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夏風嘴角抽搐了一下,愕然地看着聚精會神的白小鳳。

0

好無恥啊!

師父你這麼無恥,家裏人知道嗎?

但,他還想着白小鳳教他泡妞絕技呢,也沒敢拆穿。

看了一會兒,馬夏風忽然想起了什麼,忙對白小鳳說:“師父,今天你小心點吧,有人要對付你。”

“誰對付我?他這麼不怕死,家裏人知道嗎?”白小鳳目不轉睛的看着手機屏幕,無所謂的說道。

嘶!

手機裏的打鬥場面太兇殘了,男的把兩個女的都按在地上來回摩擦了。

這比他對付鬼王時的場面還要兇殘啊。

“是秦昊,就是那晚上被你嚇尿褲襠那傢伙,今早我一來就聽朋友說了,還說秦大少已經放出話了,一定要卸你一條胳膊的。”馬夏風低聲道,神情凝重:“聽說這次他還叫了他們學校的跆拳社社長來對付你,那傢伙好像拿過市級跆拳道比賽季軍,很厲害的。”

“切……管他是誰,只要敢來,本大爺一巴掌直接拍翻。”白小鳳擺了擺手。

話音剛落,一道怒喝聲突然傳來。

“鄉巴佬,給老子滾出來!”

這怒喝聲響起的同時,教室裏戛然死靜下來。

所有的同學都朝教室門口看去,馬夏風擡頭一看,登時激靈了一下,拍了拍身邊專注的白小鳳:“師,師父,說曹操,曹操就到啊。”

“曹操那傢伙早在地府輪迴了,到個屁啊?”白小鳳翻着白眼,擡頭看向教室門口。

就看到秦昊帶着一羣人正站在教室門口,氣勢洶洶的看着他。

在秦昊身邊還有一個約莫一米八身高,渾身肌肉,穿着一身黑色運動服的男的。那男的雙手抱胸,眼睛微眯,一臉輕蔑之色。

而在他倆身後,還站着七個身材健壯的男的,陣仗整的還挺大的。

無一例外,他們幾個全都是氣勢洶洶,一看就是來者不善。

教室裏所有同學都驚恐起來,陳靈兒一見是秦昊,登時明白了過來,陰沉着臉起身喝道:“秦昊,你想幹嘛?”

“陳靈兒,這事特麼不關你的事,別特麼跟老子當聖母,玩聖光普照,給老子坐下!”秦昊對陳靈兒怒喝道。

那晚上過後,秦昊滿腦子都是在皇家娛樂包間裏的情景,整個就成了夢魘。

還有,自己追求了很久都沒得到手的宋楠楠,竟然轉頭就和這個鄉巴佬走到了一起。

宋楠楠是特麼瞎了眼嗎?

恥辱!

這對秦大少而言,輸在一個鄉巴佬上,還當着鄉巴佬的面尿了褲子,簡直就是恥辱!

所以,他今天必須要把這個場子找回來,卸掉鄉巴佬的一條胳膊,這口惡氣才能出了!

話音剛落,教室裏的男同學們全都露出了憤怒的表情。

陳校花可是他們共同的夢中"qingren",現在被人當面這麼喝罵,怎麼不怒?

但,所有人都沒有站起來。

陳靈兒嬌軀顫抖着,緊握着雙拳,咬着貝齒道:“秦昊,這是在我家學校,我不準白小鳳和你們打架。”

“呵!”秦昊嗤笑了一聲,“你家學校又怎麼樣?有種你讓你爸來打我啊?”

說着,他扭頭對坐在教室末尾的白小鳳喝道:“鄉巴佬,你特麼褲襠裏夾着卵蛋嗎?讓一個女人出頭? 看屍人 給我滾出來,今天老子要廢了你!”

囂張!

所有人全都憤怒地瞪着秦昊,任憑誰被人站在班級門口這麼囂張耍橫,那都受不了啊!

但秦昊人多,且一看都不是善茬子,所有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下意識地,衆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教室末尾的白小鳳,這件事,畢竟都是因他而起的。

感受着衆人的目光,馬夏風有些擔心地問:“師父,現在咋辦?”

“總有傻比想害朕。”白小鳳取下耳機,傲然的看了一眼馬夏風:“給爲師把視頻暫停五分鐘,爲師去去就回。” 咻!咻咻!

