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諾的腳步不斷交錯著向明楓靠近,雖然看起來不像是有章法,卻處處都與龍庭遊俠的天趨戰法暗合,恐怖的赤色劍芒此時幻化成無數血紅的龍影掃過戰場,即使是數十米外全副鎧甲的復國軍重裝步兵一旦被這龍影的餘波碰到,也會瞬間被殺氣爆得粉碎。

0

雷諾此時籠罩在詭異的赤色龍影之下如同一個殺戮的屠夫,龐大的鬥氣威壓已令普通戰士連武器都無法握住了。正如高階劍客在使用高階劍術時恐怖的殺氣令弱於自己的對手無法拔劍一般,鬥氣形成的威壓,也具有這樣的效果。

可明楓不同,雖然霜神訣與炎神訣兩套高原至高劍法都無法使用,經脈上的霜炎抵制也許使他一輩子都不會回到自己的巔峰狀態,但他依舊是高原第一劍客,心中的驕傲使他在面對雷諾這樣的對手時胸中的殺意有增無減!

兩人還有不到三十步的距離。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整個戰場上只有雷諾腳步踩在地上的沙沙聲,戰士前進的方式與劍客不同,而是跳起又落下,飛躍正常人十步左右的距離,大地在高階戰士的腳下驚恐地戰慄著。

明楓卻巋然不同,彷彿成竹在胸,面對山嶽一般壓來的鬥氣威壓,他甚至仍舊負手,桀驁之中透出龍息劍客不可侵犯的尊嚴。森冷長劍揚起,「嗖」地一聲,天地之間的風變得凜冽起來,戰場上頓時飛沙走石,明楓那沾著凝固血液的白色劍裝迎風而舞如同風帆,大風起兮,頭冠滑落,一頭如同流淌水銀的白髮飄散在狂風之中……

龍息劍平舉,劍身上迸發出綠寶石般的光芒,劍客一字一頓地說:「風……散……雲……流……式!」

向前沖的雷諾不禁遲疑了片刻,「風雷四劍訣」四個大字無比清晰地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就在此時劍客逆風飛起,長劍上的綠芒如同長鯨吸水正甩在暗紅色的龍影之上。

在讓所有人耳膜刺痛的巨響中,龍影下的雷諾悶哼了一聲,顯然是剛才吃了暗虧,咬緊牙關,更多的鬥氣從手臂上灌入劍中,一條赤紅色的巨龍逆著綠光朝前方的明楓撲去。

明楓的身影縹緲如狂風中的落葉,隨著風向後飄去,正躲過了赤色巨龍的鬥氣封鎖範圍,那殺戮斗心釋放的鬥氣凝結為的巨龍一頭栽在明楓剛才站的位置上,只見紅光一閃,破碎的無數龍影覆蓋向方圓數十米的空間,無數凄厲的慘叫聲從軍陣中傳出來,碎裂的鎧甲四散濺射又引起了更多的傷害。

然而處在紅色戰芒中央的明楓巋然不同,甚至連用劍阻擋的意思都沒有,卻是毫髮無傷,甚至連劍裝的衣袍都沒有斷裂的跡象,只見一層深綠色的類似防護結界的光暈真實地擋在明楓面前與紅芒哧哧地碰撞著。

身為劍客的明楓絕對不可能擁有幻術師的防護結界,那這隻可能是風散雲流劍了!貨真價實的卻劍門絕學,風雷四劍訣!

此時龍息綠芒再次璀璨,長劍又一次用力劈下。雷諾顯然沒有想到這樣的一擊之下,居然傷不到明楓,只得繼續灌入鬥氣支撐自己的戰芒。但經過硬撼幻術師至高防禦泯天結界,又施加了覆蓋萬人的戰吼,即便是在鬥氣狂暴與戰吼的刺激之下,再加上霸天巨劍霸道殺念的加持,雷諾還是覺得有些疲憊了。

復國軍中凡是略懂劍術的人,絕對不會不知道風雷四劍訣,這一卻劍門最高劍技,第一劍就是風散雲流,蘊含狂暴的風系元素並凝結成氣罩保護自身。

屬性劍術本來就不多,只有機緣巧合的雅比斯家族拓來的炎神訣和驚才艷艷的劍神霧雲霜創立的霜神訣,下面就是這風雷四劍訣,至於風家的風屬性劍法,大多數劍客都覺得不值一提了,細數高原劍術,一招之中攻守兼備的也就只有這風散雲流了。

