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紅紅不會死也不會受傷,但她也會疼痛,而且她和我血脈相連,她的構造是由我身體的血液組成的,她的痛感會增加幾倍的傳遞給我。

0

紅紅還從來沒被誰傷到過,這是第一次,她怒了,陷入了暴走狀態,反身飛踢向銀血,可銀血再次消失在了空氣。

打不到人算變成紅眼睛也看不到對方,讓紅紅近乎要瘋,只能拿周圍士兵泄氣,一整家飯店全部被毀,飯店裏伏擊着準備殺我的士兵也在半秒時間內被紅紅全部秒殺了。

至始至終白虎都在桌子下面沒有動。

飯店坍塌,我拔開倒下來的木板廢墟爬起來,紅紅在前方不遠,半蹲半跪着喘氣,銀血消失無蹤。 我寧願和一個銀血實力更強大的人打,也不寧願與銀血打,這種刺客真的太讓人難辦了,躲起來之後壓根找不到他,攻擊套路和招式又怪獨特,沒辦法對付。

更何況,我的斬屍劍也斷了。

我蹲下去撿起斬屍劍斷裂的那部分劍端,將斬屍劍收好放進揹包裏,不管怎樣,斬屍劍陪伴了我那麼久,算是斷了,我也要帶着它。

在我裝劍的時候銀血再次出現朝我攻擊過來,紅紅以更快的速度反身彈射回來,這次我們都有了防備,銀血一擊沒,接下紅紅的招式之後,往後一跳,又消失了。

這特麼的這樣下去打個毛線啊!這銀血可以無限隱身的嗎?!只有他看得到我們,而我們看不到他,這也太開掛了吧!

飯店坍塌引來了很多村莊裏的人,人一多更加會擾亂我的判斷力,暫時不能從村莊穿過去紅海了,我叫了紅紅:“紅紅我們走!”

紅紅回到我身體,我背揹包要離開。

“等等。”白虎終於出聲了,從飯桌下鑽出來。

我扭頭看他:“白虎,你是準備要爲你心愛着的女人殺了我嗎?”

“真沒想到你竟然是把冥界攪的腥風血雨的那個主角,之前聽青龍和朱雀談論過你,不過我並不關心這些事,所以沒太在意,今日一見,果然……”白虎神色很複雜,眼睛裏面的那些光我看不懂是敵是友,還是防備的偷偷做好了應對準備。

“是,我是你說的,洛柔最大的心腹大患,也是至尊王冷陌手下的大帥,他的契約者,所以洛柔纔要想盡辦法殺了我。”

“原來如此,冷陌那小子喜歡着的女人是你啊。”白虎眼神更加深邃了,一眨不眨的打量着我。

“所以……你要與我對立了嗎?”我也看着白虎。

白虎沒有立馬回答,沉默在我們之間蔓延開來。

如果白虎翻現在與我對立,那我真的是腹背受敵了,暗還有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的刺客銀血,要是再加一個神獸白虎……我今天估計,會死在這裏。

“你爲什麼一定要認爲我會幫洛柔殺了你?”白虎突然輕笑起來。

我一愣。

他又說:“誰規定的我喜歡過洛柔一定會幫洛柔?你是不是腦子秀逗了?還是腦殘了?”

白虎這麼說的意思難道是……

“你不會站在洛柔那邊?!”我激動的跳起來。

白虎冷哼一聲:“不想搭理白癡。”

太好了!看白虎現在這樣確實不會站在洛柔那邊了,雖然不知道他的話能相信幾分,也不知道以後他會不會反悔來殺我,但至少目前,我還是有活着離開的希望!

現在必須要離開人羣,去個僻靜的地方再和銀血對決!

想到這裏,我轉身便跑了起來。

很快,我聽到白虎的腳步聲也在身後,白虎以小白狗的姿態追了我,跑在我身邊:“銀血是個很強大的刺客,他從小身體種進了很多毒素和禁藥,壽命只有30年,擅長隱身和刺殺,速度快到無人能,算是我也沒法看到他的隱身狀態,要想打過他,必須找個死角的地方,最好是洞穴,背靠洞穴,他只有一面能攻擊你,你還有些勝算。”

這個叫做銀血的人果然是個變態,誰閒着沒事從小在身體種植毒藥啊!

