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地之石,神魂等,是領主所必備之物。早前的林牧可不會爆這些東西。但現在,上千萬玩家可是知道他身上有三枚領地之石一枚神魂!

0

林牧此時,就是一個人形自走藏寶boss!!

這也是林牧警惕萬分的原因之一。

在眾人散開后,諾大戰場中就剩下三個人。

林牧、雪影和婉兒。

「雪影姑娘,你怎麼不去尋找血獸擊殺?」林牧望著一襲銀色英氣鎧甲的童話鎮領主問道。

「呵呵,我一個小女子,就不打打殺殺了,和你聊聊天不是更好嘛!」雪影聞言,嫣然一笑,眼眸閃過一抹動人的神采。

林牧聞言,無奈搖搖頭。

童話鎮三位公主,就雪影和婉兒進來了,另外那位【海洋公主】,一直在童話鎮坐鎮。

童話鎮的弓兵,只是一為資質為七階的NPC黃階武將在率領著而已。

平時他們一直都被雪影這位大咖掌控著。沒有雪影的指揮,也許他們的戰力會下降一籌。

「林牧哥哥,快看看獸王boss的掉落,也許有什麼寶貝呢!」沒有離開的婉兒,眼眸冒著綠光,緊緊盯著獸王的掉落,一個紫色血紋寶袋,催促道。

旁邊的雪影,也望向這個奇異的寶袋。

聞言,林牧輕輕轉過身來,笑道:「好!」

對於獸王boss的掉落,林牧也頗為期待。

林牧走到獸王的屍體旁邊,先是把其屍體收起來,然後才撿起那個紫色血紋寶袋。

在林牧去收刮獸王掉落的時候,雪影微微仰著頭,望向跑去圍剿血獸的姜承龍、趙七胤、季北欽等人。

這些好強的傢伙,雖然沒有說什麼,但雪影知道,他們被林牧給刺激到了,被其他玩家勢力給刺激到了,連林牧的收穫都不探查,直接跑去戰鬥了。

沒錯,這些巔峰領主也加入了激烈的肉搏中……

「快開來看看,有沒有戒指裝備?」婉兒又是一聲催促。

然而,令她鬱悶的是,林牧沒有開啟紫色血紋寶袋,只是收起來而已。

「暫時先不開。以後再說。」高階的寶箱寶袋,林牧可是準備會龍廟再開的。這已經成為了他的原則!

雪影和婉兒聞言,微微一愣。

寶箱寶袋不是第一時間開的?千辛萬苦打個boss,不就是為了這一刻收穫的喜悅?

林牧望著滿臉疑惑的兩人,微微一笑,沒有解釋。

這個東西,解釋也很難理解,只有她們親身經歷過才有深刻感受。

並且,她們身上的氣運積累不堪提及,說了也白說,說不定還提前暴露了他的底牌。

……

……

時光如梭,歲月如水。

第一座要塞淪陷后第三天,離中央之地起碼有五天路程的大草原上。

風塵僕僕趕了兩天路,林牧在傍晚之時,方才終於來到此地。

擊殺獸王后,林牧讓士兵整頓一天,隨後就脫離了大部隊,率領近五百名弓兵出發來此地。

林牧一行人的目的地,是一處谷地。

雖然是谷地地形,但谷地內的地面卻非常奇異,並不是堅實的地面,而是半片濕潤的沼澤地和半片湖泊組成。

藉助血空上淡淡的光源,林牧看到了熟悉的谷口。

看到這個谷口,林牧心中一陣感慨。

前世,就是在這個谷地周圍,紅翼軍團可是剿滅了一百多萬玩家勢力戰士。

戰役的慘烈,簡直讓參戰的玩家瘋狂不已。

若是有血流出來,那肯定是血流成河,血流漂杵!

真正的伏屍百萬,流血千里!

前世,因為玩家勢力間存在的勾心鬥角,加上守軍各種各樣的籌謀等等因素影響,玩家一方能聚集到百萬戰士,可是非常不容易的。

而今生,這裡卻一片靜謐,甚至安靜得可怕。

山谷之口如同一個巨獸之口,彷彿隨時能吞噬一切。

「主公,兩次血獸襲擊,再加上急速行軍兩天,將士們已經有些疲憊,是否在谷口外整頓一番?」山鞏站在林牧身後,凝望一眼靜悄悄的谷口,沉聲問道。

「好!我們去谷口右側那邊休憩一番,布置好警戒小隊,以防血獸襲擊。」林牧深深看了一眼谷口后,把腦海中的回憶壓下,指著右側說道。

當他單獨行軍時,都是隨便找個地方休息的,一個人並不會引出大量血獸來襲擊的。但當行軍人數增加后,這種情況就會頻繁發生。

在行軍中途,他們已經遇到過兩撥數量不多的血獸群襲擊了。

「休憩一番后,開始布置陷阱。搞定后,等援軍到來,即可開啟密藏!」林牧只是對山鞏他們公布,這裡有一處密藏可以開啟,並沒有把奎尊之血的具體信息透露出來。

而在林牧說話時,耳邊傳來一道系統公告:

「叮!」

「——血色荒原戰役公告:萬城爭霸賽血色荒原戰役,第八座要塞石碑被玩家烈火戰神擊破。烈火戰神成為第八位攻破要塞的玩家,其獲得獎勵:【領地之石】一枚、隨機中級殘缺【神魂】一枚,獲得一次解封一件高階物品使用的機會!」 至此,外圍的八座要塞都淪落了!玩家整頓一下后,目標就是龍且的中央之城了!

