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宇想要和怪人交朋友的想法沒有實現,那個八手怪人好像沒有聽覺,眼睛死死的盯着韓宇,在韓宇靠近的時候,出其不意的發動了進攻。

0

“我靠,八手兄,你真陰險,我是好人,只是想要跟你交個朋友而已。你就算不答應,也不用動手打人吧。……我靠,你他媽的有完沒完了!”韓宇連續躲閃了一會,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道。

而八手怪人卻絲毫沒有因爲韓宇的言語產生一絲動搖,堅定不移的攻擊着韓宇,看那架勢是非要揍到韓宇才肯罷休。

韓宇不是吃素的,被八手怪人攻擊了一會之後,雙手食指交叉,一擊十字火正中八手怪人的胸口,將八手怪人燒的兩眼翻白的昏死過去。

“哼!跟我鬥?!”韓宇伸腿踢了踢昏死過去的八手怪人,一臉得意的說道。

“成了,別在這浪費時間了,我們趕緊進去吧。”石八方忍不住催促道。

話音剛落,二人的身背後傳來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看來是剛纔的動靜驚動的正在附近遊蕩的怪獸。韓宇和石八方急忙衝進了洞穴,只是讓二人沒想到的是,走進洞穴沒多久,迎面就遇到了另一撥怪獸。這下二人就被堵在了洞穴中。

“八方,一會我打開道路,你只管往前衝。”韓宇低聲對石八方說道。

“那你呢?”石八方聞言問道。

“我當然是留下來斷後。你不用擔心我,我可是會飛的。你自己要小心,等我收拾了這些怪獸以後,就會去跟你匯合。”

“……好,那你自己小心。出了洞穴向北走,就能看到封常的住宅,如果那個住宅還在的話,你就去那裏找我。”

“成,我記下了。”

“你小心點。”

“快走!不要婆婆媽媽的!”說完這話,韓宇猛地對準前方釋放了一個超大的火球,藉着火球的開路,石八方衝出了洞穴。見石八方離開,韓宇轉身對着身後的怪獸放出了兩道火牆,然後快速後退,追着石八方的方向退卻。

不得不承認,對付這些怪獸,還是火牆這種能力管用,就見那些怪獸被燒得直跳腳,尤其是那些體型巨大的,它們在跳腳的同時幫了韓宇不少忙,一些體型小點的都是被它們給踩死的,省了韓宇不少的工夫。而且在韓宇看來,對付這些體型大的,比對付體型小的要輕鬆得多。體型越大,動作也就越笨重,即便力量再大,但是打不着目標,再大的力量有個屁用。韓宇利用自己的身手,戲耍着那些因爲打不着韓宇而氣得連聲怒吼的怪獸。

韓宇笑嘻嘻的一會燒怪獸的屁股,一會燒怪獸的腦袋,引得那些怪獸不顧一切的追在韓宇的背後,誓要一腳踩死韓宇才罷休。久而久之,韓宇的屁股後面就跟上了一大票的怪獸,不知細情的人看見了,還以爲這些怪獸的主人就是韓宇呢。

引着那些怪獸在第二層轉了兩圈,韓宇選中了一個凹地作爲這些怪獸的牧場,只是當韓宇準備放火燒死那些怪獸的時候,有人搶先動手。當韓宇跑出凹地的一瞬間,韓宇就感到身上一重,回頭一看,跟在自己身後的那些怪獸全部像是被什麼重物砸到一樣,趴在地上呻吟不止。而就在韓宇感到驚訝和不解的時候,一道人影緩緩的走了過來,拍了拍韓宇的肩膀誇道:“辛苦了。”

韓宇這纔看清搶自己買賣的,正是帝摩斯。 對於帝摩斯,韓宇從來沒有把對方當成過朋友,現在見到帝摩斯滿身殺氣騰騰的出現在他面前,當然是毫不猶豫的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帝摩斯看了韓宇一眼,並沒有理會韓宇,邁步向着洞穴走去。

“等下。”韓宇攔住了帝摩斯的去路。

“你想做什麼?”帝摩斯神色平靜的問道。

“你要去哪?”

