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雪收回視線,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島嶼上,那些成堆的物資,若有所思。

0

之前救起空幻後,爲了安靜,自己帶着空幻降落的,正是這個堆滿物資的高地,上面只有三十多名翼人和十幾名原人留守。

而此時,翼人爲了人員轉移任務而全部飛走,留下的原人則全在變成小島的高地周圍邊緣走動,一面查看情況,一面其實也是在閒逛。

“物資……”

同樣轉過頭去,空幻遲疑地看了看周圍的物資,雖然這些東西都是裝在車上的,但車子的規格不同,也代表着裝運物資的程度不同。

爲了滿足全遠西遷移的目的,所有物資中:

60%是屬於每個家庭獨立的物質,以戶爲單位,裏面有成堆的家有糧食,有用舊的各色衣服,有玩壞的一個個玩具,也有生鏽的各種鐵器……不一而足;

另外有10%,是屬於商人的商品又佔了一半,其中成批量的工具、裝飾品、衣物、武器等等,都是在遷移之前,商人的倉庫中剩下的存活。

在拉米亞弄出全族分離一幕之時,很多商人就暫停了物資採購,當然,也有一部分在大量採購生活物資,只是現在看來,倒是惹出一堆麻煩;

至於最後的一部分貨物,一部分政府的文件雜物等東西佔據了5%,不過因爲重要性,是有政府人員隨身攜帶,只有存檔的部分撞入車內。

最後剩下25%就是各個工廠的東西了,例如車牀、圖紙、生產工具等等,大小不一,但佔據的車輛卻不少。

而此時空幻和靈雪所在小島上的物資,基本上都是民衆家有的。

“要不讓翼人連貨物帶車提走?”靈雪提出了一個想法,但隨即空幻便搖頭否決:“這些東西,恐怕不是翼人能夠帶走的,或者說是大部分都不是翼人能夠帶走的,而如果散架攜帶,之後怎麼運輸?需要消耗的時間都是問題。”

鬱悶地點了點頭,空幻和靈雪再一次陷入沉默。 晴朗的天空之下,卻是一片災後亂七八糟的景象。

此時,提亞指揮下的翼人們,正在對‘人員轉進’的方案進行最後的調整。

總計4900人的翼人,在平時看來算是一個極爲可觀的數字,單單這些翼人,只需要經過簡單訓練,都可以滅掉黑骨族一個國家了。

但在此時,以兩個翼人帶一名原人的水準,一次性也只能轉進2400人左右。

(三萬人,每個島嶼基本上都在一千到兩千之間,恐怕的十幾次啊。)看了看四周,提亞心中籌劃着,同時對翼人們發佈着相關命令。

“現在,你們全部編入救援大隊,兩人一組,各自尋找隊友。最好是年齡相近、力量也相近的,當然,有默契的更好,動作快點!”

提亞就這樣漂浮在天空之上,看着周圍的翼人們開始相互尋找熟人,一部分性子急的直接抓住身旁的人,至於一部分乘機向心愛的異性示意尋求組隊之類,懷着某種幼稚卻很可愛但不合時宜的想法的人,就只能換來一陣白眼了。

對此,提亞並沒有在意,因爲她只需要速度。

“好了!”

默算大致時間,見翼人隊伍穩定下來之後,提亞繼續命令道:“每個小組待會兒一次性只能帶一個人,要保證人員安全,誰如果力量不足受不住了就趕快說,無論是降落到地面,還是我的輔助都可以……”

一條條命令下達,基本上都是保證人員安全的命令,當然,規範也是必須的。

而在之前各個小組選擇同僚之時,提亞就已經通過精神力,在從東岸以一條線的方式,向西掃過了各個島嶼,並在心中飛速確認了各個島嶼的轉移順序編號。

在提亞面前,所有待在島嶼上的原人都是一樣的,她並不需要考慮什麼地位、實力、後臺、影響什麼的擾人思緒的東西,因此很快,翼人們便降落到了離東岸最近的一個島嶼。

這上面是一個市1300人,對於救援大隊而言,很輕鬆就能確認各自所需攜帶的人員,只不過其中還有二十幾頭陀獸,以及其它有用動物,翼人也正好剩下一些。

“剩下的人,每兩組攜帶一頭陀獸!空閒的人也一樣各自找東西帶着,總之一次性能帶走的就別留着!留着就是浪費!”

在保證救援的前提下,提亞也不介意發揚朋族勤儉節約、關愛動物的好習慣,當然,主要還是保證資源有效利用,嘎。

……

吼吼!

“不要亂動!我們是來救你的啊!”

吼吼吼!

