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賊首領謹慎的看著天宇,此人全身籠罩在白袍之下,樣貌又以面紗遮蓋。

0

如此的神秘,不是通緝犯便是在裝逼!

「我們無意與貴方結仇,還請你們讓開道路!」

天宇目光坦然的盯著馬賊首領,重重包圍並未讓他有絲毫的緊張。

馬賊首領大手一揮,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上!」

眾馬賊興奮的撲了上去,打算將天宇碎屍萬段。這騷包的白袍,令他們十分的不爽。

一名馬賊首當其衝,一劍刺向天宇的面門。眼看手中利劍就要刺中白袍人,卻見他不急不忙的取出一根大蘿蔔。

「噗!」天宇手中兔八哥劍一揮,一臉懵逼之色馬賊被他割斷喉嚨。

這一刻被周圍馬賊看的清清楚楚,他們全都呆若木雞的愣在原地。紅蘿蔔什麼時候有這等威力,難不成是他們孤陋寡聞了?

「還愣在幹嘛呢,給老子一起上!」

馬賊首領緩緩的拔出彎刀,敢當著面殺他小弟,真的好讓人憤怒啊!

「殺!」眾馬賊一起拔出武器,齊力劈向天宇的身體。

天宇一劍橫平,迅速斬向撲來的馬賊。「唰、!」兔八哥劍切斷殺來的武器,直接將面前的馬賊一塊腰斬。

「啊——!」眾馬賊頓時變成兩截,落在地上痛苦的慘叫。

「啾——啾啾—啾啾!」沒等其餘馬賊反應過來,外面突如其來射出幾隻箭矢。

「噗——噗!」幾名毫無防備的馬賊,直接被暗箭射穿了腦害倒地身亡。

「誰放的冷箭?快給老子站出來!」馬賊首領手中彎刀一揮,輕而易舉的擊落箭矢。

這暗箭的威力雖傷不到馬賊首領,可他的手下就沒有這麼走運,大部分都不箭矢一擊必殺。

馬賊首領目光四處張望,發現了對面疾馳而來的黑袍人。

「鼠輩,我要活扒了你!」馬賊首領放棄與天宇糾纏,駕馬獨自朝著黑袍人狂奔過去。

這黑袍人不是別人,正是釋放手弩支援天宇的川風。

追魂奪命弩的威力被馬賊首領看的一清二楚,再不阻止的話手下會被黑袍人消滅乾淨!

「納命來!」

馬賊首領一躍而起,從馬背上飛起一拳砸向川風。

川風正在裝填追魂奪命弩的箭矢,馬賊首領的到來讓他停下了動作。

他迅速收回雙弩,伸出右手啟動嗜血麒麟臂的力量。「砰!」兩人硬碰硬的對了一拳!

馬賊首領直接被麒麟臂震飛出去,而川風則好好的坐在花花牛的馬背上。

「嘶!」 諱愛如深 眾馬賊齊齊吸了一口冷氣,他們知道老大是什麼修為!能夠一拳打飛老大,此人難道是個武宗?

馬賊首領空中旋轉兩圈,身形顫抖的落在地上。

「咳咳!」馬賊首領胸膛一陣氣血翻湧,顯然剛才川風那一拳讓他受到了不小的反傷。

這黑袍人怎會恐怖如斯,自己竟然連他一拳也接不下去!馬賊首領眼珠急的四處亂轉,突然停頓在雯雯母女身上。

「快,給我把她們抓過來!」馬賊首領急忙回過頭來,拚命去抓雯雯母女兩人。自己既然打不過川風,那就抓住雯雯母女要挾他們!

「你敢!」天宇一劍刺穿面前的馬賊,憤怒的揮舞兔八哥劍劈向馬賊首領。

「乒啷!」彎刀被天宇一劍斬斷,強大的兔八哥劍順勢劈向馬賊首領的胸膛。

危機時刻,馬賊首領只得奮力躲向一旁,錯開了天宇這致命的一擊。

「呼!」劫後餘生的馬賊首領深吸一口氣,差一點點他就交代在這裡了。

趁此機會,幾名馬賊繞過天宇,扣住了雯雯母女。

「閣下,束手就擒吧!」馬賊首領得意忘形的笑了起來,彷彿這一刻他已經勝券在握!

