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爾頓的強大,只有冥王殿這個真正的掌控者才會真正的明白。

0

一天的時間,就能夠明顯的判斷出這群人的行動軌跡。

秦穆然很好奇,到底是哪些人,還在京城如此活躍,趁著過年的期間作出如此的事情。

蔣有為看著秦穆然一個電話,就說可以搞定了,他心中更是納悶。

不過秦穆然身為百將之首,他的人脈,他的能力,蔣有為不會懷疑。

「秦將軍,那現在怎麼辦?」

蔣有為看著秦穆然,想要他拿定注意。

秦穆然看了眼蔣有為,淡淡地說道:「先將這群人的屍首存放到殯儀館吧,同時安排一些精銳的巡捕幫忙,明天,應該就是行動的時候了!」

「明天,就可以找到這群人了?」

蔣有為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不然呢!我剛剛可是連老臉都豁出去了,求人幫忙,要是還找不出這群混蛋,我真的可以去死了!」

秦穆然白了一眼。

「行!那我現在就通知下去,讓手下的人開始準備!爭取明天能夠將這群人繩之於法。」

蔣有為點點頭道。

「好!那我就先走了!」

秦穆然說著,便是站起身來,離開了京城巡捕房。

——————————轉眼,便是第二天到來,秦穆然昨天一夜都在關注著這個案件,不過,即便回到秦家,秦穆然也沒有放棄修鍊。

一夜的盤坐,《元龍訣》修鍊的越發精純。

睜開眼,雙目中射出一道精芒,秦穆然身軀一震,周圍的空氣彷彿水滴入湖泊之中泛起的漣漪,一輪一輪向著周邊擴散。

現在,秦穆然感覺自己的身體充滿了力量,若是能夠遇到沖氣境的強者,他絕對想要好好討教一番。

「有時間,我去找葉老過下招!」

不知道是不是秦穆然自己膨脹了,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了這樣可怕的想法。

葉孤城雖然如今修為不再是沖氣境了,可作為唯一一個嘗試衝擊先天之上而不死的存在,秦穆然相信葉老的強大。

修為,不代表實力!

葉孤城的實力,估計仍然可以媲美沖氣境!

「滴….滴…..滴……」

就在秦穆然想著什麼時候去找葉孤城的時候,秦穆然的手機突然想了起來。

拿起手機一看,赫然是霍爾頓的號碼。

「老大,搞定了!」

秦穆然還沒有說話,電話那邊便是傳來了霍爾頓激動的聲音。

「這麼快?」

秦穆然看了看時間,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霍爾頓的實力。

這一天的時間還沒有過去呢,霍爾頓竟然都已經完成了。

「查到什麼了嗎?」

秦穆然問道。

「總共篩選出十個人!」

霍爾頓說道。

「十個人?!你確定?」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有些懷疑。

「確定!我是通過大數據來進行的篩選還有比對。」

霍爾頓稍微解釋了一番原理。

「從這些被害者的地址,再按照沿途天網系統記錄的身影,利用幾何模塊,在利用曲線定理,將他們可能經過的路線都記錄了下來,然後再進行比對,最後篩選出來的這十個人!」

「我靠!別跟我講這些,實在是太搞腦子了!不過現在篩選出來十個人,那也好,我先讓巡捕房將這十個人盯住就是了,我就不信,這十個人裡面沒有一個!」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老大,圖片我都已經給你發過去了,你注意查收一下!」

「辛苦了,等我什麼時候回去,喊你和其他兄弟們一起喝個酒。」

秦穆然說著便是掛斷了電話。

打開手機,冥王殿的專用郵箱已經收到了霍爾頓發來的照片。

整整十張照片,下面還各自匹配了一個文檔。

霍爾頓不光將這群人找了出來,同時利用冥王殿的渠道,查到了他們的身份。

秦穆然一張圖片,一張圖片地看著,可是,當他看到最後一張圖片的時候,瞳孔驟然一縮!

怎麼會是他!

秦穆然心中大駭,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裡面竟然還有他!

吳承傑!

最後一張照片竟然會是當初在四九會所門口,秦穆然偶遇的大學時候的老同學。

這個從來自湖省的吳家大少爺竟然會跟這件事產生了聯繫。

不過,在秦穆然的腦海里,第一時間便是想要將吳承傑給Pass掉。

因為這個不可能。

吳承傑錦衣玉食,從小就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而且,他為什麼要跟第一組有瓜葛?

這完全都聯繫不上啊!

