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牙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神情已經失去了以往的風采,臉上也掛滿了苦澀。

0

“你們都是一丘之貉啊……呵呵……一丘之貉……”

宮三元不再廢話,拿出判官筆,凌空寫着一個“死”字。

眼瞅他就要把這個字拍出去,姜超趕緊衝上前去,用盡最後一絲力量,將自己的巴掌拍在了雷牙子的天靈蓋上。

“砰!”的一聲。

跟個西瓜爆了似的,雷牙子的身體徹底癱倒在地。

“放肆!敢從本判手中搶人,你以爲你是什麼東西?!”

怎麼說後面也有一百多個陰差看着呢。

這麼不給我面子的嗎?

姜超拿出手機伸到了宮三元的面前。

“我接到了訂單,將其制裁也是合理合法,如果你有任何不滿,請聯繫我的祕書小鑽風,具體事宜請你和他去談。”

似乎……沒啥……毛病……

宮三元感覺被自己的徒弟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打了臉。

正要發飆,肖洪卻是上前勸阻道:“總判,總判,姜乾坤制裁雷牙子也是因爲有訂單,您千萬不要生氣。”

“反正我們的目的,是要雷牙子魂飛魄散嘛,把他命魂抽出來廢了就行,對不?”

肯定對啊。

人都被姜超乾死了,自己能說什麼?

難不成和姜超再打一架?

這不是讓所有人看笑話麼。

“哎你們倒是快點啊!小翠還在廂房裏等我呢!能不能行啊?!什麼工作效率啊這是?! 青山白水巔之燕過環山 我不開心了嗷!”

宮三元連忙把手按向雷牙子的腦袋,可仔細一看,哪裏還有腦袋?

“我來我來。”

肖洪將雷牙子的命魂抽了出來。

此時的雷牙子雙眼還是一片迷茫,命魂在肉身中被強行抽出來後,都是這德行。

按照正常流程的話,要到黃泉路上時纔會慢慢恢復意識。

“妖道雷牙子,因賭命喊冤,企圖利用冥府陰司之手殺人,現已查明,證據確鑿。”

“理應滅其三魂七魄,永世不如輪迴,即可處刑,受死罷!”

說完,宮三元將懸浮在半空的那個“死”字。

徹徹底底地拍在了雷牙子的身上。

僅一瞬間,雷牙子就被一道黑氣覆蓋,整個人變得通體黑色。

緊接着便快速膨脹開來,鼓鼓囊囊的,和一個氣球似的。

“轟隆!”一聲炸響。

氣球破了,世間也再無雷牙子這號人。

所有陰差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乖乖,新任總判還真有一手啊,明明一巴掌就能搞定的事情,非要搞那麼大排場。

得當心點了,我特麼可不想當氣球!

姜超滿臉的不屑一顧,小聲諷刺道:“陰神就是厲害,殺人都自帶特效。”

宮三元可沒和姜超計較,看到那些鬼差的反應後,他也還算是滿意。

和肖洪飛過小河後,兩人跨上了戰馬。

“小超,你好自爲之!”

說完,整個隊伍忽然調了個頭,朝着西面奔騰而去。

姜超也再也承受不住,“噗通”一聲摔倒在地。

接二連三的作戰和受傷,姜超的意識逐漸模糊了起來。

瀕臨昏迷之前,姜超發了個定位在公司羣裏。

快特麼來救我,我這一睡,就起不來了!

很快,姜超便陷入了黑暗。

……

不知過了多久,一律陽光照射在姜超的臉上。

他猛地睜開了雙眼,查看起四周的環境。

是個裝修不錯的公寓。

很陌生。

但這裏令人感覺十分舒服,暖洋洋的,空氣中也瀰漫着一股特殊的香味。

姜超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有一百多個未接來電,大多數都是張順爻、羅家衛、清然打來的。

豬豬有令:總裁快到碗裏來 王天祥和朱鵬也有幾個,就連毫無人情味的馬癩子也打來了一個。

“你醒了。”

輕飄飄的三個字鑽進了姜超的耳朵。

順着聲音看去,只見一個身穿緊身體恤、百褶裙,綁着丸子頭的女人,正斷着一碗熱湯走過來。

熱湯散發出來的味道,和這環境中的香氣有些格格不入,但還是很好聞的。

姜超的肚子也不爭氣地響了起來。

想必諸位也能猜到這是誰了。

袁曉貝。

“姜隊長,快把這碗湯喝了吧,能恢復元氣的。”

姜超冷眼盯着她。

“你跟蹤我?” 公司羣,是個從不用來聊天的地方。

每當姜超在羣裏發了信息,幾乎都是在工作上的安排。

可昨晚他冷不丁地發了個定位,沒有任何文字,真的是令所有人都摸不着頭腦。

大家也都趕過去了,可到了祠堂,除了發現有過戰鬥痕跡外,只剩下一具被定住的殭屍。

很顯然,這是姜超的手筆,因爲那截袖子來自金絲聚陽法衣。

清然把那殭屍拉回了店裏,交給丁種樹保管了。

丁種樹還不知道姜超的情況,心裏也很是高興,畢竟這三階跳僵,陰氣值高達3219點。

比自己爹都值錢!

