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謎扔了十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39:54

0

雲謎扔了十二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0:01

雲謎扔了十三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0:07

雲謎扔了十四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0:14

雲謎扔了十五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0:22

雲謎扔了十六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0:30

雲謎扔了十七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0:36

雲謎扔了十八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0:42

雲謎扔了十九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0:49

雲謎扔了二十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0:55

雲謎扔了二十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1:02

雲謎扔了二十二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1:09

雲謎扔了二十三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1:17

雲謎扔了二十四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1:23

雲謎扔了二十五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1:34

雲謎扔了二十六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1:44

雲謎扔了二十七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1:51

雲謎扔了二十八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1:58

雲謎扔了二十九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2:04

雲謎扔了三十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42:57

臥槽數完了亞歷山大!!!!!

qaq艾瑪我的小天使喲!!!!

↓以及啊哈哈哈最後是孤零零蠢萌的零伍

月下花舞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501:19:40 傍晚,巴爾巴德晚集。

小豆摸着塞滿了烤肉的肚子,和卡西姆並肩走在回返的路上,閒聊中:“團裏生面孔越來越多,每天早晨吃飯的時候都覺得自己走錯門。”

“就是因爲我們的人越來越多,現在就連王軍都不敢來干涉南區,活動纔會更加方便。”卡西姆低頭把口中的菸捲點燃,“加入的人多了,質量參差不齊也在所難免,你和哈桑、賽娜普他們留神些就是了。”

小豆皺起眉,“已經不是留神不留神的問題了。我聽說上次有人打着賊團的名義襲擊了平民的住所,現在外城裏已經有流言了。”

“你說那卡里伽亞四兄弟?”卡西姆神色平淡地從鼻端呼出一口煙霧,微微垂下眼、眸間落下一片肅殺的陰影,“已經處理掉了。”

小豆看了他一眼,手指伸入耳間墜着的兩圈銀環中有一搭沒一搭地繞着,陷入了沉默。

兩人這時已經離開了晚集。巴爾巴德晝夜溫差大,在集市裏人流密集、到處都是燒烤食物的炭火倒還覺不出什麼,這時到了外街就覺得有些冷了。

小豆不由抖了抖,打了個噴嚏。

不得不說中東黑豹子的渣萌力早就超神了——明明平時是讓人愛恨交織的猜不透,偏偏又自帶會照顧人屬性——她還沒來得及吸鼻子,肩上驟然一暖,卡西姆已經淡定地把外罩的大炮解下來披在了她身上,“要換季了就注意點,穿得太少。”

身上的長袍猶帶些體溫;他手指觸到她肩膀的那一刻,頭頂倏地浮起金色的數字。

小豆默默地看了一眼喜人的【80】下頭,刺痛人眼的狀態【進退未知的迷霧】……

先不說那逼格越來越高、讓人痛並快樂着意會了的狀態欄內容。以豆神的經驗,好感到了35到40這個區間,英雄們的狀態都會稍微轉變成心動階段;但卡西姆……從好感破了四十至今,這個讓人眼痛的狀態——它居了個然一直保持至今!

小豆品了一下,深覺兩人之間的戀愛情愫不是沒有,但貌似卡西姆騷年沒有十全十美地把它裝備好,而是把它……給放置play了了了。_(┐e:)_

渣萌渣萌,果然剖開甜蜜蜜的萌外衣,裏頭還是渣……

所幸豆神的人設不是癡戀系,玩起放置免疫術、隱藏戀心也是一把好手。遂,豆兒攏了攏身上的披風,滿不在乎地回道:“穿多了怎麼行?這裏、這裏、這裏,”伸手指了指裁剪頗風情的輕薄衣衫下露出的肩膀、兩側腰部和尾椎,“這些可都是不能捨棄的女子奧義。”

“啊是嗎。”卡西姆癱着臉屈指一彈她微紅的鼻尖,“這也是女子的奧義?”

“……你這人真沒勁!”

……

綜上,兩人一路回到了據點宿處。

賽娜普的房間和小豆的緊鄰。結果兩人走近了,率先就聽到御姐一聲熱情如火的嚶嚀。緊接御姐之後,就是隱隱約約的哈桑的聲音,伴以其他說不得的間奏……

卡西姆皺起眉,叼着煙輕吐了個槽:“大半夜的又在吵。”擡起腳剛想踹門叫他們安靜一點,肩膀就被小豆啪地按住了。

回頭一看,就見她用“哥們兒借個火”的表情說道:“最近天氣太冷,果然還是你的房間朝陽。”說完乾脆地朝他的房間跑去。

“!?喂!”卡西姆頭大地蹙眉從牙關裏吸了口氣,快步跟上去,“臭丫頭你站住……”

結果兩人走一路擡槓一路,直到到了卡西姆房間裏還在嘴炮。

小豆:“別這麼小氣,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們只要一鬧起來我就睡不着,你房間隔得遠……”

卡西姆:“上次不是已經說過了是最後一次了嗎?”

