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寒辰冷抿脣無動於衷,拋下一句隨便你轉身離去。

0

樂陽兒見此,歡快的輕呼一聲,跟在他身後像個歡快的鳥兒一樣。

旁邊女傭經過,都紛紛交頭接耳的捂脣笑。樂陽兒害羞的朝她們狠瞪一眼,小跑跟在男人身後。

到了門口,

裏克看見跟在顧寒辰身後的樂陽兒,詫異不已,他道,“陽兒,你出去玩?”

樂陽兒一蹦一跳的跳到裏克面前,“纔不是,我可是出去幹正事的。”

“哦?咱們家陽兒去幹什麼正事?”

樂陽兒翹起尾巴,把目光投向顧寒辰,下巴一昂示意道,“我可是跟着辰哥哥的人。”

裏克失笑,“你知道阿辰是去做什麼嗎你跟着他?”

“當然是去幹大事。”樂陽兒小臉激動的通紅,雙手還手舞足蹈的比劃。

裏克醉了,目光在樂陽兒小身板上打量,手摸着下巴打擊道,“你確定不是去搗亂的?”

“哥哥。”樂陽兒羞怒的跺腳,水眸狠瞪。

裏克哈哈大笑,“阿辰,你該不會真的同意陽兒跟我們一起去吧。”


顧寒辰搖頭。

樂陽兒茫然了一會,反應過來後控訴道。“你騙人,剛纔你明明答應我了。”

“我沒有說過同意你去的話。”

樂陽兒一愣,他好像是沒有說過,“可是你也沒有說不同意啊。”

“好了,陽兒,不要胡鬧,你下午可以出去逛逛街,我和約書亞有要是要辦。”裏克道。

樂陽兒抿脣,滿臉的不高興,“怎麼可以出爾反爾。”

見裏克毫無迴轉之地的眼神,她失落道,“好吧。”

樂陽兒低下頭,眼眸閃過一抹狡黠。哼,不讓她去,她可以偷偷跟着去。

裏克和顧寒辰兩人根本沒想到樂陽兒這麼大膽,他們這次是以地產大亨的身份和走私毒品的那羣頭交接。

據上一批抓到的人口中得知,這羣人不僅走私貨還買賣人口,主要供那些上流社會的人享用和玩弄,這在圈子裏是司空見慣的事,有些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便造成了這種現象的泛濫。有些記者想揭露這些惡性,最後也成爲了玩弄的犧牲品。

如果不是查到這批貨,裏克還不知道H國根子裏已經腐爛成這樣。

交易地點是在郊區一個破舊別墅區,常年無人居住。

下了車,裏克對顧寒辰道,“見機行事。”

顧寒辰頷首,“他們人還沒來。”

裏克冷笑,“比我想想的要謹慎。”

等了十分鐘左右,一行車接連駛過來。第一輛車停下來快速走下來一個西裝革履的人,恭敬的跑到第二輛車前,拉開車門,一個相貌稍顯英俊的男子走下來。

他左眉上有一個很明顯的刀疤,看見裏克和顧寒辰還有他們身後的人,微微頷首打招呼,“二位來的這麼早?”

“貨呢?”裏克開門見山。

“不用着急。”說完,那人一揮手,一個人手裏拿着一小包白色的袋子走過來。

“給他們。”

“是。”

裏克接過,嚐了嚐。

那人笑道,“怎麼樣?”

裏克朝顧寒辰點點頭,“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那當然。”


話音剛落,外面傳來警車鳴叫聲,持續不斷。

兩方人馬聽到聲音,均恐慌不安。

裏克率先道,“快,從這邊走,我知道這裏有個小路。”


對方猶疑的看了眼裏克和顧寒辰,但這時警車鳴笛聲越來越近,他們手裏還拿着大批的貨,證據確鑿,只能賭一把。

哪曾想,剛走進就被頓時劫持。

那人意識到這是個圈套,可爲時已晚。

一時間,兩方交火。不遠處的警車鳴笛聲也越來越近。

突然,一枚子彈從隱藏的角落裏射出來。 顧寒辰敏銳察覺到,準備閃躲時一道人影衝出來。

本來那顆子彈顧寒辰是可以躲開的,但突然衝出來的人撞擊到他,竟一時沒反應過來。

等聽到熟悉的悶哼聲,他低頭一看,是樂陽兒,頓時眉頭皺起。見她身子控制不住的墜落,他下意識的抱住她。

“疼!”樂陽兒委屈的哭,那雙與她極其相似的眼眸的盯着他,顧寒辰無法忽視。

“誰讓你跟來的。”顧寒辰冷聲呵斥。

樂陽兒癟癟嘴,眼淚飆的更厲害了,她慘兮兮哭道,“我救了你你還兇我。”

顧寒辰沉默,“我不需要你救。”

“我就要救。”樂陽兒倔強道,用那雙水潤的眸子一眨不眨的凝視他。

顧寒辰一陣晃神,手下意識摸了上去。

“辰哥哥,你……”

顧寒辰嗖的一下收回手,“抱歉。”

樂陽兒苦笑,“你不是想起了她?”

