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鎮天一聽,這不可殺人的測試可真夠松的,有些人喜歡殘忍,那些殘忍的人都可以把人折磨的半死,只剩下一口氣,要是不得到醫治的話,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很快眾人皆是站在擂台之上,這個擂台非常的大,縱然是這將近五百人都站在這擂台上都不擁擠。

0

可見這擂台到底有多大,聽說這擂台可以容納五千人在上面進行亂戰,現在只是區區五百人,根本就看不出什麼來。

「第二場比試,是比斗,也可以說是混戰,在五百人當中只取出一百人,這一百人都會是我天劍山的內門弟子,剩下的人會是外門弟子。」

「這內門弟子與外門弟子差什麼,你們要是不知道我可以告訴你們。」


「這內門弟子每月可以獲得豐厚的獎賞,而外門只是一些普通的獎勵,比如說內門弟子每月可以獲得天地之石,五十塊,而外門弟子只可以獲得十塊。」

那武源巔峰的武者淡淡的說道。

這讓在場的五百來人皆是沸騰起來「啊,太大方了,竟然送天地之石。」風鎮天不知道這天地之石是什麼,但是不代表他們不知道。

這天地之石可是非常的稀有,可以說只要是中州之人都會知道這東西,而且這天地之石對武天境界的武者提升修為可是非常的有幫助。

一塊天地之石,就可以提升一位武天七階武者三分之一的修為,可見這天地之石很珍貴。

縱然是這中州,都不會擁有很多人會擁有這天地之石。

但是這天劍山竟然送給內門弟子每月五十塊,外門弟子每月十塊,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都想加入這天劍山。

事實上,這些人已經算的上是天劍山之人,但是卻分為內門與外門弟子,五百人當中只有一百人可以成為內門弟子,剩下的四百人都是外門弟子。

雖然比利比較高,但是卻也非常的困難,這些人最少的修為都是武天後期的修為,而且都不超過二十歲,現在的人都可以說的上是在中州的青年才俊了。

「比斗開始。」


話落,這擂台上的五百人都開始混戰,有些人跟幾個人組成隊伍,有些人便成為攻擊的目標,然而,修為最弱的風鎮天自然成為這些人的目標。

「小子,不想成為殘廢的話,趕緊滾下去。」在風鎮天面前有五個人成為一個隊伍,向風鎮天說道。

風鎮天看了看他們,發現他們當中最高的修為才是武天九階而已,而且風鎮天還發現,他們的戰力只是一品,對於現在的風鎮天來說這一品的戰力根本不在話下。

風鎮天可是擁有三品戰力,在加上逆天殺神可以提升五品戰力,對於這些人風鎮天自然不再話下。

「呵呵。」風鎮天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這讓那五個人皆是氣憤不已「臭小子,竟敢如此輕視我們,去死吧。柳葉斬。」話落,這位武天八階的武者身上散發出濃郁的木屬性。

在身體的後方陡然的出現一顆柳樹,這柳樹隨風搖擺,但是每片柳葉都擁有恐怖的殺傷力。

但是風鎮天依舊帶著那人畜無害的笑容,就當這柳葉攻擊到風鎮天身體的時候,風鎮天動了,動如脫兔,說的就是現在的風鎮天。

「咚」

「啊」

只見這個人捂著自己的肚子便是半跪在地上,哀嚎不已,一拳,風鎮天沒有運用任何的氣,只是單憑自身的肉身給了他一拳,他就已經失去了戰力。

使得這武天八階武者身後的眾人皆是驚訝不已,雖然這武天八階的武者不強,但是對於武天七階的武者來說,那可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存在。

然而,現在他們好像出現了幻覺,這幻覺好像是在說,現在的武天七階是武天八階仰望的存在。

對於這樣的事情,風鎮天根本沒有在意,好像很是平常的事情。

「小子,沒想到你竟然還可以這樣,不錯,不錯啊。」這時,那武天九階的武者,冷笑著身上的氣也是爆發出來。

那猶如黃金一般的金黃之色爆發出來,刺得人眼都很難睜開,但是風鎮天則是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雖然這金屬性是攻無不克,但是得看誰用。

