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實力與對方相差極大,但在氣勢上,蘇戰天完全不輸一位化境宗師。

0

在武道界,武道中人是不予許隨意對普通人出手的,更何況武道世家,蘇戰天也是沒有料到,這個韓家竟然這般果斷,直接拿他蘇家開刀。

「呵…簡直可笑,你是說武道界的規矩。」

「我說蘇老爺子,若是按武道界的規矩,所謂強者為尊,在本少爺面前,你是不是該自稱一聲晚輩?」韓少爺面露不屑之色,忍不住開口笑道。

在華東地區內,他韓家便是規矩,只要不做得太過分,不會有人敢不識趣出面阻止。

「你…」蘇老爺子面色漲紅,忍不住串了兩口粗氣,顯然是被氣得不輕。

他一個年近八十的老人,又曾有建國之功,武道中人他見得多了,何曾受過這般屈辱?

這韓家來的突然,根本沒有給蘇戰天反應的時間,不然他也不用親自走出去面對這些人。

韓少爺輕笑一聲,隨即搖頭開口道:「老東西,韓某不想與你廢話,如今江東的局勢你也清楚,你沒有選擇的資格,依附一個超級武道世家,是你蘇家的榮幸。」

「放屁!老夫就是一死,也絕不會寄人籬下。」蘇戰天大喝一聲,身上的長衣無風自動,體內的真氣隨即轟然爆發。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鍊,蘇戰天僥倖踏入內勁,本想等葉飛回來,好好感謝一下他,沒曾想今日他蘇家怕是從此在江東消失。

「老東西,本少爺慈悲,是不會輕易對你動手的,你可要想清楚,真的準備與我韓家為敵?」韓少爺向前走了一步,同時抬手指了指蘇家上空的那片黑霧。

這股霧氣內含有劇毒,不會致人死地,但中了此毒之後,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足以讓人求生不得。

蘇戰天看到那片黑霧后,臉上的表情劇變,身上的氣勢頓時弱了幾分,竟是忍不住老淚縱橫。

他蘇家之人,已經有一人,中了黑霧中的劇毒,毒發的那種慘狀,就算是圍觀之人看到,也都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一陣頭皮發麻。

「把此毒的解藥給老夫,你說的事情,老夫可以考慮。」蘇戰天沉吟少許后,暗嘆一聲開口道。

韓少爺一聽這話,忍不住冷哼一聲,隨即向著身旁的黑袍人抬手示意。

那黑袍人也是幾乎沒有半分遲疑,抬手一揮之下,蘇家半空上的黑氣,忽然變得翻滾異常一起,同時向著下方慢慢的降落,眼看就要籠罩整個蘇家。

「停…快停下,你究竟想怎樣?」蘇戰天面額一凝,連忙大吼道。

若是那片黑霧落下,整個蘇家之人,都中了那種恐怖的劇毒,其場面蘇戰天難以想象。

「老東西,你沒聽清楚韓某的話嗎,在我韓家面前,你沒有選擇的資格。」韓少爺冷喝一聲,目光中多了幾分狠辣之色。

蘇戰天聞言,整個人彷彿瞬間蒼老了許多,他不禁搖了搖頭,深深的嘆了口氣。

「老夫答應你的要求,將解藥拿出來,蘇家的產業你可以拿走一半。」蘇戰天抬頭望向前方的二人,聲音略顯得有幾分無力之感。

正如那韓家少爺所說,如今的他已經沒有了選擇了資格。

韓少爺大笑一聲,事情的進展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不費吹灰之力取得蘇家一般的家產,待回到韓家之人,家中長輩定會對他刮目相看。

「哼,算你這個老東西還識時務,此事對你蘇家有百利而無一害。」

「待這次華東武道會過後,我韓家將會主宰江東,成為華夏第六大超級武道世家,到時候你會感謝本少爺的。」韓少爺瞥了請之人一眼,毫無顧忌地開口道。

這次的華東武道會,韓家幾乎沒有用敵手,可謂是眾望所歸。

蘇戰天低喝一聲,抬頭望向前方之人隨即開口道:「這裡是江東,縱然是老夫不敵你,你大可放心,會有人來收拾你韓家的。」

此時在蘇戰天的心中,那個曾不可一世的少年身影,忽然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先不說韓家,眼前這個年輕的化境宗師,若是與那人相比,在蘇戰天的心中也要遜色很多。

