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葉擡頭一看,恰好看到鳳凰那聳起的雙峯,以及俏媚的下巴,兩條堪稱美妙的弧線差點讓駱葉晃了眼,急忙閉上眼睛,從鳳凰的懷中逃了出來,悻悻打理着自己羞澀的表情,不知道說什麼好。

0

所幸,幾人除了鳳凰之外,也沒人把注意力放在他這裏。

只聽雀風那大大咧咧的嗓音格外聒耳,“你說是三弟是你什麼人?”

“他是我主人。”鳳凰欲語還羞,臉上騰起兩朵粉雲。

“乖乖,以後帶着這麼個妖精,你有的忙了。”小蚨跑出來幸災樂禍,同時還不忘調侃血雀一句,“喂,小麻雀,你自爆靈魂前,是不是也這麼妖精?”

駱葉一陣汗顏,剛想說“血雀怎麼會回答你這麼無聊得問題”,就聽到血雀嬌滴滴的聲音,“前輩莫取笑小女子,當初,小女子也是生的一副天仙臉龐,好看得緊呢。”

駱葉頓時哭笑不得。

忽然,雀風戀戀不捨起身,走到駱葉旁邊,一巴掌拍了下來,“好小子,找了這麼個可人丫鬟,讓哥哥好生羨慕啊!”

雀風已經逼近成年,血氣方剛,又長期在衛城護衛隊中,女子都沒見過幾個,更別說鳳凰這種級別的了。

在魔煞境的山洞中,他曾驚鴻一瞥過鳳凰的容顏,但那時有木蟬木烈在場,也沒空多看幾眼,此時幾人已經安全,他才發現,這鳳凰竟然如此驚爲天人。

駱葉腦後爬起幾根黑線,心想你要是願意,這丫鬟給你了。

誰知,一直以冷漠著稱的寸天也插了一嘴,“是啊三弟,趕快讓你這丫鬟介紹一下自己,說不定跟你哪個哥哥,能喜結良緣呢。”

駱葉立即瀕臨崩潰,深吸口氣,說道:“鳳凰,你就介紹一下自己吧。”卻私底下傳音過去,“別亂說話,要是把青蚨說出來,小蚨會生氣的。”

鳳凰神色分毫未變,略一思考,便如流回答,“我叫做鳳凰,被困魔煞境之中,機緣巧合下,被主人所救,這才誓死追隨。”

“那個、、、鳳凰姑娘,能否告知芳齡?”

雀風說完這話,臉上竟然完全沒有身爲護衛隊隊長應有的悍然之氣,只剩下一臉的嬌羞。

對着雀風清麗一笑,鳳凰說道:“不算太大,一百歲。”

由於擔心自己千歲向上的年齡太讓幾人驚駭,鳳凰說了個在妖界很受鄙視的年齡。

但她還是成功的讓雀風和寸天瞠目結舌。

倒是阿獸,還算理智一些,“原來你是妖。”


但隨即,他的表情開始抓狂,嗓音都禁不住情不自禁的顫抖,“我修煉三百年,纔到了妖尉水平,你竟然已經有了妖尉水平的修爲,太匪夷所思,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鳳凰無奈看了看駱葉,眼裏盡是抱歉。

“天哪!竟然還是隻妖,難道是上天註定,要我與妖上演感人肺腑的不倫之戀?”雀風呆滯許久,眼帶桃花,話中全是自戀。

從未見過大哥這樣,駱葉笑罵道:“大哥,你敢再丟人點嗎?”

雀風白他一眼,“你小孩子懂什麼!”

然後,就屁顛屁顛的呆在鳳凰身旁,如同臣子恭迎女皇一般,噓寒問暖,親切無比。例如家裏是否有其他人口,傷勢是否已經完全癒合,有沒有可能化爲原形之類,就差直接扒開鳳凰衣襟看看身上皮膚還是不是人的皮膚了。

堂堂火丸,竟然被雀風幾句話說的頭皮發炸。

沒辦法,誰讓他是主人的大哥,自己不用犧牲色相就已經很不錯了。

看到一身殺伐氣息的大哥被自己的丫鬟磨盡銳氣,駱葉也無話可說,索性不理會他們,靜靜打坐,進入識海,眼不見耳不聽心不煩。

“爲什麼我現在的修爲還依舊停留在苦修肉身中天位呢?”