“叫你不要亂動!在動我……”

四名翼人鬱悶地看着眼前的駝龍,四個人帶着一頭駝龍,單以紙面數據計算那是綽綽有餘,但問題是,四人在空中飛行,因爲駝龍體型的原因造成四人相互干擾不小,何況單單眼前不合作的駝龍,在那裏亂動,就夠讓四人焦頭爛額的了。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但就在這時,眼前的駝龍突然腦袋一暈,四肢就這麼軟了下去。

於是,攜帶方便了。

可是……

“我們是在救援,首要目的是保障他們的生命,如果這些動物不合作,就用精神力衝擊讓它們睡上一覺!”

提亞嚴肅的語氣,直接傳達到了每一名翼人的耳邊,讓衆人精神一振。

“當然,如果有人不合作,也可以用這個方法!”

直接通過震動念力薄膜發話的方式,一字不漏地將這些話傳達到了每一名原人,包括在遠處期待着翼人救援的、其它島嶼上的原人們耳中,讓衆人心中一凜。

“這纔是神的樣子嘛,恩威並施方顯吾輩器量啊。”

重生之坂道之詩 躺在島嶼上和靈雪商討着物資問題的空幻,在聽到提亞的講話後讚許地點了點頭,隨即繼續和靈雪進行着‘提出一條,剔除一條’這種來回往復般的枯燥工作。

而另一面,島嶼的翼人們已經做好了準備,不過提亞,或者說大部分人,都不時地瞄向那些帶着駝龍的人的眼神,怎麼看其中都透露着詭異。

這也是沒法,因爲動物畢竟是動物,而且又不是專門訓練做雜技,所以這些駝龍一個二個都對與翼人們的救援行動,表示百分之四百的反抗,似乎只要同意,就會被邪惡地推倒一般。

如此一來,翼人們也只有貫徹偉大的提亞女神的指示,用高尚的精神交流來讓它們認識到自己放抗是錯誤的,是不和諧的,是……

於是,此時島嶼中的幾十頭駝龍,居然都是以四腳朝天的姿勢,軟趴趴地被翼人們拉着四肢,活像是即將被送去屠宰場的大個子肉球獸。

“怎麼看怎麼違和。”

提亞看着提着駝龍的翼人們,渾然不顧那些翼人哀怨的表情,不自覺地吐槽,(這還不是你自己提出來的方法!)

至於臨近島嶼上的駝龍,在見到同類遭遇之後,發出了怎樣的表情,衆人已經決定無視了。

“好了,起飛!”

混亂的氣流攪動了小島不大的區域,看了看四周,翼人們以一百人、一百人的規模開始從小島上滑躍起飛,並在島嶼天空中盤旋等待着後繼者的排隊。

直到這個島嶼上空出現了一個龐大的翼人圓環,而且沒有翼人加入其中之後,提亞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將視線從已經空無一物的島嶼上收回,飛到了隊伍正中。

“目標,東岸高地,前進!”

東岸就在那裏,提亞也不需要親自飛到隊伍前方帶隊,而待在隊伍中,還可以好好的監控隊伍中的人員,以免出現突發情況。

就在通過之前的峽谷河道,現在的湖泊深水區之時,提亞的精神更是高度緊張起來,連帶着遠處都在看着這裏的原人、空幻和靈雪都感到全身發抖般緊張起來。(誇張手法(=。=))

會不會突然出現亂流導致飛行不穩?

會不會突然出現失誤導致某人掉下去?

會不會突然出現翼人生病等情況而墜落?

會不會突然出現駝龍醒過來亂動而掉下去?

會不會突然出現一頭史詩生物從水裏跳出來?

……

會不會突然出現等等情況?

終於,秉持着故事一如既往的平淡,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既沒有亂流也沒有史詩生物,唯一的大傢伙胖丁似乎找到了一塊乾燥地,正踮着腳尖在那比自己體型小上一圈的地方休息,所以看起來一切都很安全。

當抵達東岸之後,翼人們如同航母上的直升飛機起降般,一羣又一羣地將原人(興奮中)、駝龍(睡眠中)、毛球(無聊中)等等放到地面之時,所有人,無論踏上堅實地面的、還是在遠處等待着救援的人們,都歡呼起來。

因爲這代表着,他們得救了(有救了)。

“接下來就是按部就班了。”

“是啊。”

點了點頭,空幻將注意力收回。

這時,靈雪似乎也想到了什麼,再次提出自己的想法:“空幻,我發現個問題。”

“什麼?”

“之前我們討論的,幾乎都是你以前所在的人類世界的經驗。可是,我這時候才反應過來,我們現在是朋族,是在雙月星,爲什麼什麼都想要參考地球人類呢?”

