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蒼生。他選擇的正面面對,看到衆生都爲了生存而戰時。他體內的好戰血脈瞬間覺醒。

0

與此同時大批的百族族人,同數以億計的魔靈展開了血戰。近乎摧枯拉朽的戰鬥。一開始便進入的白熱化。

“這小子不是死亡了,怎麼可能還活着!”

看到龍淵的瞬間撒旦震驚不已,來自穿梭艇的毀滅光線通常都是一擊必殺。不可能有人能夠倖存。

起死回生這違背宇宙輪迴。打破真正的法則,即使你活了數億年擁有無上壽命,也會有壽終正寢的一天,這便是輪迴。

“老怪物你讓我失去摯愛之人,這筆賬今日今天是該瞭解了!”

龍淵神色凝重,語氣極其憤怒的說道。旋即他雙腳猛的一踏,沖天而起體內的磅礴靈力如同排山倒海般席捲而出。

毀滅之劍再次重組後,以木靈珠火靈族爲主導,構成的劍靈從根本上承認了龍淵這個主人。這一次他們並肩而戰。

“螻蟻就是螻蟻,讓你知道你與我之間的差距,不自量力本座親手滅殺了你!”

九層黑色蓮花陡然一凝,一道漆黑的長矛猛的浮現,隱隱間蒼穹都承受不住那駭人的威壓,變得脆弱不堪。

我很好,謝謝你 “撕裂蒼穹,戰!”

奇特的奧義從漆黑的長矛中陡然浮現,一道黑光涌現撕裂蒼穹。一剎那天塌地陷,一股超強的波動碾壓而來。

龍淵傾盡全力催發出戰天四式中最後一式,人劍合一,無奈領悟力不夠,沒能將真正的威能催發出來。被黑光擊穿小半個身子。讓原本就利於自己的處境,更加險迫。

咔嚓!

毀滅之劍在強大的衝擊下竟此刻潰散開來,這無疑與對龍淵是致命的打擊。

“小子終是難逃一死。這一次本座讓你徹底隕落。魂飛魄散吧!”

所有人的希望寄託,在絕對實力面前不堪一擊,力量,我需要力量,有種聲音在龍內心中發出瘋狂的吶喊。

突然有一道身影擋在龍淵身前。拿道身影赫然就是靈族的第一天下麟炎。“最後的希望火種,在你身上拜託了,不要這麼輕易死去,否則天下蒼生將陷入無盡的黑暗,終年生活在殘酷的煉獄中!”

嗡嗡!

五顆靈珠發出璀璨的光輝,在試圖重組着毀滅之劍。一個大膽想法在龍淵腦海中陡然凝成,將婆娑印與毀滅之劍一起淬鍊。

威力在原來的基礎上應該強盛數倍。帝焱燃燒吧!

他將體內靈力瘋狂的注入道化爲帝焱的火靈珠中,同時向火靈珠傳遞了他這一瘋狂的想法。

“神器本是同根生,應該共存!”

火靈珠簡單幾句話證實了龍淵的猜想。不過時間緊迫,當務之急儘可能的抵禦撒旦的進攻。儘可能多的拖延時間。

這時魂族強者的一番話,引起了龍淵的注意“魂天圖有牽引古代強者殘魂的獨特功能,牽引出祖宗的亡魂拖延時間,應該沒問題!”

“魂天圖應該就隱藏在那把劍中,龍神拜託你了!”

龍神,對於這個神聖的稱謂,龍淵苦笑不已自己距離神境還遠的很,只是向守衛這一方天地罷了。

名和利都是徒然的。“那麼牽引各族祖先靈魂。戰天族龍淵今日召喚各族祖先靈魂,望隨後輩一起迎戰,保衛家園!”

咻咻!

隨着魂天圖的作用。加上龍淵的感召,不死之墓中曾經隕落的亡魂,此刻盡數浮現。

磅礴的靈魂之力遏制了一大部分魔靈。

而此刻在帝焱燃燒中進行鍛造的毀滅之劍與婆娑印,在一步步重組着。

“金靈珠歸位!”

“木靈珠歸位!”

“水靈珠歸位!”

“火靈珠歸位!”

“土靈珠歸位!”

“五靈齊聚,演化乾坤!”

一聲奧義有條不紊的穿出,就在離成功只差一步的時候。卻因爲神器的傲氣,出現互相排斥。

這是有隱世強者暗歎道“這是天意如此。終是無法度過浩劫。”

“還有一個辦法應該可行,那就是聖潔之體。以身祭劍,這個人必須與龍神有着血肉之情,摯愛之人……”

有隱世強者道出其中的原由,這一消息對於龍淵來說無疑與驚天霹靂。

“不…不行,一定還有其他的辦法!我一定能找到的!”