“這裏是海邊的城市,一望無際的平原,哪裏會有什麼山洞樹洞啊?”一邊往一座小林子裏跑,我一邊問白虎。

“這我管不了你了,我只把能夠與他一拼的方法告訴你,你是死是活我可不管。”白虎說。

我算是知道這隻臭老虎的套路了,口是心非,刀子嘴豆腐心,要是不願意管我的死活,他還告訴我那麼詳細的攻略幹嘛?

我在叢林穿梭,尋找可以鑽進去的樹洞,銀血又來了,刀鋒在我身後劃過,還在用紅紅幫忙看着後面,我閃開了他的三次攻擊,三棵樹倒下,他第四次攻擊的時候我實在沒他那速度躲開,肩膀後背衣衫被劃開,皮膚也被劃開了道口子,如同白虎說的,找不到死角的地方,四面八方銀血都能攻擊過來,簡直無敵,簡直和月白羽不在一個檔次!

“穿過森林是海邊了,不如去海邊吧。”白虎建議道。

遠遠的,我已經看到汪洋大海了,那是紅海了,不管了,跑吧!

我變成狂暴形態,雙眼全紅,多了半張翅膀,白虎驚詫我的變化,問我我身體那個人形到底是什麼,我顧不多解釋,把所有精神力提升到雙腿,加快了速度的往前跑。

這樣一來我的攻擊力弱了很多,後背多處被銀血匕首劃傷,衣衫也破了很多處,希望白虎說的是正確的,白虎說銀血這樣的體質很怕大海,因爲大海能夠淨化一切污穢,我也只能希望紅海能幫我脫離這一危機了。

眼看着快要到紅海了,銀血加快了攻擊速度,某種程度來,銀血着急了,也證明了白虎的猜測是對的,銀血怕大海!

我跑的更快了,跑過一塊草地的時候腳下突然一空,這草竟然是空心的,我特麼竟然又掉進了一個山洞裏!!!

真不知道山洞是不是和我有緣,總是讓我腳下踩空的掉進去!

我屁股都摔疼了,白虎從面跳下來,坐到我肚子,我疼的嘶吼:“白虎你不能掉去其他地方!”

“有人肉氣墊,我爲什麼要掉去其他地方?”白虎優雅的從我肚子下來:“銀血馬會追來,這山洞那麼狹小,趕緊找出路!”

這山洞很窄,卻出的很深,像個隧道,周圍牆壁滴着水,水聲叮噹作響。

真不知道爲何在大平原叢林會有個這樣的地方存在,不過要在這種狹窄到沒法伸展胳膊的地方和銀血打,我會死的更慘的,裏面一頭扎進了山洞更深的地方。

白虎走在前面帶路,我拿出冷陌送我的夜明珠照亮方向,越往裏走,越能感到空氣的潮溼和溫度的急劇降低。

在這時,銀血來了! 爲了躲避銀血致命一擊,我往前撲倒在了地,但也因此,後背整個留給了銀血,而銀血也踩在了我後背,紅紅要衝出去戰鬥,卻被銀血的匕首又逼了回來,這山洞實在太狹小,我和紅紅的優勢根本沒法發揮。

“跑,接着跑啊。”銀血在我方說:“你不是跑的挺快麼,現在再跑給我看看啊。”

狂暴狀態之後我人陷入了虛弱,短時間內再戰鬥,特別是和銀血這種變態戰鬥,更是不可能的了,我不甘的用力捶了下地:“今天栽在你手算我倒黴!你若殺了我,往日之後一定會有人替我報仇的!”

“哈,替你報仇?那是以後的事了,現在我的任務只是帶回你的人頭罷了。”銀血說完,匕首朝我插了下來。

吼!

