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不夜城的路程已經沒有多遠,如果真的是天氣不好,那車隊要在天氣出現變化前趕到離不夜城更近的地方。

0

經過一天多的休整之後,原本那些傷勢重的人已經康復很多,那些傷勢輕些的更不會被傷勢影響,可以說兩個佣軍隊伍的人員情況已經基本恢復正常。

隨著車隊繼續前進,前方昏暗的天空並沒有因為陽光碟機散,黑乎乎的一片看上去離車隊還有一段距離。

直到兩個時辰過去,在車隊繼續前進十幾里路后,那片昏暗的天空已經在眾人視線可及的地方。

遠遠望去,像是一大片黑雲盤踞在空中久久不散。如果往其他方向看則一切正常,所以此刻那一大片黑雲在眾人眼中顯得十分怪異。

前方的車隊突然停下,中年領隊自然跟著讓車隊停下。

很快,有人過來帶信,結果中年領隊便吩咐青羿去和風雲佣軍隊的人員小心地去前方打探一下情況。

沒多久青羿回來,眾人全都圍過來,想看看青羿帶回來什麼消息。

「前方三里處有一個大湖泊,不知怎麼回事在湖泊上方凝聚著一大片黑雲。」簡單的把前方情況描述一下,青羿眼中滿是疑惑。

「湖泊旁有沒有供車隊通過的路?」點點頭中年領隊跟著問了一句。

「前方的山谷縱向距離比此處要寬的多,在湖泊旁有一條路窄勉強可以通車,不過那邊的情況十分詭異。」回答中年領隊的問題時,青羿依舊在意那邊的特殊情況。

「我先去找對方領隊商量一下,你們全都原地休息。」 餘生不負情深 見青羿再次提到湖泊那邊的特殊情況,簡單交代一下,中年領隊便向前方的車隊走去。

一段時間后,中年領隊回來。

「車隊繼續前進,」在幾十道充滿疑惑的目光下,中年領隊給出指示。

現在車隊在長長的山谷之中,如果調頭回去走其他的路可能需要幾天的時間,與其這樣,兩位領隊經過簡單商量更願意冒險前進。再說前方的情況雖然詭異,可並不代表會有危險,所以既然有路可行,兩位領隊不想再讓車隊往回趕路。

由於沒能從中年領隊口中得知一些關於前方情況的信息,眾人根據青羿的描述私下猜測起來。

各種各樣的說法,有人說前方湖泊里有陰暗的神秘東西引來一片烏雲,也有人說湖泊裡面有千年凶獸在吞雲納氣,還有人說是湖泊上方的天氣有問題。各種各樣的猜測,簡直讓林玄仲驚奇不已。

歸根結底,前方的詭異情況已經不在任何人的閱歷之內,所以沒有人知道具體情況。在眾人為此大肆猜測期間,車隊緩緩行進一段路后,那邊的詭異情況已經近在眼前。

與青羿描述不同的是,此時一片片烏雲不知從何而來,不停地向那中心一片的黑雲匯聚,一轉眼連車隊上方都被烏雲籠罩。黑壓壓的雲朵顯得十分厚重,東面的陽光已經完全被一片烏雲擋住,所有人眼前全都昏暗一片片。

如此極端的變化,快的讓眾人心生畏懼,不知風雲佣軍隊那邊是什麼情況,車隊里已經有人在提議後退。

可是雲層的變化,一聲炸雷無端端從雲層中傳出,彷彿就在耳邊炸裂一樣,驚得眾人神魂震顫。不用兩位領隊吩咐,車隊已經全都停下,幾隻猛獁顫顫巍巍地抖動起來,很快驚懼至極地伏在地上,顯得十分不安。

與此同時,所有人都望向剛才那烏雲匯聚的中心位置,又是一聲炸雷響起。在眾人全都捂著耳朵的情況下,不再像剛才那樣驚懼。令眾人奇怪的是,雲層里並沒有閃電的亮光。直到有人驚呼一聲,「看那黑色閃電。」

