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月沉不動聲色地走過去,眉頭微微蹙下,抽了張餐巾紙墊在板凳上才坐下。

0

「老闆,點菜!」夏念念連菜單也不看,張嘴就來:「要兩個素菜拼盤,一碗皮蛋瘦肉粥,再來一份小龍蝦。」

片刻后,夏念念將素菜和皮蛋瘦肉粥推到霍月沉面前,還幫他掰開了衛生筷子,招呼道:「吃吧!」

「你常來這裡吃飯嗎?」霍月沉假裝隨意地問。

「以前常來,我讀高中的時候還在大排檔打過工呢!」夏念念笑笑,一點不介意的說起自己的過去。

霍月沉接過筷子,看著她熟練的動作,眉心微蹙。

她可是御尊集團總裁夫人啊!

再怎麼不受寵,也不至於這樣吧?

看來他掌握的消息並不全面,和夏念念本人相去甚遠。

夏念念帶著手套,盯著眼前的小龍蝦兩眼放光,笑眯眯的開始剝蝦。

一邊剝蝦,還一邊安慰喝著稀飯的霍月沉:「這個辣,你不能吃。」

說完她把剝好的蝦放進嘴裡,非常滿足的發出一聲讚歎。

霍月沉突然就覺得眼前的稀飯索然無味了,盯著她因為吃了辣椒而微紅的唇:「小龍蝦好吃嗎?」

「很棒!」夏念念對著他豎起了大拇指。

非正常戀愛 「我也想試試。」出於安全考慮,霍月沉平時根本不可能吃這種街邊小吃。

現在也不知道怎麼的,輕易就被夏念念給勾起了食慾。

夏念念慌忙說:「你胃疼,能吃嗎?」

霍月沉已經學著夏念念的樣子,將一個小龍蝦剝好扔進嘴裡。

婚寵之小妻不乖 一入口,他濃眉就緊緊蹙起,這是什麼味道?

又辛又辣,還很嗆人,胃裡一陣翻江倒海,他幾乎忍不住想要吐出來!

但是觸及夏念念擔心的目光,他馬上就保持住一臉淡定的表情,有模有樣地說:「還不錯。」

「不錯吧?」夏念念聞言立刻笑了,體貼的幫他夾了兩個放在盤裡:「那多吃幾個!」

吃過了大排檔,夏念念搶著買單。

霍月沉將單子一把搶過,淡淡地說:「我從來沒有讓女人買單的習慣。」

吃得有點多,夏念念提議散散步,兩人便在街上閑逛,不知不覺就走到了護城河邊。

「霍總,今天真是謝謝你!」夏念念突然說。

「謝我什麼?」霍月沉不解。

夏念念停下步子,對著乾淨清澈的護城河吸了口氣。

晚上的空氣讓人覺得精神一振,她扭頭誠懇地說:「反正就是想要謝謝你。」

霍月沉淡然一笑,深邃幽遠的黑眸在她臉上掃了下,慢慢開口:「這樣的謝意太沒有誠意了吧?新一季的春裝要上市了,如果你真的想謝謝我,不如回來工作。」

「可是我……」夏念念垂眸,眸光微微閃動。

看出了夏念念眼裡的掙扎,霍月沉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收:「如果你是因為劉碧麗的事情,就大可不必自責。」

他擲地有聲地說:「劉碧麗靠緋聞上位,形象的確不適合神話集團,就算沒有你這件事,我也會換人。」

「可她的背後是莫晉北。」夏念念語氣酸澀地說。

「那又怎樣?莫晉北已經結婚了,他這樣的行為讓人不齒。結婚就是一輩子的承諾和責任,我的愛情觀就是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霍月沉的話鄭重有力。

