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妮妮和小助理坐在樂天的車上,兩個女人奇怪的看了看樂天。

0

「這是你的車?」韓妮妮問。

「別人送我的。」樂天回答。

雨太大了,前面的路都幾乎看不清了,只看到一陣陣的水霧不斷地升騰。

樂天的車開得極快,他不停地按著喇叭。

「到底怎麼了?你為什麼這麼著急?難道蘇隊出事了?」小助理疑惑的問。

「她剛剛給我打了個電話,只說了一個救字,電話就沒有聲音了。」樂天沉聲說道。

「什麼?不會是……」韓妮妮驚得一下就坐直了身體。

剩下的那半句話她沒敢說出口。

樂天的臉色陰沉,他的眼睛死死的看著前方。

「春街巷……」

車子停在小巷子的入口,這條巷子太窄了,車子根本開不進去,三輛警車就停在巷子口的位置,可是警察卻一個都沒見到。

「這是怎麼回事?」小助理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樂天二話不說,車子停下來就下了車,快步的往小巷的深處沖了過去。

「跟著他!」韓妮妮急忙說道。

她和小助理也急急忙忙的下了車,快步的跟上樂天。 這些紙人就跟活的一樣,進來之後都能夠感覺到他們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自己,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被毒蛇猛獸盯上了一般,讓人心裏直髮冷。

而且,越看過去越覺得心驚。他們就好像是會動一般,甚至於我都聽到了劉明喊我的聲音,在招手讓我過去。聽到那聲音我竟然腿腳都有些不受使喚,不自然的朝着它那邊走了過去。

“葉子,別盯着他們看。”正在這時候,方大師忽然在我耳邊大聲的喊道,同時拿出一張金色的符在我眼前劃過。

瞬間我的頭腦清醒了過來,眼前的還是那些紙人,並沒有任何的聲音,也沒有誰朝着我招手。

方大師說,這些紙人是按照一定的陣法排列的,讓我跟着他的腳步走,一定不能亂來。同時,一定要保持頭腦清醒,不然的話很容易就會被陷入那種幻境當中直到最後死去。聽到他這麼說之後,我整個人也是心裏一驚,立刻用牙齒咬着舌尖同時心裏默唸清心咒。

從洞口到墓室中央並不長,只有短短的十來米而已,可是方大師卻用了五分鐘才把我帶過去。這五分鐘的時間裏,我的後背都冒出了冷汗,經歷了各種各樣的誘惑。清心咒都不太管用了,到最後咬破舌尖才順利走完。

“行了葉子,你待在這兒別動,我把後面這些東西處理一下。”過來之後,方大師轉過身去指了指身後的那些紙人。

“方大師,爲什麼他們會被擺放着這裏,那棺材裏面的又是什麼?”我十分好奇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這個陣法被稱爲十三血祭,原本是要用十三具屍體放幹了血才能夠完成。不過看來對方道行不低,紙人做的這麼活靈活現甚至佈置下來了這迷魂陣法,棺材你先別動。”方大師到了那邊說這話,把剛纔的那張金色符拿了出來,兩指稍微一翻轉,符就燃燒了起來。

方大師把燃燒着的支付直接射向了其中的一個紙人,同時嘴裏還念着我都聽不明白的咒語。他念的速度很快,那張符落到紙人身上的時候,紙人蹭的一下子就燃燒了起來。不光是那一個紙人燃燒了起來,其他的紙人全部都跟着同時燃燒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之後,方大師深呼了一口氣,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讓我站在他身後,他要去揭開那棺材了。

這個墓室裏的棺材,跟別的墓室裏面的棺材都不一樣。別的墓室裏面,只有棺材,而這個棺材外面有棺槨。

我站在方大師的後面,接過他遞過來的揹包,然後看着他深呼吸一口氣,朝着那邊走了過去。

站在石頭棺槨旁邊,方大師活動了一下手腳,用力的朝着最上面拍了過去。那巨大的石頭蓋子直接就被拍的飛到了一邊。就在拍飛那石頭蓋子的同時,方大師立刻扯着我就往後退了好幾步。