一聲虎嘯。

銀血整個人竟被虎吼擊飛了出去,撞在後面牆,發出轟然巨響。

白虎跳到我身後,與銀血對峙。

關鍵時刻白虎又救了我,我忙爬起來,與他一同面對銀血:“謝了白虎。”

銀血擦去嘴角的血,滿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這隻小白狗:“一隻狗哪裏來的那麼大威壓?光是吼聲能傷到人?這是什麼怪物?”

“有眼無珠。”白虎冷聲:“老子的名號不是你這種小人物能有資格知道的。”

神獸白虎是神獸白虎,太威武霸氣了!

銀血臉色變得不好起來:“能夠說人話的白狗,有點意思,會會你再說!”

說完銀血再次消失了。

“白虎小心!”我在後面對白虎說。

“你先走,這裏我來扛他。”白虎說。

“這不好吧?在這個地方對於刺客來說應該更方便攻擊,反而是你不好施展拳腳,連本體都沒法變回來,你打不過他的,我們一起打吧!”

“誰特麼要和這種變態刺客打,等你走了後老子自然能脫身,廢什麼話,趕緊給我往裏面跑!”白虎吼我。

而此時銀血的攻擊也到了,白虎跳起來用爪子迎銀血的匕首,白虎的爪子變成了硬的鋼鐵,銀血的匕首刺不破他的爪子,反被他震了出去,雖然是小白狗的形態,但半邊身子還是變成了硬鐵甲形態。

這我第一次看到白虎真正和人戰鬥,他應付銀血應該不會有問題,我便聽着他的話,轉身往裏跑去:“白虎你一定要追我啊!”

“廢話真多。”跑遠之前,聽到白虎說。

我跑了很久,這山洞也深到太誇張了吧?

前面傳來隱隱約約的紅光,山洞出現紅光?

我頓了一下,爲了防止出現什麼特殊情況,變成半隻紅眼睛並且抽出了骨頭戰戟,這才走了進去。

我走進了洞穴深處的紅光當,入眼所見,我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洞穴深處竟有這麼寬闊的地方,周圍牆壁結着冰霜,刺骨的冰冷,競相開放着火紅色的蓮花,不僅如此,這些紅蓮還非常巨大,一片蓮葉都足以覆蓋一個小村莊!

太神了!這個山洞怎麼會開着蓮花?

我走到其一片蓮花的地方,伸手摸了一下,瞬間又抽回了手:“好燙!紅紅,這太怪了吧,這些蓮花竟然這麼燙!”

紅紅從我身體出來,也好的摸了下蓮花,結果她沒被燙傷,疼痛轉移到我身了!這溫度太熾熱,我手指立馬燙了泡起來,連忙叫出綠龜給我治療:“這到底什麼地方啊?這些蓮花到底什麼鬼啊?”

“童姑娘。”綠龜突然看我:“你真是走了幾千年的大運了。”

“啊?”我一頭霧水。

“這些蓮花是鳳火噬蓮。”綠龜說。

“鳳火噬蓮?”

“鳳火噬蓮是千年前消失的極品植物。別看它溫度灼人,煉成丹藥後能直接增加一層冥界人的修爲,還能修復你的經八脈,增強精神力。如果使用火的冥界人在它旁邊修煉,更是事半功倍!是可遇不可求的傳說的聖物!”

“傳說的聖物?”我對聖物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概念,所以並沒有特別驚訝,只是怪:“我也不是用火的冥界人,這地方對於我來說沒什麼太大作用,除非是夜冥來了,這些蓮花一定能對他起到很大幫助作用的。不過縮回來,這地方爲什麼會有傳說的聖物?”

“這風火噬蓮已經消失很久了,以前連饕餮王都找不到,沒想到竟然在紅海邊緣的小樹林,真是誤打誤撞,童姑娘你運氣真好。”

轟隆!

正說話間,前方山洞牆壁突然傳來一聲轟鳴。

洞穴突然震顫了起來,四周石壁不斷的坍塌,火紅的聖蓮花最裏層,石壁突地炸裂開來,一隻渾身火紅毛髮的龐然大物赫然蹲立在了我們眼前。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九條沖天豎起的尾巴。

綠龜驚呼:“九尾妖狐!竟然是九尾妖狐!”

