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絕發現雷滅陣的落雷弱了很多,最後變成跟落雷區其它地方一樣。

0

他連忙看了一下儲物戒,頓時就明白了。

「原來儲物戒之內,有三枚引雷丹,難怪這雷滅陣,會無緣無故出現。」

「雖然引雷丹被幾個錦盒封住,靈氣無法外泄,但是天罰神雷何其厲害,哪怕靈丹被封起來,都能感受到它的氣息,所以才源源不斷地在周圍落下天雷。只因為沒有目標性,才會將落雷範圍擴大,形成這雷滅陣。」

「我已經是金丹修士,這引雷丹已經對我沒用,倒是裡面這門雷系法術《九霄神雷》,似乎是五百年前雷國的鎮國法術,這倒是對我很有用。」

雷絕明白那兩人為什麼會來雷滅陣了,原來,他們就是在尋找此物。

修真一道,沒有什麼東西,比引雷丹更吸引半步金丹修士了。

雷絕將《九霄神雷》魂簡收起來,再將盒子合上,這才放入雷滅陣中的暗格之中,再劈了塊石頭蓋起來,做得非常隱藏,這才離開雷滅陣。

引雷丹帶到哪裡,就等於將雷引到哪裡,分開收藏還好,三顆在一起收藏,威力太大了,根本就避不開天罰神雷。

做好這一切之後,他這才離開落雷谷。

他原以為做得神不知鬼不覺,哪知道三十多米之外,一把迷你小劍,悄悄伸出一個腦袋,然後又一頭扎進土地里,不見蹤影。

(本章完) 房間之內,葉雄突然整個人站了起來。

「師兄,是不是想到什麼辦法了?」金二胖急問。

邪劍靈從腳底進入葉雄身上,再將雷絕發現引雷丹的事情告訴了我,所以他的反應,才那麼的強烈。

「天色不早了,你們還是先回房休息,咱們只能見步行步了。」葉雄說道。

金二胖跟霍七見他一驚一乍的,不過也沒有多想,各自回房了。

等他們離開之後,葉雄連忙將邪劍靈叫出來,細問一遍。

邪劍靈將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他。

「你知不知道,雷絕埋錦盒的地點?」葉雄問。

「我不敢進入雷滅陣,只敢在陣外看著他。埋藏地點在中間位置,雖然看得不太清楚,不過也相差不了多少,只要尋找幾分鐘,應該就能找到。」邪劍靈道。

「太好了,劍兒,你立大功了。」葉雄哈哈笑道。

「是主人安排的好,讓咱們輪留在落雷谷守著,不然我也不會發現。」邪劍靈道。

這幾天,葉雄怕落雷谷有事情發發,派三靈輪流守著。

三靈的實力,雖然不是很強,但是它們是混沌之體,哪怕遇到強大的金丹修士,也能遁到土裡面逃走,所以他根本不擔心,沒想到,終於有收穫了。

「主人,咱們快點把引雷丹拿走,離開這個鬼地方,準備凝丹吧!這個鬼地方,到處都是雷,整天轟隆隆的,吵得煩死了。」邪劍靈道。

「我馬上去取……」

葉雄剛站起來,突然發現一個非常重大的問題。

這引雷丹帶在身上,等於在頭頂裝根避雷針,走到哪,雷就劈到哪,那不異於告訴別人,他身上有引雷丹。哪怕沒遇到人搶,每天都有像雷滅陣那樣的雷轟著,他也頭疼死。

「主人,不如你在雷滅陣之中,直接凝丹。」火靈建議。

「火兒,你有所不知,衝破金丹期不是那麼容易的;突破金丹期,要引天雷入體,以雷電之力凝丹。一方面要抗禦天雷,另一方面又要引雷入體內,沒有幾天幾夜,不可能凝丹的。有些倒霉的修士,甚至半個月,都無法成功凝丹。這時候,是凝丹修士最不能受干擾的時候,輕則前功盡棄,重則殞落。所以,沒有萬全之策,絕對不能輕易服下引雷丹。」葉雄嚴肅地說道。