夏念念小嘴微張,愣了好半天,才語氣帶著一抹辛澀地說:「你以後的妻子一定很幸福。」

霍月沉斂了下眉,抬起頭,仔細的看著夏念念,過了好一會兒才把某種情緒壓抑下去。

霍月沉開口誠摯地說:「回來工作吧!你是堂堂正正,認認真真的工作,那就不需要對任何人妥協。如果下次再遇到困難,你就應該挺直了腰桿打倒困難!」 夏念念透過霍月沉的臉,看到的是真誠和期待。

她抬眸,語氣帶著認真地問:「如果這個困難太強大,我做不到呢?」

「那就看你怎麼選擇了。」霍月沉回答得很快,語氣堅定:「看你是選擇逃避,還是勇敢面對。這世上除了生死,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

夏念念沉默了。

霍月沉說得很對,她不該還留念這段食之無味的婚姻,她應該鼓起勇氣創造自己的新生活。

堅定了信念,她豁然開朗地說:「霍總,謝謝你,我明白了,我這一次不會再逃避了,我明天就回來上班!」

夏念念婉拒了霍月沉送她回家的提議,她自己打車走了。

霍月沉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幫她關上計程車的門,揚起唇角:「我期待你的回歸!」

等到夏念念乘坐的計程車開走之後,霍月沉的濃眉瞬間就擰在了一起,走到路邊,腳步都有些踉蹌。

他扶著牆掏出手機,費力地按下一串號碼,報出了自己的位置:「我想我要住院了。」

不多一會兒,一輛汽車橫衝直闖地衝到他面前,一個帥氣的年輕男子跳下車,風風火火地喊道:「月沉?我的老天!」

撒旦奪婚:御用俏新娘 霍月沉被緊急送進了一處高級私人醫院,一頓人仰馬翻后,他躺在Vip病床上,白皙的手背上扎著針頭在輸液。

「你不知道你自己什麼毛病嗎?你居然敢吃街邊攤?你瘋了嗎?」年輕人急得跳腳。

年輕人的大嗓門讓霍月沉的太陽穴突突疼得厲害,他不情願地說:「光霽,小點聲。」

「月沉……我說殿下!你接近夏念念那個女人不是為了對付莫晉北嗎?你怎麼能這麼大意去吃路邊攤?萬一敵人在暗地動手腳可怎麼辦?」白光霽沒好氣地說。

沒錯,霍月沉就是A國大皇子。

A國君主一向對政事漠不關心,現在A國分成兩派。

一派是以大皇子霍月沉為首的大皇子黨;而另一派則是皇叔霍浪為首的皇叔黨。

霍浪一邊支持沒本事、年紀又小的二皇子,一邊聯合C國御尊集團的莫晉北。

以A國國內資源作為交換條件,爭取到了莫晉北在財力上的支持。

霍月沉當然不會袖手旁觀,針對莫晉北制定計劃。

假意接近他的妻子夏念念,企圖找到機會狠狠瓦解莫晉北的勢力。

一想到那個天真純潔的女人,霍月沉冷峻的五官變得有些柔和。

白光霽的質問頓住,臉上變了變:「月沉,你不會對那個女人來真的吧?」

霍月沉微揚的下巴點了點,非常隨意地說:「是又怎麼樣?」

白光霽嘴角一抽,用手扶額:「你到底怎麼想的!」

霍月沉閉目,身體往後靠:「我的計劃不會有問題的。」

「她可是莫晉北的妻子!」

「她不幸福。」霍月沉輕抬起眼皮:「那個男人對她不好,並不愛她。」

「你別忘了,她只是我們利用來對付莫晉北的工具!」白光霽狠狠地抿唇。

霍月沉輕輕合上眼皮,不再說話,只是輪廓分明的下巴卻綳得很緊。

白光霽也沒有再說話,他嘆了口氣。