馬賊首領笑容突然凝固起來,頭顱竟從脖子上掉了下來。

這一幕嚇得天宇眉頭一皺,他怎麼就死在自己面前?

「不好!」天宇臉色一變,慌亂的跳到一旁。

「唰!」一股強大的刀氣與天宇擦肩而過,身後幾名馬賊瞬間被這道刀氣斬成兩半。

「好美的女子!」

川風目光炯炯的盯著前方,一位身穿黃色武服的少女從天而降。

這名少女長著一張絕美娃娃臉,右臉蛋竟還有一個艷麗的杜鵑花胎記。

杜鵑花並不影響她的美麗,相反襯托出一種異樣的魅力。星目、瓊鼻、櫻桃小嘴,全都完美分佈。

那玲瓏嬌小的身軀,無處不透露著可愛俏皮。如果忽略她腰間兩把長刀,真與街上的小蘿莉無異! 「這女娃是誰?」

眾馬賊皆退後一步,腦海里滿是疑問。

一些馬賊已經動搖,開始向著外圍逃跑。此女一上台,老大瞬間就被其秒殺。這等手段,絕對不是他們這群小嘍啰對付的了的!

「哼!」少女撅起俏皮的嘴角,些許殺機從眼睛里閃過。

她緩慢的拔出腰間雙刀,奮力向著逃跑的馬賊砍去。兩道犀利的刀氣瞬間飛出,所經之處皆被斬成兩段。

一個、兩個、三個、馬賊不斷的被刀氣擊殺,秩序的隊伍立即混亂開來。

「這……!」

川風臉色一驚,震撼的看著這名蘿莉。

此女實力也太變態了吧,只揮出兩道刀氣竟然斬殺了二十多人。

蘿莉並不打算收手,她快速揮舞手中雙刀。一道道無可匹敵的刀氣激射而來,瞬間便把四處奔逃的馬賊籠罩其中。

飄零的鮮血、可怖的殘肢,此刻這裡猶如人間地獄。

「咕嚕!」川風咽了一口吐沫,背後冒起一股冷汗。此女不但實力高強,還有一顆殺人如麻的心。

蘿莉女雙刀輕鬆入鞘,馬賊皆已被她斬殺乾淨。

「嗯?」蘿莉少女目光撇向天宇,那身奇異的兔八哥套裝引起她注意。

「殺!」蘿莉輕喝一聲再次握拔出腰間,身影一閃向著天宇激射而去。

生平最恨魚肉百姓的賊匪,每見到一個便會將其大卸八塊。此人藏頭露尾,定跟這群馬匪是一夥的!

「你大爺的——!」川風急忙抬起手弩射擊蘿莉少女,真讓她追上去的話,天宇肯定難逃一死!

「啾啾!」箭矢迅速飛到她的面前,擋住了蘿莉少女前進的道路。

蘿莉少女神色淡漠的看了川風一眼,不顧頭頂的箭矢繼續往前沖。對她來說,此刻最重要的是救出那對母女!

「叮—叮—叮!」箭矢飛到蘿莉少女面前一尺便再難進分毫全被被她那密布全身的罡氣阻擋下來。

「我去!」

川風無奈的翻了翻白眼,沒想到強大的追魂奪命弩竟被她直接無視。

這名少女年紀輕輕就能夠罡氣外放,說明她的實力最低也是武宗級別,絕非他們兩人能夠抵抗。

蘿莉少女距離天宇越來越近,陰森恐怖的殺氣已籠罩在他全身,天宇的額頭冷汗直往下冒。

天宇握緊手中的兔八哥劍,試圖以此劍樹立自己的信心。其實天宇現在心裡慌得一批,他還沒達到罡氣外放這種境界!

怎麼才能把蘿莉少女引來,對方根本就不搭理自己!