看到那邊並沒有什麼異常情況發生的時候,方大師才拉着我慢慢的朝着那邊靠近過去。

站在巨大的石頭棺槨旁邊,就能夠聞到一陣刺鼻的惡臭味道。而裏面的東西,才真的心驚到發冷。

裏面並沒有棺材,而是半池子暗紅的液體。看到那些液體之後,方大師說,這些東西都是人的血。這是必須經歷的一個步驟,就是把剛死之人或者死後身體保存完好的人,放入這血池裏面七七四十九天浸泡,再通過其他的儀式,就可以讓死人復活。

而且,據傳聞如果活人把自己泡在裏面七七四十九天,就有可能得到永生。

這些血並不是一般的血,而是需要的那十三個十三歲小孩兒的血,那些小孩兒必須得在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這樣的血,才符合的資格。

也就是表明,如果需要舉行這個儀式的話,至少要殺死十三個十三歲的小孩兒。想到這兒,我就知道這的殘忍了。難怪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種東西,估計只有那些邪門歪道的人,纔會使用這種方法。

“看來,這裏並不是最終舉行儀式的地方。”方大師看到那血裏什麼東西都沒有,也頗爲有些失望。

“方大師,死了那麼多十三歲的小孩兒,難道警方一點察覺都沒有嗎?”我很疑惑的朝着方大師問道。這種事情,就算警方要壓下去不能造成恐慌,但是方大師他們在的那個組織,可是專門處理這種事情的,肯定會知道一些內幕消息。

“你以爲,那樣的小孩兒好找?對方不知道準備了幾十年了,才湊夠十三個小孩兒。”方大師轉過身來,面無表情的朝着我說道。

我這才明白,原來是這樣。看來,這場,準備的時間真夠久的。但是,幕後的主謀又是誰呢?這個問題,越來越讓我感覺到好奇了。如果真的如同方大師所說的,對方几十年都在準備這麼一件事兒,難道他真的是爲了永生嗎?

“好了葉子,你退後一點,這血不能留着了,我得想辦法把它處理一下。”方大師把我往後推了推,再一次站在了那半池子血的旁邊。

只見他從揹包裏面掏出兩根蠟燭一紅一白,四根香全部都點上,然後又用銅錢紙符擺下陣法。這一切弄完之後,方大師纔開始動手處理這些血。

本來以爲,方大師會把這棺槨推倒,讓這些血流出來。可是沒想到的是,方大師再次拿出一枚金色的符,開始站在棺槨前面閉上眼睛快速的念着咒語。那速度快到估計連他自己都反應不過來。

就在這時候,他手中的符蹭的一下冒起了火焰。而方大師猛然睜開雙眼,大喊一聲“去”,直接把那符扔進了血池子裏。

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那半池子血竟然如同汽油一般,直接被那張符給點燃了。熊熊火光伴隨着惡臭散發開來,我終究還是沒忍住,直接吐在了地上。

本來就沒怎麼吃東西而且身體還很虛弱,這一吐,差點把膽汁都給吐了出來。

等那邊的火焰完全熄滅之後,方大師嘴裏的咒語才停下來。然後走到我身邊,不知道往我嘴裏塞了一顆什麼東西,我的噁心才停了下來。方大師問都沒問,直接把我拖起來,朝着墓室外面走去。我現在也沒有心思問方大師去哪兒了,整個人都綿軟無力。

“葉子,你撐着的,待會兒還需要你幫忙呢。”方大師把我放在外面的墓室當中,自己也坐了下來邊休息邊朝着我說道。方大師那邊的情況,比我也好不了多少,他渾身都是汗,剛纔應該消耗的也不小。

“方大師,我現在這樣子,還能幫什麼忙。”我癱軟在地上,朝着方大師繼續說道,“反正這個村子廢棄了,咱們出去讓李隊長去弄個幾十斤的炸藥扔進去,把這兒給炸了。不管誰是幕後主謀,都給他埋裏頭,多省事兒啊。”

“要是能這麼做,早就做了,唉。”方大師也嘆了一口氣,這種事兒沒想到他們竟然也商量過,到最後商量的結果竟然是不能做。

他說的什麼地殼結構造成地震之類的,我都沒太聽得懂。唯一聽懂的就是,如果對方真的道行很高的話,那麼弄出來的那些東西,炸彈之類的是沒有辦法消滅的,到時候沒有人控制就會造成更嚴重的後果。

