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目猴對著大白一陣吱吱吱的響,大白聽完后冷笑出聲,「不知道?那本大爺就嘗嘗猴腦。」

0

大白伸出另一隻毛茸茸的爪子搭在了靈目猴的腦袋上,似乎只要用力一擰便能擰開對方的頭骨。

見對方並不是開玩笑后,靈目猴急了,沖大白吱吱吱連聲叫喚。

大白搭著靈目猴的腦袋搖頭冷笑,「本大爺已經改變主意了,知道傳送法陣的多了去了,隨便抓只來問就是了,但是猴腦可不多見,尤其是靈目猴的猴腦,不知道吃了後會變機靈些還是會多出個靈目技能來,本大爺很想體會一把。」

大白的爪子已經扣住靈目猴的腦殼開始擰了,嚇的靈目猴連聲尖叫,嘴裡不停的發出吱吱吱聲。

靈目猴還沒吱吱完,大白停下了擰腦殼的動作,用陰冷的聲音問道:「你是說,並不是所有無定山脈的妖獸才能進入法陣,而是需要獸族擔保才行?」

靈目猴連連點頭,吱吱吱的表示自己沒有撒謊,它可以替大白做擔保。

大白瞟了靈目猴幾眼,眼裡儘是不信任,一隻高階靈獸的靈目猴能替他做擔保,誰信?!

見大白不信,靈目猴又吱吱吱的表示自己是猿族支脈,有著少主身份,完全可以給大白做擔保。

大白摩挲著下巴,這故事編的還停像樣的,但是,能走點心行嗎,自己騙蕭瀟都是十句話有九句半是真的好嘛!

擰靈目猴的爪子變成肉掌,狠狠賞了靈目猴一爪子,大白決定先留著靈目猴,等他再抓只別的靈獸或妖獸來問問便知道真假了。

如果是假的,立刻生吃了它,如果是真的,那就讓它給自己做擔保。

封禁了靈目猴的修為把它藏進自己住的山洞后,大白又大搖大擺的出來了,很快便抓了只高階靈獸來問。

新抓來的這隻高階靈獸是頭烈牯牛,烈牯牛顯然沒靈目猴那麼多心眼,得知大白只是詢問它去往橫斷山脈傳送法陣的事並不是要吃它后,烈牯牛就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的告訴大白了。

果然,無定山脈的傳送法陣並不是那麼容易進入,但是,也沒有靈目猴說的那麼難,如果不找獸族擔保,就需要查驗身份和血脈,確保使用法陣的是妖獸而並非人修。

身份這種東西說真就是真,說假就是假,至於血脈,他堂堂神獸,還能讓一群低劣妖獸給查驗了?簡直就是恥辱!

放烈牯牛離開后,大白就回到了自己住的山洞,靈目猴正恨恨的蹲坐在地上,看到大白回來,眼裡閃過一絲隱晦的恨意。

「擔保我進入傳送法陣,否則,後果自負。」大白想了想,決定把狠話放的更有內涵些,後果自負什麼的,反正就是滅族唄。

靈目猴見大白信了自己的話,非常的高興,它正琢磨著怎麼脫身,見大白開口讓自己找族群做擔保,毫不猶豫的點頭同意了。

大白掏出一粒黑溜溜的丹藥丟進了靈目猴的嘴裡,冷笑道:「別給本大爺耍花招,這是化骨丸,敢耍花招,本大爺就讓你全身骨頭化成一灘水。」

化骨丸什麼的就是坑猴的,大白身上還能裝毒藥?完全是想多了,他身上除了吃的就是用靈石買吃的了,根本就沒有什麼化骨丸,只不過是嚇唬嚇唬靈目猴而已,可見大白老爺的智商直線上升了。

靈目猴也是被大白給唬住了,興奮的神情凝固在了臉上,呆愣片刻后就沖向了大白,恨不得把眼前這隻可恨的妖獸咬死。

靈目猴還沒有碰到大白一根毛就被大白踹飛出了洞口,「滾吧,兩個時辰后不拿著擔保憑證回來,本大爺就讓你化成一灘水。」

摔飛出去的靈目猴從地上爬起來,拍拍屁股飛快的溜了,還是小命最要緊。

大白只等了一個時辰,靈目猴就連滾帶爬的回來了,連著一起帶回來的還有一張所謂的擔保憑證。

然後,靈目猴非常殷勤的帶著大白和擔保憑證往傳送法陣所在的地方走去。

重生爲小哥兒 兩獸一前一後走到傳送法陣那裡后,大白已經從靈目猴的嘴裡得知無定山脈不僅有前往橫斷山脈的傳送法陣,也有前往另外幾大域的傳送法陣,只是,這些傳送法陣並不是很好,因為妖修里沒有一個是會搭建陣法的,能搭建起傳送法陣就非常不錯了,更何況講究什麼傳送環境了,如果真那麼講究就搭人族的傳送法陣去好了,那個坐著比較舒服。

