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凱說道。

0

「好,那就下去看望一下這四位老朋友,看看他們今天到底想說些什麼。」

言罷。

秦穆然將手中煙頭兒掐滅,抖擻精神,在雷凱等一眾強者跟隨下,徑直下樓。

……

上午九點鐘。

在柏林酒店的一處大廳內,這裡被連夜翻新一番,地方寬敞,呈圓形布滿五個台位。

此刻。

會議大廳內,神王宮、海皇殿、太陽宮、智慧殿四大神殿已經入座。

四大神殿之主,坐在各自台位第一排,每人身後,都林立百十餘名強者。

大廳內,一片肅然,異常安靜。

四大神祗在此,他們不說話,其餘人自然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這時候,大門打開,秦穆然走了進來,雷凱和曲天馳兩人率領一眾暗衛,緊隨其後。

入座之後。

秦穆然目光掃了眼四周,微微一笑。

「諸位,好久不見,今天咱們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祗相聚,真是不容易,我給諸位已經安排好了酒水,待會兒大家一定賞個光,咱們不醉不歸,哈哈……」

秦穆然淡然笑道。

另外四大神祗,目光都看向秦穆然,尤其是波塞冬,臉色極其難看。

之前他和秦穆然就已經有了過節,今天相見,難免會想起舊事。

「哈德斯,別整這些沒用的,我們可都是大忙人,今天來這裡可不是為了蹭你一頓飯。」

波塞冬冷聲說道。

「不錯,冥王,今天五殿會談,咱們還是先談一下正事吧!」

神王宮主人宙斯說道。

聽到眾人不耐煩的語氣,秦穆然將目光看向阿波羅,神情帶著几絲笑意。

「既然這場會談是太陽宮提出來的,阿波羅,說說吧,你到底有什麼正事?」

秦穆然笑道。

阿波羅咳嗽幾聲,清了一下嗓子,說道:「諸位,我就明說吧,今天這場會談,我是想協商一下關於我們五大神殿相互停戰的事情。」

言罷。

阿波羅目光看向秦穆然,繼續言道:「哈德斯,咱們兩大神殿間的矛盾,也該結束了,你說呢?」

聽到阿波羅的話,秦穆然神情自若,靠在位置上,愜意翹起二郎腿,嘴角掛著几絲笑意。

「太陽神,當初可是你挑起戰爭的,現在,又想和談?呵呵……這算什麼,投降嗎?」

秦穆然冷冷一笑,似乎並沒有要停戰的意思,冥王殿現在佔據上風,所以並不急用停戰。

阿波羅眉頭緊蹙,臉色難堪,沉默片刻后,回道:「就算是投降吧!」

老公是高嶺之花 阿波羅的語氣充滿不悅。

當著五大神殿的面兒,承認自己投降,這在阿波羅看來是一件極其恥辱的事情。

但是事已至此,他除了投降外,也沒有別的選擇。

「就算是?阿波羅,你好歹也是堂堂五大神祗之一,說話能說清楚點兒嗎?是,還是不是!」

秦穆然語氣凌人質問道。

在秦穆然接連逼問之下,阿波羅無奈從嘴裡擠出一個字:「是!」

「阿波羅,你說停戰就停戰,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嗎?最起碼,也得給我點兒實惠的東西,你說呢?」

秦穆然笑道。

秦穆然的話外之意很明顯,停戰可以,但是太陽宮總得付出點兒代價。

阿波羅眉頭一皺,言道:「哈德斯,直接說吧,你想要什麼,金錢還是地盤兒?」

「爽快,早這樣不就好了!直接說吧,你打算開多少價,看看能不能打動我。」

秦穆然笑道。

阿波羅沉思片刻,回道:「我可以將巴比亞城和附近的地盤兒,全部送給你,如何?」

秦穆然神情一愣,彷彿對阿波羅開出的條件,很不滿意。

畢竟。

巴比亞城和附近的地盤兒,現在就已經被秦穆然佔領了,所以,這根本不算。

「不行,一口價,我要巴比亞城上游的兩城六鎮,全部歸我們冥王殿。」

秦穆然語氣強硬,彷彿沒有絲毫鬆口的餘地。

聽到秦穆然的要價,阿波羅內心一陣暗罵,這比自己還貪呀!