小豆:“大大晚安!”麻利地拉上被子躺倒裝死。

卡西姆:“……”默默又點了一根菸。

——每回哈桑夫婦組一鬧起來小豆就跑到卡西姆這來蹭地方睡,此優良傳統已保持了兩年之久(按哈桑同志告白成功的年份算)。不過盜賊團據點的房間裏都是地鋪,當然不存在什麼同牀的羞恥play。做頭領的又有格外優待,所以卡西姆的房間非常寬敞。

說是地鋪但又不僅於此,房間裏幾乎泰半空間鋪滿了鬆軟布料,又有順着天花垂下來的條條幔幔,佈置得野趣滿滿仿若一人國。地上堆放的刺繡長氈上還攏了些煙桿、扳指之類的小物,還有些心思精巧用料卻不十分昂貴的小玩意兒。

按小豆看來,就是一屋子的萌點(……)。

啪滋一聲輕響,卡西姆已藉着月光點起一盞掌上小油燈。昏黃燈光下,他有些慵懶地靠在牆邊離她不遠處,拿着手上的地圖就着手上微弱的燈光專注地端詳,散落的髮辮在線條秀凜的側臉上落下明暗陰影。

小豆將被子拉到鼻端,慢慢合上眼,直到少年的身影在只餘一線的視野中融化成柔和的暖色。

……

次日清晨,卡西姆半弓着腰、猶帶幾分倦意地從房間裏踱出來,迎面就看到了賽娜普和哈桑帶着滿背景的桃心走過來。 魚婦 他打了個哈欠往牆上一靠,在兩人經過時一腳踩上了哈桑的肚子:“你們兩個,昨天動靜鬧得太大了。”

賽娜普嘿嘿笑着立正:“抱歉抱歉。”又瞭然地往卡西姆的房間裏看了一眼,“豆子還沒醒?”

卡西姆撓着肚子又打了個哈欠,皺眉接着訓:“知道錯了就注意一點,不然她天天跑來我這裏蹭地鋪像什麼樣?”

哈桑愣了愣,“?有什麼不妥嗎。”

賽娜普接上包袱:“就是啊,沒關係的吧。老大,你們什麼時候要孩子?”

卡西姆滿臉的起牀氣凝固了一瞬,隨即換成了有些愕然的表情。微微張脣未及合攏,嘴裏的煙就緩緩滑出來,啪嗒……

掉在了地上(……)。

一秒後。

“……你們是白癡嗎?怎麼可能是那種關係。”

賽娜普立刻露出了“整個人都不好了”的表情,瞠目結舌地木了一秒後,“頭兒,你……你……你沒睡……呃,你沒出手?”

“哈!?”卡西姆滿臉的火大起牀氣,視線在兩人間轉了一圈,伸手指住哈桑:“你覺得我會對哈桑出手嗎?”

賽娜普打了個冷戰,表情切換成了“媽媽我看到了天堂”。

卡西姆嗤了一聲,“懂了?看着那丫頭感覺就跟看着哈桑一樣,不可能把她當成女人看待的。”

哈桑滿臉委屈:“啥?頭兒你就那麼討厭我嗎嚶嚶……”

還沒嚶出第三聲就又被卡西姆擡腳蹬了屁股。少年一副趕驢的姿態,滿臉嫌棄,“噓。滾去吃你的早飯。”說着腳上微微加力,把大漢蹬得往前趔趄了幾步。

哈桑小媳婦狀地捂住屁股,一步三回頭地走了;賽娜普還想說點什麼,倏地兩人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跟我睡有那麼討厭嗎?”

兩人回頭一看,小豆正抱住雙臂倚在牆上,眯着眼看向這邊。目光和卡西姆一碰,她就又盯住他,幽幽打了個哈欠:“我說頭兒,你既沒睡過哈桑、也沒睡過我,怎麼就知道睡我和睡哈桑是一個感覺?”

卡西姆的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

由是,剛剛新點上的煙也啪嗒掉在了地上。

……

早晨的事件過後,小豆內心十分淡定……朋友們,忘了一臉正氣地耍流氓是哪位聰明小帥比的保有技能了嗎?

(←_←)呵呵,攻略膠着不是第一次。突破點什麼的,豆神這就抓爪兒裏了,謝謝!

讓我們來瞅瞅輿論的重要性。時間還不到下午,賽娜普小天使已經成功地把爆炸性新聞傳遍了賊窩的每一個角落:公認西皮卡西豆居然木有睡(……)。

卡西豆(?)關係十分好是衆所皆知的,且還不是一般同伴性質的好,是頗有點知己意味的那種好——尤其是自從兩年前哈桑賽娜普好在一起動靜略大、當晚豆子蹭到卡西姆房間的事件過後,輿論上大家都很天使地認爲這就是隱性官配了。也是礙於這一點,熊青年們雖然沒事愛跟小豆這兒起個哄,但也沒人動什麼真格。

事實證明,這種和校園戀愛要素中的“傳言篇”有異曲同工之妙的輿論攻勢,對於卡西姆收效甚微……so,時機成熟之下即可反其道而行之了。

小豆一邊想,一邊從拉米爾手裏又順了半個甜瓜:“真的假的,吃的都免費?”