聯想到劍魔明楓為劍神弟子的謠言,眾人見到他施展風雷四劍訣也就不足為怪了。可是下面的一切卻又讓人費解了,風劍之後的火劍:火雲焚天,冰劍:霜天雪舞,乃至雷劍:雷動蒼穹都沒有出現,只是又一道更加強橫的風系劍勁裂天而下,劈在雷諾的戰芒之上。

戰士的直覺告訴雷諾,硬撼這一劍會造成怎樣嚴重的後果,他退後幾步,抬起右腳砸在地上,鬥氣灌滿身體的情況下,這一腳竟然將大地踩出一道數尺寬,一丈多深的裂縫揚起的沙塵迎上青色的劍勁。

在另一側圍觀的紫華城軍團一齊歡呼起來,用武器敲擊著鎧甲發出整齊的碰撞聲。因為雷諾這一式「裂石穿雲」正是巔峰戰士的標誌性技能,雷諾自己卻在不知覺中使了出來。

正因為戰士是日趨沒落的職業,更多的年輕人更願意去做十步一殺,千里獨行的劍客,而不是苦練體力,以力勝巧的戰士。所以戰士的數量少之又少,很多軍中的戰士不過是去戰士行會混上個半年一年,討一張文牒來軍中任職,便不再鑽研體力與鬥氣了,所以擁有鬥氣的戰士更少,以至於當高階戰士爆發出他們原本的實力時,令所有人感到震驚而難以接受。

狼性總裁別亂來 「金獅萬歲!索風萬歲!」 大叔,要抱抱 紫華城軍團的戰士高舉起索風的黃金獅子旗,漫天揮舞起來。另一方面。綠華城樓上的綠華城守軍受到友軍的鼓舞,原本就戰力不俗的逆龍軍團發奮而戰直將復國軍又逼回了城牆邊,甚至有幾處的巨盾都已經被推倒了,千斤的鋼鐵巨盾朝下方密集的復國軍步兵壓下去,一時間血肉橫飛,慘不忍睹。

聽到遠處接連不斷的慘叫聲,明楓只覺得一股無名業火直燒得自己要喪失理智,他駕馭起一道劍風飛上高空,風雷四劍訣作為卻劍門鎮派絕學又怎麼可能輕易傳授給旁人?縱使是霧雲霜,也不可能違反門規,為何他兩次施展的都只是風散雲流?那不過是他劍客大會時在劍客驛館兩次目睹紫轍與霧雲霜用風雷四劍訣退敵才強記下來的,說起心法,其實根本沒有。

換言之,若是明楓有真材實料的風雷四劍訣,縱使沒有霜神訣,炎神訣,莫說一個雷諾,兩個三個也只有倒斃劍下的份。 越飛向高空,雲風翔心法的效果就越來越明顯,輔以風家心法的卻劍門「風散雲流」式竟然比之單純修鍊紫虛若谷功的卻劍門劍客隱隱更勝一籌。

所謂雲風翔心法的要旨正在於引天地之風入體,輔助凌雲劍法,甚至凝成劍意鴻陣。劍意鴻陣也一直以來也都是高原公認的風系劍術極致,風散雲流式不過是風雷四劍訣起手式,所以才屈居其下,而下面的就是北野劍派的迴風舞葉劍,這初窺天地之風門徑的劍法不提也罷……

其實這劍意鴻陣才是風家僅憑一脈劍術就躋身六大派閥的真正原因,而不是外人認為的,他們富可敵國的經濟實力。

停止了霜炎兩套神訣的修鍊,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明楓不得不將從小就有的,研究劍術的熱情投入到原本擱置的凌雲劍法和僅用來輔助的雲風翔心法之上。於是就萌生了用雲風翔心法催動風散雲流式的念頭。

六大派閥對於本源武學敝帚自珍,卻劍門更是到了對自己人都吝嗇的至高境界,生怕泄密,又怎麼可能將這兩套各自的鎮派絕學傳授於外人?可是明楓卻機緣巧合得到了風散雲流式和雲風翔心法。

雖然戰場的局勢再次逆轉,好在明楓處在高空,依仗雲風翔心法的靈巧機動,雷諾很難傷到他,明楓卻能不斷聚集風系力量一次又一次地擊打雷諾的戰芒。

穩穩地站在雲端,銀髮劍客深吸一口氣,默念雲風翔心法要訣,右手驅動殺氣,灌入龍息劍內,橫劍劃一,凝神聚氣,正是風散雲流式的起手姿勢。突然間,天地之風都變換了方向朝著明楓洶湧而來,。

