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藏死死的閉着眼,咬着牙關,女兒的痛叫聲就在他的耳邊回蕩。

0

他控制不住的嘴角抽搐,內心裏不停的告訴自己,要堅持下去,一定要忍住,就算他說了,楚琉影和君緋色真的會放了他和華兒?但是不說,她會痛苦,痛苦一輩子,甚至不會殺了他。

雲藏不停的在心裏分析利弊。

阿鷹再也受不住了,一個健步衝上前,已經顧不得尊卑,直接壓在雲翠華的身上,那劍便一下又一下打在他的身上。

「拖走。」 阿布德與艾妮塞輕聲交流了一會兒后,阿布德開口道:「李先生,對於您的新報價和誠意我們表示感謝!但是,我們覺得40%預付款16萬美元還是太高了,一般的普遍規則都是預付30%預付款……」

「阿布德先生,正因為我們把總報價降下來了,所以我們希望您這邊多付一部分預付款,以增加我們的現金流動性!畢竟我們要花大筆的資金去開模具,去購買原材料,而且這十萬副眼鏡按照你們的要求,在鏡框上要打上你們AFG公司的標誌LOGO。假如,萬一中途你們不要這筆貨的話,我們是沒法再賣給其他客戶的!」

「李先生您說的有一定道理,但是我們畢竟是第一次做生意,要麼這預付款16萬美元再稍微降一點,15萬美元如何?」

李曉凡裝作很為難樣子,轉頭用中文對唐馨怡道:「唐董事,您接受阿布德先生開出的條件嗎?」

唐馨怡抿嘴笑了:「親愛的,我沒有什麼意見,一切聽你安排……」

「那按照阿布德與艾妮塞的要求,這筆訂單太陽鏡的鏡框優化方案圖紙就要辛苦你負責了?」

「呵呵,這個太簡單了,如果需要,我現在就可以在電腦上出圖給你,不用花費太多時間,親愛的!」

「哈哈,那也沒那麼急!而且我們與他們最後的合同條款都還沒敲定……」

倆人聊了一會兒天後,李曉凡用英語對阿布德與艾妮塞道:「尊敬的阿布德先生與艾妮塞女士,鑒於我們之間的愉快的交流和為了將來我們長約的合作,我們兩個決定接受你們的條件:預付款15萬美元,餘款用信用證支付!」

「那就太棒了!」阿布德與艾妮塞舉起咖啡杯道:「祝我們合作愉快!」

對於阿布德與艾妮塞最終答應預付15萬美元的預付款,李曉凡的內心裡也已經比較滿足,只要能拿到這筆15萬美元的預付款,這筆生意對於自己而言,沒有風險穩賺。後面的信用證付款25萬美元全身利潤,退一步講,萬一收不到這25萬美元,就當自己義務勞動唄!

雙方繼續聊了一些細節,草簽了一個MOU備忘錄后,唐馨怡看時間已經不早了,建議道:

「兩位,你們如果晚上沒有其他安排的,我們請你們一起去享用晚餐,然後繼續交流可以嗎?我可以推薦幾家新加坡非常地道的清真餐廳給你們選擇,例如在新加坡蘇丹舊王宮紀念館邊上有一家叫Mamanda的餐廳就非常不錯!」

「唐小姐,太感謝了!原來新加坡還有過蘇丹王宮?」阿布德與艾妮好奇道。

「嗯,那我們就現在出發過去吧,我順便帶你們去看一下我們新加坡曾經的蘇丹王宮!」

唐馨怡帶大家去的Mamanda餐廳在73SultanGate,而新加坡蘇丹舊王宮紀念館就在邊上的85SultanGate。

唐馨怡帶著大家來到新加坡蘇丹舊王宮紀念館,介紹道:

「當年萊佛士發現新加坡后,與當時新加坡的管理者、廖內柔佛王國的阿都拉曼簽訂臨時協定,准許英國人在這裡設立貿易站。後來為方便統治,萊佛士允許馬來蘇丹和貴族在新加坡設立了王宮和府第。於是,十九世紀,當時蘇丹胡申的兒子蘇丹阿里在這裡建造了這座蘇丹王宮……」

