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悠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雲悠你緊張個鬼呀?之前害的雲家家破人亡的人又不是你而是小說中的雲悠,跟你又沒有什麼關係。」雖然心裡這樣安慰自己,但是雲悠卻還是心跳咚咚的跳個不停。

0

雲墨和明明進家門之後,看到一家人整整齊齊排排坐在沙發上,莫名的有種喜感。

雲悠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明明,然後瞬間什麼緊張之類的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沒有人知道她是個隱形的顏控,在她穿越之前很少有人能讓她感到驚艷。

穿越之後雖然學校里的同學普遍顏值比她穿越之前的高,但依舊沒有出現過讓她驚艷的人。

沒想到她哥帶回來的女朋友,顏值這麼高。果然,萬年單身狗,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狠招。

美人在骨不在皮,但是雲悠發現,她哥的女朋友不僅氣質好,皮膚也是好到爆,經常看學校裡面的人化妝,她一眼就發現了明明沒有化妝,但是皮膚好到比化完妝之後的還要好。特別是她的唇色,連她這個女人都有種想上去咬一口試試的衝動。

在這一瞬間,雲悠定下了一個決心,她要和她哥一樣,做一隻萬年單身狗,然後找一個最帥的人做男朋友。

等到雲墨介紹完明明,就發現明明已經被雲悠熱情的拉過去了,然後簡單的寒暄幾句之後。雲悠就問起了頭髮、皮膚的保養秘訣,然後雲墨發現連他一向高傲的媽媽也在旁邊豎起耳朵在聽。

原本,雲墨還擔心明明和他媽他妹相處不來呢!畢竟,她們三個的經歷完全不同,結果發現三人相處融洽,雲墨無奈的搖了搖頭,是他小看女人對於顏值的看中了。

對於保養,明明簡直是骨灰級的,她也沒有說太複雜的,只是簡單的幾招,就讓雲母和雲悠幾天之內皮膚好了很多。

特別是雲悠,畢竟還年輕,加上她之前一直有保養,只不過原主一直化妝,導致皮膚的狀態不是很好,但是原主的化妝品都是貴婦級別的,加上雲悠穿來之後停止了化妝,雲悠的年紀小,正是花一樣的年紀,新陳代謝快。

所以恢復的也很快,加上明明的保養方法,皮膚簡直嫩的可以掐出水來。

明明只是簡單的讓她們改變作息,早睡早起,然後讓她們早晚化一點蜂蜜喝,真的是一點。畢竟蜂蜜是甜的,年紀大的人喝多了糖容易得糖尿病。

加上吃多了糖是會導致長痘和皮膚老化,所以每天早晚堅持喝少量蜂蜜的同時也要注意戒糖,比如說奶茶和飲料就不要喝了。

當然,明明特彆強調,早上喝蜂蜜必須是在吃早餐后,再喝。否則對胃不好。

如果是原小說中的雲悠可能並不會在意這一點,畢竟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學生,家裡又有營養師,胃不好會出現哪些危害,可能並沒有什麼概念。

