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電之劍道,亦因此誕生。

0

但是第一件事,還要將葉小仙的傷治好,帶些用品,將她儘快送回山谷,不然帶着她,二人這一路就生死難料了。

前路無限曲折,一路斬荊披棘。 拍賣會之上驚現那聖獸血脈的幼崽!讓斗鬼神不由疑惑重重,轉而向那顧彥問去!

顧彥此刻也是反應過來,隨即微微道:「這幼崽想必不止這一隻!一般的踏雪虎一胎會有六個以上的幼崽!所以這一隻肯定是那其中血脈含量最少的!而那其餘的幾隻,恐怕都已經有主了吧!」

顧彥不愧是經常來拍賣會的人物,一句話就說通了斗鬼神心中的疑惑!這拍賣會屬於皇室,那其他的幼崽恐怕也直接的留在了那皇室之中!而眼前這一隻則是血脈含量最少的,也就是最不可能感悟那絲血脈的!所以皇室為了掩人耳目,特意拿出來一隻拍賣!就成了今天的壓軸之物!

「哼!這皇室也都是些老狐狸!竟然只拿出來一隻!想必這也是那血脈含量最少的那一隻吧!」

此刻,坐在另外一間貴賓室的王然臉上滿是陰沉之色!那皇室無意中得到了幾隻蘊含白虎血脈的幼崽,他也是知曉!所以他今日也是特意為了這幼崽而來!沒想到那皇室不僅只拿出了一隻,並且看樣子還是最差的那一隻!

場內的氣氛變的壓抑起來!眾人的呼吸也是急促!這隻蘊含白虎血脈的幼崽實在是無價之寶!誰要是得到,說不定就能擁有一隻聖獸!此刻就算是心如死水之人,也不由心動起來!

「好了!這幼崽的珍貴程度我也不多少!一萬金幣起價,開始拍賣!」

老者見到眾人眼中的炙熱,不由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便直接喊出了天價來!讓那不少人頓時心扉意冷!一萬金幣。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付得起的!

「兩萬金幣!」

就在這時,一位中年人眼中滿是瘋狂之色。隨即便高聲喊了出來!價格也是直接的翻了一倍!

「二萬五千金幣!」

「五萬金幣!」

「十萬金幣!」

此刻,眾人完全的瘋狂起來!價格也是瘋狂的向上攀升!很快就達到了十萬金幣之數!讓人不由咋舌!

「二十萬金幣!」

顧彥此刻也是高聲喊了一句。這幼崽他也是眼熱!如果能夠得到,自然是最好!顧彥的價格直接在翻一倍,不由讓那原本正在高聲競價之人,心中一陣冰涼!不說這個價格,就光說那顧彥的身份,也是他們惹不起的!

「三十萬金幣!」

不過也有不畏懼那顧彥之人,叫價之聲也是從另外幾間貴賓室內傳來!由於貴賓室內被牆所擋,所以眾人也是看不到裡面究竟是何人!

「五十萬金幣!」

就在這時,那王家所在的貴賓室內突然傳來一聲冷漠的聲音!價格也是直接提高二十萬!讓眾人不由心顫!五十萬金幣。足夠培養數萬的軍隊了!

「是王然!」

顧彥自然是知道那喊出五十萬的價格是那王然!臉上也不由難看起來!這王家雖然和顧家統稱為三大家族!但是那王家的財力,根本就不是那顧家所能夠比的!如果顧彥在叫價的話,那麼到最後丟顏面的也只是他而已!想到這,那顧彥便決定不再摻合!雖然那幼崽吸引人,但是得不到也是沒用!

「六十萬金幣!」

在王然喊出五十萬金幣的時候,場內也是一靜!隨即又有一名女子的聲音,從另外一間貴賓室內傳出!

「這裡面還真是卧虎藏龍啊!看來還有不少隱藏在暗中的勢力!」斗鬼神此刻心中一稟!光從這叫價來看,這幾間貴賓室內的人都不懼那王家!並且財力彷彿也能與之相抗!

「七十萬!」

「八十萬!」

價格還在繼續向上攀升著!而到最後,也只有那寥寥三人參與競價!分別是那王家。和剛才的那名女子,還有另外一名老者的聲音!這三人都是在那貴賓室中,讓人看不清面目!

「一百萬!」

王然此刻咬了咬牙,眼中滿是瘋狂之色!他也沒有想到今日竟然會遇到兩個絲毫不給她面子的存在!就連那顧家都已經放棄。而兩家似乎還沒有任何的退卻之意!