“我要去哪,好像不需要經過你的同意。”

“……你打算怎麼處理洞穴那頭的人?”韓宇換了個問題問道。

“……洞穴的那一頭,沒有人。”帝摩斯沉聲答道。

“你要殺人滅口?”

“你能怎麼樣?”

“我要阻止你。”

“有趣,那你可以試試看。”帝摩斯嘴角上揚,看着韓宇說道。

話不投機半句多,談不到一塊的二人當即準備大打出手。散發出的強烈氣息讓還在四周活動的怪獸紛紛退避,不敢再貿然靠近。

“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本事?竟然讓你自信到可以挑戰我。”帝摩斯神情有些興奮的看着韓宇說道。

“你馬上就會見識到。”韓宇右手比作手槍狀,一枚光彈筆直的順着帝摩斯的右側飛了過去,一擊將想要偷襲的一隻人類怪獸給幹掉。隨後韓宇冷冷的說道:“我想要一對一的戰鬥,不希望有第三方出現。”

“……如你所願。”帝摩斯聞言微微一笑,雙手張開,一團黑氣漸漸自其腳下出現,慢慢的擴散開來,蔓延向四周,韓宇站在高處,看着形如實質的黑霧,不解的看着帝摩斯。 以身飼龍 而帝摩斯也不解釋,只是等到四周已經佈滿了黑霧之後,纔對韓宇冷聲說道:“睜大你的眼睛自己看看!”

話音剛落,黑霧突然發動,被黑霧包圍的那些怪獸頓時齊齊發出一聲慘叫,等到黑霧散去,就見那些怪獸全部四肢陷入地下,拔不出來分毫。

“好啦,現在沒有什麼可以打擾我們了。”帝摩斯看着韓宇說道。

“的確如此。”韓宇沉聲說道。

“火槍!”韓宇雙手成槍狀,對着帝摩斯發出一連串的火彈,帝摩斯紋絲不動,在火彈近身之時輕喝一聲,一道黑色的屏障隨即出現,將臨近的數十發火彈盡數吞噬。

韓宇原本也沒指望火彈可以起到作用,在發出火彈的同時雙手十指交叉,一道十字火緊隨着火彈的後面飛向帝摩斯。在發出的黑色屏障吞噬了火彈之後,帝摩斯伸手一抓飛過來的十字火,用力一攥,十字火頓時被捏的粉碎。韓宇定睛一瞧,就見帝摩斯的雙手外表被覆蓋了一層淡淡的黑氣,因爲十字火的關係,那層黑氣顯得肉眼可見。

帝摩斯看着韓宇,隨手一揮,數十枚黑色的彈丸直奔韓宇飛了過去。韓宇見狀立刻雙手抱肩,身體微微一蹲,隨後雙手向兩邊一甩,身子猛地站直,一道沖天火柱自韓宇的腳上噴涌而出,在抵消了那些黑色彈丸以後,韓宇雙手高舉過頭,控制着火柱猛地向帝摩斯倒去。帝摩斯見狀雙手一伸,穩穩的接住了砸下來的火柱。

韓宇見狀立刻放開火柱,雙手對準了帝摩斯,一股綠色的光點飛向了帝摩斯。帝摩斯見狀也不遲疑,將手中的火柱往旁邊一扔,右手一揮,一個黑色的帷幕迅速將帝摩斯整個給包裹了起來。也就在這時,綠色的光點撞在了帝摩斯的黑色帷幕上,發出一陣劇烈的爆炸。

等到爆炸引起的塵埃落地,就見黑色帷幕只是比剛出現的時候黯淡了一些。帝摩斯大手用力一甩,驅散了那層帷幕,安然無恙的站在韓宇的面前。

“來~”帝摩斯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衝韓宇勾了勾手。韓宇頓時大怒,渾身上下幾乎都被火焰包圍,附近的地面開始冒起一個個氣泡,並且向着帝摩斯的所在蔓延過去。帝摩斯見狀也不猶豫,一股實質般般的黑氣自帝摩斯的腳下出現,和正在向這邊蔓延的火焰在韓宇和帝摩斯二人的中間地帶發生了激烈的碰撞。