與前世相比,獵人與獵物的轉換,實在太快,按照這種勢頭,中央之地真的危險了!

聽到這個戰役公告,林牧心中又是一陣感慨。

這個時候,距離戰役開啟,才過了十天而已,一半的時間都沒有!

外圍八座要塞赫然都淪陷了,時間也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他原先還準備,攻陷西1要塞后,在其他玩家勢力與守軍僵持之際,才開啟奎尊之血,盡量減低玩家因素的影響。

而現在,無奈的他在行軍之際,都不斷派出弓哨騎,遠遠吊在後頭,以防其他大型勢力跟蹤。

……

在林牧率領一半綠火神弓手脫離大隊伍后,姜承龍他們花費一定代價,就把西1要塞的血獸為剿滅。隨後就是收穫時刻,血獸的屍體、血液都被瓜分一空。

搞定一切后,攜帶著勝利的信心,五方聯盟帶領著滿臉紅光的普通領主玩家,屁顛屁顛離開了西1要塞,氣勢昂揚地奔向西2要塞。

收穫豐厚的他們,不單隻錢袋子鼓起來,信心也鼓起來,攻起城如同瘋狗一般。

西2要塞的淪陷順理成章。

更令林牧想不到的是,西2要塞的淪陷竟然不是末位,而是排在第五!

從第三座要塞淪陷開始,攻陷獎勵都是一樣的。

雖然獎勵如此,但第五的排名,也體現出五方聯盟超強戰力(財力)!

……

林牧思忖一會後,就把心中的感慨放下。來到一處空曠之地,旋即召喚出煥然一新的龍神槍,緩緩舞動起來。

此時的龍神槍,它的名字也改變了:

【血紋龍神槍】!!

而它的樣貌,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渾然一體的槍身,點亮了三道龍紋,耀眼的光芒閃爍在其中。

泛著奪目卻又冷冽的金屬光澤的槍刃,煞氣騰騰。

黑黃一體的龍神槍,瀰漫著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那是一股華貴的氣息瀰漫而出。

以前的龍神槍,若是村花,那現在的龍神槍,就是國花!

以前的龍神槍十分低調,現在的龍神槍,鋒芒畢露!

名稱:【血紋龍神槍】

等階:地階

特性:成長型個人專屬武器

屬性:

1、【王血統武】:可升級屬性,統帥+6,武力+6,智力+2,上限都為90。

2、【血沸破穹】:可升級屬性,無視敵人50%的普通防禦,無視敵人可抵禦10點破壞力以下的奇異符文防禦;

3、附帶特殊技能:【血靈之力】,主動技能,不可升級,激發后,戰鬥力+1500%,持續時間為30分鐘。使用此技能后,會陷入虛弱狀態。

4、附帶特殊技能:【龍神威嚴】,被動技能,不可升級,龍威鎮天下,裝備龍神槍后,玩家凝聚無形龍威,如神龍降臨,具有神秘之能。

5、附帶特殊技能:【靈血熔爐】,被動技能,不可升級,每殺一個人增加1點靈血值,靈血值達到峰值可升級龍神槍,目前靈血值:177/100000000;

6、【靈】:可升級屬性,龍神槍之靈開始覺醒,積累達到一萬點靈性值即可完全蘇醒,目前靈性值為:3/10000。

介紹:以【應龍之逆鱗】為龍神槍頭,以【九天玄鐵】為龍神槍身,以擁有神秘氣運的英傑的【本源精血】為靈,天地奇寶【地心之髓】為銘文載體,以【九彩冰龍蠶絲】為龍神槍纓,經獻祭祝福之力鑄造而成,以應龍之血開鋒,神器一出,天降異象,龍鳳齊鳴!吸取特殊血液后,此龍神槍發生了奇異之變化。

……

龍神槍的變化,出乎林牧的意料,不,應該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特別是那個【靈血熔爐】!

那一串零,當初讓林牧一陣天昏地暗。

一億點靈血值!!