在此人大聲提醒吼,很快其他人同樣看向雲層中心位置那帶有微弱亮光的黑色閃電。長長的枝丫由上而下,在雲層中炸裂開來,緊接著便是一聲驚雷。 重生暖婚:帝少嬌妻拽翻天 如此詭異可怕的場景眾人還是第一次見,驚懼之下,所有人都屏息靜氣,直直地望著那黑到極致會閃爍亮光的閃電。

大雨傾盆而下,在昏暗的天空下,雨珠化成一道道黑線打在眾人身上。情形越發詭異,眾人心裡自然越發恐懼。

「清風哥哥,」不知什麼時候紅淚跑過來,一下子抱住林玄仲的手臂,聲音極其細微的說道。即便如此,還是把震驚中在等待下一個雷聲傳來的林玄仲嚇個一跳。

巨星從有嘻哈開始 身體一震,林玄仲陡然低下頭,才看清是紅淚過來。

「紅淚,你怎麼過來了?」看著紅淚眼中閃著晶光,一臉害怕的樣子,林玄仲當即神色關心地出聲問道。

「我害怕,」在林玄仲的詢問下,紅淚再次捂住耳朵回答一句。

只是這答案不免讓林玄仲感到困惑,林玄仲還真不明白紅淚害怕和來找自己有什麼關係。

「難道你覺得我不怕嗎?」想了半天,林玄仲才這樣問了一句。

「不知道,不過我覺得和大哥哥你在一起最安全,」等到林玄仲說完,紅淚抬起頭沒能回答那個問題,但卻說出了自己來找林玄仲的另一個原因。

一下子,林玄仲倒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覺得紅淚靠著自己更近。

與此同時,上方傳來的炸雷聲更加響亮,震耳欲聾,紅淚不得不一直緊緊捂住耳朵,自然沒法再聽林玄仲說話。

見紅淚面對自己不敢去看雲層中的情況,身體還輕微的顫抖起來,林玄仲趕忙鬆開捂住耳朵的手,然後把手臂搭在紅淚肩上把紅淚護在胸前。

察覺到林玄仲的動作,紅淚的表現明顯比剛才要好一些。正在林玄仲想交代紅淚不要害怕時,一聲高亢的嘶鳴從遠處的裡面傳來,聲音越來越高,從來沒有聽過。

「龍吟之聲,」而在此時車隊里卻有人驚呼一聲,聲音之大甚至在短時間內蓋過遠處傳來的嘶鳴,鬆開耳朵的林玄仲自然清清楚楚地聽到那幾個字,不過隨後就什麼聲音都聽不到,只剩下前方傳來的龍吟。

遠遠望去,在黑色閃電的亮光下,一條通體烏黑的巨大凶獸從湖中迅速穿出,以盤旋的姿勢沖向上方。

那比猛獁不知粗壯不知多少倍的身體讓人一看到便驚懼至極,林玄仲的心跳陡然加快起來,彷彿看到世間最不可思議的事,眼中滿是震驚之色,而懷中的紅淚卻因為害怕甚至不敢往前方看一眼。

