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他們和沈三成並沒有什麼情誼,完全是因爲被契約綁架在了一起,共同完成這個任務。

0

契約解除了,也就各走各的路了。

“鬼陵既然是個陵,那就一定有核心的東西,去那裏肯定可以找到高天旺。”胖子在旁邊提醒了我一句。

“有道理。”我緩緩點頭,鬆開沈三成,看向火坑上方懸浮的宮城;可哪裏根本沒有路,下面是火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咬牙,指着宮城對沈三成冷道:“你最好有辦法去那裏,否則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沈三成點頭,說:“其實不瞞你說,現在能帶我們出去的,主要不是我,而是你。”

“我?”我被他毫無徵兆的一句話弄的一愣。

沈三成點頭,解釋道:“之前是你帶我們進來的,也應該由你帶我們出去,你放心,就算爲了我自己我也會盡全力。”

我微微皺眉,這裏裏面的彎彎繞肯定不少,但沒時間詢問了,找到鷹鉤鼻要緊,於是說:“那你動作快點,一定要截住高天旺。”

沈三成急忙說好,不光他,捲毛男和西裝男也走了過來,表示和我一起行動。剩下的土夫子見有人帶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靠了過來。

不敢願不願意,他們沒有選擇。

……

(本章完) “怎麼樣才能過去?”瓜哥問。

“陵墓建造者很講規矩,十門缺一,一定有路。”沈三成說着,之後拿出羅盤仔細對照方位,正演算着什麼。

我壓下心中的焦急等待,宮城憑空懸浮於火坑上方,下面是熊熊燃燒的大火,距離長達數百步,隔着很遠便能感覺到火的熱力。

那不是陰火,也不是業火,而是真的陽火。一旦掉進去,只能成爲一塊燒熟的焦肉。

“下面燒的是什麼東西?”我問,這規模也太大了,而且從這座陵的存在來看,已經不知道燒了多少年了。

皮衣客上前幾步,分析道:“火焰明亮,無煙,無色,無味,只能是深海鮫油。”

我心中震撼,鮫油見過不少,長明燈燒的油就是鮫油,可問題是量都很少,那玩意只需要幾滴,就足以支撐蠟燭那麼大的火苗燒上百年。

而眼前是一個一眼都快望不到邊的火坑,得需要多少鮫油?要知道,鮫魚生活在深海,不易捕獲,這手筆大的有些嚇人。

“找到了!”沈三成演算了一會兒,眼中亮光閃爍,顯然對這陵墓還是很有興趣。

陵寢對於盜墓賊,就跟貓和魚一樣,不可能沒興趣,其他人恐怕也多少有這種心思。

“確定嗎?”胖子問,他之前一直盯着沈三成的羅盤看。

“應該沒問題,邊走邊探。”沈三成道。

“帶路!”我一招手。

沈三成立刻選了一個方向走去,和鷹鉤鼻逃跑的方向不是一個,我有些犯嘀咕,但沒多問,專業的事還是交給專業的人去幹吧。

其實說方向,一共就兩個,都是繞着火坑走。

沈三成一邊走,一邊不停的數腳下的步子,走一段又會停下來看羅盤,胖子一直在旁邊盯着看,很有興趣的樣子。話說回來,這東西確實比他那根連風都避不了的尋龍尺要牛逼太多。

火坑很大,足足走了半個多小時沈三成才停下了,說:“入口應該就在這裏。”

我舉目四望,這裏什麼都沒有,和之前那個地方沒有任何區別。

“你確定?”瓜哥微微皺眉。

沈三成點頭,道:“入口應該是按照時辰變化的,半個時辰內就這一片,但具體是什麼樣的入口……就難說了。”

我心中萬千羊駝狂奔而過,這算什麼入口?

哪來的路?哪來的口?難道得跳下去,可下面都是火,誰敢去試?

我不禁有些急了,多拖延一分,就多一分不確定,鷹鉤鼻現在已經不是人,它的手段弄不好會比沈三成高明。

就在這時,一

個很微弱的聲音在我耳朵裏響起來:“小子,你的氣運讓我怎麼說呢,真夠逆天的,下趟墓都能找到這種傳說中的地方來,我來告訴你吧,你面前的虛空有古怪,去探探。”

我一驚,是夜遊神!

這傢伙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了,重要的是現在外界應該還是白天。

按照它的提示,我仔細去觀察面前的虛空,卻什麼也看不見。

頓了頓,我心頭電光火閃!

懸浮!

祕密就是懸浮!

因爲前面的宮城是懸浮的,那道路也有可能是懸浮的,看不見。

想了想,我立刻從口袋裏面掏出一包石灰,猛的朝前面一甩。石灰頓時化爲一陣白塵朝前面捲去。

等石灰散落,這時候奇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虛空之中,漂浮着一層細密的石灰,停在那,並沒有和其他的石灰一樣落入斷崖下面,面積大概有半張牀那麼大。

“有意思!”