「哈德斯,你這也太獅子大張口了吧!這樣一來,我們太陽宮三大城市幾乎都給你了,今後還讓我們太陽宮活嗎?」

阿波羅氣憤說道。

秦穆然微微一笑,冷冷回道:「阿波羅,你好好想想,你現在有什麼資格跟我討價還價?」

如今,太陽宮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而阿波羅手裡沒有任何籌碼,擺在他面前的只有兩個選擇。

順從和毀滅! “熱,熱,好熱啊!”

趙小川吐着舌頭,不斷地喘息,皮膚和四周的火焰映照成一般的紅色,身上汗如雨下,感覺自己整個身體都快要融化了。

就在此時,空氣一顫,他感到四周的火焰瞬間暴漲,溫度也隨之提高。

原本紅色的火焰隱隱發黑,甚至連包裹着他的屏障也發出“滋滋”的響聲,開始燃燒起來。

“被發現了麼?”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縷寒光。

身上越發的炙熱,但他的心中卻越發的冷靜。

他從開始一個人來到這裏打算帶走李若曦就已經做好了拼命的準備,畢竟他的對手可是仙。

只是他沒想到他還沒有見到仙,就已經遇到了難題。

眼前的火焰顯然不普通,其中帶着一股陽剛之氣在裏面,剛好剋制了他體內陰冷屬性的鬼氣。

“可是想要我就這屈服,簡直就是做夢!”

趙小川咬牙,心中吼道。

保護着他本身的黑色屏障微微一顫,六個黑色的球體在上面出現。

球體呈漩渦狀,其中產生出巨大的吸力,那些火焰紛紛沒入黑色球體中消失不見。

趙小川驟然感到空氣中的溫度降了下來,不由長出一口氣。

“嗯?竟然瞬間將體內的鬼氣轉換成了六道輪迴之力,而且那些黑色球體很顯然帶有世界的氣息,莫非趙小川體內已經開始孕育世界了?”

畫面中看到趙小川的表現,仙眼中露出一絲凝重。

上古時期仙凡之間最大的區別除了強悍的精神力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仙人身體之內可以孕育世界。

自身在體內創造一個小世界,用自己的世界去影響外面的世界。

比如第一世他就是創造了六道輪迴,將自己本身的世界和外面的世界完美的銜接在了一起。

讓世界和他本人之間達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基本上可以說是不死不滅。

可惜到了最後,第一世想要破天,而這天早就和他體內的小世界聯繫在了一起,所以他一直無法到達最後的那一步。

因此纔有了現在身爲第十世的趙小川,希望這十世的積累可以讓趙小川打破這一方天地的牢籠。

“呼~原來是殘破的輪迴世界,而不是他本身親自孕育的世界,可真是嚇了我一跳!”

仙有感受了一會兒,漸漸發現了趙小川身上世界的氣息雖然很濃重,但是卻和他本身精神力有一絲不融合,不由長長的出了口氣。

“看樣子趙小川他現在最多算是一個僞仙,並不算是一個真的仙人,沒有自己的世界!而我的世界雖然已經殘破,可趙小川也不是我的對手!”

仙非常開心,這些年自己復活後,用各種手段不斷地提升着自己的實力。

雖然還沒有達到當年的巔峯時期,但卻使他的實力達到了七八分,最關鍵的是一些上古時期大神的寶物全部落在了他的口袋裏。

現在天地靈氣漸漸恢復,仙可以預料,等再過上個百八十年,說不定這地球又恢復會當年的修行盛世。

而到了那個時候,以自己的底蘊,說不定自己就是一方巨頭。

可這前提是自己不隕落,而現在對自己最大的威脅就是輪迴者趙小川。

“哼!看樣子這火海是困不住他了,不過這一次你借用了不屬於你的力量,我倒要看看你下一次該怎麼辦?”

仙冷笑一聲,看着畫面中臉色有些發白,快要走出火海的趙小川冷笑道。

趙小川覺得自己的腦袋很暈,頭疼欲裂,好像下一刻就要裂開一般。

這讓他感到不可思議,他僅僅是將體內的鬼氣都轉化爲輪迴之力,他沒想到竟然如此消耗自己的精神力。

更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些火焰進入自己的輪迴空間中竟然一直沒有熄滅,反而主動佔據了在自己輪迴空間中三分之一的空間,將那些鬼怪都擠到了一邊。

“該死的,終於結束了!不過讓那火焰在我的體內,消耗了我不少輪迴之力,我必須要抓緊時間了!”

