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冬倒是楞了一下,很快又繼續動作起來。他從口袋裏又掏出來一個下過封鎖氣息的盒子,從裏面拿出來一小塊法力結晶,放在地上的傳送陣上,陣法便啓動了。

0

不能讓藍天佑過來!

我拼盡全力想要去毀了那道傳送陣,卻不料因此失去了與那女人魂魄相鬥的心神,一瞬間,身體的控制權,竟然被那女人奪取了。

我只感覺她控制着我的身體,先是看了看自己的手,確認了自己的控制權,隨即一笑,對韓冬道:“真是多謝你了。”

韓冬不明所以。

寶寶氣得不輕:“你滾開!滾出我媽媽的身體!”

她輕輕摸了摸我的肚子,輕輕一笑:“乖,以後,我就是你母親了。”

“你纔不是!你是壞人!想吃掉我和媽媽的壞人!”寶寶氣急敗壞,“你快離開我媽媽的身體!爸爸回來一定會狠狠教訓你的!”

她淡淡笑着,很是自信的樣子:“他不會。”她摸着肚子,我被封鎖在身體裏,感受到她傳來的蔑笑:“墨寒怎麼會捨得傷害他最愛的人。”

小婊砸!搶了我的身體還跟我這麼炫耀!簡直不要臉!

“滾開!” 豪門霸寵:總裁的天才小嬌妻 我怒吼一聲,那女人的臉色一變,我再次重新支配了身體。

寶寶開心了:“媽媽!”

“乖!”我握住了肚子,發現話說舉步維艱,只能對韓冬道:“快毀了那陣法!”

韓冬望着陣法圖搖頭:“紫瞳,我也是爲你好!他說,他可以幫你擺脫那隻鬼!”

“好你個頭!你知道什麼!”我怒斥一句,“不能讓他過來!再不毀掉傳送陣就來不及了!”

“已經來不及了。”話音未落,傳送陣的中央就出現了藍天佑的聲音。

他望着我,淡淡笑着。

我心頭一驚,那女人趁機再次奪取了控制權。

藍天佑從陣法圖上走出來,我這才發現,他的身上都是傷。

那女人自然也注意到了,藍天佑還以爲她是我,見她望着自己身上的傷口,雲淡風輕道:“都是些小傷而已。”

“很久沒見你傷成這樣了。”那女人淡淡道。

藍天佑臉上的笑容一頓,端詳了我的身體一會兒,笑了:“你竟然提前醒來了。我還以爲,要我親自過來引導才行。”

華先生,求放過 “你的陣法解除了墨寒的壓制,我自然就出來了。”那女人又道。

藍天佑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了會兒,又問:“紫瞳呢?”

“我不就在這裏?”姬紫瞳略帶三分俏皮的反問。

藍天佑輕輕一笑:“你知道我說的是誰,她呢?”

姬紫瞳無奈的一攤手:“大概魂飛魄散了吧。”

你才魂飛魄散了呢!

我在心底怒斥!

聽見寶寶爲我不滿的辯解:“你才魂飛魄散了呢!”

不愧是我親生的!

“我媽媽可厲害了!她不會出事的!你快離開媽媽的身體!不然,我就讓爸爸教訓你!跟我搶靈力的壞人!不要臉!小孩子的東西也搶!”

“這孩子真不討喜。”藍天佑不快的蹙眉。

姬紫瞳望着我的肚子,眼神也暗沉沉的:“是啊……”

藍天佑面無表情道:“趁着冷墨寒不在,先除了吧。”

他說着便想要伸手,姬紫瞳卻揮開了他的手,低頭對寶寶道:“不然這樣,我們不殺你,你認我爲母親。以後,就由我教你如何?”

“不要!”寶寶想都沒想就拒絕了,“你這樣沒臉沒皮的壞人只會教出來壞孩子!我是好孩子,我要媽媽!纔不要你這個只會偷東西的不要臉的壞人!”

寶寶,罵的好!