「哦,收拾本少爺?」

「這個小地方,有這樣的強者嗎,蘇老何不說出來讓韓某長長見識。」韓少許臉上的笑容更盛了幾分,語氣中嘲諷至極。

他在進入淮江之前,早就派人查探過,整個淮江連個築基強者都沒有。

就是韓家消息有誤,隱藏著一些強者,想必這些人也不敢與他韓家作對,此次韓家的擴展,華東各大武道世家早已默認,就如同其他的幾個超級武道世家以前一眼。

這樣的事情,並不是發生過一次,適者生存武道中人早已經習以為常。

「你會見到他的,老夫向你保證。」一想到那個身影,蘇戰天的臉上,此時泛起了一縷笑意。

葉飛在江東的崛起,蘇戰天可謂是看在眼中,雖然並非一帆風順,只只要阻擋此子之人,最後的下場不用他多說。 「是嗎?本少爺還真想見一見。」韓少爺瞥了蘇戰天一眼,臉上的表情有些不以為然,隱約帶著一絲不屑之色。

蘇戰天面色如常,沒有再多說什麼,隨即緩步向著二人跟前走去。

蘇家大部分產業的轉讓權都在他的手中,這也是韓家之人不斷威脅他的原因,如今事已至此,蘇戰天只求家人平安,其他的事情只能今後再說。

「聽說…你想見葉某。」就在這時,遠處的夜色之中,兩道身影緩步走近。

正是連夜趕來的葉飛與朱時水二人,在距離蘇家不遠的時候,葉飛便是感應了異樣的真氣波動,隨之加快了速度趕了過來。

朱時水也一直跟在他的身旁,當他看到半空之中的黑霧時,眼中不禁閃過一絲忌憚之色。

「葉飛。」遠處的蘇戰天先是一愣,隨即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化,眼中的激動之色見顯。

他回來了,蘇家就有救了,江東有葉飛坐鎮,韓家之人又算得了什麼。

「蘇老,好久不見,您身子似乎硬朗了不少。」葉飛微微一笑,下一刻便是站在了蘇戰天的身旁,他能夠感應到,眼前之人已經踏入了內勁之列。

這種如似閃電般的速度,讓在場的韓家二人,眼中都是不禁露出了警惕之色。

能夠悄無聲息地,從他們二人的身旁穿過,這個人的實力之強不言而喻。

「你是什麼人?我韓家的事情,你也敢管!」

韓少爺雖說無法看透這突然出現二人的實力,但他韓家的威懾力擺在那裡,無論來者有多強,他都沒有多少畏懼。

莊園門前的蘇戰天本想開口,卻見葉飛忽然抬手打斷,隨即他向著蘇戰天輕輕點了點頭,示意對方的身份他早已知曉。

蘇戰天見狀,便是不再多言,告知了葉飛半空之上那片黑霧的威力之後,隨即退到了一旁。

「江東葉飛,也是殺你之人。」葉飛在得知了那片黑霧是一種劇毒之後,頓時殺心肆起,眼中瞬間被一片冷漠所覆蓋。

韓家之人找葉家的麻煩也就罷了,這蘇家只是普通的商業家族,眼前之人居然動用武道中的手段,以葉飛的性子豈能輕易放過。

遠處一旁的朱時水,聽到葉飛的話語,臉上露出了無奈之色。

方才在來之前,二人還說好了不動殺心的,看現在這情況,韓家的這個小輩,今日怕是走不了了。

「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想要殺本少爺,你腦子是不是有什麼問題?」韓少爺毫不在意,掃了葉飛一眼后,有些輕蔑地開口道。