“既然你過不來,那就我過去好了。”帝摩斯看着韓宇,沉聲說道。

聽到這話,韓宇連忙打起精神,就見帝摩斯右手張開,口中輕聲喝道:“黑暗天幕。”話音剛落,天空彷彿瞬間黑了一下,韓宇擡頭一看,不知什麼時候,自己竟然已經身處在一個類似結界的空間當中。

“不用擔心,製造這個天幕的目的是不想要讓外界被我破壞太大,這裏畢竟是我的地盤,爲了收拾你而毀掉自己的家,我認爲,不值得。”帝摩斯看着韓宇解釋道。

韓宇聞言說道:“那我現在是不是應該感到慶幸?”

“呵呵呵……你也只有現在還能說出這種話了,身處天幕當中,也就相當於身處我的領域之內,你現在沒有受到影響,只是我不想讓你受到影響而已。你以爲憑你現在的力量,可以和我對抗嗎?”

“那也試試才知道。”

話音剛落,韓宇就感到身上一沉,雙膝不由自主的向下彎去。急忙穩住了身形,韓宇雙眼瞪着帝摩斯。就聽帝摩斯慢悠悠的說道:“我的能力,是重力,可以隨意改變力量範圍內任何物體的重力,比如現在,我讓你身上所承受的重力比平常要大五倍,所以你纔會有剛纔那種反應。”

“十字火!”韓宇默默地對着帝摩斯放出了一道火焰。

“我說過了,是任何物體。”帝摩斯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隨着他的話音落下,直奔帝摩斯飛過去的十字火焰落在地上,飛散開來。

“不知道你的身體可以承受多少倍的重力?”帝摩斯看着韓宇慢慢的說道。

韓宇一臉的凝重,眼前這個帝摩斯的強大有點超過了他的預料,不過想讓韓宇低頭,那就是癡人說夢。就見韓宇深吸一口氣,猛地雙手向後一伸,兩道火焰噴射而出,讓韓宇的速度瞬間加快的數倍,猶如一支離弦的利箭,直撲正一臉得意的帝摩斯而去。

帝摩斯很意外的看着衝過來的韓宇,在他想來,在清楚了和自己的差距以後,韓宇已經會開口求饒,但是讓帝摩斯沒想到的是,韓宇竟然會選擇跟自己拼命。像今天這樣使用能力,對帝摩斯來說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這讓帝摩斯有點捨不得現在就殺掉韓宇。帝摩斯很清楚,眼前這個韓宇的身上還有潛力可挖,就算是要殺韓宇,帝摩斯也希望可以在把韓宇身上的潛力全部激發出來再殺掉韓宇。俗話說得好,好酒要留到最後品纔是美味。對帝摩斯來說,韓宇就是一瓶還需要發酵的好酒,現在殺掉,太可惜了。

想到這裏,帝摩斯伸出的手微微一頓,正撲向帝摩斯的韓宇頓時就感到自己彷彿是被十萬座大山給押中了一樣,直接五體投地的被拍在了地上。

帝摩斯上前伸手抓住韓宇的頭髮,將韓宇的腦袋從土地拔出來,冷聲對韓宇說道:“好好活下去,在你準備離開放逐之地的時候,我會再和你打一場。等到那個時候,如果你不能打贏我,那我就會在你面前,把你的同伴一個一個的殺死。所以,爲了你自己,也爲了你的同伴,努力提高自己的實力吧。”說完這話,帝摩斯扭頭離開,並沒有進入通往地獄二點五層的洞穴。

※※※

地獄二點五層

當石八方一路衝殺來到封常的住宅時,就見那座住宅此刻已經不見,附近種植的花花草草也全被夷爲平地。

“娜娜~”石八方站在高處,大聲的喊道,希望娜娜可以聽到自己的呼喊以後迴應自己,可是回答石八方的除了一陣陣吹過的風聲,什麼都沒有。不死心的石八方衝到住宅的遺址,用力翻找着廢墟中可能存在的生還者。