當下的蘇丹舊王宮,時過境遷,現在已經改造成為「新加坡馬來傳統文化館」。舊王宮被改造擁有九個展廳的博物館,裡面還設有禮堂、商店和表演廣場等等,記錄著新加坡甘榜格南馬來族群的歷史、生活和文化。

王宮門口有一座建於1920年的兩層別墅,外觀的黃色曾經是馬來皇族的代表色,如今它已經順應時代潮流改造成為一家高檔次的餐廳。

這家餐廳就是唐馨怡他們今晚的目的地:Mamanda餐廳。

這是一家地道的馬來清真餐廳,環境優雅,菜式味道非常地道。

除了本地馬來風味的椰汁咖喱雞肉湯、燉牛肉、參巴魚、小扁豆炒肉、辣蝦、魚肉、甜椰絲、土豆餅等美食外,還有用數種香料烹制的印度香米飯和美味配菜組合,其中有一種特別的用辛辣紅咖喱烹制的海魚,有來自紐西蘭的優質肉眼牛排以及烤雞,以及地中海風味海鮮、沙拉以及西班牙風味什錦飯和西班牙油條之類的國民主食,菜式豐富。

四人入座后,大家分享著美食,唐馨怡繼續給大家介紹當年的新加坡與廖內柔佛王國蘇丹王宮歷史:

「前面我們談到了萊佛士與新加坡的管理者廖內柔佛王國談判。當年馬六甲被葡萄牙人佔領后,末代蘇丹不斷往南遷,曾經遷都柔佛河流域繼遷往廖內Riau,史稱廖內柔佛王國。廖內位於蘇門答臘島東部中段,東臨馬六甲海峽,與馬來半島相望,現在已經是印尼的一個省級行政區……」

優雅的用餐環境,既能享受著地道的馬來清真美食,還能從美麗的唐馨怡小姐那裡了解更多的新加坡歷史。

從下午到晚上,李曉凡與唐馨怡的接待,讓阿布德與艾妮塞倆人感覺很滿足,真是不虛此行,一個人讓他們感覺非常意外偶遇!

這頓晚餐更加加深了兩對年輕情侶之間的了解與感情。

聊天中李曉凡與唐馨怡了解到,其實艾妮塞家不在迪拜,她來自阿布扎比。阿布扎比是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首都,也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布扎比酋長國首府。阿布扎比酋長國同時也是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最大的酋長國。

與穿著簡單又清爽的唐馨怡不同,艾賽妮雖然穿著長袍與面紗,但是身上珠光寶氣,隨身背的是一限量款愛馬仕包包,手上戴的是卡地亞戒指和手鐲,腳上是香奈兒最新款高跟涼鞋……全身上下都是名牌。

從與阿布德與艾妮塞交流的片言碎語中,李曉凡大概了解到他們倆人來自當地與王室有關聯的貴族家庭。

晚餐結束前,當李曉凡聊到他們老家明州當地有一家生產液壓注塑機的企業叫海天塑機,其產量規模可能已經排名世界第一的時候,阿布德的眼睛亮了,從隨身的包里取出一本產品畫冊問道:

「李先生,你們家族工廠那裡除了太陽鏡,還能生產這些日用塑料製品嗎?」 假期的拍攝非常順利,學校一路綠燈,牛志峰不需要參加任何學校里組織的研習活動。

很多人都羨慕老師擁有寒暑假,但其實不知道,刨去各種學習活動之外,教師真正的放假時間確實不多。

家長們也非常滿意,以玩的名義把孩子們趕到劇組裡寫寒假作業,不會的題還能當場詢問老師,這一個寒假省了幾千的輔導費,划算到不行。

快要過年了,今天,沈城打算拍完年前的最後一集,剩下的等過完年之後再拍。

晏如這個寒假沒有回聊城,連她媽媽也一起去了燕京,問她什麼事的時候她也不肯說,讓沈城一頭霧水。

算了,馬上就回去了,到時候就知道了。

今天拍的是《賽文VS愛迪》,妄想賽文登場。

在沈城的設定中,妄想賽文是《愛迪奧特曼》整部劇中最強大的角色,甚至比最後的大BOSS還要強上一籌。

就算是變相的老奧回歸,咱也得拉足了牌面。

······

故事的一開始,史蒙老師的學生,一個平時沉默寡言的孩子小浩,正在球隊裡面踢球。

他擔任的是後衛,在他的守護下,前方的人根本就到不了球門,更不用說射門了,場面一度非常焦灼。

就在此時,一陣摩托車聲音響起。

五個摩托車手閃亮登場!

摩托車隊的頭兒是小浩敵方球隊前鋒的哥哥,眼看弟弟一直吃虧,就想用自己的方式來幫自己弟弟一把。

小浩被摩托車擦到了身子,因為慣性摔了一跤,後腦勺著地,馬上就昏了過去。

這些摩托車手是附近有名的混混,他們根本不在乎拘留,賠錢?他們沒有錢,而且因為成年的緣故,警方也不能找他們的家屬要賠償。

這種人和上了年紀的大爺大媽、未成年人保護法範圍內的熊孩子一樣可怕。

史蒙聽說這個消息之後,非常的憤怒,馬上來醫院看望小浩。

「這孩子的情況不太樂觀,當然,如果能撐過今晚的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醫生嘆了一口氣說道。

「天吶······」

小浩的姐姐低聲啜泣,她無法接受今天還健健康康的弟弟變成現在這幅模樣。

史蒙安慰了他幾句,視線轉移到小浩病床上的一個奧特曼玩具上,這是————賽文奧特曼!

「我弟弟他,曾經在黑潮島見過賽文奧特曼。」

「當時的賽文為了保護地球,和三隻怪獸戰鬥,我們家也趁機逃走了。」

「後來聽說,如果不是雷歐奧特曼的話,賽文那一次就要犧牲了。」

「所以,我的弟弟非常尊重和信賴賽文奧特曼,覺得這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他以前是一個內向的孩子,正是因為賽文給他勇氣,才讓他勇敢站出來跟其他孩子一起踢足球,沒想到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說完,姐姐再次哭了起來。

史蒙看著賽文的玩具,低下自己的頭:「賽文前輩,您放心,我一定把這件事處理好!」

他要去找那幾個王八蛋算賬,但是卻被對方用摩托車刮蹭到地上。如果不是光之國有明確規定,不許在麻瓜面前······咳咳,不許在人類面前使用技能,這幾個狗雜種早就躺醫院了。

沒有解決小浩的事,史蒙有些悶悶不樂。

就當他準備再次行動的時候,城市中,賽文奧特曼突然出現,引起了大量群眾的圍觀。

很多群眾都認出了這個曾經保衛地球的英雄,都為他歡呼雀躍,但是史蒙卻皺起了眉頭,因為他在這個「賽文」身上感受到了強烈的負能量。

同一時間,病房裡。

躺在病床上的小浩留下了兩行眼淚,口中呢喃道:「賽文奧特曼,我把生命給你,好好教訓一下這幾個混蛋吧!」

以生命為代價,將憎惡和憤怒兩原罪轉化為力量,凝結而成的賽文奧特曼強大異常。

只不過是一個輕輕的掃視,被他看到的每一個群眾都下意識的閉上了自己的嘴,莫名的升起了一絲恐懼。

妄想賽文看到了五個摩托車手,邁開步走了過去,一路上並沒有破壞一絲一毫的建築,他的目標只有那幾個人渣。

「不好,賽文是沖著我們來的。」

「勞資又沒有做過什麼錯事,憑什麼來追我?」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大家趕快跑吧!」