瓜哥眼睛一亮,立刻從旁邊扣了一塊青石板,朝懸停的石灰面上丟去。

果不其然,青石板也懸停在上面,沒有掉下去。

“懸浮術,和宮城一樣的懸浮術!”胖子驚奇道。

“入口還有多長時間會改變?”皮衣客問。

“時辰一到就變,大概還有四十分鐘,如果沒通過……”沈三成,話到最後一擺手,意思很明顯,掉進火海被燒滅。

“應該夠了!”瓜哥道,說完躍七八步遠,落在懸浮的地塊上面,穩穩的站住。

“當心,入口不是直線!”沈三成急忙提醒。

“明白。”瓜哥應了一聲,而後對人羣道:“集中所有的石灰或者鍋底灰一類的東西探路。”

衆人依言而行,將揹包裏能用上的東西集中到幾個人身上,我儲備了一些,也跳了過去。

說實話,夠嚇人的,腳下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卻有一股很奇怪的浮力支撐。

日久生情之蜜戰不休 “看我的尋龍尺!”

胖子也跳了上來,拿出了它那把尋龍尺,嘴裏唸唸有詞。還真有效,尋龍尺竟然偏了一下,指向左側的一個方向。

瓜哥毫不猶豫的抓起一把石灰甩過去。

那裏又出現了一塊懸空的浮塊。瓜哥沒二話直接跳過去,接着依樣畫葫蘆,尋找下一塊。

衆人上路,一跳一跳的往前走。

入口不是直線,而是一條繞來繞去很曲折的線,甚至看起來像是在走迷宮。

實際距離比直線要遠很多。

更危險的是,塊於塊之間的距離也不是固定的,有些隔的很近,有些

隔的很遠,甚至面積也不一樣。

有兩個倒黴蛋就是沒把握好腳下的力量結果跳空了,掉到下面連聲響都沒有,只看到火苗騰起來稍微大了一點。

一個不慎,萬劫不復。

路程一長,時間就不免有些緊,瓜哥直接抓起胖子,讓胖子找方向,他甩灰,只要顯化一點點就跳過去,不用等完全落盡,這樣省了不少時間。

過程看着非常驚險,嚇的胖子哇哇大叫。

速度徒然加快,一塊接一塊的靠近,足足半個小時後,我們終於順利跳上了懸浮的宮城。

但沒有人放鬆,氣氛反而更緊張了,因爲這裏不太可能什麼防護都沒有。

可結果卻讓我們很意外,竟然什麼危險都沒發生!順利的進入了宮城,甚至連宮城大門都敞開了。

不少人面面相覷,只有沈三成時不時看我一眼,似乎是問題出在我身上。我也暗鬆了一口氣,沒危險就好,有關聯沒關聯再說。

沒多久,我們就摸到了正中央的大殿。

上面竟然放着兩口棺材!

我心臟砰砰直跳,因爲其中一口太熟悉了,又是有守護者的那種棺材,渾然一體,非金非玉,上面鏤刻了很多暗金色的銘文,和封門村的那口有些類似,呈暗紅色,不過形狀卻有些像地府火山地獄最深處的那口。

靜靜的放在大殿內的一個小高臺上,正中央!

這是第五口!

而另外一口則是青銅棺,比那口守護棺還要大一號,長達六七米,寬有四米多。

只是它擺放的位置有些奇怪,在一個角落裏,甚至一角棺材還懸空在了臺階外面,很隨意的樣子。

“這,這是鳩佔鵲巢!”沈三成驚呼一聲,見很多人不解,他指着放守護棺的高臺道:“高臺的規尺明顯和紅棺不匹配,倒是是青銅棺很符合,只能有一個可能,墓主人的棺材是青銅棺,紅棺是後來者,把墓主人的位置強佔了,墓主人被丟在了一邊。”

我眸光一亮,對頭!

只是同時我心裏也升起了更多的疑問,這青銅棺的主人到底是什麼人物?有這麼大的手筆?

看這裏的規制大多是青銅製作,沒見過鐵器,年代恐怕比之前預估的還要久遠。

很可能是青銅時代的建造的,年代必然在春秋戰國之前。可以推移到商周時代,時間至少長達兩千兩百多年。

而更更大的疑問是,第五口守護棺爲什麼要佔據這裏?又是誰把它鳩佔鵲巢放到這裏?

鬼王殿又到底在謀奪一些什麼?

這裏只有兩口棺材!

……

(本章完) “嘖嘖……這口紅棺材很霸道呀。” 萌妻養成攻略 胖子圍着守護棺材轉了一圈,嘖嘖稱奇。

我微微皺眉,守護棺材的事我從來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過,因爲幽靈號碼提示我不要讓別人知道。但這一口完全是撞進來發現的,事先根本沒想到。

“這口棺材很特別,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棺材。”沈三成也湊上前去打量守護棺,兩眼放光的說。

“特別在哪?”我問他,守護棺的事我一直鬧不明白,想聽聽這個經常撬別人棺材的老土夫子有什麼看法。

沈三成沉吟一下,說:“它整棺一體,完全沒有出入口,感覺不像是葬遺骸用的,棺面上面的紋理也很獨特,有史前文明的特點,像是一口鎮棺。”

“鎮棺?”我奇怪的問。

“這是行業術語,就是用來鎮壓某些東西的棺材,與之對應的是葬遺骸用的葬棺。”沈三成解釋道。

“鎮壓?”我嘀咕了一句,心說難道棺材裏面鎮壓着什麼東西? 醫品嫡女 不是遺骸?而是活的東西?