一支箭射過來,正朝陳瑾的手臂方向。

陳瑾馬上後退幾步,鬆開了蘇雯瀾的脖子。

蘇雯瀾咳嗽著,看向朝這裡躍來的人。

他與陳瑾打鬥著。

「你沒事吧?」貝塔從草叢中躍過來。

「貝塔。」蘇雯瀾見到他。「剛才真是擔心死我了。我還以為……」

「你是不是以為我們傻?」貝塔得意地說道:「我看中的男人怎麼可能傻呢?」

「他就是……」蘇雯瀾再次看向與陳瑾打鬥的人。

「對啊!他就是我喜歡的男人。是不是長得很俊呢?」貝塔滿臉痴迷地看著男人的身影。

蘇雯瀾笑了笑,轉過視線,再次看向貝塔:「你沒有回去找你哥嗎?我以為你回去找他了。」

「我考慮了一下。當時那種情況,回去找我哥不太划算。首先我肯定要被他罵,其次找我哥的距離會更遠些。我思慮再三,決定還是大公子那裡找我看上的那個男人。我找到他之後,馬上趕往羅煞族的地方。可是你們已經搬走了。我們一路順著痕迹尋找,早在昨天就到了這裡。可是這裡的地形太奇怪了。為了以防萬一,他花了些時間布局,萬事妥當后才帶著人攻上來。事實證明,他是對的。」

蘇雯瀾沉默了一瞬間,說道:「謝謝你,貝塔。」

「你別謝我了。要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被抓。更何況你明明這麼聰明,當時要不是為了我,你是有機會逃走的對不對?你卻把機會留給了我。他們可是殺人不眨眼的羅煞族。你一個漂亮女人留在這樣的賊窩,怎麼可能不受委屈?對了,你有沒有……」

蘇雯瀾知道她在說什麼,搖頭說道:「沒有的事。羅煞族沒有想象中的殘忍無恥。其實他們沒有傷害過我。」

「算他們還有點人性,知道不欺負女人。要不然我一定讓我男人把這裡滅了。」貝塔冷哼,看向打鬥中的兩人。「我男人真好看。你看他的身手,是不是很俊?我以前一直以為中原男人就是那種弱不禁風的,說話文縐縐的。直到見到他,我才明白不是這樣的。」

「行了,別打了。我不是你的對手。」陳瑾休戰。

對面的男人停下動作,淡淡地看著他:「你就是陳瑾?」

「你知道我,我卻不知道你是哪方人物。報上名來!」陳瑾擦了擦臉上的血痕,桀驁不馴地看著他。

「我是南宮葑。」來人,也就是秦驍看著陳瑾說道:「我很賞識你。你要不要跟我?」

「哈!」陳瑾大笑,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著秦驍。「想讓我給你們中原人做奴才,做夢吧!」

「我不會勉強你。」秦驍收回劍,看向蘇雯瀾。「貝塔姑娘,你這位朋友……」

秦驍沉默了。

這個人的眼神好熟悉。

「老大,老大,有人衝上來了。」羅煞族的人大喊大叫起來。

陳瑾不耐煩地說道:「知道了。人已經殺到家門口了,現在才來通傳,有用嗎?」

「不是……」說話的人顫抖地說道:「還有一批人衝上來了。」

咻!

一道劍光劈過來。

「老大小心。」通傳的人撲過來,擋在陳瑾的面前。

撲哧一聲!那人就這樣一分為二。

陳瑾憤怒地瞪向躍過來的人。

異界零食商 「該死的傢伙,我要殺了你。」 馬夏風嬌軀一顫,驚駭道:“古有關羽溫酒斬華雄,師父你今天是想暫停黃片揍大少?可你確定這麼裝比不會捱揍?”

上次白小鳳輕易撂倒周葉他們,已經足以證明實力。

但,這次秦昊帶的人,完全不是周葉他們能比的,不僅人數翻了一倍,而且還有個是市級跆拳道的高手!

剩下的七個一看也是狠角色。

他很擔心白小鳳這麼走出去,直接就被打成斷手的豬頭再走回來了。

“人多,也是一羣傻比!”白小鳳咧嘴一笑,起身就朝外走去,一邊走一邊笑着說:“我可先說好,等下你們不許說我欺負人。”

陳靈兒嬌軀一顫,美目光芒閃爍,看向白小鳳,又來了……又是這句話。

下意識地,她扭頭看向門口的秦昊他們,一陣頭大,這傢伙難道聽不懂我剛纔說的話嗎?

我分明說的是不準白小鳳和他們打架呀,難道這意思還不夠明顯嗎?

的確,她起身阻止,並不是擔心白小鳳被打傷,而是擔心秦昊他們幾個……不夠白小鳳揍的啊!

畢竟,前晚上的事情還歷歷在目呢。

別人不知道,她可是親眼見到白小鳳一個眼神,就讓周浩昌的私人保鏢直接跪在地上了。

她雖然不知道那個私人保鏢的底子,但能做周浩昌的私人保鏢,實力肯定不是秦昊叫來這幾個人能比的了。

那樣的高手都被白小鳳一個眼神跪在地上了,秦昊他們幾個……

這時,白小鳳走到了發呆的陳靈兒面前,擡起右手輕輕戳了戳這妞的腦門,笑道:“記住咯,下次不許這麼關心我,男人的事,男人來解決,乖乖坐下。”

“無恥!我纔不關心你呢!”陳靈兒嬌軀顫抖了一下,嗔怪了白小鳳一眼,然後低下頭,默默地坐在了椅子上。

嘶!

