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念想起慕卿的『兒童款』卡通泳衣,無奈地搖了搖頭。

0

看著顧念嫌棄的表情,慕卿默默地低下頭吃著面前的食物,不做反駁。

吃過飯之後,顧念拉著慕卿來到百貨大樓,認真地挑選著泳衣。

「你選的這都是什麼泳衣啊?」慕卿看著顧念選擇的Bikini,臉上閃過一抹緋紅。


正在挑選泳衣的顧念回頭看了慕卿一眼:「你不會連比基尼都不知道吧?小心我鄙視你啊。」

「Bikini我知道,但是你難道打算穿這個去海邊么?」

慕卿上下打量著顧念的身材:「你就不怕公司男同胞會受不住?」

「我很高興你這麼誇我,不過這些是給你選的。」

顧念朝著慕卿笑了笑,然後在慕卿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伸手將慕卿推進了更衣室。

「認命吧,你要是不每件都試試的話,我是不會放你出來的。」

知道慕卿不會輕易妥協的,所以顧念搶在慕卿開口前堵回了慕卿的話。

慕卿站在更衣室內,看著手裡的比基尼,瞬間覺得頭都大了,這不是屬於送上門給封時奕欺負的機會么?

但是慕卿也絲毫不懷疑好友的話,以顧念的性格,她真的會說到做到。

無奈,慕卿只能拿起三點一線的Bikini,閉上眼睛脫掉衣服,套上了比基尼。

叩叩叩。

「別掙扎了,我是肯定不會放你出來的。」顧念覺得慕卿是不會這麼快想通的,所以繼續低頭玩著手機。

「我換上Bikini了,你放我出去。」慕卿不由得有些無奈。

聽到這話,顧念第一反應就是慕卿在撒謊,但還是將門偷偷地打開了一個小縫隙,當看到慕卿真的換上了比基尼的時候,頓時震驚的瞪大雙眼。

「哇,美呆了,突然發現你身材很有料啊。」

慕卿羞惱地瞪了顧念一眼:「我可以脫下來了吧?穿著這個好彆扭啊。」

「可以,就買這件吧,太漂亮了。」顧念看著慕卿的身材,不由得咽了下口水,忽然感覺大老闆很有眼光。

換好衣服,付賬,拎著袋子出來的時候,慕卿還有些不敢置信。

她居然真的買了這麼露骨的泳衣!慕卿頓時感到欲哭無淚,這算不算是被坑了?

「你在想什麼呢?我告訴你,到時候要給我拍照片才可以,要是被我發現你沒穿的話,哼哼……」

顧念猜到慕卿肯定會臨場退縮,所以便給慕卿一點壓力,讓慕卿無路可退。

聞言,慕卿不由得賞了顧念一個白眼:「你怎麼這麼想要撮合我和封時奕啊?是不是收紅包了?」

「我才沒有!我只是想給你們一個和好的機會而已。」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心意,只是發生了那麼多事,我還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他……」 「難道他們失去了知覺?」李時本道。

「應該是失去了知覺吧,要不然沒有聽到他們痛苦的聲音呢!」張中傑道。

「還有什麼發現嗎?」孫海劍道,他有意無意地望了望江帆。

「我有個奇怪的發現,這三個皮谷病人的病氣竟然纏繞呈一個古怪的圖形!」江帆道。

「什麼古怪的圖形?」孫海劍道。

江帆拿過一支筆和一張紙,把黃色病氣纏繞的圖形畫了出來。孫海劍看了后搖頭道:「這是什麼圖形,有點像麻花,又有點像符號。」

張中傑看了圖形后,疑惑道:「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也許什麼都不是吧,大家不要想得太複雜了!」

李時本拿著圖形看了會,若有所思道:「這圖形好奇怪,應該是表什麼意思吧?」

「也許什麼都不是,病氣哪裡會那麼複雜!」扁真宇道。

「小江,你怎麼看待這圖形呢?」孫海劍問道。

「從來就沒遇到過病氣纏繞成圖形的情況,應該是代表什麼意思,不是空穴來風的,只是看不懂這圖形代表什麼!」江帆道。

「我同意小江的意見,這圖形值得研究,說不定有所發現對尋找病情的來源有幫助。」孫海劍道。

此時圖特走了進來,當他看到孫海劍手中的圖形時,驚訝道:「你們怎麼有薩滿咒文呢?」

「你認識這個圖形?」孫海劍驚喜道。

「這是薩滿咒文,但我不認識是什麼咒文。」圖特道。


「你們這裡有誰認識這個圖形嗎?」孫海劍道。

「笙丹應該認識這個薩滿咒文,他是這裡的薩滿醫。」圖特道。

「他在這裡嗎?」孫海劍道。

「他就在這裡,我馬上請他來,你們稍等片刻。」圖特出去了,片刻之後,一個年輕的男子到了會議室。

這名男子身材高大,金黃色的頭髮卷卷著,高鼻樑,濃眉大目,給人英俊爽朗的感覺。

「哦,這位就是笙丹!是我們這裡最年輕的薩滿醫。「圖特道。

「你們好,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嗎?」笙丹說著生硬的華夏國語。

「你認識這個圖形嗎?」孫海劍拿起紙遞給了笙丹。

「這是古老的薩滿師咒文,你們從哪裡看到的?」笙丹驚訝道。

「哦,這是薩滿師咒文,請問是什麼意思?」孫海劍道。

「這個薩滿師咒文是古老的薩滿師文,已經失傳了的薩滿咒文,我不知道它代表什麼意思。」笙丹臉紅道。

「你知道誰認識這個薩滿咒文呢?」孫海劍道。

「這種古老的薩滿師咒文我師傅西丹大師應該認識。」笙丹道。

「你師傅在哪裡?」江帆道,他知道這就是隨麗莫的男朋友,情敵啊!