趙小川終於走出了火海,轉頭看了一眼還在燃燒的火焰,心有餘悸。

不過很快他便打起了精神,向着前方走去。

前方已經算是崑崙山的山腰了,其中怪石嶙峋,其間散落着各種白骨,土地一片暗紅,看起來非常的荒涼。

趙小川看到四周的景象,微微皺眉。

崑崙山在上古時期好歹算是仙山,可現在竟然被仙糟蹋成這樣?

這讓一路走來趙小川唏噓不已!

倒不是他多愁善感,而是他融合了其他幾名輪迴者的靈魂後,也有了有關上古的回憶。

所以兩者對比之下,開始有些感觸罷了!

不過當他看到眼前的弱水河後,頓時臉色一沉,心中充滿了憤怒。

弱水之所以成爲弱水,則是因爲那弱水本身的重量要遠超於一般的水源,所以纔可以讓羽毛都不能漂浮在上面。

因此可以說是一條天然的天鏨,甚至一些靈體都不能從上面飄過。

這也是當年爲什麼黃帝的朋友西王母要將弱水作爲保護崑崙山的重要防線之一。

可是也許是因爲年代久遠的原因,弱水越來越少,所以已經無法向當年一樣組成完整的防線了。

可是仙這傢伙爲了防止別人橫渡弱水,竟然喪心病狂的通過祭靈的邪術將一條弱水變成了一條血河。

血河翻滾,其中可以看到不少的靈體表情痛苦地嘶吼着!

趙小川僅僅是在弱水旁邊站了一小會兒,便感到有種神情恍惚的感覺。

若是一般人在這裏,恐怕早就被血河中的靈體們召喚進去了。

“看着血河中的人命少說也要有上百萬條,這仙如此歹毒,若曦落到他的手中不知道要受多少的罪啊!”

趙小川又驚又怒,顧不得許多,召喚出了山河圖,決定拿出自己的最強手段,不在這裏耗費時間了。

而仙則臉色一變,看到趙小川將山河圖拿出來後,神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

之前他之所以分身落荒而逃,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爲趙小川手中有着山河圖。

“這山河圖和我手中的那幾枚九龍印都是至寶,我一定要將它得到手中。”

仙看到山河圖的瞬間下定了決心,不再觀望,打算親自出手了。 大廳之內,面對秦穆然的要求,阿波羅臉色凝重,極不情願。

雖然,他已經做好了出血的準備,但沒想到秦穆然會要這麼多。

「哈德斯,你也太貪心了,雖然我們太陽宮敗了,但如果我們背水一戰,你們冥王殿也占不到多少便宜……」、阿波羅冷聲說道。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太陽宮在和冥王殿的爭鋒當中,雖然處於弱勢,但是如果奮力反抗,確實也是個麻煩。

聽到阿波羅的話,秦穆然眉頭一皺,冷冷一笑。

「啊呦,阿波羅,既然這樣,那就沒得商量了,那咱們就繼續打,我冥王殿奉陪到底。」

秦穆然毅然說道。

阿波羅臉色一沉,內心一陣暗罵。

瘋子!

真是個瘋子!

此刻。

秦穆然早已看透了阿波羅的心思,他不過是虛張聲勢,想逼自己退讓罷了。

雖然太陽宮的確有背水一戰的能力,但是秦穆然很了解阿波羅,他絕對沒有這個勇氣。

沉思良久。

阿波羅臉上肌肉幾乎都氣的有些抖動,割讓三城之地給冥王殿,這無異於是在格阿波羅的肉。

「好,哈德斯,算你狠!」

阿波羅冷聲說道。

「你這是同意了嗎?」

秦穆然笑道。

阿波羅臉色鐵青,用沉默表示了默認,無論秦穆然提出何種要求,他根本沒有資格拒絕。

言罷。

秦穆然朝身後曲天馳看了一眼,曲天馳心領神會,立刻準備出早已寫好的合同契約,遞到阿波羅面前。

「太陽神大人,這是我們冥王早已擬定好的合約,只要簽了合約,交出你們太陽宮三城的地盤兒,咱們兩大神殿就可以停火,重新和好了。」

曲天馳得意笑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冰冷的聲音,在大廳內驟然響起。

「等一下。」

這聲音冰冷寒人,語氣中帶著几絲磅礴力量,音調沉重。

眾人尋聲看去,是海皇波塞冬。

秦穆然朝波塞冬看去,嘴角一揚,笑道:「波塞冬,怎麼,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當然,大家都知道,太陽宮三城之地,這可都是最肥的肉,如果你們冥王殿全部吞了,那我們三大神殿今天來這裡意義何在,看個熱鬧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