我看到姬紫瞳的臉徹底黑了,心頭一驚,害怕她對寶寶動手,再次拼命的想要奪回身體。

姬紫瞳感受到,蹙眉對藍天佑道:“先別傷這孩子,孩子是慕紫瞳的死穴,傷了他,慕紫瞳隨時都會將身體搶回去。更何況,墨寒好不容易纔有個孩子……”

她的嘴角揚起了一個討厭的弧度,我覺得我猜到她想幹什麼了!

她想取代我,告訴墨寒,這是她和墨寒的孩子!

藍天佑望着寶寶,又望向姬紫瞳,沉着臉道:“只是這孩子醒着太討厭了。”

我現在搶不回身體,得先保住寶寶才行。想起寶寶以前能將我從那女人的空間救出我,將我帶去他那裏,我應該也可以。

我集中精神,尋找着寶寶的所在,感受到他正膽怯的一個人蜷縮在我肚子裏。

墨寒不在,我又被鎖死在這裏,寶寶一個人其實非常害怕吧。只是,他不願意被對面的藍天佑和姬紫瞳看出他的害怕,還一個人死撐着。

他皺起小臉的模樣看的我心疼,便想把他拉到我身邊來。

心隨意動,我還真的發現懷中多了什麼。

“媽媽?”寶寶詫異的望着我,我低頭,他就在我懷裏,我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本是不相見,卻嘆此緣匪淺 “媽媽在,不怕了哈。”

寶寶一把撲住了我,哇的一聲就將忍着的眼淚

哭了出來:“媽媽……媽媽……怕……我害怕……壞人……”

“不怕了哈,他們要用你去跟爸爸談條件,還不會傷害你的。不要害怕,爸爸會來救我們的。”

我一邊安慰着寶寶,一邊想到自己次次都要墨寒相救,就覺得自己沒用。

寶寶哭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停了下來。

外面,姬紫瞳和藍天佑還在討論該怎麼處理寶寶。見他沒了動靜,姬紫瞳道:“鬼胎大部分時間都在修煉,他估計太累去睡覺修煉了。”

重生小娘子的幸福生活 “睡了也好,就讓他這麼一直睡着吧。”藍天佑畫了一道陣法打入我的小腹,好在寶寶的元神和我在一起,他的陣法並不會對寶寶起作用。

寶寶一邊擦着眼淚一邊氣鼓鼓對我道:“媽媽,他們真壞!”  是啊,真壞!

“等爸爸來了,讓他教訓他們!”

“嗯!”

姬紫瞳又打量了藍天佑兩眼,笑問:“墨寒傷的?”

藍天佑瞧了眼依舊廝鬥着的窗外,點了點頭:“他的修爲恢復的比我想象的要快,純陰靈體,真是個好東西。”

姬紫瞳又是輕笑一聲:“從現在開始,這副純陰靈體的身體,就是我的了。”

藍天佑聞言,眼神微微變了下。思慮了一下,他道:“把她的魂魄給我,身體給你。不過,你別抱太大的希望。冷墨寒的脾氣,你比我瞭解。”

“聽說墨寒已經不記得以往的事了。”姬紫瞳的語氣聽不出是悲是喜,看到藍天佑點頭,她神色不明的一笑:“那就算重新開始。”

看得出她是刻意的躲開了我的魂魄問題,藍天佑又重複了一遍:“把慕紫瞳的魂魄給我。”

“啓明,那不過是個普通的凡人。”姬紫瞳的語氣帶着一種揮之不去的優越感。

藍天佑暗暗一笑,提醒姬紫瞳:“她也有紫眸。”

我察覺姬紫瞳臉上的笑意僵了。

我想起冥宮密室裏姬紫瞳的身體,她是有紫眸的,我也有?

難道說,這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嗎?