到傳送法陣那裡后,靈目猴把從族群里拿到的擔保憑證交給了負責傳送法陣的妖獸,又是一通吱吱吱的說話。

負責傳送法陣的那妖獸接過擔保憑證,再三核實后,又核實了一遍靈目猴的身份和血脈,確保全部沒有問題后,將目光落到了大白身上。

大白挺了挺肥厚的身子,一臉傲然的表情使得負責傳送事物的妖獸又是一臉惋惜,又一個去橫斷山脈送死的年輕後生,真是可憐啊。

在負責傳送法陣的妖獸眼裡,無定山脈里的日子是過的最安逸的,橫斷山脈那邊,基本上都是妖獸多,別說搶地盤了,就是溫飽都難解決,要是遇到個厲害些的,自己直接成了對方的晚飯。

確認無誤后,負責傳送法陣的妖獸轉過臉對大白道:「二十塊中品靈石。」

二十塊中品靈石?!你怎麼不去搶!!!大白的內心在咆哮,但是,他還是抽搐著麵皮,從儲物袋裡掏出二十塊中品靈石丟了過去。

大白覺得這筆賬等見到蕭瀟后,一定要找她報銷,這可是為了找她才花掉的。

火爆媽咪:我知錯了 負責傳送法陣的妖獸接過二十塊中品靈石后,打開傳送法陣讓大白進去了。

大白走進傳送法陣里,還沒來得及蹲下,傳送法陣已經啟動,一陣劇烈搖晃后,大白眼前的畫面就模糊了起來。

當眼前視線終於變得清晰起來后,大白從傳送法陣里滾了出來,感覺自己腦子都被搖散了。

回頭看了眼簡陋的傳送法陣,內心咆哮,這種破傳送法陣竟然敢要二十塊中品靈石,倒貼他五十塊他都不坐了,真是坑死爹了!

咆哮完畢,深吸一口氣,大白內心近乎狂喜,小九,本大爺來啦! 橫斷山脈里妖獸橫行,大白最近辛苦修鍊,自我感覺非常良好,在無定山脈就差橫著走了,結果到了橫斷山脈后,他感覺他要是橫著走會被打。

低調的從傳送法陣里出來后,大白立刻就朝感應中的地方奔去。

到了橫斷山脈后,大白感覺到自己與塔座之間的聯繫更強烈了,便毫不猶豫的朝著感應中的方向奔去,他急著找到蕭瀟,然後一起去滅門派。

就算大白加快奔跑的速度,可他發現自己離感應中的地方還隔的非常遠。

橫斷山脈太大了,大得讓大白花了三天的時間,全在路上跑了,而且,大白還發現橫斷山脈里似乎在進行著什麼大規模的活動,看起來像是在找什麼東西,大批大批的妖獸被散了出去。

懷著湊熱鬧的心態,大白逮著一隻靈獸詢問,然後問出來的話就讓他有些心驚加興奮了。

從靈獸描述的話來看,這大批妖獸找的是一個人修,然後再一形容找的人,大白就無語了,找的竟然是蕭瀟。

其他人修的話,在妖獸靈獸眼裡看來都差不多是一個樣子,但是,像蕭瀟這種身材嬌小,扛著黑金大長刀的就非常容易辨認了,再加上蕭瀟在橫斷山脈里還有個『威名』叫人形凶獸,隨便找只靈獸來問都知道橫斷山脈里有這麼一個人修,簡直就是凶名赫赫啊。

大白很興奮,摩拳擦掌就差立刻找蕭瀟問她是宰了妖王的兒子還是吃了妖王的女兒,使得橫斷山脈里如此大張旗鼓的找她。

大白趕路的三天里,遇到了非常多的妖獸,大家都忙著找人修了,沒空搭理突然出來的這個白胖的像豬的傢伙,然後,再第四天,找蕭瀟的妖獸突然就銳減了,而整個橫斷山脈里的氣氛也變得凝重了起來,大白敏銳的感受到了大戰前的徵兆。