龍淵聽到這辦法後變得極其瘋狂,他不想在失去心愛之人,父親,母親,爺爺,兄弟。秦雨的相繼離開。對龍淵的打擊極深。

他想守護東西,最後都離他而去…

“龍淵哥哥,對於這個辦法,韻兒想試試可以嗎?”唐韻向龍淵傳音道,語氣充滿的祈求。

“你閉嘴!一定還有其他辦法,一定有的!”

面對龍淵的突然爆發,唐韻心頭一疼,從小到大龍淵哥哥承載了太多太多了,淚水從唐韻俏臉陡然滑落。

“韻兒想爲龍淵哥哥分擔一點,龍淵哥哥原諒韻兒的自私,我期待龍淵哥哥成爲神的那一刻,再見了龍淵哥哥…”

說着小腳輕踏朝着那鍛造着毀滅之劍,與婆娑印的帝焱衝去。那炙熱的高溫瞬間吞噬了唐韻的身體,在炙熱的帝焱中。用她的血肉之軀釋放着光和熱。

“不……”

當龍淵看到唐韻投身帝焱中時,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啊啊啊啊!爲什麼?爲什麼!”

貴女虐渣日常 他發出歇斯底里的咆哮,下一刻他昇華了,心中積累的憤怒這一刻如同火山爆發般,噴涌而出。

“龍淵哥哥,不要爲韻兒難過,韻兒不想讓你承載太多,我只想爲你分擔一些,這是我的選擇,我義無反顧。跟你在一起的日子韻兒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帝焱中閃現出唐韻的輪廓,只不過曇花一現。便消失不見。

帝焱漸漸熄滅。一把精美絕倫,釋放着恐怖劍意的劍陡然成型。那耀眼的光芒,穿透了滔天的黑霧,發出屬於這把劍的光芒。

此刻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龍淵的變化,那種感覺讓所有人都爲之一振。

他負手而立緩緩的牽引着毀滅之劍。“韻兒今日你我一起攜手誅敵!”

撫摸着毀滅之劍鋒利的劍身。這一刻在憤怒的衝擊下,龍淵衝破那一層壁障,達到了盤古的高度。

“撒旦今日你我不死不休!”

刷!下一刻他動了,帶着澎湃戰意朝着撒旦揮劍斬去,救下了已經奄奄一息的麟炎。這是麟炎憑藉全力爲龍淵爭取的時間。

轟隆隆!

撒旦的九層黑蓮隨着那一道驚天劍意的席捲,陡然化爲齏粉。

“有生之年能夠看到這片天地誕生了神!死而無憾!”這是所有人的心聲。對他們來說龍神將是他們的唯一希望。

“好小子,不得不說你有了讓我正視的資格,不過你以爲這樣就能奈何我了嗎?”

“那你就試試看!”

諸天世界中撒旦的真身,一直隱藏於此,而龍淵在成神的瞬間便知曉了一切。

他旋即撕裂虛空。遁入諸天世界。找尋着撒旦的下落。

“等離子靈力塔日益枯竭,竟然是因爲人類邪惡的滋生,導致等離子靈力塔正能量日益稀薄,反之負能量日益增長。”

“小子厲害,剛剛晉級神位便知曉那麼多奧祕,看來我那好徒弟教你的東西可真不少呢?”

“少廢話,你讓我失去兩個摯愛之人,這筆賬今日必須清算。定讓你隕落在此!”

“哈哈,好狂的小子縱使你擁有一把超神器那又如何,當年我那徒兒傾盡手段都沒有滅殺我。而是將我封印億萬年。你覺得你有這個可能嗎?”

面對撒旦的不屑一顧,龍淵眼眶中陡然凝現出一道寒芒。 九天劍主 他雙手快速結印旋即猛的催發出來。

“紫金雷霆印!”

狂霸的雷霆擊打在撒旦身上,撒旦依舊雲淡風輕,“小子給我撓癢癢呢! 重生九零之神醫商女 太弱了!”

“主人聽我說,撒旦擁有着極強的*,除非在力量在碾壓與他。否則什麼武技都無法傷到他絲毫。”

嘭!