他與韓嫣然第一次見到葉飛一樣,根本不相信眼前之人敢下殺手,華東韓家可不是一般的武道世家,有能力殺他之人,對於韓家的實力豈會不了解。

「殺了他們。」葉飛沒有廢話,低語一聲之後,全身氣勢一凝,身形如電向著二人猛然衝去。

後方的朱時水,此時也是不敢怠慢,聽到葉飛發話之後,他的身形直接踏空而去,朱雀焰凝聚與掌中,瞬間封鎖了韓家之人身形。

兩位築基強者同時出手,絕不是一個化境宗師能夠反應過來的。

此時的韓少爺,在感受到空氣之中的威壓之後,頓時一臉獃滯之色,他何曾想到自己面對的,是兩位築基境的強者。

「築基強者…這是朱雀焰,這…」韓少爺聲音微顫,空氣中炙熱的氣息,此時不斷地衝擊著他的心靈深處。

二人的四周,頓時化作一片火海,連最後一絲逃跑的機會,都被朱雀焰完全封死。

「慢…慢著,我乃韓家二少爺韓海,我韓家築基強者無數,你敢殺我!」韓海面色劇變,盯著火海後方,那道已經臨近的聲音大聲怒吼道。

「殺你又如何。」葉飛顯然殺意已決,掌中雷霆閃動,聲音如似萬古寒冰。

隨著話語落下,一道粗壯的閃電長鞭,從葉飛的掌中併發而出,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直指前方火海之中,那韓海的胸膛而去。

這一擊力量可謂不俗,縱然是築基強者,也不敢輕易硬抗葉飛的雷霆之力,更何況只是一個化境宗師。

遠處的朱時水,在困在前方二人之後了,便是沒有在繼續出手,既然葉飛已經動手,這殺韓家之人的責任,他自然不想承擔。

可就這時,韓海身旁,那位全身被黑袍籠罩的男子,忽然抬起了手臂一把抓住了眼前之人。

透過朱雀焰的火光,可以看清那黑袍之下,伸出的一條幹瘦的臂膀,其上黑氣繚繞顯得詭異至極。

「毒煞。」一道沙啞的聲音,此時忽然從那黑袍男子的口中傳出。

話音未落,只見蘇家半空之上的那片黑霧,瞬間急速收縮起來,隨即猛然向著下方墜落而去。

這種奇異之術,葉飛也是從未見過,那片黑霧有多厲害,他此刻一無所知。

「韓少爺,此地不宜久留。」黑袍人低喝一聲,整個人身子竟是變得有些扭曲,很快化作了一團漆黑的霧氣,將韓海的身形包裹。

僅僅是在眨眼之間,朱雀焰的火海中央,韓家的二人彷彿化作了黑煙消失不見。

「這是什麼道術?」葉飛面露疑惑之色,他的靈識竟然也無法在感應道二人的位置。

這種奇異的手法,比起之前同濟會的傳送分陣,顯然要更加的霸道,竟然能夠憑空消失。

後方的朱時水,眼中此時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半空之中,正急速墜落的黑霧一眼,臉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此術,應該是只在南疆之地盛傳的黑巫術,那片黑霧普通人碰不得。」朱時水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臉上的表情同時變得嚴肅了幾分。