“可是,要是真的那麼厲害,咱們倆就能夠控制的了嗎?”我虛弱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我實在想象不出來,連幾十斤炸藥都消滅不了的東西,就我們兩個“老弱病殘”能夠解決掉?這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我是不行,這不是還有你嗎?你纔是關鍵。”方大師指着我說道。

這話更讓我驚訝了,我纔是高二學生,而且還是被開除了的高二學生。跟着範老頭學了幾年連個學徒都算不上,最近看了點範老頭的書,充其量也就是個半吊子的江湖騙子。要把這麼大的事兒交給我,肯定是方大師腦子抽了。

“方大師,你可別指望我,我真的不行。”我虛弱的靠在牆壁上,趕緊自己的頭到現在還在暈着呢。

“葉子,你小時候的事情還記得多少,範老頭爲啥把你帶走你還知道不?”方大師從那邊挪到了我對面,緊緊的盯着我的眼睛繼續說道,“你之前不是一直問我,你的血爲什麼不一樣嗎,我現在就告訴你,你的身體裏,有他們害怕的東西。”

聽到方大師這話的時候,我也是愣了一下。

記得小時候,我媽就給我說過,出生的時候,奶奶就提了桶水要把我溺死。那是因爲他聽陰陽先生說我出生之後,會給家裏帶來災難。而我出生之後,家裏還真是災難不斷。到最後,範老頭給弄了個七星續命棺的格局,把那些災難都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眼看着一切都要過去的時候,我爸借出去了其中一個棺材,這纔有了後面的事情。 小助理不經意的看了看自己的脖子上的鎮死符,她發現鎮死符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血紅……

「樂……樂天……」小助理嚇了一跳。

「怎麼了?」樂天終於放慢了腳步,因為他也明顯的發覺周圍不對勁。

「你看……」

小助理指著自己脖子上的玉符。

樂天看了一眼,眯了眯眼睛,事情貌似正在向著最糟糕的地方發展……

天彷彿被誰用刀豁了個口子,那雨不要命的往下潑。

「你們不要往前了!在這裡等我。」樂天說道。

「那怎麼行?我必須跟你去。」小助理堅定地看著樂天。

韓妮妮也搖頭拒絕了。

樂天無奈。

「你們跟在我身後。」

兩個女人點點頭。

王春生交代的,說那個大師就在春街巷的最深處。

所謂的春街巷其實是一個死胡同,它的盡頭就是一堵牆,按理說這樣的地方一旦被人發覺圍堵是很難逃脫的。

難道這本身就是一個陷阱?

樂天慢慢的往前靠近,小巷裡面空無一人,巨大的雨水聲也遮蓋了樂天他們的腳步。

「這裡!」

小助理指了指盡頭一個開著門的小店鋪。

這裡居然有一家古董店?

小助理想進去看看,被樂天拉住了。

樂天從口袋裡拿出了一片柳葉,他看似很隨意的將柳葉扔進了這個古董店內,然後樂天就用眼睛看著這一片柳葉。

柳葉在飛入古董店之後就彷彿失去了方向,它在裡面不斷地來迴轉圈。

「裡面的陰氣極大,你們不能進去。」樂天沉聲說道。

「不行!我不讓你一個人進去!」小助理堅持。

「小呆……如果我半個小時沒出來!馬上回去通知局長,讓特警過來支援!人數不能低於五十人!」樂天看著小助理。

小助理連連搖頭,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自己的玉符也變得血紅,這是有巨大的危險啊。

「聽話!我如果沒死……將來我就考慮你做我的小情人。」樂天笑了笑。

他看了看韓妮妮。

「小妮子!看好小呆!絕對不能進來!」

韓妮妮看著樂天,點點頭。

樂天一個閃身就進入了古董店。

小助理的手在不斷地發抖,彷彿樂天走進去之後就再也不能走出來了一般。

「師父……我害怕。」她無助的看著韓妮妮。

韓妮妮吸了口氣。

「沒事!樂天的本事你是見過的,有些賤人就連老天爺都收不了他……」她說道。

強行的將小助理拉進旁邊的一個門房內,兩個人躲在這裡看著不遠處的古董店門口。

樂天走進古董店,他就四下打量這裡。

古董店裡面自然是少不了古董,可是樂天一眼看過去,這裡的古董居然都是假的!

