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克斯點了點頭:“表哥,知道你的事情!放心吧,表哥會爲你作主的!田衛主任,我問一下,那個叫南天的軍士,去哪裏了?”

0

田衛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

田衛萬萬沒有料到,雷克斯這個位高權重的星羅基地尖刀班班長,竟然要爲了自己的表弟,去公報私仇。

但是,奈何雷克斯的身份地位擺在那裏。

更何況,雷克斯此行,也是執行重要任務的。

田衛只得如實相告。

雷克斯哈哈一笑:“原來,他現在正在礦井最深處中!這倒是,省去我一些麻煩!”

“弟兄們,全體下礦井!”

雷克斯揮了揮手。

“雷克斯班長,你和南天軍士畢竟都是一個基地的官兵嘛,又是執行同一個任務,我的建議是,不要傷了和氣!”

田衛說道。

雷克斯目光一冷,讓田衛不禁頭皮發麻。

“田衛主任,你的話有些多了。我雷克斯一生行事,手上沾滿了鮮血,我根本不在乎,再加上一兩個!你也閉上嘴,論級別,我比你高多了。要是再敢廢話,我立馬找你的領導,直接撤掉你的職務!”

雷克斯囂張地說道。

田衛暗中一嘆氣:“一場龍虎爭鬥要開始了!”

不知怎麼滴,田衛從見到南天的第一眼起,就認定了,南天是一個非凡的人物! 南天聚精會神地巡視着四周,不放過任何一絲可能存在危險的角落。

可是,遽然間,小黑長嘯一聲。

南天知道有大事要發生了,正要召喚機甲,抗擊怪獸。

但是,一道奇異的白色光束,裹狹着南天“轉呀”“轉呀”!

南天被轉的“七暈八素”地,倒在了地上。

南天也不知道怎麼滴,按理說,憑藉自己九品武師的強悍身體,是不容易昏睡過去的。

可是,奇異的白色光束,就這麼讓南天睡過去了。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南天睜開了眼睛,發現周圍景象大變。

南天呼喊一些礦工朋友們的名字。

但是,根本無人迴應。

反觀四周,都是白金色的巖壁,一艘破舊的飛船,靜靜地立在前方。

“這裏是什麼地方?”

南天滿腹疑惑。

“難道,我被那道奇異的白光,帶離了礦區?”

南天猜測着。

“看來,想要解惑,必須要去那艘飛船中,尋尋究竟了!”

南天想着,便來到了飛船旁邊。

這飛船看起來非常殘破。

南天一拳打出,想直接轟開艙門,但是出乎南天的意料。

已經鏽跡斑斑的艙門,竟然中了南天一拳後,竟然沒有一丁點兒的破損痕跡。

“嗬,這艙門這麼堅固呀!我還真不信邪了!”

南天召喚出了流星機甲,變幻出了流星寶劍。

“斬!”

南天大喝一聲,運足全力,劈出一劍!

“碰!”的一聲,火花四射,碰撞之激烈,震得南天的虎口都是有些發麻。

可是,那個鏽跡斑斑的艙門,依舊沒有任何破損的痕跡。

南天心頭大震!

流星寶劍一直以來都是無堅不摧的。

南天用流星寶劍斬c式機甲,都如同切菜瓜一樣。

可是,現如今,流星寶劍卻切不可這個不起眼的艙門!

“這個飛船到底是什麼級別的?”

南天喃喃自語。

“b級,a級,還是s級?”

南天在飛船踱步了起來。

既然,強行破不開,南天就要尋找巧妙的辦法。

功夫不負有心人,南天隨手一模,似乎觸碰到了飛船上,一個關鍵性的按鈕。

“噹噹!”

飛船發出了微弱的淡藍色光芒。

機械式的聲音,傳了過來。

“飛船備用應急能源啓動,飛船功能恢復中!”

“功能恢復中,10%,20%……90%!”

“100%!”

“枝丫”一聲,飛船的艙門被打開了。

南天趕快進入飛船中。

說來也奇怪,南天一進入飛船。

飛船的艙門的就自動關閉了。

飛船內部的空間很大。

似乎,由於能源的原因,飛船內部的燈光,都不是很強烈,甚至說微弱。

一些儀器也是處於半休眠狀態。

南天加入銀河軍內部編制後,也瞭解過一些科技知識。

南天知道,想要了解這艘飛船,必須要到主控制艙中。

主控制艙中,是一個飛船最爲核心的地方。

好在,一些基本功能已經開啓了。

南天一路而行,所有艙門,都是自動開啓,自動關閉,自動識別。

南天並沒有受到什麼阻攔。

但是,小黑卻是警惕地叫了起來。

並且,小黑搖了搖頭,眼眸中,有一絲擔憂與忌憚。

見南天不爲所動。

小黑着急了,咬了咬南天的衣角,似乎想把南天給拖走。

南天抱起小黑,好好地安撫了一番。

“小黑,你不要鬧!縱然,這裏有些危險,我也要闖過去!不搞清,這艘飛船的來歷,我們就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甚至都無法離開這裏!”