突然,川風靈機一動想到了方法。他嘴角自信的向上翹了翹,一臉輕浮的說:「喂,醜八怪!」

「什麼?」蘿莉少女回頭看向川風,疑惑自己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聽到川風的這句話,天宇也是滿臉黑線,這無緣無故的川風發什麼神經?

「對,你沒有聽錯,醜八怪就是你!」

川風囂張的豎起一根中指,朝著蘿莉少女比了又比,諷刺嘲笑的意味令人髮指!

「找死!」

蘿莉少女臉色頓時變得不太好看,簡直活的不耐煩了敢說自己是醜八怪!

蘿莉少女扭身一折,飛速朝著川風殺去。不把這個蒙面黑袍人斬殺,難消她心頭之恨!

看來,對於這名青春美少女來說,罵一句醜八怪比追魂奪命弩來的更有效果。

「醜八怪咿呀——呀呀!」川風諷刺的摁了摁面具,嘲笑蘿莉少女臉上的杜鵑花太過難看。

「可惡!」蘿莉少女氣的額頭青筋暴起,川風的嘲笑令她怒火攻心。

別人一直都是稱讚她的美麗,今日第一次被川風罵醜八怪,這讓高傲的她一時無法接受!

蘿莉少女揮動右刀,一股犀利的刀氣向著川風爆發過去。

「我閃!」

川風急忙閃身準備躲避刀氣的攻擊,雖說有銀龍鎖子甲可以擋住武宗級別的攻擊,但那也只是一部分而已並不能完全抵抗!

川風有點太過高估自己的實力,一個反應不及被這道強大的刀氣劈中胸膛。

「砰!」川風徑直飛出去老遠,狠狠地摔落在地上。

「咳咳!」川風掙扎的爬了起來,這道刀氣還真厲害。

胸膛處的黑袍,包括黃級上品的板甲都被刀氣洞穿,只剩裡面的銀龍鎖子甲還完好無損。就算如此,川風也受了一點內傷。

銀龍鎖子甲不虧是玄級極品,多次必死殺招都被它擋了下來。與川風而言,銀龍鎖子甲可比嗜血麒麟臂的作用大!

「咦!」蘿莉少女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她察覺到黑袍人不過武士後期的修為,怎會擋下自己這半步武王的一擊?

蘿莉少女仔細觀察川風一番,覺得他身上應該有什麼防禦寶物,不然絕無可能擋下攻擊!

蘿莉少女神色慎重起來,雙刀向身後一撇奮力沖了過去。如同一顆炮彈一樣,瞬間就衝到了川風的面前。

犀利的一刀刺向川風的胸膛,強大的勁風吹得黑袍四處搖擺。

「麒麟臂——!」川風一臉蒼白,急忙甩出麒麟臂去抓蘿莉少女的右刀。

有一種直覺告訴他,銀龍鎖子甲根本阻擋不了蘿莉少女的這一刀。如果不採取行動,自己一定會死翹翹的!

川風僥倖抓住蘿莉少女的刀身,竭盡全力折斷的這柄(精良)凡刀。「乒啷!」右刀從中斷成兩截。

蘿莉少女卻無所畏懼,趁機將斷刀從麒麟臂的手縫裡推了進去。「噗!」斷刀直接洞穿銀龍鎖子甲,刺入了川風的右腰。

一陣劇痛瞬間觸及神經,川風急忙用左手摸了摸腰部。幸好,這不是致命傷還死不了人。

「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妖孽!」蘿莉少女嬌喝一聲,左刀趁機劈爛川風的黑絲面紗。

「唰!」面紗一分為二,掉落在地。

一張童子面具映入眼帘,蘿莉少女立即眉頭一皺。藏的真嚴實,裡邊竟然還戴有面具。不管你是什麼妖魔鬼怪,本姑娘我都看定了。

蘿莉少女左刀輕挑三一面具瞬間脫離川風的臉,一張英俊瀟洒的臉蛋跳了出來。

「咦?」

蘿莉少女一臉意外之色,原本以為面具之下定是一張奇醜無比的面孔,卻沒料到是一個小帥哥!

