊……原來如此!莫開言兄剛纔說有什麼需要弟幫忙?但弟之所能儘可盡力幫忙,子非兄客氣了不如喚我開言弟亦可。

接着莫開言對秦子莫講了他的事情,原來莫開言是揚州城一個開錢莊的鉅富之子,換現在的話說就是一個富二代,平時喜愛詩詞歌賦,遊山玩水,交友訪賢,兩年前進京趕考,走到這荒野卻被歹人發現,欲奪他身上金銀之物殺人越貨,莫開言荒不擇路躲在這城隍廟裏,本以爲會逃出生天,卻被活活殺死在這城隍廟。

莫開言想要魂魄歸鄉,看看父母親人,可是地府一直沒有前來鎖魂的,而這附近不知何時出現一個惡魔,名曰“黑聖大王”他專抓鬼魂婦女兒童爲食,這城隍廟原來一直香火旺盛,自從出了那惡魔之後,百姓們的拜祭越來越少,人們都說城隍廟不顯靈,也就一點點的荒廢了下來。

莫開言試過很多次,只要離開這城隍廟的範圍,那惡魔就會追來,只要跑到這城隍廟裏就會平安無事,這城隍廟一直荒廢着,又是在荒郊野外平時根本不見有人來,今日見子非兄爲人善良熱忱,特來相求,請兄助我魂魄歸鄉!

啊……書生秦子非聽到莫開言的身世,未免一陣唏噓難過!一聲長嘆說道:“原來開言兄竟有如此厄運”!只是小弟一介書生“手無縛雞之力”該如何助得開言兄魂歸故里?

兄臺勿憂……莫開言剛說道此處,只見廟門一陣光華閃過,接着廟宇出現一個身穿白色古裝,一襲白色長裙,長袖飄飄,頭束金釵,只見她五官精美絕倫,眉似新月,目似星辰,黑髮似雲,全是不染一絲塵埃,未施粉黛的絕世美人。

兩位公子快救救我……白衣女子氣喘吁吁的說道:“外面有個煉獄惡魔正在追殺我”。 秦子非和莫開言兩位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這位“仙氣飄飄的女子”一時竟楞了半天!好一個不食人間煙火氣息的仙女啊!一人一鬼同時心裏暗暗讚歎不已!

那白衣女子看着眼前這兩位的模樣,嘴裏嘆道:“本以爲遇到好人相助,哪知道!遇到兩個“登徒浪子”也罷今天我即使鬥不過那惡魔,也不能讓你們染了清白之身!

招打……說着她肩上的白色綢帶抖落下來,準備和秦子非和莫開言兩個來個“玉石俱焚”不死不休!

姑娘且住手!……秦子非拱手深深一禮,說道:“剛纔見姑娘樣貌實爲驚爲天人”我兄弟二人一時看呆了實是唐突了,不知姑娘何以夜深,跑這荒郊野外,又爲何要我兄弟相助?

嘿……秦大哥感情你還沒有看出來啊?只聽莫開言說道:“這姑娘不是凡人啊!分明是修行的仙子”!

仙子有禮了適才“我們兄弟二人確實冒犯唐突了”,不知仙子何此狼狽?只見眼前女子雖身上不染塵埃,可是白色裙襬上卻有幾滴鮮血的痕跡,白衣女子被莫開言和秦子非一番誠懇言語好似打動了幾分,口中說道:‘’既然兩位公子並非歹人可願助我脫困‘’?

秦子非急忙問道:‘’姑娘到底所爲何事?不知我兄弟二人如何相助!‘’白衣女子回道:‘’此事說來話長待我逃過此劫在向兩位公子詳訴如何‘’!

她剛說道此處,只聽廟宇外面狂風大起,閃電雷鳴,轟轟……..小娘子別以爲你逃到城隍廟裏我就奈你不得,雷聲中摻雜着一個詭異恐懼的說話聲,這聲音直接穿透廟宇,直入人心震得三人心驚膽戰!啊……..是那惡魔最先發出聲音的是莫開言,秦子非見到莫開言如此驚恐開口問道:‘’開言兄莫非這就是你口中的那個黑聖大王‘’?

不錯子非兄,咦……莫開言說道此處,發現自己胸前和秦子非胸前,各有一道白色光華,這是?一人一鬼怔怔的看着這白色光華竟同時呆了半刻,只見這白色光華籠罩着一人一鬼和整個廟宇,何等寶物?竟有如此神法。

白衣女子也被這神奇的一幕給驚到了,只聽廟宇外那惡魔咆哮怒吼的道:“該死的怎麼可能?陰陽玉怎麼在這裏”…….聲音漸漸消失遠去,而那白色光華也漸漸暗淡了下來這……..


莫開言伸手拿出了,胸前掛的一個月牙狀的似玉非玉的掛墜,攤在手上,秦子非見狀也拿出了自己胸前的掛墜,只見一個半圓狀的玉石和莫開言的掛墜材質如出一轍,他們把兩個掛墜湊到一起,兩個掛墜好似天生一對,月牙和半圓完美的合在一起,竟是完整一個玉石,一陰一陽如太極兩儀陰陽魚圖案一般。

這是陰陽玉,白衣女子提醒着說道:‘’不知兩位公子從何而得‘’?只聽莫開言口中說道:‘’這是家父所贈,不知秦兄手中之玉何來‘’?秦子非看着莫開言一臉驚奇的說,我胸前的玉石是生下來就有的,哦…….白衣女子和莫開言同時發出了一聲驚歎!