沒等龍淵一劍斬出,撒旦的攻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到達。直接將龍淵身體給洞穿出一個血洞。

“不對,從一開始進入諸天世界來。我的實力便被無形中的的物質給壓制了。”

他擡頭看了看僅存的等離子靈力塔,彷彿明白了什麼,之前他頓悟的那條道,好像需要什麼東西才能徹底激發出來。

他能感受到那東西就在不遠處。一方面他開始躲避撒旦的進攻,一方面找尋那件對他極其重要的東西。

“在塔頂!”

撒旦因爲盤古之前在他身上種下禁制的緣故,導致他耗盡數億年找不到星晶。

咻!龍淵化爲一道流光朝着等離子靈力塔頂飛去。撒旦試圖阻止他發現盤古對他的束縛之力依舊存在。

“穿梭艇啓動,將那小子給我攔下來!”

咻咻!

兩道毀滅光線陡然從穿梭艇射出,龍淵早有準備將手中的毀滅之劍猛的拋出,盡數攔下毀滅光線。

“越來越近了!”

譁!

龍淵感覺整個人的四肢百骸全部昇華了,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緊接着他對戰天四式的最後一式人劍合一,有了真正的領悟。劍就是我,我就是劍。

這是屬於我的道。劍道!

一瞬間頓悟了那種能量,那塊拳頭大小的石頭隱藏的能量,足以毀滅這個世界。

“人劍合一!”

修仙強者重回都市 龍淵低喝一聲,一股驚天的劍意猛然席捲而起,而他縱身一躍與劍合二爲一,化爲一柄驚天巨劍撕裂蒼穹,狠狠斬下。

撒旦感受到那劍意帶給他的死亡威脅,傾盡全力抵抗着,最後被風暴般的劍意絞殺,連同穿梭艇一起化爲齏粉…

“這個世界恢復和平了,我的血海深仇此刻也是該瞭解了。”

魔域,魔族被九天之上突然降下的一道劍意,在頃刻間化爲飛灰。

而故事卻沒有遠遠結束。

“等離子靈力塔的負能量源於邪惡與貪婪,衆生此戰以後,望能夠止戈和睦相處。”

九天之上陡然傳來龍淵的聲音,帶着神聖的氣息,號令着一切。

“上窮碧落下黃泉。我都要將我的摯愛之人找回來!”

“以吾之神源,淨化等離子靈力塔!”

龍淵燃燒神源,將已經日益枯竭的等離子靈力塔的正能量給牽引着,同時他化爲一道流光,掠過天際將所有的魔靈氣全部注入等離子靈力塔。

未來的歲月中,神源將承擔着淨化這些負能量滋生的魔靈氣,轉變爲蒼生所用的靈力。

龍神的名聲傳遍這個世界,經久不息。也許億萬年後龍神的名字無人知曉,龍神的名號將在歷史的長河中閃現出他那曾經的輝煌!

……

全書完

…… ?

世界上真的有靈魂嗎?

我想包括我和在看的各位,都答不上來,也對,至今還有很多未解之謎,科學家都解釋不了,我們又何必自尋煩惱呢?

我們只好懷着一個赤城的心,去尊重這世間的“神鬼”。有也好,沒也罷,至少我們不去裝那個大頭蒜,不做那個出頭鳥,筆仙之類的遊戲,還是不碰爲妙。

當然,在我的心裏,我相信這世上有鬼,比如,你知道一個人,熟悉他的個性,和他相處很多年。

突然有一天,他傷害了你。僅僅只是爲了微薄的一點利益……

我知道你會痛心,因爲他不再是人,是鬼。

可怕的鬼。

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鬼。

他化妝成人,以人類的各種美好品質比如善良來迷惑你的雙眼,以此征服你。

鬼很可怕,亦如我在第二捲開卷所說的話“在繁華的都市,最讓你恐懼的是鬼怪?還是人心?”。

最後再和說大家一些我的想法。

我認爲:

最好的命不是算出來的。而是努力拼搏出來的。

最好的面相不是看出來的。而是一個人的人品。

最好的風水不是房屋墓地的建法,而是孝敬父母,家和萬事興! ?