明楓腳下,無論是十字火楓旗還是黃金獅旗幟的期角都向著明楓的方向飄去。鎮紙有些戰士無法抗拒強大的風力,略一鬆手,整桿大旗竟然一齊被卷上天去。

雲風翔心法念至中段,吸引天地之風入體的法門正要開啟,風散雲流式卻已經完成,不出意外的話,以明楓天生對殺氣的出色駕馭能力分心兩用,同時控制雲風翔心法和風散雲流式應該不是太大的問題。

巨大的殺氣壓迫感使雷諾感到了情勢的危急,鬥氣再次流轉全身,運用巔峰戰士的衝天戰意用霸天巨劍的劍刃割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拔出劍時,巨劍也化成了更具有威懾力的深紫色。

「霸天!我以我血證道……助我!」雷諾口中念念有詞。

這種已自殘方式增加霸天巨劍戾氣的方式霸道無比,但是吞飲了主人鮮血的霸天巨劍紫紅色光芒滾滾如潮覆蓋壓制全場,幾乎是所有在戰場上的人都問道了刺鼻欲嘔的濃烈血腥味,甚至很多久經沙場的戰士都承受不住,暈倒過去。

另一側綠華城城牆上,又一道鬥氣光芒閃耀而起。在復國軍戰士不斷的突擊下,綠華守軍已經寡不敵眾

所有人關注的只有天空中的那個身影。包括卡米拉上將在內,都在默默祈禱著:「充滿傳奇的劍客,如果你還想挽救自己的軍隊,就再次創造奇迹吧!」

灌滿深紫色鬥氣的霸天巨劍朝明楓拋擲過去,彷彿是一柄紫色的戰矛散發出無匹的銳利殺意。雲風翔吸引天地之風的法門開啟之後,肆虐的風系力量如同等待已久一般,湧入明楓的身體之中,充塞在他的經脈里,手中的龍息劍竟然變成了翠綠色,而顏色還在不斷地加深著,墨綠色,甚至還在加深,直到整個劍身都已變為了黑色,劍客才奮力斬下。

只見天空中竟然凝結出了無數碧綠劍芒的幻象,那是化無形為有形的劍意鴻陣,而此時璀璨的綠色劍芒也一齊聚攏到明楓身前,形成了一隻振翅欲飛的紅顏,似鶴立雲端,又彷彿是真的有那麼一聲高亢的雁鳴。那巨大的鴻雁向下俯衝直撲向沾染著魔王之血的紫色霸天巨劍,空氣因為極速撕裂而發出可怕的悶響,彷彿天邊的驚雷。

這時一支破咒箭矢毫無徵兆地向明楓射來,就在明楓分心的瞬間,碧綠的鴻雁一時粉碎卻仍將霸天巨劍震得倒飛出去

雖然後代的劍客都認為明楓糅合風家雲風翔心法與卻劍門風散雲流式創下的風散雲流劍意陣固然絕強卻純屬僥倖,在旁人身上則根本沒有實踐的可能,更不可能擁有成為一門新生高階劍法的可能。實屬惋惜。而明楓的風散雲流劍意陣雖然只施展了這一次,仍舊在劍術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就在這時,原本還溫馴的風系力量居然掙脫了明楓殺氣的控制,明楓的身體彷彿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以他全身的筋脈為媒介瘋狂地吞噬著周圍的天地之風。

白色的劍裝在瞬間被震得粉碎,一聲近乎瘋狂的嚎叫聲從明楓的口中發出,澎湃的風系洪流早已灌滿了他的渾身,正繼而壓迫著他的大腦,鑽心的痛苦中一個聲音告訴他,也許是雲風翔心法失控了,走火入魔了!

天地之風正源源不斷地湧入他的身體,直到將這一具血肉之軀爆成血粉為止!

意識正在逐漸地流失,而明楓身上的青色光芒卻燦爛得如同一顆翡翠色的太陽。此時戰場上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不是放棄了廝殺,而是這恐怖的風系威壓讓天空中的幻術星團,聖堂武士,和地上的戰士,全都動彈不得。

白光,一切以飛一般的速度掠過。

,」啊,奶油的,真難得。」黃髮小子說著於拿起了一片餅乾。

」我這片是巧克力。……」另一個小孩興奮地將嘴裡塞滿了餅乾。

「把餅乾還給我!」那個銀髮的少年倔強地站了起來,突然一件東西從人群中被拋了過來,正砸在理查德頭上,低頭看時才發現是那隻盛餅乾的鐵皮盒,已經有些變形了。

六個小鬼看著一身塵土的理查德,一齊笑了起來。

銀髮少年鬆開手,那柄長劍倒飛回去,穩穩地插回劍鞘里。」小師弟僥倖,大師兄承讓了。」

明楓突然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你真的願意等我傷好了一起上路!」明楓驚呼一聲嚇得站在門外的護士連葯盤都打翻了。