「金屬性,不錯,不錯啊。」風鎮天也是用著那武天九階的武者語氣來稱讚一下這個武天九階的武者。

這武天九階的武者聽到風鎮天的語氣,那怒意再次無法忍耐,「騰」的一下便越到半空當中,那璀璨的金色光芒,凝聚到雙手之中。

「金馬拳。」

話落,只見在那武天九階武者的手中,漸漸的出現一隻散著金色光芒的馬,這匹馬好似天之驕子一般,高傲不可一世。

抬起前腿,向風鎮天狠狠的砸去。

風鎮天見狀,心念一動,一股灰色的光芒陡然的將自己包裹起來,隨即雙手握拳,沖著著金馬砸下來的前足迎了上去。

「轟」

「噗」

一道巨響,隨即從那巨響當中出現一道身影,倒飛出去,口中噴出的鮮血,形成一條彩虹在空中,顯得異常的漂亮。

而那吐血倒飛出去的真是那武天九階的武者,因為這武者被剛才風鎮天的一雙鐵拳給震飛。

先前,風鎮天沒有運用氣,就把那武天八階的武者一拳淘汰,然而這次依舊是一拳將這武天九階的武者給淘汰。剩下的那三個人,現實震驚,然後是驚愕,最後已經麻木了。

心中都在想「這到底是什麼妖孽啊。竟然如此之強。」

事實上,這些人都是一品戰力,對於風鎮天這樣三品戰力的妖孽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

然而,風鎮天依舊帶著那猶如九天明月般皎潔的笑容,但是對於他們三個人來說這笑容就像是魔鬼的笑容,非常的可怕。

「我認輸。」

「我也是。」

「不打了。」

這三個人都是先後的跳下擂台,因為他們三個人可是不想遭受到皮肉之苦,他們五個人當中最強大的就是那武天九階的武者。

就連這樣的武者都被一拳給打敗,更何況是他們幾個,然而他們幾個人還把風鎮天給惹了,那想不讓風鎮天報復根本就是不可能。

所以,他們三個人都是先後的跳下擂台。

風鎮天淡淡一笑,站在那裡,沒有動,風鎮天雖然好戰,但是不好殺戮,而且風鎮天也知道,遲早會有人來找他。

風鎮天想的沒有錯,雖然剛才有很多人看見風鎮天與他們五個人對戰,但是也有不少人沒有看到,所以都會來找風鎮天這個最弱的人。

每處意外這些人都已經被風鎮天給打倒,在這其中還擁有著半步武源境界的武者。

過了大概三個時辰,也就是六個小時的時候,擂台上還有一百一十個人,然而這些人最弱的就是一品戰力的半武源境界,還有幾位乃是三品戰力。

但是,三品戰力之人還是很少的,只有不到五個人。

此時,還有十個人是多餘的,這時就有幾個人來找風鎮天。

這次來找風鎮天的是十個人,這十個人最弱的修為就是武天九階,最高的修為是半武源境界,然而這半武源境界的武者,還是一位二品戰力的強者。

「小子,現在多十個人,如果你想留在台上,可以跟著我們混,但是跟我們混的條件就是跪下叫聲大哥。嘿嘿嘿。」一位擁有二品戰力的半武源境界的武者陰笑著說道。

這二品半武源境界的武者如果輪戰力的話,可以與武源一階巔峰的武者相同,但是卻沒有武源二階的武者強大。

「呵呵,多謝了,現在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不想被打落擂台的話,就跪下叫聲大哥,這樣我可以考慮不把你打下擂台。」風鎮天帶著那九天明月般的笑容對這擁有二品半武源境界的武者笑道。 「哈哈哈哈,狂妄,狂妄啊,哈哈哈,這是我有生以來聽過最好笑的笑話。」擁有著二品戰力的半武源境界的武者,瘋狂著大笑起來。

「哈哈哈。逗死了。」

「現在的年輕人都願意說這麼好笑的笑話嗎?」

當二品戰力的半武源境界的武者笑起來之後,他們身後的那些跟隨著也是空堂大笑起來,如果要是一個擁有者半武源境界的武者說出這樣的話,他們也有可能笑不出來。

相反的是,竟然會是一個只有武天七階的武者說出這樣的話,還讓他們十個人都跪下,可想而知,這些當中最弱的修為都是武天九階。

對於風鎮天這隻有武天七階的修為來說,可是強大的很啊。

風鎮天聽見他們這樣說,也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既然這樣,那你們十個人正好下去吧。」