笙丹望了江帆一眼,「我師傅西丹大師在帕拉姆寺。」

「帕拉姆寺就在縣城的郊區,開車去二十多分鐘就到了。」圖特道。


「笙丹,請您帶我們去見您師傅好嗎?」孫海劍道。

「好的,不過我師傅脾氣古怪,不一定肯見你們哦!」笙丹道。

車子很快就到了帕拉姆寺,這是一座古老的寺廟,寺廟的大門十分破舊。寺廟上方几個金色的大字已經退色,大門關閉,寺廟門口冷冷清清。

「帆哥,這家寺廟太破舊了,看來香火不旺啊!」黃富小聲道。

「你別小看帕拉姆寺雖然破舊,但是它已經建立了近一千年了,平日沒人,但到了廟會的時候,認山人海,香火鼎盛呢!」圖特道。

「既然香火如此旺盛,為何不修補寺廟呢?」江帆道。

「是因為西丹大師不同意修補,他說寺廟就要保持它的滄桑,才顯得尊貴!」笙丹道。

「哦,原來如此!」江帆道。

眾人到了帕拉姆寺廟門口,笙丹上前敲門,片刻后,廟門打開,出來一個和尚。

「哦,是笙丹啊,請進!」

「西丹大師在嗎?」笙丹道。

「在,您有什麼事嗎?」

「有人要求見西丹大師,請通報下。」笙丹道。

「好的,請稍等片刻。」

片刻后,和尚來了,「不好意思,西丹大師在理佛,沒時間見你們,請下次再來吧!」

「我靠,擺什麼譜啊,你去告訴那個西丹,就說再不出來,寺廟就要失火了!」江帆威脅道。

和尚被江帆兇巴巴的樣子嚇住了,急忙跑去稟報去了,過了會兒,一位光頭,雪白的眉毛拖到了顴骨旁,身材高大,搖桿筆直,健步如飛,臉上紅潤,看起來如同六十歲上下的老人。

「是誰要燒掉我的帕拉姆寺啊?」西丹大師聲音洪亮。

「是我要燒掉你的帕拉姆寺!」江帆微笑地走了出來,站在西丹大師面前。

西丹大師望了江帆幾眼,「為什麼要燒掉我的帕拉姆寺呢?說說理由?」西丹大師嚴峻的面孔對著江帆。

「因為你心中無佛!」江帆道。

「哦,為何我心中無佛呢?」西丹大師驚訝道。

「因為你不願意普度眾生!」江帆笑道。

「哈哈,好一個普度眾生!請問你們找我有什麼事?」西丹大師李可滿臉笑容。

「您認識這個圖形嗎?」江帆拿起圖紙遞給了西丹大師。

「薩滿師咒文!」西丹大師吃驚道。

「您知道是什麼意思嗎?」江帆道。

「這是古老薩滿詛咒!」西丹大師嚴肅道。

「詛咒!」江帆差異道。

「對,這種古老的詛咒,只有薩滿師才會,而且要九個薩滿師同時下詛咒,這個詛咒才生效。中此詛咒者,十五天後,皮膚潰爛,內臟溶化,最後終死亡!」西丹大師道。

「照西丹大師所說,皮谷病患者是中了詛咒!那這詛咒怎麼化解呢?」孫海劍道。

西丹大師看了孫海劍一眼,「解鈴還須繫鈴人,想要化解這個古老的薩滿師咒,就必須搞清楚這是個什麼咒,薩滿師咒有很多種,這個咒是怎麼引發的,只有查到引發的原因,才能知道這是個什麼類型的薩滿師咒。」西丹大師道。

「那應該如何去查找這個詛咒的引發原因呢?」江帆不解道。

「中此咒者必定有因,問清楚中咒者就知道原因了!」西丹大師道。

給讀者的話:


祝大家元旦快樂,新的一年一帆風順萬事如意! 慕卿看著顧念的樣子,無奈地嘆了口氣。

隨即兩人回到公司,慕卿將泳衣放在一旁,開始看封氏與封氏研發新染料的資料。

天邊的暖陽緩緩落下,慕卿依舊沉浸在工作中,沒有注意到時間。

這應該算是慕卿第一次沒有注意下班的時間,不是因為工作,而是封時奕說要等他。

叩叩叩。

桌面忽然被敲響,慕卿從文件中抬起頭,看到了封時奕熟悉的面容。

「走吧,我帶你去吃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