功夫不負有心人,石八方找到了被埋在廢墟下面的封常。

“封先生,封先生……”石八方大聲叫着封常,好一會兒,封常緩緩睜開了眼睛,一見是石八方,封常原本緊張的神色稍微緩和了一點,看着石八方輕聲說道:“快去救娜娜她們,她們爲了引開那些襲擊這裏的怪獸分頭突圍,現在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封先生你不要說話,我先給你處理一下傷勢,然後就去找娜娜她們。你不要擔心那些怪獸會來襲擊這裏,我這一路走來,這裏已經沒有什麼怪獸了,你只要不亂走,相信就不會有什麼危險。”石八方一邊說話一邊幫助封常進行着包紮。

封常很幸運,只是被壓斷了右臂,身體其他部位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爹地盛寵 聽了石八方的話以後不放心的叮囑道:“那你自己小心一點。”

“我明白。”石八方給封常留下了一些食物和水,向着住宅的北方找了下去。

沿着北邊沒有走多久,石八方就找到了從這個方向突圍的香香,確切的說是香香被啃得只剩下半個的腦袋。石八方嘆了口氣,對於這個平時沉默寡言的女孩,石八方瞭解的不多,不過看到這個女孩慘死,石八方的心理還是感到一陣難過。

將遺骸收攏了一下,石八方返回了封常的住宅,將香香的遺骨交給封常保管以後,石八方向着西面找了過去。

這次沒有像發現想象一樣找到什麼屍骨,只找到了一件破爛不堪,帶血的上衣。石八方不知道這件衣服的主人是誰,不過從樣式上可以看出,這是一件女式的衣服。將衣服帶回去給封常看了看,封常確定,這是菈菈穿的衣服。這樣一來,繼香香之後,菈菈也沒有逃過被怪獸吃掉的命運。

對於娜娜的生死,石八方几乎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他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在找到娜娜的時候,找到的屍骨可以完整一些。

沿着南方找了下去,一路沒有發現,直到來到一座湖邊,看着湖中心那座小島上的人影,石八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娜娜!!!

“娜娜!!”石八方大喊一聲,邁步就準備涉水去和娜娜匯合。

“不要過來,水裏有危險!!!”娜娜一見石八方下水,連忙高聲喊道。

石八方聞言一愣,低頭一看,就見不遠處的水面上出現了一道道水波紋,看樣子水下正有什麼東西正在急速接近自己。石八方不敢猶豫,連忙後退撤到岸邊。隨即就見水面上出現了一個人類,在發現石八方已經退回岸上以後,悻悻然的衝石八方吼了幾聲後,一扭身,重新回到了水裏。趁着那人扭身下水的時候,石八方清楚的看到,對方的下半身是魚尾。

“難怪感覺眼熟,竟然是上回在地下室看到的那個男人魚。”石八方自言自語的說道。不過緊跟着就犯了愁,先不說娜娜是怎麼跑到湖中心那個島上去的。單說眼下,如果想要把娜娜接過來,那就必須經過湖面,也必定會遭到湖裏那個男人魚的襲擊。石八方不清楚那個男人魚歷不厲害,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夠避免戰鬥,那還是儘量避免戰鬥的好。

想到這裏,石八方四下看了看,發現了湖邊的一艘小船,可能是平時封常閒着沒事的時候來這裏泛舟用的吧。

划着小船,石八方向着湖中心的小島行去。

小船進入湖中沒多久,男人魚的攻擊就如期而至。不得不說,男人魚的攻擊還是很犀利的。發出的水箭威力驚人,沒有一會的工夫就把石八方所乘的小木船給打的四處漏水,好在那個時候石八方已經把船開到小島上了。

“你不該過來的。”娜娜輕聲責備石八方道。

“見死不救不是我的習慣。”石八方聳聳肩答道。

“那現在怎麼辦?”

“想辦法離開這裏吧。”

“怎麼離開?”