在那黑色的凶獸不斷地彎轉身體向上方衝去時,黑色的閃電在雲層之下炸裂不停,伴隨著一道接著一道炸雷聲。

「難道那是傳說中的龍」,當林玄仲不敢置信地猜測那黑色的凶獸是什麼時,黑色的閃電直接在那凶獸的身體上炸裂開來。

緊接著,那頭像是受到刺激般張開巨口發出更加高揚的嘶鳴,迎接著更多黑色閃電的衝擊。

一轉眼,黑色凶獸已經衝出湖面數十丈高,可看起來身體還像是無窮無盡般在從湖中躍出。

雨水越來越來越大,早就完全淋濕眾人的衣服,可是眾人對此渾然不覺,一個個瞪大眼睛盯著那凶獸的身體。

隨著凶獸越沖越高,雲層中的黑色閃電越發密集,很快組成一張電網籠罩而下,直接罩向那未知凶獸的頭部。

既剛才高昂的嘶鳴之後,那頭凶獸又因為疼痛發出更加激揚令人生畏的吼聲。直直地穿過那層黑網繼續向上,似乎那頭凶獸誓要和雷電分個上下。

在電光下,那頭凶獸露出湖面的身體越來越長,轉眼已經長達百丈。林玄仲眼中閃過一道亮光,忽然想到以前在書中看過的一些傳說。

傳說真正的凶獸在修行千萬年後實力達到頂峰便需要渡劫,因為天地不允許它們這樣的存在。如果渡劫成功,凶獸一飛衝天,如果渡劫失敗從此灰飛煙滅。

根據說中描述,眼前凶獸要度的正是雷劫。雖說眼前的情景和書中記載的雷劫不太一樣,可是林玄仲確定眼前的凶獸正是在渡劫。只是林玄仲不清楚眼前的凶獸是什麼凶獸,如何會有如此巨大的身體,巨大到令人不敢想象,甚至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林玄仲眼前的場景只會出現在書中。在震驚之餘,林玄仲開始考慮那黑色的凶獸到底是什麼凶獸。 烽火佳人:名媛嬌妻,超能撩 只有一個頭部,身體上沒有其他肢體,很快林玄仲便想到傳說中的巨蛇。 第128章

以前看過書中的描述的巨蛇最多只有百丈長,可是眼前的凶獸明顯更長一些。於是,林玄仲又想到傳說中的傳說,或許眼前的凶獸是那種不知生活在什麼年代又或許從未出現過的巨大生物,有史以來,可能僅僅只存在於人們的臆想之中。

如果眼前的凶獸真是一頭蛟龍,那麼林玄仲只能覺得自己見證了不存在的存在。話說回來,或許只有蛟龍才能長成如此巨大的身體。

眼前的黑色蛟龍是林玄仲見識過最大的凶獸,甚至比書中描述的還大,無法想象黑色蛟龍還有多長的身體隱沒在湖中。

而在林玄仲猜測黑色凶獸可能的身份時,兩個隊伍許多人都有過類似的想法。

如果車隊正好趕上一條黑蛟渡劫,那真是千萬年難得一遇的事,許多人在驚懼至極同時又興奮地想到只要能看完黑蛟渡劫的全部過程,即便他們會死,他們都不枉此生。

在黑蛟沖的越來越高時,黑色閃電已經凝結在一起,形成一道道光柱衝擊在黑蛟身上。

在不斷的承受雷電攻擊下,黑蛟的嘶鳴不再像一開始那樣高昂,要比之前明顯凄慘的多。顯然黑色閃電給黑蛟造成的疼痛已經無法言喻,黑蛟很難承受這樣的衝擊。

不知何時,雲層中出現一個黑白相間的漩渦,極速旋轉越來越大。

遠遠望去,眾人可以看到下方黑蛟的身體離那漩渦越來越近,可是向上沖的速度因為雷電衝擊,已經連之前一半都沒有。在這個時候,林玄仲和許多人都猜到只要黑蛟能夠到那

漩渦便意味著渡劫成功,從此一飛衝天,可是黑色的雷電似乎根本不願接受黑蛟的存在,粗壯的黑色光柱不停地衝撞到黑蛟身上,使得黑蛟身體不受控制地抖動起來,終於在黑蛟非常接近快要接近漩渦時。