“說是這麼說,可是,畢竟他們的救災應對經驗很多,而不像我們現在這樣,必須憑空找出方法不是?”

點了點頭,靈雪對此表示認同,但繼而又攤手搖頭:“可是,我們畢竟是朋人,不是人類,何況現在人類的經驗,至少是你所知道的人類經驗,已經無法爲我們提供解決辦法了。”

“……”

“所以。”靈雪微微笑了笑,伸出一根食指在空幻眼前擺動着:“我有個我們朋族自己的解決辦法哦。”

“誒!快說!”

本來因爲兩人討論了這麼久都沒找出解決辦法,又被靈雪否認了自己的人類經驗,而略顯情緒低落的空幻,頓時再一次恢復活力。

“很簡單。”

似乎很享受空幻的表情,靈雪在雙眼放光地品味了空幻表情一會兒之後,才矜持地笑了笑說道:“反正這裏的水不深,我們用念力弄出一道土路,不要多堅固多標準,只要寬度足夠,能夠滿足基本的運輸即可……”

“方法是可行,但是先不說運輸的安全,還有峽谷?”

“聽我說完!”

不滿地拍了拍空幻,靈雪繼續說道:“土路修到峽谷邊,你或者我用念力做一道橋,以現在還算風平浪靜的機會,我們的念力水準,應該可以做出一條合用的橋,堅持個大半天,也許不是難事。”

不等空幻發話,靈雪指了指天空中的翼人說道:“在土路上,還是由翼人們來拉車,從之前的峽谷斷裂時就可以看出,他們很適合幹這個(翼人淚目中(T-T)),到了峽谷深水區的時候,反正橋都是我們念力做的,也可以用念力去推動車子。”

“怎麼樣,不錯吧(=v=)。”

靈雪一臉微笑,似乎在等待空幻的讚賞,不過空幻卻在停了又一會兒之後,才點頭。

“聽起來是不錯,可是,如果再發生地震或者海嘯呢?”

“這個……”

兩人同時沉默。

“哎,歸根結底,還是我們的人太少了,要是楚霞她們都在就好了。”

不過想也知道這只是兩人的奢望。

而就在這時,遠處的天空之中,突然傳出一陣混亂的吼叫聲。 “一個,完成;兩個,完成;三個……很多東西,都是這樣一點點積累出來的,無論是人口、海洋、還是小說。” 搗蛋丫頭戀上帥帥殿下 ——《朋族閒談》

※※※

翼人處傳出的騷亂並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提亞對翼人能夠帶人飛行的距離估算上,稍稍出了些偏差,反應到現實情況,就是在對離東岸較遠的一個島嶼上人羣遷移時,按照之前一樣直接飛向東岸,而沒有設置中轉站。

但在即將抵達東面高地的前一刻,出現了四名翼人帶着的駝龍,因爲翼人手滑而掉了下去的情況。

不過,一直關注着隊伍的提亞,依靠着自身的念力,及時做出反應,才使得這頭倒黴的駝龍免去了永遠睡下的杯具未來,有驚無險地和夥伴一同抵達了東岸高地。

之後,提亞對翼人們的負重有了大致估算,事情也就變得順利多了。

隨着中轉的島嶼數量不斷增多,也代表着順利抵達東岸的人員正在擴大,而留在西面的人員數量正在縮減。

當再一次夜幕降臨之時,湖泊中還有人存在的島嶼,居然已經只剩下空幻和靈雪所在島嶼,以及幾個有原人戰隊看護物資的島嶼,可將翼人們的敬職敬業,但這也與朋人強大的體力不無關係。

“最後一批!完成!”

“耶!”

將身下的原人戰隊成員都送到了東岸高地之後,衆人終於鬆了口氣,至少從現在情況看來,人員是安全了。

“休息!明天再搬運物資。”

前半句話讓翼人們重重地鬆了口氣,甚至有人直接因爲勞累而在東岸高地地上躺下,翅膀就這樣攤開在地面都猶未察覺。

但後半句頓時引出一陣哀嘆,想他們今天白天遷移人口,已經累的夠嗆了。

幸好,這些傢伙也只是哀嘆而已。

畢竟白天反正也做過一天了,也不再明天休息好了之後多一天的勞累。

何況,在遠西的人們看來,空幻和靈雪兩位長老似乎都已經恢復健康,這樣一來,至少衆人在安全方面,有這兩位在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一夜無話。