這個問題算是難住石八方了,小木船已經不可能用得上了,而中心小島上空曠一片,壓根就沒有什麼可以利用的材料。從這裏到岸邊有二百米的距離。

“要是韓宇在這就好了。”石八方輕聲嘀咕道。

“你說什麼?”一旁的娜娜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我是說,我們一定可以離開這裏,安全到達對岸。”石八方聞言答道。

“但願如此吧。”娜娜有些沒信心的答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隨着時間的推移,湖面上開始出現變化,就在一籌莫展的石八方和娜娜的面前,一條狹窄的通道連接上了小島與湖對岸。

“走。”石八方見狀急忙對娜娜說道。

知道時不我待的娜娜聞言毫不猶豫,當先衝上了通道,頭也不回的直奔對岸衝了過去。行進一半,水面上突然躥出一條男人魚,長牙舞爪的直奔娜娜撲了過去。

“不要停!繼續衝!!”石八方的聲音在娜娜的身後響起,娜娜眼睛一閉,低頭向着前方衝去,而石八方則在娜娜的身後躍起,一擊飛踢正中撲過來的男人魚的那張帥臉,將男人魚生生又踢飛了出去,在湖面上打了十幾個水漂以後才沉進了湖裏。

……

“呼,呼~”衝到湖對岸的娜娜大口的喘着氣,劫後餘生的感覺讓娜娜感到渾身無力。石八方上前拍了拍娜娜的肩膀問道:“好點了嗎?”

“嗯。”娜娜聞言點點頭,休息了一會後問石八方道:“主人沒事吧?”

“他沒事,只是有一隻胳膊骨折了,修養一陣就沒事了。只是……”

“只是什麼?”娜娜急忙追問道。

“香香和菈菈遇到了不測,不過夢夢現在正在接收治療,相信是不會有什麼大礙的。”石八方看着娜娜小心的說道。

聽到這個消息,娜娜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哀容,嘆了口氣後說道:“這也是她們的命,只要主人沒事,她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石八方,帶我去跟主人匯合吧。”

“好的,你跟我來,封常現在就被我藏在住宅的廢墟附近,很好找。”石八方聞言答道。

跟封常匯合了以後,又是一通難過。收拾了一下心情,石八方忍不住問封常這些怪獸被放出來的原因。聽到石八方的提問,封常一臉鬱悶的說他也不知道,原本他正在住宅內品嚐娜娜幾人這幾天試着學習的菜餚,可誰想到,地下室的大門突然被人打開了,裝着怪獸的器皿被人從外面破壞,那些怪獸都跑了過來。

“你是意思是說,有人故意放出了那些怪獸?”

“嗯,除了這個解釋,我想不出別的原因。那些器皿是很堅固的,除了從外部破壞,從內部是很難破壞掉的。”封常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

“總之現在這裏不能待了,封先生你看看有什麼需要收拾的,我們儘快離開這裏吧。”

封常聞言點點頭道:“這裏也沒什麼我需要收拾的。等我把香香和菈菈給找個地方安葬一下,然後就跟你去上面的世界,出了這麼大的事,跟帝摩斯解釋是一定需要的。”

“那封先生準備怎麼處理這件事?”

“當然是報復,讓我莫名其妙的吃了這麼大個虧,而且還讓我這些年的心血幾乎全部白費,這個樑子可是結大了,不要讓我知道是誰幹的,否則我否滅了他九族不可。”封常咬牙切齒的賭咒發誓道。

重生之皇后是青梅 ……

就如封常所說的那樣,的確沒有什麼好收拾的。找了個風景不錯的山坡將香香和菈菈給下了葬。隨後封常和娜娜跟着石八方向通往地獄第二層的洞穴走去。走出洞穴沒多久,石八方就看到了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韓宇。

“韓宇!”石八方大吃一驚,連忙扔掉身上的包裹衝了過去,伸手一探韓宇的脖頸,還好,還有脈動。石八方鬆了口氣,不過隨即又緊張起來,就在距離石八方不遠的地方,一個黑人正站在那裏注視着自己。