這怪物渾身慾火,高昂着狐狸般的腦袋,雙目兇狠,露出鋒利的牙齒,兩隻前爪尖銳如寒鋒。

它蹲坐在地,九條高豎的尾巴掃過周圍滾燙蓮花,凡被她尾巴掃過的蓮花,全部都失去了溫度被凍結成了冰塊。

它火目移動到我們身,口吐女人言:“貪婪的人類,敢盜聖蓮花!”

“童姑娘快退後!”綠龜拽住我往後退了一步,九尾妖狐的鼻息噴到我站着的地方,一下子把地面灼燒出了一個大洞。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動畫片還要恐怖的九尾妖狐,沒想到日本動畫片裏的怪獸竟然真的出現在了現實,還是活生生的在我面前!

“凡是聖物都有守護獸,這是聖蓮花的守護獸,聖獸,九尾妖狐。”綠龜說:“九尾妖狐的地位只四大神獸差了那麼一些,不過他們與四大神獸不同的是,他們世世代代都會守護着聖物不能自由離開,所以性格兇狠,並不想四大神獸那般與人親近,千萬要小心。”

九尾妖狐看了綠龜,紅紅,最後視線停留在我身再沒移開,眼珠直勾勾打量着我,半天之後,突然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小姑娘,你看去很面熟。” “是嗎?”九尾妖狐似乎對我沒太大敵意:“也許是認錯了,你跟我的一個故人,氣息很像,不,應該說,幾乎是同一個人。”

同一個人?

我確信我真的不認識這隻狐狸,還是不懂她的話:“你要做什麼?”

紅紅卻在沉思。

“我不想跟人類打,你們走吧。”她揮揮手。

我也並不想在這裏久留,放心不下白虎,正準備折身回去找他,紅紅卻突然笑,然後說:“千年難得遇的聖蓮花,豈有不帶走兩朵的說法。”

“紅紅,你怎麼……”紅紅爲什麼突然對這蓮花感了興趣?“這蓮花對我們沒用,走吧。”

“童瞳。”紅紅卻依舊沒走,依舊看着九尾妖狐:“聖蓮花可以改善你的體質,也能增強你我之間的感應和能力,是很好的東西,摘幾朵再走!”

東西再好,可畢竟有這麼大的妖獸守護,況且白虎還在和銀血戰鬥不知道情況如何,我不想惹是生非:“體質這東西以後再改也行,不要了,我們走吧。”

但是紅紅卻出乎我的意料,她突然從我手搶下骨頭戰戟,然後衝向了九尾妖狐。

“紅紅!”我衝她大叫。

“貪婪的人類,永遠改不了你們的本質!”九尾妖狐發怒了,口噴出一股濃烈的火直朝紅紅過來,紅紅哼了一聲,揮舞骨頭戰戟打掉九尾妖狐的火焰,旋即跳到了她身。

九尾妖狐見此,眼色一變:“你這怪物,氣息邪惡,命帶不祥,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是誰製造了你?”

“不需要你管,你只需要去死好了!”紅紅大力揮下骨頭戰戟。

九尾妖狐跳開了紅紅的攻擊,一時間紅紅與九尾妖狐打在了一起,打的不可開交,任我怎樣叫喊,紅紅都不理我。

我看着在空跳着與妖狐打鬥的紅紅,神色越來越複雜了起來。

“童姑娘,這樣下去,不是個好兆頭啊。”綠龜走到我身旁說。

“我知道。”我沉沉望着紅紅。

“你控制不了她,而她似乎在變得越來越強大,我雖然平時只是以腰帶的姿態在你身,可我也很清楚你的身體,以前你身體算再弱,但穿了那麼多棉衣棉服,還有盔甲禦寒,按理說雪山再冷也不可能直接把你凍到暈倒沒意識。再者,你在河水與巨蟒也沒打多長時間,但是卻累的睡了整整一晚,你的身體以前更加虛弱了,童姑娘,你有沒有發現?”