「那怎麼辦,總不能不拿吧?」

「找不到引雷丹,頭疼,找到引雷丹,更頭疼。」、

三靈都有些無語。

葉雄沉默片刻,說道:「我再想想辦法,如果我沒猜錯的字,魔族的人肯定有辦法。」

魔族如果沒有萬全之策,肯定不會來找引雷丹,葉雄敢肯定,冷血身上,肯定有東西可以將引雷丹收藏起來,不被天罰神雷發現,就算她沒有,她的搭襠肯定有。

冷血只是半步金丹修為,魔神王不會放心讓她一個人來執行任務,肯定有一名支援,極有可能是一名魔尊;哪怕不是魔尊,也是名金丹修士。

葉雄越想越頭疼,事情好像變得越來越複雜了。

……

第二天一早,冷血剛走出房間,外面站著一名中年男子,正是雷絕。

且婚 「雷閣主,這麼早?」冷血有些意外。

「我已經在雷滅陣之中修鍊回來了,門派的弟子都知道,我只要在雷音閣一天,從不落下修鍊,不然的話,也不會在區區五六十歲,就進入金丹中期。」雷絕傲然說道。

「雷閣主大名,我就早如雷貫耳,沒想到是這麼勤奮的人。」冷血讚歎。

「眾人只知道我的榮譽,卻不知道我背後付出了多少辛勞。為了修鍊,我只娶夫人一個,連一個妾都沒有納。」說到這裡,雷絕看冷血一眼,繼續道:「青姬小姐,你認識的人之中,沒幾個有這樣的修鍊,不納一個妾的吧?」

「雷閣主一心個修鍊,專情不一,青姬敬佩。」冷血道。

「專情說不上,只是一直以來,沒遇到中意的女人而來。」說到這裡,他話音一轉,道:「青姬,雷某是個直接的人,不喜歡拐彎抹角。自從跟你相識之後,我發現自己挺喜歡你,希望你能嫁給我。只要你嫁給我,你就是雷音閣的第一夫人。」

冷血頓時有些尷尬,紅頰道:「雷閣主,是不是太快了,咱們之間還沒認識多久。」

「咱們當修士的,主要精力還是放在修鍊上,男女私情的還是在其次;一紙婚約,又能制約得了什麼,如果不中意,到時候各自奔前程便是。」雷閣主道。

這是修真一道的普遍現象,不知道有多少在一起的修士,到頭來,各自天涯,甚至幾十年都沒見過,伴侶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可有可無的。

這話在冷血聽來,十分刺耳。

因為,她根本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

隨便跟一個男人結婚,睡覺,不喜歡就離開,這不是她的作風。

不過礙於任務,她沒有發作。

「雷閣主,青姬不是隨便的女人,咱們還是慎重考慮一個吧!」

「只要你跟了我,我不會虧待,我可以保證你進入金丹期。」雷絕突然道。

冷血心念一動,問:「雷閣主,此話當真?」

「我雷絕是什麼人,一言九鼎,修羅界誰不知道。」

「突破金丹期,要用引雷丹,難道閣主連這等逆天的丹藥都有?」

「不瞞你說,我確實有一枚引雷丹,原本想留給門外弟子所用,如果你成為我的夫人,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留給你,下面的弟子,也不敢有什麼閑話。在你服下引雷丹,凝丹的過程之中,我還可以全程為你護法,保證你萬無一失進入金丹期;金丹修士的地位,不用我說,你也知道。」

說好聽點,這是結婚,說得不好聽點,這是交易。

冷血看了雷絕一眼,頓時陷入沉思之中。

半晌,她道:「雷閣主,我才進入半步金丹期沒多久,一顆引雷丹未必能讓我進入金丹期。衝擊金丹境界的修士也不少,但是真正凝丹的,卻是少之又少。」

「這個你可以放心,我能保證你進入金丹期,自然能做到。」

聽完他的話,冷血馬上就明白了,他身上絕對不只一枚引雷丹。

看來,霍無心的儲物戒指,已經落在他身上了。

「雷閣主,你讓我考慮一下。」

冷血只能使用緩兵之計。 第二天一早,葉雄早早起床,在雷音閣周圍巡查。

他昨晚想了一夜,目前有兩個問題需要解決,第一就是拿到裝引雷丹的盒子,第二就是尋找一條適合逃離的路線。引雷丹形成了雷滅陣,一旦引雷丹被拿走,雷滅陣第一時間就會消失,雷絕馬上就會知道,如果不提早想好逃跑路錢,他根本就逃不掉。

除非他能找到空間裂縫,使用裂空遁術離開,就像從冰三重手裡逃掉一樣。

他在周圍轉了一天,都沒能找到空間裂縫。

空間裂縫數量非常少了,沒那麼容易找到。

傍晚的時候,葉雄回到雷音閣,金二胖跟霍七正在找他。

「師兄,你去哪了,怎麼一整天都不見你。」金二胖問。

「我出去逛逛,看看這周圍的環境。」葉雄回道。

「我感覺你有點神秘兮兮的,不會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吧?」霍七懷疑地望著他。

女人的感覺,還真是不一般。

「放心,我答應過的事情,一定會做到,不會出賣你的。」葉雄保證。

「希望你能記住你說過的話,別忘了,是我帶你來雷音閣的。」霍七有點不太高興。

葉雄點了點頭,直接回房間休息。

入夜,葉雄派火靈出去,看看落雷丹有沒有什麼狀況,火靈回來,說雷訟天在守著。

接下來幾天,葉雄白天出去尋找空間裂縫,晚上派三靈出去查探,發現雷訟天每晚都守在落雷谷之外,根本就沒有機會再次進入雷滅陣查探。

這天晚上,葉雄正準備睡覺,突然房間門被敲聲。

他走過去開門,冷血閃身而入。

見她來找自己,葉雄一點都不覺得意外,雷訟天這些天一些守著雷滅陣,估計她也束手無策。

「咱們聊聊。」冷血道。

「有什麼話快說,你不能在這裡逗留太久,不然被發現就麻煩了。」

「雷訟天守著雷滅陣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現在這環境,咱們只有合作才有可能拿到引雷丹,不然的話,咱們根本就拿不到。」冷血說道。

「我這幾天一直在考慮,準備放棄引雷丹。」

「放棄?」冷血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江南王的字典里有,有放棄這兩個字嗎?