「我們回楓城雲瀾,或者乾脆四海為家,過了無牽挂的生活。我是一個六級劍客,你是六級幻術師,我們到哪裡都不會吃虧的。」明楓信誓旦旦地對面前那個灰發女孩說,「我的父親會祝福我們的。」

「你的酒是從哪裡來的?」黑髮黑瞳的卻劍門劍客一臉驚異。

「你的床底下……」明楓毫無猶豫地回答。

「不把霜神訣傳給你,難道讓我帶進棺材嗎?」劍神霧雲霜呷了一口酒,伸出食指沾了沾酒水在桌上寫了起來。

雲慕雪刺入雪中半寸,花容失色的風家家主空吟紫月,彷彿連手中的雲慕雪都難以握住了,她顫動著嘴唇,發出不連貫的聲音:「你,你怎麼會霜神訣?霧雲霜,他,他是你什麼人?」

明楓作揖道:「劍神霧雲霜是晚輩的恩師。」

楓葉頹殤,血雨腥風之中。「你們不是要殺我嗎?來啊!」他一隻手拍著自己的胸膛,「我就是雅比斯王裔,理查德。明楓,那些人,那些居民又有什麼錯?你們為什麼要對他們下毒手!」他的聲音沙啞在雨中緩緩地回蕩在這一座死寂的空城之中。

明楓反手握住龍息劍平舉在身前,起誓道:「我,雅比斯。明楓起誓,大業成就之後,願與翼朔雪共享江山!」

意象到此卻突然中斷了,下一刻……

下一刻卻看見一名黑衣黑髮的女子端坐在一張石質黑色王座上,身前放著一架古琴。玉指輕攏,悅耳的琴音就從那一張古琴上流淌出來。她含著笑意說道:「這一張星月琴是人間的星光為弦,月曜做的琴魂,用來彈奏《十二星月夜》,當是再好不過了。」那女子低著頭,黑色的長發垂下來,遮住她的面龐,但隱約的半臉已足以證明她的傾國容貌,「迪撒爾,你能聽懂我琴聲的意思嗎?」

金色長發散落,一臉血煙的劍客踉蹌著走了回來,僅憑長劍勉強支撐著自己的身體。

「迪撒爾!」迎面的一名紫發女子急忙衝上來扶住了他,彷彿是因為劍客的傷勢過重,那紫發女子的容顏也是若隱若現,看不真切,「我,我們輸了……」

又是一陣短暫的沉默,下一秒,漫天的火海之中,一名身披烈焰的劍士以手代劍,蓄勢的一擊化為無數的火龍在他面前凝成一條火線,原本遮天的火焰正慢慢融入到那一道細長的火線之中。

而他的對手,一身銀白鎧甲的劍士陡然張開六道光芒凝成的羽翼,輝煌如同天生的神祗,手中的寬劍甚至在純凈能量的灌輸下趨於透明,那乳白色的光芒彷彿湮滅了一切,也包括那一道蓄有雷霆之勢的火線。

「巴菲尼索斯,我以天國之名,審判你!」那寬劍已劈面而來,神聖的光輝吞噬了一切。

此時已完全失去意識的明楓突然感覺到一股力量牽引著狂暴的風系力量開始衝擊自己因為霜神訣與炎神訣並用而阻塞的經脈。 「啊!」明楓呻吟一聲,全身的刺痛感再次被喚起,彷彿萬蟻噬身一般而身邊的風系力量反而更加迅捷地湧入他的身體,剛才還可以憑藉鬥氣御空的雷諾也被這種莫名的霸道力量轟了下來。

風系力量造成的威壓,讓普通戰士連武器都握不住了。

而此時被困於密道中的翼朔雪也感受到了上方地面上可怖的風系力量,剛才還瞑目靜坐的他陡然睜開雙眼,「誰居然會有這樣的力量?明楓嗎?可他分明不是一個風系劍術的學習者啊!」