葉飛眉頭微皺,南疆之地呂良之前也提起過,但因為江東的變故,崑山的事情暫時被葉飛拋在腦後。

此刻仔細一想,這種黑霧似乎與同濟會的那位黑衣使者的手段,有著幾分神似。

「葉飛,不能讓那些黑霧落入蘇家啊!」莊園門前的蘇戰天,臉上的表情大變,頓時忍不住開口大喊道。

他見識過這片黑霧的力量,深知此毒的可怕。

若是蘇家之人全部中了此毒,就算有救治的方法,中毒之後產生的痛苦,怕是要在所有蘇家人的心上,蒙上一道永遠無法褪去的陰影。

「朱時水,你可有破解之法?」黑霧的力量組成葉飛不太清楚,此時也不敢貿然出手。

「呵呵,本座的朱雀焰,正是這些東西剋星,你就放心好了。」朱時水看了葉飛一眼,輕聲開口笑道。

說著他也是不在遲疑,身形一晃之下,向著蘇家莊園的上空衝去。

如此同時,朱時水身上的朱雀焰,瞬間全部爆發出來,如同化作了一團巨大的火焰,向著前方的那一大片黑霧衝去。

葉飛目光微閃,隨即落在了莊園門前,抬頭向著半空之中望去。

在他的目光之下,指甲空中那些漆黑的霧氣,在碰到朱雀焰之後,如似被點燃了一般,火紅色的烈焰眨眼間,傳遍了整片霧氣。

不多時,隨著朱時水身影,從火焰之中走出,半空之中的黑氣霧氣,也隨即消散殆盡。

莊園門前,蘇戰天這才鬆了口氣,連忙走上前去,抬手向著朱時水一拜表示感謝。

「別謝我,這一拜本座可受不起。」朱時水掃了蘇戰天一眼,似乎眼中不知為何,閃過一絲不悅之色。

一旁的葉飛微微一愣,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朱時水這種表情,莫不是蘇家之前與他有什麼過節?

「你…現在可還在朱家?」蘇戰天見此情景並沒動怒,而是再次一抬手,低聲開口問道。

朱時水瞥了眼前之人一眼,隨即開口道:「早不在了,虧你還知道朱家,我說你這個老東西,怎麼還沒死?」

此言一出,葉飛頓時面露古怪之色,二人之間似乎早就認識一般。

此時他忽然想起之前在江東時,蘇家有難也是朱家的朱紅,從燕京趕來解圍,這蘇戰天與朱家,怕是有著什麼關係。

「多虧了葉小友出手相救,不然老夫也活不到現在。」蘇戰天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后,便是如似開口說道。

當初他已經病入膏肓,若不是碰上葉飛,蘇家怕是早就沒落了。

「行了,本座不是來跟你敘舊的,我朱時水與朱家早就恩斷義絕,你跟我也沒有任何關係。」朱時水擺了擺手,臉上露出不耐煩之色。

在面對蘇戰天之時,他的性子明顯有了變化,這一點一旁的葉飛可謂是看得極其清楚。

「唉,此事是老夫對不住你,無論如何這次相助之恩,老夫必定銘記在心。」蘇戰天暗嘆一聲,低聲開口回應道。

一旁的葉飛此時臉上的表情,變得越發的古怪,這二人之間究竟是個什麼關係,他此時也是一頭霧水。

「難不成,你們兩個…」葉飛目光微閃,似乎想起了什麼,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聽二人之間的對話,在加上蘇家與朱家情況,他也聽出了一些端倪,只是兩個人年齡也相差太多了吧? 朱時水輕哼一聲,沒有解釋太多,瞪了葉飛一眼之後,便是轉身向著莊園內部走去。

一旁的蘇戰天,再次忍不住暗嘆,隨即抬頭望向葉飛開口道:「他是我小舅子。」

莊園門前的葉飛,聽到這話后才恍然大悟,如此說來蘇戰天與朱家的關係確實不一般。

只是在葉飛的記憶中,按照朱家人的實力推測,這朱時水儘管年齡上要小一些,但應該與朱家現任家主朱清是同輩。

「你是說朱清…」遲疑了片刻之後,葉飛低聲開口道。

這個女人他雖然只見過一次,但此女的性格,葉飛有些不喜。

「唉…不是,是朱清的姐姐,上一任朱家之主朱琳。」

「當初在燕京除了燕京二傑之外,朱家的三姐弟也是聲名遠赫,只是朱琳死後朱家就有些一蹶不振了。」蘇戰天搖頭苦笑,對葉飛他並沒有隱瞞。

這些都是些陳年舊事,如今再次提起,蘇戰天的眼中滿是追憶之色。

葉飛微微點了點頭,隨即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他也是沒想到這蘇戰天年輕的時候,竟然將燕京朱家之主拿下,不愧為建國大將,果真魄力非凡。