張順爻本想發動御林軍,可自己只不過是個副總裁,根本沒有這個資格。

聯繫小鑽風祕書長後,小鑽風也沒有辦法,說是找不到。

此時。

面對姜超的質問,袁曉貝也有些緊張。

“不,不是的……我正好路過老狗坡,發現你身受重傷。”

“就把你帶回來治療了,你,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怎麼怪?

這特麼可是救命之恩。

“欠你的,我會還,你說吧,想讓我做什麼?”

姜超嘛,向來如此,當初是收了劉少峯八萬塊錢,接着不就把宮三元的金龍魚送出去了嗎?

從不佔別人便宜。

袁曉貝眼中閃過一絲驚喜。

“真的嗎?!我想和你成親!我要做你的新娘子!”

寵溺嬌妻:狂少慢慢愛 姜超就這麼直勾勾地看着她,也沒有言語。

袁曉貝的笑意逐漸落寞,臉上也耷拉了下來。

“好嘛……我知道你不願意……那你把這碗湯喝了就算了……”

姜超接過熱湯,猛地灌了下去。

“啪!”的一聲。

碗被摔碎了。

姜超整個人面露痛苦之色,抱着腦袋,彷彿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姜超!你怎麼了?!”袁曉貝緊張道。

這是什麼情況?!

內臟我都用妖氣修復好了啊。

皮肉也都縫合完畢,並且已經結痂了。

只要休息好,不出三天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了。

“燙死我了!”

柯南之又一個名偵探 袁曉貝“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你笨死了,又沒人和你搶,鍋裏還有,我再端些來。”

姜超揮手道:“不行,喝這個沒用,我現在必須吃肉才能恢復元氣。”

袁曉貝莞爾一笑道:“好嘛,都給你準備好了。”

一般做完手術的人要吃得清淡,那是因爲胃部消化功能還不是很ok。

但姜超是誰呀?吃肉也沒事。

姜超拿起手機,查詢起功德點來。

滅了殭屍的6.66已經到賬了,可擊殺雷牙子的1000功德點,卻遲遲不來。

“小鑽風,這是什麼情況?那1000功德點怎麼還沒打過來?”

秒回。

“什麼1000?你這任務都沒有完成啊。”

姜超也不爽了,昨晚自己花了那麼大的代價才把雷牙子給殺了。

這會兒跟我說沒完成?

“你在搞點什麼東西?昨天雖然陰兵過境,但說到底,雷牙子還是由我來制裁的。”

“至於他的魂魄被怎麼處置,是地府的事情,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怎麼就未完成?”

小鑽風那邊也沉默了一會兒。

“董事長,事情的經過我已經從老鼠那裏瞭解到了,首先,我這邊的財務系統肯定不會有問題。”

“其次,訂單系統也不會出紕漏,那麼只有一個可能,雷牙子並不是被執行對象。”

“操控那個學生的,應該另有其人。 愛她入骨:二嫁婚妻不要逃 對了董事長,這訂單是沒有時間限制的,你慢慢來好了。”

媽的。

“你這叫什麼話?!就算不是雷牙子,但被執行人也是一個主動殺了32人的兇手。”

“更是害了249人落魄,如此罪大惡極之人,不盡快將其捉拿歸案,反而讓他逍遙法外?!”

這訂單系統肯定出故障了!

小鑽風也是無語得很。

“那你倒是去查呀,你跟我說來幹什麼?我特麼就是個發任務的好嗎?”

姜超深吸了一口氣,這的確和小鑽風沒有關係。

“行了,你工作去吧。”

“等等,董事長,你昨晚去哪兒了?大家都很擔心你。”

“我的玄光鏡也看不到你在凡間的情況,有一股神祕的力量似乎屏蔽了我的信號。”

“你不會是被哪個妖怪抓到洞裏去了吧?董事長,你可千萬不能丟了第一次啊。”

能用手機,說明姜超人沒事兒,那肯定是個女妖怪。

嘻嘻,我小鑽風真是機智過人。

“滾。”

小鑽風在羣裏報了平安後,大夥兒也就不擔心了。

很快,袁曉貝便端來了五花八門的菜餚,姜超也是飽餐了一頓。

飯後。

“姜,姜隊長,你今天還工作嗎?不如好好休息吧?我這裏的麝香對你的傷勢很有幫助的。”

姜超吸了吸鼻子。

“拉倒吧,那是掩蓋你身上氣味的東西,我得走,已經遲到半個小時了。”

袁曉貝猛地拉住了姜超的手。

“姜隊長,我,我們兩個就真的沒有可能了嗎?”

姜超搖了搖頭。

袁曉貝糾結了起來,彷彿在思考着什麼。

最終,她咬牙說道:“我在湯裏下了情蠱!你不能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也不能距離我很遠!”

姜超聽聞後,點了點頭,接着便起身走向門外。

“我百毒不侵。”

蘇大,傳達室。

“哇塞隊長,你怎麼又來啦?”顧宇昂驚訝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