但是,冷靜了幾分鐘后,秦穆然卻是雙眼微眯,盯著吳承傑的照片,若有所思。

當初,富家大少怎麼了,以第一組的能力,夏國這麼嚴防死守,不還是讓他們抓住可乘之機,侵入了不少的人?

許子顏,中海許家的大少,地位比吳承傑高上太多了,可就算是他依舊還是被第一組抓住了把柄,成為了間諜!

在吳承傑和霍爾頓的技術之間,秦穆然還是更加相信霍爾頓的技術!

將所有的資料看完以後,秦穆然拿起手機,撥打了龍天正的電話。

「小子,又怎麼了?」

龍天正沒好氣地問道。

「我說老龍,得虧了我是個男的,我要是個女的,遇到你這樣的,我肯定會罵你是個渣男!」

秦穆然鄙視地說了一聲。

「什麼玩意兒?渣男?什麼叫渣男?」』龍天正顯然對於流行辭彙不太了解。

「說了也不懂,簡單點就是穿了褲子就不認人。」

「小兔崽子,拿我開玩笑呢你!滅門案子你調查的怎麼樣了!我跟你說,別整天不當回事!跟第一組牽扯上的都不是小事!」

龍天正氣憤地說道。

這小子自從被封為百將之首以後,這膽子是越來越大,說話越來越不靠譜。

以前多多少少對自己還有些敬重,現在可倒好,直接就明目張胆地開玩笑了!

「這不就來跟你彙報情況呢嘛!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秦穆然白了龍天正一眼,淡淡地說道。

恍惚間,秦穆然的腦海里已經浮現出龍天正暴跳如雷的畫面,只是,這正好隨了秦穆然的心意。

誰讓他火大呢,找個機會讓他發泄下,也是挺好的,但願他能夠理解自己的一片用心良苦。 “這鬼娃娃死定了!”

胡籽作爲貴族學校四大勢力之一的紅娘子勢力,對於鬼娃娃很是瞭解,當然他更清楚蘭天的實力,所以他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然而他話音剛落,黃大師立即反駁道:“不,想要鬼娃娃死沒有那麼容易!”

周圍人轉頭看向黃大師,眼中充滿了不解。

胡籽疑惑的打量着黃大師,猛然間他臉色一變,轉頭看向天空中。

“轟隆隆~”

天空中驟然出現一道百丈寬的裂縫,隨即一隻長滿紅毛的巨爪從天空中降落了下來,直直向着蘭天抓去。

“天啊!那是什麼怪物?居然可以撕破包裹着貴族學校的結界?這也未免太強悍了!”

“禁忌,這是傳說中的禁忌!一直聽說鬼娃娃身後一個禁忌存在,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一陣驚呼聲從空間中四面八方的傳來,一些還沒有死光的殘餘小勢力不斷驚呼道。

蘭天臉色驟變,連忙向着空中的巨爪打出幾百道拳,巨爪在空中微微一滯,但緊接着以更快的速度抓向蘭天。

“麻蛋!我想起來了,那個鬼嬰是他的孩子!”

一向淡定的諸葛第一看到那巨大的手爪不由爆了句粗口,瀟然和金輝滿臉驚恐地看着巨爪,好像傻了一般。

“蘭天,你這小人!忘記曾經答應過我的事情麼?我說過不準傷害我的孩子!”

聲音如雷聲般在天空中響起,巨大的聲音帶動大地不斷地震顫着,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耳朵,甚至有人專門用靈體在身體周圍組建了一層屏障。

“這個是聲音?莫非是他?對了!他之前好像聽到過的!”

胡籽聽到聲音,臉色一變,想起了剛纔冰翎體內的那道白霧。

“沒錯!這鬼娃娃可不是一般人可以造就出來的!肯定是他的傑作,只是他爲什麼現在纔出手呢?”

胡籽看到那巨大的聲波帶動空間後,蘭天打向鬼娃娃的拳影消散在空中,而鬼娃娃身後的黑色圓球上不斷掙扎的臉龐消失不見,心中暗道。

蘭天大聲迴應道:“輪迴者!並不是我先違反承諾的,而是你自己先要毀約的!”

空中巨大的紅毛手爪頓了片刻,隨即感慨道:“原來如此!看起來實驗是失敗了!”

那聲音結束,巨大的紅毛手爪向着黑色球體便抓取,諸葛第一和蘭天長長的出了口氣。

衆人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但看到場中的變化,心中越發覺得這黑色球體不簡單。

然而就在此時,陡變突生!

鬼娃娃擋在黑色球體面前,大喝道:“滾開!你滾開!你不許接近媽媽!”