黑色雲層凝聚出一根比黑蛟身體還要粗壯的黑色閃電直直地對著黑蛟而去。與此同時,黑蛟在向上衝去時發出最後一聲嘶鳴,比雷聲還要響亮的長吟劃破天際傳向遠方。

緊接著,轟隆一聲,黑色閃電擊在黑蛟身上。隨後一聲凄厲的悲鳴傳出,黑蛟巨大的身體從幾百丈高的地方直接落下。

顯而易見黑蛟渡劫失敗,在黑蛟身體極速下落的時候,雲層跟著漸漸散去,剛才那道雷聲的餘聲漸漸消失。

大雨驟停,烏雲四處散去,眾人都有一種雨過天晴之感,只是前方那黑蛟巨大的身體還在吸引著所有人的注意。

龐大的身體直直地從高空墜下,眾人無法判斷黑蛟的死活。令眾人更不理解的是黑蛟為何渡劫失敗之後並沒有像書中說的那樣灰飛煙滅。

隨著黑蛟的身體不停墜入湖中,湖泊里水面不停激漲,在陽光下閃爍著波光。

一段時間后,黑蛟的身體墜入湖中更多的多,湖水泛濫出來。眼看著黑蛟渡劫結束,眾人也相繼回過神來。剛才那一場雨讓眾人都很狼狽,可是眼下已經有水流從湖面流來。

一開始很小,可是隨著黑蛟的身體不停落在湖中,水流漸漸形成一股洪流猶如發洪水一樣極速衝下,由於地勢原因,洪流正好對著車隊位置。

「那邊有有危險,」水牆越來越高,終於有人發現,當即沖著眾人大漢一身。

一看湖泊里大水湧出,情緒漸漸平靜的眾人轉眼又變得極度緊張起來。

「護住車輛,」前方的高大男子突然大喊一聲,隨即周圍的人員反應過來,一個個分開跑到每一輛車周圍緊緊地抓住車輛。

前面的人員有所動作,後面的人自然不傻。中年領隊打量一眼身後的幾張車,想想上次對抗強盜車輛都有毀壞無法經受洪流衝撞,當即想讓眾人把車輛都聚在一起,可偏偏幾隻猛獁都已癱軟。

在發現車輛不能移動后,中年領隊改變想法,只能盡量地分配人員護住車隊。

不知何時高大男子趕來,此刻正站在中年領隊旁邊。

「石兄,你們人員太少,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只見高大男子客氣地對中年領隊說了一句。

「多謝聶兄相助,」中年領隊知道現在情況緊急,雖然前面有車隊擋著,可若放任洪水衝擊車輛必定會被毀壞。如果能有高大男子相助,或許可以改變一些結果。

在黑蛟的身體完全落入湖中后一聲巨響,濺起巨大的水花。與此同時,洪水已經衝到車隊近前,高高的水牆看起來十分恐怖。

在兩個車隊的最前方站著一排人,一個個手中拿著不知從哪裡來的盾牌,貼在一起向前頂著,人員呈三角形戰列護住最前面的那一輛車。

在他們身後還各自站著一名武修幫助他們,顯然他們是想以本身和手中的盾牌盡量抵擋水流的衝擊之力。

雖然沒有把握,可不能什麼都不做。

片刻,洪水衝到近前,轟的一聲,一共二十幾個人連同那些盾牌全都被沖開,顯然他們的抵擋沒有太大作用,緊緊只堅持了幾秒鐘的時間。

當然到底還是有些效用,只要減緩最前方洪流的衝擊之力,他們的行為其實已經起到一定作用。

在後方的人驚懼之時,洪流直接把前面的車隊淹沒,然後暢通無阻地沖向後方。

看著高高的一面水牆,和那些人員緊張的喊叫聲,後方的人雖然都緊緊地抓著馬車,可是心裡都沒有底。

水流越來越大,轉眼衝到中年領隊和高大男子的位置。只見高大男子雙掌向前一推,一塊面積不小的勁氣防禦出現,一下子擋住部分水流。與此同時,中年領隊站在後方向高大男子體內不停輸送真氣。

僅憑兩人之力便完成一道氣牆防禦,只可惜堅持的時間不長,原本直徑丈許的氣牆逐漸縮小,一直到最後兩人同樣被衝散在洪流之中。在慌亂之間,中年領隊無法分析高大男子的實力有多強,趕忙向水面上方游去。