不過造假的技巧卻非常的高。

古董的數量不是太多,但是從外表看都是精品。

外面沒有店員,店裡面有一種淡淡的禪香的味道。

可是樂天依舊聞到了一股他極其厭惡的味道,這一絲味道非常的淡,淡到幾乎聞不出來,可是樂天依舊清晰地撲捉到了。

他慢慢的通過了前面的店面,來到了後面。

後面是一個小院,再後面就是民居。

這裡其實就是民居改造的這麼一個店面。

一個警察倒在小院的入口位置,樂天微微皺眉,他馬上蹲下身看了看。

人死了!

警察的嘴角流出了一絲淡紅的血跡,樂天強行掰開他的嘴巴看了看,就看到裡面的舌頭已經呈現黑色了。

降術!

樂天快速的站起身,他什麼都顧不得了,快步衝到了小院的裡面。

小院里還種著兩顆柿子樹,上面已經結滿了青色的小柿子。

又有兩個警察倒在前面,樂天看了看,同樣沒有了呼吸。

樂天看了看他們的槍,發現他們連槍都沒有往外拔,可想而已他們衝進這裡的時候,是毫無防備有人會用一些陰毒的手段對付他們的。

樂天的冷汗都出來了,如果是這樣……

蘇紫萱估計也……

他急忙衝進了後面的屋子,這是一棟四間的屋子,被誰打通之後裡面的空間倒是不小,只是走進來樂天就馬上停下了腳步。

屋子裡面根本沒有人居住的痕迹,反倒是充滿了怨氣。

這種感覺就和樂天在那個幼兒園的地下室的感覺是一模一樣的。

這裡居然是另一個培養邪蟲的地方?

一隻巨大的蜘蛛突然出現在樂天的面前,它彷彿和樂天對視了一眼,樂天後脖頸的寒氣直冒。

陰蛛!

這個東西不但有劇毒,而且還非常的聰明,它知道如何攻擊獵物的弱點,一旦被它們捕獲,下場是極其凄慘的。

首先這個東西不會直接殺死你,它的毒素注入你的體內,你就會全身麻痹。

但是你的意識卻是非常的清晰,然後這個東西會爬進你的口腔,在你的口腔內產卵,卵會以一種非常快的速度孵化,然後你就會清晰地感知到有東西從你的喉嚨爬進你的身體,吞噬撕咬你的血肉。

痛苦!絕望!恐怖!

無時無刻不圍繞在你的身邊……

大概你會在五天後才能死亡!

這樣吃人肉生長起來的陰蛛會更加的聰明,而且它們還會有一種更加奇特的附加特性,那就是攜帶怨氣!

一個普通人被這樣的陰蛛咬上一口,還等不到毒發,人就會死掉!

這是一種邪派人物非常喜歡的寵物,它可以殺人於無形,而且一般人也發現不了它。

樂天抬眼看去,這隻陰蛛跳到了一個巨大的繭蛹上面。

「沙沙……」

周圍傳來了更多的陰蛛爬動的聲音,樂天一動也不敢動,他的手快速的取出兩片柳葉貼在自己的太陽穴上,暫時阻隔自己的陽氣外泄。

這個屋子裡面有五個巨大的繭蛹,它的大小就和一個成年人相當。

樂天吸了口氣,如果蘇紫萱在這裡,那麼除了這五個巨大的繭蛹內,她不會在其他的地方。

怎麼辦?

每一隻繭蛹上趴著至少不下數十隻陰蛛,每一隻都有拳頭大小,身上布滿黑色的絨毛,看起來滲人的很。

樂天一步步的退了出去!

他不能赤手空拳的和陰蛛對抗,這玩意咬一下可是要人命的! 小助理和韓妮妮奇怪的看著樂天快速的從古董店衝出來,看著他頭也不回的往巷子口跑去。

「樂天……」小助理喊道。

「站著別動!」樂天一邊跑一邊喊。

小助理看了看韓妮妮。

「師父,這是怎麼了?」她問。

韓妮妮皺眉,她又怎麼能知道?

「看看再說,樂天可能需要什麼工具。」她猜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