龍息劍客的身體劇烈地痙攣著,面部的肌肉幾乎扭曲,嘴巴空洞地張開著卻已發不出任何聲音,他感受到那源源不斷湧入身體的風系力量在莫名能量的引導下如洪流一般衝散了鬱積在身體里的霜勁,但龐大的力量穿過經脈的感覺仍舊讓他痛不欲生。此時一股炎勁居然憑空出現在了他的身體之中,立刻引發了霜神訣與炎神訣的霜炎抵制,周身經脈再次冰封,相互拼殺的兩股劍勁幾乎要將他的身體撕裂成兩半,而風系力量竟然在經脈中倒轉,逆向朝正觸髮霜炎抵制的方向涌去,隨著第三股力量的不期而來,強橫的天地之風在明楓的身體里與霜勁,炎勁劇烈地碰撞著,並不斷感應著周圍更多的風系力量湧入這具軀體。

明楓的臉上一時灼熱如火紅的烙鐵,一時又霜冷如冰雪,一時又化為了風系的墨綠色彩。明楓只覺得身體里一陣陣地血氣翻騰,幾次想要噴出血來,卻感覺胸前壓著一塊巨石,使不出絲毫的力量。

三種顏色不斷地變換著,而痛苦也正在不斷地加劇,那成幾何倍數增加的疼痛感一撥一撥地衝擊著明楓剛剛恢復的意識。隨著時間的推移,霜炎兩道氣勁雖然都強橫無比但卻沒有能量後續,與源源不斷地湧入明楓身體的天地之風相比正從一開始的優勢逐漸被壓制,直到完全處於劣勢。

就在霜炎兩股力量都難以自保,不得不開始匯聚成一股力量共同抵擋風系力量的衝擊時,明楓卻噴出了一大口鮮血,終於經受不住巨大的痛苦再次昏死過去,失去明楓生命力支持的霜炎兩股力量頓時萎縮,風系力量長驅直入灌滿全身。

「噗噗噗噗……」數聲清脆的響聲之後,明楓的七竅竟一齊流出血來,顯然在剛才三股力量相互碰撞激蕩的過程中,無法忍受巨大壓力的血脈已經發生了爆裂,他周圍的風系力量卻沒有消散而是以更快的速度湧進明楓的身體,彷彿是要一鼓作氣毀滅掉這具殘破的皮囊。

就在這時,原本應當湧向明楓全身令他爆成碎片的風系力量竟再次逆轉,這一次朝著龍息劍客手中握著的神兵龍息涌去。龍息劍彷彿是另一個黑洞,瘋狂地從明楓的身上攝取著狂暴的風系力量,劍身也由原本的赤紅色變成了淡綠色,很快轉為深綠,墨綠,最後又變成了漆黑的顏色,甚至那深黑還在不斷地加深,好似不是風元素而是黑暗元素一般。

另一方面,被龍息劍大量攝取后的風系力量變得柔和起來,甚至在明楓身體中那股神秘力量的引導下開始漸漸修復明楓破損的血脈與五臟六腑,明楓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臉色正逐漸回緩過來,外流的血液也止住了。雖然龍息劍吸收了巨大的風系力量但天地之風並沒有停止湧入。這樣下去只會有兩個結果,一個是明楓與神兵龍息劍因為無法吸收更多的風系力量而灰飛煙滅,另一個就是抽盡區域內所有的風系力量。

這時黑色的光芒從龍息劍上升騰起來,那氤氳的黑氣之中竟鑄劍化成了一條蛟龍的幻影,龍的幻影不斷地從龍息劍上吸收力量,經過龍息劍同化后的風系力量毫無排斥地注入了蛟龍的幻影之內。經過龍的攝取,劍上的顏色又恢復到了淡綠色,但很快又轉成了,墨綠,周而復始。隨著一次次的攝取,蛟龍的幻影竟然也逐漸清晰起來,甚至那閃耀的鱗片都清晰起來了。

這時黑色的光芒從龍息劍上升騰起來,那氤氳的黑氣之中竟鑄劍化成了一條蛟龍的幻影,龍的幻影不斷地從龍息劍上吸收力量,經過龍息劍同化后的風系力量毫無排斥地注入了蛟龍的幻影之內。經過龍的攝取,劍上的顏色又恢復到了淡綠色,但很快又轉成了,墨綠,周而復始。隨著一次次的攝取,蛟龍的幻影竟然也逐漸清晰起來,甚至那閃耀的鱗片都變得有光澤起來,鹿角也清晰起來……

終於,那一條龍活動了起來,環繞在昏迷的明楓身邊。這個銀髮的劍客此時正在神龍的環伺之下,金色光芒映照著他的面容都彷彿安詳了許多。

他身上的衣物早已在風系力量的激蕩之下化為粉末,那具比例勻稱協調的軀殼,既沒有肌肉膨脹而造成的負擔,也沒有枯瘦如柴的猥瑣乾癟,錦緞一般的膚色,就這樣沐浴在那一片涌動殺機的綠色光芒之上。