“把她的魂魄給我。”藍天佑的語氣強硬了三分。

“你要她的魂魄幹什麼?”姬紫瞳沒了剛剛奪取身體的好心情,還帶上了三分戒備。

我本以爲她和藍天佑的關係會很好,甚至,猜想過他們兩個狼狽爲奸,騙走了墨寒的修爲,傷害了墨寒。

但是,現在看來,他們兩個的關係,似乎並不怎麼好嘛……

藍天佑眼神空洞,似乎是想起來了什麼美好的事,嘴角微微上揚:“放心,不會誤了你的事。”

“啓明,”姬紫瞳神色嚴肅的望着藍天佑,“你動心了?”她似乎還不怎麼相信。

藍天佑怔了一下,望着姬紫瞳微微一笑,神情卻是說不出的悲傷:“我的心早就死了。”

姬紫瞳沉默了,躲開了藍天佑的眼神。

“把她給我。”藍天佑卻顯然沒了之前的耐心。

姬紫瞳細細思考了一番後,問:“如果我說不呢?”

藍天佑的身上一瞬間發出駭人的氣勢,姬紫瞳看着他,卻絲毫不懼:“啓明,幫我最後一次。”

“其他都好說,慕紫瞳的魂魄,你必須給我。”藍天佑不快道。

“那孩子不認我,我必須溶了慕紫瞳的魂魄才行。”姬紫瞳一副勢在必得,“墨寒的孩子,必須是我的孩子。”

“你和冷墨寒的事,我沒興趣。我再問一遍,慕紫瞳的魂魄,你給不給?”藍天佑的聲音已經冷了下去。

姬紫瞳的靈力已經開始運行,警備的看着藍天佑,一字一頓道:“不給又如何?”

“那我自己來拿!”藍天佑說着便已經伸手朝我的身體抓來,姬紫瞳敏捷的躲開了。

藍天佑轉身再次追來,姬紫瞳一邊躲閃,一邊擋住了藍天佑的手,皺眉道:“你真的爲了慕紫瞳要跟我動手?”

藍天佑不置可否,姬紫瞳被氣到了三分:“啓明,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人是會變的,三千年了,總有些不一樣的風景。”藍天佑語氣淡淡,手上的速度卻不慢。

我看得出,他和姬紫瞳的法術很相似,說不定是師出同門。

而姬紫瞳停了他的話,更加生氣:“她究竟有什麼魅力,讓你也變了?你以前,一心只有得道,不會爲任何人分心!”

“我爲你分心過。”藍天佑自嘲了一下。

姬紫瞳皺眉,語氣真誠:“啓明,我從沒想過要傷害你!”

藍天佑望着她,眼神很複雜。

姬紫瞳趁機哀求道:“別幫着慕紫瞳對付我好嗎?”

“我不會幫她對付你,但是,我一定要帶她的魂魄走。”藍天佑道。

姬紫瞳有點抓狂:“爲什麼!”

藍天佑的嘴角再次揚起甜甜的弧度:“大概是因爲,她是第一個想要保護我的人吧……”

姬紫瞳不解:“什麼意思?”

藍天佑回想起這件事似乎心情不錯,連眼角都是帶笑的,便告訴了她:“幾個月前,我和她被殭屍圍攻。她法力不夠,卻還堅持要保護我。”

他頓了頓,看着姬紫瞳,略有些落寞的自嘲:“她和你不一樣,真的不一樣……”

姬紫瞳皺眉,稍有些分心,就被藍天佑看到了破綻,一掌拍開了她的手,抓住了姬紫瞳的肩膀,一道法力注入了我的身體。

我抱着寶寶在黑暗中,就看到頭頂傳來一股帶着藍天佑氣息的法力想要把我拉出去。

寶寶擔心我,緊緊環住了我的脖子:“媽媽不要走……”

我的靈力都在魂魄裏,隨時都會被藍天佑帶出去,急忙用靈力去穩住自己的魂魄。

呆在這裏,我還有機會搶回自己的身子。要是被藍天佑帶走了,天曉得姬紫瞳會對寶寶做什麼!

這個搶人老公還想搶孩子的小婊砸,簡直無恥到了極點!