從10萬點直接飆升到1億,有這麼誇張嗎?完全跳出了所謂的跳級常理範圍。

黃階升級玄階,就1萬點,玄階升級地階,也不高才10萬點,只是10倍的量級嘛,可以接受。

可到地階晉陞到天階,上限突破天際,一千倍的量級!要人老命。

不過,除了這個突破天際的靈血值外,龍神槍的正面增益變化可謂都是超級變態。

增加了一個技能,其他屬性也有一定的增長。

龍神槍的靈在這次晉陞中,也開始出現了。

龍神槍有靈,這點他早已經知曉。

血紋龍神槍已經初步成長起來了!他的底牌又雄厚了一分。

……

「主公,血之山谷的地形已經完全摸清,谷內的陷阱按照計劃布置好,三萬異人精銳援軍也集合完畢!」

「宵小之輩並不多,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只等主公一聲令下,我們就可以開啟密藏!」山鞏鏗鏘有力稟報道。

此時,離來此山谷時,又過去了一天。

「好!開始行動。山谷外圍那些不成群的異人無需理會,到時候有他們好受的!」林牧沉聲道。炯炯有神的眼眸中,流轉著一抹驚天的神采。

奎尊之血,你是我的了!

彷彿天地有所感應,此刻山谷上空,瀰漫的血色更深了一分,而且,還出現一片片血紅的浮雲。紅騰騰的一片片,彷彿將要降下一場恐怖的血雨。

天地之變,引起了周遭隱藏的血獸的異動。

靜謐而泥濘的草地上,忽然一陣抖盪,一頭頭如同被潑上血漿的巨大鱷魚冒了出來,兇悍狂暴的氣息陡然蔓延開來……

堅硬血紅的山壁中,一陣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驟然出現,一道道裂痕猶如蜘蛛網一般,向四周蔓延開來……

隱藏在荒蕪人跡的長長草叢的漆黑詭異洞穴中,一頭頭人型模樣的血獸,驀然睜開了血瞳,一股凶煞之氣從血瞳中傳盪而開……

如同這樣的情景,不斷發生在山谷附近,還未開啟奎尊之血,就已經引起了無數騷亂。

林牧彷彿心有所感,身後寒毛也陡然一豎,一股強烈的危機感隨即而來。

此戰,並不比攻城、搏殺獸王容易。

林牧淡然的臉龐開始浮現一抹凝重。

預防萬一,林牧左手一揮,一道魁梧身影陡然出現在身旁。

天階高段傀儡人!

此時的傀儡人,經歷獸王之戰後,已顯得有些殘破,道道爪痕猙獰無比,一些小關節還出現了破碎的狀況。

雖然傀儡人身上的特殊材質會慢慢把傷痕恢復,但獸王的強悍攻擊造成的傷痕,明顯需要很多時間去恢復。

為了這次行動,林牧付出的東西實在太多,可不想在這關鍵時刻掉鏈子。即便這具天階高段的傀儡人報廢,都在所不辭!

另外,謹慎的他,除了第一鎮的兩萬士兵外,還向季北欽和童話鎮借了一萬精銳!

凝重的林牧,環顧一周,眼神逐漸變得銳利無比。

如同鷹隼般的眼眸,望了一下某個方向,彷彿得到什麼信號,林牧渾身一緊,高高舉起變得高貴異常的龍神槍。

「兄弟們,進谷!」 林牧一聲令下后,數萬士兵有條不紊地地按照計劃前進。

士兵先是形成一個個小鋒矢陣,繼而匯聚成一個巨大鋒矢陣,如同鋒芒爍爍的巨大箭矢,直接插向山谷。

隊形的整齊序然,讓暗中窺視的玩家心神震撼。這些士兵,好像經過特殊訓練的軍士一樣。

果然不愧是精銳中的精銳!

……

巨大的人流匯聚而成,其濃烈磅礴的血氣,在『原住民』看來,如同黑夜中的燈塔之光般耀眼,不斷吸引著血獸過來。

林牧身邊帶著傀儡人,手握血紋龍神槍,一臉凝重地統率著鋒矢進入山谷。

他對這個山谷熟悉無比。前世,他也是在這裡陣亡的。那一次慘烈的戰役中,大部分玩家精銳都陣亡於此。

如今,這個靜謐的山谷,再次被整齊的腳步聲給打破了。

這個還未有人光臨過的山谷,雖然地形奇特,可卻沒有什麼血獸,沼澤之地、湖泊之地,沒有一隻血獸聚集在這裡,彷彿這裡沒有它們生存的資源。

林牧對於這個奇異情況,只能用一個詞語來形容:寶物內斂!

奎尊之血在內斂其光華與價值!

……

一進入山谷,一股頗顯潮汐的清風徐徐而來,一股蒼莽古樸的味道撲鼻而來。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波光粼粼的沼澤地,林牧高喝一聲:「兄弟們,注意腳下的沼澤,尋找堅硬的地面行進。」

這片沼澤地的沼澤,還是非常明顯的,波光粼粼的小水塘就是泥潭,往旁邊的硬地一站,基本是沒有問題的。

數萬士兵,魚貫而進,很快就把一小片的沼澤地給鋪滿了。

這個山谷,可以容納三百萬士兵。

埋頭謹慎行進一段時間,林牧忽然停住腳步,高高舉起龍神槍。

身後的士兵見狀,馬上停頓下來。

林牧停頓下來,是因為已經來到目的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