拉米爾是個逆來順受的萌神,還體貼地替她把甜瓜掰開了方便她咬,“好像是海古伊家的兒子突發奇想,也想參加今年的耶裏哈節慶典,所以出錢買了酒食、聘了把戲人,除了中心廣場內部的露天筵席只准貴族家的少爺小姐出入之外,廣場外圍也準富庶的平民出入,酒肉都不要錢,餘人就還是和舊年一樣只准在外街狂歡。”

小豆“嘿”地一笑,“貴族家的公子哥就是闊綽啊。今年的耶裏哈節大概有的熱鬧了……”

拉米爾溫溫柔柔地笑了,微一歪頭,彎起的脣下脣釘就耀出一點碎光:“跟我一起去?”

小豆:偶猴,約會邀請這不就來了。

話說回來,每個世界的小天使出沒率總是這麼高。拉米爾是少見的混了些許法納利斯血的萌神,加入盜賊團還是一年半前的事。他的祖父母原本是帕提比亞侍奉貴族的管家,後來因爲一場動亂家人失散流亡,成了跟隨商隊的奴隸,盜賊團作案時還是在地窖裏發現的他,那時候拉米爾渾身都是鞭傷、還發着高燒,眼看就要不行了。

結果到了盜賊團之後,拉米爾就成了一員猛將,不管是戰鬥力還是情商都十分拔羣……法納利斯血統好,不過一年和小豆的身高距離就從一頭拉到了一頭半有餘,身條兒也越來越順;再加上此戰鬥民族特有的紅髮脣釘風情翹眼角,換你,你hold得住麼?(→3→)

小豆把最後一塊甜瓜送進嘴裏,笑眯眯道:“嗯,去。”

巴扎黑。那邊的卡西姆少年,等着豆神把你的腦洞徹底鬆開吧。

作者有話要說:目死,距離榜單還差四千字,但是已過十二點……

還是繼續去寫吧,不管成不成明天換榜前都要再更一章。

~這期的霸王榜有可愛的沒見過的小天使,當然也有幼稚到死的可疑人物~

小恩扔了一個地雷沒見過的小天使麼麼噠!

浦原氏扔了一個地雷啊哈哈哈小天使連彈好幾章了貌似

~然後從這裏開始,↓進入了修羅場~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26:30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26:37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26:43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27:01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28:19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28:24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28:29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28:33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28:37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0:00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0:04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0:09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0:17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0:34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0:40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0:44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0:47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0:52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0:55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0:59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2:37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3:30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2:33:57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6-2512:35:01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4-06-2512:35:06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淺水炸彈 投擲時間:2014-06-2512:36:07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6-2512:37:06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6-2512:37:12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6-2512:37:18

~有個小天使說我也來刷屏,結果又是一個修羅場……不要爲這種事跟風啊!(:3っ)3~

北島死人渣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3:50:11

北島死人渣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3:50:23

北島死人渣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3:51:01

北島死人渣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3:51:29

北島死人渣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3:52:01

北島死人渣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4-06-2513:52:57

~於是這個幼稚精說不行只有她自己能制霸首頁所以她開闢了新一輪的修羅場~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5:52:49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5:52:53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5:52:57

賣魚強整屁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6-2515:53:02

~艾瑪終於輪到惹治癒系~

月下花舞扔了一個地雷孤零零的零伍這回有人陪伴了

無謂秋冬扔了一個地雷麼麼噠常伴我左右的小天使。 在巴爾巴德生活三年,耶裏哈節慶小豆也不是第一次參加了。在她認知裏,這個節日有些類似於豆次元中東常見的宰牲節——雖然是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但卡西姆向來是八風不動的性格、俗稱“high點低”,對節慶什麼的統統不太在意;上行下效,整個賊團都從了他的個人特色,節日當天也是一片懶洋洋的氣氛,沒人專程往有慶典的地方鑽,反而寧願趁着這一天假期在老巢裏賭幾把小錢、醉生夢死一番。所以節日當天清早小豆和拉米爾按照習俗早早爬起來準備出門時,據點裏還是一片靜悄悄,人人都睡得跟死豬似的。

小豆表示,鑑於拉米爾小天使不是攻略對象,什麼結了一側小辮兒的紅髮啦、笑起來一邊臉頰的梨渦啦、讓人忍不住想很多的脣釘啦、顯身材的節日打扮啦,此類萌點描寫果斷省掉!至於約會過程裏此萌貨的表現,爲了避免被反攻略一併也省了……小夥伴們請自行腦補。

當然這一趟外出還是相當哈皮的。慶典上酒肉免費之餘,因爲有不少趁節令來觀光的遊客,各種異域小商販、雜耍人也跟着出沒,盛景可見一斑。小豆再次表示離家已久,偶爾放鬆一下,對於她這份全年無休的心很累工作來說算是充電式的娛樂消遣……

再有。這與大基什略相似的風土,看着總讓她覺得略有那麼一丟丟心裏舒坦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