南天拍了拍小黑的頭。

小黑很是聽話懂事,重新跳上了南天的肩膀。

不過,小黑的嘴裏,不知何時,多了一隻白色的小蟲子。

“咔吧!”幾聲脆響,小黑把小蟲子給咀嚼吃掉了。

南天費了一番功夫,幾乎走遍了,飛船中的所有的艙門,總算是找到了主控制艙。

不過,在幾個休息艙中,南天發現了幾具白骨。

其中一具白骨的身邊,還放着一本日記。

南天打開落滿灰塵的日記,仔細地看了起來。

關於,這個飛船的一些事情,也被逐漸揭開。

寫日記的人,自稱是克里斯蒂安,銀河聯盟最高議院的一個下議員,主管一個隱祕的科研部。

克里斯蒂安說,他們乘坐的這艘飛船,是s級飛船——“太谷號”。

“太谷號”是專爲星際航行於星際開發而研製而出的飛船,內部裝載了先進的儀器和尖端的開發武器。

最令人咂舌的,“太谷號”內一個主控制艙,有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模擬裝備,可以模擬培養,任何生存環境,進行科學研究。

克里斯蒂安是一個有權利並且懂科學的大人物,他說,他帶領船員們在星際中到處航行冒險,就是爲了尋找一奇特的基因,從而製造出一些特殊的生物。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漸漸的實驗超乎了克里斯蒂安的預料。

當駱駝祥子遇見那啥總裁 加上,遇上了星際海盜們的襲擊,克里斯蒂不得不被迫降落在白礦彗星上。

主控制艙中的生態系統中,培養而出的奇特生物,越來越多。

克里斯蒂安和船員們害怕了。

克里斯蒂安也組織船員們,進行消滅這羣生物。

但是,這羣生物卻是反擊起了克里斯蒂安。

結果,是慘痛的。

威名赫赫的,銀河聯盟最高議院的下議員克里斯蒂安與一些精銳船員們全部遇難,被他們親手製造而出的生物給消滅掉了。

不過,克里斯蒂安在臨死前,欣慰地寫道:“我慶幸,我和英勇的船員們,殲滅掉了原始母蟲!願聯盟永恆,克里斯蒂安議員絕筆!”

“s級飛船?最高議院的一個下議員?原始母蟲?”

南天讀完字跡有些模糊的日記,心中也是感概不已。

小小的白礦彗星的地核深處,竟然隱藏有這麼一個天大的隱祕!

南天一步步走到主控制艙前。

南天猶豫着,要不要打開主控制艙。

畢竟,克里斯蒂安這個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和他的船員,都因爲主控制艙中的奇異生物,而喪命了!

“嗬,克里斯蒂安,是克里斯蒂安!我南天,是南天!我不敗武王,何懼之有?”

這樣戀着多喜歡 南天說着,按下按鈕,打開了艙門,踏入了主控制艙。 “太谷號”畢竟是s級飛船,主控制艙非常大。

但是,南天一進門,就被一個巨大的東西吸引住了。

一個長達百米的玻璃罩子,就豎立在主控制艙中央的位置。

控制艙中,許多白色的小蟲子,在不停地蠕動着。

這個玻璃罩上面貼了一個標籤:“生態系統培養罩!”

“這些個小蟲子,應該就是克里斯蒂安下議員培養出來的奇異生物。”

南天喃喃自語。

這個生態系統,非常奇特,已經被克里斯蒂安改造得可以獨立工作了。

錦冠天下 縱然,飛船本身的能源不足了,也不影響生態系統的運行。

這麼多年過去了,這個生態罩子裏頭,依舊不停地分泌一些不知名的綠色營養液。

那些小蟲子,一個個大口大口地貪婪地吮吸着營養液。

“汪!”

鴆寵 小黑叫了一聲,與此同時,小黑飛跳而出,一記狗爪子抓住了兩三個白蟲子。

這些白蟲子來到悄無聲息,以至於,南天都沒有察覺到。

小黑很是生氣,小黑似乎知道這幾個白色蟲子不安好心,要對付南天。

“咔吧!”

小黑將兩三個白蟲子都給捏爆了。

小黑的舉動,好像是挑起了戰鬥的序幕。

在玻璃罩中吮吸着營養液的白色蟲子,也是停止了吮吸,它們瞪着兩顆慘白色,通明的眼珠子,怒視着小黑與南天。

南天也是用武神系統,掃描了一下這些白色蟲子。

目標:變異星隕巨獸——吞噬蟲

體能:10標準星辰值

精神力:10標準星辰值

生命力:10標準星辰值

力量:10標準星辰值

敏捷:10標準星辰值

綜合戰力:10標準星辰值

“10標準星辰值?這裏的每一個白色小蟲子,竟然綜合戰力都堪比一個九品機甲戰師。”

南天也是暗自心驚。

玻璃培養罩中的小蟲子可是密密麻麻,數量不少於上萬呀!

南天想想都暗自心驚,我滴個天吶,上萬個堪比九品機甲戰師的變異星隕巨獸,這是多麼恐怖的一股戰力。

就算是,天棋星上的星羅基地傾盡全力,也不一定能夠剿滅掉這些吞噬蟲。

克里斯蒂安下議員的這個實驗,的確是瘋狂了。

如果,在這些吞噬蟲肆無忌憚的發展下去,整個銀河聯盟,都會有危險。

南天知道不敵,這些吞噬蟲,便招呼小黑,準備撤退。

“咻咻!”

玻璃培養罩,轟然間裂開了。

無數個吞噬蟲,將南天和小黑包圍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