另一邊,洪流繼續向下,很快衝到兩個車隊的最後一張車輛,此時林玄仲正一把抓著紅淚,一把拽著馬車。

可林玄仲沒想到後方的馬車似乎是整個車隊最不堅固的一輛,洪水一來,馬車直接散散開,還好慌亂之間,林玄仲緊緊抓著紅淚的手沒放。

自從幾年前那次跳河未死後,林玄仲還是第一次被水流淹沒,心裡的恐懼難以形容,所以能抓住什麼自然不會放開。

慌忙地打量紅淚一眼,隨即林玄仲另一隻手不顧一切地扑打水流想要浮出水面。

另一邊,不會游泳的紅淚同樣是異常害怕,慌張地抓著林玄仲。察覺到紅淚的舉動,林玄仲更加賣力地向上方游著,好在兩人正好是沿著水流的方向,所以很快浮到水流上方。

等到浮出水面時,林玄仲像是死裡逃生地深吸一口氣,與此同時耳邊傳來紅淚的呼喊聲:「清風哥哥救命。」

慌亂之間,林玄仲驚覺旁邊的紅淚似乎還有危險,趕忙把紅淚拉向自己身邊。接著受到水流衝擊,兩人一沉一浮的被沖向遠處。

「救命,」在林玄仲緊張的想著兩人會被衝到哪裡去時,遠處忽然傳來一名女子的喊聲。

兩人在浮浮沉沉的時候突然注意到是紅葯在喊救命,而且位置離兩人並不遠。「大哥哥,快去救我姐姐,」連連嗆了幾口水,紅淚神色擔心地沖林玄仲喊道。

不知紅葯怎麼會被衝到那裡,一邊拉著紅淚,一邊擔心地看著紅葯。眼看著紅葯神色慌張扑打水面沉下去的時間比在水面上的時間更多,林玄仲非常擔心紅葯的安全,想要過去救紅葯,可是又不放心旁邊的紅淚。

慌忙之間四處打量一下,已經看不到後方的其他人,不過林玄仲卻陡然發現一塊橫木被水衝來。一把抓住那根木頭,在紅淚催促林玄仲過去救人時,林玄仲趕忙交代紅淚一句:「紅淚抓住木頭。」

一旁的紅淚見林玄仲抓來一塊木頭,當即鬆開原本抱著林玄仲的手,轉而抱住那塊木頭。那塊木頭很長,是車輛的一塊部件,一沉一浮的飄在水面上,足以支撐紅淚不會沉下去。

在紅淚抱住那塊木頭后,紅葯已經被水流衝到更遠的地方。沒有時間浪費,拋開心裡的畏懼,學著以前林無憂游泳的那種姿勢,林玄仲不顧一切地向那邊游去。

武修的力量很大,儘管林玄仲的姿勢不對,可是在喝了幾口水后,林玄仲還是很快游到已經被衝到幾十米外的紅葯那邊。

一把抱住紅葯,在停下撥打水流后,林玄仲不僅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往下沉,懷中抱著的紅葯更是如此。剛想用另一隻手波動水流,不讓兩人沉下去,可是林玄仲又驚懼地發現紅葯正死死地抱住自己把自己往水下脫。 第129章

剛才游的太急連換氣時間都沒有,現在一口氣上不來,林玄仲甚至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結果就在林玄仲無可奈何的要沉下去時。腳下像是有什麼東西遊過,一下子踩在上面,那反彈的力量瞬間讓林玄仲停止下沉,然後帶著紅葯一起浮出水面。

嘴巴再次露出水面后,林玄仲趕忙深吸一口氣,身體果然好過一點。與此同時,懷中的紅葯同樣是拚命地呼吸空氣,剛才沉下去時,紅葯真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幸好兩人及時的浮出水面。

在接連呼吸幾次后,林玄仲感覺紅葯抱著自己沒那麼緊,趕忙伸手波動水面,好在總算能像剛才抱著紅葯那樣,一沉一浮的隨著水流向下衝去。

值得一提的是每次下沉時,林玄仲都能感覺到腳下像是踩到什麼東西,所以不會再嗆水。

在漸漸可以保持浮在水面后,細細感覺下,林玄仲覺得腳下有什麼東西在遊動。想想剛才隨水衝來的木頭,林玄仲陡然想到可能是車隊被衝散的貨物。但是仔細用腳感覺一下又不太像,因為腳下的東西雖然直接踩上去很硬,但又有些軟。