「哈哈。。。。王家果然是財力雄厚!我便不參與了!」

那老者在聽到王然喊出一百萬金幣的時候,也是一笑!這踏雪虎就算是成年的,也只有那數百枚金幣而已!然而只是個幼崽。竟然就達到了一百萬金幣!雖然這幼崽體內有一絲白虎的血脈,但是能夠真正的演變成那聖獸白虎。卻是萬中無一!在歷史之上,也有那些體內蘊含聖獸血脈的地階凶獸幼崽!但是毫無例外。那些幼崽最終都沒有感悟到那一絲血脈,沒有完全的進化成聖獸!

「一百一十萬!」

就在這時,那女子的聲音再度的傳出!令眾人一顫!看來這女子也是對那幼崽勢在必得,竟然和那王然爭鋒相對起來!

「敢問閣下尊姓大名!在下王然,聽你這聲音,面生的很啊!」王然此刻眼中閃過一絲精芒!嘴上卻還是溫和的說道。這女子既然不懼怕他王家,那絕對是一股強大的勢力!不過他王然也不知道在這皇城之內,還有這等人的存在!如今他說出了王家之名,其中的意思也就是讓那女子注意一下!他乃是王家之人!

「外表溫和,內心陰沉!你這王然之名我也是有所耳聞!不過我的名字,倒是不提也罷,說了你也不知道!」

女子冰冷的話語令那王然瞳孔一縮!這女子竟然公然的侮辱與他!一道殺機在王然的眼中爆發而出!不過那女子似乎也有所依仗,不懼怕自己!令那王然一時竟然說不出話來!

「這女子好強勢!」

斗鬼神此刻心中一驚!這女子竟然公然的向那王然施難!看樣子也是有幾把刷子!此刻那四周的眾人心中也是無比震驚!他們也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人敢對那王然不敬!令他們對那貴賓室內的人,也不由的充滿了好奇之心!

「一百二十萬金幣!」

王然此刻顏色陰沉的要滴出血來!為了這一隻不知道能不能進化成聖獸的幼崽,竟然發費了那麼多的金幣!他的極限,也就是那一百二十萬金幣!如果那女子在喊出高價,他也只能退讓!畢竟這是拍賣會,屬於皇室之人!就算是他們,也得按照規矩辦事!

「一百三十萬金幣!」

就在那王然臉色難看的時候,那女子的聲音再度傳出!讓那王然一愣!隨即雙眼便充滿了陰毒之色!如今他也是沒有絲毫的辦法!畢竟這已經是他的極限!

那老者此刻聽到女子的聲音,眼中也是充滿了興奮!一百三十萬金幣,這可是一個龐大的數目!

「還有人沒有叫價的!」

老者自然也是知道肯定沒有人在叫價,只不過他也是按照那規矩,喊了一聲!

斗鬼神此刻聽后,滿臉的笑意!他要做的就是出名,如今正是時候!

「二百萬金幣!」

淡淡的話語從斗鬼神的口中傳來!不僅直接震傻了眾人,就連那顧彥此刻也是一臉的震驚之色!他從來沒有想到這斗鬼神竟然會叫價,並且一下子直接提升七十萬!可謂是太過駭人!

無數人的目光都向那斗鬼神所在的貴賓室看去!但是也只是看到一面牆壁罷了!

「那人是什麼人!」王然此刻心頭一顫,雙眼也不由微眯起來!這和王然在一塊的人絕對不簡單!竟然一下子就叫出了天價!令那王然也不得不重視起來!(未完待續。。) “小仙,與你同行至古城的三王爺,如今在何處?”楚月來等葉小仙第二天醒來,傷勢好了些問道。

“他剛剛離開一天,不然只怕也凶多吉少。”葉小仙憂傷的道,楚月來的問話再次讓她想起了那夜的血,她的心裏忽然好想殺人。

“你還是到山谷裏和如煙、夏芸、花嵐她們一起吧,報仇的事交給我。”

“我不,我要跟你去。”

“你要明白,他們的勢力太龐大,我一個人進退自如,你不要再陷在裏面,好麼?小仙,你就聽我最後一次。”

“……”葉小仙沉默不語,蒼白的臉色,人顯得有些憔悴。

楚月來站起身讓她慢慢地思考,自己走到窗前,進了京城,應該怎麼才能安全的帶走狄雅芝,還不能被人懷疑。

思慮良久。

他喃喃自語道:“唯有讓她有個合適的藉口自己出城,然後……。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極冷的微笑。