東岸的世界,隱隱約約傳來劫後餘生的人們唱出的歌聲,其中有從朋族帶過去的歌曲,但更多的還是遠西人們自己發展出來的東西。

相隔幾十年,或者說只是聯繫了幾十年,朋族中原地區和遠西的朋人在許多方面,都存在着一定的差異。

別的不說,單說對待周圍人的態度,兩方其實就有着一定的區別。

這是有很深的社會因素在裏面的。

在中原地區,因爲朋人並不是唯一的文明種族,還有着遁甲族作爲朋族的基層種族,影族作爲附屬種族,黑骨族、靈族作爲敵對種族。

再加上朋靈戰爭和朋黑戰爭,使得中原地區的朋人,骨子裏就帶着一絲高傲。

這在平時看起來是沒有什麼,特別是對於生活其中的空幻等人看來,都是很自然的事情,無論是中原地區的朋人、遁甲人、甚至最近才得以少量進入朋族的影族人看來,朋人都已經是足夠謙和的存在。

因爲他們將朋族放在了比自己高山一個階層的地步,而空幻則是用自己的眼光來看待朋族。

但當與遠西這些朋人比起來,空幻才發覺中原朋人的態度問題,當然,其實只是差異,並沒到危險的地步。

而在遠西,朋人是唯一的智慧生物,不知道因何緣故,這裏沒有黑骨人、沒有遁甲人、沒有影族人、更沒有靈人,完完全全是強大的朋人,隨着自己喜好發展文明。

在現在的空幻看來,若非當初依靠8051收攏遠西朋人,恐怕此時的遠西朋人,還因爲相對人類原始時期穩定上數倍的生活,缺乏前進動力,而過着如同幾十年前中原朋人的部落生活吧。

這也造成了現在遠西的朋人,在空幻眼中,完全是看什麼都好奇而又小心,卻帶着那麼一股子淡然的存在。

“也不知道這些遠西的朋人在抵達朋城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幽暗的夜空之下,靈雪抱着雙膝坐在一輛小車上,看着對面高地上燃着的點點火堆,略帶感慨地說着。

而空幻卻只是笑而不語。

事實上,遠西的人們,都被單獨安排在朋族領地東部,擴展出三個新省,而不是將他們分散到朋族各省,就是爲了照顧遠西人對中原的陌生感,同時,也是爲了免去各省爲人口的爭奪,至於孰輕孰重,就猶未可知了。

同時,因爲分開安置,會不會導致兩方的隔閡,在空幻看來並不擔心。

位置靠的這麼近了,關係什麼的,慢慢養成就是了,就像GALgme中,多說點話提升熟悉度好感度什麼的,其實很簡單。

再說了,這樣總比中原和遠西隔着大半個雙月星的情況好吧。

(現在看起來,從小細胞時期,我就有意識地散播當時的種族,再加上當時每一次進化,編輯空間都是將所有還保持自己種族形態的物種一同進化,所以纔有現在這樣的朋人散播情景,而當初的目的帶着很大的理想化,現在雙月星也的確有很多電能生物……)

不過想了想,空幻又有些迷惘了。

(到底之前,從小細胞開始就進行的散播行爲,是好是壞呢?如果當時沒有散播,現在的朋族又會發展成什麼樣子呢?)

這種對於過去的懷疑,或者說猜測,也許正是那些重生故事的來源吧,不過空幻看了看周圍的一切,最終還是壓下了那種念頭。

(算了,過去的已經過去,還是向前看吧。)

“睡吧,明天還有那麼多事,多恢復點實力也好些。”

拍了拍身旁的靈雪,空幻仰躺着倒在了身下的草地上。

不一會兒,在意識的主動控制之下,整個人漸漸進入休眠狀態,在這種狀態之下,精神離的恢復速度要快出很多。

※※※

秋季的天氣似乎有些變化多端,明明這一天凌晨時還是一片晴空萬里的景色,到了半上午卻突然開始聚雲下雨,完全沒有徵召,要不是空幻和靈雪確認,提亞都有些懷疑是不是有某位幽神級甚至陰神級在控制天氣和朋族開玩笑了。

而爲了保留念力,空幻和靈雪都沒有去幹涉現在不過是毛毛細雨的雨雲。

“快! 偏不嫁大人物老公 速度快點!”

飛在半空中,空幻不斷催促着領頭的翼人,此時,他們正在拉動着一輛又一輛的物資車輛,奔馳在空幻在前方開出的土路上,而靈雪則是在另一條土路上開路。

爲了趕速度,主要是眼前這次小雨給了空幻一種不祥的預感,所以他已經不想再有任何延遲的行爲。

一面穩固着前方的道路,他一面還在催促着後方的車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