剛剛進來,駱葉就問了個困擾他很久的問題。

“嚴格意義上來講,修爲同實力並不能劃等號。”小蚨不知從何處撈來一絲木離火,做成兩個圓球,抓在手裏,無聊得轉着。

駱葉急忙又問,“能不能說的清楚一些?”

小蚨不說話,晃了一下腦袋,血雀蒲扇着翅膀飛了過來,“你現在就好比於一個水桶,而真氣就是盛放在其中的水,水桶的容量是修爲,但能力卻更看重於水桶的堅固程度。”

這個比喻通俗易懂,駱葉稍一琢磨,就理解透徹。

小蚨轉着木離火球,眯着眼睛笑罵,“怎麼不說他好比於一個飯桶?”

駱葉皺起眉頭,雙手一聚,是融合過後的陰~水離火,就要砸過去。

小蚨見他要發飆,急忙收住,他現在可不想硬接一下駱葉的離火劍,就算自己躲得開,駱葉也不定收的住那離火劍,萬一傷到神識,就得不償失了。

小蚨立馬換了一副嘴臉,賠笑道:“莫生氣莫生氣,大家都是朋友嘛。”


駱葉冷冷瞥他一眼,“現在知道是朋友了,跟我搶妖丹那會兒,怎麼不說?”

小蚨無語,甘拜下風,骨子裏卻又不肯服輸,“可那不是被木離火搶去了嘛。”

離火劍瞬間從駱葉的手中脫離,飄在識海上空,冰冷的劍尖正對着小蚨,沒有一絲玩笑氛圍。

“好吧,是我不夠朋友。”小蚨頓時沒了脾氣。

駱葉滿意點了點頭,心想原來現在這廝連離火劍都怕,早知道搶妖丹那陣兒,就給他看看哥得離火劍了。

嘴角勾出個壞笑,駱葉這個笑容將小蚨的神態學了個七八分像,看的小蚨身上一冷,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

“小蚨。”駱葉口舌輕吐,“那個空間挪移,什麼時候傳承給我啊?”

小蚨一頭黑線,繞過離火劍,扯着壞笑的駱葉,惱羞成怒,“合着就爲這個,你跟哥耍狠是吧,又不是說不給你空間挪移,以後再跟哥亮離火劍,小心哥妖力恢復了,一口吞了你。”

“嘿嘿,你纔不會。”駱葉叉着腰,笑的沒心沒肺。

空間挪移是青蚨的不傳之祕,雖然能夠靠着驚人天賦和勤奮習成,但那也需要大毅力,以及無窮盡的時間去堆砌。但妖界有種另類的傳授方式,叫做傳承,通過神識的鏈接,將妖力輸送過去,直接讓被傳承的人得到術法。

小蚨趁駱葉收起離火劍的時候,輕輕拍了他一下,隨即後退幾步,繼續百無聊賴的旋轉起那兩顆木離火球。

駱葉並沒注意到拍這一下,站穩後,凝視小蚨良久,說到:“來吧!”

小蚨和血雀同時倒地不支。

“怎麼了?”駱葉撓撓頭,不明所以。

血雀蹦了起來,“剛剛小蚨前輩已經把那祕技傳承給你了。”

“什麼時候的事?”

“剛不是拍了你一下嗎?”

駱葉一臉不能置信,許久才攤了攤手,丟下一句,“還以爲多麻煩,原來妖傳承術法這麼簡單廉價,真有夠掃興的。”

完全沒有想象中的險象迭生環環相扣,駱葉對此感到非常無語。

身後的識海,迴盪着小蚨罵街的聲音,“把你那廉價兩個字給哥去了!你當都跟你們修者一樣,整的華而不實的東西,都是瞎扯淡!”

駱葉對此完全置若罔聞。

出來之後,又讓駱葉吃了一驚,不知什麼時候,雀風和寸天竟然悄悄離去,只剩下鳳凰和阿獸。

“我哥人呢?”

阿獸苦笑道:“雀風問到大約第二百零五個問題時,大概是問鳳凰喜歡什麼地方?鳳凰的回答是中土神州,誰承想雀風那個欣喜啊,直接動身,留下一句,我去中土還有事做,等事情完結之後,定來東方神洲接你。然後,就走了。”

駱葉被自己這有點愣頭愣腦的哥哥逗樂,笑道:“他就沒問去哪找我跟鳳凰?”