“帝摩斯?”石八方吃驚的叫道。雖說只是有數面之緣,但是石八方還是記下了這個通知放逐之地的黑人,名叫帝摩斯。

“你是這小子的同伴?”帝摩斯冷聲問道。

不過不等石八方回答,封常已經搶先開口了,“帝摩斯,你要給我作主呀。我的心血,這次都沒有了。”

“你還好意思說,這些怪獸是怎麼跑出來的?我還沒有跟你算賬呢。”帝摩斯眼睛一瞪,沒好氣的喝道。

封常聞言縮了縮脖子,硬着頭皮答道:“這可不能怪我,又不是我把那些怪獸放出來的。這事說起來還是要怪你們,你讓你們的安全防範措施沒有做到位,讓對咱們放逐之地心懷不軌的人溜了進來。”

“你還敢跟我頂嘴?”帝摩斯皺着眉頭瞪着封常說道。而此時的封常也是不甘示弱的回瞪過去,大聲答道:“我說的本來就是對的,的確是你們的問題。如果不是外人,裝着這些怪獸的器皿不會被破壞,那樣,自然也就沒有之後的這些事情。”

“夠了!你口口聲聲說是有人故意搞破壞,那你說的那個人是誰?”帝摩斯喝問封常道。封常聞言聳聳肩,一副無賴的樣子答道:“這我上哪知道去?雖說地下室也有監視器,但是隨着那些怪獸暴動,恐怕那些監視器早就沒用了。更何況,那個人既然有膽子來咱們這裏搗亂,又怎麼可能會沒有一點防範措施,保證不讓自己被監視器拍到。”

“也就是說,你也不知道今天的事情是誰幹的。”

“是的。”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當然是找到兇手,把他千刀萬剮,用來祭奠我這些原本可以活得好好的孩子。”封常說到後面,表情有些傷感的看着附近已經死去多時的怪獸。

“不要難過,你既然可以造出它們一次,自然就可以造出第二次,相信有了這一次的經驗,你再造出的它們一定會更加出色。”帝摩斯輕聲安慰封常道。

“對啊,到時候還希望帝摩斯你能大力支持我。”封常立刻打蛇隨棍上的答道,讓帝摩斯一度懷疑剛纔這傢伙傷心的表情是僞裝出來的。 叛徒!多麼讓人痛恨的字眼。無論什麼時候,背叛者總是令人厭惡和仇恨的。在地獄第二層發生的事情,如果沒有放逐之地內部人員的幫助,打死帝摩斯也不相信會讓人那樣毫無察覺的就潛入地獄第二點五層,輕鬆放出了那些原本準備用來販賣的怪獸。

這世上總有一些人喜歡與衆不同的事物,在他們眼裏,律法是他們的保護傘,根本就成爲不了約束他們的工具。收集那些與衆不同的生物,也是這些人中一部分人的興趣愛好。但是現在,一切都泡湯了。

在內部出現叛徒以及損失一大筆錢這兩個前提之下,放逐之地有史以來第一次大規模的內部清洗,由此拉開了帷幕。爲此,即便是正在舉行聯賽,也不得不稍微延後一個星期才能再次召開。

對於這個消息,寧平等人不由得鬆了口氣。從第二層回來的時候,當寧平等人看到被石八方和娜娜擡回來的韓宇時,全都被嚇了一跳,林珂、韓夢馨更是險些暈厥過去。好在寧平當時也在場,他充當了衆人的臨時主心骨,有條不紊的安排衆人各行其事,總算是讓衆人安定了下來。

韓宇身上多處骨折,看樣子就像是被一塊鋼板拍過一樣,但是一詢問石八方,石八方卻是一問三不知。當時趁着帝摩斯和封常說話,石八方和娜娜一起擡着韓宇離開了地獄第二層。至於之前發生了什麼,石八方並不知曉。

寧平聽完了石八方的解釋,看了看閉目沉睡的韓宇,自言自語的說道:“看來眼下只能等韓宇醒過來以後才能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韓宇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次日的中午,當他醒過來發現自己被包裹成一個糉子的時候,韓宇明白,自己被人救了。