顧寒辰抿脣,對朝這疾步走過來的裏克道,“我去叫救護車。”

裏克接過樂陽兒,“好。”



醫院,子彈取出來後樂陽兒就被推到vip高級病房。

她躺在病牀上慘兮兮道,“辰哥哥呢?”

裏克頭疼,“你就不能不要想着他?陽兒,你不要執着了,阿辰他有自己愛的人,你不要執着了。”

樂陽兒否認,“我沒有。”

裏克不相信的盯着她,樂陽兒聲音漸漸放小,“喜歡一個人又控制不住,而且我知道他愛的是別人啊,我、我沒想過要讓他喜歡我,我只是想多看看他而已。”


裏克嘆氣,“你還年輕,見的人不多,說不定你再過幾年就會發現他也什麼大不了。”

樂陽兒冷哼,“我不許你這麼說辰哥哥。”

裏克潑涼水,“不用想了,他人回國了。”

樂陽兒沉默,“我不信。”

她救了他,他不可能這麼無情。

裏克聳肩,“最近我給你物色了幾個人,都比較不錯,等你傷好了就去看看。”

“不,我不要。”樂陽兒拒絕。

“你們兄妹倆吵架了?”一道笑吟吟的女聲在門口響起。

兩人聞聲望去,裏克看見來人,眸底的冷融化。他快步過去,“怎麼過來了?”

“我聽說陽兒出了事,我過來看看。”

“媽知道嗎?知道,她馬上就過來了。”玫紅道,接着她又道,“你出去幫我買點吃的,我聽到陽兒出事晚飯還沒來的吃,現在肚子有點餓。”

裏克眉頭擰起,指責道,“你現在是雙身子,怎麼能不吃飯?”

“你等我一會,我馬上回來。”

裏克離開後,玫紅將手裏買的花放到花瓶裏,坐在病牀上摸摸樂陽兒的腦袋,不經意問道,“你救了阿辰?”


樂陽兒嘟脣道,“嫂嫂~”

玫紅笑了笑,“他確實是一個挺有魅力的人,居然能讓我們家陽兒喜歡上。”

樂陽兒臉紅,“哪有。”

玫紅看着樂陽兒,眸底閃過一抹寒光,似笑非笑道,“他身邊有很多女人喜歡,但獨獨愛白小然,你知道爲什麼嗎?”

樂陽兒臉一沉,飛快消失。她努脣笑道,“嫂嫂,你認識那個白小然?”

玫紅搖頭,“因爲你哥的緣故,和她倒是見過幾面,是個善良的女孩。”

“是嗎?聽說她的眼睛和我很像?”

玫紅脣角閃過譏諷,“是啊,眼睛確實很像,不然媽也不會選中你,不是嗎?”

樂陽兒眨眨眼,“嫂嫂這是什麼意思?”

玫紅失笑,“沒什麼,就是感慨一下。你還太年輕,不知道有些事有些人是強求不來的,不要一不小心過火最後什麼都是一場空。”

樂陽兒靦腆一笑,“謝謝嫂嫂指點,陽兒不會的。”

“阿紅,我給你買了粥。”

玫紅站起來,對裏克半無奈的說道,“不是說了多少遍了嗎?不要叫我阿紅。”

裏克把包裝袋打開盛一碗粥,細心的吹了吹才遞過去道,“可以吃了。”

玫紅眉眼笑着接過,兩人之間環繞的氣氛有股無形的氣息,令人插足不進,

樂陽兒笑着打趣。

半個小時後,病房門再次被推開。

裏克和玫紅看見來人,紛紛站起來喊道,“爸,媽。”

冷寒點頭示意,低頭哄身邊慌張的人兒,“不要擔心,人沒事。”

他身邊站着的人赫然是神志不清的葉心蕊。她穿着一身復古的水墨旗袍,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大衣,不盯着她單純稚嫩的眼睛看,根本不會發現出她神志出了問題。

葉心蕊沒有理冷寒的話,她慌張的掙脫開冷寒的手,快步走到病牀前,一把抓住樂陽兒的手,急切擔憂的問,“然然,媽好擔心你,你受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