話落,風鎮天的四周爆發出一股磅礴的能量,隨後,風鎮天身上被灰色的光芒給包裹起來,這是風鎮天的混沌之力。

當眾人看見風鎮天身上被那灰色光芒包裹起來后,都不認識這灰色光芒到底是什麼。

「他是什麼屬性?」

「為什麼他身體所散發出來的光芒竟然是灰色的?」

沒有人給他們答案,然而風鎮天聽在耳朵裡面則是淡淡的說道「我沒有屬性。」話落,風鎮天「嗖」的一聲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一拳擊打在一位武天九階人的胸口,直接將這個人打的倒飛出去。

這恍然出現的一幕,使得眾人皆是傻眼,此時在擂台之上,所有人都沒有在進行比斗。因為他們都在看這裡,起初他們以為一個小小的武天七階竟然可以在擂台上等待這麼長的時間。

已經算的上是個奇迹了,但是,當這小小的武天七階武者一拳將一位武天九階的武者打飛出去,這讓他們都已經驚愕。

現在在擂台上的眾人都是分成各個小隊,十個一群,八個一組的,現在沒有組隊的就只有風鎮天與那位在檢測石上面打出兩千多數值的武天八階武者。

雖然現在還多十個人的數值,但是卻沒有去招惹那個武天八階的武者,因為他們都知道,這武天八階的武者可不是現在他們動的,除非到萬不得已。要不他們都不會去動這個武天八階的武者。

一個可以隨手打出兩千多數值的武天八階武者,一些半武源境界的武者都是看在眼裡,所以他們都沒有去招惹這個人。

然而,風鎮天這個武天七階,只打出一千的數值,可以說是一個弱柿子,必須得先被人捏。

但是,風鎮天出手的那瞬間,不再有人把他當做是一位武天七階的武者了,而是一位可以一拳擊倒武天九階的強者。

「沒想到,你小子,竟然是個扮豬吃虎的角色。」二品戰力的半武源境界武者冷冷的說道。

此時,風鎮天依舊帶著那淡淡的笑容看著眾人,雖然笑容很和善,但是卻沒有人在小看他,隨後,風鎮天淡淡的說道「呵呵,我並非是豬,而你的體型倒是有點像。」

「呵呵,好,好小子,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我們以大欺小了。」那二品戰力的半武源境界武者冷笑著,隨後一擺手,剩下的八個人都是將自身的氣勢爆發出來。


九個人將風鎮天給圍的水泄不通,「看看是你的嘴硬,還是我的拳頭硬,上。」

「殺。」

九個人一同出手,每個人身上都散發著一股股磅礴的能量,每個人都將自身最強大的武技運轉出來。

然而,風鎮天只是冷笑一聲「呵,逆天殺神。」霎那間,風鎮天身上的光芒陡然大盛起來,一股股磅礴的能量,從風鎮天體內爆發出來。

風鎮天的氣息也猶如火箭升空似得瘋狂的暴漲起來,從武天七階直接晉陞到武天九階,不僅如此,風鎮天身上的氣息要比那二品半武源境界的武者還要磅礴。

此時,風鎮天擁有了武天九階的修為,在加上自身的三品戰力,已經快要與那半武源境界的武者持平了,然而更恐怖的就是,風鎮天運用完逆天殺神后,身上的戰力也是提升,已經提升到五品戰力,縱觀整個神武大陸,像風鎮天這樣擁有五品戰力的人,少之又少。

「無極陰陽拳」

風鎮天猛然的躍起,雙手當中散發出一般光明,一般黑暗之氣,漸漸的形成一顆太陽,一顆月亮,揮手向下砸去。

「水漫金山。」

「金山封魔。」

「三味真火。」


「鳳舞九天。」

「凰斬。」

…………

只見一位武天九階的武者,將自身的水屬性,陡然的形成一條大海,每顆浪滴都擁有著濃郁的能量,只要一滴水浪足可以斬殺一位武天一階的武者。

渾身散發著金黃色光芒的武天九階武者,身體上所有的金光都向頭頂上移動而去,頭等之上漸漸的形成了一座金色的山峰。鋒利無比,好似無物不破的山尖,直衝風鎮天扎了過去。

一位渾身上下都猶如海浪般翻騰著的火焰,漸漸的形成三種顏色的火焰,紅,藍,綠。每道火焰都分成這三種顏色。緩緩的向風鎮天燒了過去,沒過一處,擂台上便是留下一道黑霧,可見這火焰得有多強大。

「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