在場所有人全都驚呆了。

這是明目張膽的在調戲校花嗎?

還是說,這傢伙已經和冰山校花走到了這麼近的地步?

這個點腦門的動作,實在太親暱了!

更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冰山校花竟然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

這特麼分明是戀愛中的男女在撒狗糧啊!

暴擊!

簡直是暴擊啊!

教室裏那些男同學眼中怒火燃燒着,狠狠地握緊了拳頭。

如果眼神真的能殺人的話,白小鳳現在已經被這些男同學給戳成馬蜂窩了。

下一秒,教室裏的男同學全都朝門口的秦昊他們投去了期盼的目光。

剛纔他們還對秦昊很憤怒呢,但此刻,他們只希望秦昊他們狠狠地教訓白小鳳這個鄉巴佬。

泡走了他們的夢中"qingren",搶走了冰山校花!

還特麼當衆撒狗糧!

簡直不能忍啊!

欺負單身狗?

打死他!

一定要打死這個混蛋!

馬夏風明顯感覺到教室裏的氣氛有些不對勁了,崇拜的看向白小鳳:“師父泡妞的本事真的好厲害啊,啥時候能傳授我幾招呢?”

然而,

這一幕看得門口的秦昊一聲嗤笑:“鄉巴佬,都特麼要廢掉了,還有心思和陳大小姐調amp;情呢?你這比裝的,夠不怕死的啊!”

他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猙獰起來,看白小鳳的眼神,宛若看一個死人一般。

在皇家娛樂的時候,他確實見過白小鳳的實力。

可那又如何?

這鄉巴佬撐死了也就會一些對付鬼怪的本事,一個“高高在上”的天師而已。

但,真被人一羣圍攻,天師也是死狗!

這拼的是拳腳功夫,可不是拼的抓鬼的本事!

“秦少,沒想到你讓我對付這麼個鄉巴佬,簡直是浪費我的時間。”一旁的肌肉男捂着額頭,一臉無奈地說:“快點把事情解決了吧,揍這小子,我一隻手三秒鐘都能讓他趴下了。”

秦昊扭頭對肌肉男笑道:“虎哥,別急,很快的,等廢了這小子,弟弟我今晚一定好好招待虎哥和兄弟們。”

他對面前這位肌肉男有極強的信心。

這肌肉男名叫林虎,是他們大學的跆拳社社長,也是和他從小一起玩到大的死黨。

他很清楚林虎的實力,這林虎家裏是有軍界背景的,林虎從五歲起就開始受到家裏的軍事化訓練,體能上完全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而且,自從林虎學習跆拳道後,更是如魚得水,在進入大學的第一天,就直接把當時的跆拳社社長擊敗了,成爲了新任社長。現在林虎都大三了,三年時間,迎接了無數挑戰者,全都以碾壓的方式獲勝,從未一敗。

上次市裏舉行跆拳道比賽,如果不是頭天晚上林虎在酒店和一個妹紙折騰的太狠了,第二天體力不支,那冠軍絕對是手到擒來。

有林虎這位悍將在,白小鳳這鄉巴佬今天一定是個廢人了!

肌肉男咧嘴笑了笑,揉了揉腦門:“得,自家兄弟也不廢話了,這小子敢惹你,今天我就廢他手腳。”

頓了一下,肌肉男又苦笑了一下:“唉……對付這樣的垃圾,真的很沒有挑戰性呢。”

蔑視!

這是赤果果的蔑視了!

教室裏,一片死靜,所有人都看向白小鳳。

女同學們臉上都浮現着擔心之色,畢竟白小鳳是她們班裏的同學。

而男同學們則看着白小鳳,眼中精芒閃爍,全都緊握着拳頭,欺負單身狗,必須打死他!

白小鳳摸了摸鼻子,神情冰冷下來,轉身眯着眼睛看向門口的秦昊和林虎他們。

他是真的怒了!

娘希匹的!

從來都只有本大爺裝比的份,哪輪的上你們啊?

上次在皇家娛樂已經對秦昊他們手下留情了,沒想到這傢伙竟然還敢來挑事。

叔叔能忍,嬸嬸也不能忍了!

想着,他緩緩走向教室門口,冷冷地看着秦昊:“希望你等下不要後悔,這一次,你不付出代價,就別想走了。”

秦昊愣了一下,緊跟着大笑了起來,拍着胸口故作驚恐道:“哎呀,我好怕啊!嚇死我了!”

說着,他神情陡然猙獰起來,厲喝道:“鄉巴佬,少特麼裝比,跟我們去小樹林,今天,你就是個廢人了!”

然而,

白小鳳卻忽然伸了個懶腰,冷冷地說:“去什麼小樹林?本大爺打架還從不選地方,就在門口解決吧,都快上課了,打完你們,剛好上課,本大爺懶得跑了。”

什麼?!

所有人全都驚呆了。

這傢伙瘋了嗎?

難道還看不清形勢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