不知不覺要開始寫第四卷(死海羅布泊之樓蘭古國),今天卡文了,沒事翻翻前面的書評,看看每個人的對我小說的評論,無論好壞我都沒有刪掉,這也算一份珍貴的財富,不過自從上架之後,書評驟然下架,這種感覺……真的讓我很難受。

說實在話,我是個很念舊的人,非常念舊,包括以前玩網絡遊戲的時候,玩到最後,不玩了,我都會把遊戲賬號留着,很久之後我有空會自己登陸游戲,然後去遊戲裏的各個地圖逛遊,想着以前在遊戲中的朋友,一起組隊,做任務,刷副本,殺人,被人追殺,有時候看着那一片灰色的好友名單,我甚至都會落淚,此時腦子裏只有一句話,剩下的只有回憶……

記得有一次我們幫會和另外一個幫會幹架,打了一個下午,我們輸了打不過人家,我不服氣,帶着幫會的兩個兄弟,我們三個硬是和他們幹了一晚上,一直殺到天亮,最後打贏了,準確的是把他們拖垮了,我們刷喇叭‘問他們幫會哪個還不服?’沒有一個人敢來打,那種感覺讓我們簡直爽爆!說實話那時候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的精力,連續pk十幾個小時,手都麻了,到後來他們幫會的人只要是看到我們三個人的名字,直接就跑,不敢打了,都知道這三個人沒完!!死了還來!

還有一次我得罪了一個遊戲裏一個大幫會的幫主,(我的性格註定會得罪很多人,脾氣太暴了~!)他花錢僱人殺我,只要能殺我一次,會得到多少遊戲金幣。

這下好了,我一出安全區,上百號人追着我殺,當時是半夜,我打開我的好友才發現,只有一個人在線,是一個居住在澳大利亞的中國朋友,我給他發了個信息,他二話不說,就來幫我,我的性格註定不會做縮頭烏龜,所以不管有多少人在外面等着我,我都要出去打,直到我打不動爲止,所以結果可想而知,我倆被人殺到連復活的錢都沒了,然後我凌晨2點多,從家裏跑出去,打車去銀行往網銀裏面存錢,然後回來買遊戲幣繼續殺,直到我們倆把那個土豪幫給拖垮了,再也付不起給那麼多人殺我的錢。

我那個朋友爲了我也花了不少錢,雖然他並不缺錢,我當時問了他一句:爲什麼這麼幫我?

他只回了我一句:因爲我們是朋友啊。

不爭氣的,看着他的這句話,我又流淚了,以前就算我做完手術縫合的時候,沒打麻藥,我都是硬抗下來,沒流一滴淚,人就是這樣,很奇怪。

其實我懷念的,不光是遊戲,以前的朋友,部隊的朋友,包括網絡上認識的朋友,我都很懷念……

還記得當年,因爲不滿武裝部拖欠我們隊長的應該發的錢,趁領導不在,我們幾個人半夜把整個武裝部的暖氣片都給拆了下來,然後開車拉着去賣了廢鐵,賣了的錢,我們五個人一起去喝酒。

第二天領導發現,問是誰弄的,沒人回答,最後查監控,知道是我們,雖然我們隊長很仗義的把這件事情都攔在了自己肩頭上,但是我們也毫無意外的都捲鋪蓋回家了。

第一份工作,是在蘇州,跟着我舅去學服裝,在車位上,作最累的活。

記得剛上班的時候,有女孩來跟我說話,我都不好意思看人家,臉上火辣辣的,刷的紅到了脖子,不敢看女孩,更不敢跟人家說話,哪怕是現在,我遇到了我喜歡的女孩還是不好意思說話。

工作了半年,說實話,有幾個女孩追過我,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就是看不上。直到有一個女孩出現,時隔多年,到現在都記得她是屬馬的,名字叫郭文芳。

雖然不是一個組的,但是她每次都主動過來跟我講話,我能明顯的感覺到她喜歡我,我也是喜歡她的,而且很喜歡,但是我的性格太過靦腆,越是喜歡的女孩,越是不敢跟人家說話,所以她每次跟我說話的時候,我都把頭立刻轉了過去,不是不想和她說話,是怕她看到我臉紅,怕她笑話我,在其中有很多男孩追她,她都果斷的拒絕了。

有一次我在樓上稱羽絨的時候,她突然跑過來,離着我很近,讓我教她怎麼稱羽絨,我當時感覺全身發熱,立刻推了幾步與她拉開了距離,或許她是誤以爲我討厭她,之後越來越少和我講話,直到過年,各回各家。

或許她現在已經結婚生子,但是她卻是我多年來念念不忘的女子,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我希望是一萬年。

若是人生可以重來,我一定不會讓她離我而去,後悔其實是很痛苦的,我現在有絕對發言權,時光如果可以迴流我一定很幸福。因爲我不會犯錯。

但是現實就是這樣,時間是非常殘酷的東西,帶走了我們身邊很多美好的事情和人,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們還有回憶,不過也僅剩下回憶而已……

但是遺憾真的不能彌補嗎?現實不能,難道虛幻的小說世界裏也不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