抓了抓腦袋,想著可能是妖王跟妖王要打架了,大白決定快點找到蕭瀟,然後與遲墨匯合,滅人門派才是最要緊的事。

第四天,大白在橫斷山脈里兜兜轉轉了許久,然後,竟然看到了一個眼熟的身影,一株碧綠小樹窩在一株萬年古樹下,身子矮小,幾乎就被四周新長出的小樹給淹沒了。

大白看到碧玉的時候,碧玉正朝一個方向賊頭賊腦的張望著,發現有妖獸過來后,立刻就把腦袋縮了起來,把自己藏在了四周新長出的小樹里。

看到碧玉,大白莫名的興奮,沒找到蕭瀟竟然先碰到碧玉了。

大白走到那株萬年古樹下,見碧玉正縮著樹葉蔫了吧唧的藏著,大白捉弄的心思就起來了,有些惡劣的用爪子拍了拍萬年古樹的樹榦,發出砰砰的響聲,萬年古樹被大白拍的輕微的搖晃了下,沙沙響中,大片樹葉刷刷的往下落,而藏在樹底下的碧玉則是縮的更小了,就差地遁了。

「這樹葉看著挺美味的,正好嘗嘗。」大白伸出爪子勾住碧玉蔫成一團的樹葉,陰陽怪氣的開口道。

碧玉正在使勁的縮著身子,聽到陰陽怪氣的聲音下縮的動作頓了頓,然後悄悄打開一片蔫成一團的樹葉,樹葉左右擺了擺,如小眼睛般到處掃視,當看到大白后,充當眼睛的樹葉一震,蔫成一團的所有樹葉刷的一下就張開了,碧玉興奮的從小樹叢里跳了出來,樹枝如手般纏繞住了大白毛茸茸的爪子,樹葉被晃的嘩啦啦響,可見有多開心。

大白對碧玉的熱情有些吃不消,奮力抽出自己的毛爪子后,開口道:「你也被傳送到橫斷山脈的?躲大樹下做什麼?」

碧玉渾身樹葉興奮的抖動著,發出嘩啦啦的聲響,像是在跟大白對話。

大白看明白了,敢情碧玉也是來找蕭瀟的,蕭瀟手上的須彌戒是碧玉的樹葉煉化而成的,兩者之間多少有那麼一點聯繫,加上碧玉又有橫渡虛空的能力,就從無定山脈跑到橫斷山脈來了,只是,感應不是很明顯,時斷時續的,碧玉找蕭瀟就顯得困難得多了,加上最近沒有感應到了,碧玉只要躲在大樹底下了。

大白輕拍碧玉的樹榦,「回頭讓遲墨給你準備個傳訊玉簡。」

頓了頓,大白才想起碧玉還不會說話,有傳訊玉簡也用不了,還不如不給呢!

「這株玄月碧蘿樹是我先發現的。」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從大白身後響了起來。

大白扭頭看到說話的是一頭有著雙角的望天樨,看修為也是中階妖獸,但是,這說話的神情實在是太討厭了,跟搶了他老娘似的!

「本大爺的樹什麼時候變成你的了?」大白一招爪子,碧玉非常配合的爬上了他的後背,然後碧玉張揚著全身樹葉一臉得意般的看著望天樨,為了逃出望天樨的視線,他可是東躲西藏了好多天。

雙角望天樨體型很龐大,比大白整整大了三倍,如一座肉山般橫在大白面前。

望天樨眯了下眼睛,寒芒乍現,毫不猶豫的抬腳就踩向大白。

大白老爺本來就不是個好脾氣的主,想搶小九的靈寵,統統打死!