「我們往人多的地方開車,如果賽文追上來就一定會破壞房屋,那他就是罪人,UGM和愛迪一定會找它算賬的!」

幾個人渣很快就通過了這個計劃,調轉車頭。

另一邊,UGM也接到了情報,賽文奧特曼出現在城市中心,並意圖傷害人類的性命。

UGM隊員們都覺得太荒謬了,根本沒把這件事當成真的,要不是上級派下了任務,他們連現場都不願意去。

可當他們真的駕駛飛機抵達現場的時候,卻真的看到了賽文追殺飆車黨的一幕。

「我滴個乖乖,真的是賽文!」

「這不是我們了解的賽文啊。」

「賽文快要進入住宅區了,我們得想辦法阻止他!」

戰鬥機在空中盤旋著,但是沒有一個人願意朝著自己心中的英雄開火。

地面上,眼看到達居民區了,鬆了一口氣的人渣們回頭一看,竟然看到賽文還在自己的眼前。

「賽文還在追我們TMD!」

······

史蒙嘗試著和賽文對話:「前輩,你這是為什麼,前輩!」

賽文沒有回答他,而是堅定不移的執行著自己的使命,坐在史蒙飛機後座的尤里安說道:「我可以用腦波來確認賽文的真假。」

奧特公主嘛,特殊手段肯定是要有一些的。

如果是真的賽文奧特曼,就憑兩奧之間的實力差距,尤里安別說入侵,有很大的幾率會反噬。

但是眼前這個賽文不一樣,尤里安很輕鬆的就侵入到了他的內心,裡面竟然是······

「一個瀕臨死亡的小男孩,用生命和負能量創造了眼前的賽文。」

「你是說小浩!」

史蒙臉色大變,用生命創造?那小浩豈不是很危險?

「我們必須阻止他,變身吧!」

尤里安駕駛飛機,史蒙變身愛迪奧特曼迎戰妄想賽文!

。 事實上,如果可以的話,紀凡還是希望儘可能少的暴露自身手段,僅以肉身之力擊敗秦飛羽。

周圍,不少人都看出了紀凡的目的。

其實秦飛羽後撤的速度並不慢,但是此刻被風刃術干擾,眼看就要被紀凡追上。

「真以為只有你會瞬發低階法術嗎?」

秦飛羽自然不肯輕易讓紀凡近身,體內元力激蕩,抬手間掐訣間,便凝聚出十餘道晶光璀璨的冰刀,彷彿利刃一般,將周圍襲來的風刃斬斷。

「去!」秦飛羽眼中寒光一閃,神識操縱冰刀射出,直接斬向紀凡的頭顱。

若是一般的外元修士,此刻非要祭出法器不可,但是紀凡卻無比從容,雙拳揮動,打得所有冰刀炸裂,全部碎開,而後湮滅在空中。

轟!

破空聲響起,紀凡金銅色的拳頭向前砸來,像是無情的鐵拳,可怕的衝擊力讓周圍的人都忍不住後退。

秦飛羽臨危不亂,運轉玄法,體內元力透體而出,在他的身前快速交織成一面元力光盾。

可是,紀凡的拳頭太狂猛了,勢大力沉,像是蘊含了十萬斤力道,一下砸在那面元力光盾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咔嚓。

元力光盾當場碎裂,根本無法阻擋紀凡,化作點點靈光消散在空中。

隨後紀凡的身影從中一穿而過,直撲向前,像是一頭人形妖獸撲來。

秦飛羽臉色微變,終於不再託大,抬手祭出了一件法器。

這是一個鐵盤,上面插滿了一把把牙籤般大小的鐵劍,通體冰冷,在秦飛羽的催動下急速放大,化作三尺來長,震動而出,絞殺向紀凡。

鐺鐺鐺!

金鐵交擊聲不斷響起,不知何時,紀凡手中多出了一柄玉劍法器,碧光閃動,揮動間灑落下一道道尺許來長的劍氣,將所有鐵劍全部擋住。

這一刻,劍氣如幕,密不透風。

那柄玉劍在紀凡手中不過三尺來長,但是看起來卻無比沉重,劈砍在那些鐵劍上,像是在打鐵一般,將它們全部劈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