看著霍月沉堅定的側臉,他深知他一旦打定了主意,就誰也沒有辦法改變。

莫晉北調查后得知,劉碧麗在新品發布會上氣焰囂張,要神話集團的員工給她下跪道歉,才引得神話集團總裁不快,更換了代言人。

這讓莫晉北很生氣。

在他的女人里,劉碧麗算是爬得最快,最引人注目的一個。

可她的性格卻太過驕縱,攀上他這個高枝后,更加目中無人,隨意打罵工作人員。

莫晉北跟娛樂圈的女人來往,一來是因為御尊集團的舊派勢力盯得他很緊。

在他還沒有完全掌握御尊集團的時候,必須要掩人耳目,讓他們以為他是個一無是處的花花公子。

二來而是為了旗下的娛樂公司。畢竟女明星出名最快的辦法就是和他扯上關係。

但是,他討厭不聽話和痴心妄想的女人。

他現在還沒有離婚的打算,所以凡是覬覦「莫太太」這個位置的女人,他都會毫不猶豫的甩掉。

助理按照吩咐,拿著一堆剛進娛樂公司的新人照片進來。

莫晉北漫不經心地對助理交代:「以後劉碧麗的電話我都不接,讓她乖乖聽話拍戲,給公司賺錢。」

助理愣了下,劉碧麗自從跟了總裁之後就無比囂張,仗著總裁的寵愛,在他們面前儼然是一副女主人的姿態。

還以為總裁對她有所不同,沒想到也不過如此。

莫晉北一張張的翻看照片,顯然沒一個滿意的。

「媽的,智障!長成這樣也想出道?」

「這顏值村口都走不出去,叫公司怎麼包裝?」

「怎麼還有個十六歲的?做什麼明星夢?老師寒假作業布置得太少了吧!」

莫晉北態度惡劣,說出的話一貫的賤而毒。

他不滿意地把那堆照片統統扔在桌上,腦海里突然就浮現出了一張白玉生香,明眸皓齒的臉。

霍月沉身邊那個女孩倒是長得不錯,比劉碧麗強多了。

一看就是大家閨秀,氣質容貌不輸給莫晉北任何緋聞對象。

莫晉北修長的手指撫著稜角分明的下巴,不知道在想什麼。

「總裁。」助理輕輕咳嗽了一聲,好像有什麼事情想要彙報。

莫晉北拉回了思緒,看到助理還沒走,蹙眉道:「還有什麼事?」

「錦雲苑的傭人說太太最近都不在家,好像是……搬出去了。」助理小心翼翼的彙報。

莫晉北的臉上露出一絲不耐煩,揉了揉自己有些疲憊的眉心,語調淡淡地說:「以後不用給我彙報那個女人的事情。」

莫晉北隨意的一個決定,讓他後來後悔不已。

「就她吧!」 我不是東亞病夫 莫晉北選了好半天,終於選了個有兩分像腦海里那個女人的照片:「通知她收拾下,等下陪我去拍賣會。」

夏念念重新回到神話集團上班,因為她拒絕給劉碧麗下跪道歉,讓大家對她多了幾分敬重。 夏念念將資料送到霍月沉的辦公室,他拿起一件外套正要出門,見到她便開口說:「你來得正好,有一場拍賣會,你陪我去看看。」

「我?」夏念念有些猶豫地說:「可我沒有禮服。」

霍月沉溫和地笑笑:「你想什麼呢?這個拍賣會不需要穿禮服去。今天拍賣會有不少著名品牌的珠寶,能找到新一季服裝設計的靈感也不一定。」

夏念念一聽,立刻眼睛一亮,點頭答應。

拍賣會現場擠滿了人,隨著會場的開放眾人魚貫進入。

不少人都帶著筆記本熟練地敲打,左一個右一個地接電話,氣氛熱烈。

夏念念第一次到這種場合,忍不住東張西望很是興奮。

突然門口的記者全都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地沖了過去,拿著相機攝像機高高舉起,閃光燈對著剛進門的莫晉北前後左右咔咔地閃個不停。