大白怒吼一聲,現出本體,撲向瞭望天樨。

身上紅藍相間的元靈紋已經足有數十道之多,紅藍相間的元靈紋順著大白的脊背蔓延,除去紅藍相間的元靈紋外,那一道道詭異的符文也很是令人心驚。

望天樨看到現出本體的大白,愣了一下,渾身控制不住的驚顫了起來,這是強大血脈的壓制。

在望天樨還沒反應過來的瞬間,大白已經揮出了他的爪子。

一爪子拍在瞭望天樨的腦袋上,被血脈壓製得無法動彈的望天樨分分鐘領了便當。

讓碧玉把望天樨的屍首裝起來后,大白心情愉悅的帶著碧玉去找蕭瀟了。

大白和碧玉在橫斷山脈中轉悠了許久,終於找到了感應中的地方,那裡是一片荒蕪的平地,除了堅硬的黑土,什麼都沒有,被突兀的暴露在外,與四周茂密的樹林格格不入。

只是,令大白嘖嘖稱奇的是,雖然不見蕭瀟的身影,可塔座與他之間的感應卻很是強烈,想到蕭瀟很可能開啟了小塔的第二層封印,大白便不再擔心蕭瀟的安危了。

在黑土附近轉了一圈后,大白找了個樹洞蹲了進去,他決定一邊修鍊一邊等蕭瀟從小塔里出來,碧玉很乖巧的將自己藏在樹洞里一動不動了。

蕭瀟在小塔里的日子過得別提多悠閑,修鍊,吃肉喝酒,再修鍊。

有雷擊木在,她的雷系術法提升了一個檔次,修為更是有量的飛躍,已經從三級天仙晉級到了五級天仙,現在她是中階天仙修為了。

在小塔里修鍊,這升級速度也是非常嚇人的,但是,最近,蕭瀟感覺自己進入瓶頸了,修為卡在五級天仙巔峰停滯不前了。

想了想,難道是因為最近沒有打獵的緣故?嗯,也有可能是最近肉吃完了的緣故!

再次欣賞了雲彤煉丹引起的大爆炸后,蕭瀟決定出小塔,打打獵,烤烤肉吃,小白哥哥肯定還在找自己,他還欠著自己的糖豆呢!

於是,蕭瀟跟雲彤打了個招呼后,從小塔里出來了。

剛一出小塔蕭瀟就懵逼了,記得進塔前這裡還是片茂密的樹林,怎麼出來就變成光禿禿的平地了?!

想了想很有可能是那個頭頂彎角的少年乾的,自己藏進了小塔里,對方找不到人,只能把這裡都翻了一遍,拿不到自己的人頭他這差可不好交呢!

掃了眼黑色的地面,蕭瀟收斂起氣息,飛快的閃進了一旁的樹林里,有高階妖獸追殺自己,她可得處處小心才是。

才藏進樹林里,就聽見身後不遠處傳來一陣劇烈的嘩嘩聲,蕭瀟心想不會這麼倒霉吧,才出來呢,難道被對方蹲守了?!

然後,一個白且圓的身影從茂密的樹葉里飛了出來,飛撲向了自己。

蕭瀟轉身,毫不猶豫的抬手一拳就把白且圓的傢伙給打的倒飛了出去。

只聽見「啪啦啦」的聲響,那團白圓的東西倒飛出幾丈后直接卡在了粗大的樹杈里。

然後,腳邊一株小樹嘩啦啦的抖動著全身樹葉,似乎在笑。

蕭瀟低頭,驚訝出聲:「碧玉!!!」

碧玉上頭的樹枝如腦袋般後仰,看著蕭瀟,然後全身樹葉抖的更加劇烈了,嘩啦啦的脆響了。

看這劇烈程度,蕭瀟都擔心他會把珍貴的樹葉給抖落下來,要知道,一張樹葉就能煉製出一枚須彌戒來,別提有多珍貴了!

碧玉伸出樹枝纏繞住了蕭瀟的小腿,滿是樹葉的腦袋不住的在蕭瀟的腿上摩挲著,要是他會說話,肯定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訴說自己這些日子裡來的艱辛了。

「大白?!」看到碧玉,不用說那團白又圓的傢伙是誰了。

大白被卡在粗大的樹杈上下不來,擺著四條小短腿,沖蕭瀟委屈的大喊:「小九好過分,人家想給你一個愛的抱抱,你竟然打人家!」

蕭瀟:「……」肯定是她的打開方式不對,為毛大白會說出愛的抱抱這種話,簡直就是毛骨悚然好嘛! 「遲墨呢?」對於卡在樹杈上的大白,蕭瀟並沒有馬上實施解救而是問起了遲墨。

「你先救我下來!」大白好想翻白眼,本大爺還被卡著好嘛,為毛要先關心遲墨那個傢伙,本大爺心裡好酸!

當蕭瀟把大白從樹杈上拉下來后,大白老爺立即眉開眼笑了起來,拉著蕭瀟開始說自己如何千辛萬苦的來找她,如何困難重重的來找她,總結起來就四個字:非常辛苦。

蕭瀟聽著大白碎碎叨叨的說完,然後又問道:「遲墨呢?」

心裡想著讓遲墨給弄禁制陣法呢,天天被雲彤炸也著實影響修鍊,還有水榭里那些禁制陣法,還有雷擊木那片區域的禁制陣法,這麼一想,簡直就是處處需要遲墨來搭把手啊!