龍喉頭下的逆鱗顫動了一下,彷彿是一聲嘆息的龍吟帶著惋惜的語氣從風系屏障里傳了出來。這時封閉區域內的風系力量已所剩無幾,龍微微抬起前爪,空間里最後的風系力量漸漸化為無數碧綠色的絲線如同輕柔的薄紗覆蓋在明楓的身上。

那碧綠的絲線越來越密集,彷彿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以風系力量為針線,縫製著一件無縫的天衣。一套與明楓之前所穿樣式相同的劍客裝束在虛空中逐漸成型,另一方面,從明楓的身體,又有綠色的絲線滲透出來,顯然那些是停留在他體內的風系力量。

我是女相師 龍不愧是傳說中的生物,它就像一個設計師,以碧綠為主色的劍裝上,衣襟是墨綠色,長袍的下擺一直垂到膝蓋,正遮住大部分的身體,淡到發白的絲線則製成了極細的絲褲覆蓋在明楓腰部以下的部位,而那些從明楓身體里湧出的絲線則活動了起來,數條絲線纏上了衣袍的左肩,漸漸凝固為一條蛟龍的刺繡,其他的絲線則自下而上在劍裝上遊走,凝固成了無數逆風而上的墨綠色火焰……

龍微微抬起巨大的頭顱,彷彿是在端詳自己的傑作,隨即低低地吼了一聲,彷彿是對自己創作的無比滿意,隨後他化成一道金色光芒正照在明楓的眉心,身體卻不斷地縮小最後竟化成一條兩尺多長,散發金光的小龍纏上了明楓的腰部,正好將鬆散的長袍勒緊起來。 直到此時,銀髮劍客明楓才緩緩睜開雙眼,虛空中傳來玻璃破碎的密集響聲,四周的風系力量終於消散,那個左眉心刻著一條金色的龍紋,身穿墨綠色劍裝的銀髮劍客就這樣凌空而立,睥睨著腳下的蒼生大地。

「莫龍! 萬古第一殺神 你受死吧!」明楓一抬起頭,手中龍息劍斜指天空,聲如雷震:「我,要為我雅比斯,無數戰死的冤魂復仇!」話音剛落,一道火光已從龍息劍尖燃起,「嗖」地一聲將整柄龍息都吞沒在了火焰之中,那有形有質的火焰讓明楓感覺到了炙熱。明楓只是下意思地運用了炎神訣的法門,卻沒想到身體的霜炎抵制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有燃燒更旺盛的殺意。

「轟」一條數尺寬的火龍從劍身上飛出,環繞在明楓的身旁。

「炎神訣!」下方的雷諾與莫龍同時倒抽了一口冷氣,「終於還是使出炎神訣了嗎!」

劍客左手擎住龍息劍,右手五指張開,那條火龍彷彿理解明楓的意念一般盤旋在他的右邊,右手掌翻下,火龍從雲霄直線衝下地面,整座綠華城一齊顫抖起來。倖存的綠華城逆龍軍團在看到這樣的場景已呆若木雞,紫華城近衛軍團雖然還有戰意,但胯下的坐騎卻早已嚇得癱軟在地上。

復國軍陣中的許多戰士都是年輕人,能目睹炎神訣的神威是無數年輕劍客的心愿,當然前提是,這炎神訣的目標不是自己……他們的情緒已不自禁地高漲起來。

明楓顯然對這樣的威懾效果相當滿意,微微點頭,右手五指驟然併攏捏拳,九條火龍從地面升起,張開猙獰的大口,只一瞬間就吞噬了城樓上所有守軍的生命,魔火甚至連屍體都化為了飛灰。緊接著,九條火龍一齊自爆,號稱中部平原最堅固城牆之一的綠華城樓剎那之間粉碎,漫天的碎石伴隨著火雨扑打下來,點燃了無數的民屋,佔地數千頃的綠華城大半已化為火海。那些四散逃開的百姓,在火焰中掙扎的倖存者,又如何會得到沉浸在殺戮快感中的龍息劍客的憐憫呢?

龍傲三界,蒼生草芥!