“月來,我可以不跟你去,但是你要答應我,不要再讓我聽到不好的消息,我要你好好的像現在一樣回來看我,還有……我想要個孩子。”

“……我都忘了,小仙你的毒還沒有解,今晚我們就解毒,你就……他湊近了葉小仙的耳朵嘀咕了幾句。

葉小仙蒼白的臉色一紅。

但是她卻無法笑出。

她不過是想借着楚月來的愛和身體得到自己最需要的關懷和安慰。

一日夜的纏綿。

二人極盡歡愉之樂,周公之禮之美。

翌日。

楚月來出去買些生活用品回到客棧時,推開房門,忽然看見地上的血,窗外一道身影閃過。

再一看。

葉小仙斜斜地倒在地上,嘴還在一張一合的動着,嘴角胸前都是猩紅的鮮血。

他一咬牙,還是沒有追出去,畢竟報仇沒有救人那麼重要和緊迫。

他一邊用帶有雷電之力的內功爲葉小仙療傷、止血,一邊手捂住葉小仙不斷涌出鮮血的胸口,地上已經一片猩紅。

此殺手殺人的時機、殺人的手法都讓楚月來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陰險的利用奄奄一息的葉小仙破壞了自己追出去的機會。

雙眼通紅的楚月來,輕輕地托起葉小仙的頭,放在自己的膝蓋上,他全力的激發自己的內力,從還裏拿出一粒丹藥放在自己的嘴臉咬碎後渡給了葉小仙。

十息之後。

“小仙、小仙,挺住,是誰幹的,他長什麼樣,知道麼?”

“……無……聲和……小……”葉小仙藉着楚月來最後的努力,和藥力說出了幾個字,人頭一歪。

一代紅顏,可惜薄命。

“無聲,我草你媽,暗河,又是沒死絕的暗河,好好好,你們他媽的殺我一個親人,我就殺你百個殺手,還有那個小字,難道是小唐?那個賣給自己糖炒栗子的小唐姑娘?”

楚月來大悲之下,整個房間裏的東西忽然都漂浮了起來,連桌子都懸浮於半空。

他抱起葉小仙,沒有騎馬,沒有拿買的東西,只是帶着武器,直直地走着,他身後懸浮的所有東西,忽然間全部寸寸碎裂,然後被震成渣滓。

楚月來就這麼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

他走出客棧,走到馬路,走出城門,所過之處,物品具裂或漂浮後墜地。

這種從未見過的詭異情況,讓老百姓大呼見鬼。

他滿衫鮮血,人的面部表情狀若鬼神,邁步之間帶着旋風,無數的生死之氣在周身四處不斷的交替,盤旋,久久不曾散去。

他在極度的自責和憤怒中竟然再次進入了“先知”境界,他無需看眼前的世界,卻能明白這周圍的一切。

楚月來這次進入“先知”境界與前兩次有很多不同,第一次是見到了無數武道宗師,千年來的傑出大宗師,第二次卻見到了用出那充滿“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充滿生機的一劍“小李飛刀”。

郭鐵劍讓自己提前多年進入了自己一直追求而不得的劍道境界。

在那以後,楚月來的武道日趨完善,劍道也越發出世高絕。


葉小仙的死極大的刺激了他,可是這只是一個誘因,他在山谷內因雙修雷電之力,化解了衆女的“鼎爐之毒”後,因禍得福的內力大進,還自動吸回了不少原本屬於自己的內功,在雷電之力和幾女體內不斷被提煉、滋養的內功,在今天終於突破了臨界點。

楚月來從今天這一刻,進入這個特別的“先知”境界的一刻,他開闢了一個世界。


一個武者的世界,武道的境界已經超凡入聖。

他自己的武道,纔是最適合自己的,也是最好的。

這次進入“先知”的境界時間極長,他直愣愣地震飛了無數把守城門的士兵,撞爛了城門邊上不遠的城牆,讓無數的百姓,無數的官兵嗔目結舌。

江湖中人也不僅歎爲觀止,白家的人已經報給家主白傾城知道。

白傾城立即騎馬追出城外。


可是她明明看到楚月來就在眼前走着,抱着已然仙去的葉小仙走着,可是白傾城的馬就是追不上楚月來看起來緩慢的腳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