「在真武派打伏擊呢,等著咱們過去一起組團滅人門派呢!」見蕭瀟再三問起遲墨,大白撇嘴很不情願的答道。

蕭瀟:「……」遲墨還真是給了自己個大驚喜啊,都殺到人家門口去了。

「既然在真武派那邊打伏擊那我著急的事就先緩一緩吧,來來,我帶你們去參觀個好地方。」把遲墨的事放到一邊,蕭瀟沖大白招手道。

一手拉著碧玉,一手抓著大白,心念一動,蕭瀟帶著大白和碧玉回到了小塔的隨身空間內。

這片空間大白來過一次,再次來並不是很驚訝,但令他驚訝的是湖邊的那座水榭竟然已經塌了,塌!了!

要知道,那座水榭可是非常牢固的,搭建水榭的木材也不是普通的靈木,不然也不會在這片空間里存在無數個年頭。

「你你你……你把那房子給拆了?」大白指著水榭,驚訝的快要說不完整話了。

蕭瀟指指蹲在不遠處靈草叢裡的雲彤道:「雲彤炸的,木材我都收起來了,回頭咱們再搭一座新的。」

「雲彤?什麼雲彤?是誰?你竟然又收了靈寵,都沒經過我的同意就收了別人!」大白一聽雲彤的名字就知道不好,蕭瀟肯定又收了個特別的小傢伙,登時就打起了滾,哭天搶地別提多委屈,那模樣簡直比當家的收小妾,做正房的委屈的要上吊自殺似的。

相比起大白吃醋的小心思,碧玉就顯得沒心沒肺的多了,他看到那一大片靈藥田,別提多開心了,晃著身上的樹葉嘩啦啦的跑向了靈藥田。

跑到靈藥田旁,見靈藥田裡長著那些早就沒了藥性的靈藥,碧玉歪著樹腦袋想了下,緊接著,身上的枝椏揮動,將那些沒有藥性的靈藥都清理了出來,然後,樹身上的一片玄月碧蘿葉打開,從裡面掉出大把大把的靈藥來。

看到那些靈藥,蕭瀟差點熱淚盈眶了,竟然都是九鱗峰上碧玉種植的那些,想不到碧玉早就把那些靈藥給收好了。

碧玉全身枝椏忙碌了起來,一邊梳理靈藥田,一邊小心翼翼的把靈藥種下去,還不忘讓蕭瀟給他拎湖裡的水來澆灌靈藥田。

因為靈藥,蕭瀟把哭得滿地打滾的大白丟到了一旁,忙不迭的給碧玉打起了下手,就連渾身金黃,圓滾滾的雲彤也加入了其中。

在蕭瀟看來,這麼多的靈藥,等遲墨來了就可以煉製很多丹藥了。

而在雲彤看來,這麼多的靈藥,他可以煉好多好多炸丹了,簡直是完美丹生!

至於大白老爺,他已經不再哭天搶地了,趴在靈藥田旁虎視眈眈的盯著雲彤看,似乎有把對方吞吃掉的衝動。

迫於大白老爺的壓力,雲彤忍不住從蕭瀟給他的儲物袋裡掏出一粒炸丹,然後朝大白丟了過去。

灰色的煙霧瞬間將大白裹在了裡面,然後,蕭瀟就看到大白一邊怒吼一邊跑,灰色煙霧裹著大白一起跑的畫面,最後,大白老爺連帶著灰色煙霧一起跌進了湖裡。

從湖裡爬上來的大白老爺,大臉上的表情更加委屈了,這隻丹靈竟然敢對本大爺出手,好想吃了他!

蕭瀟眉眼含笑,一臉得意道:「知道厲害了吧?雲彤的炸丹可是很厲害的!」

大白在心裡吐槽,又是一個怪胎,丹靈不會煉丹藥,竟然會煉什麼炸丹,歪門邪道!