“能不能開棺看看?”有人貪婪的提議。

此言一出,所有土夫子都將目光投向了沈三成,他們來這裏爲的就是陰財,只有開棺纔會有收穫,路上什麼也沒有,還搭上了不少人命。

我心頭一跳,本能的想阻止,因爲直覺很強烈的告訴我棺材絕對不可以打開。好在沈三成很堅決的搖頭了,說:“這口棺材渾然一體,根本沒辦法打開。”

“那就強行把它砸開!”

哪知道,一個牛高馬大的壯漢忽然站了出來,迫不及待掄起手上的大錘,狠狠的朝棺材砸去。

“別!!”

我嚇了一大跳,急忙驚聲阻止。

沈三成也驚呼一聲。

但已經來不及了,重錘狠狠的砸在棺身上,“嘭”的一聲發出悶響。

重錘跳了幾跳貼在了棺面上,棺材毫髮無損,甚至連細小的浮雕都沒有被破壞。

但接下來詭異的是,壯漢一雙眼睛緩緩瞪了出來,就好像是看見了棺材裏面的東西一樣,帶着無比的驚恐,圓睜着,身體一動不動保持砸錘後的姿勢,像是石化了一樣。

不少人面面相覷,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毒女狂妃 “鐵牛,你怎麼了?”壯漢的同伴喊了一聲。但壯漢沒有任何迴應,就連胸腔的呼吸也暫停了。

“靠,什麼情況?”他的同伴本能的伸手一拍他的肩膀。

可這時,令所有人大驚失色的事情發生,只見壯漢的被拍的部位竟然緩緩化成灰黑色的灰燼簌簌落下,而後蔓延到脖子、頭顱,然後是全身。

剛剛還生龍活虎的壯漢轉瞬間連同衣服還有手上的鐵錘一起化爲灰燼灑落一地。

“靠!”

“你妹的!”

“這是什麼?”

“連精鋼製成的錘子都成了灰!”

“……”

人羣驚駭的蹬蹬瞪往後面退去,驚惶不安。

我心臟一抽,儘管知道這口棺材很特殊,但沒想到竟然如此厲害,竟然將一個活人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變成了灰燼。

如果光是這點還勉強能理解一點,但精鋼錘子都化成了灰燼,就太可怕了?

沈三成臉色大變,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不光他,瓜哥,皮衣客,還有西裝男和捲毛男也都是驚疑不定,這一幕遠遠超過了所有人的認知。

更恐怖的事情還在後面,壯漢的同伴原本也被嚇的屁滾尿流也朝後面跑,可還麼等他站起來,突然一下毫無徵兆的化成一團灰燼灑在地上,就像被摔在地上的沙雕一樣,鋪了開來。

我只覺一股寒氣從腳底板直衝腦門。

這股力量還會傳遞!

人羣被嚇的立刻散開,深怕自己也被傳上。

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沒人再中招,纔回魂了一

點。

我心中震撼,不明白這股力量是棺材本身的防護力量,還是守護者出的手,太匪夷所思了。

“別再靠近那口棺材了!”瓜哥道。

這話已經不用說了,所有人都如避瘟神,離守護棺遠遠的。

沉默了許久,土夫子又把目光不自覺投向的青銅棺,既然守護棺打不開,那青銅棺總能打開吧?這口棺材看起來至少要正常一點。

他們的眼神又開始熱切起來,開棺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深植在骨髓中的慾望。就連瓜哥和皮衣客也看向青銅棺。

我也看向沈三成,示意他檢查這口青銅棺,弄不好裏面就有菩提子。

和守護棺不同,這口棺必須開,否則瓜哥和皮衣客就白來一趟。

沈三成緩緩點頭,圍着棺材很仔細的看了一遍,道:“這是一副棺槨,從製作技藝和紋理來看,是典型的青銅文明中後期的產物,規格很高,從形狀推算至少是五重棺!”

“五重!”

“要是能打開就發了!”

“青銅文明中後期的話應該是商周兩朝的東西,至少也是春秋和戰國,值老錢了。”

“……”

土夫子們個個兩眼放光,竊竊私語。

“探探棺,看能不能打開!”瓜哥立刻說道。

沈三成點頭,從包裏拿出一個類似於聽診器的東西呆在耳朵上,把聽音的東西貼在青銅棺上。

瓜哥走上前,輕輕的用降魔杵敲擊青銅棺的表面。 萬界隨機購物系統 沈三成聽了一下,然後換位置,瓜哥也跟着換位置,兩人圍着棺槨忙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