但是,現在的雲悠是穿越過來的,早在穿越之前她工作期間一直吃的是快餐和外賣,導致她的胃不是很好,偶爾還會出現胃脹。

所以,她對自己的胃看的可重了,一聽早餐前喝蜂蜜對胃不好,她每天都是老老實實的吃完早餐再喝蜂蜜。

早晚堅持喝蜂蜜,對於雲悠和雲母來說不是什麼很大的事情,家裡都有傭人,每天吃完早飯傭人都端來5杯蜂蜜水,在她們的帶動下雲父也開始早晚喝蜂蜜水了。

晚上的話,雲悠把每天晚上的牛奶換成了蜂蜜。要知道她們家的蜂蜜都是直接從一家養峰場買的正宗的蜂蜜。

至於早睡早起,雲母和雲悠覺得早睡不是問題,她們已經養成了早睡的習慣,但是早起的話也太痛苦了,特別是現在是冬天,正是冬眠的好時候。

如果是換一個人對雲悠說想要漂亮必須早起,雲悠可能聽聽就好,並不會去做。

但是明明在的這段時間天天五點起床學習,雲悠也被她感染了,本來她覺得自己穿越過來的這段時間已經很努力了,進步很大。但是跟明明比起來,她發覺自己還差的遠了。

所以這天雲悠特意定了一個五點起床的鬧鐘,因為明明起床的時間已經形成了生物鐘,所以壓根不需要鬧鐘,她每天五點準時睜開眼睛,動作迅速的換下睡衣,然後去書房學習。

明明的動作太快,等到雲悠聽到鬧鐘響起,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一道身影開門出去的殘影。

等到明明換衣服,刷牙,洗臉后。去到書房意外的看到了她的哥哥雲墨,不過兩人並沒有交流,各佔據桌子的一邊,他們兩個就像是兩個電動小馬達,拚命的學習著自己需要的知識,並且精力高度的集中。

把全部的力量聚集在一個點上,特別投入,雲悠剛穿來的時候也不是沒有想過要早起學習,但是每次起來的時候就覺得很困,而且勉強爬起來了,也會不由自住的拿起手機刷刷朋友圈、翻幾頁書,然後回到床上又睡著了。

但是雲悠看著明明和雲墨卻不是這樣,他們兩個對時間非常吝惜,對時間的使用非常的仔細,做什麼事情都爭分奪秒的。 雲悠本來進來還想打個招呼的,但書房的氛圍太過肅穆,兩人之前學習的神態太過專註,讓學渣悠都不太忍心打擾她們兩個了。所以雲悠默默的找了一個角落,坐下來學習她的英語。

可是英語實在不是她的強項,背單詞背到一半就睡著了,等她一覺睡醒,天已經亮了,雲悠下意識的去摸自己的手機,結果有什麼從她的肩膀上面滑了下去,她低頭一看原來是她哥的一件羽絨服搭在了她的身上。

雲悠拉了拉往下掉的羽絨服,摸出自己的手機一看,已經到了七點了,也就是說她五點起來學習,結果兩個小時被她睡過去了。

就在這時候,明明的鬧鐘響了,但是明明正在專註的做著什麼?所以她下意識的關掉了鬧鐘,繼續做她的事情了。

而她的哥哥聽到鬧鐘響聲,抬頭就看到睜著眼的雲悠:「醒了。」

雲悠剛剛睡醒還有點緩不過神來,只是殃殃的點了點頭。

雲墨看了放在她面前的一本書:「想學英語?」

雲悠更沮喪了:「英語好難學!」說著,她低下頭,將臉貼在英語書上打算繼續睡一會兒,嘴裡還不忘喃喃道:「聽媽說,爸這段時間有點失眠,我晚上要不推薦爸學英語吧!說不定能治好他的失眠呢!」

雲墨笑了笑:「想學好英語,你要找到對的人呀!」

明明興奮的抬起頭:「哥,你打算教我學英語嗎?」

雲墨豎起食指,對著雲悠搖了搖:「你忘了這屋子裡還有個人,是在M國長大的呢?」

雲悠轉頭看向明明,有些遲疑的道:「她?」雖然,雲悠承認明明長得美,給她介紹的護膚方法很有效,而且明明從小長在M國,英語肯定說的好。

但是說的好,不代表教的好呀!

雲墨似是看出了雲悠的想法:「你可不要小看了她,你哥我有不會的問題都還問她呢!」

就在他們兩人討論的時候,明明忙完了手上的事情,邊收拾東西邊問道:「你們在說什麼呢?我聽到英語、英語的。」

雲墨溫和的笑著說道:「雲悠在學英語,不得其法。正準備請教你呢!」

明明看向雲悠:「你確定嗎?我可是一個很嚴格的老師,一旦你下定決心了,中途就不能反毀,否則後果很嚴重哦!」

「因為我絕不允許我的學員裡面出來一個失敗品!太影響我金牌教師的口碑了。」

雲悠聽到明明是一個教師,還是金牌教師,她連連點頭:「我確定,我保證絕對不反悔。」

明明聽了她的話,轉身看向窗外:「既然想學好英語,那在書房學就不合適了,首先得找個適合學英語的地方。」

雲墨很了解明明,看到明明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他建議道:「不如在後花園吧!那裡有花草樹木,而且離住宿這邊挺遠的,聲音絕對傳不過來。早上也沒有人去那邊,她讀錯了口音也沒有人注意到。」