綠龜說的其實我早疑惑了,之前和冷陌做了那一次後,我感覺自己身體很累很疲倦動彈不了那種,當時只純粹以爲是冷陌做太多了,可是後來離開冷陌離開雷城之後,我是明顯感覺到我的身體在一天天的虛弱一天天的無力, 太陽稍微大點會眩暈,在雪山,甚至還沒爬到頂我暈倒了,我以前體質也不會差到這種地步的。

按理說我修煉了宋家心法之後體質已經改善很多了,可爲什麼會突然間這樣了?

而反觀我,紅紅變得和我完全相反,她變得越來越強大,越來越不受我的控制,越來越……感覺像是要從我身體脫離開一樣。

“童姑娘,恕我多言,你還是應該多注意一下那個人形,不過太過於信任她了。”綠龜又說。

不要太過於信任紅紅嗎……

她藏着祕密於我,卻又拼死相護,與我並肩戰鬥,形同姐妹夥伴,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我與紅紅之間的關係了。

雖說九尾妖狐是守護聖蓮花的聖獸,能力強大,但大概是太多年不曾戰鬥的原因,戰鬥起來無生疏,再加身材龐大,紅紅這樣嬌小的人形在她周圍穿梭,紅紅用的招式招數又怪詭異,一時之間九尾火狐反而打不過紅紅,被紅紅壓制住了,最後那一招,紅紅抓了個九尾妖狐的空檔,骨頭戰戟朝着她眼睛便戳下去。

宋家符咒的白光擋在九尾妖狐前面,打下了紅紅的攻擊。

一夜強寵:禁欲總裁強制愛 紅紅猛地扭頭看向我的方向,那雙沒有任何感情的血色瞳孔竟透出幾絲滲人的陰狠。

這一眼,竟也讓我心聲懼意。

“紅紅你夠了!”我手拿着幾張符咒,直視紅紅,這種時候,絕對不能慫!

紅紅看着我,頓了頓,最後哼了聲:“九尾妖狐,暫時放過你!”

之後她落回我身邊,我立馬從她手搶過骨頭戰戟:“紅紅你怎麼回事?!”

“你纔是怎麼回事!我說過了這蓮花對你有好處你還反對我!你神經有病吧!”紅紅劈頭蓋臉衝我吼。

我微微凝眉,望向她:“這蓮花到底是對我有好處,還是對你?”

紅紅一怔,別開視線不再看我了。

我心便有了些底。

果然,這蓮花,恐怕又是對紅紅有某種好處的。

“抱歉九尾妖狐,剛纔是我朋友的錯,我是真沒打算要蓮花,我們這離開。”我對九尾妖狐說。

我轉身要走,九尾妖狐卻喊住了我:“等等,小姑娘。”

我停下來,看她。

趴在地的九尾狐神色複雜的望着我:“謝謝你,不殺我。”

我笑笑,它又接着說道:“但是,算你們戰勝了我,也無法帶走聖蓮花。聖蓮花溫度高,算是冥王來也不一定抵擋的住,雖然你們有隻可以治燒傷的烏龜,但是聖蓮花只要一接觸到外界,會枯萎融化,不會對你們造成任何幫助,況且聖蓮花無法用普通儲存容器容納。”

“不早說,真是白打了。”紅紅切了聲,去旁邊了。

“不過我還是可以送你一朵。”在紅紅看不到的地方,九尾妖狐偷偷對我眨了眨眼睛。

什麼意思?

“如何送我?你不是說聖蓮花沒法帶走嗎?”我順着她的話問。

“你過來,我告訴你。”九尾妖狐再次眨眼示意我過去。 九尾妖狐什麼意思?她在示意我不要讓紅紅回到我身體去她身邊嗎?

我想了想,朝九尾妖狐走去,而此時紅紅還坐在另外一邊發脾氣。

“你低頭,我跟你說。”趴在地的九尾妖狐又說。

我弓下身,弓身的時候脖子的玉佩吊墜項鍊垂了出來,淡紫的光芒晃了一下,九尾妖狐看到後眼色變了變,等我快要靠近她了,她忽然擡起脖子,張開嘴咬到了我右邊肩膀。

“童姑娘!”

在綠龜的大喊聲下,我清清楚楚聽到了九尾妖狐的低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