接着秦子非對他們兩個講述了他出生對事,話說秦子非出生時正是子時,天地交泰之際,她孃親由於生他時難產,連生產了數十個時辰,也沒有生下秦子非,就在產婆焦急的不知所措的時候,天上一陣白光席捲而來直奔秦母腹中,產婆和秦父見狀嚇的頓時癱坐在地,半響…….一聲孩提哭聲響起,秦父攙扶着產婆走近一看,一個白白嫩嫩的嬰兒手拿一塊玉石,正嗷嗷大哭,後來就給他取了子非這個名字。

莫開言聽後感嘆着說道:‘’原來子非兄並非凡夫俗子啊‘’!你我手中皆有這半塊陰陽玉,又在此相逢,實是前世之緣,我雖一個鬼魂對秦兄一見如故,若兄不嫌棄,不如今日在此結拜同性兄弟如何?秦子非聽後急忙對莫開言說,開言兄所言甚是我正有此意。遂即兩個人跪倒在城隍爺神像前結拜一番。

互相攙扶起身後,秦子非對莫開言說道:“二弟不知兄該如何助你魂歸家鄉“?莫開言說道:“大哥勿憂,只需將我魂魄藏於你的傘中,用衣布遮上勿見光明,待到天明之時且放心上路既是‘’,你們兩兄弟是不是忘了我?

啊…..秦子非和莫開言兩兄弟回過頭來,看着一臉嬌嗔的白衣女子,嘴裏同時說道:“不敢不敢”請問我兄弟二人該如何助你?

白衣女子說道:“不怕二位公子笑話我並非凡人,乃蜀地“仙山峨眉山上”一隻百年白狐修道成人……只因貪戀紅塵繁華,下得山來一路遊耍人間,多日之前我來到這荒郊野外,見那魔頭欲害婦人,我心中不忍,前去攔阻誰知鬥不過那惡魔,卻被他糾纏多日,要不是懂得一些幻化之法,恐怕早已落入魔頭手中。

注:峨眉山金頂建築歷史

金頂最早的建築傳爲東漢時的普光殿,唐、宋時改爲光相寺,明洪武時寶曇和尚重修,爲鐵瓦殿。

錫瓦、銅瓦兩殿爲明時別傳和尚創建。金頂金殿爲明萬曆年間妙峯禪師創建的銅殿,萬曆皇帝朱栩鉤題名“永明華藏寺”。

金頂的得名,即來源於“金殿”。據有關資料記載,金殿高二丈四尺五寸,廣一丈三尺五寸,深一丈三尺五寸,瓦柱門窗四壁全爲摻金的青銅鑄造,中供普賢菩薩像,旁列萬尊小佛,門壁上雕刻全蜀山川道路圖,工藝精湛,歎爲觀止。當早晨朝陽照射山頂時,金殿迎着陽光閃爍,耀眼奪目,十分壯觀,故人們稱之爲“金頂”。

可惜在清代道光年間,由於一次大火,燒坍了金殿,留存下來的只有一通銅碑,一面是王硫宗撰並集王羲之字的《大峨山永明華藏寺新建銅殿記》,一面是傅光宅撰並集褚遂良字的《峨眉山普賢金殿記》,現存華藏寺中,另有幾扇原金殿窗門也存在華藏寺。從這幾件遺物中,我們可以想見當年金殿是何等的輝煌壯觀。

銅殿被毀後,光緒年間心啓和尚在原址建以磚殿。1972年4月8日又不幸失火,整個華藏寺再次化爲灰燼。1986年,國家撥款260萬元,重建華藏寺,1990年9月11日落成。現今華藏寺比原先華藏寺規模大,建築質量高,飛閣流丹,崇宏壯麗,殿字軒昂,高聳入雲。 峨眉仙山有神靈,萬物生靈皆造化,

天地初開陰陽辯,人鬼狐仙緣三生!

秦子非和莫開言聽着,眼前這位白衣女子的一番話,半天不知道說什麼!雖然早有意料,可是此刻聽着女子的自我介紹,方肯相信!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良久兩兄弟才從震驚中醒悟,急忙對白衣女子又深深一禮,不知該如何助仙子一臂之力?仙子又欲往何方?白衣女子見兩兄弟舊事從提,臉上微微一笑,說道:“你兄弟二人手中的陰陽玉,就是剋制那魔頭的法寶”,不如等到天明之時,我們結伴一起上路如何?至於去哪裏嗎?我暫時還沒有想到,反正哪裏熱鬧就去哪裏。

好好好……秦子非和莫開言兩兄弟,連忙說了三聲好心裏自是歡喜,和這樣一個仙子般的女子一路同行,可以減去很多旅途中的勞累和疲倦,實乃三生有幸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