雲悠:「……」心裡已經悔的腸子都青了怎麼辦?現在可是冬天,大凌晨的,天正冷的時候在花園裡學習英語,寶寶心裡苦,但是又不敢說!

第二天,雲悠依舊是在望著明明出卧室的背影中起床。誰讓明明的動作太快了呢!

雲悠本來以為明明會對她說一聲,記得去後花園之類的,讓她不要忘記,結果並沒有。

雲悠:「……」明明就不怕我睡過頭?

等到雲悠拉著雲母一起走到後花園的時候,雲墨和明明又一次開始了爭分奪秒,不過這次明明沒有很投入,依舊有關注著外界。

雲悠昨天晚上,做了許久雲母的思想工作,讓雲母做她的陪讀。好在,在她的軟磨硬泡之後,雲母終於答應了。

其實,雲悠也是有點自己的小心計,她覺得雲母過來了,明明在教她的時候就不會對她太嚴厲。

所以,她一過去就笑眯眯的對明明說:「我媽準備在我學習英語期間,做我的陪讀!」

明明完全不帶慌的,她笑眯眯的對著雲母問道:「伯母,打算給悠悠做陪讀嗎?」

雲母有些遲疑的點了點頭,后又開口道:「明明呀!這五點……」起床是不是太早了,我年紀大了起不來了,你看時間能改晚點嗎?

結果,雲母的話還沒有說出來就被明明打斷了:「伯母既然打算做悠悠的陪讀,那一定是下定決心比悠悠學的還好咯!」

然後,雲悠站在旁邊眼睜睜的看著明明幾句話就將她媽說的找不到北,本來以她媽的性格,肯定是會讓明明換個時間學習的,結果在明明的幾句忽悠之下,她媽不僅保證以後她每天五點準時到達後花園。

還和明明保證,她還會拉著雲悠讓她每天五點到,絕不像今天一樣讓她遲到,讓明明久等。

雲悠翻了一個白眼:「我謝謝您嘞!我的媽呀!」

不怪友方敗的太快,只怪敵方太強大,連她的隊友都叛變了。

然後,雲悠和雲母在三九寒冬的天氣里,每天站在戶外冰天雪地里凍三個小時。

惡劣的天氣下,她們每次練完英語都是凍的全身僵硬。

在後來,雲母練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語,每當被人問道:「她是如何練就一口好的外語?」