莫晉北面無表情的被一個打扮漂亮的女人挽著,是個陌生的新面孔,眼尖的記者認出她是新人模特米曼兒。

嗅到了八卦味道的記者,馬上意識到劉碧麗的風光不再了,風流花心的莫晉北又換緋聞對象了。

記者誇讚道:「莫總,您今天的女伴很漂亮!」

米曼兒朝著莫晉北身上靠了靠,含情脈脈地看了一眼身邊的男人,笑得一臉羞澀。

「她的確是個不錯的女人。」

莫晉北不置與否,丟下一句凌磨兩可的話之後,抬腳往會場走去。

突然莫晉北狹長的黑眸一眯,他竟然看到了霍月沉和那個女孩。

他們並肩坐在一起,女孩手裡拿著拍賣名冊,正對著霍月沉在說什麼。

霍月沉微微傾身,顯然十分認真的在聽她說話。

莫晉北沒由來的腳步一轉,臨時改變方向,朝著他們走了過去。

「這不是霍總嗎?」莫晉北張口招呼,語氣無風無浪。

「莫總,真是巧啊!」霍月沉起身和他握手。

「霍總也對這個拍賣會有興趣?」

莫晉北和他寒暄著,眼睛卻不著痕迹地瞥向了他身邊的女孩。「這位是?」

夏念念看到他身邊的女伴又換人了,那個囂張的劉碧麗居然一個月都沒有堅持住,她冷笑了一下,看向莫晉北的眼神里充滿了不屑。

霍月沉幽遠深邃的黑眸轉了轉,淡然地介紹:「這位是夏小姐,是我公司的設計部助理。」

莫晉北有些疑惑地摸摸下巴,開口的聲音低沉好聽:「夏小姐有些面熟,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

夏念念原本緊繃的唇角突然一松,沖著莫晉北微微一笑,語氣里有顯而易見的不屑:「莫總恐怕對每個女人都這麼說吧?」

說完之後,她看也不看莫晉北,直直落座。

霍月沉也非常敷衍地說:「拍賣會就要開始了,不好意思莫總,失陪了。」

這兩個人居然這麼不給面子,莫晉北臉色變得有些陰沉。

會場的另一端,霍月沉像是非常無意地說:「莫晉北怎麼又有新歡了?這人品真是,嘖嘖!不知道他老婆怎麼受得了。」

夏念念看到莫晉北身邊的女人,恨不得把整個身體都掛在他身上,時不時的沖著莫晉北的臉上親兩下。

莫晉北伸出長臂,把貼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攬進懷裡,旁若無人的和懷裡的女人調情。

夏念念攥著拍賣名冊的手緊緊握起,唇角狠狠地抿成了一條直線,一句話都不說。

拍賣的第一件東西,是英國著名設計大師高級手工定製的一條鑽石項鏈。

「一百二十萬。」莫晉北舉牌。

米曼兒以為莫晉北拍項鏈是送給她的,激動地摟著莫晉北的脖子親了兩口。

夏念念緊繃著唇角,原本的好心情一掃而空,沖著霍月沉說:「我不太舒服,我出去透透氣。」

霍月沉擔心地問:「要我陪你嗎?」

「不用。」夏念念吐出兩個字,直接站起來,頭也不回地朝會場外走去。

外面是一個不大的人工湖,夏念念站在湖邊,心裡像是塞滿了石頭一樣的沉。

想起那刺眼的一幕,胸口某處開始有些恍惚的疼痛。

她還記得剛剛嫁給莫晉北的時候,她就像是做夢一般。

直到她真的一身白紗,坐在海藍色大床上時,她心中還是不敢置信,她真的嫁給莫晉北了?

她睜大眼睛看著房頂的水晶燈,鋪滿整個婚床的玫瑰花瓣,貼在牆上的大紅囍字,心頭泛起絲絲縷縷的甜蜜。

可她一直等到半夜,莫晉北都沒有出現。

她打開電視,跳出的卻是莫晉北摟著一個女人進酒店的畫面。

上面有著大大的標題「御尊集團總裁新婚之夜和嫩模作樂,疑新婚妻子已經失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