得知韓宇已經醒了過來,韓夢馨等人立刻趕了過來。衆人都想知道韓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韓宇也沒有隱瞞,老實的交待了自己受傷的經過。聽完了韓宇的複述,寧平眉頭深皺,如果那個帝摩斯真像韓宇說的那樣,那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不小的麻煩。重力,真是一個麻煩至極的能力。

“寧平,不要擔心,車到山前必有路,總會有辦法的。”韓宇見狀安慰寧平道。

寧平聞言點點頭,看着韓宇說道:“嗯,你好好休息,爭取早點好起來。比賽開始的時間被延後的一個星期,你有足夠的時間恢復過來。”

“唔?比賽爲什麼延後?”韓宇不解的問道。

“聽說是放逐之地因爲這次的突發事件要進行一次內部整頓,有許多人都被列爲了調查對象。像是那個巴納德,就是這次調查的重點對象之一。”

“哦。”韓宇應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寧平見韓宇面露疲憊,便對衆人說道:“好啦,大家都去忙各自的事情吧,讓韓宇好好休息一會。”

衆人依言各自散去忙自己的事情,寧平走在最後,臨出門前,寧平對韓宇說道:“韓宇,不論以後結果如何,我都會跟你並肩作戰,所以,你不要顧慮太大,只要定下了一個目標,那就勇往直前就可以了。”

“……謝謝你,寧平。”韓宇沉默了一會,輕聲對寧平說道,寧平聞言微微一笑,轉身離開了房間。 孕從天降 等到房門關上,韓宇躺在牀上,用被子矇住了自己的頭,直到自己快要喘不過來氣的時候纔拿開被子,眼睛瞪着天花板自言自語道:“我不想再輸!!”

放逐之地的整風運動在熱烈的進行中,作爲這次整風運動的執行者,馬隆十分堅決的貫徹了帝摩斯的命令,有殺錯無放過!只要發現有嫌疑的人,先抓後審,一旦有一丁點的反抗,當場擊斃也不追究責任。

得到了這個生殺大權的馬隆卻並沒有被衝昏頭腦。他很清楚的明白,自己就是帝摩斯手裏的一把刀,帝摩斯讓自己對付誰,自己就必須對付誰。當然,偶爾利用這個權利爲難爲難平時和自己不對付的茱莉,馬隆是不會放過的。於是,這對平時就水火不容的兩個傢伙因爲清查內鬼的事情,之間的嫌隙愈發的大了。雖說還不至於到達見面就大打出手,但是見面不說話,背後使絆子、打悶棍,已經快要成爲了明天必定出現的事件。

眼瞧着兩幫人越鬧越大,從地獄十九層趕回來的帝摩斯當即便兩人各打五十大板,隨後撤了馬隆和茱莉的職,把馬隆打發去地獄十九層聽用。至於茱莉,則被帝摩斯派到了韓宇的身邊,讓她負責監視韓宇。對於這個命令,茱莉那是求之不得。不過對於茱莉的到訪,韓宇身邊的韓夢馨等人卻表現的很冷淡。別看韓夢馨之前好像和茱莉處得不錯,但是一想到韓宇此刻渾身是傷的躺在牀上,韓夢馨就根本沒法和茱莉心平氣和的說話。

受到冷遇的茱莉一臉鬱悶的回到帝摩斯的身邊報告了自己的遭遇。對於茱莉的遭遇,帝摩斯就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樣,安慰了茱莉一番,跟茱莉換了一個工作以後,帝摩斯親自來到了韓宇養傷的房間。

“怎麼?你是來看我死徹底了沒有嗎?”和衆人的如臨大敵相比起來,韓宇的態度已經可以用沒心沒肺來形容了。

“哦,差不多。不過結果很讓我遺憾,你還是堅強而又無恥的活着。”帝摩斯隨口答道。

“那是,我的人品比你好,活得自然就會比你長,這是羨慕不來的。”韓宇洋洋得意的說道。

帝摩斯聞言微微搖頭,臉色一整的看着韓宇說道:“說笑到此爲止,我們說點正事吧。”

“請說。”韓宇的臉色同樣一整,認真的看着帝摩斯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