雲母都能回憶起她在後花園的日子,渾身都被凍僵了,只要一想起那段經歷,她放佛骨縫都透著寒冷。

當然那是后話,此時雲悠和雲母兩人在後花園一起讀著英語,明明則和雲墨坐在一邊的石凳石桌上做著自己需要學習的東西。

其實,雲悠和雲母都有英語基礎,所以並不需要明明一直盯著。雲母在當年也是名校畢業的學生,只是做了多年的家庭主婦,知識都忘光了。

兩人堅持了21天,實在是堅持不下去的時候,雲悠迎來了一場考試,這場考試考完了,雲悠發現自己倒數的英語成績居然排進了全十。

而雲母,明明則是送了一款她一直想要的限量版香水,給她當獎勵。 豪門豔:澀女時代 雲悠沒想到,在她眼裡的很難的英語其實並不難學。

而且因為這段時間在後花園裡面的朗誦,她的口語水平也提高了很多。

明明並不會直接糾正她的口語,而是等到她凍成冰櫃的時候給她一盒磁帶,讓她聽原本的錄音。

所以明明早上的幾個小時過去了之後,晚上放學后就和雲母一起聽錄音,糾正自己的發音,但是雲悠發現這樣太浪費時間了。

已經練習習慣的口語,再次聽錄音糾正,經常會有點難糾正不過來。

於是,她和雲母兩個人在晚上聽第二天要朗讀的錄音,糾正自己的發音。這樣第二天的三個小時才不會浪費。

這天晚餐后,雲悠和雲母聽了錄音,雲悠在屋子裡待的有些悶,於是,她帶上帽子,圍巾,手套打算在花園裡轉轉。

結果,走到幾塊太湖石的時候。昏黃的路燈下,她哥抱著明明,她坐在她哥的膝蓋上,他吻著她。

他們之間的氛圍溫柔眷戀,兩人男帥女美,輕柔的吻如同天使的翅膀。

雲悠聳了聳肩,看她哥談戀愛,簡直比看偶像劇還浪漫,關鍵是兩人的顏值太高了。

學霸和學渣果然不一樣,學霸之間連談戀愛都感覺在爭分奪秒。

雲悠有時候覺得他哥和明明把她們相處的每一天都當做最後一天來相處。

兩人雖然都吝惜時間,但吝惜到這個程度雲悠總有種不詳的預感。

其實,第一天雲墨帶明明回來的時候,雲悠和雲母看到明明的顏值,都覺得明明可能是一個長得漂亮的花瓶,雲墨和明明交往肯定是看中她的顏值。

但是,大多數人都是顏控,如果因為顏值瞧不起你,那隻能說明你長得還不夠好看。

但恰恰明明是那種頂級美女,無論是精緻的五官,還是白皙水嫩的皮膚,甚至是身材都挑不出一點錯來。

雲母開始想的是,哪怕明明是一個花瓶,但就沖這顏值,這個兒媳婦她也要了。

畢竟,有了這樣的兒媳,她未來孫子孫女的顏值可以想象的到了。

雲悠開始以為明明是個花瓶拜金女,她對於拜金女其實談不上好感惡感,只要不做第三者。利用美貌讓自己嫁的更好,她也不會去評論什麼?

畢竟,一個人可以美一天兩天那是很簡單,如果一個人能一直維持著自己的美貌,那就是堅持的力量,這也是不容小覷的。

但是雲悠對於這樣的人只能說一句道不同不相為謀。

但是她對明明的態度是一個特列,誰讓明明美到她的心楷里去了,作為一個顏控,美人兒在她這裡一向是優待的。

但是,明明卻慢慢的顛覆她在雲母和雲悠心中的映像。首先,是學習英語的時候,雲母和雲悠聽了明明說英語后都是在模仿明明。

明明說英語的時候讓人覺得是聽覺和視覺的盛宴。她的英文很流暢,說出來有種特別的韻味,加上她的氣質,請原諒學渣悠詞法貧匱,找不出合適的形容詞,她只知道明明說英語的時候,如同一個發光源,讓人無法把目光從她的身上移開。

但是學習英語的時候,雲悠和雲母並沒有把這點放在心上,畢竟,明明從小在M國長大,如果連英語都不會說,那才奇怪呢!

只是,雲母卻暗戳戳的在心裡點了點頭,對明明更加滿意了,長得漂亮,除了知道保養自己,還有一技之長(指英語好),以後有了孫子,孫子走出去提起媽媽會自豪,而不是覺得丟人。

但是,無意中雲悠發現自己不會的功課,問明明她都會,而且她跟她講題,讓雲悠覺得明明比老師講的更容易讓她聽懂。

原來她哥的女朋友是個學神,而她居然一直把別人當成一個花瓶,想想就覺得罪過,還好她沉迷於她嫂子的逆天顏值,沒有做出過分的舉動。

後來,雲悠看到明明和她哥一起練習拳擊,結果他哥幾招就被明明撂倒了。要知道,在小說中,他哥一直都有堅持練習拳擊,曾經在大學拳擊比賽中獲得過第一名。

後來,後來,後來的後來……

發生了太多類似的事情,明明完全打破了雲悠對她的認知,並且成功收穫小迷妹一隻。

霸道帝王偽嬌妃 隨著雲家人對明明的了解愈發深入,他們反而覺得雲墨配不上明明,雲家人都在背地裡偷偷的議論,覺得明明看上了雲墨,簡直就像是天上掉餡餅一樣。

雲墨初聽到家人這樣說,並沒有覺得什麼,因為他也是這樣想的,但是聽多了,他也覺得委屈呀!