紅毛手爪一頓,停了下來,然後空中響起一聲幽幽的嘆息聲。

凡是聽到這聲嘆息的御鬼士,心中都不由浮現出一絲悲慼。

胡籽大驚失色,心中更是充滿了震驚!

“果然如此!剛纔只不過是他的投影,根本連他實力的十分之一都沒有發揮出來!現在.他也沒有露出全身,可是精神感染已經讓所有靈體都心中悲慼!他究竟有多麼的強大?”

顯然不僅僅是胡籽想到了這一點,還有其他人也想到了這一點。

“當年的他還只是陰魂境,沒想到現在已經成長到如此強大的地步!輪迴者.實在是太可怕了!至於我?叫什麼諸葛第一?真是丟人啊!”

諸葛第一心中沮喪,喃喃自語,但隨即將目光移向瀟然肩頭昏迷的賈志文,眼中迸射出耀眼的光芒。

“不過雖然我不行了,可是我還有希望!如果利用它,說不定御鬼盟還會恢復當年的榮光!”

正當人們心中各自盤算着自己的事情時,那洪大的聲音再次響起。

“讓開,孩子!我想你已經應該知道,人死不能復生!既然你的媽媽已經死了!那麼。。”

“不!媽媽會活過來的!”鬼娃娃怒聲道:“我查到了!黃泉,七葉還魂草,鬼璽,還有輪迴者的血脈,只要激起了這些東西就可以讓媽媽活過來的!”

“你從哪裏得知的?是誰告訴你的?蘭天,是你麼?”那聲音暴怒道,紅毛手爪一轉,將蘭天抓在了手中。

蘭天臉色漲紅,渾身骨骼發出咯吱咯吱的響動,臉上充滿了憤恨的表情。

“輪迴者?怎麼可能是我?我。。”蘭天反駁。

“沒錯!就是蘭天告訴我的!”鬼娃娃突然插口道。

“你。。”蘭天剛說了一個字,那紅色手爪猛然一捏,一團血霧瞬間在空中爆開!

“死,死了!貴族學校的校長,當年叱吒風雲的蘭天,竟然就這麼死了?”

所有人呆呆地望着天空中的那團血霧,眼中充滿了震驚。

然而他們大多數人並沒有發現鬼娃娃看到天空中的那團血霧後,長長的舒了口氣,似乎輕鬆了不少。

“盟主,蘭天就這麼死了?”金輝震驚的問道。

諸葛第一微微皺眉,搖搖頭,道:“不,他不可能那麼容易死去!我認識的蘭天沒有那麼脆弱!”

諸葛第一話音剛落,天空中的那團血霧驟然一凝,變成了一張猩紅的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鬼臉圖案!

“輪迴者,你果然是想要我的命!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讓你感受一下詛咒之力的力量吧!”

蘭天的聲音再次響起,那鬼臉圖案尖嘯一聲,瞬間變成比紅毛巨爪大了兩三倍。

“不好!這蘭天居然將詛咒之力提高了幾百倍,而且他還吸收着周圍怨靈的力量!他這是要做什麼?難道想要毀滅貴族學校麼?”

諸葛第一看到天空中一道道半透明的虛影向着巨大的鬼臉飛去,融入其中,驚怒交加。

同時他從懷中拿出一道符咒,向前一甩,一個金色的八卦門戶出現在他的面前。

“在這個空間中,我沒法發揮出全力,我們先離開這裏!”

瀟然和金輝聽到諸葛第一的話,連忙扛着賈志文鑽進了金色八卦中,而諸葛第一則恨恨地看了一眼天空中的鬼臉,也消失在了原地。

“不好,社長被諸葛第一帶走了!”

高氏兄弟一直在注意着賈志文的情況,如今看到賈志文被諸葛第一帶走,立刻驚呼出聲,然後就要衝向漸漸消失的金色八卦。

“小心!”

郝大寶大叫一聲,將高氏兄弟撲倒在地,只見一道無形的波紋從他們的頭頂飛過,擊在他們旁邊的巨石上,巨石瞬間化爲粉末。

“郝大寶,我們兄弟兩又欠你一命!”

高氏兄弟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石粉,出聲說道。

郝大寶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緊緊地盯着河牀上黑色球體。

黑色球體上一陣蠕動,慢慢地浮現出一張人臉,而郝大寶看到那張人臉後,臉色大變,驚叫道:“那張臉不是小川的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聽到秦穆然要跟自己彙報情況,原本正要發作脾氣的龍天正突然愣了下。

這才一天的時間都不到,就又有新情況了?

這速度,怎麼可能!

「你查到了什麼?」

龍天正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