「下輩子不要作賊!」蘿莉少女一臉惋惜,她決定送川風上路。

此人雖長的極帥,卻是一名作惡多端馬賊。皮囊再好,她也依舊斬之。

一刀劈向川風的脖子,強大的殺機壓迫的川風動彈不得。自從蘿莉少女左刀劈開他的面紗,川風就落入蘿莉少女的掌控之中。

生死,皆在少女的一念之間!

川風神色自若的望著刀刃,右手卻早已扣緊霸王槍符。一旦時機成熟,他便用霸王槍符偷襲!

一根胡蘿蔔突兀的從遠方射來,徑直撞向蘿莉少女的左刀。「乒!」胡蘿蔔正中左刀。

原來是遠處的天宇見川風生死一線,急忙甩出兔八哥劍試圖救人。

「哼!」蘿莉少女露出一絲不屑,左刀立即激射出護體刀罡,直接將兔八哥劍彈飛出去。

天宇這一擊,瞬間被蘿莉少女化解掉。等她回過神來,川風已趁機逃離。

「哪裡逃!」

蘿莉少女臉上滿是惱怒之色,到手的鴨子竟然飛了。

川風早就爬上花花牛,一路疾馳遠遁。說實話,他也沒有把握能用霸王槍符解決掉蘿莉少女。

蘿莉少女身影一閃,奮力追逐逃跑的川風。可惜,她太低估花花牛的速度。

蘿莉少女剛跑了兩步,花花牛帶著川風便消失在道路盡頭。以她半步武王的速度,竟然也只能目送川風離開。

「混蛋!」蘿莉少女憤憤不平收回雙刀,生平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竟然有人能夠從她手裡逃離。

兇殘少女一回頭,發現天宇正帶著農婦母女逃跑。她身影一閃極速殺向天宇,還是先救那對母女要緊。 「狗賊,哪裡逃!」

蘿莉少女縱身一躍踢到身旁樹榦上,借力落在逃跑的天宇三人前面。

蘿莉少女那犀利的眼神,透骨陰寒的殺氣,無一不令天宇三人心驚!

「姑娘,殺我可以,不要為難她們!」

天宇主動挺身而出,將農婦母女擋在身後。就算拼了這條命,他都要護她們娘倆周全。

「為難她們?」

蘿莉少女目光炯炯的盯著天宇,好奇這個馬賊怎會說這種話?

難不成,他是想以此方法博取自己的同情心?不過,那對母女的臉上並沒有被馬賊劫持的恐懼。自己想錯了,他並不是什麼馬賊不成?

蘿莉少女揮起左刀,飛速劈向天宇的胸膛。不論此人是不是無辜的,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想必也是齷齪之人!

「壞人,不要傷害天宇哥哥!」利刃即將斬中天宇胸膛時,雯雯突然從身後跑出來擋在刀前。

「你——!」蘿莉少女頓時一驚,及時拉住手中鋼刀。

雯雯的突然出現,打亂了她的陣腳。刀刃只差一點點,就會刺進雯雯的身體。

「雯雯,你幹什麼!」天宇倉皇失色,迅速把雯雯報到身後。他真沒想到,這丫頭竟然會衝出來!

雯雯那單純真摯的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清晰可見的厭惡。

蘿莉少女自知,因為要殺天宇已經被這小姑娘記恨在心。

蘿莉少女鬱悶的看雯雯一眼,凶神惡煞的瞪著天宇:「算你走運!」

「小子,交出她們母女,我可饒你一命!」蘿莉少女長刀指著天宇,試圖藉此讓他知難而退。

「想殺她們,就從我身上踏過去!」

天宇一臉倔強的握著兔八哥劍,蘿莉少女的實力太強大了,光憑這股側漏的氣勢就令他難以招架。

「哼,就憑你?」蘿莉少女眼中閃過一絲欣賞,手中鋼刀迅速揮起。

天宇一個不防被刀背擊中後腦勺,強烈的疼痛讓他瞬間陷入昏迷之中。

「醜八怪,你大爺的——!」

川風策馬奔騰而來,蘿莉少女出手擊倒天宇的一幕讓他看的清清楚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