可惜太怕水,要不然林玄仲真想潛下去看看是什麼東西。

「公子,我們沒事了吧?」已經可以正常呼吸的紅葯總算是安靜下來,雖然還緊緊抱著林玄仲,可是已經敢主動說話。

「嗯,應該沒事了!」被紅葯的聲音驚擾,林玄仲沒在去想腳下的東西,轉而四處打量一下。隨著洪流傾泄,水面越來越低,林玄仲甚至能看到後方的車隊人員,所以便如此回答一句。

「我怎麼一直覺得腳下有什麼東西?」其實剛才在下沉時,紅葯同樣感覺到腳下有什麼的東西。

在紅葯詢問水下的情況時,林玄仲不由往下看了一眼。一個黑色物體像是在腳下擺動,而且腳下一大片地方都是那黑色的東西。越看越奇怪,直到林玄仲陡然想起之前的那條黑蛟,一下子驚得汗毛直豎,哪還有心思回答紅葯。

回想起剛才自己還特意用腳下的東西,即便是在冰涼的水中,林玄仲都驚出一聲冷汗,不由得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同時更說不出話來。

「清風,你們沒事吧?」直到聽到遠處有人喊自己,林玄仲才猛然驚醒,一看是青羿正向這邊游來,林玄仲趕忙回應一聲:「我們沒事。」

其實是不是真的沒事,林玄仲自己並不能確定,必定腳下還有未知物體。不過從洪流方面來看,水流一直在往下傾泄,水面越來越低,林玄仲能感覺到水面變淺,青羿後方的情況也越看越清楚。

「公子,我們腳下到底踩著什麼東西?」雖然還在被洪水沖向下游,可紅葯同樣沒少用腳試探踩著的東西,只是紅葯是正面貼著林玄仲不好往下看,所以才沒注意到下方的東西。

在紅葯再次詢問下,林玄仲又往下方看了一眼,黑色物體果然還在,雖然心裡害怕到極點,可是為了不讓紅淚害怕,林玄仲只好說說:「沒什麼,可能是一些貨物吧。」結果林玄仲話才說完,黑色物體跟著消失。

察覺到腳下水流一陣波動,再一看黑色物體已經消失,想想剛才腳下一定是那黑蛟在擺動尾巴,林玄仲的臉色立刻變得慘白起來,心裡害怕到極點。

可是轉念一想黑蛟已經離去,林玄仲又陡然反應過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被衝到離原來車隊所在位置幾百米外。洪水傾泄到遠處,後方的車隊漸漸顯現出來。水面更加的淺,雖然和紅淚一直在下沉,但林玄仲已經開始用腳試探河底。

現在已經是冬天,河水枯竭,所以沒多久,林玄仲便踩到河底的石頭上。

只是在林玄仲試探期間,由於不斷下沉倒把紅葯嚇得不輕,在紅葯緊緊抱著下,有很多時候林玄仲連呼吸都難。

「別害怕,我已經可以踩到河底。」無奈之下,林玄仲只好提醒紅淚一聲,然後慢慢地鬆開懷中的紅葯。

「還真是,等到紅葯同樣踩到腳下的石塊時,臉上的懼色漸漸消失,轉而平靜下來。接著等最後的水流傾斜下去后,在林玄仲的拉著下,兩人慢慢向河岸旁走去。

「剛才真是危險,多謝公子救命之恩。」走到岸邊,紅葯臉上還殘留著剛才那心有餘悸的神情。此時的樣子與平常完全不同,沒有一點冷漠表情,看著紅葯說話時的樣子,林玄仲反而木訥起來。

沒想到紅葯還有這樣的一面,林玄仲還是第一次見。「不用客氣,」緩緩收回目光,林玄仲也不知道還說什麼。

回想起剛才危急情況,林玄仲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現在心裡倒有對那黑蛟感激的想法。要不是那條黑蛟,兩人真要被洪水吞沒,是生是死最後還真難料。

「青羿,你來了!」還在想著那黑蛟究竟有多長時,林玄仲發現青羿正笑著向兩人走來,所以忙招呼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