可是這大範圍的無差別攻擊,難免也讓城牆下的復國軍遭受了不小的損失。

明楓長劍一指,撲向復國軍方向的火焰被倒捲起來,又盤旋成一條火龍來到明楓的身邊。龍息劍客的嘴角浮現了一絲冷笑,這一絲笑容終於激怒了雷諾。

鬥氣灌滿全身,雷諾高高躍起,霸天巨劍已化為紫紅色,卻不是撲向明楓,而是落在了地面之上,大地裂開一道傷痕,塵土囂天,一道鬥氣颶風以迅雷之勢朝復國軍軍陣捲去。

偏偏此時雷諾高階戰士的威壓覆蓋全場,復國軍戰士根本無法邁開腳步,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死亡的疾風夾雜著碎石奔襲而來。

果然,一道墨綠色的身影出現在了復國軍軍陣的上方,手中劍影直迎上那道鬥氣颶風,一道紅光在略微的晃動之後,將風暴擊穿,失去鬥氣支撐的石塊紛紛從空中墜落下來。

莫龍向著天空大吼一聲,只見又一道淡紅色鬥氣升騰起來,在血色的光芒中,無數瀕死逆龍軍團士兵停止了呼吸,但是更多的血色光芒聚斂到鬥氣之上,鬥氣的光芒也隨之不斷加深,終於變成了奪目的赤色。

莫龍用吸收己方瀕死戰士力量的強橫方式,暫時提升到了高階戰士的級別。

「明楓,炎神訣,又如何?」同樣是赤色的鬥氣光芒,將莫龍略顯年輕的面容勾勒地有些詭異,全身湧起的龐大鬥氣力量彷彿要將他的經脈都撕裂開來。吼聲如雷,幾乎城樓上所有的戰士,無分敵我都覺得頭暈目眩,跌倒在地,強大的鬥氣時莫龍從容地運用了鬥氣狂暴和二次狂化這樣高深的戰士技能,而鬥氣光芒也終於變成了純凈的深紫色,與雷諾爆發出的鬥氣遙遙相對。

莫龍的身形也彷彿高大了許多,寬鬆的鎧甲此時甚至卡進了肌肉當中。

原本手中握著的佩劍早在鬥氣激蕩中碾成了粉末,莫龍竟然一拳打折了城樓上一根三人合抱的石柱,雙手捧住掄了起來當作武器,那不到兩米的身影,爆發著深紫色的鬥氣卻抓著近六米長,三人合抱的石柱,彷彿是一截輕巧的實心木棍。

與此同時,在戰場的岩層之下,綠華城的地道雖然構造得嚴謹結實,但在雷諾的「裂石穿雲」和鬥氣轟炸,以及泯天結界對撼霸天巨劍再加上明楓威力逆天的龍三式:龍怒燎原,任是再結實的地道也開始崩塌了。

感受到地面微微的震動,翼朔雪果斷地站了起來。「有想要活著出去的人,都聽我的話。」他用可以蓋過噪音的聲音說。

這裡的都是他自己的親兵,當然惟命是從,紛紛點頭。

「你們是我的親信,所以,地道里不管發生了什麼,你們不能對外人提起半個字。」翼朔雪用命令的口吻說。

眾人默然點頭。

翼朔雪的雙手陡然交錯,無數的羽毛竟然從袖口中飛舞起來,「所有人拿衣物掩住口鼻,戰士把鬥氣集聚起來,劍客把殺氣也聚集起來,都傳給我!」

碩果僅存的數百人裡面,一兩道淡淡的赤色鬥氣升起,更多的是階層不同的殺氣,所有人只感覺力量在一瞬之間被抽空了。翼朔雪卻拔出腰間長劍,強大的殺氣牽引著緊閉空間里所有的力量化成白光同化進自己的身體里。一道耀眼的白芒從長劍噴涌而出,正是晨月軒劍術破軍四式中以點破面的「氣貫長虹」,那一劍正劈在石門的左側,原本建造時候,石門與牆壁之間細小的縫隙在不斷地晃動中稍稍擴大,翼朔雪抓住機會,聚集數百人的力量在一劍之間斬下,終於石門發出一聲脆響,,左下側的一角完全崩裂,碎石亂飛,未等眾人反應,翼朔雪起手又一式「蓮月劍舞」,不斷成型蓮花劍芒四射將整座石門完全炸開。

數百人爭先恐後地涌了出來,劫後餘生的喜悅讓他們忘乎所以。翼朔雪此時的注意力,被一具蒼白的屍體吸引了。它倚在牆邊因為被抽干血液而顯得無比詭異,臉上更是帶著恐怖的笑容,正是祿華城守將,繆拉。軍師翼朔雪並沒有落井下石地去踩上一腳,只是哀嘆了一聲,快步走到隊伍之前,撕下衣袖交給隊長。

原來從被困住時,翼朔雪就一直在冥想狀態,通過殺氣在精神力的控制下探索了整座密道,並在衣袖上畫好了地圖,這也是為什麼最後他劈開師門還需要用羽幻術吸收數百里的力量才能坐到的原因。

而這麼做的代價也是巨大的,他也會將自己的力量分出相當多的一部分給了這些戰士。是有一失,必有一得,這一次戰役之後,復國軍的又一大傳奇兵團,與「火楓之輝」齊名的「白銀之霜」初步建立起來。

翼朔雪此時思考得很明白,既然將他們困在這裡是索風早已布置好的陷阱,那麼在綠華城外的復國軍必然損失慘重,而且他也十分好奇,綠華城外無數強大的能量來源,究竟是何方神聖?