“呃、、、這個,他倒沒問。”阿獸恍然,“對啊,他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駱葉捧腹,鳳凰也被逗樂,笑不漏齒,傾城傾國。

“行了,咱們得快些啓程,那黑袍指不定去了哪裏,得抓緊去找漓姐報信。”駱葉正色道。

阿獸招過小哞,三人同乘其上,恍若炸電,片刻間,就消失在天的盡頭。

天空上,風聲灌滿耳朵,鳳凰幾次想要開口,都沒能說出話來。

駱葉注意到這一點,將神識探過去,輕輕問道:“你怎麼了?”

因爲簽訂了神罰契約,駱葉可以輕易來到鳳凰的識海中,只聽到鳳凰小聲哽咽道:“如果雀風少爺喜歡鳳凰,主人會把鳳凰送給他嗎?”

駱葉有些哭笑不得,心想真不知道這千年來你那腦子都長哪去了,怎麼跟三歲孩子一樣。調侃道:“有可能會哦。”

沒想到鳳凰竟然臉上浮起怒色,隨即黯淡下去,變作哀傷,紅着眼睛,可憐巴巴看着駱葉。

這對眼睛,實在是太像小連燕。

駱葉竟然魔怔一般,寵溺得摸摸鳳凰的頭,說道:“我怎麼會捨得把你送給別人呢,傻瓜。”

鳳凰破涕爲笑,不過轉瞬間又哭了,因爲駱葉說了下一句,“小連燕真是個小傻瓜。”

一陣梨花帶雨過後,鳳凰竟然做了個十分大膽的動作,輕輕環抱住駱葉的脖子,“小連燕不傻!”

一嗔,一抱,讓駱葉從對小連燕的思念中瞬間走出。

剛剛對着鳳凰說了什麼?

駱葉有些恍惚,眼前忽然出現鳳凰那雙酷似小連燕的眼睛,聽到鳳凰溫婉的聲音,“如果主人想念小連燕了,就來看鳳凰的眼睛吧,鳳凰、、、只讓主人這樣看。”

這一次,駱葉是真的被鳳凰感動了,雖然他還是少年,但鳳凰話語中的深意,他又怎麼體會不出來。

輕輕拭去鳳凰臉頰上的眼淚,駱葉用了另一種口吻說道:“做我的丫鬟,這麼委屈?好吧,如果委屈的話,那下次,我就盯着小連燕,然後腦子裏想着鳳凰。”

鳳凰沒有說話。


“還要讓雀風打一輩子光棍,我可不想輕易把你送給別人。”

活了千年之久的鳳凰,又沒有出息的哭了。

PS:日更一萬啊,同志們,收藏、花花、掌聲,在哪裏????? 在阿獸看來,這兩人都各自安穩坐着,根本沒有任何交流,奈何駱葉將神識用的越來越純熟,完全可以一本正經的當着阿獸的面,然後鳳凰的識海中同她說話交流。



這感覺,就像是當着男人的面,去偷他的女人一樣,而且男人還絲毫未覺。

話雖糙,卻形象。

小哞盡力張開雙翅之後,極快的速度之下,是被攪動的雲朵,無暇純白的雲朵被小哞倏地刺破打散,雨點般,被風一掠,洋洋灑灑,頗爲好看。

但阿獸臉上卻沒有一絲欣喜,反而盡是驚恐。

他俯視着眼前如血一般觸目如炭一般焦黑的土地,心頭忽然升起不祥的預感。從鳳凰識海出來的駱葉看到此景,臉色也迅速變得凝重,只有鳳凰,不知道這表情下所蘊含的意味。

“主人,底下怎麼了?”

駱葉不能置信的指着這片蒼茫大地,沒有立即回答鳳凰的話,而是轉向阿獸,心中抱有最後一點希望,“阿獸,這裏是、、、”

阿獸雙眼赤紅,好像會有鮮血暴濺出來一樣,渾身的殺氣掩飾不住,根本不理睬駱葉。

看到如此罕見的阿獸,駱葉的心不斷得往下沉,看來自己沒有認錯地方。

這裏的的確確,就是馭獸齋。

曾經,這裏還氣候宜人,四季如春,遍地都是靈獸,一片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景象。

而現在,竟然處處寸草不生,焦黑的土地瀰漫着一片肅殺的氣息,而且土地上那一個個深坑,有的甚至連底都望不到。

“阿獸,看來黑袍已經走了。”嘆了口氣,駱葉輕聲道。

阿獸沒有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