前方蘇戰天在說完之後,不禁深吸一口氣,隨後定了定心神,忽然他的目光一閃,似乎想到些什麼,臉上的表情頓時劇變。

「葉大師,雅兒之前中了那黑霧之毒,你一定要救救她啊!」蘇戰天一把抓住葉飛的胳膊,那焦急的目光中帶著閃爍。

「你是說蘇雅…」葉飛面色一凝,也是立刻反應過來。

這個單純善良的小丫頭,葉飛可謂記憶優先,只是在他踏入武道界后,大多數時間放在了修鍊之上,很少再來蘇家,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過蘇雅了。

在葉飛的心中,他一直把這個丫頭,當做自己的妹妹,葉靈在蘇家之時與蘇雅的關係也是很好。

「就是老夫那可憐的乖孫女,那些天殺的韓家之人,實在是太過惡毒,竟然對一個普通小姑娘下毒手。」蘇戰天想起自己孫女毒發時那痛苦的表情,頓時又是忍不住老淚縱橫。

葉飛心神一顫,頓時一種不好的預感,如煙霧般瞬間瀰漫了他整個心靈。

「蘇雅是什麼地方出事的?」葉飛面露嚴肅之色,盯著眼前之人開口問道。

蘇戰天面色一怔,似乎也聯想到了一些什麼,臉上的表情再次起了變化。

「江東南中。」蘇戰天看了一眼一眼,立刻開口回應道。

他的孫女與葉飛妹妹的年齡相仿,二人也都是在南中上學,如此說話葉靈怕不是也有危險。

葉飛聞言眼中殺意陡現,此刻顧不得思索,連忙掏出手機與崔虎取得了聯繫,讓他立刻趕去南中去接葉靈。

若是這些人真的敢對他妹妹下手,此事葉飛絕不會善罷甘休。

「先帶我去看看蘇雅,有葉某在她的毒可解。」葉飛交代好葉家之事後,便是抬頭望向眼前之人。

醫聖的傳承絕非浪得虛名,以他在醫道上的造詣,只要蘇雅還存在一口氣,便能將其救活過來。

蘇戰天連連點頭,二人便是一聽進入了蘇家莊園,在蘇戰天的帶領下,向著後庄園后話語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可見蘇家眾人,臉色都是帶著幾分陰沉,在看到葉飛之後,才稍有好轉向著二人抬手行禮。

蘇家莊園的後院,那間別緻的假山密室門前,葉飛與蘇戰天緩緩停下腳步。

「葉大師,小雅被老夫關在密室內,現在的她可能不認識你了,進去之後小心點。」蘇戰天暗嘆一聲,向著葉飛低聲開口道。

葉飛面色一怔,臉上的表情再度冰冷了幾分,沉默片刻之後他微微點頭。

一旁的蘇戰天同時點頭回禮,隨即走上前去,開啟了密室的大門,其內傳來一陣刺異常鼻的怪味。

還沒等二人有所反應,只見一道黑影忽然衝出,帶著幾聲怪叫,一頭撞在了葉飛的身上。

「這是…蘇雅。」葉飛目光閃爍,身上的氣息頓時一陣混亂,望著眼前之人此刻的樣子,他的腦中一陣陣嗡嗡作響。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此時的蘇雅衣物破爛,身上滿是抓痕,眉心處不是有黑霧冒出,原本那種俏皮中帶著可愛的臉頰,此刻也是顯得有些扭曲。

最讓也得感到心痛的是,此時的蘇雅雙眸瞳孔擴展,滿是兇惡之色,似乎早已經失去了意識,化作一頭兇惡的野獸。

「乖孫女,都怪爺爺沒用,受苦的應該是爺爺!」蘇戰天身子顫抖,一臉的苦澀之意,他心中的難受之感,此刻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怎麼會…這樣。」葉飛聲音微顫,望著眼前這道身影,他實在難以想象,這個人就是蘇雅。

如此同時,蘇雅忽然發出一聲低喝,一把抓住了葉飛,沒有任何猶豫便是一口咬在了他的胳膊上。

霎時間,濃郁的黑霧,從蘇雅的眉心散出,順著她的牙齒,向著葉飛的身上洶湧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