那邊,姬紫瞳被藍天佑死死壓制住,一籌莫展之際,突然墨寒破窗而入,他的身後,是無止境的天罰雷。

由於酒店裏有活人,天道不能一次性傷這麼多活人,天罰雷被迫停在了窗戶邊。

藍天佑見到墨寒一驚,姬紫瞳意外之餘,卻是大喜,馬上學着我的樣子對墨寒喊道:“墨寒,救我!”

墨寒擔心我,聞言,也沒來得及細分,便一劍朝着藍天佑揮去。

藍天佑

無奈躲開,姬紫瞳順勢抱住了墨寒,嬌滴滴的對墨寒撒嬌:“墨寒,還好你來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矯情!”寶寶氣鼓鼓的說着,我深表同意!

墨寒習慣性的環住我的身子,大概是也從沒見我有過這樣的反應,略有遲疑的低頭看了看我的身子。

“媽媽,我去告訴粑粑那是壞人!”寶寶說着掙脫開我的,撲進了黑暗裏消失不見。

沒一會兒,卻捂着頭撅着嘴回來了:“媽媽……他們封住了你的肚子……我回不去了……我的元神回不去了……”

“不哭啊,爸爸會發現那是假的!”我對墨寒有信心,“媽媽幫你把撞到的額頭吹一吹,吹吹都不痛啦!”

寶寶往我身上蹭了蹭他的鼻涕和眼淚,強作堅強道:“不痛!一點都不痛!我要和爸爸一起把壞人打趴下!”

這個總裁有點壞 電梯外,墨寒和藍天佑又過了好幾招。

藍天佑不敵,趁着墨寒不注意,給姬紫瞳遞了個眼色,反身便丟出了一個傳送陣。

墨寒知道他要逃跑,揮劍立刻就要毀掉那陣法,姬紫瞳卻假裝腳下不穩摔在了墨寒身上。

墨寒以爲是我,自然是先護着我要緊,扶住了我,手上的劍因此遲疑了一下,藍天佑趁機逃脫了。

“畜生!”墨寒怒罵一聲,看着那自毀掉的陣法,一陣煩躁。

姬紫瞳倒在了墨寒懷裏:“墨寒,算了,別理他了,我們下樓去吧,婚禮還沒結束呢。”

好討厭這個小婊砸在墨寒的懷裏啊!

墨寒應了一聲,看到了倒在了一邊的韓冬:“他怎麼在這裏?”

姬紫瞳扯了個謊:“我也不知道,我上來的時候,他就在這裏了。我們走吧。”

她抓着墨寒的手臂想要轉身下樓,墨寒又看了韓冬一眼,跟着她進了電梯。

“媽媽,爸爸怎麼還沒有發現那是壞人?”寶寶有些氣餒的問我。

這也是正是我擔心的。

只是,不得不說,這一回上我的身,姬紫瞳的演技比上次好多了。至少,知道把握分寸了。不像上次在寧寧家,沒一會兒就被墨寒發現了。

只是,我發現墨寒的眼神一直有些疑慮的停在我身上,他應該還是發現什麼了的!

“孩子如何?”墨寒驀然問道。

姬紫瞳甜美的笑着:“他很好。”

突然,墨寒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眼神冰冷:“滾出來!”

我就知道他一定會發現的!

“爸爸真棒!”寶寶也在我懷裏歡呼着。

我們母子歡天喜地,姬紫瞳還在演戲,一臉的委屈:“墨寒怎麼了?是我……我是你妻子啊……”

“慕兒從不會這樣對我笑,更不會對寶寶的事這麼敷衍的回答!”墨寒不快道。

姬紫瞳無奈,又換了方法,擺上了一副更加委屈的神色:“墨寒……是、是我……我啊……紫瞳……”

“我不管你是誰,滾出慕兒的身體!”墨寒恨不得現在就掐斷姬紫瞳的脖子,可無奈那是我的身體,他又捨不得下重手。

他將靈力注入我的身體,檢查了一番,發現小腹處的陣法,眉頭蹙的更緊了。

一手掐着姬紫瞳的脖子,他一手解了那邊的陣法,寶寶一溜煙的跑回去,噼裏啪啦就把剛剛發生的事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