作為歪門邪道的丹靈雲彤此刻正非常殷勤的跟在碧玉身後忙活著,在雲彤看來,只要他討好了碧玉,就能得到很多很多靈藥。

蕭瀟拍了下正在用眼神想將雲彤凌遲的大白,道:「我可是指望著雲彤的炸丹來滅人門派的啊!」

一聽滅門派大白眼睛就亮了,再回味了一下蕭瀟的話,大白眼睛更亮了,萬萬沒有想到,這炸丹可比丹藥更有用,打架完全不怵,一丟一大把,炸死他們!

然後,大白老爺甩著小短腿湊到了雲彤身後,換上一臉諂媚的表情,「雲彤,給幾顆炸丹我玩玩啊。」

雲彤看著突然就轉變了態度的大白,一臉疑惑,剛才可還是想生吞活剝了他,怎麼一眨眼就換了個人似的?

蕭瀟沖雲彤眨了眨眼,雲彤還是一臉懵逼狀,然後碧玉用樹枝捅了雲彤一下,塞給了雲彤一顆清靈果,雲彤呆愣了下,從儲物袋裡掏出一把炸丹,被大白眉開眼笑的接了過去。

大白老爺拿著炸丹歡天喜地的玩去了,碧玉繼續埋頭種靈藥,留下一臉獃滯的雲彤在梳理剛才的事情,腦容量有點不夠用,好捉急!

兩個時辰過去后,碧玉終於把從九鱗峰上帶來的靈藥都種好了,甚至把剩下的靈藥田也給梳理了一遍,然後碧玉走到蕭瀟身旁,樹身上另一片玄月碧蘿葉伸到了蕭瀟面前。

蕭瀟有些疑惑的把手伸了進去,神識進入玄月碧蘿葉,片刻后,她已經淚流滿面。

如果說,九鱗峰上的靈藥和她的所有家當都被碧玉收起來了是開心的話,那當她看到整個雷神殿里的所有法寶,丹藥,功法等云云總總的東西都在一片玄月碧蘿葉中的時候,她的心情是悲慟的,師父師伯們在最後關頭竟然還記得給她留下雷神殿的一切!

過了片刻,蕭瀟抹去了眼淚,對碧玉道:「四師伯的那些靈藥我們另外種植一片靈藥田,等靈藥成熟后就讓遲墨煉成丹藥存放起來或者直接封印,法寶功法那些你先幫我存著,回頭遲墨回來了讓他在煉製個須彌戒用來單獨存放。」

碧玉點著樹葉腦袋,然後去開闢新的靈藥田了。

蕭瀟深吸了一口氣,跟上碧玉一起過去開闢靈藥田了。

一人一樹加上一丹靈,開闢靈藥田的速度很快,不到兩刻鐘就開出了一大片新的靈藥田,在碧玉種植靈藥,蕭瀟澆水的時候,大白老爺回來了。

玩了大半天炸丹的大白老爺此刻是一身花花綠綠的,看上去像是被炸成這個模樣的。

大白還想再要些炸丹來玩,被蕭瀟給拎著耳朵制止了,她還指望著炸丹來滅人門派呢,怎麼可以讓大白都玩光了。

被拎過耳朵后的大白老爺直接就老實了,看到碧玉還在種靈藥,心想怎麼另外搞靈藥田出來了,再瞅了眼種下去的那些靈藥,大白就沉默了,碧玉在種的那些都是雷神殿四師伯玉衡種植的那些靈藥,雷屬性靈藥偏多些,上古靈藥也很多,他經常跑去找玉衡老頭討丹藥吃,跑的多了自然就認得那些靈藥了,畢竟玉衡老頭最喜歡跟靈藥嘮嗑了。

想到雷神殿,大白心中那團滅人門派的小火苗更加旺盛了,他恨不得現在就跟遲墨匯合,殺真武派個片甲不留。

誒,等下,他忘了最關鍵的,玉衡老頭種的靈藥都在這裡,那就是說,另外幾個老頭的那些兵器法寶也都在這裡?!

一想到雷神殿的東西早讓碧玉收起來了,四大宗門那些人連個屁都沒得到,大白心裡突然就爽了起來,滅人門派,傻眼了吧,白忙活了吧,活該!

蕭瀟跟兩個蘿蔔頭一起忙活了大半天,終於把靈藥都種好了,歇了一會兒后,蕭瀟決定帶大白和碧玉參觀參觀她的隨身空間,尤其是碧玉,畢竟以後他就生活在這裡了。

「碧玉,我帶你四處看看吧,以後這裡的靈藥就全靠你打理了。」蕭瀟朝碧玉笑著開口道。

碧玉晃著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響,愉快的回答蕭瀟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