但是,雲墨從小被教育的感情內檢,哪怕心裡不喜歡也不會表現在臉上。雲家人此時正處於天上掉餡餅的喜悅中,誰會去注意雲墨的表情呀?還是明明察覺到雲墨的心情不好,去安慰他,才知道原因。

知道原因后,明明大大方方的牽著雲墨的手,來到雲家人面前:「伯父伯母,雲墨很好,他的好只有我知道。」說著,明明和雲墨相視一笑,兩人有種一切盡在不言中的默契。

「你們以後不要說雲墨配不上我的話了,他聽了會傷心的!」

強行被塞了一嘴口糧的雲家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漸行漸遠的兩個人。

歡快的日子總是短暫的,很快便到了雲墨和明明離開回美國的日子。

兩人出發的那天,雲母和雲悠兩人依依不捨的拉著明明的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並對明明承諾道:「如果自家兒子(哥哥)敢對你不好,我們就將他驅逐出雲家,讓他自生自滅。」

然後,在雲墨的一頭黑線中對明明說:「如果有天覺得雲墨不好,想分手也沒有關係,你還可以來做雲家的女兒,大不了我不要這個兒子了。」

雲悠也在一邊狂點頭:「對對對,我也覺得我還缺個姐姐,哥哥要不要就無所謂了!」

此時的雲悠完全忘記了,在穿越之前看這本小說的時候,劇情之中她最喜歡的人就是她的哥哥,雲墨了! 雲母和雲悠想起這段時間和明明相處的日子,兩人都不禁感嘆,雲墨這是在哪兒找的寶藏女孩啊!

明明最近在華國,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陪雲悠雲母一起去逛街,就連雲母和雲悠一起做皮膚管理,都帶著明明。

皮膚的話其實雲母和雲悠都有自己的皮膚管理會所,明明跟著去過一次,會所還挺大的,進去之後會所兩邊是天藍色的水池,水中養著小魚。

池邊做了精緻的小桌子和椅子可供休息,再前面就是前台了。會所的環境還是很好的,加上是純女子空間,隱私性也做的很好。

明明跟著雲母去了貴賓室,她聞了聞這個會所精油的味道,就大概知道了其中的成份,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但肯定比不上她手上的精油。

然後明明讓雲母和雲悠以後都用她送給她們的精油。

包括頭髮的護理也是,雲母和雲悠看了牌子,發現並不是貴婦級的產品,特意去查了發現市面上根本就沒有,但試著用了之後發現不管是香味還是效果都比她們之前用的大牌還好。

加上明明的眼光好,她跟她們挑選的衣服意外的合身,跟她一起逛街,明明總是能快速的選出適合店中適合她們的衣服,讓她們的逛街時間縮短在最少,但是買的都是超級適合她們的衣服,還能給她們做不同的風格搭配,每一套都很好看。

和雲家人告別之後,明明和雲墨一起坐上了飛機。

「看來我們家以後都沒有我的位置了。」 新妻出逃:無良總裁霸上癮 雲墨他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他的心裡卻是很開心的。

明明仰頭看著他,俏皮的笑到:「所以你要對我再好點,否則小心我讓某人有家卻不能歸。」

雲墨舉手投降:「是是是,我的公主大人!」

兩人回到城堡,明明罕見的沒有去處理工作和學習,在華國的時候她也一樣的悠閑。

哪怕是第一次他見明明的時候,明明悠閑了一段時間,但是後來她回到城堡都是成倍的擠出時間來處理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