身影化為一道柔和的白光,僅僅數秒時間,翼朔雪就來到了密道的出口。那是一處被荊棘掩蓋的洞口,當他走出山洞時,卻看見空中的明楓被一團紫色的鬥氣光芒包裹住,根本動彈不得。

兩聲如雷的戰吼從戰場兩側響起,兩團鬥氣光芒相繼兩次戰吼的增幅之下發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雷諾手中的霸天巨劍狂舞起來,將戰意催發下的力量發揮到了極致,無數的戰芒讓他璀璨地如同一隻紫色的光球,隨後那隻光球凌空而起朝明楓撞去。

這是堪比幻術師禁咒的戰技:玉石俱焚!

明楓為了威懾索風軍而使用的龍三式:龍怒燎原已經清空了身體里集聚的風系力量,雖然破除了自身的霜炎抵制,使用炎神訣已經不是問題,但以明楓之力連續施展炎神訣龍式超越他的能力太多了。所以當面對莫龍詭異的鬥氣封鎖時候,明楓不是因為自負於實力毫不躲閃雷諾的玉石俱焚,而是真的無法移動半步了。

霸天巨劍舉過頭頂,在紫色戰芒的包裹下,戰士決絕地沖向空中的明楓。量你炎神訣再精妙也不可能硬接高級戰士破釜沉舟的「玉石俱焚」,何況被天地禁制困住的明楓又能發揮出幾成實力?紋絲不動的明楓反而讓雷諾的戰意更加高漲。「你,去死!」紫色戰芒之前還只是碗口粗細,此時已經化為遮天蔽日的光華灌頂而下,下方的所有人,連帶空中的北宮幽都已經面如土色。

只有那個劍客依舊在風中,冷眼看著面前的一切。

這時一道金光突然刺激了雷諾毫無防備的眼睛,就在戰士停頓的霎那,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發生了。一條龍,金色的龍從明楓的腰帶上飛起,騰躍盤旋了一圈又化成了劍裝上的腰帶。

明楓卻驚異地發現,天地禁制的效果竟然被解除了,說時遲那時快,殺氣如潮水般灌入右手的龍息,拼力發動了龍一式:龍傲三界,這幾乎是劍客的職業本能,那一道炎勁凝結的炎龍與紫色光球劇烈地碰撞,相互吞噬著彼此的力量。

暗紅色與紫色的光芒如新星一般縱向在空中爆發,方圓百里在的雲霞瞬間被波動的能量粉碎,天崩地裂之中,只有兩色光芒閃耀在蒼穹之間,寂滅天日。詭異的紫色與暗紅色交相輝映,卻可怖得如同世界末日的臉龐。!~!

.. 即使在空中爆炸,駭人的氣浪仍然波及整座戰場,原本公認堅不可摧的綠華城城牆在衝擊波中如同腐朽的枯葉,分崩離析,有些地方甚至被完全粉碎,離爆炸中心最近的戰士,即便穿著沉重的鎧甲仍被卷飛起來拋向後方。

莫龍下意識地用手臂擋在身前,兩腳穩穩地扎在地上,作為離爆炸中心最近的人,龐大的能量亂流讓他深受其苦。就在此時,一束白光穿過兩色光芒的亂流,兩個人影同時像兩片落葉朝著兩個方向拋飛出去。

銀髮劍客明楓口中鮮血肆無忌憚地噴在龍息劍之上,雷諾的霸天巨劍脫手而出,身體里傳來骨骼斷裂的聲聲脆響,若不是明楓身上有那件風系力量凝聚成的劍裝,沒有戰士體質的他必定會在這一擊的反噬之下被活活震死。

莫龍騰空而起,扶住雷諾,另一道白色身影也躍空而出,扶住身穿碧綠劍裝的明楓。

此時的明楓大量失血,神志已經不太清楚,被那人扶住時,微微抬頭,看到的卻只是一張銀質面具覆蓋下的面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