「是的,放棄。」葉雄點點頭,裝成認真模樣:「我算是明白了,雷滅陣就是引雷丹帶來了,因為引雷丹在陣中,吸引天雷,才形成這麼一大片雷區。我身上沒有可以隱匿引雷丹氣息的盒子,哪怕得到引雷丸,也無法帶走,反而帶來殺身之禍。」

「我有。」冷血道。

「你有?」葉雄裝作意外。

冷血從身上,掏出一個火紅色的錦盒,上面銘文流動,一看就知道是不凡之物。

「這是火燒木製作的火盒,火克金,雷屬金,火自然也克雷,加上盒子上面有特製的銘文,只要將丹藥放在這盒子裡面,就能夠躲劈天罰神雷的感應。」 周小雲的幸福生活 冷血說道。

葉雄望著那個盒子,問:「盒子這麼小,,能裝三顆引雷丹?」

「能。」冷血重重地點了點頭。

「這樣的盒子,你有幾個?」葉雄繼續問。

冷血將手中的盒子放到他手上,說道:「這樣的盒子,我只有一個,但是我父親還有一個,這個就送給你了。」

葉雄剛才還一直在想著怎麼從她手裡騙到盒子,沒想到她這麼輕易就將盒子送給自己,讓他十分意外。

「江南王,雖然我們所處的立場不同,但是,你救過我們父女的事,我們從不曾忘記。你的人品我是相信的,我之所以將盒子給你,還將父親在這裡的消息告訴你,就是想讓咱們真誠地合作。」冷血認真地說道。

葉雄沉默半晌,這才問道:「你想怎麼合作?」

「雷滅陣的儲物戒指,已經被雷絕拿到,他前兩天向我求婚……」

「求婚?」葉雄傻眼了,急道:「他腦抽了不成?」

「他說我嫁給他之後,可以保證我進入金丹期。」

「這個老傢伙,想女人想瘋了。」葉雄罵道。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間覺得心裡很生氣。

「在修鍊一道,這種交易的事情,卻不少見。」冷血道。

「你不會答應了吧?」葉雄問。

「我沒答應,但回去跟父親商量過,父親讓我暫時答應,不過讓我提一個要求,要先拿到引雷丹。我找雷絕談過,他不答應,最後商量的結果是,在成親的時候,他把引雷丹當嫁妝送給我。」冷血道。

「真卑鄙,婚姻大事,怎麼能如此兒戲,這樣的婚姻能維繫才見鬼了。」葉雄罵道。

冷血冷嘲道:「修羅修真兩界,很多修士表面上大名鼎鼎,其實比我們魔族人還無恥,雷絕就是其中一個。他想跟我結婚,還不是想得到我的處子之身。」

葉雄有些尷尬,沒想到她連自己是處子之身都能說出來。

冷血解釋道:「為了接近雷絕,我研究過他,他這個人有處子情懷,所以……」

「所以你就騙他?」

「我沒騙他,只是用點手段,讓他知道我還是處子之身而已。」冷血道。

葉雄看了她一眼,發現她也正看著自己,頓時有些尷尬。

聶先森,請止步 一男一女,在房間中談這些,確實有點尷尬的,而且還是在三更半夜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葉雄的心突然軟了下來。

早兩天他還想跟她劃清界線,不再往來的,但是現在她送給自己盒子,還坦誠一切之後,他的心又軟了下來。

而且,她還將女孩子最私密的事情都告訴了自己,對於女人來說,要十分親近,才會跟對方說這些話的。

「冷血姑娘,既然你跟我這麼坦誠,我也跟你坦誠一下。」葉雄頓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我已經找到引雷丹了。」

「什麼,你找到引雷丹了?」冷血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道:「這怎麼可能?我跟父親來雷音閣,輪流進入雷滅陣,查了大半個月,都沒查到引雷丹,你只查了兩三天,就查到了?」

…………

(本章完) 葉雄點了點頭,道:我已經確認地點了。」

「在雷滅陣裡面?」

葉雄又點了點頭。

冷血感覺有點崩潰。

她從來沒試過在一個人面前,會產生這麼強的無力感,偏偏在江南王面前就是。這個傢伙,似乎沒有事情他辦不到一樣,他就像全能的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